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識她是一個月以前的事了。班會將結束的時候,公關要大家抽出自己的英文系學友,或許是因為班上只有五個醜醜的土寶(土木系之寶)的關係,雖然是人人有份但大家仍你爭我奪,就在當時一陣混亂的情況下,我還是搶到了兩張簽,一個台南女中一個新竹女中,在一陣猶豫之後我選擇了南女畢業的她。

在傍晚的聯誼中,我見到了有點鄉下的她,「純」是她給我的第一印象,可惜她和我不同組加上傳聞中的英文系美女們都沒有來,我又懶得玩團體遊戲,一會兒就翹頭了。當天晚上室友阿閔便提議要去送消夜,我想八成是為了他的美麗學友而拖我下水,不過反正閒著也是閒著,我便答應了。

可惜的是他的學友不在,漂亮一點的女生總是邀約不斷的,像我們的土寶功課總是名列前茅,因為乏人問津所以只好窩在寢室讀書嘍,這是題外話了。話說我的學友阿勳在不久之後便走了出來。女生宿舍外蠻暗的,所以當她背光站在我面前時,就像菩薩背後發出的萬道金光,我忽然覺得她好漂亮,那種驚艷的感覺幾乎使我忘了呼吸,而一陣淡淡的清香更是隨著她飄逸的秀髮不停的加快著我的心跳,一瞬間我忘記了所有盤算已久的台詞,只是呆呆的望著她,直到她開口,我才面紅耳赤的遞出宵夜。

為了更進一步的認識,我想辦一次寢聯,很可惜的是她的室友都有事,此時想起阿閔的叮嚀,便單獨約她出來,沒想到她一口就答應了我的晚餐邀約,藉由這一次的約會,我對她有了更深的暸解。她不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氣質,令人會不由自主的喜歡她。

這不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因為很多人都有這種感覺。

當她知道我的電腦很強時,她竟要求我當她的老師,對於這種求之不得的事,我當然是義不容辭的一口就答應了。也因此她便常常出現在我的寢室了。有一天她打電話給我,問我有沒有空,本以為是要找我出去玩,沒想到是要我幫忙寫作業,不一會她便拿了一個計概作業來找我,我以為是什麼浩大的工程,沒想到只是簡單的文書處理。三兩下就解決了。

後來阿閔問我為什麼不在那天就把她上了?真是輸給他了,才認識沒多久,連手都沒牽過就上床,我是做不到的!雖然很羨慕他有數不清的炮友和打不完的炮,但對於他所說的「女人是很笨的,只要氣氛很好,一定可以成功的」仍然半信半疑。我想這大概是他這種情場老手的絕招吧!

聖誕節的前一個禮拜,阿閔問我說有沒有聖誕計劃,如果要訂餐廳就要快不然可能沒位子了。當時我說我又沒有女朋友何必如此費心,一個人在家打槍慶祝就好了。後來突然想起美勳曾說她只有小時候到過台北一次而已,很想找個機會到台北玩一玩,於是我便打電話問她要不要利用聖誕節到台北玩一下,雖然我覺得台北沒什麼好玩的,但是為了使她答應我的邀請,也只好撒個小謊,但她仍猶豫的要考慮幾天。

「今天就上到這裡吧」好不容易終於下課了,草草的吃了頓晚餐就趕緊跑回寢室,欸!自從提出邀請後就沒好好的吃頓飯了,總是深怕漏了她的電話,偏偏該死的女生宿舍總是占線,而我又不好意思直接去找她,真是「愛甲溝假小力」。

打開電腦想玩玩BBS卻進不了交大資工,只好先到自己的帳號整理昨天捉回來的A書了,咦!有人寄信給我耶,U3220480這不是她的帳號嗎?趕緊看信的內容:

Dear Aking:

I think that it is a good idea to go to Taipei with you in

the Christmas night. I had try to phone you,but the line is

very busy. So I send you this E-mail. I hope it is not too

late. You can phone me or mail to me the way how we enjoy

the Chirstmas .

Ellen 93.12.20

看來她還不會用中文寄信,不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答應我的邀請了。當天晚上我興奮的睡不著,跑去打了一個晚上的電動,而現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祈禱訂得到餐廳了!

