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軌之妻

我和妻子結婚了已經三年,一直沒有要孩子,我們認為對事業也有妨礙。

感情倒是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在性的方面畢竟是由於時間長了,漸漸地也淡漠下來。加上我經常地出差忙業務,對她的關心也漸漸地少了起來。特別是在忙了一天後,常常一上床就呼嚕大睡,顧不上她的一些溫柔舉動了,就是在偶爾的一次中,我也是倉促上陣,快速下馬。

日子一天天地這樣過下去,我大大咧咧的慣了,也沒注意到她的一些變化。

很細小的變化,就是注意了,也沒往那裡多想。總之,她這段時間比較愛洗澡,愛上街添置新衣服。

後來,還是一個老弟兄提示我,注意一下我妻子的行動,說是他妻子告訴他的。他這麼一說,我就一激靈,想想這段時間我們的愛做得也少,她也不怎麼要求,有時我出差回來,到家裡一看,就是幾天沒生火了,乾淨得叫人不感覺是家了。我決定注意注意她的動向。

一天晚上,我說和朋友出去吃飯,說很晚才回來,叫她不要等我了。收拾停當,我就出門了,悄悄地躲在對面單元的二樓門洞窗口,看著自家的單元。大概在二十分鐘後,她穿著她那件剛買不久的黃色連衣裙出門了,出了街口,就打了一輛車。

我接著也打了一輛車,叫司機跟在後面,司機狐疑地看了我一眼,但什麼也沒說,一直跟著前面的車。

車在小西湖公園路口那裡停下來了,她下了車,就往公園裡面走去,我也付錢下車,遠遠地跟在那個黃顏色後面,循著小樹林貓著腰跟進去。在假山那裡,黃顏色停下來了,一個早等在那裡的男人迎了上去,兩人手牽在了一起,向牆根草叢走去。

我依然壓著身子跟過去,那個男的好像回頭看了看,然後把手摟在了黃顏色的腰上。他們找到了牆根最裡面的地方,也就是17中的操場圍牆根下,坐了下來,黃顏色還從包裡拿出來一大張的紙,兩人就靜靜地依偎在一起,悄悄地像一對戀人般地坐在那裡。

我看四周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接近他們,只有到17中的圍牆裡面了。想到這裡,我於是從另一面繞過去,再爬上17中的圍牆,進了校園,進去後,直接貼著圍牆根就潛到了他們的「面前」。到了那個位置以後,竟然可以聽見他們低聲說話的聲音,聲音不大,但仔細聽,還是可以聽見他們大概說的內容。

「他今天大概什麼時候回來……」「不知道,但是以前只要出去吃飯喝酒,就很晚回來……」「……」然後就是一陣摩摩挲梭的聲音,估計是在接吻,想到那個男人把舌頭伸進我妻子的小嘴裡,在裡面吸吮著,我心裡就憤憤地想衝出去,但理智還是讓我平靜了下來。

一分多鐘後,估計他們分了開來,那個男的又問:「他回來後,你們有沒有『辦事』?」「沒有,我沒要求他,他也沒有要求我,他很累,很早就睡了,就是早上的時候,用手摳過我那裡,但是我睡著了,最不喜歡這時候人家動我,所以沒有辦……」我心裡真是很氣,今早上我很想那個的,結果被她說困,就打發了過去,想不到晚上她就跑出來找這個男人了。

「是不是想我了?想不想我喂餵你……」接著就又是接吻的聲音,然後是拉練被拉開的聲音,拉的聲音很短,應該是那個男的褲子拉練,而不是連衣裙的拉練。

「你摸摸,看看是不是他想你了……」這時我妻子沒說話,但是明顯地喘氣聲音大了,她一定是用手握住了那個男的陰莖。

我當時是這麼猜的,但是心裡又不希望她會摸除我以外的男人的隱秘處,接著又是紙的一陣響動,我不知道他們在幹什麼,但是估計已經快到我最不想印證某個事情的時刻了。再接著,是一陣鑰匙的聲音,感覺鑰匙很多,是一大串的那種,響了好幾聲,最後好像被擱在了草地上,就再也沒響過了,再接著是我妻子說:「帶上吧,我危險期……」「不舒服,難受啊……」「我怕出事啊……」男的沒有再說話,接著是一聲塑料紙被撕破的聲音,停了有十幾秒鐘的時間以後,我妻子的重重的「啊……」聲音。我於是明白了,有一個裹著一層薄薄的塑膠質物的某個男人的陰莖,插進了我妻子的陰道。

