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浩今年二十九歲,和妻子李玲婷已經結婚五年了,兩人是在日本留學期間認識的,大學一畢業兩人便留在了日本,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

李玲婷就面貌來說算不上是天使,但也十分俏皮可愛,大大的眼睛、爽朗的短髮、卵圓的臉蛋、白皙的肌膚。身材談不上是魔鬼,但也可圈可點,一米六三的個子,苗條的雙腿、平坦的小腹,C罩的雙峰。

按照日本許多家庭的傳統,都是由丈夫在外工作,妻子留在家中務事,這小倆口也就入鄉隨俗了。日本社會的競爭壓力也很大,林正浩剛畢業,在外打拼十分辛苦,好在他有著中國人勤勞的個性,幾年下來也有小成績。

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林正浩還有幸認識了一位同鄉,不僅同是來自中國,還是來自同一個城市,如此兩人同在異鄉打拼,自然分外親切。這位老鄉名叫楊彥,今年三十四歲,因為年長於林正浩,又先幾年來到日本,所以對林正浩十分照顧。兩人認識也六年了,感情很深厚,幾乎無話不談。

這日下午,兩人在楊彥的家中喝酒聊天,喝到微醺時兩人都有些興奮了,楊彥搖了搖酒杯,對林正浩說道:「老弟呀,我一直把你當作我的摯友,雖然我年長了你幾歲,而且某種程度上這種友情勝過了親情。」

林正浩說道:「是啊,我一直就把你當作是自己的哥哥一樣。」

楊彥微微笑了笑,說道:「是吧,那就是因為這份兄弟情,所以我想向你說個事。」

林正浩也笑了笑,好奇地問道:「是什麼事呢?」

楊彥泯了一口酒:「你覺得我家淑惠怎麼樣?」

聽見楊彥突然這麼問,林正浩有些不好意思了,但在酒精的刺激下他還是直接回答了這個問題:「怎麼樣呀?不怕老哥見怪,我覺得嫂子真是個不錯的女人呢!」看見楊彥臉上露出的微笑,林正浩繼續說道:「不僅如此,對,應該這麼說,如果玲婷是太陽的話,那麼淑惠姐就是月亮。」酒精進一步刺激著林正浩,使他更進一步地形容起來:「不是說不好的意思,應該說是有種令男人瘋狂的感覺。」酒精作用暫時消減了一些,林正浩撓撓頭說道:「哎,你都讓我說什麼,讓我評論嫂子,剛才失言了,老哥別見怪。」

楊彥看了看酒杯裡的酒,又搖了搖酒杯,若有所思地說道:「老哥怎麼會怪你呢,淑惠就是個能讓男人勃起的女人,和結婚之前就被人這麼說了。這麼說的男人中有幾個手不定應該和淑惠……不,應該說絕對有這個可能性。」

林正浩聽到楊彥這麼說,不禁怔了一下,連忙說道:「老哥,你有些喝醉了吧?」楊彥立馬說道:「不!我沒醉,這麼點酒我是不會醉的。」說著又喝了一口酒:「能讓我醉的只有性愛的快樂而已。」楊彥突然將手中的酒杯放在身前的茶几上,語氣有些激動地說道:「老弟呀,你有經常盯著淑惠看吧?」同時還投去飽含深意的眼神。

林正浩更驚訝了,但發覺自己一時竟沒法開口去否認,因為他確是會經常不由自主地將目光聚集到楊彥的妻子彭淑惠身上,而且此時他也陷入了回憶之中。

由於林正浩和楊彥親密的關係,兩個家庭也會經常在一起活動,上個週末四個人就一同去了濱海沙灘。因為彼此都很熟識了,再說都是受過優良高等教育的人,思想比較開放。

兩位夫人都是穿上了比基尼,李玲婷穿的一套是以青綠色為主調,上面還有斑斕的彩色花紋,使她更顯可愛。彭淑惠則穿的一套是以紫色為主調,上面有白色條紋,更彰顯了她成熟的豐腴。兩位丈夫平時工作勞累,所以此時只想躺在沙灘躺椅上曬著太陽。而為妻子的則常呆在家中,碰到這麼好出來透氣的機會,兩人便下水嬉戲。

林正浩戴著墨鏡,不用擔心會被楊彥發現,雙眼一直盯著性感逼人的淑惠,雖然時不時便會見面,但是能看到她穿比基尼的機會並不是特別多。大概是已經對自己妻子玲婷的清新可愛產生了審美疲勞,使得淑惠的成熟嫻雅更加吸引他。

彭淑惠今年三十二歲了,雖然也沒有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但同樣算得上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明媚的雙眼、盤起的髮髻、錐細的臉龐、同樣白皙的肌膚,還有一米六七的身高,豐滿的大腿、翹立的雙臀和E罩的雙乳。在比基尼的襯托下,這一切都讓人血脈賁張,林正浩當然也不例外,要不是自己妻子呼喊打斷了他的意淫,恐怕林正浩下面就快要漲爆了。

「真是的,兩個人都開始喝啤酒了。難得有機會,一起下來玩嘛!」玲婷不滿地對林正浩和楊彥抱怨道。

一旁的淑惠看見玲婷這般可愛的模樣,笑了笑說道:「小婷,我們也休息一下吧!」玲婷撒嬌地嘟起小嘴:「好吧,淑惠姐都這麼說了。」

淑惠溫柔的笑容依舊沒有退去:「我再去買些喝的來。」玲婷也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我跟你一起去,淑惠姐。」

如果說玲婷的聲音是輕靈中含一種迸發力,那麼淑惠的聲音則是溫柔中透著一股穿透力。

林正浩從回憶中掙脫出來,用盡了幾乎全身的力氣說道:「怎麼會……」

「真的嗎?」楊彥笑著走了過去:「你的腦子裡剛才在想著關於淑惠的什麼事吧?」

再次被楊彥看穿心思,林正浩望著楊彥有些不知所措,發現他的目光看著自己下身,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因為剛才的回憶,小弟弟已經硬了起來,尷尬萬分。

楊彥見狀又立馬說道:「我會成全你的。」

林正浩也趕忙說道:「老哥,你怎麼了?冷靜點呀!」

楊彥背過身去,看著窗外,說道:「老弟呀,我已經好幾年沒讓淑惠高潮過了。不止如此,我對你嫂子已經沒什麼慾望了。老弟呀,你應該也差不多吧?」

沒想到楊彥如此瞭解自己的狀況,林正浩的心理防線完全被楊彥攻陷了,他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楊彥知道此時應該讓林正浩靜一靜,於是便坐在他身旁,雙目閉上,什麼也不說。

一會後林正浩緩了過來,便說道:「唉,我生理上確實也是對玲婷產生了勃起障礙。」

楊彥睜開閉著的雙眼,微笑著說道:「那不如你代替我滿足淑惠,我就代替你滿足玲婷吧!」

林正浩知道楊彥一開始就這麼計劃,所以他沒有再感到驚訝,而是有些猶豫道:「可是……她們會願意嗎?」

楊彥似乎早有準備:「不用她們同意,將她們逼入那種狀態就行了。」林正浩看見楊彥似乎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聽他接著說道:「我們需要可以讓我們振作的刺激,這也是為了她們。不用耍什麼手段,只要告訴她們想要她們的身體就行了。那樣就可以點燃她們慾望了,女人就是這樣。」

林正浩被楊彥說得雙頰發熱,想了想楊彥的話,說道:「我不敢相信玲婷是那樣的女人。」

「那玲婷還愛你嗎?」楊彥立馬接道。

「當然還愛著我。」林正浩自信地回答道。

「那好,那我就強姦她吧!」

林正浩又被驚了一下,楊彥不緊不慢地接著說:「放心吧,因為她還愛你,所以即使是被強暴了也不會說出去的。」

「可是……」

「你下面好像因為想像玲婷被人強姦而硬起來了。」楊彥得意的笑道。

林正浩歎了口氣:「就按老哥你說的做吧!」

楊彥舉起酒杯:「祝我們成功吧!」兩人一飲而盡。

就在下一個星期二的下午,楊彥要去外地出趟小差,他沒有提前告訴自己的妻子,而是先通知了林正浩,可以趁這個機會進行計劃。楊彥先獻出了自己的老婆,畢竟他是計劃的提出者,為了打消林正浩的顧慮。已經打了六年的交道,相互都已經太過瞭解和信任,他也充份相信林正浩不會在得了便宜後就反悔。

林正浩接到通知後,便提前和玲婷說了一聲,說自己晚上加班會回得很晚,然後按照計劃在下班後去楊彥家。兩家隔得並不太遠,這段路林正浩也走過千百遍了,這次他卻覺得這段路異常漫長,不過最終他還是到了。

走到門口,林正浩深呼吸了一下,按了按門鈴,「來了!是正浩吧?」淑惠的聲音飛入了林正浩的耳朵裡,林正浩感覺自己身上已經在發熱,他努力地不去多想,怕有了生理反應,打草驚蛇。

