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by,下班後要來接我喔!」電話中傳來老婆Jane交代的聲音,她總是喜歡稱呼我Daby,因為我們年紀相差十五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她是叫我的英文名字:「David」。

初認識她的時候,她還是個十八歲的學生,至於她怎麼會看上我這個老頭子?這又是另一篇故事啦!總之,現在她已經是我的老婆,而且,我們還有一段奇妙而又刺激的生活………

當年,第一次與她發生關係的時候,那年她滿十八歲沒多久,我又好色又怕有後遺症,不敢真槍實彈的奪取她的處女,只能藉由口交或彼此自慰相互滿足,真正第一次的肉體接觸,還是從肛交進入她的身體……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她對於第一次的肛交不但不覺得排斥,反而逐漸樂在其中,從此,我得到了意外的收獲,Jane口交與肛交的技術,真的讓我享受不已!Jane十九歲生日前夕,我刺穿了Jane緊密多汁的陰道璧,Jane痛苦而又歡愉的表情,強烈激發我的獸慾,Jane雙腿緊緊纏著我的腰,雖然她痛的用力咬著我的肩膀,可是下體仍然迎合我的動作,我真的覺得Jane天生就有淫慾的血統!在Jane十九歲那年的情人節,她希望我送她一個特別的情人節禮物-電動按摩棒。

我興沖沖的在情趣用品店挑選了一支黑色電動轉珠的按摩棒,卻又猶豫是否太粗大了?但是不知為什麼?我又特別期待,幻想著這只碩大的黑傢伙插入Jane身體的一剎那…情人節當晚,吃完燭光晚餐後,我們迫不及待的回到我的住處,Jane在我面前表演了一出活春宮……我睜大眼睛,看著旋轉的假陽具,一吋一吋的進入那個原本屬於我專用的小蜜穴,碩大的按摩棒,緊緊撐開才被我開苞沒多久的處女禁地,Jane的雙腿張成大字型,用一種似笑非笑而又迷濛的表情注視著我,我按耐不住,扶著早已硬挺的陽具,插入她口中,Jane將我的小弟弟含的很深,並且主動按著我的屁股,讓我深入她的喉嚨。

這是她第一次替我作深喉式的口交,我還記得龜頭進入喉管的那種緊迫感,可能是太深入了,她稍微的嘔了一下,但是反而張嘴將陽具含的更深,我感覺到龜頭撐開她的氣管,直直進入到她的深喉,我閉起眼睛享受那股快感,一直到她要求我進入她的身體……Jane反身跪趴在床上,我發現按摩棒還緊緊的插在她小穴上旋轉,屁眼隨著按摩棒的節奏,一張一闔的,非常迷人,我不想拔出按摩棒,於是將龜頭抵住Jane的屁眼,Jane發覺我的用意,不但不拒絕,反而高高抬起屁股,迎合我的動作,我緩緩的將陽具插入她的屁眼,呼~太緊了!原本就很緊的小屁眼,受到陰道那只按摩棒的壓迫,更加的難以進入,我嘗試了好幾次,才將陽具整只沒入她的屁眼中。

Jane發狂似的搖晃屁股,神智不清的大聲叫床,我除了感覺到小屁眼緊緊的夾著我的陽具,更感覺到薄薄肉膜的那一邊,不停震動的電動按摩棒,我真的想建議看這篇文章的人:你一定要試試!!喔~請別誤會,其實Jane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子,長髮、可愛,32C的胸部在一百五十六公分嬌小的身材顯得相當突出,就如同一般年紀的青春女孩,愛打扮,喜歡逛街,其實…個性保守,甚至有點龜毛,應該歸類於悶騷型吧?我剛認識她的時候,真的想像不到她在床上的表現能夠如此淫蕩,我深深迷戀的她,一直到二年前Jane念完大學,嬌羞的答應我的求婚,而成為我老婆。

算算日子,從剛認識Jane到結婚這兩年,已經有六個年頭,我不但絲毫沒有七年之癢的徵兆,反而更加迷戀她的身體,Jane在床上的表現,十足像個小妓女,即使我下班再如何的累,她都有辦法挑起我的性慾,隨著年紀的增長,Jane的肉體,更是充滿成熟女人的韻味。

我們嘗試過各種不同的性愛方式,像什麼泰國浴,捆綁,蒙眼,樣樣都來,Jane服侍男人的技巧越來越好,有些是我教的,有些則是她從色情影片中學來的,當我第一次知道Jane在床上的騷樣之後,我就興起了一個性幻想:我想將她調教成性慾的女奴,其實初步的條件是達成了,有哪個人的老婆能向她一樣擁有如此多的床上技巧呢?我常常用猥褻的言詞刺激她,在公共場合突然要求她脫掉內褲與胸罩,然後帶著她四處逛街,或是在餐廳吃飯的時候,要求她的手在桌下替我愛撫,甚至要求她在公園的陰暗處替我口交,她的反應往往是紅著臉,呼吸急促而又緊張的照辦,接著我會發現她的小騷屄早已溢滿愛液。

作愛的時候,我會問她:「你是不是淫蕩的母狗?喜不喜歡男人幹你?