隔著這個只有30公分厚的圍牆,我妻子就在我鼻子底下和另外一個男人偷情,而這個偷已經不是只是被人吃了豆腐這樣簡單,而是衝破了最後一道防線,連最實質性的事情都發生了。

我幾次想伸頭看過去,但還是忍住了,最怕心理承受不住。一股很酸很酸的合著一陣熱血上湧的滋味交替著衝擊著我的週身神經,而後我才發覺,我的底下一直都是在勃起的狀態。

圍牆那邊的兩人發出著明顯地故意壓抑住的喘息,夾雜著紙被弄出的響聲。

「舒服嗎?」「是,舒服,裡面燙死我了,辣辣的……」「我這樣弄你一輩子好嗎?」「好,你比他會弄多了,你的粗,弄得我漲漲地……」「是,要我給你嗎?我把我的寶貝都給你,要不?……」「要,都給我,不要留啊,給我的時候,用勁地頂進去,我好要……」「我快了,想嗎?……」「嗯,想要,用勁,我就知道你給我了……」「……」我聽得渾身發燙,先前的被羞辱感已經全沒有了,剩下的只是被某種邪惡的力量催生出的慾望燃燒著我的大腦和身體每個部位。

在某個最高峰的時刻,他們交媾的分泌液「噗嘰」的聲音都可以清晰聽見。

等一切都逐漸安靜下來的時候,等聽到衛生紙搽拭什麼的聲音響過後,等聽到那個鑰匙串又被拾起掛到某個男人的腰帶上的時候,我知道什麼都過去了。

下面他們的話,我無心再聽什麼了,這時才感到胳膊上已經被蚊子咬了好幾口,癢得難受,但我還是忍到他們卿卿我我一陣私語後,離開並走向小樹林外,我才從原路回去,翻出圍牆。

我呆在假山那裡等了一段時間,知道他們已經遠離開小西湖之後,我返回到他們剛才的地方。

那張大的報紙還在,只是已經破裂了好幾個大塊,周圍卻很乾淨,我低著頭仔細找著圍牆根,終於在幾步外發現一小團白色的影子。我過去,揀起來,然後抓在手裡,進去小西湖邊上的WC裡,在一個位子裡蹲下,而後小心地展開裹著的厚厚的一團衛生紙。

最裡面是一個長長曲曲的保險套,前端的小袋裡,積滿了那個男人曾想射進我妻子身體裡,但是被這個塑膠物阻隔住的精液,那個玩意兒裡的東西簡直是在嘲笑我這個人無能。

我用手捏捏那個小囊,還略帶著一點溫度,心裡想,這個男人不但佔了我妻子的便宜,還想把他的東西也排進我妻子的身體裡,隨後我把它丟在了蹲位下。

想著妻子今晚相應的「乾淨」,我的心裡好受了很多。事後我仔細地想了想,我其實是個地道的阿Q!

我決定向她攤牌了,沒想到她沒有隱瞞我什麼,就很如實地說出了一切,無非是我們的感情是有基礎的,而我對她關心不夠。我聽著聽著,倒開始真感覺我對她是愧疚太多。

最後她說,他是她同事,互相一直有好感,他婚姻關係不好,他們是在我某一次出差後一起喝酒後發生的關係,他的能力很好,這一點才是真正把我妻子吸引住的原因。

我問她:「我呢?」她說,我什麼都好,就是時間太短,幾分鐘就完事了,她很難受,但又不好說,怕傷我自尊。我當時還感動了她一番,真是替我著想,而我現在又在想,性的方面其實真的很重要,特別是現代的家庭。

但是互相地找情人我還不願意,總感覺背著對方幹那些事情,一定會由性而產生真感情,並且時間久了,我感覺她老和一個男人發生婚外性關係,自然會影響到真正的夫妻感情,與其這樣危險地下去,不如給她經常性地換個性夥伴,把她的注意力只集中在性的上面。