門開了,淑惠微笑著請他進來:「你先坐一會吧,彥哥他還沒有回來。你喝點什麼?我給你拿。」淑惠一副成熟少婦的居家打扮,上身紫色的小外套,裡面是一件打底的黑色背心,胸口處露出了一點點的乳溝,下面穿著黑色的長裙,溫婉動人。

「葡萄酒吧!」

淑惠笑著點了點頭,拿了一個杯子放,又拿了一瓶酒,就如高檔餐廳的服務員一樣給林正浩倒了小半杯。大概是看他一個人喝酒,有些不好意思地說:「真不好意思,明明是他邀請你的,卻還讓你等。」

「沒關係,我們都很忙嘛!」

見林正浩絲毫都沒有介意,淑惠付之一個迷人的微笑。突然電話鈴聲響了,淑惠愣了一下:「哎呀,稍微等一下。」便走去接聽。林正浩看著淑惠的背影,翹起的雙臀比玲婷要豐滿許多,還有那腰上多出的一點點豐腴也恰到好處,已經開始了聯翩的浮想,因為他知道那個電話是楊彥的一個行動衝鋒號。同時林正浩的手機也振動了一下,他打開一看,果然是楊彥發來的:「開始吧,老弟。」

旁邊的淑惠對電話說道:「我知道了……好……是的。」

林浩已經按捺不住了,他站了起來,正好淑惠也已經掛了電話,迎面向他走了過來,挺著高聳的胸部,雖然微微有點下垂,不過那個大小比玲婷高了兩個級別。淑惠對他說道:「真不好意思,我家那位似乎今晚回不來了。」

「也就是說,無論今晚發生什麼事,彥哥他都不會知道吧?」

淑惠被林正浩說得一愣,她當然不知道即將要發生什麼事,這句話自然很唐突,雖然淑惠有些不明所以,但沒有表露出來,仍就是微微笑了笑。

突然林正浩衝過去把淑惠合抱住,一旁的桌子都被撞著聳動了幾下。淑惠被這一抱驚呆了,本應該不知所措的她,卻不知怎麼把手也向林正浩的腰上放了過去,臉也瞬間泛出了紅韻:「正浩……今天不是愚人節吧,你不要惡作劇了。」斷斷續續的聲音顯得有些無力。

淑惠見林正浩並沒有要鬆開雙手的意思,她準備說:「住手。」可剛說出一個「住」字,她的嘴巴卻被林正浩的嘴巴堵住了。她竟無法控制自己一般地張開了雙唇,使得兩人的舌頭攪在了一起。

林正浩見此大喜,他知道自己已經成功了,沒想到這麼容易,便將嘴和舌頭都收了回來,兩人的唾液連成了一條細絲,同時雙手也搭在了淑惠的兩肩上。

「惡作劇?我是認真的,我想在就要和你做愛!」

聽見林正浩這麼說,淑惠含情脈脈地看著林正浩,緩緩回應道:「和我?」

林正浩露出溫柔的微笑,點了點。

「你不是有個既年輕又漂亮的妻子嗎?」淑惠有些激動地問道。對於眼前這個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她卻想跟這個男人的妻子作個比較,並當面發出質問。

「可是現在我滿腦子想的都是你!」

淑惠沒想到林正浩的回答這麼果斷,她有些被感動了,或許其中夾雜著戰勝一個比自己年輕女人的喜悅,淑惠的雙眼竟有些濕潤了,哽咽地說著:「即使是開玩笑……說出這樣的話……」

淑惠的內心還在掙扎,自己在一個相貌堂堂的年輕人心中高過了他的妻子,並且這個年輕人如此主動地想自己示「愛」,這當然是一種極大的幸福。但是自己是有丈夫的,這個年輕人還是自己丈夫的晚輩摯友……

淑惠突然微微笑了笑:「知道了,我們一定是在做夢。」淑惠給自己找了一個荒謬的藉口,好讓道德和肉欲的矛盾得以暫時的解開。

「夢?」這樣林正浩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對……到了明天醒來就會消失的夢。」

雖然林正浩不懂淑惠在說什麼,但他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急急拉著淑惠走到沙發旁,然後自己坐了下來,對淑惠說道:「幫我口交吧!」

因為剛才的感動,淑惠現在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就是用自己的一切去回報眼前的這個男人。淑惠幫林正浩脫光了下身,跪在地上認真地替他口交了起來,林正浩發出爽快的呻吟,暗自感歎淑惠的口技不錯,看來沒少給楊彥口交過。

淑惠口交了一會感覺林正浩的陽具越來越硬了,便吐了出來,舌頭又舔了一圈後,用手輕輕地捏弄著龜頭。淑惠看著勃起的陽具,心裡已經癢癢的了,但她還是羞於向林正浩提出要求。

林正浩見淑惠停止了口交,並沒有想到她已經想要了,看著跪在地上的淑惠胸前沉甸甸的乳房,他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可以用你的乳房來做嗎?」

淑惠抬起頭看著林正浩期待的雙眼,她有些猶豫,因為連楊彥都沒有被她這麼服務過,可是這一刻淑惠要回報林正浩的想法戰勝了一切,她「嗯」了一聲便直起身來,脫掉了上衣,裡面穿的是一件黑色蕾絲胸罩。除去胸罩,豐滿的雙乳被釋放了出來。淑惠端起雙乳夾住林正浩的陽具,開始了賣力的乳交。

林正浩看這一雙夢寐以求的乳房,現在正為自己的小弟弟服務著,其中的快感難以形容。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淑惠的完全暴露的雙峰,沒想到淑惠的乳暈比玲婷大了這麼多,一對小小的乳頭已經因刺激而勃起了。

淑惠的賣力讓林正浩也有些感動了:「玲婷從來沒有為我這樣做過。」淑惠聽到這句停了下來,竟像個小女生一樣有些翹氣地說道:「所以才找我做嗎?」

林正浩立馬意識到剛才失言了,便補救道:「玲婷她不太懂性愛,就像青澀的果子一樣,所以我被你吸引住了,尤其是你的身材,比她好太多。」

聽到林正浩再次讚美自己甚於他的妻子,感動氾濫了開來,她立馬又埋頭苦幹起來。淑惠因乳房受到的刺激越來越激烈,快感也越來越強,『明明是夢境,為什麼這麼真實?』淑惠心裡暗自想道。

淑惠的動作越來越快,林正浩終於到極限了:「我要射了!」淑惠用嘴迎了上去,將龜頭含在嘴裡,林正浩的精液全部射在淑惠的嘴裡。淑惠把嘴移了開,並沒有把精液吐出來,而是張開嘴讓林正浩看到她嘴裡的精液,接著一口吞了下去,「比彥哥的還要黏稠,都粘在喉嚨上了,溢出來了會髒地板的。」為了討好林正浩,比他還要大幾歲的淑惠竟像個小女孩似地向他嬉笑著。

林正浩見淑惠竟吞下了他的精液,也有些感動氾濫了,在這樣的刺激下,林正浩很快又勃起了。他知道一直都是淑惠替他服務,也該讓淑惠體會到真正快感了:「來吧,我要真正意義上的和你做一場愛。」

「在這裡嗎?」見林正浩沒有要去房裡的意思,淑惠便問道。

「嗯。小惠,趕緊脫掉你的裙子吧!」

「小惠」這樣的稱呼,又讓淑惠高興了一下,似乎自己又回到了思春的少女時代。淑惠拿了一個安全套給林正浩,接著拉下裙鏈、褪下長裙、拉下黑色蕾絲內褲,露出了茂盛的陰毛。看著淑惠這一些列動作,林正浩的陽具更大更硬了,「上來吧!」林正浩示意淑媛面對面坐到自己身上來。

淑惠先是站了上去,然後緩緩坐下來,手扶著林正浩的陽具放在自己的陰唇前,對準了位置,又將雙手摟住林正浩的脖頸,進一步坐了下來。淑惠的陰道內已經滿是淫水了,陽具順利地整根沒入,淑惠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呻吟。

林正浩感到淑惠的身體有微微的抽動,也用雙手將她合抱住,壓向自己的胸前,一雙豐滿的乳房緊緊的貼在上面,林正浩感覺舒服極了,甚至超過了陽具處帶來的快感。

「不要動,小惠。」

「不要……」淑惠已經不自覺的動了起來。

「想動吧?那就動吧,沒想到你是這麼淫蕩的女人呀!」

「這是夢……因為是夢……所以我……」淑惠在快感的衝擊下似乎有點胡言亂語了。

「如果是夢的話就不用害羞是吧?可以淫蕩地扭動了?」林正浩似乎有點明白淑惠之前的這些話了。

「啊……正浩的肉棒和彥哥的肉棒不一樣,因為是新的,所以我的腰才動起來……因為是新的性愛,所以屁股才扭起來的。」

林正浩感覺到淑惠快要高潮了,於是將她往下壓,好讓自己更好的發力,同時他張開嘴咬在了淑惠的脖頸上,淑惠更加銷魂的呻吟起來,隨著一聲有氣無力的叫喊:「不可以做烙印……夢會醒不了的。」淑惠達到了高潮。

