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9月我們夫妻在美國DC時偶爾認識了一個澳大利亞小伙子,他成了我們夫妻的好朋友,我們三人的性愛至今仍然讓我興奮。

事情的源頭是我公司的電腦。有一天我的電腦突然不工作了,我於是到一電腦公司求救,我被告知他們只修理IBM微機,不修理蘋果機。正當我感到無助時,有一金髮碧眼的小伙子告訴我,他可以在工作時間之外試試,並告訴我,他名叫Ben,今年21歲。

看他的個頭約182厘米,典型的尚未發育成成年人的身材,配上一身西裝特精神,於是在大約四點鐘我把他請到家裡。在修理機器過程中我們聊了起來,天馬行空般胡吹瞎侃,他問我結婚了沒有,妻子是幹什麼的?當他聽說我妻子是個博士時,笑說晚上摟著這樣的妻子睡覺一定很幸福。

我問他是否和中國姑娘睡過,他告訴我,他原來有過一個菲律賓華人女孩;他又告訴我,華人的皮膚光滑,但有點黑。我說我妻子很白,他表示很想見見。

他問我:「中國女人怎麼看西方男人?」

我笑道:「雞巴大吧!」

他壞笑道:「你的雞巴多大?」我說沒量過,他說:「那我們比比吧!」

我說:「比就比,先看你的!」想不到他真的掏出了雞巴,當時嚇得我只抽涼氣,我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雞巴!

在國內,洗澡和上廁所都是不避人的,我當然知道國人的雞巴有多大。我曾經為我的大雞巴而自豪,但Ben的雞巴遠遠大於我的雞巴,大約19厘米長、粗得有點像肉店裡賣的豬蹄子。他說:「這還不是最大的時候,女人看到它時應該比你看到的大得多。」

當修完了電腦,還有點網絡方面的小問題沒有解決,Ben要走,因為要趕回公司。Ben堅持不收費,因為是他工作外的活,與公司無關,於是我請他在週五晚來家吃晚飯,以示答謝。

晚上妻子下班後,我把這個事情向她提起,也再三說Ben的為人非常好,是個一本正經的白領小伙子。

Ben週末過來,妻子打開門,那個Ben盯著妻子看,妻子被他盯得有點不自然,他好像也發覺有點不妥了。妻子看我,我於是開始招呼著Ben一起入座,菜已經擺好了一桌,Ben給我們倒他帶的紅酒,桌間的氣氛越來越好,大家這時已經像是老朋友一樣聊開了。

吃完晚飯,這時妻子提議去她辦公室裡看看,因為她的電腦是同樣型號的,於是我們一起去了她的辦公室。因為我在那裡呆著無聊,就先回家去了,我告訴妻子,如果Ben拷貝完了就給我打電話。

大概一小時後,我們一起回家並把Ben送回家。回家後妻子說Ben是個小色狼,我問怎麼了?妻子說他老往身邊靠,並且不經意地碰她的手和腿。我們一起笑了笑,並沒當回事,因為這樣的事也是見怪不怪了,許多老外都喜歡動手動腳,只要無傷大雅也就不能太在意了,並且在妻子有時不經意的說話中透露,感覺Ben很好。

我上了床和妻子聊起來,她倒是乾脆,說Ben很性感,身材不錯,而且那個部位特別膨脹的,她偷偷的看上幾眼,覺得比看那種脫光光的片子更刺激人、更讓人遐想,總想著那裡面的玩意會是什麼樣的?呵呵,怎麼和我看女人帶著胸罩時腦子裡的想法差不多?看來,人同此心,不分男女。

第二天是個星期六,妻子晚上要在辦公室加班,於是Ben又來幫我解決最後一點問題。當處理完成後,我們倆一起回家並在廳裡一邊聊天,我一邊給他介紹中國連續劇的內容。

看他有點無聊,我就拿出我們在商店借的錄像帶播放,看到有露骨的黃色鏡頭,他的精神又上來了,他一個勁兒地問我們夫妻的性生活,當然作為交換,他也告訴了我他的性史。這個話題也讓我很興奮,因為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地瞭解一個外國年輕人的性生活,以前的知識都是從報紙或電視上瞭解的。

