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比我大兩歲,他是一個很健壯的男人。我很愛我的老公,我們兩個都是性慾非常強烈的人,平常每週我們都要做愛四次以上,每次他都弄得我高潮疊起,他在性 方面給與我極大的滿足。老公也是一個很寬容的男人,他從不對我提什麼要求,也從不在意我與其他男子過分接觸。有時我和其他男人談話時帶點風騷,甚至身體的 接觸,他也沒有反對。

我和老公的兩人生活一直過得很快樂。一天,老公不知何故在辦公室工作時突然昏倒,他的同事立即把他送往醫院,經醫治後身體各方面基本上沒有問題,但……他在性事方面卻出了問題,他不能時時勃起,就算能勃起也不長久。看醫生,醫生說是神經性失調,如果受到合適的刺激,是可以恢復的。

於是我們觀看一些三級甚至四級的色情影片,老公甚至要我模仿色情片中女演員的淫蕩動作,我起初有點難為情,但為了愛我的老公,也為了享受性愛的樂趣,他要 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開始時對他都有些刺激,還有點幫助,但後來效果對他的作用並不太大。反而那些集體性交、戶外裸露、全裸打野戰的鏡頭卻看得我骨酥肉肉 麻、臉紅耳熱,更使我心蕩神馳、心癢神往,久而久之我的色慾難禁,有一種躍躍欲試的衝動。

老公的情形每況愈下,於是我又從一些影帶上學著,給他跳脫衣舞,初時也能令他的陽具勃起,但很快他便軟下來,依然弄得我到喉不到肺。

一天晚上,老公叫我給他跳脫衣舞,他把廳中的燈光調較到很昏暗,但他沒有拉上窗簾。

「老公,你還不拉上窗簾?這樣會給人看到的。」

「老婆,我就是想給人看到啊,這樣會使我很興奮的。」

老公要我做什麼我都遷就他的,我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下來,直至脫至清光為止,我全身一絲不掛的站在廳中,窗外的燈光和廳中昏暗的燈光交映照著我赤裸的肉體,老公還要我正面對著窗戶,好像要讓人看清楚我乳房陰戶似的。或許會有人窺看到我赤裸的肉體的,我感到自己的臉很燙身很熱,這時老公陽具堅挺。他告訴我當我在脫衣時他幻想著我穿得很性感的在戶外,然後把衣服一件一件的脫去,最後一絲不掛的裸露,這樣的幻想使他非常興奮。那天他在廳中的沙發上抽插我的陰道。

以後的幾次都是這樣的做,最初他也有點起色,但多做幾次之後,情況便不理想。老公對我說幻想始終是幻想,總不能令他的陽具持久勃起,有時又半軟不硬。他希望幻想能成真,要求我穿得非常性感暴露的出外。但我始終有點害羞,怕陌生男人那種色瞇瞇的眼光。我頂多穿一些低鬆闊領口的上衣或背心之類,半截裙頂多離膝十至十二公分(四至五吋)。