後來我又約了她一起吃了頓飯,目的是要決定要玩些什麼,經過了一個小時的討論,並沒有產生任何的計劃,最後我們決定一切順其自然,唯一有定論的是她要住哪裡。她有幾個住台北的高中同學,有的住宿舍有的貸屋而居,到時候再去叨擾就好了。

今天下午沒課,我站在鏡子前,對這三千煩惱絲弄了半天,整理完後,阿閔竟打開抽屜拿出一罐POLO的香水,他說這樣會有致命的吸引力,姑且信之吧!

走到女生宿舍的門口,距我們約定的時間還有五分鐘,我發現我好像成了眾人注目的對象,每一個進出宿舍的女生都對我行注目禮,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好在美勳不久就出來了,我趕緊拉她離開這是非之地。

很快的,我們已來到台北,一個我闊別已久的地方,自從住校後我就很少回家了,更遑論到鬧區去逛了。不過對於它的一切仍是如此的熟悉,所以我在小巷子中鑽來鑽去以避開忠孝東路的車潮,一下子就到了位於東區的葛瑞絲餐廳了,此時美勳問我是不是住在這裡,不然為何知道這些捷徑,其實是因為高中讀附中所以每到放學後,總是要到這附近晃一下,自然就對這裡的地形瞭若指掌了。走進餐廳後發現整個餐廳的燈光很暗,只有稀落的幾盞燭光襯托出浪漫的氣氛,就座後侍者點燃了桌上的小蠟燭,在等待上菜的這段時間裡,我們雜七雜八的聊了一些,我覺得她好像很興奮,從她的眼中我看到了喜悅與感動。

飯後我倆散步在熱鬧的東區,我嘗試性的牽她的手,她的手抖了一下但是仍讓我握著,我知道她很緊張但是我更緊張,我們沒說什麼就這樣手牽著手漫無目的的走著。逛著逛著逛到了統領附近,忽然有人拍我的肩膀,回頭一看沒想到是室友法文吉和他的法文系學友X婷。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遇到認識的人,或許台北真的是很小吧!我當然不會希望有人來當電燈泡,很顯然的阿吉和我想的一樣,於是寒暄幾句後我們就分道揚鑣了。

我問美勳想玩些什麼,她也不知道,於是我們就在各百貨公司裡閒逛,沒想到很快的就到打烊時間了,雖然已經是晚上十點半了,但是路上的人群擁擠依舊,我們走到了電影院,沒想到連國片的窗口都大排長龍,此時剛好有人在發MTV的傳單,於是我們就去看MTV了。

隨著逐漸緊張的劇情,美勳靠我越來越緊,最後她竟然整個人躲到我的懷裡,膽子這麼小還吵著要看恐怖片,真是搞不懂她在想什麼,不知何時開始,我倆已緊緊的抱在一起,更正確的說是她緊抱著我。

影片換面時,我感覺到她的身體由緊繃而鬆弛,她好像到此時才發現自己的失態,原本嚇白的臉很快的羞紅了,就像熟透的蘋果。我輕輕的吻著她的額頭,她並沒有抵抗只是加快了呼吸的頻率,我的唇逐漸的往下移,經過小巧的鼻尖到達令人心動的雙唇,我輕輕的吸吮,剛開始時她都不動,不久她便反過來吸著我的上唇,此時我把攻擊的目標轉移到她的耳垂,這一招立即奏效,她的呼吸更加的急促了,我趁機把手伸入她的套頭毛衣之中,隔著胸罩就感受到乳房的柔軟,指尖傳回的訊息令我血脈賁張,我感到小弟弟已經開始充血了。

解除胸罩的束縛之後,我輕柔的抓著她的乳房緩緩的旋轉著並不時的捏一捏乳頭,最後我以整個手掌覆蓋著她那柔軟異常的乳房,輕輕的擠壓旋轉著,突起的乳頭在手心裡滾動的感覺刺激著我所有的感官,相對之下美勳所受到的刺激似乎又比我大得多了。