正在我們倆都很興奮時,妻子突然提前回來了,我們於是一起聊了起來。那個壞小子一邊裝出很隨便的樣子在調錄像,其實是專門播放黃色的部份。開始我坐在他們中間,不知什麼時候我蹭到地毯上坐了,那小子在我後面故意把他的褲子支得很高,讓我妻子看到。

跟著錄像的話題,我們就聊起了性來,妻子說,電視上的鏡頭只是外國的文化,與中國人的生活相差很多,Ben說:「你們完全可以過這樣的生活呀,我可以給你們提供經驗啊!」他又說了他和別人3P的事,當然我也告訴他我們夫妻的部份性史。

在聊的過程中,他反覆地追問妻子那些細節,妻子笑著說他挺逗,Ben又不失時機的錦上添花地形容他的陰莖長得如何粗,妻子不相信的看著我,我用漢語說:「若他插你,怕你受不了的。」妻子沒說話,笑笑去做事了。

Ben儘管不懂漢語,也能看出有門兒。等Ben走了,我就問妻子:「想他的雞巴?」妻子有一些不自然地說我沒正經,後來自己洗漱去了。

睡到床上了,剛上床,妻子就開始摸我的雞巴,一下一下的擼著,我馬上就硬了,於是我把妻子脫了個精光,開始趴在上面操她,這時候我又提起了那個話題,邊操邊問:「想不想讓Ben操你啊?」

「想啊!」這時候妻子不知道怎麼了,好像是很大方。

我對妻子說:「Ben來了,你敢上?」

妻子說:「有什麼不敢的,你要讓我去我就上……」

以後半個月妻越來越多的提到Ben,我明白她是同意了。

大概在10月我就告訴Ben,妻子同意了3P,Ben當時就像吃了興奮藥,高興地一會兒蹦高,一會兒翻跟頭。

是個星期六下午二點多,Ben按時來到了我家,寒暄了片刻,Ben很會來事,搞得大家氣氛很好。Ben去衛生間,妻子這時很輕的起身,沒有吭聲的看了我一眼就回了臥室。

我進了書房沒多久,門輕輕的開了,Ben光著腳喊:「你來吧!」我說有一些文章要打,他應著就進了臥室。過了十分鐘,等我回到房間時,看到妻子穿著睡衣靠在床上,Ben脫光了衣服靠在我妻子胸前在討好她,於是我也光著身子上了床。

這時Ben大膽而輕輕地幫我妻子脫下睡衣,他的手輕輕滑過她的胸部,用手調皮地捏著她的兩個乳頭,妻子的乳頭立刻硬了起來。Ben用嘴咬著乳頭,把手伸到她的內褲裡,我幫他把妻子的內褲脫下來,但只脫了一腿就停下了。我的調皮把他倆都逗樂了,於是大家都放鬆下來。

Ben慢慢趴到妻子的陰部,用嘴啃了起來,還不時誇張地「嘖嘖」有聲吸吮著她的淫水。我建議妻子摸摸Ben的雞巴,她沒有拒絕,妻子伸手一握,和我剛看到他的雞巴時一樣,嚇了一大跳。

Ben自豪地樂了,他說沒有人不喜歡他的雞巴的。他問妻子可以不可以把他的雞巴放進她身體裡去?妻子這時早已不能自制了,忙點頭。

Ben沒有忘記還有一件事情要做,回到房間把他帶來的保險套拿出,進了臥室將套膜撕掉,很大膽地把避孕套撐大,熟練地套上了。

保險套被繃得拉緊,下端只能套在雞巴的三分之二處,我著實驚訝於他的碩大,我平常都是用大號的避孕套,可對Ben來說就太小了。他又很有經驗地把KY抹在套外面,他給我解釋說,因為我妻子的陰道窄,他的雞巴大,不抹潤滑劑操進去會痛的。