「你不怕我穿得太性感暴露嗎?」我問他。

「不會,你穿得越少越暴露越好,甚至全裸更好。我會好興奮。」

「你不怕你老婆給人家看蝕了嗎?」

「我絕不介意別的男人看啊,你的身材這麼好,越多人看越好啊。」

「人家摸我、揩我油怎麼辦啊?」

「好啊,我很喜歡看到別人摸你,甚至……」

「甚至什麼?」我一聽老公這樣說也猜到十分八分,心卜卜的跳。

「甚至你和別人幹上一幹啊?」

「我是你老婆呀,怎可以和別的男人幹呢?」但我那種心癢癢被

撩惹起來。

「真的,每當我幻想你和另外的男人一起愛撫,我就開始興奮,想到你的手捉著那男人又長又

粗的陽具把玩,帶它進入你的迷人小洞,大力的抽插你的陰道時,我就興奮得不得了。」

「唔,很難為情啊。」老公說得我也心思思起來。

「怕什麼,以後你願意和哪個男人做愛就去做,你願意什麼時候和人做愛就什麼時候做,我一定不會不高興,你做得越多我會越興奮。」

「哎呀!我是你老婆呀,又不是街上的妓女。」

「別生氣,別生氣,我也是為了我們好嘛,幻想始終不是真實,如果來個真的,我想我或者能借此回復的,況且,我也知道你壓抑得辛苦,也想讓你有個解脫嘛。」

這後一句倒正說中了我內心最隱秘的慾望,如果真的可以幫助他,我做什麼也無所謂,想到這裡,我的氣也消了。

「好吧,老公,你要我怎樣做都可以。」

「以後無論你與哪個和多少個男人做愛也好,只要你回來告訴我,讓我知道,哪我是會很興奮的。」

「但如果真的這樣做,我感到好羞恥,自己好淫蕩啊。」

「真的,老婆,我一想起我家有一個淫蕩的女人,我就會覺得好興奮。 」

「那我就給你做一個淫蕩的女人,但我只是為了你。」

一個週五的早上,老公神秘地拿出一件裙子,說是給我買的,讓我試一試。

我從床上爬起來,由於我是裸睡的,全身一絲不掛,大早上的也不想麻煩,於是直接將裙子穿在身上,效果還不錯,是一件絲織連身短裙,下擺很短,離膝有約十吋 (二十五公分),我知道這樣的裙子穿著要特別小心,否則很容易走光的。誰知老公叫我就穿這件裙子上班。

「好哇,但我得先把內衣穿上呀!」

「不,我就想你不穿內衣直接穿這件裙子。」

「那怎麼行,別人一定會看出來的。這裙子這麼透,別人會看到我下面的!」

「我就是想這樣,求求你。你不是說我要你怎樣做都可以的嗎?」他苦苦哀求。

唉,我只好答應下來,直接穿這件裙子去上班,甚至不能穿長統絲襪,但我仍然覺得很荒唐。 老公說今天和我坐地車去上班。他又說我們分開上車,他在旁看著我。

當我一來到車站,我已感到好多好多的眼光投射在我身上。我想周圍不少男人能夠很容易地通過我光滑的衣服曲線看出我裡面沒有穿內衣,一對突起的乳頭將胸部尖尖地頂起,而臀部光滑的曲線暴露出沒有穿底褲的事實,我似乎感覺到,幾根陰毛已經穿過絲質短裙而鑽了出來。

進了車廂,人很擠,沒有空座了,大家都互相擠壓著,而我剛好找到面對座位的一個空位站著。我站立的位置附近沒有扶手柱,我只好伸高手拉住上面的吊環才能夠站穩,但糟糕的是同時把短裙的下擺提得更高,幾乎將我整個白皙的大腿都暴露在我下面坐著的那個男人眼裡。

我逐漸發現,隨著車子的搖晃,他總是死死地盯住我的下體看,我突然意識到:他可能已看到我的陰戶,我突然覺得自己雙臉通紅,同時又感覺到周圍有些男人有意 無意地挨在我身上各個部位,更有人裝作無意的用手肘劃過我的胸前尖挺的乳頭,我羞愧難當,但又毫無辦法。尤其是下面的那個男人,我知道他正在直勾勾地盯著 我的下體,但我卻不敢看他。

想著自己赤裸而修長的大腿甚至連交匯處最隱秘的私處都完全坦蕩地暴露在一個陌生的男人眼前,覺得自己就像下身完全赤裸地站在公共車廂裡,暴露在一群陌生的 男人面前,在極度的緊張下我感到了一種意外的刺激,我好像變成了那些性愛小說的女主角,這時我突然覺得下體變得潮濕,我濕了,我覺得慢慢地有液體正流出體 外。糟糕,我拚命加緊自己的雙腿,以防真的有性液流出來被別人看到了,那將是多麼令人羞愧的事呀!

突然,更糟糕的事發生了:我清晰地感覺到,臀部不再貼著自己光滑的衣裙了,而是蹭在不知什麼人的衣褲上。天呀,有人從身後將我的短裙下擺掀起到了臀部上面!我本想看看老公在何處,但似乎不見到他的蹤影。突然一隻溫暖寬大的手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臀部上。

怎麼辦?怎麼辦?我大驚失色,心跳驟然加快,完全不知所措。那隻手正在我光滑的臀部上來回撫摸。我腦袋一片空白,片刻後才稍微恢復思考:他在我身後,車廂 裡人很多,他又緊貼著我,我下體發生的事應該不會有別的人看到,如果叫起來,會有更多的人注意到自己沒有穿內褲,換一個地方,說不定路上會有更多人佔自己 便宜,也許忍一忍,很快就要下車了。忍一忍吧!我不敢回頭看那個人,我忍受著那只肆無忌憚的手在我的身體上游動,同時抑制著私處強烈的淫水外流的衝動。