左手在她的胸前肆虐的同時,右手也沒閒著,從背後直接伸到她的內褲裡,光滑的肌膚,充滿彈性的臀部,給我另一種和乳房截然不同的感受。

左手進一步的向前探索發現美勳的小褲褲竟然是乾的,照這種情況來看,多少也應該會出水才對啊?左手中指不甘心的再度向前推進,摸到了一個小突起,看來我軍已攻到敵人的大本營了,我用食指和中指夾住陰核不斷的搓揉,在一陣猛攻之下美勳洩的一遢糊塗,整個手掌都已經濕淋淋了。

可是左手這樣彎曲實在很不順,我把左手抽出來並很快的解除了美勳身上所有的衣物,白的令人眩目的身體就這樣一覽無遺的呈現在我面前,我貪婪的吸吮著她的乳房,原本已經硬了的乳頭好像更加的脹大,我覺得嘴巴甜甜的,或許是我的錯覺吧!小弟弟脹的受不了,龜頭有些脹痛好像抗議著我不派它去衝鋒陷陣。

我發現美勳自始自終都緊閉著雙眸,享受著我帶給她的歡愉,該是她為我服務的時候了,拉了她的手到我的小弟弟上,讓她安撫我的小弟弟,美勳柔順的任由我擺佈,當她睜開雙眼發現自己手中握的竟是我的小弟弟,放開也不是緊握著也不是,看著她的窘狀我便引導著她的手上下套動,一種溫熱的感覺從下體升起,經由脊椎直達大腦,這是一種和自己打槍完全不同的感受,我坐在沙發上雙腳張開,小弟弟高高聳立著,美勳跪在地上上下套動著我的老二,過了一會她好像玩出興趣了,每一下都深深的刺激著我,看來她已經抓到訣竅了,很快的,我挺不住了,一道白色的精液狠狠地噴灑在她的臉上,這突然的情況讓美勳再度不知所措,我把面紙遞給她後,她便會意了。

看著她小心翼翼的幫我擦拭,我想我又更加的喜歡她了。

走出MTV,我挽著她的手漫步在東區的街頭,時間已晚大部分的商店都拉下鐵門結束營業,但是街頭奇裝異服的人不減反增,或許現在才是她們的活躍時間吧!然而更多的是一對對的情侶,相形之下牽手好像稍嫌單薄,於是趁著過馬路的時候,我輕輕的把手搭在她的肩上,沒想到她反而輕摟著我的腰,看來她已認定我是她的男朋友了吧!

看看表已是凌晨三點,雖然我仍精神充沛但是勳看起來好像很累了,『到我家去好嗎?』她點了點頭。一路上我都在想要怎麼跟家裡說,算了,反正先回到家中再說吧!輕輕的開門又輕輕的關門,再躡手躡腳的溜到自己的房間,我到冰箱去拿兩罐飲料時,赫然發現冰箱上有一張

留言:

我們去外婆家了,大後天才會回來。

父字12/24

真是的,害我剛才像白癡似的﹒﹒﹒走到房間,勳已進入夢鄉了。幫她脫掉外衣蓋好被子後,我便到樓下客廳去看電視,雖然有點累但是我仍不想睡,或許是太興奮的關係吧!好久沒看第四台了,興高采烈的把解碼棒裝到選台器上,啊!是我最愛的SM耶!

陽光穿過百葉窗的隙縫,在地板上形成一條條的光柱。此時窗外的麻雀吱吱咂咂的叫著彷彿是在迎接著清晨的到來。『唔!這裡是小翔的家吧。』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離開小翔的房間,不過家裡好像都沒人耶!小翔的家是樓中樓,我從樓梯下去時才發現他在沙發上睡著了。

『真是的,連電視都沒有關』想要把電視關起來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電視上播的是A片,老實說雖然大家平常都說一些有的沒的,但是我重沒看過A片,於是我便坐在他的身旁看了下去。

看不到十分鐘我就覺得好噁心,雖然我昨天也是握著小翔的那裡,但是感覺完全不一樣,想到這裡我轉頭看了一下小翔,他睡得很熟,臉上還不時閃過一絲的笑容,好可愛哦!我突然發現他的下體有些異樣,他的褲檔中央很明顯的突起,昨天夜裡那種興奮的感覺促使我用手去摸,一摸之下小翔沒有反應,我進一步拉開小翔的拉鏈,小弟弟雖然仍有內褲的束縛但是已比剛才更見壯大,我不放心的又看了一下小翔的表情,在確定他仍然熟睡後,我把小弟弟從內褲前的小洞拉出,現在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的觀察一下了!