我找別的男人一起幹你好不好?」當她意亂情迷的時候,她都會回答:「好!」而且變的更加的興奮,但是我也僅止於如此而已,畢竟要將心愛的老婆讓別的男人一起享用,我還真的捨不得哩!故事就從某一天的一個意外事件開始,那是一個週末,美好的一個休假,當然是要與Jane一同在床上度過,Jane全身光溜溜的,只有美腿上一雙黑色的網狀絲襪,我躺在床上,雙手揉弄她的乳房,Jane嬌喘連連,媚眼如絲的替我口交,我突然想起,前天同事剛從大陸回來,偷偷的塞給我一包據說是女人專用的春藥?嘿嘿,拿Jane來當實驗品,看看她會騷浪到什麼程度?Jane疑惑的看著我從包包裡拿出的一粒膠囊:「那是什麼?」「春藥啦,你要不要試試看?」「要…我要吃…我要……」「厚~你已經這麼浪了,再吃春藥,那會騷到什麼樣子?」「Daby………給我吃吃看嘛……我想試試看…」Jane乖乖的吞下那顆小膠囊。

「是你要吃的喔,待會發生什麼事可別怪我沒警告你…」我不停的挑逗著Jane的身體,等待藥效發作。

「啊…Daby…啊…想要…幹我…快……」沒一會,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真的藥效開始作用,Jane全身發燙,開始意識不清的語無倫次,下體淫水溢流,從股間流到床上,濕了一大片。

就在我正打算要如何好好的玩弄這個淫女之時…他媽的,門鈴響了!我安撫一下Jane,讓她稍安勿躁,急忙披著睡袍去應門。

打擾我的,是我的一個堂哥,說是堂哥,算起來其實是遠房的一門親戚,只是我們從小玩到大,所以彼此都很熟捻,從小他們家兄弟體格都十分肥胖,一百九十幾公分的身高,將近一百公斤的體重,所以我都叫他外號:黑胖。

黑胖年紀和我相仿,經營一家工廠,跟我的公司有業務上的往來…為什麼我會如此詳盡的介紹他呢?因為…故事就是從這兒開始…黑胖一進門,就不停的要跟我談論最近訂單的事情,他奶奶的…還真是會挑時間,我只好請他坐一下,趕緊回臥室,看看我的小淫女怎麼啦!「誰啦…誰那麼煩啦…嗯……」Jane等不及似的,翻開我的睡袍,一口含住我的肉棍。

「是黑胖啦,他媽的挑這個時候來談訂單!」「嗯…趕他走嘛…好不好…快點啦…」「好啦!好啦!你再忍一下,我趕快打發他走,你再忍一下下吧!」Jane心不甘情不願的吐出我的肉棍:「快…人家…人家受不了了…」我只好再回到客廳,心不在焉的與黑胖有一句沒一句的胡扯,想盡快結束話題,請他離開。

偏偏這個肥小子,硬是講個老半天,我滿腦的淫慾,哪裡聽的進去他在說什麼?突然…我心裡起了一個怪念頭……我想像著Jane嬌小的身體,上面壓著一個胖子在她身上抽送………想著想著…下面又硬了!為了掩飾我生理的窘狀,我假裝回臥室拿煙,請黑胖再坐一下,趕緊回到臥室。

打開臥室的門,Jane在床上,早已按奈不住,自個兒張開雙腿,用手摩擦下體:「嗯…Daby…好了沒…受不了…啊…」看著Jane的淫態,我一時興奮,精蟲上腦,剛剛幻想的畫面又浮現我腦海…………我坐到床上,拿出按摩棒:「就快好了,你先用這個止止癢吧。」

