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超將佩兒的襯裙脫下來,解開她的奶罩,雪白的雙峰襯著鮮紅的乳頭,使何超感到一陣興奮,他不禁低頭輕吻她的乳尖。

佩兒的身材,標準得近乎完美,因興奮而開始喘氣的她,將何超引發得更加興奮,他的舔吻由豐滿的酥胸上向下移動,在粉嫩肚臍上停留下來,用舌頭舔吻。她在叫了,她叫得好狂。她扭動的時候,總是有意無意地將視線轉過來,用近似偷窺的眼光凝望著我,一旦與我的目光接觸時,她立刻叫得更大聲。

伏在佩兒肉體上的何超,這個三十歲的男人,豔福不淺,可以占有佩兒。但是,我的眼睛跟何超正在一同『占有』她。不過何超是在肉體上享受著佩兒,而我祇能透過我的眼睛和攝影機,在視覺上『占有』她。在精神上『強姦』她。

佩兒顯露出很興奮的表情。面前正在實牙實齒擁有著她肉身的何超並非她的丈夫。賈達才是佩兒的老公,他現在隔鄰房間,也正在準備同何超妻子珍妮做愛。

何超短小的舌頭,直接了當地吻在佩兒的兩腿之間的肉阜上,連綿不斷的淫水開始由肉阜中央的夾縫裡滲出來,他的舌頭在肉阜上不停地試探,她尖聲嘶叫,再也忍耐不住了,一伸手就捉著何超的陽具。我意識到佩兒要有所行動了,於是,我將攝影機對準了佩兒的肉阜,清楚看見佩兒兩片鮮嫩的肉唇已經因為興奮而膨漲起來,我把攝影機推前一點,甚至可以聞到她的體味,聞到她那由桃源洞內流出來的淫水的氣味,我的心裡也不禁涌起一陣興奮。

佩兒的手將何超的陽具牽到桃源洞口,她急不及待地向上一迎,就把何超灼熱的大陽具納入她的陰道裡。透過攝影機,我看到何超的陽具『滋』的一聲整條栽入了佩兒的陰戶內。

我立時有一種衝動,我也很想要擁有這個女人迷人的肉體。

佩兒不斷地扭動,何超也配合著她,他的嘴也沒有停下來,不停地吻著她胸脯上已經發硬的乳頭。何超的動作愈來越快了,他不斷抽插著,愈來愈快。她也不停尖叫著,越叫愈大聲。這是高潮來臨了。

佩兒長長地叫了一聲。她真的攀上了高潮的頂峰了。透過懾影機,我看到她滿足的表情。

以上是賈達、佩兒夫婦和何超、珍妮夫婦之間互換配偶的第一場戲。這是我自己執導兼攝影的第九部小電影。前四部是與一個朋友合資的,後五部是我自己獨資的。我自資拍了四部小電影,成績不過不失,為了尋找市場上的新突破,我寫了一部比較特別題材的劇本,就是現在拍攝的這一部。

這部電影的最重要演員,是兩對真真正正的夫婦,彼此間互相交換妻子做愛,希望可以拍出這兩對夫婦的真正感情,在換妻之前、之後的變化。

要找兩男兩女脫衣服並不難。但是要找兩對真正的夫婦,大家交換配偶脫光衣服來做愛,並且要拍成小電影,便不太容易找到適當人選。所以這劇本一度因此而擱置了一段時間。直到我在一個宴會裡遇上了賈達。

賈達今年三十二歲,九年前他由大陸來港。在上面,他是個教書先生,來到香港之後,學非所用,曾經做過工廠、地盤、小販,目前的工作是的士司機,三年前結了婚。賈達的外形普通,斯文之中帶有一點點色迷迷的樣子,很適合做我電影裡的主角。

於是,我告訴他我是拍小電影的,有興趣邀請他做男主角,而且正在尋找願意交換配偶的男女。賈達當時接過我的電話號碼,看了看,然後收好,並沒有表示什麼。

回來之後,我接到賈達的電話,他問我關於交換配偶的事,而且問我可以出多少酬勞。我說每對夫婦可以有五萬元的酬金。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答應了。他還說可以介紹另一對很好的夫婦給我。