我感覺到那隻手移動到了我光滑的大腿根部,然後有一根手指從我股間探入,摸索我的陰戶,我全身一陣顫慄,雙腿發軟。不行,太過分了!我急忙收起臀部,下身 向前挺起。可完全沒想到,也許是我的軟弱縱容了那個傢伙,那只 手竟然從側面直接從大腿摸到了我的小腹上,我嚇得面無人色,我想我下面坐的那個男人能夠清楚地見到那只撫摸我小腹的男人的手,因為我見他正驚訝地張大了嘴 巴,面色通紅地緊盯著我的下體。我立即縮回腹部,讓裙子下擺遮住那只罪惡的手。但沒防備他另一隻手已經順勢插入了我的雙股間,直頂著我的陰道口,我驚恐不 已,只覺得自己好像被當眾在姦淫一樣,我呆呆地站著,大腦一片空白。那隻手有節奏地動起來,並且輕輕地探進 了我的陰道,上下抽動著,而我的陰戶越卻來越多水,我簡直羞死了。最初的厭惡感已經被現在無法抑制的快感取代了。我雙頰緋紅 ,那是因為性的高漲而興奮,下體已經淫水氾濫,順著大腿向下流去,臀部不由自主地向後厥起,好讓他的手指插得更深,同時無法抑制地左右擺動。我簡直已經沒 法控制住自己不要呻吟出來。

後來那隻手離開了,我感到一陣空前的空虛。好在終於到站了。我急忙拉好衣裙,趕快下車,我已顧不及在走上電動電梯時會不會走光的題,我只想盡快趕到公司, 但我發覺又有另一個問題,因為裙子的質料輕薄,如果我走路走得太快或者太大步的話,裙擺會擺得很厲害,會更加暴露我沒穿內褲的陰戶,於是我只得小心加緊雙 腿慢慢的走。最要命的是從地車站走回公司的路途,由於我白晢修長的雙腿已幾乎完全暴露,再加上早上陽光直接照射本是很透的衣裙,使到裙子好像透明似的,我 就有如全裸的在街上走著。經過的途人都向我投以詫異的目光,我雖然感到臉紅耳熱,但內心卻有一種莫名的刺激感覺。

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趕緊去到洗手間,清潔淫水淋淋的陰戶。撫摸著自己濕漉漉的陰戶,才想起已經多時沒有這種興奮的感覺了。

其實自己應該屬於那種比較傳統的女性,從小女孩開始就是那 種別人認為該怎樣便怎樣很聽話的女孩子,我的第一個男朋友就是自己現在的丈夫,所有對性的知識也基本上都來自他,兩個人的性生活中自己始終扮演一種被動的 角色。丈夫的性能力也不錯,基本上兩個人以前的性生活還算和諧的。

但自從他有事以來,兩人的性交不能得到痛快的感覺,而且我還要用種種方法去挑逗他,而他也會時常撫摸我、刺激我,加上那些色情影帶使我有一些瘋狂放縱的慾望,我隱約感到體內那種隱秘的被壓抑已久的慾望已經似乎無法控制了。

回想今天公車上的經歷,說實話除了羞愧外,內心還有一種莫名的興奮和驕傲。其實在幫助刺激丈夫的過程中,我已經學會了怎樣才能夠誘惑男人,只是以前僅是對自己的丈夫,而現在是在一些陌生的男人面前。

三十多歲的女人,雖不是一朵開放最美麗的玫瑰,也許,自己能夠尋找新的機會來滿足自己?老公不是希望我穿得性感暴露嗎,他不是叫我與其他男子做愛嗎,不, 這怎麼可以呢!我明白自己是深愛著丈夫的,但為了他我可以做任何事, 只要他能回復雄風,不一切都沒事了嗎?醫生不是說只要有合適的刺激是可以恢復的嗎?只要能幫到他,有什麼苦自己吃不了的呢?

