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與學弟做愛

「嗯!……進去了!……嗯啊……好棒……你裡面……讓人好舒服!……嗯……這麼軟,又這麼緊……濕濕的……嗯嗯……熱熱的……嗯!……死死的勒著我下面……嗯!……太不可思議了……嗯……」小義望著身下小慧美艷絕倫的暈紅俏臉,格外興奮的低喘著氳滱漓漎,雒雌雿需全身倏地放鬆著,不住的喘著氣。

「啊!……小義!……你那裡好硬……好大……啊唔……你……真已經是大男人了……啊唔!……不要停嘛……啊……再進來一點兒嘛……啊……裡面……裡面更舒服呢……」小慧紅著秀靨,咬著櫻唇,嬌癡軟膩的嚶嚀著,鼓勵著小義,一手繼續抓著小義的硬翹的肉棒遨遮鄱鄪,嗾嘜嗶嘖另一隻玉手溫柔的撫上了小義的腰桿,彷彿渴望著愛侶的佔有似的,緩緩壓著。

「嗯!……好……珍兒……嗯!……嘿……我……我一定從命……嗯嗯……那……那我用力了……嗯……你裡面……嫩肉好軟……好舒服……嗯嗯……」小義得意的喘著,然後低下身子,瘦小的身板輕壓在小慧那豐挺雪膩的嬌乳上,胳膊肘撐著床,抓著小慧的香肩,開始繼續向下沉著腰胯。

就在大約一米的眼前,一切都是那麼一清二楚,床上小慧M字大開的雪白玉腿上淡淡的清絡,她淡粉嬌嫩的會陰上正流下的一股晶瑩的愛液,還有她緊小穴口外那又小又嫩,光潤精緻的兩片酥粉花瓣,都彷彿近得觸手可及。

這一切本應屬於我,可是現在,一個乳臭未乾的小男孩那硬挺蒼白,透著惡心血管的雄性生殖器,毫無阻隔的,就插入了我女友那私密的嫩穴,把她酥粉緊小的穴口大大撐圓,而小男孩那肉桿正緩緩向下頂著,擠出濕粘的蜜液,一寸寸沒入了我嬌艷女友那濕熱緊窄陰道中的軟腴嫩瓤,直到半截肉柱牢牢擠入了她雪白滑膩的腿心。

我只覺心中又疼又熱,可是湧起的那異常刺激又讓人不能自拔,我只有張大眼睛,看著和自己共患難兩年的心愛女友被一個剛上大學的小男生沒有帶套的用雞巴結實插入,不能止息的揉著自己的下體。

「啊~對~~用力~~啊啊!~~你~你的龜頭~怎麼那麼大,那麼硬!~~啊!~~天~唔!~~把人家裡面~全頂開了~~啊唔~~你好厲害~啊~小義寶貝兒~~」小慧帶著一絲哭腔的膩聲嬌啼著,又是快美又是羞澀,她美眸緊閉,銀牙緊咬,帶著粉暈的雪白身子半仰在床上,纖長的玉手抱上了小義的後背用力摟著,雪白修長的小腿架在小義的腿面,白皙香滑的小腳丫被插得緊扣著抬離了床單。

「嗯!~珍兒~好棒~~我好愛你~~嗯嗯~我進到你裡面了!~又熱又濕~~嗯嗯~~好舒服~嗯!~~我的~我的下面~~被你包得好緊~~嗯~簡直~快被夾斷了~~可是~嗯~~又好舒服!~~嗯嗯!~我現在,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了~~嗯嗯!~~嗯~」小義激動的低吼著,緊緊摟著懷中的小慧,然後癡迷的吻上了小慧的嘴唇。

良久,兩人才分開唇,小義就抱著懷中小慧雪白的身子,默默望著小慧那美艷絕倫的暈紅俏臉,小眼中混著得意,滿足,溫柔,和自負。

半晌,小慧緩緩張開迷濛的大眼,鼻音嬌膩的嚶嗡著,「啊……小義……啊……別那樣看人家嘛……好害羞……啊唔……你……繼續『要』人家嘛……動一下嘛……」

「嗯……你這麼美……我一輩子……嗯……也看不夠……嗯……為什麼……為什麼要動?……我……我已經……『要』了你了?……」小義認真的望著小慧。

「啊……你……」小慧張大如星的美眸,咬著下唇,眼中閃著疑惑而複雜的神色回望著小義,忽地,她彷彿再也忍不住,俏臉輕別,黛眉微彎,似嗔含羞的「噗哧」一聲笑出聲來。

媽的!我心中暗罵,小義真的是什麼都不懂,還是一直在裝蒜?

「你……你怎麼又笑!?……」小義撐起胳膊,皺著眉頭看著小慧,有些慍色的說著。

「嘻~~你……你真的不知道?嘻嘻……你這個自以為,是運動健將,和財經天才的小男孩……你……難道不知道什麼叫『做愛』麼?」小慧藕臂溫柔的環著小義的脖頸,美眸閃著狡黠和調皮的望著小義,淺笑著嬌聲挪榆著。

「你……我……什麼叫『自以為』?……我,我,運動,工作……我都做得很出色呀?……你又說我『小』!?……我……我心理年齡比你大好不好……我要是做的不對……那你教我,我保證很快學會的!……」小義尷尬,惱怒,又是認真的說著,小眼都瞪大了幾分。

「討厭……這種事情……啊……也要人家教你……啊……羞也羞死了……你……啊……難道你沒有看過『A』片麼……」小慧暈紅的艷麗俏臉羞憨的扭向一旁,不時被膣穴內的硬物漲得禁不住輕吟,嘟著紅馥馥的小嘴,軟膩的嬌嗔著。

「我……沒有……嗯……我才不和那種人在一起呢……」小義嘴一撇,不屑的說著,然後輕撫著小慧的粉頸,好似誠懇的說道,「好珍兒……嗯……你告訴我吧……我哪裡不對?……要怎麼做?」

「你……唔……你討厭嘛……人家才不要教你……啊……你要是不想『要』人家……你就拔出去嘛……」小慧藕臂輕推著小義的胸膛,蹙著黛眉,嬌羞的嗔怨著。

「嘿……我才不要『出去』……你這裡這麼舒服……嗯……再說,你說今晚都是我的,好珍兒,你教我吧?」小義壞笑著,輕握著小慧的柔荑,分開小慧的藕臂,吻著小慧玉潤的耳垂。

「啊……小壞蛋……啊啊……你還耍賴……啊啊……討厭……」小慧雖然紅著俏臉,又嗔又怨的輕吟著,可是隨著小義的親吻,她的嬌喘又急促了起來。

「嗯……我哪裡耍賴了……珍兒……是你耍賴呀……嗯……你說今晚都是屬於我的……嗯……你要是不教我,我就親你,親到你點頭……嗯嗯……」小義認真而自負的說著,然後雙手鉗著小慧的皓腕,低下頭,埋在小慧胸前那雪白渾圓的豐乳中,緩緩吻著,接著一口含入了小慧粉嫩的乳尖,熱切的吸唆起來。