「不要嘛…人家要你…啊……」Jane嘴巴這麼說,卻迫不及待的用按摩棒刺激陰蒂。

我揉弄著Jane的雙乳:「你再等一下,先用這個玩,不過不能叫太大聲喔!」「為什麼…嗯…人家…會忍不住…」「太大聲就讓人聽到啦!還是…你故意想讓人聽到?」「嗯……沒有……沒有……」「還是你想要兩個男人同時玩你?你看,外面還有一個喔,叫他進來一起幹你好不好?」也許是感覺到門外真的還有一個男人,Jane呼吸變的更加急促,雙腿也張的更開!「啊…不知道…不知道…嗯……」「這樣好了,你先玩玩按摩棒,如果你要他也一起進來玩,就大聲叫床,我在外面聽到了,就讓他也進來,好不好?」「嗯…不知道…不知道…嗯……」Jane神情恍惚的喃喃自語。

餌已經放出去了,我也不知再來會變成如何?但是,我真的是興奮到了極點,離開臥房時,我故意不關上門,而Jane眼睛半睜半閉的緩緩將按摩棒插入小穴裡我走回客廳,一邊與黑胖閒扯,一邊注意著臥室的聲音,過了一會兒,隱約傳來Jane小聲的呻吟,我端詳黑胖的表情,可是他依舊熱心的談論著訂單。

約莫又過了數分鐘,臥室裡終於傳出Jane大聲而又急促的呻吟,這次黑胖聽見了,他滿臉尷尬的看著我。

「David你在放A片嗎?」我心裡快速轉過幾個念頭,要作嗎?會不會出事?作了以後,Jane會變成怎麼樣的一個女人?我會不會後悔?「啊……啊…嗯………」臥室裡,Jane傳出更大聲的呻吟,加速下定了我的決心:「沒什麼,是Jane自個兒在玩!」「啊!對不起…我好像打擾你們了!」黑胖滿臉通紅,可是卻沒起身告辭的意思。

「沒關係,你…想不想參觀看看?Jane好像很喜歡這樣喔!」我起身往臥室走去。

「可以嗎?這…這……」黑胖嘴上說著,腳步卻在身後跟著我走進臥室。

臥室裡的一幕,深深震撼著我,我可以發誓,這是我所看過Jane最美麗,最性感,也是最淫蕩的一刻。

Jane坐在床上,背靠著牆,雙腿大張對著門口,黑色的按摩棒深深插入Jane的陰道,電動轉珠旋轉摩擦著濕潤的陰唇,Jane瞇雙著眼看著我們兩個目瞪口呆的男人,輕咬著下唇,將下體完全暴露在我們眼前。

「啊…Daby…上來…上來幹我……啊………」Jane似乎期待著將要發生的事情,擺出猥褻的姿勢,渴望男人粗暴的蹂躪. 此時的我,早已不顧會有什麼後果,脫掉身上的睡袍,走到Jane的面前,Jane飢渴的將我的肉棍含入嘴裡,我坐到床上,讓Jane翻身,將翹高的屁股對著黑胖。

我按著Jane的頭,讓她含的更深:「你這個騷貨,你的私處都讓人瞧的一清二楚!」「嗯…………嗯………」受到刺激的Jane,將屁股搖的更厲害。

黑胖在一旁看的受不了,將顫抖的手,輕輕的撫摸著Jane的大腿,另一手則抓著按摩棒,將它插的更深。

「啊…好爽…啊…啊……」受不了深插的Jane,吐出我的陽具,張嘴大聲呻吟……我怕Jane受不了,急忙看著Jane的表情,可是她滿臉的滿足感,腰部迎合的動作更加劇烈,他媽的這個小騷貨,我用力的揉抓她的乳房,示意黑胖也脫光身上的衣物。

黑胖除去了身上的衣服,跨下的陽具高高的翹起,我原本以為胖的人陽具比較小,看來我是錯了!黑胖的陽具長度比我短一點,可卻十分粗碩,黝黑的龜頭,硬的發亮,濃密的陰毛,看起來有點駭人。

可是Jane卻如獲至寶般的用手輕輕替他搓弄,伸出舌頭,舔允黑胖的龜頭,黑胖腰部一挺,黝黑的陽具沒入Jane的櫻桃小口,我看著粗壯的陽具在Jane的口中抽送,不知是獸性大發還是忌妒,身體居然也興奮微微的顫抖。

好吧!既然Jane如此的淫蕩,我索性將Jane的大腿扒成大字型,讓黑胖壓到她的身上,黑胖緊張的將龜頭抵住Jane的小穴口,緩緩的插入騷穴裡,Jane必須將腿張的很開,才能容納黑胖的身軀。