用水洗乾淨了下身,習慣性地想穿內褲時才發現今天已經沒必要了,對著鏡子

仔細檢查一下儀容,現在才真正明瞭為什麼自己讓那麼多男人神魂顛倒了。

這樣出現在同事們面前,他們會怎麼想自己呢?哎,總是要上班的呀!硬著頭皮走進了辦公室。

我們辦公室算我一共五個人,有小茜(我的閨中密友),小張、小李和經理老趙。除了老趙,年紀就我算大的了,平常他們也總拿我當大姐姐看待。因為都在一起工作了好幾年,彼此都很熟悉了,也比較隨便。

平常都和他們談笑風騷,偶爾他們也會吃吃我豆腐,或者大家在玩笑時,也會有些肌膚接觸,我非但不在意,有時稍稍過了位,我都由得他們。平日我上班的衣著也 只止於低鬆闊領口的上衣或背心,半截裙則最多離膝四、五吋,但他們已眼前一亮。因為這些上衣一但俯身或彎腰都是很容易走光的,半截短裙坐下時會拉高了裙 擺,不但暴露了我白晢修長的雙腿,也容易走光哩,所以他們總要找機會來湊近我,我想他們是想一窺我衣內的春光,而我也不計較,任得他們。

因為今天來的遲了,他們已經早都來了。我一進來,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盯在了我身上,我趕緊直奔自己座子坐下來,才敢抬起頭說了句「大家早上好啊!」

小張湊過來在我耳邊說了句:「美怡姐今天真漂亮啊!」

「幹你在自己活去,別亂說話!」

小張是今年才剛分配來的大學生,小毛頭 一個,平常就像我的小弟弟。

小茜也從後面跑過來小聲跟我說:「你死呀!穿這麼性感!」

「性感一點怕什麼,還怕有人吃了我呀!」

「還是你厲害,平常就怎麼一點沒看出來呢?」

「開玩笑呢,實在是沒辦法呀,一會兒才好好跟你說。」

整個一個上午,我動都沒動一下,連洗手間都忍著沒上。但因為坐下後,短裙自然拉高,整個白皙赤裸的長腿都暴露在辦公室眾人的目光裡,而我的陰戶又直接摩擦 在粗糙的椅子上,禁不住又讓我浮起聯想。我也發現幾個男人總是找理由坐在我斜對面,眼光總不離我的大腿,我只好把雙腿交疊起來,這樣他們就不會看到我的陰 戶,但卻使臀部又暴露給他們,真煩人,但又誰叫自己穿得這麼性感?

快到中午了,我始終要上洗手間,剛好小茜也在那裡。

「美怡姐,你今天到底怎麼了?那麼性感啊?」小茜笑瞇瞇地問我。

平常我倆在一起基本上可以說是無話不談,我也曾經告訴過她我老公「那方面」有些不行。於是就把今天早上的事給她講了,當然略去了在公車上的那一段。

小茜裝作很懂的樣子說:「這我知道,你老公這種叫窺淫癖。有些男人就喜歡女人穿的越少越好,好讓自己一飽眼福。」

「這是怎樣講呢?」

「那些男人通過窺看或者幻想來滿足自己。」

「怪不得他要穿得性感暴露出外,今天又叫我和他分開上車,他說在旁看著,但我又找不到他,那是說他是看著別人佔我便宜呀。」

「對啦,就像我有時候做白日夢一樣,偶然想到一些很淫的事,自己也會覺得很興奮呀!」小茜的臉有點紅。

「但是這樣我覺得自己像個壞女人了,別人會覺得我挺淫蕩的。」

「對了,問題就在這裡,」小茜突然跳了起來,「所有的男人都希望自己的老婆在廚房是個主婦,在外面是個貴婦,在床上是個蕩婦。可你老公在床上只能待你做貴婦,他會覺得非常自卑,並且壓抑得太久,所以才出現了這種反常的要求。」

「你覺得他到底是想要我做什麼事呢?」我開始覺得小茜分析得有一點道理 了。

「我曾經看過一篇文章,講一個男人的老婆故意穿得非常性感,當著他的面前和自己老公的一群朋友調情甚至做愛,而他自己竟然感到興奮 無比,後來大家一起去參加一些那種很多人一起亂交的聚會。就是說,他的老婆越淫亂,他自己反而覺得越興奮。也許,你老公現在的情況也是這樣?」 