當日傍晚,我們約定住中環海傍的海景餐廳見面,互相了解一下,及商量一些拍攝上的要求和細節。

賈達把妻子佩兒帶來了。我們在向海的位子坐下來,賈達立刻表示可以由他們夫婦和四年前開始密切交往的一對夫婦,也就是何超和珍妮來演我的小電影,並且說已經得到他們的同意了,祇要我點頭便可聯絡他們。

對於賈達的熱誠和協助,我祇是稍微為有一點驚訝,便立刻答應了,因為,我反正需要找多一對夫婦。才能開始拍攝工作。

在我們傾談各種協議條件的時候,佩兒仿佛不大關心似的,她祇是一味將手裡的飲管攪拌著她面前那杯橙汁。偶然,她曾停止攪橙汁,好似忽然想起一些東西似的地眨了一眼,每當遇到我的眼神之時就微微一笑。

但是,我每次接觸到她的眼神時,都被她那種罕有的氣質所吸引住,我的視線自然地由她的臉龐滑落她的胸脯,心裡暗自驚嘆人間竟有如此美女,修長的身材標準得無懈可擊。佩兒的樣貌實在美得令人砰然心動,細致的五官披上及肩的烏黑直髮,更覺得她清純的樣貌散發著嬌媚的渭力。

我跟賈達講解的內容好快便談妥了,最後,賈達提出唯一的條件。他問我,要不要拍她們夫婦的做愛情形﹖我表示希望可以拍得到,因為這樣做可以作一個比較。

賈達聽了我的話,猶豫了一陣,然後對我說︰「對不住,由於某種原因,現在我無法和我的太太行房。」

我聽了,不覺呆了一呆。這時,佩兒用眼尾掃了賈達一眼,之後,又垂頭悄悄地攪拌那杯飲料。

賈達在我耳邊低聲解釋,原來有一個玄學家看過他的相後,分咐他兩年之內不能親近女色,否則會影響他的命運,但是,如果那個女人是天生沒有陰毛的,則可以是例外,亦不會影響他的命運。

賈達繼續說,他介紹那對夫婦,女的就是天生沒有陰毛,所以,如果和她做愛,反而沒有問題。

我聽了他的解釋,立刻有了決定。便說道︰「行,我祇拍你們日常生活啦﹗」

其實,當我第一眼見到佩兒的時候,我對交換配偶做愛的要求已經不在乎了。我覺得,祇要拍攝到佩兒,已經是一部好電影。所以能不能拍到她赤裸的肉體,已經變成我這部電影的最大目標了。

一切條件談妥之後,我們閑聊了一陣,便分手了。走之前,我伸手和佩兒道別,握住她那柔軟的小手,我幾乎舍不得放開。

三天之後,我到深水涉南昌街的一座唐樓找到何超和珍妮夫婦。他們同賈達一樣,都是由大陸來港的。何超是大陸美術學院畢業的高材生,一心立志耍做大畫家,但是,住大陸,藝術不值錢,後來,他來到香港,四年前認識了賈達,因為同聲同氣,所以來往漸密。何超來港之後的遭遇,也跟賈達一樣,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後來,他索性在尖沙咀街頭擺檔,替觀光遊人速寫人像畫,好景時一個月也有八、九千元收入。

何超的體格很好,相貌也算英俊。他五年前認識吐珍妮,不久便結婚了。珍妮個子不高,大約五尺三寸,一頭及肩的曲發雖然烏黑油亮,但是削平的五官平凡無奇,樣貌十分普通。還好,她的身材尚算標準,雖不致豐乳盛臀,也稱得上是『有前有後』。

何超在港無親無戚,而珍妮的父親兩年前去世之後,她在港亦已沒有親人了。他們夫婦表示,由於他們的朋友不多,即使他們的電影給朋友『欣賞』到了,也沒有關係。

我跟他們傾談之間,發覺他們夫婦二人都很開朗,但是,夫婦之間的交談卻不多,彼此都好像忽略了對方似的,看來是夫妻關係冷淡的緣故罷。

我不太清楚賈達和佩兒夫婦願意拍小電影的理由,但何超和珍妮這一對夫婦則表示希望拍小電影的刺激,來恢復已漸冷淡的夫妻間的情慾。這理由是很合理的,何況還有錢可賺。何超打算利用小電影的酬勞重新裝修他們的房子。我想另外再付五千元,借用何超這房子作為電影的拍攝主景,因為,它的氣氛充分反映了主人的藝術家氣質,何況這房子還有兩間臥室。

