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光好絢麗耀眼!涼風徐徐吹來,萬里晴空,好一個悠閒的午後。

   「啊,這麼好的天氣,卻還要上數學課,真是的!」舞子呆呆地望著窗外。

午休時間己經結束了,一年D組的學生們還聚在一起吱吱喳喳講個不停。離上課還有三分鐘……

   「真的耶!」惠子靠在舞子肩上說。

   「到屋頂去好嗎?」靜惠說。

三人點點頭,悄悄地走出教室。

   「反正,數學老師不點名的。」舞子跟著兩人上了屋頂。

上課鐘聲響了!舞子、惠子、靜惠在屋頂上向著太陽的地方坐下來。強風將她們三人的裙子吹起來,露出健康的大腿,卻沒有人去遮它。

舞子、惠子及靜惠三個人,是高中一年級同班的要好同學。這裡是私立K女子學園,舞子從國中時就在這裡就學,惠子及靜惠是高中才進來的。這個學園的高中部入學管制不太嚴格。惠子及靜惠就是這樣進來的。

通常國中就進來的學生和高中才進來的學生,是不會很好的。她們表面上互相敵對,理由很簡單!因為智商的程度不一樣。大致上說來,高中生們都是不太用功的一群。而且又因為她們畢業後能直接上短大,因此對成績一點都不關心。

而另一組人是經過考試進來的。學園本身也因為是直接升學的緣故,上課水準也偏低。對那些考試進來的學生來說,老師在課堂上所教的,都是簡單的課程。

   「剛剛第四堂的英文課……太帥了!」上了屋頂後,靜惠開口了。

   「我真不敢相信,高中的課程,竟然教I、MY、ME的分別,真是老師和學生一樣的笨。」靜惠不耐煩的說。

惠子回答:「真的,真的,上次也有人問:『四國有那四個縣?』居然還有人回答:『土佐縣』,哈,笑死我了。」

惠子和靜惠互相看了一眼,笑起來。

舞子和她們不是同一組的,每次都很困擾。像舞子她們這群人是經常被取笑的。舞子自己也認為自己笨笨地!

惠子和靜惠經常蹺課上屋頂,是因為上課的水準太低了,聽了也沒有用。她們不論有沒有上課,成績都是頂尖的。尤其是靜惠。所以,她覺得老師教的很不可思議!

舞子本來是比較乖的學生,不可能蹺課的。但是因為耳根子軟,看惠子她們蹺課就跟著蹺。舞子喜歡她們兩個。但對於她們兩人的訓話,評語還是覺得生氣。(什麼?為什麼覺得奇怪?什麼?土佐縣在哪裡?)

舞子的內心有許多疑問,但看她們兩人笑了後,自己也不知不覺笑起來。舞子有一點短路。並不是討厭讀書,但就少了一根筋。但也不像其他的學生那麼貪玩!身材小小的,穿著學校的制服,頭髮披到肩上中分。猛然一看,有點像國中生。一有什麼不順心的事,就會哭泣。

惠子一個人走到欄杆邊往外看。

   「跑步,跑步,哇……跌倒了!」

惠子是喜歡運動的少女。有亮麗的肌膚,身材瘦瘦高高的。小小的臉蛋,留著短髮非常相稱。

   「那一班人數好少。」

   「那是高三的吧,不上體育課都去惡補功課了!」

靜惠說:「有保送入學的人就好了,但也有人要參加考試的,這個學校對考生不親切,教這種書那裡考得上好學校?第五堂課是體育課,所以都蹺課了。」

靜惠留著一頭長髮,非常有魅力,身材已像大人一般成熟。舞子經常聽靜惠說起男朋友的事情,但每次說的名字都不一樣,靜惠每次都因約會的錢而煩惱。

   「舞子,妳知道A班的小美嗎?」惠子看夠了體育課,向舞子問。

   「嗯……國二時,同班的,怎麼了?」

   「聽說懷孕了!」

   「什麼?懷孕?」舞子嚇了一跳,叫出來。

   「懷孕,是要生寶寶嗎?」

   「當然啊,不然生什麼?」

靜惠聽了笑起來。

   「但是,懷孕,那就說她……她……做了那……件事了?」舞子臉紅紅的,輪流看著惠子和靜惠說。

   「嗯,可能吧!」

靜惠笑起來,而惠子覺得舞子的反應太幼稚了。

   「啊!原來,她做了那件事……」

   「對呀!她沒有避孕,真是不小心!」

   「什麼?避孕?」

   「唉喲,就是保險套啦!」靜惠覺得舞子真是少見多怪!