因為高潮的衝擊,淑惠有些失去了意識,林正浩把她抱到了床上,在淑惠的額前吻了一下:「我要回去了。」淑惠點了點頭,畢竟這個男人的妻子在家等著他。

林正浩見淑惠竟吞下了他的精液,也有些感動氾濫了,在這樣的刺激下,林正浩很快又勃起了。他知道一直都是淑惠替他服務,也該讓淑惠體會到真正快感了:「來吧,我要真正意義上的和你做一場愛。」

「在這裡嗎?」見林正浩沒有要去房裡的意思,淑惠便問道。

「嗯。小惠,趕緊脫掉你的裙子吧!」

「小惠」這樣的稱呼,又讓淑惠高興了一下,似乎自己又回到了思春的少女時代。淑惠拿了一個安全套給林正浩,接著拉下裙鏈、褪下長裙、拉下黑色蕾絲內褲,露出了茂盛的陰毛。看著淑惠這一些列動作,林正浩的陽具更大更硬了,「上來吧!」林正浩示意淑媛面對面坐到自己身上來。

淑惠先是站了上去,然後緩緩坐下來,手扶著林正浩的陽具放在自己的陰唇前,對準了位置,又將雙手摟住林正浩的脖頸,進一步坐了下來。淑惠的陰道內已經滿是淫水了,陽具順利地整根沒入,淑惠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呻吟。

林正浩感到淑惠的身體有微微的抽動,也用雙手將她合抱住,壓向自己的胸前,一雙豐滿的乳房緊緊的貼在上面,林正浩感覺舒服極了,甚至超過了陽具處帶來的快感。

「不要動,小惠。」

「不要……」淑惠已經不自覺的動了起來。

「想動吧?那就動吧,沒想到你是這麼淫蕩的女人呀!」

「這是夢……因為是夢……所以我……」淑惠在快感的衝擊下似乎有點胡言亂語了。

「如果是夢的話就不用害羞是吧?可以淫蕩地扭動了?」林正浩似乎有點明白淑惠之前的這些話了。

「啊……正浩的肉棒和彥哥的肉棒不一樣,因為是新的,所以我的腰才動起來……因為是新的性愛,所以屁股才扭起來的。」

林正浩感覺到淑惠快要高潮了,於是將她往下壓,好讓自己更好的發力,同時他張開嘴咬在了淑惠的脖頸上,淑惠更加銷魂的呻吟起來,隨著一聲有氣無力的叫喊:「不可以做烙印……夢會醒不了的。」淑惠達到了高潮。

因為高潮的衝擊,淑惠有些失去了意識,林正浩把她抱到了床上,在淑惠的額前吻了一下:「我要回去了。」淑惠點了點頭,畢竟這個男人的妻子在家等著他。

林正浩在路上給楊彥發去了短信:「老哥,我成功了,祝你好運喲!」楊彥很快回覆了他:「哈哈,淑惠以後就交給你了。老哥,我會努力耕耘你們家玲婷的。」

回到家才是九點,玲婷還在等著他,見林正浩回來後趕緊問他吃飯了,是不是很辛苦?林正浩十分心虛地應付了妻子的關心。

晚上睡覺的時候,林正浩躺在床上久久難以入睡,他一想到剛才跟淑惠發生的一切,就油然而生出對一旁妻子的歉意。可是當他看到睡在一旁背對著自己的玲婷,又想到多少次他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挑逗玲婷,可是玲婷的反應都極其冷淡,自己只好悻悻睡去。『我這也是為了她好,很快她就能體會到楊彥給她帶來的性愛的快樂。』想到這裡,林正浩終於安心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林正浩有些恍惚,注意力總是難以集中,腦子裡滿是昨天和淑惠翻雲覆雨的畫面,想著想著下面就硬了。『這樣下去可不行,工作會搞砸的。』於是林正浩下了一個決定。有了這個決定的支撐,他堅持了一個上午後給公司請了假。

林正浩中午隨便吃了一點,並沒有回家休息,而是徑直奔楊彥家而去。淑惠看門看到是林正浩,心裡有些驚訝,沒想到林正浩會這個時候上門來,並且因為昨天的瘋狂,淑惠在時候多少會有些羞恥感,但淑惠還是讓林正浩進門來了。

淑惠今天穿著淡藍色的T恤,米色的半長裙,看起來很溫柔。林正浩進了門後,淑惠不知所措的坐在沙發上不發一語,目光也逃避著林正浩。

「你知道嗎?我今天早上眼前閃現的都是你的身影,所以我才請假來的。」

「可是……昨天只是夢,現在天亮了,夢該醒了。」因為林正浩的話,淑惠臉上泛起了紅韻。

「可是也有白日夢這麼個說法呀!」林正浩激動地喊了起來。

「白日夢?」淑惠似乎被林正浩這麼個巧妙的說法給打動了,終於向林正浩看了過去,陡然發現他下面撐起了小帳篷,雙眼露出驚訝的神色,眼睛一時竟無法移開了。

林正浩察覺到了這點,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解開褲腰帶,連同內褲一起脫了下來,陽具雄赳赳氣昂昂的立在那裡。淑惠仍舊沒有移開目光,林正浩走了過去,將坐在沙發上的淑惠拉起並抱著強吻起來。一開始淑惠還緊閉嘴巴,故作掙扎地扭動著,發出「嗯……嗯……」聲音,但很快嘴唇就失陷了,和林正浩縱情地舌吻了起來。

林正浩知道彭淑惠已經動性了,便將她的外衣拉起,試圖脫掉,淑惠沒有阻攔而是配合地抬起了雙手,林正浩更是大喜,又解除了淑惠胸前紫色蕾絲胸罩:「我最喜歡的就是你這對乳房。」淑惠害羞得沒有說話。

林正浩順著淑惠的頸部吻到鎖骨,又從鎖骨吻到胸前,當他的舌頭觸到淑惠小小的乳頭時,淑惠發出了銷魂的呻吟。林正浩的手也沒閒著,脫下了淑惠的裙子,裡面是和內衣配套的蕾絲內褲。林正浩沒有急於脫下淑惠的內褲,而是繼續舔著淑惠的乳頭,一直手玩弄著另一隻乳房,另一隻手則撫摸淑惠的大腿,陽具也頂著淑惠微有豐腴的小腹。

淑惠的慾望已經熊熊燃起了,哪裡能經得起林正浩百般的挑逗,卻久久不進入正戲。

「正浩……我……我要……」

「你要什麼?」

「我……我……」

「你說出來我就給你。」

「你……好……好過份……」

林正浩沒有說話,而是將撫摸淑惠大腿的那隻手移向了她的陰部搓揉起來。

「我……我……我要你幹我……幹楊彥的老婆,彭淑惠!」

這句話深深地刺激了林正浩:「沒錯,我就是要搞彥哥的老婆,我的淑惠嫂子。」說著便抱起了淑惠,走向淑惠和楊彥的臥室,一把將淑惠扔到床上,扯下她的內褲,從他們窗前的櫃子裡拿出一個安全套來給自己戴上,對躺在床上閉著眼睛的淑惠說道:「我們來背入式吧!」

淑惠輕輕「嗯」了一聲,便轉過身來,翹起屁股爬在床上。林正浩將淑惠拉到床沿邊,雙手扶著淑惠的臀部,將自己挺立的陽具頂進了淑惠的陰道裡。因為剛才的前戲,陰道裡已經有很多水了,「啊……」淑惠又是一聲呻吟。

林正浩用九淺一深的頻率和淑惠交合著,淑惠沒有生過孩子,小穴還很緊,而且林正浩感覺裡面肉乎乎的,插起來很爽。

淑惠一直呻吟著,當林正浩感覺這叫聲越來越凌亂,並且身體有輕微抽搐的時候,知道淑惠的高潮快來了,而且感覺到自己的極限也將接近,於是猛烈地衝刺了起來,最後淑惠「啊……」的一聲,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林正浩射精後順勢趴在了床上,一直手將淑惠摟著,淑惠也抱著林正浩。大概是因為早上艱難的工作使得林正浩有些累了,再加上剛才酣暢淋漓的做愛,林正浩爬在床上睡著了。

當他起來的時候,發現淑惠已經不在身邊了。林正浩走出臥室,看到淑惠原來在廚房裡(楊彥家是開放式的廚房)。淑惠聽到了林正浩的腳步,回頭看了看他,發現他仍裸著:「哎呀,你怎麼還不把衣服穿上呀?討厭死了,快去把衣服穿上。我給你泡了點人參茶,補血益氣的。」

林正浩沒有回去穿衣服,而是走過去從後面將淑惠抱住,捏揉著她的乳房:「怕什麼,這才四點,彥哥他是不會這麼早回來的。」淑惠感覺到林正浩的陽具又硬了起來,頂在自己的屁股上,又驚又喜:「你……你怎麼又硬了?」

