「老公,我們隔壁那間房間,自從阿非他們搬走之後,已經空了好久了,要不要再把它出租,補貼點生活費呀?」晚上就寢前,老婆正穿著透明睡衣一邊對著鏡子擦臉一邊對我說著。

「嗯……自從阿非他們搬走之後就比較冷清一點了。」我小聲的說著。

其實讓我最懷念的並不是阿非,而是他的女友——少霞妹妹,她那對大奶子以及令人百幹不厭的小穴,真的讓人想一騎再騎、一幹再幹。這間房間會一直留著,也是我心裡希望阿非他們能夠再回來住,好讓我再幹幹少霞妹妹。

「老公,趁著這個週末,好好準備一下吧!」老婆已經擦完臉,一邊脫衣一邊上床而且說著。

一回想起少霞妹妹,我的雞巴又開始大了起來。我一邊脫了褲子,一邊笑笑的說:「嘿嘿!那我們就再租給情侶,然後再互相聽隔壁的呻吟聲,增加我們的樂趣吧!」

老婆臉紅的說:「你就是一張嘴愛亂胡說八道。」

我扶著漲大的雞巴,瞄準了老婆的小穴,就奮力的壓了下去,開始抽插了起來。老婆泣不成聲的說:「你今晚怎麼那麼有勁,幹得我都快……都快說不出話來了。」我也沒有再說什麼話,只顧著賣力地抽插著老婆的小穴,老婆也被插得「啊……啊……」的叫著,淫水直噴。

抽插了數十下之後,我將老婆抱緊,然後全身一顫,老婆也跟著全身繃緊,兩人達到一起高潮。當我抽出軟泡泡的雞巴時,白濁濁的精液也從老婆的小穴流了出來。

然後老婆就像是例行公事一般的整理身體,沒多久就睡著了,不過我卻躺在床上開始想起阿非跟少霞妹妹要搬走的最後一天……

躺在客廳的沙發上,我已經全部的頻道都按過一遍,但是卻沒有那個心情看電視,因為我正在等一件事。

「叮……咚……」應該是阿非他們來了,今天是他們要搬走的最後一天。

我馬上起身打開門,一看果然是阿非跟少霞妹妹就站在門外。我笑笑對他們說:「我等你們很久了,進來吧!」少霞妹妹今天穿的好像是俗稱的連身裙,但是我心裡只在意那衣服好不好脫而已。

阿非也笑笑回應:「今天是我們住在這裡的最後一天了,我買了點東西,不嫌棄的話一起吃吧!」少霞妹妹也附和:「這點東西是我們要答謝春輝兄,這段時間來給予我們非常多的幫助。」

阿非把鹵味拿了出來:「對呀!吃飽了才有體力整理房間,是一些小吃,大家快吃吧!」

想起我還特地跟阿非約在老婆回去婆家的這一天,到現在都已經下午了卻還沒有好好吃飯,都是你這小子害我等那麼久,我非得把肚子餵飽,補充體力,再來好好幹一幹少霞妹妹。

我夾起了一塊豆乾,邊吃邊說:「話說你們住得好好的,幹嘛這麼突然要搬走,是不是嫌我不夠照顧你們?」

少霞妹妹急忙說:「春輝兄,你一直都很『照顧』我們,只是這裡離阿非的公司還是有點距離,想搬近一點而已。」阿非附和著:「是啊!春輝兄都很『照顧』我跟少霞,感謝都來不及了,怎麼會嫌你呢!」

嘿嘿,好一句「照顧」,我平常這麼費心費力地搞你女友,你看得應該也很爽吧?哈哈哈!

我笑笑回應:「阿非你有時候不在時,也是我幫忙照應少霞妹妹,如果以後需要的話,這裡隨時歡迎你們回來。」

阿非回答:「當然當然,如果我出差或辦公之類的話,留少霞一個人在家也不太安全,就讓她來這裡跟你們住個幾晚,也順便請春輝兄你就近『照顧』一下少霞,你可別嫌我們打擾就好。」

嘿嘿!阿非你這小子心裡在打什麼算盤我會不知道嗎?只見少霞妹妹紅著臉沒有繼續回應。

一頓酒足飯飽之後,桌面是一整個亂,阿非起身說道:「我先去房間整理一下要帶走的東西吧!」講完就起身走向房間。隱約間,我好像看到阿非的眼神在暗示我什麼。

少霞妹妹:「那我幫忙把這些碗盤洗乾淨吧!」說完就起身收拾碗盤向廚房走去。

看來是機會來了,人說「飽暖思淫慾」,這話說得可真一點都沒錯。我輕手輕腳的走向廚房,到了正在洗碗的少霞妹妹背後,冷不防就從她的兩顆大奶子抓了下去。

「啊!是春輝兄?你在幹嘛?不要弄我了,我在洗碗呀!」少霞妹妹抑制著自已的聲音說。

我一邊揉著她的奶子一邊說著:「妳都不知道我今天等好久了,總算讓我等到這個時候。」

少霞妹妹邊喘氣邊說著:「不要……再弄了,給阿非看到……就不好了。」我回頭一看,阿非那個臭小子果然已經在偷看了,看來他也很期待我好好淫弄他女友一番。於是我一手搓著奶子,一手把少霞妹妹的內褲拉下,把手指擠進了小穴說:「那就讓阿非看看他女友是多麼淫蕩吧!」