「啊……好漲…啊………舒服…胖哥哥……爽……好爽………」Jane嬌小的身軀,上面壓著一副重達一百公斤男人的身體,顯的既詭異,而又妖艷。

我起身坐到床邊的沙發,點了一根煙,細細的欣賞黑胖猛力的玩弄我的愛妻,黑胖強力的抽送著,Jane極力抬高屁股迎合黑胖的動作,胸前的一對肉丸子,早已被黑胖壓的不成型。

「啊……Daby……好爽………舒服………啊…………」Jane被壓的說不出話來,只能斷斷續續的呻吟。

我熄掉手中的煙,走到床前,讓黑胖躺到床上,扶起喘息不已的Jane,讓她跨坐到黑胖的身上,Jane上半身無力的趴在黑胖胸前,下體可還繼續上下搖擺,我按住Jane的屁股不讓她動作,將我的龜頭抵進Jane的屁眼。

「啊……進去了………進去了……兩個洞…………都進去了………」「爽不爽?嗯…小騷貨…同時幹兩個洞爽不爽?」「喔……好爽………Daby……我好爽……用力……用力…啊……」我很狠的在她屁眼裡抽送,黑胖也死命的往上頂,隔著薄薄的一層肉壁,兩只肉棍一進一出,Jane臉上又出現那種似笑非笑的迷濛表情,小嘴微張,只能從喉間發出滿足的呻吟……同時,我感覺到黑胖的陽具開始不停抽緒,不停的漲大,我也開始猛力抽送,兩根肉棍同時在Jane的體內射出濃濃的精液!………

在事情過後,我與Jane依舊過著相同的生活,對我們而言,只是在性生活方面,多了一個新的刺激與嘗試,我曾經偷偷觀察Jane是否有些什麼改變?大體上,好像變的更活潑,不像從前那麼怕生,從前我說她龜毛,都不與陌生人說話,尤其是陌生的男人,現在情況好像有比較改善,只是……這應該是跟出社會的歷練有關吧?無論如何,我偶爾還會找黑胖一齊享用Jane,有時候一個月會有一兩次,Jane大部分不會拒絕,但是偶爾她會希望只跟我獨處,我覺得Jane在床上的表現彷彿千面女郎一般,有時像人盡可夫的妓女,有時又像我獨享的女奴,至於平常的日常生活,那就跟一般的夫妻沒啥兩樣,上班下班逛逛街,有時會吵吵嘴,也總是床頭冤,床尾和。

有一次,我在公司加班,Jane突然自個兒跑來公司找我,那時我正忙著,只是教她坐著等我,Jane乖乖的坐到我辦公桌對面,突然,我抬起頭才發現,Jane今天穿著一套Chanel的大紅套裝,低胸短裙,玲瓏的身材,凹凸有致,雙腿微微張開,Jane發現我的眼光注視著她,乾脆雙腿大張,靠!稀疏的陰毛,一覽無遺!不用說,胸罩一定也沒帶啦!還好員工都已經下班了,不然被瞧見了還得了?可是…………「Jane,你怎麼來的?」「當然是坐捷運囉~」「捷運?你她媽就這樣一路晃著屁股來?那不是被瞧光了?」「哪有關係?反正看的到又吃不到?」

我苦笑的搖搖頭,誰教我以前喜歡玩這招!這騷妮子胃口也大啦!Jane一屁股坐到我懷裡,雙手死命往我褲襠裡撈,我順勢撫摸Jane的大腿,手指輕輕摳弄小騷穴,我就知道!濕淋淋的一片!「喂!喂!輕一點啦,你想把我的小弟弟坳斷啊?」「Daby,人家想要嘛~」「不行啦!你沒看到我還有公事要忙?」「不管啦!人家現在就要……嗯……」Jane不顧我的抗議,蹲下身子,張嘴含住早已被她掏出玩弄的小弟弟:「嗯……嗯…」吃的津津有味。

這樣也好,你玩你的,我還可以順便寫公文…話是這麼說,身體卻受不了,乾脆抓著Jane的頭髮,專心享受她的服務。

Jane用舌尖輕舔小弟弟的馬眼,再用嘴吸允我的龜頭,口中不時發出嘖嘖的聲音,我一手按住她的頭,另一手乾脆拉高她的短裙,整個雪白的小屁股暴露在我眼前,不知道對面大樓是否有人是否瞧的見這副春光?享受夠了,正打算拉起Jane,換玩小騷穴,不料Jane不放過我,嘴巴緊緊含允著龜頭,並用手握住我小弟弟的根部上下套弄,我用力按著她的頭,上下搖擺腰部,並且拉開她的手,直接在她口腔內抽送。