然後他把雞巴頭對準我妻子的屄慢慢插了進去,儘管他很小心,妻子還是痛得不得了,「媽媽」地直叫。看到她很痛苦,Ben停了一下,等她的臉色平靜了,他又再慢慢插進去。

最後他終於達到了目標,把整根大雞巴都插了進去,我從下面看他們的結合部,Ben的雞巴把妻子的屄撐得圓圓的,沒有一點空間。妻子有些吃不消了,皺皺眉頭一邊哼哼著,一邊用自己光溜溜的手膊推Ben,身子哆嗦起來。

Ben開始操了,妻子被他操得一個勁地抖,不過隨著屄裡流出的淫水越來越多,他的動作也越來越快、越來越猛,不一會兒他就射了,拔出來時,避孕套前面一大截都盛滿他的精液。

等他從妻子的身上爬起來,我也早已脹得不行了。我輕車熟路地操著妻子,我發現我操妻子時喜歡讓她的腿並在一起以增加陰道夾的力度,Ben卻喜歡她的兩腿叉開著以插得最深,我估計可能是因為Ben的雞巴大,不需要我妻子夾就很舒服。我不喜歡用避孕套,最後我把精液全部射在妻子的屄裡。

看到我的精液從妻子屄裡流出來,Ben的雞巴又硬了起來,他馬上再戴了一個避孕套操了起來。這一次他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樣子,動作特大,完全只考慮自己的享受。在頻繁的抽插之下,妻子的分泌物越來越多,床單上留下一大灘濕濕的印跡,喘著粗氣,渾身汗水淋漓。

漸漸地,妻子不再呻吟,也不再狂呼亂叫,整個身子突然直挺挺的,看來是被Ben操到高潮了。Ben把妻子翻過來,從後面繼續操,這次持續了很長時間,把妻子操得上氣不接下氣,他的臉上、身上也都是汗水。

妻子的陰道完全被他插得鬆開了,陰唇也翻開兩邊,Ben操得更順暢了,到最後他插入的動作基本就是直進直出,他甚至可以不用看妻子的下口,就直接將完全退出到洞口的雞巴筆直地衝進她的身體裡。

我平躺到床上,示意妻子給我口交,妻子一邊讓Ben操著,一邊輕柔地撫摸著我的雞巴,上面的分泌物已經乾涸,可是她擦也不擦便放進嘴裡,嫻熟地吸嘓起來。Ben又一次沉重的撞頂把妻子操得嗷嗷直叫,再也沒有心思口交了,而是轉過臉去,驚訝地望著Ben,Ben根本不理睬她,雞巴專心致志地繼續抽插著……

這晚上Ben把妻子操了好幾次,最後老婆光著身子給他開門送走。

第一次玩過3P後,妻子的腰痛了好幾天。我告訴Ben後,他很自豪地笑了,他說他沒有想到這麼快就把我妻子搞到手,實際上他準備花一個月左右的努力。

妻子的例假在下一周來了,Ben一個勁地打電話和發電郵要求再操妻子,我答應他,一旦妻子的例假過去,可以操屄了就立即告訴他。

第三周的星期四晚上,妻子的例假結束了,她迫不及待地讓我操她,她說例假剛結束後裡面特癢。第二天我把這消息給Ben發了電郵,下午Ben立即打電話給妻子,叫她去他的宿舍取他給我拷貝的系統盤,我只好自己回家做飯、吃飯了。

直到晚上九點多鐘妻子才紅火滿面地回到家,我心裡那個嫉妒啊,於是狠狠地操了她一回。

妻子給我講了他們的故事,可把我樂壞了。原來Ben已經準備要好好幹一回,誰知道他有幾個不長眼的狗朋狐友不管Ben怎麼暗示就是在他的屋裡談天說地賴著不走,直到妻子到了他們才明白怎麼回事,好不容易把他們打發走了,Ben趕緊用凳子頂上門,原來Ben的臥室沒有門插活門鎖。