林正浩沒有回答她,而是把淑惠拉到餐桌旁並將她摁在上面,脫下裙子裡的內褲,將陽具插了進去。淑惠一邊扭動著屁股一邊喊道:「啊……你幹什麼?怎麼能不戴套就插進來……」林正浩仍不理會她,只是奮力地抽插著。

就這樣林正浩和淑惠又做了一次,因為沒有戴套,所以林正浩將精液射到了淑惠的裙子上,淑惠又是故作生氣地抱怨了一下,但林正浩反而覺得她這假生氣的樣子更迷人。

林正浩喝了一杯淑惠泡的人參茶便回家去了,一路上想著:『我都幹了嫂子三次了,怎麼彥哥他還一點沒動靜?』想到這裡不禁得意起來。可是他並沒有得意多久,當他打開自家門的時候,發現地上多出了一雙男人的鞋,林正浩當然認得出,那是楊彥的鞋子。

林正浩有些生氣,楊彥怎麼能都不通知自己一聲呢,想著便翻開手機,看到了兩個未接來電,是玲婷打來的,還有兩個短信,是楊彥發來的。一條上說:「我準備動手了,就在今天下午。」另一條說:「你怎麼不回信,那我只好擅自動手了,現在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看了看時間都是三點鐘左右發來的,難怪自己沒接到,那時候正和淑惠翻雲覆雨呢,自己還怪上了楊彥,真不應該。

原來這天下午,楊彥也提早完成了工作,便想著這是個好機會,給林正浩發去短信。誰知道林正浩沒有回覆,楊彥已經知道淑惠和林正浩做了,自己也就顧不了這麼多了。於是買了一把鮮花,往林正浩家裡去。

「叮咚」楊彥按了下門鈴。

「是誰?」畢竟這個時候一般不會有人拜訪。

「玲婷,是我呀。」

不一會玲婷開了門,笑吟吟地對著楊彥說:「大哥,你怎麼來了?」

「正浩叫我晚上來你們家吃飯,聽說你最近在學做飯。我工作提前完了,就提前來著坐坐,免得再跑回家一趟,挺麻煩。」說著將說中的鮮花遞給玲婷,「送給你的。」

玲婷拿過鮮花聞了聞:「哇,好香。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喜歡插花。」

楊彥笑了笑:「我就是知道呀!」

兩人已經來到了客廳,玲婷看了看時間才三點:「大哥,這才三點,離吃飯還有一會,你喝點什麼嗎,我給你拿,家裡還有些小點心。」

「點心隨便,給我拿點紅酒吧。」

「好的。」玲婷給楊彥倒了杯紅酒,便拿了楊彥送給她花去插瓶了。楊彥一個人自斟自酌,看著玲婷的背影。玲婷穿著淡墨綠色的T恤,T恤有些緊身,纖細的腰暴漏無疑。下身是白色的短裙搭在嫩嫩的屁股上。楊彥看著看著已經有了反應,突然玲婷一回頭,楊彥嚇了一跳,條件反射似地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以做掩飾。

看見楊彥一個人在那喝,玲婷有些不好意思了,對他說道:「我去給正浩打個電話,讓他今天早點回。」

「不用,不用,我等等沒關係的。」楊彥本能地阻攔道,但其實想想,如果林正浩知道自己這麼在來到他家,應該能洞明自己的用意。

玲婷連打了兩個電話,都沒打通:「哎呀,他不接電話,煩死了。」

「沒事,我們都忙人,可能在開會吧。」

看到楊彥這麼善解人意,玲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說道:「讓大哥一個人在這裡喝酒,真不好意思。」

「玲婷呀,你會喝酒的吧,來陪大哥喝一點怎麼呀。」

「我……只能喝一點。」玲婷由於了一下,「好吧……那我就陪大哥喝一點吧。」楊彥聽到這句話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楊彥一邊恭維著玲婷,說什麼「她年輕,有活力,很可愛,不像淑惠就是個主婦,沒情趣」之類的話,一邊給她的灌酒,玲婷受了稱讚也不好意思拒絕,而且越喝越有感覺,幾杯下肚以後,玲婷已經有些暈乎乎地興奮感了,也恭維起楊彥來,說什麼「他成熟,穩重,體貼人,不像正浩像個長不大的孩子。」楊彥知道玲婷已經喝醉了,便要展開攻勢。

「玲婷呀,有句話我做大哥的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我和正浩都把你當做自己親人一樣,有什麼不能說的,大哥直管說。」

「聽說,你和正浩的性生活不太和諧。」

因為喝酒,臉上已經是通紅了,所以此刻泛起的紅韻沒有顯示出來,玲婷心理想著:『老公真是的,這也跟人說。』可是當楊彥問及性事的時候,她卻有一種莫名的快感,所以沒拒絕這個話題:「哎,可能是他工作太累了吧。」

「據我所知,是因為你太冷淡了吧,你們結婚多少年了,做愛還要關燈嗎?」

「不……不是啦,我總覺女人做愛太主動,就太淫蕩了,我怕正浩覺得我淫蕩就要我了。」玲婷仍低頭玩著手中的酒杯。

「你這樣的觀念是不對的,把自己的給禁錮住了。因為你這樣想,正浩得不到性愛的觀感,他更有可能出軌,而你自己也有需求,這樣不難受嗎?」

「可是……」玲婷覺得楊彥說的有道理,想想每次看到正浩回來都很疲憊的樣子,有時正浩要的時候,總是草草了事,然後一聲不響地睡過去,「我該……怎麼辦,一時半會……真改不過來呀。」

「所以你需要一個有經驗的人教導你。」

玲婷抬頭看著楊彥,她知道楊彥這句話意味著什麼,可是壓抑已久的未能被滿足的慾望,在酒精的作用下完全佔據了主導地位。

「可是……」

「沒有可是……你不想讓正浩去找別的女人吧。」說著楊彥一把拉起玲婷向臥室走去,玲婷沒有抵抗,只是低著頭,像是個即將要把貞操交給自己初戀的處女。

楊彥讓玲婷坐在床沿邊上,脫掉裙子,下面之穿著白色小可愛內褲,「這雙腿果然比淑惠的好看多了。」玲婷仍就是低著頭,但心裡美滋滋的。

楊彥坐到了玲婷的身邊,一隻手搭在肩膀上,一隻手伸進了玲婷的內褲裡搓揉。玲婷「啊」了一聲,但沒有阻攔,只是把自己的一種手處於防禦本能地握著楊彥那只伸進內褲的手。

畢竟是三十多歲的男人,楊彥的手技很不錯,沒一會玲婷就有些快感的呻吟起來了,但是嘴裡還是說道:「啊……不要……求求你了……你要我做什麼我都做……已經……」

楊彥拿出了手,將手上玲婷分泌出的愛液展示給玲婷看:「玲婷你分泌愛液已經沾到我手指上了。」說罷將指頭放到玲婷嘴邊,玲婷不由自主的吸吮了起來。

帶玲婷吸吮乾淨後,楊彥站了起來,走到玲婷的面前,玲婷不解地看著他。接著楊彥解開了自己的褲口拉煉,將陽具釋放了出來:「來吧,這次不是吸吮手 指,而是我的肉棒。」

玲婷看到楊彥雄起的粗壯肉棒很驚訝,但大概是由於酒精的作用有些消退了,玲婷低下頭地說道:「我……做不到。」

楊彥冷冷地說道:「『你要我做什麼我都做』。」

這句話讓玲婷想起了剛才,楊彥搓揉自己陰部時所產生的快感讓自己很舒服,但是仍很猶豫:「……但是,這樣的。」

楊彥嘲笑道:「玲婷,我感覺,其實你是很期待的呀。對,期待被我幹。」

聽到楊彥這麼說,玲婷有些激動地喊道:「怎麼可能,我才沒有想!」

楊彥大笑道:「但是你的子宮腺體大量分泌著某些東西喲!」聽到楊彥這麼凌辱自己,玲婷將雙手緊緊握在一起,露出不屑的神色。 

「想說我是很淫蕩,是吧?」楊彥見狀說道,「但是下面都已經濕透了,你就不淫蕩嗎?」

這句話深深刺動了玲婷,一時想不出什麼詞來辯駁。這是楊彥走了過去,強行將玲婷的頭摁下向自己的下體。玲婷閉上了眼睛,但口卻張了開,將楊彥的陽 具吸吮了起來。

楊彥雙手扶著玲婷的頭,做著活塞運動,開心的大笑道:「太弱了,太弱了,這抵抗太弱了。舌頭都已經纏著我的肉棒了。正浩看到了會怎麼想呀,哈哈哈。」

玲婷聽到這話,搖晃了兩下腦袋,但是仍無法掙脫,『要是讓正浩看到了會怎麼辦。』想著這句話,同時有想著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玲婷流下了眼淚。

林正浩今年二十九歲,和妻子李玲婷已經結婚五年了,兩人是在日本留學期間認識的,大學一畢業兩人便留在了日本,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