實際上舞子對於性知識根本完全不懂,只是好奇而已。

   「第一次真的會痛嗎?」

惠子瞪著舞子說:「第一次是指處女膜嗎?」

舞子眼中有光。

   「因人而異吧!」靜惠回答。

   「有人說痛死了,有人根本沒感覺,就像生理痛一樣的,而流血也有人流,有人不流的。」

舞子聽著靜惠淡淡地、大膽的發言而驚訝不已。

   「靜惠妳呢?」惠子問。

   「我很痛的,但沒有流血,只是之後褲底留下一些奇怪的痕跡。」

   「哈,原來靜惠不是處女!」

對舞子來說對性雖然有興趣,卻遙不可及,對性的相關知識都是片面聽來的憑空想像,實際上沒有體驗過。惠子意外的冷靜,令舞子覺得不可思議。

   「嗯!奇怪的痕跡?」

   「惠子呢?」

   「還沒……」

   「但,總有一些經驗吧?」

   「是啊!但是不像靜惠那麼身經百戰。」

   「是嗎?」

   「對,可以說完全沒有經驗!」

   「自慰呢?」

   「偶爾做的,靜惠呢?」

   「自慰?想自慰時就找男人呀!」

   「哦,你真罩得住!」

舞子目瞪口呆的,聽著靜惠及惠子的談話。也在心裡暗自祈禱話題不要到自已頭上,因為自己實在無話可說。但舞子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她們兩人,從來不把這種話題,和舞子產生連想。

   「對了,而且……」靜惠說。

   「幫我一下!」靜惠取出一元硬幣,拿到舞子和惠子前面。

   「惠子,幫我丟這個……」

   「好啊,怎麼丟?」惠子看著手上的十元硬幣說。

   「事實上……」靜惠一邊嘆氣一邊說:「昨天,有兩個男朋友同時約我。」

   「兩個約會撞在一起了?」惠子下意識地將十元握緊。

   「對,有一個是今天六點在淡谷,另一個是七點在新宿,必須決定出一個來才行!」

   「哦!」惠子緊緊握著十元硬幣。

   「那另一個落單的人怎麼辦?」舞子問。這是最想知道的事……

   「管他,等不到就走人了吧?」

   「哦……」

   「真希望分一個給我。」舞子打心底想著……。

惠子將十元往空中拋起,十元硬幣在空中回轉後掉下來,惠子用右手接住,再放到左手手背上,再慢慢地把右手挪開。

   「人頭!」舞子叫著。

   「人頭啊?」靜惠微笑著說。

   「啊,真搞不過靜惠!」惠子望著天空說。

舞子和惠子兩結伴往車站走。

   「男人關係真是亂啊!」

   「嗯!真的很亂。」舞子跟著惠子說。其實舞子才不懂,什麼叫做男人關係,只不過惠子那麼說,也跟著她點頭罷了。

   「靜惠真是個罪人!」惠子說。

   「嗯!對啊!」舞子回答。

   「舞子,我們也來當罪人吧!」

   「好,好!」舞子開朗地說。「好啊,好啊,我們也來做罪人!」

   「喔!」惠子盯著舞子的臉說:「舞子,妳真的懂嗎?」

   「什麼?」舞子其實不懂。

   「犯罪耶!犯罪!」

舞子盯著惠子的臉看了好一陣子……惠子的表情漸漸地,出現詭異的神情。

(不好了)舞子想著。惠子的表情就是捉弄人時的表情,如果舞子這時不假裝懂的話,那惠子以後不是更有機會捉弄她嗎?那樣子不好!舞子突然覺得自己變得好聰明。反正妳不能再笑我了!

