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件事過後,雨柔又繼續過著她單純的學生生活,對她而言,那不過只是一次生活的出軌,雖然,那很刺激,但畢竟是個錯誤,她無法接受那樣淫蕩的自己,所以她刻意忽略心裏的陣陣悸動。

『你看,程雨柔耶,哇,她對我笑了…..呵呵呵』一名純情的少年為校花嫣然一笑,失了心魂。

『少臭美了,她是對我笑

』另一名少年為了雨柔是對誰笑而與同伴起了爭執,吵的面紅而赤,幾乎大打出手。

是的,就是這樣,雨柔掩不住內心的得意,對自己的魅力感到驕傲,在這所學校,她是萬中選一的,她就是這所學校的公主,所有人都爭相想做她的王子,可是,她怎麼可能看上他們,她,程雨柔,只有最好的男人才配的上她。

就再她對自己沾沾自喜時,她突然感到背後有到灼熱的是現在看著自己,讓她不覺一陣戰慄,回過頭,沒有人

……或許是自己太敏感了吧!她笑著搖搖頭,準備前往往上課的教室。

鐘聲響了,老師還沒進來,整個教室鬧哄哄的,有人嘻笑,有人打鬧,雨柔也跟身旁的同學討論昨日的連續劇劇情,突然,教務主任走了進來,對同學大聲宣布

『各位同學,由於妳們的生物老師出了車禍,所以,這學期由新的代課老師代課,妳們要乖乖聽話……..』

教務主任的話雨柔完全聽不進去,她的臉色蒼白,身子幾乎在劇烈的顫抖下搖搖欲墜,她不可置信的瞪著講台上的新老師,那老師似乎也發現了她,正對她微笑著…..天哪,是阿民,那天欺負她的其中之一,他居然成了她的老師,那…那天的事,該怎麼辦?他一定會威脅她的,她還以為過去了。

就再她不安的同時,新老師在台上已經自我介紹完了,轉而向同學詢問『誰是這個班的生物小老師?』

『雨柔….喂,老師在叫妳了,快回答ㄚ』身旁的同學好意的的提醒她

雨柔這時才從自己的思緒中回神,看見全班的同學都在看她,她漲紅了腮頰,趕緊舉起了手。

『是妳啊,叫什麼名字?』阿民的神色看不出異狀,要不是瞥見他嘴角的邪笑,雨柔幾乎要以為他忘了她。

『程….雨柔

』雨柔回答的同時,聲音都在打顫

『好,程同學,這學期就要麻煩妳了,待會午休時間請到我的辦公室來,我有事情要交代……我的辦公室在生物教室裡,就是妳們老師的舊位置,妳知道了吧』

雨柔困難的點點頭,她幾乎可以想見自己待會會面臨的困境,同時,她發誓她在阿民的臉上看見了惡魔的微笑,像在說著;妳死定了。但全班沒有人察覺到兩人的異樣,短暫的對話後,大家又繼續專心上課,但雨柔卻沒辦法專心,因為阿民不時投來的視線,讓她覺得自己已經在他的眼神下被脫光衣服,而他正用他的眼睛品嘗著她的身體的每個部位。雖然內心恐懼厭惡,但在他的眼神凌辱下,雨柔發現自己敏感的乳頭已然挺立,胸口脹痛不已,而下身已經微微的潮濕,讓她不得不緊閉自己的雙腿,恨不得課早點上完,好躲過對方的視姦。

好不容易課上完了,午飯時間也渡過了。

雨柔內心天人交戰,遲遲不知該不該赴約,去了一定免不了被對方羞辱,不去,逃過一時,逃不過一世,就再她游疑不定時,她的雙腳已幫她做出決定,一回神,她已站在生物教室的大門口,好吧!進去就進去。

生物教室總有一股特有的氣味和陌名的詭異,加上室內的昏暗,所以她便沒發現實驗桌下有人正縮在那小憩。

她走進裡頭的辦公室,一把推開大門,卻發現ㄚ民不在位子上,她不知心頭升起的是失望還是慶幸,正當她想掉頭離去時,突然有人從身後將她一把抱住,兩支手掌還隔著制服襯衫大力的揉捏她的乳房。