李玲婷就面貌來說算不上是天使,但也十分俏皮可愛,大大的眼睛、爽朗的短髮、卵圓的臉蛋、白皙的肌膚。身材談不上是魔鬼,但也可圈可點,一米六三的個子,苗條的雙腿、平坦的小腹,C罩的雙峰。

按照日本許多家庭的傳統,都是由丈夫在外工作,妻子留在家中務事,這小倆口也就入鄉隨俗了。日本社會的競爭壓力也很大,林正浩剛畢業,在外打拼十分辛苦,好在他有著中國人勤勞的個性,幾年下來也有小成績。

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林正浩還有幸認識了一位同鄉,不僅同是來自中國,還是來自同一個城市,如此兩人同在異鄉打拼,自然分外親切。這位老鄉名叫楊彥,今年三十四歲,因為年長於林正浩,又先幾年來到日本,所以對林正浩十分照顧。兩人認識也六年了,感情很深厚,幾乎無話不談。

這日下午,兩人在楊彥的家中喝酒聊天,喝到微醺時兩人都有些興奮了,楊彥搖了搖酒杯,對林正浩說道:「老弟呀,我一直把你當作我的摯友,雖然我年長了你幾歲,而且某種程度上這種友情勝過了親情。」

林正浩說道:「是啊,我一直就把你當作是自己的哥哥一樣。」

楊彥微微笑了笑,說道:「是吧,那就是因為這份兄弟情,所以我想向你說個事。」

林正浩也笑了笑,好奇地問道:「是什麼事呢?」

楊彥泯了一口酒:「你覺得我家淑惠怎麼樣?」

聽見楊彥突然這麼問,林正浩有些不好意思了,但在酒精的刺激下他還是直接回答了這個問題:「怎麼樣呀?不怕老哥見怪,我覺得嫂子真是個不錯的女人呢!」看見楊彥臉上露出的微笑,林正浩繼續說道:「不僅如此,對,應該這麼說,如果玲婷是太陽的話,那麼淑惠姐就是月亮。」酒精進一步刺激著林正浩,使他更進一步地形容起來:「不是說不好的意思,應該說是有種令男人瘋狂的感覺。」酒精作用暫時消減了一些,林正浩撓撓頭說道:「哎,你都讓我說什麼,讓我評論嫂子,剛才失言了,老哥別見怪。」

線上A片

楊彥看了看酒杯裡的酒,又搖了搖酒杯,若有所思地說道:「老哥怎麼會怪你呢,淑惠就是個能讓男人勃起的女人,和結婚之前就被人這麼說了。這麼說的男人中有幾個手不定應該和淑惠……不,應該說絕對有這個可能性。」

林正浩聽到楊彥這麼說,不禁怔了一下,連忙說道:「老哥,你有些喝醉了吧?」楊彥立馬說道:「不!我沒醉,這麼點酒我是不會醉的。」說著又喝了一口酒:「能讓我醉的只有性愛的快樂而已。」楊彥突然將手中的酒杯放在身前的茶几上,語氣有些激動地說道:「老弟呀,你有經常盯著淑惠看吧?」同時還投去飽含深意的眼神。

林正浩更驚訝了,但發覺自己一時竟沒法開口去否認,因為他確是會經常不由自主地將目光聚集到楊彥的妻子彭淑惠身上,而且此時他也陷入了回憶之中。

由於林正浩和楊彥親密的關係,兩個家庭也會經常在一起活動,上個週末四個人就一同去了濱海沙灘。因為彼此都很熟識了,再說都是受過優良高等教育的人,思想比較開放。

兩位夫人都是穿上了比基尼,李玲婷穿的一套是以青綠色為主調,上面還有斑斕的彩色花紋,使她更顯可愛。彭淑惠則穿的一套是以紫色為主調,上面有白色條紋,更彰顯了她成熟的豐腴。兩位丈夫平時工作勞累,所以此時只想躺在沙灘躺椅上曬著太陽。而為妻子的則常呆在家中,碰到這麼好出來透氣的機會,兩人便下水嬉戲。

林正浩戴著墨鏡,不用擔心會被楊彥發現,雙眼一直盯著性感逼人的淑惠,雖然時不時便會見面,但是能看到她穿比基尼的機會並不是特別多。大概是已經對自己妻子玲婷的清新可愛產生了審美疲勞,使得淑惠的成熟嫻雅更加吸引他。

彭淑惠今年三十二歲了,雖然也沒有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但同樣算得上是一個有魅力的女人。明媚的雙眼、盤起的髮髻、錐細的臉龐、同樣白皙的肌膚,還有一米六七的身高,豐滿的大腿、翹立的雙臀和E罩的雙乳。在比基尼的襯托下,這一切都讓人血脈賁張,林正浩當然也不例外,要不是自己妻子呼喊打斷了他的意淫,恐怕林正浩下面就快要漲爆了。

「真是的,兩個人都開始喝啤酒了。難得有機會,一起下來玩嘛!」玲婷不滿地對林正浩和楊彥抱怨道。

一旁的淑惠看見玲婷這般可愛的模樣,笑了笑說道:「小婷,我們也休息一下吧!」玲婷撒嬌地嘟起小嘴:「好吧,淑惠姐都這麼說了。」

淑惠溫柔的笑容依舊沒有退去:「我再去買些喝的來。」玲婷也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我跟你一起去,淑惠姐。」

如果說玲婷的聲音是輕靈中含一種迸發力,那麼淑惠的聲音則是溫柔中透著一股穿透力。

林正浩從回憶中掙脫出來,用盡了幾乎全身的力氣說道:「怎麼會……」

「真的嗎?」楊彥笑著走了過去:「你的腦子裡剛才在想著關於淑惠的什麼事吧?」

再次被楊彥看穿心思,林正浩望著楊彥有些不知所措,發現他的目光看著自己下身,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因為剛才的回憶,小弟弟已經硬了起來,尷尬萬分。

楊彥見狀又立馬說道:「我會成全你的。」

林正浩也趕忙說道:「老哥,你怎麼了?冷靜點呀!」

楊彥背過身去,看著窗外,說道:「老弟呀,我已經好幾年沒讓淑惠高潮過了。不止如此,我對你嫂子已經沒什麼慾望了。老弟呀,你應該也差不多吧?」

沒想到楊彥如此瞭解自己的狀況,林正浩的心理防線完全被楊彥攻陷了,他不知該說些什麼,只是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楊彥知道此時應該讓林正浩靜一靜,於是便坐在他身旁,雙目閉上,什麼也不說。

一會後林正浩緩了過來,便說道:「唉,我生理上確實也是對玲婷產生了勃起障礙。」

楊彥睜開閉著的雙眼,微笑著說道:「那不如你代替我滿足淑惠,我就代替你滿足玲婷吧!」

林正浩知道楊彥一開始就這麼計劃,所以他沒有再感到驚訝,而是有些猶豫道:「可是……她們會願意嗎?」

楊彥似乎早有準備:「不用她們同意,將她們逼入那種狀態就行了。」林正浩看見楊彥似乎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聽他接著說道:「我們需要可以讓我們振作的刺激,這也是為了她們。不用耍什麼手段,只要告訴她們想要她們的身體就行了。那樣就可以點燃她們慾望了,女人就是這樣。」

林正浩被楊彥說得雙頰發熱,想了想楊彥的話,說道:「我不敢相信玲婷是那樣的女人。」

「那玲婷還愛你嗎?」楊彥立馬接道。

「當然還愛著我。」林正浩自信地回答道。

「那好,那我就強姦她吧!」

林正浩又被驚了一下,楊彥不緊不慢地接著說:「放心吧,因為她還愛你,所以即使是被強暴了也不會說出去的。」

「可是……」

「你下面好像因為想像玲婷被人強姦而硬起來了。」楊彥得意的笑道。

林正浩歎了口氣:「就按老哥你說的做吧!」

楊彥舉起酒杯:「祝我們成功吧!」兩人一飲而盡。

就在下一個星期二的下午,楊彥要去外地出趟小差,他沒有提前告訴自己的妻子,而是先通知了林正浩,可以趁這個機會進行計劃。楊彥先獻出了自己的老婆,畢竟他是計劃的提出者,為了打消林正浩的顧慮。已經打了六年的交道,相互都已經太過瞭解和信任,他也充份相信林正浩不會在得了便宜後就反悔。

林正浩接到通知後,便提前和玲婷說了一聲,說自己晚上加班會回得很晚,然後按照計劃在下班後去楊彥家。兩家隔得並不太遠,這段路林正浩也走過千百遍了,這次他卻覺得這段路異常漫長,不過最終他還是到了。

走到門口,林正浩深呼吸了一下,按了按門鈴,「來了!是正浩吧?」淑惠的聲音飛入了林正浩的耳朵裡,林正浩感覺自己身上已經在發熱,他努力地不去多想,怕有了生理反應,打草驚蛇。

門開了,淑惠微笑著請他進來:「你先坐一會吧,彥哥他還沒有回來。你喝點什麼?我給你拿。」淑惠一副成熟少婦的居家打扮,上身紫色的小外套,裡面是一件打底的黑色背心,胸口處露出了一點點的乳溝,下面穿著黑色的長裙,溫婉動人。