   「當、當然啊,別看不起我!」

   「哦?」惠子用看穿的眼神看著舞子。

(我死也要成為一個罪人)!舞子下定決心似地……犯罪?做不好的事情,或者去做……

舞子和惠子在車站分開,馬上向書店走去,從字典欄中拿出一本字典翻到(犯罪)的地方閱讀。舞子自己是沒有字典的,小學入學時從親戚那邊得到的一本學習字典是她唯一的一本字典,高中入學時她覺得那本字典太丟臉就丟掉了。

之後她就不認為,自己要有字典,因此從來沒想到要買。萬萬沒想到這個時侯用得到。(但,字典還走解決不了的)。舞子想。(可是,到底還是不懂)!

舞子走出書店,往家裡的方向走去。(犯罪、犯罪的女人!)舞子重覆唸著同一句話,像唸咒語一樣。(犯罪的女人,我也想成為犯罪的女人)舞子一直重覆著毫無意義的話。因為她始終認為,不懂的話一再地重覆,就會懂了。

舞子在最近才學到一句話「三杯醋」。她也是一直唸,一直唸到最後終於悟出所謂三杯醋,就是「三杯」和「醋」的結論。因為情況一樣,所以她相信這樣子唸,最後一定會懂的。

   「犯罪的女人,犯罪!」她的頭上,似乎已有這幾個字刻在裡面了一樣。閉上眼睛,稍微想一下,這時突然……

汪!汪!汪汪汪……在她的前面,不知什麼時侯跑來一隻狗。

   「啊!」

舞子退後兩、三步,跌倒在地上。等回過神才看到狗已跑入主人家中。在她閉眼睛的的同時,方向似乎走錯了。

   「討厭,人家在想重要的事!」舞子對狗發脾氣。

   「嗯!嗯……」

舞子站起來拍拍裙子,往前走去。然後再次回想靜惠和惠子的談話。

   「嗯!犯什麼呢?啊,對了!」舞子偷偷地微笑,突然改變了回家的方向,往車站走去。

走到人煙稀少的公園……。白天有年輕主婦帶孩子出來散步,晚上會有情人散步,但黃昏的時侯卻人煙稀少。只有一些學生及上班族,趕著回家的人潮快步通過。對舞子來說是最好實行計劃的場地。

   「嘻嘻嘻……」

這個公園緊接著森林。舞子藏在公園及森林入口之處,等待人來……。終於有一個男生出現了。……白色襯衫,黑色長褲。是附近一所學校的學生。他一邊咬著口香糖,一邊往前走。他的身高很高,有點帥、有點酷,又有點無賴的感覺。

他一邊走路,一邊踢著小石子。來到舞子藏身的地方。啪!啪!聽到有樹枝折斷的聲音,他往內一看。

   「咦?」他嚇了一跳,停住腳步。

有一名穿制服的女生倒在那裡……。是舞子。她一直盯著他的眼睛。他也一直注視著舞子。

   「啊!好熱,好熱啊!」舞子在他面前翻開裙子。白色的內褲,白色的大腿,一下子全看見了。

他一語不發注視著舞子。他的腳下剛剛在踢的石子,早就不知去向了。他不理解出現在眼前的事……。(為什麼有女孩子睡在這裡?了為什麼給我看內褲?)他一邊看看周圍(難道是惡作劇的節目嗎?)沒有其他的人影。

   「嘻嘻嘻……嘻嘻!」舞子慢慢站起來,屁股向他,往森林走去。

他一下子就追了上去,往森林方向走去。剛剛看到的小屁股及白色大腿,一直在腦中浮現。好像作夢一樣。

   「喂……喂!」他在森林中小聲呼喚著少女。

   「這裡,在這裡……」

聽到回聲了,他急忙向聲音的方向走。看到了人影。

   「不!,不可能吧?」他呆呆地看著她。

舞子已脫掉了制服,只剩下一件胸罩和裙子而已,站在那裡。一隻腳撐高,露出大腿間的小內褲。舞子在不認識的男孩子面前,顯得有點不好意思。但已下了決心,所以很大膽……。

   「喂!」她向他說。「喂!來摸我,從內褲上面摸……」

他紅著臉,血管都浮上來了。當然的!他一定是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的。兩股之間突然一陣刺痛!