小慧那粉雕玉琢的身子本就異常敏感,現在她那天生緊窄的嫩穴中塞著一根火熱硬挺的肉棒,而胸前兩豐腴雙乳上敏感萬分的蓓蕾在被如此挑逗,片刻,小慧就身子嬌酥燥熱的輕扭,媚眼如絲的半閉,嗲聲嗲氣的服軟了,「啊啊……唔……你討厭……啊啊……小壞蛋……就使怪招……唔……欺負人家……啊……啊……人家可是你學姐呢……唔唔……啊……放開人家嘛……啊唔……好嘛……人家……人家教你嘛……啊啊……小義……」

幹!現在小慧的身體,芳心都傾於小義,根本是被小義吃得死死的呀!看著心愛的女友被這麼一個自負的小男生調戲玩弄,我心裡又氣又恨,可是這氣這恨,卻讓我心底的慾火更熱,身下的雞巴更漲。

「嘿……」小義得意的張開口,鬆開了小慧那被吸得翹挺櫻紅的乳蒂,然後調整身體,挺起雞巴,抱著小慧,擺好姿勢,湊到小慧耳邊低喘著,「嗯……乖乖小珍兒……那現在……嗯……告訴我……我該怎麼好好『要』你……」

「啊……啊啊……小壞蛋……」小慧紅著秀靨,黛眉輕蹙,撒嬌埋怨的嬌嗔著,可她卻小媳婦似的順從的配合著小義,挪動著她白皙的嬌軀,躺在床上,雪臀輕輕上挺,承接著小義硬挺生殖器的插入,修長的玉腿分成M形懸在半空架在小義的腿上,粉嘟嘟的小腳丫輕勾著,酥橘嬌膩的足掌對著玻璃門,白皙完美的嬌軀就在床上擺出了彷彿青蛙似的,那又下流又原始,又讓人血脈賁張的傳統「傳教士」姿勢。

小慧一手抱著小義,一手輕按著小義乾瘦的腰股,嬌憨的嚶嚀著,「啊……小義……這裡……用力……啊啊……用你的大東西……往裡面……插一下人家……啊……」

「嗯!……這樣嗎?……」小義喘著,同時挺動著腰桿,長雞巴順勢往下戳著。

「啊!……」小慧輕顫的嬌呼了一聲,又咬著嗚咽,繼續呢喃著,「啊……對……啊……再……再拔出去……」

「嗯……」小義一收腰彎腿,「哧溜」一聲,他那跟硬漲的長雞巴就帶著一股汁水一下從小慧緊窄的肉穴中全拔了出去。

「啊唔!……唔唔……」小慧被那大龜頭的刮擦和離去弄得一陣淒艷而空虛的嬌啼,她美眸含嗔瞟著小義,嬌憨的輕吟著,「啊……別……別全拔出去……啊……龜頭……留在人家裡面,」說著,她玉手又急切的伸向兩人私處之間,抓著小義那濕漉漉的長雞巴,按在了她自己腿心。

「哦……知道了……珍兒……對不起……」小義喘著氣,吻著小慧的瑤鼻,身體下壓,腰腿挺著,他似乎掌握了要領,雞蛋大的龜頭就「噗滋~」的順利擠開小慧粉嫩的穴口,頂入了那濕滑緊窄的膣腔。

「啊!……唔……就是這樣……啊……用那裡……繼續插進人家裡面……啊……唔嗯……再抽出去……啊啊……對……啊!……啊……小義……連續起來……在人家裡面動……啊!……啊啊……對……就是這樣『要』人家……啊……就是這樣『插』人家……啊!……啊……」

隨著小慧的教導,小義就跟著把挺硬的雞巴在小慧濕濡的陰道中插入,抽出,一下下刮磨著小慧膣穴內嬌軟敏感的嫩肉,一下下享受著滑膩酥潤肉壁的緊箍,雖然依舊生澀,但他抽插的動作也是越來越有節奏,直把小慧插弄的美眸越閉越緊,「啊啊……唔唔……」嬌吟越來越酥。

小義緩緩抽插了幾分鐘,似乎還是掌握不好力道,稍一用力拔,大龜頭就一下滑離了小慧濕膩的穴口,「嗯嗯……珍兒……對不起……嗯……它……滑出來了……嗯嗯……」,小義紅著臉,興奮而尷尬的喘著,手立刻伸到腿間,握著自己的雞巴再往小慧濕漉漉的穴口塞著。

小慧俏臉通紅,羞憨迷醉的閉著美眸,就輕輕挺著陰阜,方便小義再一次插入,嬌膩的輕喘,溫柔的鼓勵著,「啊啊……沒……沒關係……唔……小義……多試幾次……啊……就好了……唔……在下面一點……唔……就是這裡……放進來……啊!……對……好棒……小義……啊啊……繼續……唔……不用太急的……唔唔……」

幹!看著那彷彿只有一臂距離的地方,明亮的燈光清晰照著我女友的粉嫩小穴被一個小男生硬挺的肉棒一下下插入,搗出股股濕粘的淫水,我心裡疼得彷彿再淌血。更讓人氣堵的是,還是我那青春靚麗的女友主動躺在床上,光著屁股,分著玉腿,彷彿大姐姐似的,牽著那小男孩的雞巴,一句一句,一點一點,悉心的教那個小男生如何用生殖器插她那汁水豐沛的濕熱陰道,如何用大雞巴一下下玩她那迷人緊小的粉嫩肉穴!