「葡萄酒吧!」

淑惠笑著點了點頭,拿了一個杯子放,又拿了一瓶酒,就如高檔餐廳的服務員一樣給林正浩倒了小半杯。大概是看他一個人喝酒,有些不好意思地說:「真不好意思,明明是他邀請你的,卻還讓你等。」

「沒關係,我們都很忙嘛!」

見林正浩絲毫都沒有介意,淑惠付之一個迷人的微笑。突然電話鈴聲響了,淑惠愣了一下:「哎呀,稍微等一下。」便走去接聽。林正浩看著淑惠的背影,翹起的雙臀比玲婷要豐滿許多,還有那腰上多出的一點點豐腴也恰到好處,已經開始了聯翩的浮想,因為他知道那個電話是楊彥的一個行動衝鋒號。同時林正浩的手機也振動了一下,他打開一看,果然是楊彥發來的:「開始吧,老弟。」

旁邊的淑惠對電話說道:「我知道了……好……是的。」

林浩已經按捺不住了,他站了起來,正好淑惠也已經掛了電話,迎面向他走了過來,挺著高聳的胸部,雖然微微有點下垂,不過那個大小比玲婷高了兩個級別。淑惠對他說道:「真不好意思,我家那位似乎今晚回不來了。」

「也就是說,無論今晚發生什麼事,彥哥他都不會知道吧?」

淑惠被林正浩說得一愣,她當然不知道即將要發生什麼事,這句話自然很唐突,雖然淑惠有些不明所以,但沒有表露出來,仍就是微微笑了笑。

突然林正浩衝過去把淑惠合抱住,一旁的桌子都被撞著聳動了幾下。淑惠被這一抱驚呆了,本應該不知所措的她,卻不知怎麼把手也向林正浩的腰上放了過去,臉也瞬間泛出了紅韻:「正浩……今天不是愚人節吧,你不要惡作劇了。」斷斷續續的聲音顯得有些無力。

淑惠見林正浩並沒有要鬆開雙手的意思,她準備說:「住手。」可剛說出一個「住」字,她的嘴巴卻被林正浩的嘴巴堵住了。她竟無法控制自己一般地張開了雙唇,使得兩人的舌頭攪在了一起。

林正浩見此大喜,他知道自己已經成功了,沒想到這麼容易,便將嘴和舌頭都收了回來,兩人的唾液連成了一條細絲,同時雙手也搭在了淑惠的兩肩上。

「惡作劇?我是認真的,我想在就要和你做愛!」

聽見林正浩這麼說,淑惠含情脈脈地看著林正浩,緩緩回應道:「和我?」

林正浩露出溫柔的微笑,點了點。

「你不是有個既年輕又漂亮的妻子嗎?」淑惠有些激動地問道。對於眼前這個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她卻想跟這個男人的妻子作個比較,並當面發出質問。

「可是現在我滿腦子想的都是你!」

淑惠沒想到林正浩的回答這麼果斷,她有些被感動了,或許其中夾雜著戰勝一個比自己年輕女人的喜悅,淑惠的雙眼竟有些濕潤了,哽咽地說著:「即使是開玩笑……說出這樣的話……」

淑惠的內心還在掙扎,自己在一個相貌堂堂的年輕人心中高過了他的妻子,並且這個年輕人如此主動地想自己示「愛」,這當然是一種極大的幸福。但是自己是有丈夫的,這個年輕人還是自己丈夫的晚輩摯友……

淑惠突然微微笑了笑:「知道了,我們一定是在做夢。」淑惠給自己找了一個荒謬的藉口,好讓道德和肉欲的矛盾得以暫時的解開。

「夢?」這樣林正浩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對……到了明天醒來就會消失的夢。」

雖然林正浩不懂淑惠在說什麼,但他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急急拉著淑惠走到沙發旁,然後自己坐了下來,對淑惠說道:「幫我口交吧!」

因為剛才的感動,淑惠現在腦子裡只有一個想法,就是用自己的一切去回報眼前的這個男人。淑惠幫林正浩脫光了下身,跪在地上認真地替他口交了起來,林正浩發出爽快的呻吟,暗自感歎淑惠的口技不錯,看來沒少給楊彥口交過。

淑惠口交了一會感覺林正浩的陽具越來越硬了,便吐了出來,舌頭又舔了一圈後,用手輕輕地捏弄著龜頭。淑惠看著勃起的陽具,心裡已經癢癢的了,但她還是羞於向林正浩提出要求。

林正浩見淑惠停止了口交,並沒有想到她已經想要了,看著跪在地上的淑惠胸前沉甸甸的乳房,他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可以用你的乳房來做嗎?」

淑惠抬起頭看著林正浩期待的雙眼,她有些猶豫,因為連楊彥都沒有被她這麼服務過,可是這一刻淑惠要回報林正浩的想法戰勝了一切,她「嗯」了一聲便直起身來,脫掉了上衣,裡面穿的是一件黑色蕾絲胸罩。除去胸罩,豐滿的雙乳被釋放了出來。淑惠端起雙乳夾住林正浩的陽具,開始了賣力的乳交。

林正浩看這一雙夢寐以求的乳房,現在正為自己的小弟弟服務著,其中的快感難以形容。這是他第一次看到淑惠的完全暴露的雙峰,沒想到淑惠的乳暈比玲婷大了這麼多,一對小小的乳頭已經因刺激而勃起了。

淑惠的賣力讓林正浩也有些感動了:「玲婷從來沒有為我這樣做過。」淑惠聽到這句停了下來,竟像個小女生一樣有些翹氣地說道:「所以才找我做嗎?」

林正浩立馬意識到剛才失言了,便補救道:「玲婷她不太懂性愛,就像青澀的果子一樣,所以我被你吸引住了,尤其是你的身材,比她好太多。」

聽到林正浩再次讚美自己甚於他的妻子,感動氾濫了開來,她立馬又埋頭苦幹起來。淑惠因乳房受到的刺激越來越激烈,快感也越來越強,『明明是夢境,為什麼這麼真實?』淑惠心裡暗自想道。

淑惠的動作越來越快,林正浩終於到極限了:「我要射了!」淑惠用嘴迎了上去,將龜頭含在嘴裡,林正浩的精液全部射在淑惠的嘴裡。淑惠把嘴移了開,並沒有把精液吐出來,而是張開嘴讓林正浩看到她嘴裡的精液,接著一口吞了下去,「比彥哥的還要黏稠,都粘在喉嚨上了,溢出來了會髒地板的。」為了討好林正浩,比他還要大幾歲的淑惠竟像個小女孩似地向他嬉笑著。

林正浩見淑惠竟吞下了他的精液,也有些感動氾濫了,在這樣的刺激下,林正浩很快又勃起了。他知道一直都是淑惠替他服務,也該讓淑惠體會到真正快感了:「來吧,我要真正意義上的和你做一場愛。」

「在這裡嗎?」見林正浩沒有要去房裡的意思,淑惠便問道。

「嗯。小惠,趕緊脫掉你的裙子吧!」

「小惠」這樣的稱呼,又讓淑惠高興了一下,似乎自己又回到了思春的少女時代。淑惠拿了一個安全套給林正浩,接著拉下裙鏈、褪下長裙、拉下黑色蕾絲內褲,露出了茂盛的陰毛。看著淑惠這一些列動作,林正浩的陽具更大更硬了,「上來吧!」林正浩示意淑媛面對面坐到自己身上來。

淑惠先是站了上去,然後緩緩坐下來,手扶著林正浩的陽具放在自己的陰唇前,對準了位置,又將雙手摟住林正浩的脖頸,進一步坐了下來。淑惠的陰道內已經滿是淫水了,陽具順利地整根沒入,淑惠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呻吟。

林正浩感到淑惠的身體有微微的抽動,也用雙手將她合抱住,壓向自己的胸前,一雙豐滿的乳房緊緊的貼在上面,林正浩感覺舒服極了,甚至超過了陽具處帶來的快感。

「不要動,小惠。」

「不要……」淑惠已經不自覺的動了起來。

「想動吧?那就動吧,沒想到你是這麼淫蕩的女人呀!」

「這是夢……因為是夢……所以我……」淑惠在快感的衝擊下似乎有點胡言亂語了。

「如果是夢的話就不用害羞是吧?可以淫蕩地扭動了?」林正浩似乎有點明白淑惠之前的這些話了。

「啊……正浩的肉棒和彥哥的肉棒不一樣,因為是新的,所以我的腰才動起來……因為是新的性愛,所以屁股才扭起來的。」

林正浩感覺到淑惠快要高潮了,於是將她往下壓,好讓自己更好的發力,同時他張開嘴咬在了淑惠的脖頸上,淑惠更加銷魂的呻吟起來,隨著一聲有氣無力的叫喊:「不可以做烙印……夢會醒不了的。」淑惠達到了高潮。