這小妹妹還是那麼欠幹,摸她個兩下就已經渾身無力地伏在灶台上,喘息聲連連。

突然有一道聲音傳來:「少霞,妳碗洗好了嗎?來幫我整理這些行李吧!」是阿非那小子。

少霞妹妹用力將我推開,並且將自已的衣服迅速整理完畢,說:「我快洗完了,再等一下。」

我瞥見阿非那臭小子在偷笑,原來是想壞我的事,好呀,你讓我現在一把慾火無處發洩,等會非得好好炮轟少霞妹妹的小港口才行。

少霞妹妹洗完碗盤之後,就進去房間跟阿非一起了,這段時間我也不好再有什麼動作,只能躺在沙發上繼續看電視。

看了好久電視,整個電視台都已經轉過一輪了,我根本就沒有心在螢幕上,他們兩個還在房間不知道在做什麼,『行李也應該早就整理完了吧!』我摸著無處發洩的老二在暗罵著。

這時裡面有手機的音樂聲響起,隱約聽到:「我在整理行李要搬家……很急嗎?那我趕快過去。」是阿非在講電話。

「少霞,妳再幫我整理一下行李看看數量是不是正確,我要先出去一下,待會再回來搬。」阿非邊開門邊說話。

此時阿非從房間出來,我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也向我說明了一切。阿非假裝開了一下大門之後,就馬上轉身進去我的臥房了。

我的老二馬上就漲大了起來,就把電視關掉起身走向阿非的房間。看到少霞妹妹在整理東西,我說:「阿非他出門了,妳一個人整理也很辛苦,我來幫幫妳吧!」

少霞妹妹:「我再剩下這一疊就整理完了,不用再麻煩了。」

我說:「不用客氣,這段時間也辛苦妳照顧我的『小老弟』,我回報妳也是應該的呀!」說著就向少霞妹妹走去。

少霞妹妹緊張的說:「不要再說了,給阿非聽到就不好了,阿非也是因為你常對我毛手毛腳才決定要搬家的。」

我說:「別那麼說,有幾次也是阿非沒有給妳滿足,妳才叫我上場的呀!還是要我跟阿非說明是他的女友性慾太強?」說完我就朝著那兩顆大奶子輕輕的揉著。

少霞妹妹臉紅紅的把我的手撥開說:「人家才沒有……你趕快放手,阿非待會就回來了。」

我繼續伸手摸著奶子說:「阿非那小子已經離開了,你們搬走之後我也會很寂寞,我會很想妳的。」眼見少霞妹妹低頭沒再說話,我再補上一句:「我保証這是最後一次,快點讓我搞完就結束了,我也不會跟阿非亂說什麼話。」

少霞妹妹低聲說:「真的是最後一次嗎?你不可以騙我唷!啊……啊……你太心急了。」

不等少霞妹妹說完,我便迫不及待大力地揉著她的兩顆奶子、親吻著她的身體,馬上就聽到她的嬌喘連連。

阿非呀阿非,你看少霞妹妹隨便呼嚨個幾句就投降了,有一個這麼好騙又欠幹的女友,還真替你感到「幸福」呀!

對著正在牆壁空隙偷看的阿非笑了一笑,我便抱起少霞妹妹的上半身放在床邊,掀起裙子,扒掉內褲,用手指頭猛力地朝小穴裡抽插著。少霞妹妹埋著臉,只顧著「啊……啊……」的淫叫著。

「少霞妹妹,妳也等很久了吧?看,妳的淫水流了滿地都是了。」我的手指繼續抽插且說著。

少霞妹妹抗議的說著:「啊……都怪你每次都要……玩弄人家……人家不行了,要幹就趕快,不然……阿非待會兒就回來了。」

「好吧,那就如妳所願吧!」我說著馬上就拉開少霞妹妹背後的拉鍊,把衣服一剝,奶罩一脫,兩個大奶馬上就彈了出來。這時我也忍不住了,脫掉褲子,露出了我的大雞巴。忍了一整天的雞巴,硬得像個箭頭一樣,直指著小穴口,猛然就幹了進去,快速的抽插了起來。

少霞妹妹嬌喘的說著:「啊……不行了……你今天怎麼那麼……有力……我快被你給……幹死了……」

全力衝刺的我喘氣的說著:「當然囉!今天非得好好的幹妳不行,我可是不會一兩次就放過妳的。」

少霞妹妹淫叫著:「啊……啊……你幹得這麼猛,我可能一次就不行了……小穴……就被你給插破了。」

當我隱約聽到大門口有人進來的聲音,就停了一下,把少霞妹妹抱上床,讓她在床上呈跪姿,我從後面把大雞巴又插了進去,繼續抽插,再把她的雙手往後拉,讓她有點後仰,兩顆大奶子晃呀晃的好不痛快。