Ben二話不說就給妻子脫衣服,妻子問他怎麼知道月經期過了?Ben給我妻子看他的電腦屏幕,原來這壞小子把我的電郵做成屏幕保護程序了,當電腦處於屏幕保護狀態時,我的短信就醒目地在屏幕上游動:「今天她能用了!」妻子這才知道原來我和Ben在底下算計她。

Ben憋了一星期了,連續操了她兩次。射精後躺了一會兒,Ben開始給她舔屁眼,妻子舒服得簡直就要死掉啦!舔著舔著發現雞巴又硬了,於是Ben又把雞巴插進妻子的屄裡。

剛操了幾下,他同宿舍的人回來了,要進Ben的房間,發現門被凳子頂住了,就使勁推,這可把我妻子和Ben嚇壞了,Ben趕緊把雞巴拔出來,跑過去扛著門不讓進,那小子只擠開了一道縫,看到Ben的床上有個裸體女人,心裡就明白了。

這時Ben的雞巴也嚇軟了,他只好陪著我妻子聊天。估計他的朋友進自己的房間了,他倆才趕緊穿好衣服,送我老婆出來。誰知一出來差點暈過去,那小子正在廳裡吃東西呢!Ben只好給他們作了介紹。好在老外找女人很平常,大家心照不宣就是了。

因為Ben後來操我老婆時不喜歡用避孕套,我建議他們去醫院驗血,當然我就不用了,因為如果我老婆沒事,我也不會有事。結果出來了,證明他倆都健康,我也就放心了。

到了週末,Ben這次就不請自來了,一方面他可以享受妻子做的飯,還省了去中餐館的錢,另一方面也是為了解決他下身的飢渴。吃了飯我們就一起坐在沙發上看電視,我妻子去洗了澡換上浴衣,這回我不用坐在他們中間了,Ben大方地讓妻子坐在他腿上。

Ben一邊看著電視一邊和我閒聊著,他的手從我老婆的浴衣領口伸進去摸著。一會兒我發現Ben不說話了,回頭一看,原來不知什麼時候他把妻子的浴衣給扒了,頭正趴在妻子的奶子上吃著呢!

接著他就鑽到妻子的襠裡啃了起來,她一聲悶哼,兩腿夾緊Ben的頭。等妻子洩了,Ben就在沙發上把妻子的腿掰開操了起來,我趕緊告訴他,每個月只能在月經前後兩周可以不用避孕套,否則他每次都在裡頭射精,我妻子會懷孕的。

Ben射精後,我們關了電視去到床上,我倆又分別操了我老婆一次,一起渡過了一個愉快的夜晚。

Ben的父親在日本開了家電腦公司,Ben去日本呆了一周多,他的宿舍裡也換了個女孩。Ben一回家就給我們打電話,邀請我們到他宿舍去玩。當天也是個星期五,那個女孩去和男朋友約會了,整個週末不回來。

Ben的宿舍是一排四套住房,每套住房有兩個臥室,住的全是他的狗朋狐友。因為他在電腦公司工作,上網免費,所以他的朋友們都用同一套網絡線,因此他的廳裡的電線雜亂無章地通著其他單元。他們之間也就沒有秘密可言,因為可以互相調對方電腦上的東西,特別是黃色照片或電影。

我們之間的事大概也不是秘密了,我猜想Ben甚至把和我妻子做愛的細節都告訴他們了。你想他把我的短信做成屏幕保護程序,別人能看不到嗎?