   「喂!」她又叫了,聲意甜甜膩膩的。

他的理性早就飛走了,(管他什麼整人遊戲)他跑上前將舞子推倒在地。

   「嗯……哦……!」舞子紅著臉。「真不好意思!」

已經這樣了,還有什麼不好意思。他解開舞子的胸罩,將手插入握住乳房。他的手掌心中感到舞子的心跳聲。他慢慢地揉著乳房。

   「啊!生乳耶?」剛開始慢慢地,後來就不管她的抵抗加重了力量。

   「不要,好痛!」舞子咬著牙。(不要那麼用力,好痛!)

他才聽不見她呻吟的聲音,繼續搓揉著幼乳。

   「啊!啊……」起初只是痛,後來卻有了快感。

(啊,好奇怪!)舞子享受著那種感覺。(啊,是什麼硬硬的東西在他的手中轉來轉去?啊,是我的乳首,好硬哦!)

(呼……呼呼……)舞子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起來。這是她第一次感到的甘美快感,已陶醉其中。舞子也感到下半身逐漸熱起來。自己也變得不知所措!

   「喂,摸我的內褲……」舞子說完後背對著他,泥土的氣息撲鼻。

   「喔,好耶!」他點了好幾次頭,將手從乳房上拿開,改變一下姿勢。

他趴在舞子後面,右手將她的大腿撐開,左手伸入兩股之間摸到了內褲。

   「啊!」感到了男人的觸感,她不覺發出聲音。

   「嘿!嘿!」他將食指放在她陰部突起的部份,順著屁股往下滑。

   「啊……」不思議的感覺向她襲來。那是又甘又柔,無法言喻的快感。舞子希望有更激烈的刺激。還好像還缺點什麼似的……

   「喂,再摸!」

   「從內褲上嗎?」

   「對,脫褲子不行的!」

他喘息著,一邊又把手指插入。

   「啊……啊……哦……」舞子的眼中閃現淚光。

緊接著她不知如何處理,連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快感。(為什麼?為什麼這麼奇怪呢?這是什麼感覺?)下半身好熱……舞子的心中覺得悶悶的。剛剛被愛撫過的乳房,空在那邊,覺得意猶未盡。舞子自己用手握住自己的乳房,用力地搓它。

   「啊……」一再而來的快感,吞噬著她。身體變得好重!只有兩腳之間的熱度依舊高昇。

   「嘿,像做夢一樣……」他的股間也燃燒起來了。

他是童貞!雖然私底下也看過許多色情雜誌,但這麼直接的接觸還是第一次呢。而且是自動送上門的。他的陰莖已經脹的快要破褲而出了。

   「我受不了了……」他說完就掏出自己的肉棒,脫下長褲。

   「哦……」舞子看到這麼活生生的東西,出現眼前也嚇了一跳。

   「哇……」在舞子看來覺得好奇怪!那部份和身體、其他部份的顏色都不同。就好像後來才黏上去的一樣。硬硬粗粗的毛,以及下面的兩顆蛋。

   「這是什麼?」舞子伸手摸了一下。

   「好熱!」又熱又硬,舞子吞了一口口水。

不管是大或小,勃起的陰莖對舞子來說,都是第一次體驗。沒有比較的對象。(若和別人比起來,他的算大的)舞子想。舞子將它握起來……感到它在手掌中的跳動。(不舒服……)