小翔的陰莖很粗也很常,和電視上的男主角比起來一點也不遜色,唯一不同的是陰莖的形狀,電視上的都是直直的,但是小翔的卻有一點偏左,而且有一點彎。算了,不管那麼多了,想到這根陰莖將會進入自己的身體,我竟然有些興奮。學著電視上的動作,我把小翔的陰莖含入嘴中,但是接下來該怎麼辦呢?就在我猶豫之時,小翔突然發出哼聲,我嚇得趕緊正襟危坐,一會兒見他還是睡的很死,我故技重施,這次我發現只要我的舌頭一碰到龜頭的下方,小翔就會發出哼聲,好好玩喔!

我不自覺的把左手伸到內褲之中,撫弄著自己的陰核,啊!一陣陣的快感衝擊著我,情慾的電流在全身快速的蔓延。大約是國二的時候吧!有一次洗澡時想起健教課本上的敘述,我想看一看自己的構造,沒想到手指才一碰到那小突起,那種令人筋骨酸麻卻又感覺美好的感覺令我無法釋懷。從那時候起,我總喜歡在獨處時用手讓自己沉醉在慾海的波濤中,有時我甚至懷疑自己的動機,但是理智總無法戰勝肉體的快感,我是一個淫亂的女孩嗎?

口中異樣的感覺把我從回憶之中喚回現實,有種鹹鹹的感覺刺激著舌頭,我再度仔細的觀察小翔的陰莖,從龜頭的前端凹口處有透明的液體流出,不過量不多,我想這應該不是精液吧!我又學著電視上的動作,用守上下套動著小翔那以脹呈紫紅色的陰莖,隨著套弄速度的加快,小翔的哼聲也加快加重,不一會兒,一道白色帶有腥味的液體噴的我滿臉都是,我知道這是精液,看電視上的女優都吃得很高興,我也想嘗嘗它的味道,我伸出舌頭舔去沾在上唇的精液,沒什麼特別的滋味!

清理好一片凌亂已是早上八點了,肚子咕咕的叫,當我走到廚房想弄些東西來做早餐時,我發現了冰箱上的紙條,原來小翔的家人都去外婆家了,看到這裡我不禁精神百倍,大概是因為沒人會來打擾了吧!

『阿雅!你不要走,等等我!』我口中大聲的呼喊著,然而就在身前不到一公尺的她卻顯的如此的遙遠,她悠雅的漫步在碧草如茵的小山坡上,她悠閒的走著跳著不時還會回頭看我一眼,但是在她身後的我卻跑的汗如雨下,氣喘如牛,可是不論我是如何的心急,我倆之間的距離卻不見減少。

不知不覺,我追她追到了一個很熟悉的地方,這個地方的一草一木都是如此的親切,卻想不起來這是那裡?

就再我猶豫的一瞬間我失卻了阿雅的身影。我彷徨無助的四下尋找著,然而清晨的街道上只有三三兩兩的學生在等公車,我絕望的望著她們發呆,『唉!我又失去你了』,就在我失望之時,一對水汪汪的眼睛對我眨了一下,就在等公車的那群學生中,突然我所忘卻的一切再那一瞬間通通被塞回腦袋之中,巨大的衝擊令我頭暈目眩,當我回過神來,一輛公車停在站牌前,而阿雅正要上車,我匆忙的向他飛奔而去,說時遲那時快,一輛飛馳而過的小汽車結結實實的撞在我身上…………倘在路面中央的我依稀還可看見雅的表情,但是越想看的真確卻越來越模糊,不久之後我所見的只有無盡的黑暗。

當我再度睜開雙眼,勳正神色緊張的望著我。

『你沒事吧!看你臉色發白又一直流汗,我單心死了!』

『沒什麼,只不過是做了一個惡夢』

『嗯!沒事就好,我把早餐弄好了喔!』

『咦!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溫柔體貼了?』

對我這種虧她的稱讚,勳不好意思的跑去廚房了。吃早餐時我回想著昨夜發生的一切,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我有點懷疑它的真實性,當我沉浸在回憶之中時,勳打斷了我的思緒。