看著眼前自己女友和小男生上演的這火熱淫靡的一幕,我心裡氣堵憤恨的猛絞,可我的雞巴已經硬得不像話。

「嗯!……是這樣麼……珍兒……這樣插你裡面麼……嗯嗯……這樣……好舒服……嗯……天!……嗯嗯!……身體都要化了……嗯……太棒了!……嗯!……珍兒……你裡面的軟肉插起來……好棒好美……嗯嗯……這就是所謂的『幹』和『操』麼……太刺激了!……嗯……」

小義一臉的興奮,小眼發亮的急喘著,一手挪到前面抓揉起小慧胸前雪白豐腴的乳肉,腿一曲一伸,噁心的卵袋上下搖動,長雞巴抽插的越發索利,「噗滋~噗滋~噗滋~」有節奏的搗起小慧那淫水橫流的粉嫩肉穴。

「啊!……小壞蛋……啊唔!……啊……剛學會如何『欺負』人家……還要用這些……啊呃……下流的詞……啊!……唔唔……啊啊……你的大東西……啊啊……好厲害……啊!……把人家裡面弄得……又酥又癢……啊啊……看在你……這麼賣力『學習』的份上……唔……就便宜你了……啊……今晚……你要『幹』人家,要『操』人家……啊啊……唔……人家……就給你『幹』,給你『操』一整晚……啊……唔唔……」

小慧雪頰暈紅,迷迷糊糊的和小義交頸相擁,咬著一絲嗚咽嬌吟著,她雪白的身子透著桃紅,覆著薄汗,在小義的抽插下一下下輕晃,她M字分開的玉腿也被頂得不住開闔,纖長白皙的小腿懸在半空,十個小巧的足趾貓爪似的蜷著,白嫩嫩,粉嘟嘟,足緣透著誘人酥橘的小腳丫就勾著,被幹得嬌憨的上下輕晃,顯得是無比的綺旎淫艷。

「嗯!……珍兒……我好愛你……嗯……嗯……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孩……嗯!……嗯嗯……現在……我是最幸福的男人……嗯……我……也要你……今晚做最幸福的女人……嗯嗯……我一定會……好好『愛』你……好好『幹』你……好好『操』你的……嗯嗯……」小義低喘著,舔吻著小慧的耳根,一手向下抓揉著小慧雪潤的大腿,豐腴的粉臀,腰桿動作有些機械,但越發落力的用長雞巴搗著小慧的嫩穴。

「啊啊……小義哥哥……唔唔!……人家……人家……被你幹得好舒服……啊啊……唔!……你大東西好硬好厲害……啊……啊……好哥哥……你再……改變一下節奏弄人家……唔唔……身體起來一些…啊…就是這樣…手放在這裡…啊啊…對…啊唔……先慢一點……淺一點……插人家那裡……啊啊!……三下之後……啊……再……再一下用力幹珍兒……唔……插到底……啊啊……那樣更舒服呢……啊……啊……啊……啊啊!……就是這樣……唔……好棒……啊……珍兒……被你弄死了……啊啊!……」

小慧愛戀的緊抱著小義,被她緊小肉穴內小義那大龜頭刮擦得不住嬌膩快美的鶯啼,美艷不可方物的秀靨透著酡紅,芳心含羞的在小義耳邊繼續鼓勵著。

幹!看著眼前我美艷的女友不但被她親自教的小男生操得花枝亂顫,她還要教那個男生「三淺一深」的技巧,讓那個男人更盡興的玩她早就濕淫不堪的小嫩逼!這不單是倒貼,簡直就是犯賤的欠操呀!

可是看著女友粉嫩緊小的穴口被那小男生的雞巴抽插得一次次撐圓打開,泛出股股濕粘的淫水,看著她俏臉上那被操得嬌羞欣喜,快美淒艷的動人模樣,我心裡又疼又氣,又興奮的不能自已。

交媾操逼本就是男人的天性,再加上小慧這嫵媚悉心的教導,小義更是如魚得水,他順著小慧的牽引,稍稍抬起上身,胳膊架起小慧的腿彎撐在床上,把小慧的身子壓得更彎,讓小慧那渾圓滑膩的雪臀更是高高向上挺著,然後得意的盯著小慧那被他弄得嬌羞暈紅的美艷俏臉,腰桿有些機械但越發熟練的開始上下挺動,帶動他硬漲的雞巴,深深淺淺,急急緩緩,開始更游刃有餘的恣意插弄起小慧濕熱嬌軟的肉穴。

「嗯嗯…好珍兒…這樣麼…好了…嗯…嗯…嗯…嗯嗯!……我做的對麼…嗯嗯…這樣子…感覺就像玩遊戲…嗯…一樣…插你那裡的嫩肉……嗯…好刺激…嗯嗯!…就像在…打網球…嗯…一下…一下…再一下!……. 嗯嗯! ……」

小義興奮得意的低喘著,彷彿剛學會如何玩玩具的小孩似的,用剛學來的技巧,把長雞巴一下下深淺交錯的在女孩那濕膩如果瓤的嫩穴中抽插著--可他正用雞巴玩弄的「美肉玩具」,卻正是我那美艷動人的女友小慧!

「啊啊!~~小義!~就是這樣~啊~啊~啊!~你越來越壞~越來越厲害了!~~~啊啊!~~你那裡好有力~~啊!~啊~~人家被你弄得~好熱好癢~啊唔!~~就是那裡~唔~~好久~沒有這麼舒服了~啊唔~~好棒~~小義寶貝兒~啊~啊啊!~插到底~~啊!~~人家吃不消了!~~啊!~~啊啊!!~」

小慧嬌美清純的俏臉暈紅如火,雙眸含羞緊閉,瑤鼻嚶嚶,朱唇輕咬的不住嬌哼,雪白炫目的嬌軀不堪採擷的簌簌輕顫,閃亮的淫水濕濡的流滿她粉嫩的會陰和淡粉的菊門,她白皙豐腴的粉臀迎奉的挺動拋聳,晃出雪呼呼的臀浪,一雙修長玉潤的美腿微彎的懸在半空,羞憨的一開一夾,無法把持的享受著情慾的快感,隨著小義長雞巴在她濕熱蜜穴中「噗哧!~噗哧!~」的抽插,眼看就要甘美的攀上高潮。

小義挺著長雞巴又在小慧的嫩穴中抽插了百餘下,動作越來越亂,越來越快,最後一下放開了小慧的玉體,身體緊壓在床上,身子挺直,彷彿做俯臥撐似的開始急速挺動,長雞巴開始一下下直沒入底的把小慧粉嫩的肉穴插得汁水淋漓,唧唧作響,他蒼白瘦小的身板上淌著汗,粗重的低吼著。

「嗯嗯!~~我的珍兒!~嗯!~我現在~真的要了你了!~~嗯!~好棒!~好幸福~~嗯嗯!~~我好愛你~~嗯啊~~你裡面越來越緊~~嗯嗯!~一下下夾的我~好舒服!~~嗯嗯!~~我好像~好像不行了!~~~嗯嗯!~~珍兒!~我~要射出來了!~嗯!~~怎麼辦!?~嗯!~~要我拔出來嗎!~~嗯嗯嗯!~~」

「啊啊!~不要~不要拔出來嘛!~小義寶貝兒!~~我也好愛你~~唔啊啊啊!~~插到裡面~~啊啊!~啊~~插到珍兒最裡面~啊啊啊!~就射到人家小穴裡面!~~全射給人家!!~~唔唔啊啊啊!!!~~」

小慧一陣淫媚小野貓似的的嬌啼狂喘,藕臂玉腿難以割捨的緊緊盤在小義身後,雪滑綿軟的乳肉在小義懷裡擠成扁圓,她豐腴的雪臀繃得聳動,白皙的纖足痙攣的搖晃,嬌幼的足趾忽張忽蜷,雪白嬌妍的身子倏地簌簌的顫慄輕抖,腿心那被硬雞巴漲滿撐圓的粉嫩肉穴中火辣辣的一陣緊縮,溫涼濕淫的漿水瞬間噴濺而出!