有個聲音傳來:「阿輝,我聽你說有年輕女生可以騎我就過來了,想不到你沒等我就開幹啦!」

「啊……你是誰?你怎麼……進來的?」這時少霞妹妹看到有陌生男子打開房間門正要進來,著急的說著。

男子邊脫褲子邊笑著說:「我是誰,妳要問阿輝呀!哇!阿輝,這小妹妹的大奶子晃呀晃的,我真怕會握不住。」

這個男的叫「阿清」,是我的鄰居,五十幾歲人了,是個禿頭又頂著一團大肚腩,前幾天打麻將輸給他一筆錢,沒辦法只好讓他幹一幹少霞妹妹來還清我的賭債。

少霞妹妹急著想脫身,但是手被我拉住,小穴又被我的大雞巴給插著,全身軟綿綿的,只能任憑阿清搓弄著她的大奶子。

阿清興奮的說著:「好久沒有摸過這麼年輕的小妹妹了,奶子大、屁股又很有肉,待會應該很好幹。阿輝,你欠我的錢就一筆勾消吧!」

我可以看見阿非那疑問的表情,嘿嘿,有個欠幹的女友,你不讓她當妓女實在很可惜,可以賺點花用又可以讓女友被幹到爽翻天。阿非呀阿非,你可得好好謝謝我幫你想了這麼一個好主意。嘿嘿!

「小妹妹,來幫我含一下吧!」阿清說著就把他的雞巴給塞進少霞妹妹的嘴裡,雙手抱著她的頭賣力地一進一出。他那雞巴可不小,少霞妹妹想抗議卻又說不出話來,只能「嗚……嗚……」的淫叫著。

阿清一臉滿足的說:「這小妹妹還真會含,阿輝,下次還有的話可別忘記叫我呀!」

「去你的,你想叫我每次都輸嗎?下次我一定要贏回來。」

在我們兩個一前一後操幹著的情況下,應該是把少霞妹妹給弄上了高潮,所以看她也已經不再反抗,我就把她的雙手給放開,兩手抓緊她的屁股蛋,奮力地幹著,響起了「啪啪啪」的聲音。而少霞妹妹也正悶哼著,手口並用地努力舔弄著阿清的大雞巴。

再抽插了十幾下,我已經到達關口,濃濃的精液隨即就「滋滋滋」的灌進少霞妹妹的小穴。少霞妹妹叫了起來:「好燙喔……幹得人家好爽呀……我快不行了……你老是愛把精液灌進人家的小穴裡……弄大肚子的話人家可不管!」

阿清看到我離開原本的位置,馬上就起身,把少霞妹妹翻至正面,把她壓成像青蛙一樣,也不管精液剛從小穴口流出來,雞巴朝著洞口「噗滋」一聲就幹了下去。

「呼~~果然很好幹,嫖妓也嫖不到那麼好幹的鮑魚。」阿清一邊抽送,一邊讚不絕口的說著。

少霞妹妹嬌聲抗議:「啊……人家還沒……休息夠……就插了進來……大肚子的話……我要怎麼知道……是誰的種呀?」

阿清咬著牙,使盡吃奶的力氣幹著少霞妹妹說:「妳只是個欠幹的婊子,大肚子的話就隨便找一個人給他幹幹,再嫁給他不就得了?」

這句話不知道阿非聽到了感覺怎樣?我邊笑邊望向阿非那邊,只見他也正在「忙著」。

少霞妹妹嬌喘著說:「你好過份……人家才不是……那麼隨便的女生……是你們硬要來,人家沒辦法才會……啊……塞得人家的……小洞洞都滿滿的……」

阿清一副幹死人不償命的氣勢,把少霞妹妹壓得是泣不成聲,想來畢竟不是他的老婆,幹起來一點也不憐香惜玉。原本我還想休息一下,在旁邊看到這個畫面,雞巴又馬上硬了起來,就走到少霞妹妹的嘴邊,把雞巴湊了過去:「來吧,少霞妹妹再好好服伺這根大雞巴,待會再把妳操得欲仙欲死。」

「啊……啊……那要趕快……我擔心阿非他……快回來了……啊……嗚……嗚……」少霞妹妹一把就把我的雞巴給塞給她的櫻桃小口裡。

「這婊子還真厲害,我不多幹幾次回本不行。喝!喝!幹死妳這臭婊子!」阿清不甘示弱的急喘著。

少霞妹妹又被弄上了高潮說:「啊……插得好深呀……快把我的小雞邁插破了……不要停下來……把我幹死算了……啊……射破我的雞邁……啊……」

整晚,整個房間都是少霞妹妹淫亂的叫床聲在迴響著……

「老公,天亮了,快起床吃早餐了。」老婆正在耳邊輕聲細語的叫我起來。

「原來是做夢呀!」我恍惚的說著。

「是不是做了什麼春夢呀?快起床了,今天要開始準備房間出租的事情。」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