『我想要洗個澡』

『那我跟你一起洗好嗎?』

對於這種要求竟能如此自然的說出口,連我自己都感到些許的訝異,不過勳終究紅著臉答應了。

『我先幫你抹肥皂』勳不置可否,我便大膽的將塗滿沐浴精的雙手在她的身上四處遊走,從雙肩開始,輕輕的滑到背後,我壓著勳的肩匣骨,她好像有點癢,我用力一抓之下,美勳怕痛似的左閃右閃,隨著身體的擺動胸前的一對椒乳不停的跳動,令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將它握在手中,我從背後環抱著美勳,一手一個的抓著她的乳房,左手順時鐘右手逆時鐘不停的旋轉著,不一會美勳的乳頭就勃起了,我用手指捏住硬挺的乳頭,促狹似的問她: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女人,這麼容易就興奮了。』

『還不是你害我的!』

說著說著她竟轉過身來要抓我的小弟弟,我當然不會讓她輕易的得逞,我趕緊轉移陣地,雙手在她的大腿根部快速搓揉,美勳很快的就放棄了對我的攻擊,靜靜的享受我帶給她的歡愉,我將她的身體轉了180度,她坐在小板凳上而我就跪在她的兩腿之間,終於有機會可以好好的觀察一下這令男人欲仙欲死的神秘禁地了。

勳的陰毛蠻多的,但是只有長在恥丘上,大陰唇兩旁則是光禿禿的一片,粉紅色的肉唇中央有些濕潤,撥開大陰唇兩片薄薄的小陰唇和陰核毫無遮掩的展現再眼前,或許是我看的入迷了,稍一放鬆對勳的攻擊,她便不好意思的將雙腿夾緊。

『勳,你這樣我怎麼洗嘛!』

『那有人這樣看的啦!你只會欺負人家啦!』

『我那有?是你說要和我一起洗澡的啊!』

『……』

勳的臉紅的像火,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我,看著她嘟著嘴裝生氣的模樣,令人想永遠卻又不忍欺負她,因為這種表情實在太令我心動了!

雖然我的手被夾住了,但是手指還可以動,於是我便開始刺激著突起的陰核,果然!當我中指和食指夾住陰核一拉,勳雙腿的力量便逐漸的放鬆,不一會她便俯首稱臣了。

『換我幫你洗嘍!』當她這樣說時,我在她的眼神中看到狡黠的神色,看來我是在劫難逃了!勳一把就抓住我的小弟弟,似乎羞恥心對她來說就像是浴室裡的水氣那樣的虛幻,我被她的這種舉動嚇了一跳,但是下體傳來的舒暢感覺很快的就讓大腦做出無條件投降的決定,我放鬆全身的力量,將背部靠在浴缸上,任由勳擺佈著我。勳用沾滿肥皂的手在我的恥丘上快速的動作著,因為陰毛的關係不一會兒就產生了大量的泡沫,此時勳的左手握住我的陰莖左右轉動,這是一種和上下套動截然不同的感覺右手則像玩弄鐵膽般的搓弄著我的睪丸。

雖然這是一種新奇的感受,但是我還是有點擔心。

『勳!別玩了,要是以後不能生就糟糕了!』勳停止了手部的動作用一種無辜的眼神望著我。

『那你看這樣如何呢?』說著她把沐浴用的海綿吸滿冷水,環繞在我火熱的陰莖上。

『哇!』我忍不住的叫出聲來。

『你敢整我!看我怎麼報復』她笑而不答的望著我,一副你能拿我怎麼樣的神情。我抓著海綿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勳當然不會讓我輕易的得逞,於是兩個人在小小的浴室裡扭打成一團,讓我感覺有點像回到幼稚園時代了。

經過一場昏天暗地的大戰,勳被我壓在地下。

『嘿!嘿!你該糟了』

『唔……下次我不敢了啦,原諒我啦……』

勳苦苦哀求著,但我豈會輕易的就放過她,突然間不停扭動的勳放棄了抵抗,就像臨死的羔羊知道再怎麼掙扎也只是白費力氣罷了!這時我倆的週遭突然變得好靜,整個世界就好像只剩我跟她,一切都是那麼的安靜,在偌大的空間中只剩水滴聲和我倆的喘息,勳好像也覺得奇怪,我輕輕的吻上她的唇解決了她的疑惑。

『我來囉!可能會很痛你要忍耐一下哦!』

『嗯!』在陰道口徘徊許久的陰莖,就像接到進攻命令的士兵,勇敢的向前衝,但是一路上只有遭到零星的抵抗,預期的大會戰並沒有發生,難道勳不是第一次?不知道衝刺了幾回合,當我感到有些累的時候,勳已是整個臉紅通通的嬌喘連連,看來她已經達到高潮了,我趕緊快馬加鞭的用力抽動著,不一會兒一種飄飄然的感覺把我送上快感的雲端!