小義緊抱著懷中的碧人,頭埋在小慧幽香的秀髮間,全身顫抖的低吼著,「嗯嗯!!~~寶貝珍兒~~嗯!!~~我愛死你了!~~嗯!!~~天!~好棒!~嗯嗯!!~受不了了!!~~嗯嗯!!!!~~~」

小慧瀉身之下,那緊湊的膣腔內水水融融的酥脂嫩肉要人命似的猛的一裹,死死掐吮著小義深插入底的那根燙硬肉棒,那酥麻難耐的舒爽刺激,瞬間讓小義一洩如注,他雙腿痙攣,腰桿猛挺,卵袋緊緊縮著,長雞巴狠狠在小慧美肉嫩穴中向下戳著抖著,濃濃的精液立時在小慧陰道深處噴薄而出!

寂靜的夜色中,閃亮的白熾燈下,看著我心愛的女友手把手的教一個可惡的自負小男生如何幹她,看著她再被那個小男生插得香汗淋漓,愛液噴濺的攀上了高潮,看著那小男生的雄性生殖器深插入我女友雪白腿心那濕熱陰道的深處,皮管子一樣湧動,股股射出精液,我心裡一陣茫然的刺激,手中的雞巴也射了出來……

——————————–

大約是凌晨三四點,夜色異常的寧靜,樹葉輕輕的婆娑,遠處海浪的翻湧,細雨稀瀝瀝的飄灑,都清晰的落在耳中。

我頹然跪在玻璃門前,光線從百葉窗透過,明暗交錯的照在我身上,我只覺空寂和低落,茫然的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小慧雖然是我的女友,可倘若她既愛上了小義,又覺得對小義愧疚,她主動奉獻她的肉體給小義享用,他們兩人「你情我願」,我又能做些什麼呢?罵她?打她?不要說我做不出,即使那樣做,又能改變什麼?

背叛的那種痛,比烈火與刀鋒更可怕,在你最脆弱的內心深處扎根,在你最沒有防備的時候襲擊,折磨你的記憶,荼毒你的靈魂,一輩子都忘不掉,好不了。難怪懲罰背叛者的地獄在最深處!

今晚之後,小義離開U國,而這一晚,我就如此的忘卻麼?想到小慧心底竟然還有別的男人,我心裡雖然無比的疼,可是我又根本不願離開小慧,我還能有什麼選擇呢?

「唔……你……射得好多……唔……燙死人家了……啊……」

小慧帶著嬌羞欣喜,奄奄一息似的嬌喘從屋中傳出,聽得我心頭一疼,我無奈的把混亂的思緒放在一旁,又湊近玻璃門,惆悵的看向屋內。

小慧烏黑閃亮的秀髮散落在床上,透著潮紅的雪白嬌軀覆著薄薄的汗漬,喘息起伏著,她一雙藕臂和兩條玉體無力的向兩邊打開,彷彿白色百合花似的綻放著。

小義就疲憊的趴在小慧的胴體上,抓著小慧胸前白嫩豐挺的酥乳,跨下的雞巴還牢牢插在小慧淫液狼藉的腿心,臉靠在小慧粉頸邊,滿足的低喘著,「嗯……珍兒寶貝兒……嗯……和你做愛……真幸福……嗯……這是我第一次……攢了十幾年的量……嘿……都射給你了……當然多了嘛……」

「啊……討厭……又貧嘴……哪能攢十幾年嘛……唔……對了……小義寶貝兒……剛剛……你那麼用力……唔……第一次……就把人家弄得那麼舒服……唔……傷口有沒有疼著……」小慧柔聲輕喘著,關心的望著身上的小義。

「嗯……謝謝珍兒的關心……嗯……珍兒別擔心……傷口一點兒也不疼……嗯……而且……嘿……我還能再那麼用力的『幹』你……一整晚呢……嗯……」小義得意的喘息著。

「唔……小壞蛋……啊……啊!……你……你下面……怎麼射了後……啊啊……還是那麼硬……啊……天!……」似乎感受著體內的硬物,小慧張著美眸,紅著俏臉,顫聲嬌喘著,又是驚訝又是嬌羞的看著懷中的小義。

「嘿……當然是我愛你愛的深嘛……而且……嗯……『它』不捨得離開你這個大美人呀……」小義洋洋得意的地喘著,又示威的動了動他那插在小慧肉穴深處,依舊硬挺如剛的長雞巴。

「啊啊!……啊!……你……別亂動嘛!……討厭鬼……讓人家休息一下嘛……」小慧被敏感的膣腔傳來的刺激弄得尖短的嬌呼著,又嗔又羞的用玉手擰著小義的臂膀。

小義「嘿嘿」一笑,停止了動作,又繼續享受而愛慕的把玩著小慧胸前那兩團雪白滑膩,乳量驚人的大「車頭燈」。

「啊……小壞蛋……唔……不過……你那裡還真厲害……折騰人家那麼久……啊……射了之後還不老實……嘻……真是年輕氣盛……」小慧軟膩的嚶嚀著,溫柔的抱著小義的脖頸,美眸望著小義,暈紅的俏臉上一副羞怯難當,又好似喜出望外的嬌媚模樣。

幹!看著小慧俏臉上那喜滋滋的情態,看著小義那根依舊挺硬的雞巴,我心裡真是又憤懣又氣堵,可是,事實又不容我反駁--雖然我對自己的能力有自信,晚上都能欺負小慧幾次,可是,畢竟我比小慧大上六七歲,和十八歲的男生沒法比,射完之後,怎麼也要休息一陣,才能再次硬挺起來,而最近,更是讓人惱火,不回想小慧被人凌辱的場面,彷彿雞巴都有些發軟,哪裡像小義,剛剛享用完小慧,射在小慧的裡面,可他的雞巴還是硬挺如柱!真是可惡!

我還在門外氣得牙根發癢,屋中小義得意忘形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嘿……你以前說……可反對你冷淡……嗯……是不是也指這方面呀?……嗯……他是不是年紀大了?……不行了……」

他媽的!我咬著牙,恨不得衝進去把他那根長雞巴打斷!