不久以後,我們就開始接觸網絡,通過訪問色情網站、看A片、視頻聊天等接觸了一些新的朋友和新的東西。後來,我又被「夫妻交換」的觀念所吸引,把她也拉到一起看這些東西。結果呢,就想起來大家找一個共同的朋友來給我們的感情加溫,我們決定試一次。

第一個就想到了她那個同事──海東,我妻子在知道我同意後,自然心裡是很願意的,畢竟以前是偷偷摸摸,但是表面還是故意說這樣不好吧,我說:「沒事情,你婉轉地和海東說,看他的反應怎麼樣。」但我心裡也是沒底,不知道海東會不會感覺不可思議。

第三天,妻子出去了,很晚才回來,回來就說,海東將信將疑,說你老公真願意嗎?不會是想編個陷阱訛他吧?我妻子說是她保證了半天,海東才願意。但是說可能接受不了三人一起,希望是單獨和我妻子一起。

我心裡罵道,真是得寸進尺,但是妻子說:「你就同意他一次,他說不定是在懷疑這個事情的可行性啊?你同意一次,不就行了?」想想也是,我就說道:「那星期六吧,你約他來吧。」海東週末晚上如約地來到我家,猛然地一見面,我們都有點尷尬。妻子早已忙好了一桌豐盛的晚餐,然後坐在我們中間,有漂亮的妻子坐在中間,氣氛緩和了好多,妻子不停地給我們勸酒,大家喝得都不少,但都沒把話題往這方面扯,估計都是心照不宣。妻子也喝了酒,小圓臉紅撲撲的,在兩個男人中間,越發地顯出嬌媚來。

飯吃得差不多了,我就借口去書房上網,單獨留他們在客廳,但是我的耳朵一直支楞在那裡,聽外面房間的一切動靜。一會估計是妻子開了電視,那很細小的電視機的「吱吱」的特有交流聲潛入我耳朵裡,但是沒有背景聲音,我知道妻子放的是A片,一會功夫,客廳的拖鞋聲響起,接著向臥室去了,兩個人進了臥室。

我心在撲通撲通地跳,說實話,知道妻子在自己家床上,但是今天卻是另一個男人來代替我行使丈夫的職責,我心裡是又燥又緊張。回想當時我坐在電腦椅上就像是做夢一般,腦子裡混混噩噩。

等我稍微地冷靜下來以後,大概是三四分鐘以後,我強壓住心跳,輕輕地打開書房陽台門,悄悄地低腰走到臥室陽台邊上的大窗戶下。臥室的窗簾按照我的希望,妻子留了一條縫隙,裡面的床頭櫃的檯燈和腳燈都開著,我透過這條窗簾縫隙,看得非常真切,活脫一副現場A片。

酒精的作用很好,海東趴在妻子的身上,兩人在熱擁著接吻,妻子一邊吻著一邊幫海東脫衣服,可能是腰帶不好解,海東站起來,脫掉了上衣和長褲,只留著裡面的平角單褲,妻子也被他剝得只剩下粉紅的胸衣,下面已經被海東剝得精光,黑茸茸的陰口毛在檯燈下越發地顯著性感。

妻子那裡的毛生得非常好,非常有光澤,並且捲曲得像一小團平平的絨草,而底下的小縫兩邊非常光滑,妻子比較豐滿,小縫兩邊的肉很有肉感,像兩座低低的小肉山丘簇擁在小縫兩邊。

我知道妻子只要動情得很充足後,小縫裡面就會露出一點象扇貝裙邊一般的肉唇來,蜷曲著皺皺折折地有時候還泛著一層動情後分泌出的愛液,裹在小縫和那露出一點的裙邊上,好似抹上了一層蜂蜜的肉蓓蕾的花瓣。

這麼好的妻子,這麼好的肉蓓蕾,我和妻子剛結婚的時候,是我最迷戀的地方,今天就被這個叫海東的男人欣賞了,這時窗台外的我有一絲縷的難受從興奮中擠出,湧上心頭。

海東不知是喝得多了,還是第一次在別人家裡做這個事情,竟然全沒有欣賞妻子的漂亮之處,只是三下五除二地脫掉自己的褲衩,低頭看著妻子下面小縫的位置,一隻手扶著自己的陰莖,另一隻手從左邊扒開妻子陰縫的一壁,先用陰莖頭在妻子的陰門上轉了幾下,然後用陰莖頭劃撥開妻子的陰道口,然後他兩隻手都鬆開了,身體向我妻子身上一撲,妻子的屁股和腰也回應著向上一頂。