何超答應了借出勇子作為拍攝的主要場景。我想拍懾兩組調換過的夫婦在同一間臥室做愛的場面,可是,給賈達拒絕了,他要求在不同的房間拍攝做愛的情景,假如做不到,他祇好辭演。

雖然,我依稀覺得賈達似乎對妻子的身體有莫名的恐懼感,但是,我又找不到其中的原因,為了不想失去佩兒這樣標致可人的女主角,我祇好答應了他的要求。

找到了兩對夫婦之後,我在十日內準備了一切拍攝工具和程序。我要趁那四人尚未改變主意之前開始拍攝工作。

拍攝的第一日,正如我所預料之中,佩兒的裸體,雪白而豐滿,由胸脯到腰的線條十分完美。尤其是燈光由側面射在她身上時,更覺肌膚勝雪,吹彈得破。佩兒的一雙椒乳,即使躺在床上,仍然堅挺不墮,雪白的乳房上,隱約可見肌膚底下淡藍色的血管,每當何超吸吮她的乳蒂、捏她的乳房時,我便有一股莫名的衝動,妒忌他的艷福。我妒忌何超可以跟佩兒這麼美麗的肉體交歡,任意撫摸她的乳房、陰阜,吸吮她的淫水,甚至抽插她的陰戶。而我,卻祇能在旁邊欣賞,欣賞佩兒被他抽插得高潮迭起。

何超和佩兒的第一幕交歡,在超乎我想像的激烈中結束了。何超走進浴室後,佩兒仍然像石像一般大字型躺在床上。我在床尾的地方蹲下來。表面上,我是檢查我的攝影機,實際上,我不停地抬眼偷看佩兒的雙腿盡頭處的陰阜。她雙腿仍然張開著,剛才一抹嫣紅的肉縫由於經受過陽具的椿搗,現在已經微微裂開,肉洞裡有著少許白色的精液倒流出來,而兩旁的陰毛,卻因為剛才做愛中殘留下來的淫水而閃閃發亮。

佩兒那豐滿隆起的陰阜,使我著迷不已。佩兒沒有動過,她的雙腿仍然張開,她沒有刻意掩藏她的私處,我也不知她是否知道我偷看她的陰阜。

拍過何超由浴室出來,同佩兒對話的幾個鏡頭之後,我走過隔鄰臥室。賈達和珍妮正在臥室裡等我,也等我的攝影機。

賈達露出『擦鞋』的笑撿,一抱就將珍妮抱上床。珍妮似乎有點緊張,不時向著攝影機方向偷看。賈達似乎發覺到珍妮的情緒緊張,於是,他的動作也加倍的溫柔起來。

他伸手輕撫她的臉龐,撫弄她那一頭曲髮,然後輕輕地托著她的下巴,使她的面微微仰起,迎著她的嘴唇,他低頭下去,深深印上一吻。四片嘴唇接觸,珍妮漸漸情緒集中,她開始陶醉在深吻之中了。珍妮雙手搭在賈達的肩膊上,整個驕軀靠著他,胸前的雙峰貼著賈達,從這個角度取鏡,珍妮的身材很不錯。

賈達伸出一隻手,穿過她的外衣,伸入她的胸前,解開了她的奶罩,就往衫裡不停地撫摸捏弄著她的乳房。珍妮對於他的愛撫和捏弄,沒有任何抗拒,祇是臉紅紅地任由賈達擺布。賈達很快便將珍妮的外衣脫掉,掛在她胸前的乳罩,也隨手扯落丟在一旁。於是,珍妮那一對挺拔高聳的肉峰,便立刻呈現在眼前。珍妮的一雙乳房,渾圓豐滿,白裡透紅,賈達不斷搓玩著。珍妮被他不停的搓捏乳房,似乎有點兒酥軟了。