我倆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我和她相視而臥。

『你是第一次嗎?』

勳嘟著嘴:『人家把第一次都給了你,你還說這種話,你知不知道我痛的要死』說著眼淚已在眼眶中打轉了,看到這種情形我責備自己的愚蠢,問這什麼問題嘛?

我趕緊哄她:『我也是第一次,所以想問一下你的感覺嘛!』

『真的嗎?』

『你看我的眼神像是在說謊嗎?』

『你騙人,第一次就那麼的熟練。』

『真的啦!』

『…………』

看著她破涕為笑我將她擁入懷中,享受這份得來不易的溫存。

緊接著三天連假後又有元旦的連假,但是接下來的就是惱人的期末考了。望著行事歷上密密麻麻的考試日期,我歎了一口氣,只要熬過下個禮拜就自由了。現在已是深夜兩點的,當大部分的人都在休息之時,我卻還要跟應用力學奮鬥,算了,還是睡了吧!

『叩!叩!叩!』一陣敲門聲。把我從沉思中拉了回來,沒想到這是還會有人來敲門,會是誰呢?

『請進』

『啊!是你啊!這麼晚了來找我有什麼事嗎?』

『我送宵夜來給你吃!』

『少來!這麼熟了還送什麼宵夜?說吧!你有什麼目的!』

『呃……可不可以讓我睡一晚!』

『好吧!剛好老劉去打牌,你睡我的床,我睡他的。』

『謝謝!』

『下次別玩到這麼晚!』

『是!』

『……』

『是……』

當我說的正高興的時候,她已進入夢鄉了。她和我的關係可說是由來已久啊!她是我鄰居,小學同學,國中補習班同學,大學同學。話說我的舊家在永和市,舊在及人小學的正後方,從舊家的陽台可以把操場上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小時候我總愛把沖天炮射到學校去,而麗惠舊住在我家樓下,小學時我和她每天一起玩,一起去上學,小四時還被人家說成班對,可是小五以後就和她不同班了,但是每天上下學還是會遇到,而我和她總是在路隊打打鬧鬧。

小學畢業後我讀的是永和升學率最高的男子監獄—-永和國中,她讀的是福和國中,當然,我們又一起上下學,還一起到明德補習班補習。雖然大家都說我們是一對,但是我卻不這麼覺得,我想可能是對彼此都太熟悉了,我只是把她當成很好的異性朋友,雖然她很漂亮,但是我好像是唯一對她的美麗免疫的人,就一個國中生來說這樣是很奇怪的,但是這是有原因的。

考上附中後,我就搬到內湖去住了,老實說我是打死也不願意,永和是我的地盤,國中時認識了一大票的狐群狗黨,搬到內湖去豈不是太孤寂了!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呢?而我也就此和麗惠漸漸沒有聯絡,誰知道她竟然又和我讀同一個大學。

認識她好像是讓我償還上輩子欠她的債似的,從小就抄我的作業,玩我的玩具,國中時壓搾我的體力(我騎腳踏車上學,她要搭便車),本以為高中起是美滿人生的開始,沒想到大學時她又出現了,現在她還是跟以前差不多。唉!真像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魘!

考完微積分後,心情有些郁卒,回到寢室後發現勳在寢室等我,看到勳我的心情登時好轉,或許這就是女朋友的另一個用處吧?