「啊……討厭……人家……啊……人家才不跟你說這些呢……」小慧嘟著小嘴嬌嗔著,嬌憨暈紅的標緻俏臉扭向一旁。

「嘿……不回答……就當默認嘍……」小義滿足的把揉捏著小慧白皙的豪乳,咬著小慧的耳垂,繼續喘息的說著,「嗯……珍兒……你有沒有遵守我們的約定?……嗯……就是……你不許和可反……過夜……」

「唔……小壞蛋……啊……都在亂想些什麼嘛……真是的……」小慧薄怒似的嚶嚀著,櫻唇嘟得更高,緋紅的俏臉用力別向一旁。

「嗯……那可是我們的約定哦……嘿……你到底有沒有遵守嘛……」小義不依不饒的問著,彎著身板,緩緩的舔吻起小慧的白皙乳肉。

「啊……討厭……唔……好嘛……人家……人家有遵守啦……啊……啊……在人家……沒有『給』你之前……唔……人家都守約了呢……啊……」小慧被舔弄得鼻息嬌膩的輕喘著,嬌羞無限的回答著。

他媽的!!原來最近小慧對我的親近百般推卻,不單單是她工作忙,身體累,竟然還有這層緣由!她到底是怎麼想的!?畢竟我是和她朝夕相處了兩年的男友,她竟然為了一個追了她兩個月,根本還是外人的男生遵守這樣的約定!她要把身體交給小義之後,才回到我懷抱麼!?她真是被荒唐的感情沖昏了頭呀!

「嘿……真的?……那你,這幾個月……都沒有和他……親熱?」小義又是驚喜又是得意,撐起上身,盯著小慧的秀靨,繼續追問著。

「啊……小壞蛋……別問人家啦嘛……唔……真的……真的嘛……」小慧美眸含嗔的瞟著小義,嬌羞的嚶嚀著。

「嘿……那我們就繼續這個約定……嗯……以後……你只讓我一個人『要』……好不好?」小義興奮的低喘著。

「啊……你想的美……討厭……啊……我們……不是說好了嘛……我們之間的事情……啊……要先告一段落嘛……」小慧輕聲嚶嚀著,美眸溫柔而認真的望著小義。

小義臉色好似一暗,不過轉眼又恢復了自負的樣子,把臉趴在了小慧雪白的豐乳間,邊廝磨邊低喘著,「嗯……好……好……我遵守承諾……嘿……不過,這幾個月,我可是贏了……嗯……你讓我『幹』……可是沒讓他『幹』……」

媽的!小慧怎麼會愛上這樣一個幼稚的小男生!?在他嘴裡,好似愛情就不過是一場遊戲似的!

「討厭嘛……啊……人家又不是比賽……啊……還有什麼輸贏的……你壞死了……」小慧嘟著小嘴嗔怨著,抬起玉手捶打著小義的臂膀。

「嗯……珍兒自然不是比賽……嗯……不過,能贏得珍兒的芳心……比什麼都重要呢……」小義好似誠懇的說著。

「哼……就會甜言蜜語……啊……唔……」小慧好似不在乎的嗔著,可暈紅的俏臉上卻一副芳心竊喜的模樣,玉手溫柔的抱上了正她懷中舔弄的小義。

小義賣力的吸唆著小慧那敏感的粉潤乳尖,不一會兒就把小慧又弄得不住「嗯……唔……」的悶膩嚶嚀,他就自顧自的調整著身體,正趴在小慧亭亭玉立的雪白嬌軀上,把玩著小慧傲人的美乳,稍稍分開瘦而有力的腿,極緩的移動著腰,讓那還深插在小慧嫩穴中的長雞巴又小幅的抽送起來,接著問道,「嗯……剛剛……嗯……都射到了你裡面……你會不會懷孕呀……珍兒?」

小慧眼波嬌盈,輕蹙著柳眉,緋紅的俏臉上帶著幾分羞怯,不過她卻沒有排拒小義的動作,倒是微微彎著膝,讓玉腿彷彿綻開的翅膀似的分著,方便著小義的抽插,嬌慵的輕哼著,「唔……啊……放心啦……唔唔……人家……人家在安全期啦……唔……你就放心的射進來嘛……」

「嗯……你……嗯……誤會了……珍兒……我才不是擔心……嗯……我還希望……能讓你懷孕呢……嗯……讓你為我生個小孩……嗯……是我最大的期望和幸福呢……」小義喘著,小眼好似虔誠的望著小慧,雞巴緩緩的抽送,在小慧那濕濡狼藉的嫩穴中搗磨出小股混著精液的漿水。

「啊唔……討厭……啊……你真是……亂講……啊唔……你還算是個小男孩呢……啊……就……就想要人家幫你……生小孩了……啊唔……你怎麼會照顧呢……啊……」小慧美眸半閉,好似看著小弟弟般的溫柔,看著在她腿間緩緩耕耘的小義,藕臂輕輕的抱著小義的臂膀,嬌聲輕吟著。

「嗯……我……可不是亂講……嗯嗯……而且……我也不小了……已經……已經十八了……嗯……馬上就可以工作了……嗯……即使你那時不工作……薪水都足夠養一家人的呢……嗯……」小義一臉的自負和認真的望著小慧,揉搓著小慧那一對沉甸甸的雪乳,硬挺的雞巴一下下有節奏的在小慧腿心緩緩抽動著。

「啊啊……唔……你說的簡單……唔……事情哪有那麼……容易的……啊啊……啊唔……JXX那邊……給你最後……回覆了麼……啊……」小慧美艷的俏臉越發暈紅,邊被小義一下下抽插得不住細聲呻吟,邊咬著嗚咽小聲說著。

「嗯……那邊……所有的手續都辦好了……嗯嗯……要不是受傷……嗯……我父母非要我回國……嗯……我現在就可以去那邊了……嗯嗯……」小義地喘著,腰桿的動作又大力幾分,雖然還是那般緩慢,但幅度越來越大,每次都拔到只有大龜頭還含在小慧的肉穴中,再緩緩頂入到底,一下下塞滿小慧那狹細嬌膩的陰道。

「……啊……對不起……小義……啊唔!……都是因為人家……唔……才連累你……啊!……啊唔……你……你就先……別想工作的事情了……啊啊……唔……好好回國……休養吧……啊!……唔唔……」隨著小義大幅度的抽插,小慧被搗得更是鼻音嬌膩,吐息濕熱,不住如訴如泣的嚶嚀著。

「嗯……嗯嗯……好……都聽你的……好珍兒……嗯……」小義舒爽的喘著,低下頭,又含吮起小慧的傲人乳峰,賣力的挺動著雞巴,享受著小慧肉穴內濕熱肉壁的酥麻緊裹。

可惡!小義這個自負的小男孩還不死心!可我心中也明白,面對小慧這樣冰雪聰明,典雅高貴,又有著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的女孩,有哪個正常的男人會甘願放棄呀。還好,小慧還是把他拒絕了!可是,這不能改變眼前的一幕--小慧正被他操著呀!