Ben和那小姑娘房間之間的牆上不知被哪個壞小子釘上了一個交通標誌:「請保持在左邊!」這是因為澳大利亞的車子都是在路左邊行駛的,意思是不讓Ben越界。

我問Ben,為什麼他的同屋不和男朋友住在一起,這樣對大家不是都不方便嗎?Ben說這樣方便他們各自找其他性夥伴。Ben告訴我,每當他同屋的男朋友來了,他就到我家去,同樣他約了我們來,他的同屋就到男朋友那裡去,這樣反倒比以前和那臭小子同屋方便了。

Ben說他在日本很惹人注意,許多日本女孩願意找西方人。他戲說,這可能是為什麼他老爸樂不思澳的原因吧!我問他為什麼不找日本女人?他說她們都很膚淺,不像我們夫妻倆這麼有知識。

正在我們聊天時,不方便的事還是來了。他的一個朋友還沒等我們坐下就闖進來了,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和我聊起了家常。我和他各自坐在一個單人沙發上,我妻子坐在一個雙人沙發上,聊到困了他就走了,Ben關上門後就在沙發上把我老婆的衣服扒了,兩人擁抱在一起親嘴。Ben實在挺不住了,只親了一會嘴就抱起我老婆就進了臥室,我也脫光了衣服,洗了個澡進去了。

Ben的臥室不大,除了他工作用的電腦,就是一張大的雙人床,妻子正在叉開腿躺在床上,Ben趴在床邊吃她的屄。Ben看到我來了,讓我也吃一會兒,他還在一旁糾正我的動作,告訴我要伸出舌頭從下往上舔,到了上面時用嘴使勁啜。

不一會兒妻子就達到了高潮,我也不管Ben了,就著勁操上了。Ben爬到床上來把他的雞巴放在妻子嘴邊,然後在她嘴邊輕輕的往裡送,妻子慢慢的張開嘴,Ben小心的送進去,一點點、一點點的伸進去。可是只進到一小半,妻子的喉就開始反射性地嘔,Ben忙抽出。

等我射了精,他要我妻子撅起屁股來,他從後面操……

我們幾乎每週都約會一次,每次Ben至少要操兩次,妻子都給他操到樂翻了。他幾乎成了我們家的一員,我們的關係在他的朋友中間已不是什麼秘密,但我們的中國朋友不知道,他們只知道我有一個外國哥們。當然也有讓別人懷疑的時候,因為我們的朋友總會碰到Ben的,好在有我在家,他們不會想到Ben是我妻子的情人。

有一天晚上Ben突然熬不住來到我家,我正和朋友們打撲克,Ben坐了一會兒感覺很無聊,我假裝實在不願意離開牌桌,就讓我老婆送Ben回家。他們到了他家時發現他的朋友們也在他屋裡聚會,他們只好到公園裡去。

妻子說,Ben一直抱著她,用雞巴頂著她的身體,妻子抱怨我從來沒有這樣和她談過戀愛。可是公園裡總是不能做愛,只好互相摳摳擼擼。好不容易估計我的朋友們走了,他們趕緊回到我家,在廳裡來不及進房就立即幹上了。

這時我也起身去到客廳,妻子蹲在地上,Ben的褲子腰帶和拉鏈都被拉開了,褲子在腰間敞裂開,內褲被扒在襠下,妻子正吮吸著他的雞巴。Ben忙三迭四的對我點了一下頭後,妻子就被扒下褲子退到腳跟,站在沙發前,Ben將妻子反過來,用手臂托著她的腰向後拽起,妻子前身依在沙發背上,頭頂著牆,手臂也扶在沙發的背上,豐滿的屁股高高的向上撅起。Ben沒有前戲,並著腿很乾脆的插進去,只聽妻子「媽呀」叫了一聲,嘴就張得再也合不住了……

突然外門響起,我的一個朋友突然又回來了,說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沒有和我講。妻子要躲,可是褲子褪到腳跟,走動感覺很吃力,身子也在不自主地扭曲和擺晃,Ben忙抱著她逃到裡屋,我只好把朋友擋在門外說話。

我朋友還懷疑地問我:「你家怎麼有外國人的香水味?」我說:「不是我的外國朋友來過嗎?」我也不知道他看到沙發上Ben的衣服沒有,好在中國人不像老外那樣硬闖。

我們的關係持續了一年多,直到妻子在NYC找到工作才離開Ben。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