過了好一會,馬眼一陣騷熱,我抬高屁股,終於將熱精噴灑在Jane的嘴裡,Jane雙眼迷濛,滿臉春意的抬頭望著我,口角還溢出一點白色的濃精…雖然她此刻頭髮都亂了,但是…我覺得…Jane的表情,好美,好淫蕩…為了不讓Jane吐掉我的精液,我拉著Jane的頭髮向後扳,Jane不得已,咕嚕一聲,將滿嘴的濃精吞下肚子,我滿意的摸摸Jane的頭,就好像在撫摸寵物一樣,而Jane也柔順的替我舔乾淨小弟弟。

「好不好吃?」「嗯…好吃…我還要…再讓我…吃一次…」Jane意猶未竟的吃著我垂頭喪氣的小弟弟。

好啦!現在我也無心加班啦:「回家吧!回家再讓你吃個夠!」「嗯…好…好…回家Daby幹我…」稍事整理一下,我摟著Jane走到停車場,開車回家。

Jane一上車,隨即雙腿大張,自己用手愛撫下體,絲毫不管現在可還是大馬路上,這也難怪,我滿足了,可Jane還沒吃飽哩!幸好天色已暗,我將車開上高速公路,一路直奔內湖的家。

上了高速公路,Jane自己撩高裙子,一腳跨到我腿上,另一腳高抬到置物箱上,身子半躺,大聲的呻吟出聲,我斜眼看了一下…好傢伙…Jane自個兒正用兩隻手指抽插自己的小穴。

「啊…Daby…你看…你看…人家好想…」看個屁!我看是給車窗外的人看吧!我一不作二不休,乾脆空出右手,將她的上衣螁到腰際,露出一對奶子,又抓又揉的,我不知道旁邊的車子是否看的到Jane的騷樣,我只知道我又緊張又刺激,跨下的肉棍又膨脹起來……回到家後,不用說,當然又是一番大戰,我很狠的玩弄Jane三個小洞,才讓Jane高舉白旗,一直到了晚上九點多,才疲憊的起身吃晚餐。

隔了幾天,又是到了週末,傍晚的時候,黑胖來了通電話,約我與Jane到他家玩,玩?我看這胖小子是食髓知味吧?黑胖由於身材肥胖,雖然交過幾個女友,但總是維持不久,一直到現在還未結婚,這幾次讓他嘗過Jane的鮮嫩滋味,難怪他念念不忘,不過黑胖有個好處,那就是嘴巴牢靠,所以我也安心讓他加入我與Jane的性愛遊戲。

徵得Jane的同意,我們晚上直奔黑胖家,Jane還刻意打扮了一番,我取笑Jane打扮的像個小妓女,Jane羞的在我身上直摩蹭,真不知是真害羞?還是假害羞?到了黑胖家,三人聊了一會,黑胖拿出陳年威士忌,三人對酌,Jane在酒精的催化下,開始有些放浪形骸,不一會兒,Jane坐到我與黑胖的中間,上半身斜靠著我,雙腿張開,分別跨到我與黑胖的腿上,黑胖老實不客氣的伸手在她下面遊走,我也將手伸入Jane的衣服裡,撫摸Jane的酥胸。

Jane開始在我耳邊輕輕的呻吟:「喔…Daby…他的手…啊…伸進去啦…啊…」我對黑胖使了個眼色:「走吧!進房間吧!」Jane衣衫不整的被我們帶進臥室。

我們七手八腳的將Jane脫了個精光,Jane有氣無力的躺在床上,任憑我們兩個男人擺佈,黑胖岔開Jane的雙腿,低頭品嚐Jane的小騷穴,我抬高Jane的上半身,讓她欣賞自己下體被男人吸允的模樣。

「舒服嗎?」「嗯…好爽…好爽…」黑胖挺起身子,我從背後扶起Jane,順勢抬高她的雙腿,Jane低頭看著黑胖粗碩的陽具,正一吋一吋擠入她的身體。

「喔…進去啦…進去啦…好漲…」我可以看到黑胖黝黑的肉棍,在Jane的小穴進出,Jane一手攬著我的脖子,一手伸到背後,抓著我的陽具套弄,黑胖幹的很用力,肏的Jane渾身發軟,可下半身還拚命向上迎合。

「胖哥…胖哥哥…幹死我…用力…啊…」我受不了了,讓Jane翻身趴在床上,Jane翹高屁股,濕淋淋的淫水沿著大腿根向下滴到床單上,我狠狠抓住Jane的頭髮,將硬挺的陽具,塞入她的小嘴,黑胖也沒閒著,從Jane的背後進入,雙手扒開Jane的雙股,狠狠肏弄這個小騷貨,黑胖下腹猛烈撞擊Jane的屁股,發出啪啪的聲響。