『勳,我們一起去吃飯吧!』

『嗯!』沒想到在一餐又遇到麗惠。

『這是你的女朋友嗎?』

『對啊!很漂亮吧!』

勳輕輕的捏了我一下『討厭啦!』

『看來你們的感情很好喔!我有事要先走了,對了!昨晚的事以後再請你吃飯嘍!』

說完就一溜煙的跑掉了。

『她是誰啊?』

『小學同學啦!』

『喔!』……

期末考終於考完了,偌大的寢室只剩下我一個人了,由於寢室在寒假期間不外借,所以室友們把東西放好後就回家去了!『明天我就回家好了,反正留在這兒也沒事做,可惜勳先回去了!』

當我盤算到一半時有人敲門,『請進!』當我回頭一看,我的心登時涼了半截,不速之客又來了。

『有事嗎?』

『你什麼時候要回去?』

『呃……大概是明天吧!』

『我們一起走好嗎?』

『你又要拗我!』

『拜託啦!』

『……』

『看在以前我每天幫你跑腿的份上嘛!』

我無助的看著麗惠,她又捉到我的弱點了,看到我無奈的神情,麗惠對我扮了一個鬼臉。

『麗惠,我想拜託你一件事』

『什麼事?』

『現在每天等車時都會出現的那個女孩,你幫我查她的班級和姓名好嗎?』

(註:因為每天要晚自習到十點,晚上騎腳踏車太危險了,所以就改搭公車了。)

『你想幹嘛?』

『我覺得她很漂亮,所以想追她啊!』

『難道你不覺得我更漂亮嗎?』

『你少臭美了,自己回家去照鏡子!』

『……』

『公車來了,走吧!』

後來我終於知道她的姓名及班級了,沒想到她是美術班的學生,難怪我總覺得她的氣質很好(好像也沒什麼關係?)。雖然是素昧平生但是我仍鼓起勇氣寫了一封信給她,說起這封信那可真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第一次正式的寫一封信給女孩子,還真是不知該如何下筆,於是我便去請教當時班上的花花公子–阿貴,阿貴跟我是很好的朋友,到現在我們還有聯絡哩!七拼八湊的把信給寫了出來,第一個念頭就是趕快拿給麗惠看,聽聽她的意見,畢竟女生總是比較瞭解女生嘛!她幫我改了一些地方,於是我的第一封信就此誕生了。

信寫好的第二天,我懷著期待與不安的心情一大早就到站牌去等她,深怕一不小心就失去機會了!當我以微微發抖的雙手把信交給瑞雅時,她什麼都沒有說就把信收下了,她也沒直接打開來看,我不敢多說什麼只是呆呆的坐在她身後的座位上,看她這種表情我忽然有種不好的預感,竟然面無表情的把信收起來,難道我只是眾多仰慕者的其中之一?難道這種對我形成巨大壓力的事對她來說只是家常便飯?

我回頭看了一下坐在最後面的麗惠,她的表情比我還緊張呢!雖然從頂溪小學到永和市公所只有短短的四站,但是平常只要五分鐘的車程今天對我來說卻像過了好幾世紀般的漫長!好不容易終於挨到下車的時候了,她飛快的走了下車,一反平常的悠雅神態,看來我的舉動還是有點殺傷力,我趕緊跟在她的後面下車,但是一下了車我卻不敢跟上去,或許這樣比較好,不然她可能會以為我有什麼企圖吧?我一邊胡亂的想著,一邊望著她逐漸遠去的身影,直到麗惠催我趕快走,我才不情願的往學校走去。

在接連的一個禮拜裡,我都不曾再見到她,我想我是徹底的失敗了,還害得她改變上學的時間,真是蠻抱歉的!或許她只把我當成一個無聊男子吧!但是當我要放棄的時候,幸運之神似乎對我有些同情,在兩個禮拜後的一個晚上,出現了一絲絲希望的曙光!

站在路口的北平烤鴨店門口,看著剛上完晚自習的國中生從前面魚貫而過,我不停的搜尋著麗惠的身影,每天都要等她一起回家,真搞不懂為什麼一樣是晚自習,福和國中偏要晚我們十分鐘下課呢?

突然間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眼前,我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沒錯就是她,兩個禮拜不曾再見的瑞雅正好端端的出現在眼前,我似乎忘了羞怯,不知是哪來的勇氣,我很快的向她走去,她好像也發現了我,我看出了她的緊張和不安的心跳,但是我自己卻出乎意料的平靜,冷靜的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開口搭訕:

『嗨……』

『……』

『我就是上次寫信給你的人,……,我想和你作個朋友好嗎?』

『……』

『沒有拒絕就是答應嘍?』

『……嗯!』

就這樣我認識了瑞雅!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真是蠻遜的,囉哩八唆的講了一大堆還講不到重點,不過還好瑞雅答應了!