我意識到小茜有些興奮了呢。

「如果我變成了那樣一個女人,那別人都會怎樣看我呀!」

「你不是一直想幫你老公的嗎?也許這真的是一個機會呢。況且,我 看今天他們似乎都更崇拜你了呢!」

小茜的話使讓我想起今早公車的荒唐事,臉紅起了。不過又覺得小茜講得有道理,老公不是想我做個蕩婦嗎,如果真的能夠幫到老公,就算自己暫時變得淫蕩一些,也是值得的。那時,一切恢復正常也不遲呀。

小茜覺得打動了我,更加來勁了:「你剛好可以順勢試一試呀,更色些, 更蕩些,也許,順便也可以自己真的過過癮吶!」

「你個小丫頭胡說八道!你再亂說,小心我拿你家大衛來開刀。」話一說出口, 我就感到玩笑開得過頭了。大衛是小茜同居的男友。

可小茜不僅沒惱,還笑瞇瞇 地問我:「你要用就拿去唄,沒所謂啦。不過,你只不知道我們家大衛為什麼叫這個名字?」

「我怎麼會知道?」

「你當然不知道了,因為他的那裡特別的大!」

小茜色咪咪地看著我,反倒搞得我不好意思了。唉,現在的女孩子呀!

「哎,開玩笑歸開玩笑,不過我真的覺得你講的有些道理,我想試一試,可心裡真的又沒底。」 「我說呢,不妨豁出去。是啦,平常我倆那麼好,如果要幫忙,只管說一聲。」

那小鬼又說得我心如撞鹿。

中午吃了飯,他們幾個打牌,我才懶得理他們,就自己看看書。突然電話響了,是找小茜的。

這邊小茜在接電話,那邊就使勁在催:「快點快點,煲什麼粥!」

小茜只好悄聲求我:「幫忙頂一頂,這個電話蠻重要的,求你了!」

「唉,幫你一次吧!」我只好代替小茜上了牌桌。

沒一會小茜接完電話後向老趙說有急事要請半天假,說完拿起手提袋使走了,我就只好一直頂下去了。實際上我不愛打牌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水平太差,這次也不例外。沒多久我們就輸得一塌糊塗了。好不容易打完了,剛好也快上班了。

「幹活了,幹活了!」我站了起來。

「急什麼,輸了的還沒有懲罰呢!」老趙叫了起來。

「糟糕!」我心一驚,按老規矩,輸了的,男的得作俯臥撐,女的得作仰臥起坐,平常小茜輸了都是我幫她壓腿的。可今天怎麼辦?穿的又這麼少,小茜又不在。

「嗯,小茜不在,沒人幫我壓腿啊。所以我今天可以不做了!」

「不行不行,願賭服輸,哪能使賴呢!小茜不在我們幫你壓腿!」三個人立 刻叫起來。

「別鬧了,今天真的不行,下一次補給你們不好不好!」

「不好不好,為什麼今天一定不行?」

「今天我不方便嘛。」我紅了臉,悄聲地說。

「美怡姐,你告訴我們你到底哪裡不方便,如果確實有道理,我們也不會太為難你!」

可我總不能告訴他們,因為自己沒有穿內衣怕穿梆吧。

我只好說:「人家今天身體有一些不舒服嘛。」

「我每天身體都不舒服呢,這樣吧,今天只做一半,二十個,好吧!」

還不等我說話,老趙和小李就跑到我身後,一人一個胳膊抓住我,小張則彎 下腰提起我的雙腳,三個人就把我提了起來。

「放下我,你們幹什麼!」我沒想到他們會這樣。

老趙說:「我們只是想讓你做你該做的。」

三個人將我放在沙發上,小張和小李各壓住我的一隻腳,老趙則站在旁邊 準備數數。看來是沒辦法逃掉了,願賭服輸吧,早做早完。

剛做了兩個,我就發現氣氛不對,小張和小李雙臉發紅,呼吸緊張,雙眼直勾勾地盯著我的下身,而老趙則蹲在我身旁。

我坐起來時才看到,由於剛才四個 人打鬧,短裙皺了起來,下擺現在只遮到大腿根部,白皙豐滿的大腿完全展現在他們面前, 而小張一隻手抓住我的腳踝,而另一隻手已經放在我的小腿上,而老趙更是在我的大腿上摸著。