「啊…啊…太深了…輕一點…啊…」大概是黑胖幹的太猛,Jane一時受不了,吐出含允的陽具,大聲叫床…我不讓Jane有喘息的機會,再次將陽具插入了她的嘴裡:「嗯…嗯…」Jane只能悶哼著,叫不出聲。

突然,房間門被人打開…我嚇了一跳,Jane可能也發現到了,想起身掙扎,黑胖看了一眼,腰部的動作卻沒停止,Jane受制於黑胖的動作,只好緊閉雙眼,把頭埋在我的跨下,動也不敢動一下。

「怎麼我在門口就聽到奇怪的聲音?原來是你們在搞鬼!」原來打開房門的是黑胖的大哥,也就是我的大堂哥!難怪黑胖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我這個大堂哥跟黑胖一樣,也是一百九十幾公分,不過比黑胖瘦一點,應該只有八十多公斤吧?身材魁伍,比起黑胖算是帥多了,不過也是孤家寡人一個,所以兄弟倆住一塊兒。

「你不是出差嗎?怎麼提早回來了?」黑胖一邊說話,腰部的動作可沒停下來,可憐的Jane,想躲也沒地方躲,又不敢哼出聲音,只能漲紅著臉,輕聲的呻吟…「David,那不是Jane嗎?怎麼?你們喜歡玩這個?」Jane羞紅著臉,可是身體卻不聽使喚,受著黑胖的肏弄,身子隨著抽送的動作不停搖擺,黑胖彷彿故意似的,幹的更加猛烈,Jane終於忍不住呻吟出聲…「啊…不要…不要…停…停…嗯…」「是不要停嗎?嗯?是不是?」黑胖促狹的戲弄著Jane。

「不是…不是…啊…啊…」Jane知道躲不過,只好放棄掙扎,高高翹起屁股,任憑黑胖在她身後抽送。

我乾脆爬起身子,將位置讓給大堂哥:「來吧!要不要參一腳?這個位置給你,我先休息一下!」大堂哥老實不客氣的脫掉衣服,將一隻雄壯的陽具聳立在Jane的面前,大堂哥的傢伙真不是蓋的,長約二十五公分,又粗又大,讓我跟黑胖真的自歎不如。

Jane頭低低,長髮蓋住了臉龐,我瞧不清楚她臉上表情,只見Jane一手扶著大堂哥的陽具,湊上去含住那根碩大的東西。

「嗯…嗯…太大了…吃不進去…嗯…」我坐到床沿,換個角度欣賞Jane替大堂哥口交的畫面,Jane小嘴被撐的口角都流出口水,努力想將粗大的陽具吞入,身後的黑胖毫不憐香惜玉的用力撞擊Jane,可憐Jane被弄得只能悶哼,無法反抗,我卻覺得興致高昂,跨下的東西硬的幾乎爆炸一般。

黑胖終於停下動作,拔出陽具,扶起渾身無力的Jane,讓大堂哥平躺著,然後抱著Jane讓她跨坐到大堂哥身上,Jane的雙腿撐的好開!幾乎是用半蹲的動作,才能容納大堂哥那只粗大的肉棍! [「啊…啊…裂開了…好大…啊…」Jane緊皺著眉頭,臉上既是痛苦,又是歡愉的表情。

大堂哥雙手扶著Jane的腰,下體狠狠的向上頂,Jane的小騷穴終於吞沒了粗壯的陽物,可也累的冷汗直冒,動也不動的趴在大堂哥的胸膛上,我知道黑胖垂涎Jane的小屁眼已久,果然,黑胖迫不及待的從Jane身後,用黝黑的龜頭頂住Jane的屁股,緩緩的擠入Jane的直腸。

Jane緊緊抓著大堂哥的肩膀,不敢動彈,任憑黑胖將肉棍頂入屁眼,看著嬌小的Jane被兩個彪型大漢前後夾攻,瘦小的肉體被撞擊的無法自主,胸前兩粒肉丸子死命搖晃…「啊…兩個洞…都被…被幹進去啦…啊…受不了啦…啊……」漸漸的,Jane的身體又起了反應,腰部上下搖擺,迎合前後抽送的動作,Jane緊咬著下唇,纖弱的身軀,被兩個胖子夾在中間,嬌喘連連。