『嚇……別這樣

』雨柔著實被嚇了一跳,回過神,就想拉開對方肆虐的大手。

『我的小柔兒,好久不見,妳這兒有沒有想我啊?』像是要確定什麼,阿民一手繼續揉捏雨柔胸部,一手則是由大腿往上隔開百折裙的裙襬,直接探向雨柔的下體,手指更是毫不客氣的隔著內褲對肉縫前後摩擦,而雨柔的力量根本敵不過,所以,只是徒勞無功的附在男子的兩隻手掌上,看起來反而像她拉著阿民的手來撫慰自己

『嘖嘖…那麼久不見,妳還是那麼敏感,被人一摸就濕了,來,讓老師來安慰妳』阿民不改本性,還是喜歡惡意調侃雨柔。也許是老師這個字眼提醒了雨柔,她突然生出一股力量掙脫了阿民,轉而面對阿民低聲吼道

『這裡是學校,要是你敢對我怎樣,我就….大叫,把大家引來,你就完了

』雨柔努力的裝出威脅的語氣,臉上潮紅一片,不知是因為生氣,恐懼,還是….興奮。

『哦…..妳在威脅我?』阿民怒極而笑,那唇上的笑容卻篤定的讓雨柔心虛。

阿民不管雨柔的反應,直接走向辦公桌,拉開抽屜,抽出一疊照片,嘩的一聲全數甩向雨柔,照片由空中散落,一張張落在雨柔的跟前,雨柔定睛一瞧,豁然大驚,那….那是那晚的照片,原來那一張張照片,裡頭都是自己一絲不掛,閉著眼睛被男子姦淫的模樣,男子的臉沒被拍入,但是自己的臉,裸體,還有兩人交合處都被拍的一清二楚,甚至還有小穴的局部特寫,雨柔看的身體發抖,分不清心裡是羞恥還是憤怒,霍的衝向前,大聲的拍了桌子,大吼

『你……真是卑弊無恥,居然……居然趁我睡著拍下這種照片…不要臉』來不及細想,她衝動的舉起右手想揮向阿民,卻被阿民一手抓住。

『你…』

『妳想打我….哼,是誰被陌生人幹的唉唉叫,一副爽上天的樣子,不就是妳嗎?….妳裝什麼無辜,妳想叫人來…好啊,妳叫啊,讓大家看看妳這校花的真面目….哼….淫娃還裝什麼純潔,給誰看啊?』

雨柔何時受過這種屈辱,不禁咬緊下唇,眼框發紅,一副欲哭的模樣。阿民見到她楚楚可憐的模樣,便放開雨柔的雙手,來到她面前,放軟語氣誘哄道:

『只要妳乖乖的聽我的話,我就答應把底片還給妳』

『真的嗎?』雨柔抬起鄂首,不敢置信的問,雨柔畢竟還是個孩子,無法確定阿民的意思

『當然是真的,要是妳乖乖的服從我,讓我爽了,我自然會還給妳』阿民說的臉不紅氣不喘,心想;等我幹膩了,我就把照片賣到雜誌社大賺一筆,但現在,他只想跟這個集清純、淫蕩於一身的美少女大幹一場,想到這,他不禁淫淫的笑了,手腳也開始不規矩了

。雨柔內心恐懼如果照片外流,自己將會受到別人的鄙視,想到別人知道自己曾經如此淫蕩,從雲端掉入地獄的痛苦,她不敢想,跟被全部的人用眼神言詞汙辱,她寧願選擇被眼前的男子以身體羞辱,所以她也不再大力抗拒阿民的觸碰

阿民見她不再抵抗,知道她已經相信自己的謊言,口氣也大了起來

『來,我們去前頭』阿民拉著雨柔往前面空曠的生物教室前進

『坐上去』阿民指著其中之一的實驗桌要她爬上去坐著,只是他們都沒發現隔一張桌子下,有個人已經被她們的聲音驚醒,正一瞬不瞬的盯著兩人

阿民扳開她的膝蓋,置身於她雙腿之中,緩緩的解開雨柔的襯衫扣子,卸下她的衣服,粉紅色胸罩包裹著雨柔白皙飽滿的乳房,正因害羞而微微跳動,他看的喉頭一動,忍不住用兩隻大掌用力一握。