我雖然看不見令我這個丈夫刻骨銘心的那一剎那間,但是海東的那個動作明白無誤地告訴我,妻子的身體現在已經接納了另一個男人的專門用於生殖的那截肉體。

妻子和海東倆人緊緊地抱在一起,並熱烈地接著吻,海東結實的臀部向妻子的下方釋放著一次次的沖壓動作,妻子在這個身上男人不斷重壓之下,漸漸地把腿分開得越來越大,並最後把腿張揚了開來,又捲在海東粗壯的腰上,再度興奮中,又分開,又捲上,底下的屁股一次次地配合著海東的衝擊而向上迎擊……此時此刻的我,心裡百感交集,我可愛的妻子被另一個男人壓在身軀下面,被人肆意地進攻著,海東在她上面很起勁地忙著,在別人家的床上行使著別人老公的責任,他一定很興奮吧?

我不由地就把那天耳邊嘩啦的鑰匙聲和眼前的這個場景合在一起,床上,兩個擁在一起的身體,幻化成在草地上瘋狂的一對,也是這樣子吧?也是這樣的衝刺?也是這樣的抽插?那串鑰匙被解下放在地下後所發生的一切,就是現在發生在我眼前的一切吧?

海東把他的東西從我妻子身體裡抽了出來,然後站在床邊的地毯上,再把妻子的身體朝床邊劃拉過來,妻子自己把枕頭跟著拉了下來,自己墊在屁股下,把自己全是濕的小口對著海東,海東用手把著自己翹勃得高高的陰莖,把陽具頭朝下壓低了,頂劃著妻子的小道口,還用另一隻手分開妻子一邊的肉肉的唇邊,在狀態下的妻子唇唇都是向外微翻著。

這次,海東更加輕鬆地就把自己的一端送進我妻子的身體,抽插的起伏也更大,兩隻腿的肌肉繃得緊緊,妻子也隨著海東的抽插而把頭髮搖來搖去,然後把手按在自己的小口處,把中指和食指分開卡在小口的上面,讓在她身體裡進出的海東的陰莖可以很觸感地經過她的手指間進入到她的體內,海東每一次陰莖在她那裡經過,都引起妻子肉感的屁股一陣緊縮或者可以說是一哆嗦。

妻子的嘴裡還是倒抽涼氣,一下一下的,我知道這是她開始要高潮的時候,唯一和我的高潮還是一次A片後,用一個買來的代用物什使她說自己好像「暈了過去」。海東和妻子果然不是一次二次,對妻子的這個動作很知道怎麼回事,他送進自己陰莖的力量用得很適中,對妻子的動作雖然在加快,但是從他臀部肌肉的緊鬆程度可以看出來,他在努力調節著自己的力道,海東還時而地把腿曲下,讓陰莖可以平直順利進去妻子的陰道,或者曲得更低,可以讓陰莖時時頂著妻子陰道的上部衝擊。

妻子的臉紅得非常厲害,被海東這些老到的姿勢弄得連連用手指按揉自己陰道口上的陰蒂部位,嘴裡說著「東,要…東,要……」海東把抽插的速度提得更加快了,每次插進我妻子陰道底深處的時候,都要很沈實地頓一下,然後臀部很勁地左右擰動一下,好讓我妻子陰道裡面能更加地感受到他在這次合理地進入他人妻子身體的活動中而膨脹到最粗的陽物。

妻子的話語更多地開始迷迷糊糊的「啊…啊…」了,屁股不怎麼為迎合海東的衝擊而上迎了,腿也不再間或張合地分開,緊緊夾著海東腰部的腿也開始隨著屁股肉的抖動而抖動並漸漸鬆開,海東續又把妻子的腿並上夾在他腰周,一次次地比一次次深地往妻子身體深處送入,最後他把身子緊緊地趴在妻子不停抖動的身上,看不見他臉上的表情是興奮還是舒悅,只是看見他臀部肌肉間隙性地放鬆和緊張──他射精了!海東將他的精液全部排進了我妻子的身體裡。