我坐在一旁,看著Jane的淫態,屁眼跟小穴被擠壓成誇張的變型,黑胖與大堂哥猛烈的在他們弟媳身上發洩……厚~這不是亂倫嗎?雖然是遠房親戚…總還是堂兄弟,這…這真的搞起亂倫了??!!一想到這是亂倫,我卻更加莫名的興奮…兩個胖子終於離開Jane的身體,Jane躺在床上只是不停的喘息,白色混濁的精液,從Jane的陰部屁眼,不停溢出,我憐惜的扶起Jane。

「很累嗎?舒不舒服?」Jane無力的點點頭:「我快死掉啦…可是…好爽…」既然Jane累成這樣,夜又深了,乾脆我就決定在此過夜,大堂哥將主臥室讓給我們,他們兄弟倆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Jane沖洗完身子,精神回復了一些:「Daby,可是今天我還沒讓你舒服呢?」我摟著Jane:「沒關係,你今天也累了,就早點睡吧。」

Jane主動低下頭替我口交,說實在,我也忍了很久,所以就不客氣的發射在Jane嘴裡,才抱著Jane倒頭大睡。

迷迷糊糊睡到了半夜,發現睡在我身旁的Jane怎麼不見了?隔壁房間卻傳來Jane的叫床聲…我爬起來循著聲音走去…靠!這個浪蹄子什麼時候又爬到大堂哥的床上去了?大堂哥房間門沒關,我從門縫看去,Jane被壓在大堂哥粗胖的身軀底下,遠遠望去,只見Jane的雙腿撐開成大字型,高高舉起,夾住大堂哥的腰際,Jane的身子矮,臉別著一邊,壓在大堂哥的胸部下面,一頭黑髮,散亂的披在枕頭上,胸前那對奶子,剛好被大堂哥的肚子擠壓的變形。

大堂哥的體重,壓的Jane叫不出聲音,只能勉強喘息,可是Jane的口中還是不停:胖哥哥胖老公的亂叫一通!算啦!只要Jane想玩,就讓她去玩吧!我拖著愛困的身體,回到房間,躺著又睡著了………

記得年初帶Jane到六福村遊樂園的時候,她開心的模樣,就像小朋友一樣,玩的又叫又笑,那種天真可愛的樣子,你決對想像不到她在床上的放蕩,平常Jane對陌生男人不茍顏笑,我也料想不到她竟然會愛上多人雜交的性愛方式!有一種遊戲,叫做RPG,也就是:角色扮演,我覺得Jane天生就適合這種遊戲。

以前與Jane在床上的時候,她會主動要求我用繩子捆綁她,然後自稱是奴隸,希望我狠狠的玩弄她,有時是我要求她當母狗,命令她作出種種羞恥的姿勢。

Jane對性愛本來就很主動,對我各式各樣的要求,從剛開始怯生生的嘗試,到會主動要求,我一步一步的,在她身上滿足了我隱藏已久的性幻想。

其實,是滿足了我的性幻想?還是Jane的性幻想?說真的,我也開始搞不清楚了,不論如何,只要Jane能夠滿足,而我也能夠興奮,不傷害彼此,不傷害別人,我想我會放任Jane繼續下去,我也很想知道,Jane的性愛遊戲能夠達到什麼樣的程度?自從大堂哥也加入之後,Jane在床上變的更加狂野,她甚至會自己想花招來取悅我,而我們的聚會,從原本的一個月一二次,漸漸的增加為一二個星期一次,現在,我根本不必先徵求Jane的同意,反正時間到了,Jane就知道要幹什麼了。

又是一個週末,最近Jane可能因為生理期快到了,顯得特別的「性致」勃勃,在前往黑胖家的途中,Jane在車上就不停的挑逗我,害我幾乎無法專心開車。

到了黑胖家,他們兄弟倆正坐在沙發上喝著啤酒,大堂哥一看到Jane,一把將她摟住懷裡,Jane咯咯笑個不停,慵懶的癱在大堂哥身上,我們一邊喝著啤酒,一邊用言詞挑逗Jane,用粗俗的髒話,形容Jane的騷樣。

不一會兒功夫,Jane早已衣衫不整的橫陳在沙發上,大堂哥低頭親吻著Jane的櫻桃小口,一隻手伸入Jane的衣服內揉弄她的酥胸,Jane一腳放在黑胖的肩上,內褲已經被退到小腿上,黑胖用粗肥的手指玩弄Jane粉紅色的嫩穴。

Jane春心蕩漾,輕聲的呻吟:「Daby…我要吃那個…嗯…那個…要吃…」「要吃什麼?說啊,自己說出來!」「我要吃…吃那個嘛…好不好…啊…啊…」「你不說,我哪裡知道你要什麼?」我故意戲弄著Jane。