我突然想:當自己躺下去時,他們是不是會看到自己 的陰戶呢?現在我這樣幾乎可以說在下半身全裸的情況下被三個男人審視著,早上在公車中所出現的感覺 又一次浮出腦海。

我突然覺得大腦一片混亂迷糊,不知道該作些什麼,只是機械地做完了二十個仰臥起坐。我甚至不清楚這段時間裡他們又對我做了些什麼。

當我比較清醒一些時,我發現自己自己的短裙已經被掀起到了腰,自己白皙修長的雙腿及黑色濃密陰毛的飽滿陰戶都一覽無餘地坦露著,而六隻感覺各異的男人的手正在我下身各處遊走。

我本來覺得他們太過分了,本想推開他們,但那種被摸撫的感覺又很刺激,我正在猶豫之際,這時一陣麻癢從下身傳來,天啊!小張居然在舔我的私處,一陣陣快感從下身傳來,小張將我的整個私處含在嘴裡,從陰阜傳來的刺激更強了。

「啊……」我不由自主的一聲呻吟,我馬上就知道自己錯了,因為這樣他們會以為我是默許了。

這時老趙把我衣裙的拉鏈拉開,我已無法抗拒,任由他們把我的衣裙脫了下來,因我沒有穿胸罩內褲,我便是一絲不掛的全裸在六隻貪婪的眼睛之下,我一對豐富尖 挺的大奶子、黑色濃密陰毛飽滿的陰戶、渾圓高聳的臀部和白皙修長的雙腿,完全裸露無遺地呈現在他們的眼底下,任由他們看得一清二楚。

他們呆呆的、目不轉睛地看著我,三雙眼睛像掃瞄一樣上下打量著我赤條條的肉體,六隻手更不斷的在我的乳房、腰枝、大腿、陰戶各處撫摸。摸得我全身開始發熱,我已任得他們為所欲為。

三人將我翻過來,我像狗一樣,四肢跪在沙發上,趬起屁股,老趙鑽到我下面面向著我,一口含住我的乳頭,又吸又咬,我覺得自己乳頭已經硬起來,而他另一手則握住我的另一個乳房,很有技巧的搓揉著,溫柔的觸感使我全身都燙熱起來。

小李半跪著,將他的陽具塞往我的嘴巴,我自動的吸吮起來,鹼鹼的味道刺激的我全身更熱了,接著我感覺到一支熱呼呼的陽具抵住我的陰唇,還有一隻手輕揉著我的陰部周圍。

我知道自己已經氾濫了,小張從後把他粗大的陽具輕輕的進入我的體內,我本能的收縮陰道來歡迎它,小張慢慢的在我陰道抽送起來,跪著被姦的快感直達子宮深 處,我想呻吟,但是嘴裡含著小李的陽具,無法發出聲音,我的身體同時被三個男子淫玩著,快感不斷的累積而無從宣洩,只覺得全身都快爆炸了。

這時老趙又從我的下面鑽到我身旁,抓起我的手握住他的陽具,我用力的握住這支有點軟的陽具,這時體內累積的快感好像找到發洩的出口,我用勁的上下搓揉老趙 的陽具,老趙一邊還蹂躪我的乳房,我越用力搓他的陽具,他越用力揉弄我的奶子。小張的陽具在我陰道內摩擦著、抽送著,我全身上下無數的刺激讓我快要瘋狂。

這時我感覺到一陣熱流沖激著喉嚨,小李從我嘴中拉出他的陽具,剩下的精液一股股的噴到我臉上,而同時老趙也將他的精液噴在我的乳房和背上,並且我感覺小張全 身一陣抖擻,然後我的陰道急速的收縮,一股熱滾滾的火燙滋潤著我的子宮,只覺得陰道所夾著的膨脹慢慢的縮小,但仍然有飽飽的充滿感。

我全身軟癱在沙發上,想不到我竟在辦公室任由自己的同事淫玩自己的肉體。

過了好一會兒之後,他們三人慢慢的起身,溫柔的用紙巾幫我擦拭全身,又用暖巾替我抹身,我掙扎著爬起來,極度快感所帶來的餘韻仍然留存在身上,三人溫柔的善後撫摸反而讓我得到最大的滿足。

由於小茵請了假,他們要求我繼續赤身裸露。他們說我的身材實在很棒,百看不厭呢,給他們讚得我飄飄然,算吧,反正我的身體剛才全都給他們看過了玩遍了,我 就一絲不掛的在辦公室,任由他們看過夠。在辦公室內一絲不掛的工作,起初都有點靦腆和不自如的,不過很快便習慣了,自己是不是有露體欲呢?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