看著眼前不到一米處,小男孩那根硬挺的雞巴又在我美艷女友那粉嫩的蜜穴中一下下抽弄,擠出白濁的泡沫,而兩人在交媾的同時還親暱的耳語交談,天南地北的閒聊,我心裡異常的氣堵,可是控制不住,身下的雞巴又不爭氣的硬了起來。

「啊……小義…唔…你那裡弄得人家……唔…裡面好癢…啊啊…你…討厭…啊…你…可以……再快一點插嗎…啊啊…」小義雞巴的抽動彷彿緩緩挑起了小慧的春情,弄得小慧嬌喘越發濕熱起來。

「嗯……珍兒…想我再好好『要』你了?…嘿…那……我們換個姿勢好嗎……」小義咧嘴得意的笑著,伸出舌頭舔弄著小慧挺翹的粉嫩乳蒂,小眼向上滿足的看著小慧動情羞紅的秀靨。

「啊……唔……討厭……小壞蛋……唔……剛『要』了人家……就要……玩花樣……啊……」小慧磁酥酥的嬌聲輕嗔著,翹著小嘴,美眸撒嬌的飄著小義,雖然一副薄怒的模樣,可是卻似乎沒有拒絕,她輕輕撐起上身,含羞的輕吟著,「唔……那……小義……啊……你先拔出來……」

小義「嗯」了一聲,然後依依不捨的從小慧濕熱的小穴中拔出了那根油光水亮的長雞巴,握著肉桿,跪在一旁,小眼興奮的盯著小慧那雪膩的身子。

小慧如絲的美眸似嗔含羞的白了一眼小義,然後就羞赧的轉過雪白玲瓏的嬌軀,白皙的小臂和光潤的膝頭撐著身子,上身迷醉的貼著床面,不堪一握的蜂腰深深壓低,胸前一對雪白豐腴的傲人乳球擠成扁圓,白皙軟膩的乳肉滿滿滾溢在脅下,宛若堆雪似的迷人。

她膝頭緊並,修長的玉腿羞怯內八似的跪著,她那兩瓣白嫩嫩,肉呼呼,肥美腴潤,又不失結實俏挺的渾圓粉臀就高高的翹著,曲線是如此完美而富有女人味,就如同鮮嫩的大白蟠桃,異常的惹眼動人。

幹!就在我的床上,在那個挺著雞巴的小男生面前,我美艷絕倫的女友就一絲不掛的光著雪膩的嬌軀,擺出了小牝犬般的淫艷姿勢,高高撅著白皙嬌俏的屁股蛋,而她緊閉的雪白腿心就夾著一隻飽膩酥橘,光潔水亮的誘人肉貝,中間的粉嫩的蜜縫就淌著晶瑩的水露,簡直是誘人致死呀!

「天……好珍兒……你這個姿勢……嗯……好美……嗯……好誘人……嗯……好想……好想……插你這裡呢……」小義小眼放光,舔著舌頭,手控制不住的抓上了小慧那雪呼呼的軟膩臀肉。

「啊……小壞蛋……唔……就喜歡……看人家羞人的模樣……唔……你滿意了吧……小惡魔……啊唔……快……插進來嘛……啊……別讓人家等嘛……唔……」小慧吐息濕熱的嬌膩嚶嚀著,暈紅的明艷秀靨輕側靠在枕頭上,瞇著美眸,咬著櫻唇,嬌俏小媳婦似的撅著腴潤的雪臀。

「嗯……小珍兒……嗯……那我來了……」小義興奮的喘著,分著馬步,站在了床上,一手按著小慧白嫩的屁股蛋,一手抓著他胯下那根彷彿第三條腿似的噁心長雞巴,把龜頭往小慧粉嫩的肉縫間頂著。

從背後的姿勢本就難以插入,加上小慧的雪股又圓又翹,豐腴緊實,小義的大龜頭頂了幾次,都又滑到了一旁,小慧只好把膝頭並得更緊,臀丘翹的更高,竭力挺著腴潤的陰阜,配合著小義的插入,嬌軟的輕哼呢喃著,「啊唔……別著急……小義……唔……下面一點……啊……討厭……別頂錯嘛……啊……唔……角度……低一些……啊啊……再試一下……啊……啊唔……向下頂……啊!……唔唔……」

跟隨著小慧耐心的指引,伴著小慧嚶嗡的一聲嬌呼,小義雞蛋般的大龜頭終於「噗滋」一聲從後面擠入了小慧濕滑不堪的嫩穴,小義一臉的興奮,雙手立時抓上了小慧緊實軟腴的雪膩臀股,肉棒一截截插入,彷彿做著蹲起,開始了緩慢的抽插,「嗯嗯……進來了……嗯……這個姿勢……好棒……嗯……好珍兒……嗯……你的腰好細……臀部好美……嗯……摸起來好棒……嗯……這個姿勢……嗯嗯……感覺下面……被你的小穴……咬得更緊呢……嗯……」

「啊啊……唔……小義寶貝兒……唔……就是這樣……啊……人家裡面……又被你插滿了呢……啊唔……好棒……好舒服……啊……快一些……用力一些嘛……啊啊……」小慧嫵媚的嬌吟著,美眸緊閉,俏臉酡紅,藕臂蜷在身前,玉手抓著枕頭,跪在床上,雪白赤裸的身子被插弄得緩緩輕晃。

「是這樣麼…嗯…這樣用力的插你嗎?…」小義得意的笑著,雙手抓著那小慧雪白滑膩,極富彈性的結實臀肉,馬步似的站在床上,騎著小慧的雪白臀丘,腰桿挺動更急,卵袋搖晃,雞巴抽送的速度漸漸加快。

「啊……唔唔…討厭……還非要人家……說出口……啊……唔……就是這樣嘛…啊…小義寶貝兒…啊!……用你的東西……用力插人家裡面……啊啊……唔……你學到好快…啊啊…把人家裡面弄得…好舒服…啊啊…」小慧美眸如絲,嬌憨甜美的輕吟著,高高撅起的雪白屁股蛋被小義的腿根撞得「啪~啪~」做響,粉嫩濕膩的穴口一下下被小義的雞巴搗出股股混著白濁泡沫的粘滑淫水,順著她玉潤的大腿淌下。

「嗯嗯……這…都是珍兒的功勞嘛…嗯…有你這個…大美人…以『身』示教…嗯…學生當然好學了…嗯…珍兒…你的…『妹妹』裡面好嫩…嗯…我想再大力一點…不會把她弄壞吧…嗯嗯……」小義低頭欣賞著自己的雞巴一下下沒入小慧白嫩無瑕的臀丘,把小慧濕濡的腿心插得不住翻開,露出裡麵粉嫩嬌膩的肉瓤,一臉的得意,雞巴索利的加速抽插著。