不管舞子心情如何,他可是太爽了!(幫我吸一吸……)他覺得自己像A片的男主角。

   「什麼?吸?哦,放到嘴巴嗎?」

   「對!吸一吸,舔一舔!」

   「不要!」舞子搖搖頭。這麼髒的東西要放到嘴巴裡,死也不願意。

   「為什麼?」

   「不要!」這不是舞子預定的節目。

   「那就算了!」他說:「那我直接進去了哦……」

   「什麼?」

他將舞子的內褲脫掉。

   「啊,不行!」舞子激烈的抵抗,但不是男孩的對手。

   「妳到這時候了才說不要?」他也必死地說。他勃起的陰莖早就不聽話了。眼前只要有個洞就可以插的狀態。

   「喔!啊……」

   「沒關係的!」他也不知道什麼有沒有關係,只是用這句話安慰她。

舞子知道抵抗無用後,也變乖了,讓他脫掉自己的內褲。

   「喔哇哇……」在他眼前第一次看到,真正的女人性器。

   「這就是……雞雞啊!」他知道今天過後會有一段時間是見不到了,所以他緊緊地盯著舞子的下體看了會兒。

   「啊,不好意思!」舞子將臉遮起來,而不是遮腳。

也許有一點期待吧……。從內褲上面獲得快感的舞子,想到直接進去後,有更大的樂趣也不覺興奮起來。

   「好耶!」他看了舞子好一會兒後再將舞子的兩腳張開,仔細看那裂縫。

   「啊,這就是陰道,原來小陰唇像花瓣一樣,好棒耶!」

   「啊,討厭!」

他放開舞子的腳,接著用手指去碰舞子的秘所。

   「哦!」尖銳的感覺貫通舞子的全身。

   「啊!好爽!」舞子陶醉於初次的快樂中……。

他的手指將舞子的花瓣漸漸張開。快感比不好意思的感覺更強烈,舞子沒有絲毫不快。

   「啊!哦……」終於從秘所中傳來唧唧唧的聲音。

   「好棒哦,已經濕成這樣了!」他一興奮起來,一隻手玩弄著舞子,另一隻手握著自己的陰莖,手開始上下動起來。

   「噢……」忍耐已經到了界限。

舞子輕輕閉上雙眼,將全部精神都集中在秘部上。好像只有那裡不是自己身體的一部份似的。而且快感的確是從那邊傳來的,手指一碰的話,全身就有很大的震動。

   「啊!啊……太棒了!」舞子感到秘所一陣異樣的感覺。好像有一個比手指還粗的東西,一直在那邊壓、一直壓……

   「咦!」舞子嚇了一跳,抬起頭來……原來他將肉棒子,放在舞子的兩腳間摩擦。

   「我……要……哦!出來了……」

   「啊!等……一下,等我……」

喔喔……啊……舞子自己都聽得到,內部發出來的聲音。

   「啊……啊啊……!喔……」銳利的痛苦很快被快感所取代。他通紅的臉是舞子的惡夢。

   「好痛,呀……好痛!」舞子想這可不像靜惠所說的生理痛。比痛還要痛的感覺.….好像秘所裡被放了什麼進去似的。

   「進去了,進去了……」他的聲音充滿喜悅!除了感激進入之外,還隨時可能爆發。(好可惜,不弄個兩、三次就太可惜了)!他開始搖動腰肢。

   「啊!啊……」舞子自己不知身在何處。

(咦,為什麼他在動呢?不是進去就好了嗎?)舞子奮力地抓著自己的制服,忍耐痛楚。就像從天堂到了地獄一樣。

   「嗚……不行了!」舞子心中希望他停止搖動。舞子的肉壁已經滿溢淫水了,所以失去感覺了,只是……他並不知道。

   「我能不能留下內褲當紀念?」對舞子愈來愈熟的男生,拿起舞子的內褲問她。

   「不行!」舞子將內褲奪回,很快地穿上。看看自己的下體。好像沒有出血……突然對自己的姿態,感到不好意思起來。

隔天的第一堂課是國文課。忍著身體下部的疼痛來上課,對舞子來說真是折磨。痛的連椅子都坐不住!當然穿的是昨天的內褲。她昨天回去後並沒有換褲子。舞子在上課傳紙條給靜惠和惠子。

   「第二堂課到屋頂集合!」

惠子及靜惠都做了一個了解的手勢。

   「喂,妳們看,妳們看……」舞子上了屋頂後對她們兩人說。

   「嘿嘿嘿……」然後撩起裙子,張開大腿說:「妳們看,我也是妳們的同伴了!」

一瞬間……她們同時叫出聲音!「犯罪的女人!」

的確舞子的內褲上有昨天做愛的痕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