『好吧!但是我明天早上六點就要走嘍!要是你爬不起來的話我就不管你喔!』

『說的這麼狠,我就不相信你會丟下我不管!』

『不信你可以試試看啊!對了,你吃過晚飯了嗎?』

『沒有!你要請客嗎?』

『不知道是誰說要請我的啊?』

『好像是我唷!』

『不是好像,是事實!』

『那走吧!』

因為很多人都回家的關係,平常人聲鼎沸的宵夜街顯得有些冷清,想到她每次都拗我,我便想起了平常我們拗贏錢的人的吃法!那就是『雅集特餐』加兩罐『養樂多』,有點貴又不會太貴,剛好在心甘情願的邊緣,看麗惠有點不情願的樣子,我有點得意,哈哈哈,總算拗到你了!

商量待會要做些什麼!剛好卡董在東方不敗上班,就去他那裡唱KTV好了!東方不敗在中壢算是蠻大的KTV了,一共有六層,每層都有一個組長,卡董是六樓的組長,雖然六樓的包廂只有其他樓層的一半,但是卡董也不過去上班一個月就升上組長了,真有他的,據說他是那裡學歷最高的耶,讀大學總算有點用處!一到六樓卡董看到我帶了一個正妹,他馬上把我拉到一旁。

『你很罩嘛!才幾天不見舊換新馬子了!』

『沒有啦,她是我的鄰居兼同學啦!』

沒想到此話一出卡董馬上要我介紹麗惠給他認識,真是的!老是改不掉他這貪花的個性。

開機不久後竟然有人敲門,這時卡董拿了兩瓶葡萄酒進來,說是要請我和麗惠,沒想到一向吝嗇的他今天卻如此的大方,不知道是因為我罩他測量的關係還是為了麗惠呢?我想八成是後者,不過以麗惠這種的條件卻還沒有男朋友的確也不大正常,所以我也就樂見其成了。

卡董出去後我拿起酒瓶仔細端詳,酒精濃度14%的法國葡萄酒,我想這種酒我喝個三五瓶都沒事,系主任一直要我們練酒量,因為做土木的以後一定會有很多應酬,所以我們每次家聚都是猛灌酒嘍!這種小CASE當然不放在眼裡,不過看麗惠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我倒懷疑她能不能喝?

果然才一杯下肚她的臉就紅的像關公了!可惜我對她沒有『性』趣,不然我當然就是把她灌醉嘍!

『你行不行啊?不行就別喝,我可不要把你用抬的抬回去喔!』

『沒事,我只是肝功能特別的好,所以一喝酒就臉紅了!』

『希望如此……』

我唱的盡興,她喝的忘我,好像來KTV不是來唱歌的,而是來喝酒的。

『喂!留一點給我吧!』

『……』

我端起酒杯,淡淡的酒香刺激著我的嗅覺,當暗紅色的液體在口腔中流動,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喝葡萄汁,一點酒的感覺都沒有,難怪麗惠喝得這麼高興了!

說要唱歌的人沒有唱多少,倒是我唱的嗓子都啞了,和卡董告別後我們又到中壢市去到處遊蕩,回到中央時已是晚上一點多了,一輪皎潔的明月高掛在空中,銀白色的月光和中央特有的薄霧,形成一種迷迷濛濛的綺麗景象,從來都不知道中央的夜景竟是如此的美,或許我的心情已經很久不曾這樣悠閒了。

我倆跑到樓頂上躺著看月亮,聊著一些陳年往事。

『小翔,你還記得阿貴嗎?』

『當然,他前幾天才打電話給我咧!』

『他現在過的怎麼樣了?』

『還是一樣,我想他總是忘不了你的!』

『……』

說到這裡麗惠沉默不語,而我又再度陷入回憶之中。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學姐喝了春藥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醉奸梁老師
舞廳艷遇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妻子穿著絲襪被別的男人搞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公司制服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超開放的雙胞胎姐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