「啊啊…小壞蛋…你真是…唔啊…你不要問人家嘛…啊…你…用力就好了…啊啊…人家那裡就是…為你準備的…唔…不會弄壞的…啊啊!…用力插人家……啊唔……」小慧又嗔又怨的嬌吟著,秀靨通紅,玉手緊緊抓著床單,婉轉承歡的扭著小蠻腰,雪臀迎奉的挺翹著,被小義的長雞巴由上到下一記記落力的插入著。

幹!清楚的聽著女友那熟悉的嬌吟的叫一個小男生用力幹她,不用擔心把她的嫩穴弄壞,我只覺得頭發暈眼發黑,又氣又恨,可看著近在咫尺的地方她好像小母狗似的被那小男生從後面用雞巴搗著肉穴,我卻心裡扭曲的奇異興奮,只能更大力的揉起自己的雞巴。

「嗯…小珍兒…嗯嗯…那我用力啦…嗯!…好舒服…」小義喘著,彎下腰,雙手牢牢了小慧白皙的蜂腰,用力挺起腰桿,就如同打樁機似的,長雞巴一下下落力的在小慧緊窄的嫩穴中抽插起來,不住發出滑液中肉肉相擠那「噗滋~噗滋~」的淫靡聲響,小義更是得意的問著,「嗯…這樣舒服麼…珍兒…嗯嗯…你喜歡我…在你小穴裡……嗯…插得…深一點…上面一點…嗯嗯…還是…旁邊一點?…嗯嗯…你……喜歡我怎樣……插你……嗯……」

「啊!…啊啊…討厭…唔…人家又不是玩具…啊啊…你不要亂試……啊……你就喜歡……欺負人家…啊…討厭…人家…才不理你…唔!…啊啊…」小慧撅著渾圓誘人的粉臀,雪白嬌美的身子被插得一晃一晃的,她俏臉通紅的別著,咬著白皙的玉手,含羞輕嗔著。

「嗯…冤枉呀…珍兒…嗯嗯…我哪裡想…欺負你…嗯!…珍兒對我…這麼好…嗯嗯…我是想讓珍兒開心…嗯…讓珍兒舒服嘛…嗯嗯……說嘛……好珍兒……乖……你喜歡我弄哪裡……」

夾著喘息,小義好似認真的說著,他雙腿彎著,好像白青蛙似的趴在小慧粉背上,動作略有生澀的大力挺動著雞巴,間或他那長雞巴不小心滑出小慧的肉洞,他就熟悉的握著雞巴,「哧溜」一聲又把肉桿塞回小慧濕熱的陰道。

「啊!……啊啊……小壞蛋……唔……就知道……哄人家……唔……啊啊!……人家……唔……才不說……啊啊……羞死人了……啊啊……」小慧美艷的秀靨暈紅到了耳根,雪白的身子又酥又軟,勉強趴跪在床上,含混不清的呢喃嬌嗔著。

「嗯嗯……好珍兒……不用害羞的……嗯……而且……嗯……你不是說……今晚……讓我開心麼……嗯嗯……看到你開心……嗯……我才最開心嘛……嗯嗯……你可是……學姐哦……嗯……在學弟面前……不能賴皮呀……嗯……你說過……賴皮的是小狗……嗯嗯……」

小義抱著小慧那雪白玲瓏的嬌軀,長雞巴在小慧嫩穴內濕淫的美肉中賣力的搗著,小眼發光,盯著在自己胯下輕扭柳腰,撅起雪臀,婉轉嬌吟的絕美碧人,好似虔誠又好似得意的喘息著。

「啊唔……唔……啊!……你這個……小惡魔……唔……就欺負人家……啊啊……現在才……想起人家是你學姐……唔唔……還要在人家身上使壞……啊!……啊啊……真是欠了你的……唔……嗯……」小慧細若蚊聲的嬌喘嚶嚀著,雪靨漲得通紅,在枕頭上低頷著蜷首,緊閉著美眸,一副羞怯欲厥的誘人模樣,「啊啊……珍兒……喜歡……你弄人家的……小豆豆……唔唔……喜歡……你插得深一點兒……啊唔……」

媽的!看著屋中小慧那熟悉的美艷俏臉,我心裡由情生愛,由愛生怨,由怨生恨,忍不住暗罵。女人到底是怎樣的動物!?她明明是我的女友,卻不知廉恥,根本是主動被那個小男生操,剛剛還被那個男生灌了漿,現在她就撅著屁股,又被那根雞巴操得花枝亂顫,可她俏臉上卻還擺出一副清純害羞的模樣!到底是清純,還是欠操呀!?我只覺得氣血翻湧,恨不得衝入屋中,和那個小男生一起用大雞巴好好教訓她一頓!

「嗯……小豆豆?……嗯……就是剛剛親你時……那裡呀……嗯……」小義喘著,然後稍稍抬起上身,微側著身體,一手環過小慧大腿,伸到小慧的大腿間,中指在小慧那被肉棒撐圓的穴口外摳挖著,「嗯……嗯……是這裡麼?……」

隨著小義的動作,小慧彷彿遭電擊似的,趴跪在床上的白皙嬌軀突然一陣哆嗦,嬌喘立刻更加火熱濃重起來,「啊啊啊!~~~唔……就是那裡……唔唔!~啊啊~好刺激……啊啊!~~~小義~唔唔~~」

「嗯……好珍兒……原來……你的『弱點』在這裡呀……嗯……喜歡麼……喜歡這樣嗎……嗯……」小義喘著,一手撐在床上,一手伸在小慧腿間兩片粉嫩花瓣上方的中間揉按著,微微俯著身體,雞巴加速的在小慧緊窄濕熱的陰道中抽插,一下下直沒入底,把小慧撞得嬌軀輕搖,玉腿輕晃。

「啊啊唔~~小義~啊!~你壞死了~~啊啊~唔!~~好癢~好難受~啊!~你的大龜頭~啊~~把人家塞滿了!~~啊啊~那裡~好刺激!~~啊~~小壞蛋~~啊啊啊~說是讓人家開心~唔唔!~~你就是~想看人家~啊!~被你欺負的樣子~啊啊~~」

小慧被膣穴和陰蒂兩處同時傳來的強烈刺激弄得忘情的急促嬌喘著,帶著桃紅的雪白身子簌簌輕顫,纖細的柳腰控制不住的亂扭,綿乳在床面上廝磨,大腿陣陣緊繃,雪臀一陣陣挺翹,肉穴內的汁水汩汩溢出,她白皙的柔荑緊緊絞著床單,雙膝跪在床上,而她八字分開的修長白皙小腿彷彿被幹的受不住似的,不由自主的翹離了床面,粉嘟嘟的小腳丫在空中嬌憨的緊勾緊蜷著,那副模樣既淒艷又淫媚,真是無比的誘人。