賈達迅速解除自己身上的衣服,一絲不掛地爬到珍妮身上。他壓著珍妮的身體,向她的嶺上雙梅進攻,一邊用口含著她細小的乳蒂,另一邊則用手捏弄。對於賈達玩弄她的乳房所帶來的刺激,珍妮的反應也十分保守。她沒有大聲呻吟,祇是呼吸略顯急促,胸脯起伏不定而已。

珍妮被他愛撫久了,偶然會皺了皺眉尖,而賈達則愈來愈過癮。我理解到,一定是因為賈達對珍妮的反應有神秘感和新鮮感,所以情慾愈發高漲,然而,我對這兩個人的交歡似乎不感興趣。我祇是冷靜地轉動鏡頭。我的惱海裡,祇有剛才那一幕,祇有佩兒那赤裸的肉體,和她那豐滿的迷人陰阜。

我拍攝賈達和珍妮做愛場面的時候,我的惱海裡一直想著佩兒和何超做愛那一幕。我不時浮現著佩兒那誘人的侗體。而現場正在拍攝的一對,賈達的情慾愈來愈高漲,他嘗夠了珍妮乳蒂的滋味,於是轉移焦點,移向她的腋下。賈達伸出長長的舌頭,像毒蛇吐信,吻著珍妮的腋下。珍妮的腋下被吻,胸脯的起伏更加利害,眉尖皺得更緊了。

珍妮的乳蒂被賈達不斷的吸吮和捏弄之下,已經開始發硬了。她的桃源洞口也開始流出了潺潺的溪水。頁達沿著珍妮的乳房摸下去,一直摸到她兩腿之間的三角地帶,觸手之處,早已濕潤了一片。賈達順手脫去珍妮那條小小的三角褲,扔在一旁。

珍妮的雙腿被賈達分開,呈大字型躺在床上。我透過攝影機,看到珍妮那幾乎完全沒有陰毛的三角地帶。在她那豐滿而隆起的陰阜中央,是一條清楚可見的分溝。兩片沒有陰毛的陰唇,早已經因為興奮而漲滿,流出來的陰水掩映得兩片陰唇更加晶瑩潤滑。賈達把枕頭墊在珍妮的屁股上,好讓她的桃源洞高高昂起,使她那線粉紅色的肉縫隙分得更開。賈達再次施展舌功,在珍妮的桃源洞口舔吮。

珍妮被他弄得全身騷軟了,她開始發出一陣一陣的呻吟聲。賈達的陽具早巳經硬起來了,他對準了珍妮的洞口,一插而入。珍妮呀的一聲呻叫,臉上流露出一絲難言的表情。我的攝影機對準了他們正在交媾的器官,珍妮果然真的是一個沒有陰毛的女人,因為珍妮的陰阜沒有陰毛,我更加清楚拍攝到賈達粗壯的陽具插入在她那緊窄的陰道口的情形。珍妮的陰道被賈達那粗大的陽具擠得脹滿,一點兒空間也不剩。陽具一插一抽,一出一入之間,將她那沒有陰毛的陰唇也帶得微微向外翻出,依稀可見那粉紅的嫩肉。賈達的陽具被珍妮的肉壁夾得緊緊的,非常舒服,他慢慢地、有節奏地推進,動作溫柔而純熟。珍妮用手套看他的腰,他起起伏伏,由慢而快,不停抽插。

珍妮的呻吟聲愈來愈頻密,賈達埋頭苦幹,一口氣抽插了數百下。珍妮如痴如醉,一陣陣快感涌上她心頭,雙手緊扣著他的腹部不放。

結果一陣頻頻抽插,珍妮終於達到高潮,賈達再猛烈衝刺幾下,把陽具深深插入女人的陰道,終於噴出燙熱的精液,射入在珍妮的肉體內。

賈達頹然倒在床上喘氣。而珍妮也因為完事而放心之故,沒有了之前的緊張,換來的是低頭羞澀地一笑。她的微笑,光彩煥發,看來是帶有接納了別人丈夫的滿足和喜悅的表情。這時,我把握機會,拍下了賈達的精液從珍妮光潔無毛的陰戶溢出的鏡頭。