「吃…吃春藥…Jane要吃…春藥…」

「吃春藥作什麼啊?你要說清楚啊…」「吃…吃春藥讓Jane發浪…給胖老公…跟…Daby玩…」我撕開膠囊的包裝,遞了一顆給她,Jane和著啤酒將藥吞下肚子,我嚇了一跳!竟然配著啤酒吃藥?不知道Jane等一下受的了受不了?果然,過了幾分鐘後,Jane滿臉通紅,渾身發燙,口中直呼:「好熱,好熱!」Jane自己脫光全身的衣服,蹲到沙發邊,一會兒吸允黑胖的肉棍,一會兒轉身搓弄我的陽具,三隻硬梆梆的肉棍,讓她玩的愛不釋手,就好像小朋友,一時多了三支棒棒糖,高興的不知要先品嚐哪一根?

大堂哥首先發難,將Jane的雙腿架到肩上,迫不及待的在沙發上就玩了起來,Jane的身高跟大堂哥差了一大截,雙腿被舉的那麼高,身體形成詭異的弓字型,整個小屁股懸空,沒有著力點,被大堂哥肏的全身不停擺盪「啊…胖老公…爽…好爽…胖老公最會肏…最會肏小肉穴啦…啊…」

「爽嗎?舒不舒服?誰把我幹的最爽?」「爽…爽…胖老公幹的最好…又粗…啊…又大…啊…」她媽的☆*&%*¥∞…!!這個騷貨被幹的連這種話都說的出口,我這個作老公的顏面何在??!!大堂哥受到Jane淫聲浪語的刺激,肏弄得更加賣力,Jane緊緊摟住大堂哥的脖子,屁股死命向上迎合,伸出玉舌,讓大堂哥吸允,受到粗大陽具擠壓的小穴,溢出白白的小泡沫,沾濕了屁眼。

「呼呼屁股抬高…我要射了小屄有沒有夾緊…好好夾住我的龜頭…」「好…好…用力…用力…啊…給我…射給我…啊…好爽…」「腳再張開,你有沒有吃避孕藥…把你肚子搞大好不好…」「沒有…沒有…胖老公…把我肚子…搞大…射給我…求求你……把我肚子幹大…」厚~這下子我可緊張了,正想出聲抗議…大堂哥早已一洩如柱,Jane下體緊緊貼著大堂哥的小腹,屁股一夾一鬆的,將射出來的東西全數允入騷穴裡。

「啊…好多…好燙…啊…啊…」大堂哥抽出垂頭喪氣的肉棍,Jane紅腫的小肉穴溢出好多白濁的精液…「喔…不可以浪費,呼…呼…繼續把腳抬高…讓精液流回肚子裡…」Jane乖乖的抬高雙腿,還用手將溢出的精液撥弄回肉穴中。

黑胖扶著硬的發黑的陽具,不讓Jane有喘息的機會,繼續第二輪的姦淫,肉棍在騷穴裡進出,夾帶著白白的精液,發出撲哧撲哧的聲音。

「喔…胖哥哥…換你啦…啊…好舒服…啊…」大堂哥乾脆站到他們身邊,舉高Jane的雙腿,讓黑胖插的更深:「我們三個都射給你,看誰能把你的肚子搞大好不好?」「嗯…好…胖哥哥…喔…幹到子宮口啦…用力…用力…」靠!幹她娘的,那我豈不成了現成的老爸??Jane全身無力,叫床的聲音由高亢變成呻吟,只有屁股仍然會上下搖擺,迎合男人的抽送…等到我進入她身體時,Jane的肉穴裡已經充滿兩個男人的精液,小穴又濕又滑,熱熱的,黏黏的,下體一片狼籍。

黑胖與大堂哥一人一邊抓高Jane的雙腳,反正就是一定要Jane的陰道充滿他們射出的精液,Jane渾身發軟,任憑他們擺弄,一直到我也射出來,Jane的雙腿仍然高高舉著……………回家路程上,Jane扭扭捏捏,要我將車子停到便利商店門口,她買了一包衛生棉,在車上就脫下內褲,裝好墊子再穿回去,原來…即使清洗過了,下體依然不停溢出精液,將內褲弄得濕淋淋的,難怪Jane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

我遲疑不安的問Jane:「你…真的沒避孕嗎?」Jane向我作了一個鬼臉,羞澀的回答:「當然有啦!Daby,難道你不知道?女人在作愛時候說的話,是不能相信的~」原來如此!這下我才安心的繼續開車,歸往回家的路上。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