幹!看著自己的女友被那小男生又哄又騙,乖乖的撅著屁股,被那小男生仿佛擺弄新玩具似的用雞巴插插弄弄,我心裡彷彿被火燒似的又氣又恨,可是身下的雞巴卻不爭氣的越來越硬,讓我只能盯著屋中這由我女友主演的「姐弟戀」交媾秀,不停的繼續套弄著雞巴。

「嗯嗯~~好珍兒~嗯!~我可不是想~欺負你呀~嗯嗯~~我現在~幸福還來不及呢~啊嗯!~~沒想到~又聰明又漂亮~嗯~平日吸引著~所有學弟目光的~Willa學姐~嗯嗯~~就光著雪白的身子~嗯嗯~撅著又圓又大的屁股~嗯!~~跪在我跨下~~嗯嗯~~小母狗似的~被我騎~~嗯!~~這麼想~好刺激~好幸福~~嗯嗯~」

小義一臉的意氣風發,故意挑逗的喘著,他又直起身體,雙手箕張的用力抓著小慧那柔若無骨,又軟中帶勁的白皙臀肉上,間或用手伸到兩人恥部間揉搓小慧穴口那玉豆,雙腿馬步似的分著,乾瘦的肌肉繃著,得意的大力從後面用長雞巴把搗著小慧濕濡的膣穴搗得「噗哧!~噗哧!~噗哧!~」股股溢出帶著泡沫的淫靡漿水。

「啊啊!~啊~~好棒~好舒服~啊~啊唔!~你這個~小壞蛋~~唔唔~小惡魔~啊!~欺負學姐~就這麼開心~~啊啊唔!~人家以前~那麼照顧你~~啊!~你現在~就用那大東西~唔!~在人家裡面使壞~~~啊!啊~~壞學弟~~啊啊啊~看人家以後~唔!~~還管不管你~啊啊!~討厭~啊~人家要是~小母狗~啊唔!~你就是小狼狗~~啊啊~~」

小慧嬌癡迷醉的動情呻吟著,咬唇閉目,絕世美麗的秀靨在興奮中變得更加明艷,她汗津津的雪白身子透著動人的粉暈,跪在床上不住顫抖,渾圓腴潤的雪臀在空中猛搖,抵死迎奉著小義長雞巴的急速抽插,纖長白皙的小腿情難自禁翹在空中不能落下,粉嫩嬌軀的蓮足勾著輕晃,分外誘人。

「嗯嗯~好學姐~那我就是小狼狗~~嗯!~要一輩子~纏著你~~嗯嗯~~以後~不用照顧我~~嗯!~就由我來照顧你~~嗯!~嗯嗯~~好學姐~只要像現在這樣~~嗯嗯~光著身子~『管』我下面~就好了~嗯嗯!~~好舒服~~嗯嗯~學姐不但美~~小穴裡面的嫩肉怎麼插~都是那麼棒~~嗯!~要是~把我這樣~騎你大屁股的事情~嗯嗯~告訴大義,Scott還有Tom~嗯~~他們一定嫉妒死了!~嗯嗯!~~」

小義咧嘴笑著,得意的喘著,騎在小慧的粉臀上,雙手在小慧那雪白軟腴的臀丘和敏感粉嫩的穴口外上肆意撫弄,燙硬的雞巴從上到下,一記記在小慧濕熱水嫩的陰道中急速抽插著,享受著小慧膣穴內那滑膩肉膜和嬌嫩肉芽酥酥麻麻的緊裹包纏。

「啊唔~天!~好癢!~好舒服!~~啊啊~唔~受不了了!~~啊啊唔~~學姐才不要『管』你的壞東西~~啊啊~它就喜歡欺負人家~~啊!~它都把人家裡面都搗化了~唔唔!~~你這個壞學弟~啊!~居然用你的大肉棒~插學姐~啊啊唔!~不要!~~啊啊唔~你不許把今天的事~告訴他們~~啊啊!~其他學弟要是~都知道~人家這樣子光著身子~啊唔~被你幹了~~啊啊唔~~那樣~人家在他們面前~啊!~~還不羞死了!~唔啊啊~以後~怎麼見他們呀!~啊啊~~~」

小慧夾著些許哭音的鶯啼嬌嗔著,銀鈴般的聲音現在是又淒艷又淫亂,她雪靨通紅,秀髮濕亂,上身已經全趴在了床上,雙手胡亂抓著枕頭床單,小雌獸似的搖晃著高高撅起的渾圓雪臀,白皙腿心被小義的雞巴一下下沒入,在她嫩軟的濕淫肉穴中直貫入底,刮掠過她肉壁內一寸滑膩嬌幼的肉膜,搗得小慧粉嫩的桃源洞口汁水四濺,濕淫不堪。

幹!門內的一幕是那麼清晰,我女友那翹起的誘人粉臀就在門外大約一米的地方,連她那小巧淡粉的菊門都能看得一清二楚,那兩片雪白腴潤的臀瓣充滿女人味的弧度看的人是心猿意馬,可征服似的騎在她臀丘上的男人卻不是我!

眼前,是一個彷彿騎馬一樣分著蒼白乾瘦雙腿的小男生,那小男生的硬長雞巴就如倒垂著的一根棒槌,就懸在我不遠的頭頂上,在一叢噁心的黑毛中長長伸出,濕亮粘滑,一次次從上向下,不停沒入我女友那兩瓣雪潤肥美,碩桃似的臀瓣,插入她白皙無瑕的嬌軀,擠入她粉嫩濕熱的桃源蜜洞,把她緊小的穴口撐鼓漲圓,而搗出的淫水就順著她雪白大腿的內側汩汩流下!

現在,我美艷的女友不但就用這原始的後入式和那小男生火熱的交歡,撅著渾圓的屁股,享受著最低級卻最強烈的肉慾,更是被操得不住狂呻浪吟,用「學姐」和「學弟」的身份相互刺激挑逗,好讓她「學弟」的那根又長又硬的男性生殖器在她淫滑不堪的陰道中,把她這個「學姐」操得更快美更酣暢!

我心裡已經疼的麻木,只有看著眼前心愛的女友光著身子,撅著屁股,小母犬似的任由小她三歲的學弟在她身後騎著她大力挺槍挑弄,心裡扭曲的興奮而刺激,不住的揉搓著自己的雞巴……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午夜電話
代父出征
三個男人干一個
老公和好友的性事
大學生交換女友(二)遊艇春色
火線鴛鴦
被女友姊姊吃了我的處男身
我與絕色老闆娘的荒淫性往事
尊師重搗1-6
酒店實錄

熱門小說:
修剪赤裸的美麗軀體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