因為高潮的衝擊,淑惠有些失去了意識,林正浩把她抱到了床上,在淑惠的額前吻了一下:「我要回去了。」淑惠點了點頭,畢竟這個男人的妻子在家等著他。

林正浩見淑惠竟吞下了他的精液,也有些感動氾濫了,在這樣的刺激下,林正浩很快又勃起了。他知道一直都是淑惠替他服務,也該讓淑惠體會到真正快感了:「來吧,我要真正意義上的和你做一場愛。」

「在這裡嗎?」見林正浩沒有要去房裡的意思,淑惠便問道。

「嗯。小惠,趕緊脫掉你的裙子吧!」

「小惠」這樣的稱呼,又讓淑惠高興了一下,似乎自己又回到了思春的少女時代。淑惠拿了一個安全套給林正浩,接著拉下裙鏈、褪下長裙、拉下黑色蕾絲內褲,露出了茂盛的陰毛。看著淑惠這一些列動作,林正浩的陽具更大更硬了,「上來吧!」林正浩示意淑媛面對面坐到自己身上來。

淑惠先是站了上去,然後緩緩坐下來,手扶著林正浩的陽具放在自己的陰唇前,對準了位置,又將雙手摟住林正浩的脖頸,進一步坐了下來。淑惠的陰道內已經滿是淫水了,陽具順利地整根沒入,淑惠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呻吟。

林正浩感到淑惠的身體有微微的抽動,也用雙手將她合抱住,壓向自己的胸前,一雙豐滿的乳房緊緊的貼在上面,林正浩感覺舒服極了,甚至超過了陽具處帶來的快感。

「不要動,小惠。」

「不要……」淑惠已經不自覺的動了起來。

「想動吧?那就動吧,沒想到你是這麼淫蕩的女人呀!」

「這是夢……因為是夢……所以我……」淑惠在快感的衝擊下似乎有點胡言亂語了。

「如果是夢的話就不用害羞是吧?可以淫蕩地扭動了?」林正浩似乎有點明白淑惠之前的這些話了。

「啊……正浩的肉棒和彥哥的肉棒不一樣,因為是新的,所以我的腰才動起來……因為是新的性愛,所以屁股才扭起來的。」

林正浩感覺到淑惠快要高潮了,於是將她往下壓,好讓自己更好的發力,同時他張開嘴咬在了淑惠的脖頸上,淑惠更加銷魂的呻吟起來,隨著一聲有氣無力的叫喊:「不可以做烙印……夢會醒不了的。」淑惠達到了高潮。

因為高潮的衝擊,淑惠有些失去了意識,林正浩把她抱到了床上,在淑惠的額前吻了一下:「我要回去了。」淑惠點了點頭,畢竟這個男人的妻子在家等著他。

林正浩在路上給楊彥發去了短信:「老哥,我成功了,祝你好運喲!」楊彥很快回覆了他:「哈哈,淑惠以後就交給你了。老哥,我會努力耕耘你們家玲婷的。」

回到家才是九點,玲婷還在等著他,見林正浩回來後趕緊問他吃飯了,是不是很辛苦?林正浩十分心虛地應付了妻子的關心。

晚上睡覺的時候,林正浩躺在床上久久難以入睡,他一想到剛才跟淑惠發生的一切,就油然而生出對一旁妻子的歉意。可是當他看到睡在一旁背對著自己的玲婷,又想到多少次他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挑逗玲婷,可是玲婷的反應都極其冷淡,自己只好悻悻睡去。『我這也是為了她好,很快她就能體會到楊彥給她帶來的性愛的快樂。』想到這裡,林正浩終於安心地睡了過去。

第二天上班的時候,林正浩有些恍惚,注意力總是難以集中,腦子裡滿是昨天和淑惠翻雲覆雨的畫面,想著想著下面就硬了。『這樣下去可不行,工作會搞砸的。』於是林正浩下了一個決定。有了這個決定的支撐,他堅持了一個上午後給公司請了假。

林正浩中午隨便吃了一點,並沒有回家休息,而是徑直奔楊彥家而去。淑惠看門看到是林正浩,心裡有些驚訝,沒想到林正浩會這個時候上門來,並且因為昨天的瘋狂,淑惠在時候多少會有些羞恥感,但淑惠還是讓林正浩進門來了。

淑惠今天穿著淡藍色的T恤,米色的半長裙,看起來很溫柔。林正浩進了門後,淑惠不知所措的坐在沙發上不發一語,目光也逃避著林正浩。

「你知道嗎?我今天早上眼前閃現的都是你的身影,所以我才請假來的。」

「可是……昨天只是夢,現在天亮了,夢該醒了。」因為林正浩的話,淑惠臉上泛起了紅韻。

「可是也有白日夢這麼個說法呀!」林正浩激動地喊了起來。

「白日夢?」淑惠似乎被林正浩這麼個巧妙的說法給打動了,終於向林正浩看了過去,陡然發現他下面撐起了小帳篷,雙眼露出驚訝的神色,眼睛一時竟無法移開了。

林正浩察覺到了這點,臉上露出狡黠的笑容,解開褲腰帶,連同內褲一起脫了下來,陽具雄赳赳氣昂昂的立在那裡。淑惠仍舊沒有移開目光,林正浩走了過去,將坐在沙發上的淑惠拉起並抱著強吻起來。一開始淑惠還緊閉嘴巴,故作掙扎地扭動著,發出「嗯……嗯……」聲音,但很快嘴唇就失陷了,和林正浩縱情地舌吻了起來。

林正浩知道彭淑惠已經動性了,便將她的外衣拉起,試圖脫掉,淑惠沒有阻攔而是配合地抬起了雙手,林正浩更是大喜,又解除了淑惠胸前紫色蕾絲胸罩:「我最喜歡的就是你這對乳房。」淑惠害羞得沒有說話。

林正浩順著淑惠的頸部吻到鎖骨,又從鎖骨吻到胸前,當他的舌頭觸到淑惠小小的乳頭時,淑惠發出了銷魂的呻吟。林正浩的手也沒閒著,脫下了淑惠的裙子,裡面是和內衣配套的蕾絲內褲。林正浩沒有急於脫下淑惠的內褲,而是繼續舔著淑惠的乳頭,一直手玩弄著另一隻乳房,另一隻手則撫摸淑惠的大腿,陽具也頂著淑惠微有豐腴的小腹。

淑惠的慾望已經熊熊燃起了,哪裡能經得起林正浩百般的挑逗,卻久久不進入正戲。

「正浩……我……我要……」

「你要什麼?」

「我……我……」

「你說出來我就給你。」

「你……好……好過份……」

林正浩沒有說話,而是將撫摸淑惠大腿的那隻手移向了她的陰部搓揉起來。

「我……我……我要你幹我……幹楊彥的老婆,彭淑惠!」

這句話深深地刺激了林正浩:「沒錯,我就是要搞彥哥的老婆,我的淑惠嫂子。」說著便抱起了淑惠,走向淑惠和楊彥的臥室,一把將淑惠扔到床上,扯下她的內褲,從他們窗前的櫃子裡拿出一個安全套來給自己戴上,對躺在床上閉著眼睛的淑惠說道:「我們來背入式吧!」

淑惠輕輕「嗯」了一聲,便轉過身來,翹起屁股爬在床上。林正浩將淑惠拉到床沿邊,雙手扶著淑惠的臀部,將自己挺立的陽具頂進了淑惠的陰道裡。因為剛才的前戲,陰道裡已經有很多水了,「啊……」淑惠又是一聲呻吟。

林正浩用九淺一深的頻率和淑惠交合著,淑惠沒有生過孩子,小穴還很緊,而且林正浩感覺裡面肉乎乎的,插起來很爽。

淑惠一直呻吟著,當林正浩感覺這叫聲越來越凌亂,並且身體有輕微抽搐的時候,知道淑惠的高潮快來了,而且感覺到自己的極限也將接近,於是猛烈地衝刺了起來,最後淑惠「啊……」的一聲,兩人同時達到了高潮。

林正浩射精後順勢趴在了床上,一直手將淑惠摟著,淑惠也抱著林正浩。大概是因為早上艱難的工作使得林正浩有些累了,再加上剛才酣暢淋漓的做愛,林正浩爬在床上睡著了。

當他起來的時候,發現淑惠已經不在身邊了。林正浩走出臥室,看到淑惠原來在廚房裡(楊彥家是開放式的廚房)。淑惠聽到了林正浩的腳步,回頭看了看他,發現他仍裸著:「哎呀,你怎麼還不把衣服穿上呀?討厭死了,快去把衣服穿上。我給你泡了點人參茶,補血益氣的。」

林正浩沒有回去穿衣服,而是走過去從後面將淑惠抱住,捏揉著她的乳房:「怕什麼,這才四點,彥哥他是不會這麼早回來的。」淑惠感覺到林正浩的陽具又硬了起來,頂在自己的屁股上,又驚又喜:「你……你怎麼又硬了?」

林正浩沒有回答她,而是把淑惠拉到餐桌旁並將她摁在上面,脫下裙子裡的內褲,將陽具插了進去。淑惠一邊扭動著屁股一邊喊道:「啊……你幹什麼?怎麼能不戴套就插進來……」林正浩仍不理會她,只是奮力地抽插著。