兩人抱緊沉浸了片刻,海東先抬起下身,慢慢用手探進他們的結合處將陰莖從我妻子身子裡抽了出來,妻子將散在床頭的枕巾用手勾過來,按在陰道口處,擦拭著流出來的海東的精液,然後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朝海東誇張地做了個好像很噁心的表情。海東朝她笑笑,拿過來枕巾,翻開自己還有點濕漉漉的包皮,將自己的陰莖擦乾淨,然後復又趴到我妻子的陰道前,將一邊輕輕扒開,用枕巾仔細開始擦又流出來的精液,一邊擦一邊用手指著書房的位置,我妻子點點頭,然後起身,披上一個大睡巾向臥室門走去。

我忙潛回書房,假裝上網,其實心裡跳得厲害,妻子披著大紅的睡衣,在書房門口朝我招手,臉上的紅霞還沒褪盡,還有點害羞地又似下意識地把睡衣裹了裹緊,我有點猶豫,是因為我不知道怎麼面對海東,妻子不說話,一直笑瞇瞇地看著我,我一鼓氣,起身去臥室,好在海東很知趣,已經穿好了短褲和背心,否則面對這種場合下的另一個男人的裸體,我不知道有多尷尬。海東說他去洗澡,就退了出去,還把門帶上了。

妻子千嬌百媚地仰躺在床上,睡衣被揚了開來,也不再掩蓋,露出我一向迷戀的毛茸的小蓓蕾,我三下兩下地脫去衣服,把憋了近一個小時的弟弟掏出來,妻子緊緊閉著眼睛,嘴巴緊緊抿著,我的陰莖頭上早就一片濕乎,分開妻子的大腿,就伏在了她的面前。

我習慣性地用手撫摩著妻子短茸的小草坪,剛剛被海東耕耘過的小洞口還稍微紅著,兩片小肉唇漂亮地合守在秘密的洞口前,肉感而微微交錯起來的蚌唇軟軟地掩在剛才激烈酣戰的地方。

我忍不住地分開兩片蚌唇,露出她裡面粉紅色的陰壁來,妻子被我的動作一激靈,忍不住地夾了一下陰道裡面,一股稀薄的液沫漫在小口的內沿──海東的精液!我猜想過來這些遺留物應該是什麼東西的了,剛才那種複雜的感情又冒出心頭,要是在以前,我可能會想著嘔吐,但今天卻有種奇怪的感覺,刺激著我漸起一種莫名的興奮。

我忍不住低下頭去,伸出舌頭輕輕地舔了一下那從妻子陰道中流出來的白色渾濁的液體,腥腥的、鹹鹹的液體被我的舌頭捲進我的嘴裡。我竟然吃了別的男人射在我妻子陰道裡的精液!極度屈辱的感覺讓我迷茫,讓我失去了控制自己的能力,我埋著頭,使勁舔食著妻子陰戶上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非常地溫暖,非常地濕潤,非常地潤滑,我於是象四十多分鐘前的海東做的動作一般,依式地挺入了進去,海東的精液包裹在我的陽具周圍,給我進入妻子的陰道很好地起著潤滑,我不費力氣地抽插在妻子軟玉般的身體裡。

妻子的陰道被前面海東的一番作為後,寬鬆了一些,我喜歡不要太緊的的秘洞,感覺那樣是比較容易的動作,妻子依然閉著眼睛繼續著這種享受,我像先前的海東在她身體上耕耘起伏,她開始有重重的鼻音哼出來,之先意尤未盡的感覺化成滿顏的紅潮重又浮上妻子的雙頰。

衛生間的門響了,客廳裡電視機的聲音重又響起,海東這個先前四十多分鐘的主人自顧自地看起了電視,一個男人在「愉快」過後,最想爽的事估計是點上一支煙,泡上一壺茶,現在這個男人又多了一個可以回憶剛才侵入別家婦人的幕景,將自己身體一部分基因的液體排在一個本不屬於自己婦人的體內,而他先行操弄的陰道,現在正被那個婦人合法的丈夫後續地進入,接著是什麼呢?