『嗯….』雨柔因過大的力量不覺發出低柔的呻吟

阿民撥開罩杯,將兩只凝乳托了出來,用拇指順時針方向的揉按,直到它們挺立起來

『真可愛…..雨柔的ㄋㄟ

ㄋㄟ幾日不見好像變大了是不是?乳頭也越來越敏感摟…..』說完便把被自己捏的又紅又硬的乳頭那入口中,吸吮的嘖嘖有聲,另一只玉乳則被大力揉捏變形,吸完一只就換另一只,甚至還用牙齒細細磨咬,讓雨柔發出難耐的呻吟

『啊啊啊….』雨柔這時已經面部潮紅,雙眼微閉,胸口頰際皆泌出一層薄汗,手還把阿民的頭壓近自己,顯然已被撩動春情

而窩在桌下的人也被雨柔的忘情演出刺激的青筋突出,下體更不爭氣的高高翹起。想不到平日學校那位高高在上的小公主,會跟老師在生物教室做這種事,還一副很享受的模樣,雖然吃驚,他還是抵不過雨柔淫媚的叫聲,喉頭一緊,手不禁往自身下探去。

阿民嘴一邊吸,手則是慢慢往下探,來到了雨柔的女性禁地,隔著內褲撩撥著,但卻不急著探入。同時停止了對胸部的吸吮,改吮吻雨柔的耳珠,左手仍不停的抓握一只玉脂凝肌,右手則加速搔弄雨柔的下體,太過敏感的刺激,讓雨柔不禁想夾緊雙腿,放在阿民肩頭的手也不覺的用力捏緊

『乖,別急,……..我幫妳把內褲脫掉』阿民單手將雨柔放倒,另一手則緩緩的拉下雨柔的粉紅內褲。隨即將雨柔的大腿用力向兩邊扳開,眼睛直直的注視著雨柔淌滿蜜液的小穴口

『小雨柔,好濕了喔…..』右食指忍不住摳弄小穴口,禁不起蜜液由股溝淌落的誘惑,阿民用嘴覆上大聲啜飲著,甚至伸長舌頭往裡頭探弄,而食指則自動移往花核,大力的左右搓著

『不行…..好難受…啊啊啊….不要了…喔…我受不了了….』被舔的難受,雨柔難耐的呼喊著,忽地,她感到穴口一緊,全身一陣筋臠,達到第一次高潮

『小雨柔到啦….很爽吧』阿民從雨柔身下臺起頭,淫邪的笑著對雨柔說,而雨柔也報以羞赧的微笑

『讓妳爽過了,妳還不來幫我把懶叫吸硬』阿民大剌剌的命令,雨柔倒也沒反抗,乖乖的從桌上滑下,跪在阿民的前頭,拉開阿民的拉鍊,先隔著內褲用手撫弄它的形狀,再小心異異的把已奮起的陰莖從內褲拿出,張開小口把阿民的巨大放進嘴吧吸吮,眼睛還往上看著阿民,像個期盼鼓勵的小女孩。

『喔喔….好…..真爽,用點力』阿民閉著享受,嘴吧還不斷教導雨柔怎樣吸吮含弄

沒人注意到隔壁桌下的男孩,而男孩看見學校的女神正淫蕩的含著男人的那裡,由他的角度甚至可以看見雨柔因用力而凹陷雙頰,雖然雨柔的下體被放下的裙子擋住,但隱約可見隨前後移動而緩緩流下大腿的淫水,以及地上一小攤濕濡。男孩不禁加快手上的速度,脩的,他低吼一聲,一條白液射出,沾濕了他的褲子,還好兩人太過沉浸於自己的淫戲,所以並沒人察覺有異。

『喔…好了,可以了』說實話,阿民快被吸的吃不消,經由上次他就知道,雨柔只要被逗的興奮,就會非常淫蕩,那種程度連他這種花叢老手都招架不住。

阿民拉起雨柔,將她托起放成原先的姿勢,將裙子翻起,扶著漲大不已的陰莖,緩緩的插入雨柔的穴口,但是由於雨柔的穴口太緊,一時插不進全部,所以,他便一點一點的往內推進,終於,全根都沒入,兩人都低吟一聲,之後阿民用力的深進淺出,但速度極緩,讓雨柔焦急的呼喊,眼淚在眼框打著轉,

『小柔兒,想要吧…….那妳以後要不要乖乖聽我的話,敢不敢再反抗?』阿民忍著氣,惡意的逼迫雨柔『啊啊…..雨柔以後會乖……會聽老師的話….啊…嗯….別折磨…人家了,快..快給我』雨柔這時也顧不得尊嚴和矜持,原始的獸慾在逼迫她對身前的男子妥協,此刻,在她體內抽動的男人陰莖才是她所渴望的,它再不動,她一定會受不了