就這樣林正浩和淑惠又做了一次,因為沒有戴套,所以林正浩將精液射到了淑惠的裙子上,淑惠又是故作生氣地抱怨了一下,但林正浩反而覺得她這假生氣的樣子更迷人。

林正浩喝了一杯淑惠泡的人參茶便回家去了,一路上想著:『我都幹了嫂子三次了,怎麼彥哥他還一點沒動靜?』想到這裡不禁得意起來。可是他並沒有得意多久,當他打開自家門的時候,發現地上多出了一雙男人的鞋,林正浩當然認得出,那是楊彥的鞋子。

林正浩有些生氣,楊彥怎麼能都不通知自己一聲呢,想著便翻開手機,看到了兩個未接來電,是玲婷打來的,還有兩個短信,是楊彥發來的。一條上說:「我準備動手了,就在今天下午。」另一條說:「你怎麼不回信,那我只好擅自動手了,現在是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看了看時間都是三點鐘左右發來的,難怪自己沒接到,那時候正和淑惠翻雲覆雨呢,自己還怪上了楊彥,真不應該。

原來這天下午,楊彥也提早完成了工作,便想著這是個好機會,給林正浩發去短信。誰知道林正浩沒有回覆,楊彥已經知道淑惠和林正浩做了,自己也就顧不了這麼多了。於是買了一把鮮花,往林正浩家裡去。

「叮咚」楊彥按了下門鈴。

「是誰?」畢竟這個時候一般不會有人拜訪。

「玲婷,是我呀。」

不一會玲婷開了門,笑吟吟地對著楊彥說:「大哥,你怎麼來了?」

「正浩叫我晚上來你們家吃飯,聽說你最近在學做飯。我工作提前完了,就提前來著坐坐,免得再跑回家一趟,挺麻煩。」說著將說中的鮮花遞給玲婷,「送給你的。」

玲婷拿過鮮花聞了聞:「哇,好香。大哥你怎麼知道我喜歡插花。」

楊彥笑了笑:「我就是知道呀!」

兩人已經來到了客廳,玲婷看了看時間才三點:「大哥,這才三點,離吃飯還有一會,你喝點什麼嗎,我給你拿,家裡還有些小點心。」

「點心隨便,給我拿點紅酒吧。」

「好的。」玲婷給楊彥倒了杯紅酒,便拿了楊彥送給她花去插瓶了。楊彥一個人自斟自酌,看著玲婷的背影。玲婷穿著淡墨綠色的T恤,T恤有些緊身,纖細的腰暴漏無疑。下身是白色的短裙搭在嫩嫩的屁股上。楊彥看著看著已經有了反應,突然玲婷一回頭,楊彥嚇了一跳,條件反射似地拿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盡,以做掩飾。

看見楊彥一個人在那喝,玲婷有些不好意思了,對他說道:「我去給正浩打個電話,讓他今天早點回。」

「不用,不用,我等等沒關係的。」楊彥本能地阻攔道,但其實想想,如果林正浩知道自己這麼在來到他家,應該能洞明自己的用意。

玲婷連打了兩個電話,都沒打通:「哎呀,他不接電話,煩死了。」

「沒事,我們都忙人,可能在開會吧。」

看到楊彥這麼善解人意,玲婷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著說道:「讓大哥一個人在這裡喝酒,真不好意思。」

「玲婷呀,你會喝酒的吧,來陪大哥喝一點怎麼呀。」

「我……只能喝一點。」玲婷由於了一下,「好吧……那我就陪大哥喝一點吧。」楊彥聽到這句話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

楊彥一邊恭維著玲婷,說什麼「她年輕,有活力,很可愛,不像淑惠就是個主婦,沒情趣」之類的話,一邊給她的灌酒,玲婷受了稱讚也不好意思拒絕,而且越喝越有感覺,幾杯下肚以後,玲婷已經有些暈乎乎地興奮感了,也恭維起楊彥來,說什麼「他成熟,穩重,體貼人,不像正浩像個長不大的孩子。」楊彥知道玲婷已經喝醉了,便要展開攻勢。

「玲婷呀,有句話我做大哥的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我和正浩都把你當做自己親人一樣,有什麼不能說的,大哥直管說。」

「聽說,你和正浩的性生活不太和諧。」

因為喝酒,臉上已經是通紅了,所以此刻泛起的紅韻沒有顯示出來,玲婷心理想著:『老公真是的,這也跟人說。』可是當楊彥問及性事的時候,她卻有一種莫名的快感,所以沒拒絕這個話題:「哎,可能是他工作太累了吧。」

「據我所知,是因為你太冷淡了吧,你們結婚多少年了,做愛還要關燈嗎?」

「不……不是啦,我總覺女人做愛太主動,就太淫蕩了,我怕正浩覺得我淫蕩就要我了。」玲婷仍低頭玩著手中的酒杯。

「你這樣的觀念是不對的,把自己的給禁錮住了。因為你這樣想,正浩得不到性愛的觀感,他更有可能出軌,而你自己也有需求,這樣不難受嗎?」

「可是……」玲婷覺得楊彥說的有道理,想想每次看到正浩回來都很疲憊的樣子,有時正浩要的時候,總是草草了事,然後一聲不響地睡過去,「我該……怎麼辦,一時半會……真改不過來呀。」

「所以你需要一個有經驗的人教導你。」

玲婷抬頭看著楊彥,她知道楊彥這句話意味著什麼,可是壓抑已久的未能被滿足的慾望,在酒精的作用下完全佔據了主導地位。

「可是……」

「沒有可是……你不想讓正浩去找別的女人吧。」說著楊彥一把拉起玲婷向臥室走去,玲婷沒有抵抗,只是低著頭,像是個即將要把貞操交給自己初戀的處女。

楊彥讓玲婷坐在床沿邊上,脫掉裙子,下面之穿著白色小可愛內褲,「這雙腿果然比淑惠的好看多了。」玲婷仍就是低著頭,但心裡美滋滋的。

楊彥坐到了玲婷的身邊,一隻手搭在肩膀上,一隻手伸進了玲婷的內褲裡搓揉。玲婷「啊」了一聲,但沒有阻攔,只是把自己的一種手處於防禦本能地握著楊彥那只伸進內褲的手。

畢竟是三十多歲的男人,楊彥的手技很不錯,沒一會玲婷就有些快感的呻吟起來了,但是嘴裡還是說道:「啊……不要……求求你了……你要我做什麼我都做……已經……」

楊彥拿出了手,將手上玲婷分泌出的愛液展示給玲婷看:「玲婷你分泌愛液已經沾到我手指上了。」說罷將指頭放到玲婷嘴邊,玲婷不由自主的吸吮了起來。

帶玲婷吸吮乾淨後,楊彥站了起來,走到玲婷的面前,玲婷不解地看著他。接著楊彥解開了自己的褲口拉煉,將陽具釋放了出來:「來吧,這次不是吸吮手 指,而是我的肉棒。」

玲婷看到楊彥雄起的粗壯肉棒很驚訝,但大概是由於酒精的作用有些消退了,玲婷低下頭地說道:「我……做不到。」

楊彥冷冷地說道:「『你要我做什麼我都做』。」

這句話讓玲婷想起了剛才,楊彥搓揉自己陰部時所產生的快感讓自己很舒服,但是仍很猶豫:「……但是,這樣的。」

楊彥嘲笑道:「玲婷,我感覺,其實你是很期待的呀。對,期待被我幹。」

聽到楊彥這麼說,玲婷有些激動地喊道:「怎麼可能,我才沒有想!」

楊彥大笑道:「但是你的子宮腺體大量分泌著某些東西喲!」聽到楊彥這麼凌辱自己,玲婷將雙手緊緊握在一起,露出不屑的神色。 

「想說我是很淫蕩,是吧?」楊彥見狀說道,「但是下面都已經濕透了,你就不淫蕩嗎?」

這句話深深刺動了玲婷,一時想不出什麼詞來辯駁。這是楊彥走了過去,強行將玲婷的頭摁下向自己的下體。玲婷閉上了眼睛,但口卻張了開,將楊彥的陽 具吸吮了起來。

楊彥雙手扶著玲婷的頭,做著活塞運動,開心的大笑道:「太弱了,太弱了,這抵抗太弱了。舌頭都已經纏著我的肉棒了。正浩看到了會怎麼想呀,哈哈哈。」

玲婷聽到這話,搖晃了兩下腦袋,但是仍無法掙脫,『要是讓正浩看到了會怎麼辦。』想著這句話,同時有想著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玲婷流下了眼淚。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都是表妹惹的禍 
女同學上我家做計畫
人妻意外的誘姦
精蟲上腦的學生
我老婆需求真的很大
大學二年級-表姊來玩
女友的同學就該陪睡
公車上幹女上司
穿套裙的政治老師
享受妻和繼女
熱門小說:
瘋狂的平安夜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