接著,我把隔鄰房間的何超與佩兒也請了過來,拍懾這兩對夫婦閑話家常的場面。四人之間的對話雖然不多,但是,每個人面上露出的微笑,都足予說出了這次交換配偶的性愛活動進行得很成功。

拍攝之前,四人之間的冷漠,似乎也因為剛才的性愛活動而消失了,兩對夫婦之間露出了首次見到的輕鬆歡愉。但是,這種變化已經一點也不重要,我開始對交換配偶的電影主題失去興趣。在我的眼裡,我祇注意著佩兒的一舉一動、和她那迷人的媚笑。我無法忘記剛才所見到,佩兒那近乎完美的肉體。

晚上,我們全體到附近的餐廳吃晚飯,之後便分手了。第一天的拍攝工作,就這樣完滿地結束了。分手的時候,我覺得佩兒對我的嫣然一笑,笑得特別甜蜜。

之後的三天,我分別拍攝了兩對夫婦的日常生活,有時,也個別捕捉到他們各人埋首工作的情景。夜間,我把他們四人在尖沙咀鬧市、在情調浪漫的海濱公園閑逛的情形拍攝入鏡頭裡。本來,我想平均地拍攝他們四個人的,但是我的意念卻總是集中在佩兒的身上,大部分的鏡頭都對準了她。

三天之後,我再到何超夫婦的房子拍攝第二次交換配偶的情形。這時候,我漸漸發覺自己開始愛上了佩兒,或者,是迷戀她的肉體吧﹗

第二次拍攝的時候,佩兒再次被何超熱烈擁抱著,而且更肆意地摸捏她的乳房和撩弄她的陰唇。佩兒被何超的陽具插入之後,表現也愈來愈狂野,呻吟聲也越喊越高了,

拍攝到最後一幕交換配偶的前一日,剛巧是星期六,我在午間打電話給佩兒約她出來。我說想拍她在春寒裡的鏡頭。她爽朗地答應了。

我駕車載她上到飛鵝山頂停下。由於她的臉色比較白,我說最好補一點兒粉,或者想一些害羞的事,使自己臉紅,這樣拍攝後看起來會此較紅潤。她沉默了一陣,忽然捉著我的手,伸入她的外套裡面撫摸她的胸部。我立即摸捏她的乳房,她含情默默,望著我嫣然一笑。我的手再向下滑落,摸到她的裙頭,她也沒有抗拒。我感覺到,她是喜歡我的。於是,我繼續愛撫她那潤滑而彈力十足的胸脯。

接著,我拉下車頭的椅背,使她平躺在椅上。我解開她的裙頭,伸手入去摸她的陰阜,她的陰阜是特別飽滿的。我用手指試探她的『縫隙』,發覺已經開始有些濕潤了。我開始呼吸急促了,我掀起她的裙子,拉下她的三角褲。她望了我一眼,嫵媚地一笑,也解開我的褲頭,溫柔地用玉手套住我的陽具,一上一下有節奏地套弄著,使我的陽具更加粗硬了,我沒法再忍耐,把自己的褲子推到小腿,趴到她的身上就向她的肉體壓下去。佩兒十分溫柔地迎合著我,她自然地分開雙腿,把她那隆起的陰阜向我迎湊。

雖然車廂裹空間有限,但仍可以讓我容易地伏在她身上。我的陽具對準了她的陰道口,一插而入。她的臉輕泛紅霞,在我一抽一送的抽插之下,她不時發出呻吟聲。我在抽插她的同時,並沒有忘記摸捏她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在拍攝佩兒的時候,我早就垂涎她那細膩白嫩的肌膚。現在我終於可以讓我最敏感的龜頭深深地插入佩兒的銷魂肉洞裡,接觸到她那濕滑溫軟的嫩肉。

我的手指盡情點觸.摸玩捏弄她那吹彈得破的奶子。當我在佩兒的肉體裡發泄時,她的反應十分熱烈。我在她的身體裡停留了良久,直到肉棍兒軟了,才和她脫離。

佩兒嫵媚地對我說道︰「你好棒﹗」

完事之後,倆人卿卿我我了好一會兒,才整理好衣衫,開車下山。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