ㄚ民得到雨柔的應允,便抱緊雨柔大腿發狂的抽插,下體撞擊著雨柔的臀部發出啪啪啪的聲響,而雨柔體內的淫水被狂猛的抽插帶出大量,不僅發出摩摩水聲,更把兩人的交合處都弄的濕滑水潤

『喔喔喔……..嗯嗯…老師…』整個桌子被大力的撞擊給撞的吱吱做響,雨柔的聲音也因身體劇烈的擺動而顯的破碎斷續。

『來,換個姿勢』ㄚ民讓雨柔翻過身,腳著地,同時並沒抽出體內的分身,拉起雨柔的左手,讓雨柔的上半身離桌面遠一些,右手則大力的握捏著渾圓,但看見雨柔左胸不斷隨撞擊而晃出陣陣乳波,他心癢難耐的放開抓著雨柔的左手,這下,雨柔的胸部被ㄚ民的兩手不斷的握弄,陰道則被ㄚ民用巨棒高速摩擦搗弄,讓她幾乎心神劇裂

『爽不…爽ㄚ…..爽就說出來…啊…快說』阿民自己也氣息不穩,臉部脹紅,汗如雨下

『啊啊啊……爽,嗯嗯嗯……很爽』雨柔淫媚的回答

『哪裡..爽,給我說出來…….』阿民忍不住用手拍打雨柔的雪白的屁股『嗯嗯….胸部……和下面的….小穴….都…啊啊….被老師幹的…很爽』受到刺激,雨柔不禁大聲回答,同時自己握緊被放開的奶子,大力揉弄

而阿民也準備做最後的衝刺,於是一手握緊雨柔的腰側,一手則探下兩人交合處,對雨柔的陰核做最深的刺激,

雨柔受不了這樣的刺激,昂頭髮出陣陣甜膩的淫叫

『啊啊啊…..喔……要到了…..我不行了….啊啊….會死掉…..太多了……啊….到了』阿民也感受到雨柔體內的陣陣筋臠,不斷用力收縮,把自己的陰莖壓縮的幾乎無法抽動

『吼…….射了』在一陣劇烈的擠壓下,阿民經不住刺激,就把熱流往雨柔體內深處射去

而躲在兩人身後的男孩也在同時達到第二次高潮,奇異的,三人再同時不約而同的為解放後的舒爽嘆息著

一陣休息過後,阿民率先起身整理衣冠,看見雨柔仍趴著起不來,便拍拍雨柔的臀部說,『快上課了,妳再繼續趴著就會被等下來上課的人看光光喔……還是妳就是想被別人看見』

雨柔聽完便快速的翻過身,臉色退不去潮紅,長髮散亂,七手八腳的整理身上的行頭,阿民見她忙不過來,倒也好心的幫她扣扣子,撥頭髮,

然後開口對她說:『下次我叫妳來,妳就乖乖的過來,不然…..妳知道後果的吧』阿民語帶威脅,而雨柔則是面有懼色的點頭

『很好,快上課了,妳趕快回去』阿民得到滿意的答覆,便急著趕她回去

而自己則是留在現場稍作清理,把散落的照片一一拾起,收成一疊放回抽屜,然後,才鎖上大門離開現場準備去別班上課。

男孩等到阿民離去才由桌下爬出,然後,打開辦公室大門,打開辦公桌的抽屜,拿出躺在抽屜內層的淫亂裸照,露出不符合這個年齡的邪惡微笑,因為他知道有了這個,他也能成為雨柔的入幕之賓,甚至可以和朋友一起分享….呵呵….想到能夠嚐嚐校花的滋味,他的老二不自覺的又漲痛起來….

男孩成了最後離開的人,生物教室的糜爛氣息被緊緊的關住….但惡魔的魔爪卻沒放過無辜的雨柔…..在忍著痠痛步回教室的雨柔不覺一陣戰慄….是的,詭譎的黑夜即將拉開序幕…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訕後直接上
超辣的乾姐
仙女校花被猥褻司機干的欲仙欲死
強姦了女友的妹妹及她的好友
願望錯誤實現後的生活
我的夢想我的愛
換妻之警花
我和同學媽媽真摯的愛情
金庸群俠之花落長平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