接著我在無比的興奮中和激昂中,拉響了戰鬥的結束曲,我狠狠並猛力地將陰莖頂在妻子的陰道極處,一波波地將精液射進妻子溫暖的身體裡,而全沒想到這裡前幾十分鐘就接納過海東同樣炙熱激射出的精液,妻子全身在顫抖,高潮燒得她緊緊咬著牙,小手死命地掐著我的膀子,豐滿的乳房也隨著身體顫抖而像遇風襲過的荷葉上集滿的凝露在微微擺動,紅紅的乳暈圍著撅挺的乳頭使我忍不住再次低下頭細細地吮吸起來,妻子緊緊地收縮著陰道夾著我日漸軟縮的弟弟,抱著我的頭在她乳房上晃搖著……我的陰莖終於全滑脫出妻子的身體,妻子一動不動,躺在床上,我扯過一條薄毛毯蓋在她身上,接著起身去浴室沖洗,路過客廳裡,我和坐在沙發上的海東對視了一下,海東的眼神裡示著友好,但他哪裡知道,我心裡在冷靜後卻是一片矛盾,浴室門在我身後關上了,我打開水頭,腦子裡一片空白……

我不喜歡海東,但是卻渴望看到他們之間的性接觸。我兩次象作賊一樣,窺視他們做愛,看著海東熟悉而利索擺弄妻子的身體熟悉而利索,在我們的床上像是在自己的家裡,他站在床下插入妻子,也把枕頭墊在妻子臀下插入她,叫妻子給他舔含自己的陰莖,最後都是在後進式的抽插中射進妻子的身體裡。

還有一次,我躺在空間狹小的床底,看著妻子和他一起去衛生間洗澡,然後妻子先回床上,他趿著我的拖鞋進臥室,他脫鞋上床,床陷下一點。在後來他們的激烈動作中,我一直擔心這床會塌下來,壓在我身上。

他下床站在床邊插妻子的時候,那雙滿是汗毛的腿就離我的臉一步之遙。我屏住呼吸,聽著頭頂上的極大動靜,男人滿嘴的甜言蜜語,讓我聽得作嘔,妻子卻在興奮中激情回應著說道:「老公……老公……插死我!」他們做愛的淫蕩之聲不絕於耳,當時聽得很刺激人,但後來在回想中,我卻感到極度的不舒服。我把我的感覺坦白地告訴了妻子,她聽了以後也很難過。她說她知道這樣對我是很傷害的,而且她現在對海東慢慢的也沒太多的感覺了,會很快就不來往的。

但是,妻子還是忘不了海東。後來我知道,在我出差的一些日子裡,她和海東多次頻繁約會。

有一次我出差回來,發現陽台上晾著一雙黑色的絲襪。我基本不穿絲襪,並且都是一個牌子的,這是我的習慣。

我問妻子誰來住過,妻子沒瞞我,說是海東。我問,你不是說你們不是沒感覺散了嗎?妻子說,忙碌的時候確實不想他,而我不在,當海東給她電話或者喊她出去逛街吃飯的時候,就會在海東的語言或一些曖昧的動作中克制不住自己某種衝動,最後總是徹底放棄了自己的堤防。

妻子告訴我:「海東總是說,何必壓抑自己呢?我們以前不是很有感覺嗎?

你不是也很快樂嗎?我自己也想,都和這個男人有過肌膚之親,也確實沒必要在他面前如此的做矜持狀吧,反而會給他笑話的。「妻子後來說了什麼,我不大能聽的進去了,腦子裡總是出現以前看著海東和妻子在我家做愛的場景,讓我感到羞辱,但在心底的最深處卻又冒出一點異樣的快感,交替著刺激我,讓人渾身不舒服,被侮辱並被刺激,讓我難以言狀。

五月的一天,我出差是半夜回到家的。開門進屋,妻子在睡覺,我去衛生間洗漱,習慣性的看了看紙簍,又是一大團的衛生紙,層層疊疊。我忍住不想去注意,但是還是把它揀了起來。

心開始跳的快起來,剝開紙團,最後一些團捲著,內裡因乾涸的液體而被互相粘著,印證中我的心頓時沈了下去,被一種酸楚莫名的滋味猛烈的捶擊著。

我知道那是什麼,但還是忍不住拿在鼻子前嗅了嗅,那種再明白不過的男人的生理排泄物讓我卻開始興奮,交集著那種酸楚的壓迫感。我走出衛生間再輕輕打開洗衣機,有枕巾在裡面。妻子的習慣我最清楚,她總是在性交後,用枕巾擦拭自己的陰戶和男人的陰莖。我拿起那個枕巾,可以感覺到織物上面液體乾涸後的硬處,我在臆想著卻開始興奮。

回到臥室,妻子在熟睡。揭開被子,她沒穿內衣,膚白而晶潤,乳圓軟安逸的象嬌肥的玉兔,匍匐在妻子的胸口。如此嬌好的婦人,卻是在數小時前剛剛被人侵入和玩褻過。

我這麼琢磨著伏下身子,在她的穴口努力的聞嗅著,熟悉的女人體香中,散發著陣陣被某個男性激烈開發後的燥熱而膻臊的味道,令人渾身發熱滿腦充血,無法抑制中,我三下兩下脫下自己的褲,將妻子的腿輕輕分開,將陽具慢慢的頂在妻子的穴口。

我用手指分開妻子陰唇的一邊,將自己的陽物緩緩的送進妻子的微張的蓓蕾口,那上面還有些乾痼了的精液。妻子動了動,我也不管她是否醒了還是繼續裝睡,覺得她的肉腔微微包裹了我的陰莖一下。

我退出陰莖,把頭伏在她的蓓蕾口,用手指開始在她微張的口端內找尋那顆紅艷翹小的肉豆。我輕輕的用手指揉頂著她,妻子的穴腔開始時顫夾,滑潤的汁在我手指周圍漸漸出現。

我翻身而上,將堅硬的陰莖再次緩緩頂在妻子的穴口,那些汁水已經出現在蓓蕾的花瓣上,我在那些汁水上沾了沾,一挺腰身,陰莖便貼合著妻子熱而綿的腔進入了她的深處,我在黑暗中挺動著,想像著前個小時中,和我一樣姿勢的男人是否也是如此的動作?妻子被他完全開發過的腔道我是否能再次好好的繼續開拓和享受?

我的陰莖在妻子溫熱的身體裡搜索著撞擊,我老是感覺著另一個物體也在和我一起激烈運進,那是海東的身體,我是這麼想著。我沒丁點的不自然,在這種感覺中,我動作的更猛烈,我把妻子的腿弓起,喜歡將她的豐滿的臀抬起,以便讓我進入的更深。

我在和那個虛擬中的男人的物具一起戰鬥,比誰可以在這個婦人的身體裡進入的更深,進入的更持久。我感覺我所到過的地方,處處都留下他的武器曾經撞擊過的痕跡,我只是不用費力氣的經過前面那個男人探索過的腔徑,我能感覺到那個男人在妻子體內留下的線索,這些線索在妻子綿嫩柔軟的陰腔裡深深留下烙印。我無法想像出假寐中的妻子是否也在比較,但不否認的是,兩個前後進入她身體的男人,都能給予她的激動和快感。

妻子的陰壁開始夾擊,她的腔壁可能又適應起數小時之後的第二個來訪的客人,撞擊是相似的,不同是身上男人的體味,角度,力道還有姿勢。我想努力的進入她內裡的更深,想超過幾個小時前也在這裡馳騁的某個男人曾經進入過的最端處。我不知道比較的結果,但是妻子的汁水越發的多起來,這個比較我想她是最有感覺,也許汁水的洶湧更能說明她的快樂。她像一個嬌嫩的蜜桃,向喜歡品嚐她的男人們獻出自己飽含甜汁的肉核。

妻子的豐臀開始扭動,陰道也開始磨廝著,我在這種狀態中激動到頂點,激烈的覆噴在還殘留著那個男人遺漬的妻子的身體裡,我將妻子緊緊的摟在懷裡,於是我們一起達到頂峰。

妻子在被我的擁吻中,說出了海東在夜裡一點多走前的情況。

「他要是回家晚了,怎麼向他妻子交代?」這句話是我說的,其實是想刺痛妻子的心,讓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在海東心中的位置。

妻子剛才的興奮還沒有完全消退,在快樂的餘波中,說了一大堆昨晚的事。

她說,其實海東開始只是想送她回家,但在家門口又就抱住她了,她又急又氣,怕被鄰居看見,怕丟人,好在晚上樓道裡的聲控燈由於沒有聲音,很快就滅了,她不敢動,海東就把手一下子伸到妻子的衣服裡,吻她並揉捏起她的乳。

妻子頓時感到無力,海東又抓住她的手,讓她摸他的底下,已經鼓脹,他的手又開始伸進妻子的褲子中,很快的就頂了進去。妻子在他手指很滑順的進去的時候,才發覺自己已經濕了。

「後來呢?」我追問道。「後來我也不知道怎麼回家的,只知道被他擁著,他幫著我用鑰匙開的門,之後就在臥室裡了,……」妻子突然不說了。

我不甘心,繼續「審問」她。在她的語言的描述中,我彷彿置身在那個熱辣激情的場景中,「看」到妻子的衣服被脫的一地,海東來不及脫掉衣服,就把飢餓的陰莖插入妻子早已濕水迷蕩的穴內,妻子空虛的下口急需身前這個不是老公的男人的慰籍,她歡快激烈的時候,必然習慣的抱緊海東粗壯的腰……最後,我又想到了衛生間的那些紙團、洗衣機裡的枕巾……我無法去空幻的想像,身邊的妻子卻摟著我的脖子,已經微微的迷糊著了。我輕輕的放下妻子纏著我脖子的手,踱步去衛生間,將第二次積蓄的興奮和郁忿一起發射在那條枕巾上。

我不想海東和妻子走的太近,我預感到風浪之前的那種空氣中的潮氣。妻子說她體會的只是和海東的性的快樂,不在於感情。但是妻子卻一次次的無法抵禦海東用性的愉悅來進攻她的手段,她越來越多的提到他。在我們的生活中,她會說單位裡海東今天精神不好,是不是家裡有什麼事情;或者今天他對妻子說她的衣服很合適很漂亮,等等,等等。

而在我們的性愛裡,如果我提到假想的男人來輪流進入她的時候,總是在我說到海東的名字時,她下面夾擊的最急促,濕汁也來的最潤多。我專門問過她,到底海東哪裡叫她這樣眷戀和戀戀不忘?她說她也不清楚,只是感覺他身上的味道好聞。他在她身上動作的時候,肢體、胳肢窩裡散發的味道,叫她興奮得更強烈。還有,他的進出的動作總是那樣的輕緩適度,他可以在她身體內部極度需要的時候,用他堅硬的男人的物給她恰倒好處的伺弄……在這時候,我開始感覺到這個叫海東的男人簡直就是惡魔,從來沒覺得把這個事情當做事情的我,真的開始認真考慮這種事情的後果了。但是,我每次遇見海東的時候,他總是謙恭的笑,衣冠楚楚,對我禮貌有加,使你根本無法想像,這個眼前風度翩翩的男子,就是把我的妻子一次次脫去衣服,然後放倒在我們的床上肆意姦淫蹂躪那個男人。

我們家的被子裡似乎總有洗不掉的他的腋窩氣味,還有掛在陽台上的他曬過的黑色絲襪,紙簍裡那些的紙團,給我扔掉的很多條的枕巾。我開始憎恨這個男人,但是不知道這個憎恨如何發洩,我無法對著別人說,他是以前我默許的妻子的情人,我們曾經一起和我的妻子遊戲,我們還一前一後的在我家的床上愛撫過進入過我的妻子。

我不想為這個事情和妻子爭執和糾紛,我喜歡她快樂,她在兩個男人間感覺象被萬千集寵的貴婦,不見煩惱和憂愁,家裡聽見她處處發出的笑聲。我在家的時候,她總是陪著我,只是會不小心的提到海東的名字和一些事情。看得出她是無心的,但是快樂是真實的。

現在。她不再提出去接觸新的朋友,連我給她一次接觸朋友的視頻也沒有說幾句就轉給我,自己去看電視了。我覺得我們的婚姻狀況必須要有所改變,不能讓海東這樣的獨特的性方式和技巧使她迷戀不拔。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麗少婦桂萍
大奶媽咪女教師
我和媽媽示範性交
爺爺,把內褲穿上
忍不住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雯的女裝日記
迷茫
夫妻群交遊戲
與後母的幸福開始
文馨怎麼淪為妻奴

熱門小說:
淫樂旅行團的輪姦陷阱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