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束儀隊練習,晴媱踏著輕盈的腳步,跟其他隊員們走向教室。

操場邊揚起一片微風,溫柔地掀起她短短的裙擺,愛撫、親吻她吹彈可破的白嫩大腿。

晴媱敏感的小穴一陣抽搐。跑道邊男老師們火辣辣的視姦,讓晴媱的下體再度噴出泉水,高潮的欣快感讓她差點又要浪叫出聲…

「呀~」「討厭~」「色色的風~」學妹們還沒適應超短的儀隊百褶裙,一個個都面紅耳赤,手忙腳亂地壓住裙擺。

看著學妹們楚楚可憐的模樣,晴媱會心一笑,回想起自己剛入選儀隊的時候…

一年前的她,也像學妹們一樣既保守又害羞呢!

當初領到那件裙子的時候,晴媱甚至很慎重地考慮,是不是應該要退出儀隊了…

那件裙子…實在是太短了。即使她再怎麼往下拉扯、再怎麼小心翼翼,性感的小褲褲還是會隨時讓人家看到…

「老師…」雖然晴媱從小就很羨慕儀隊的美麗大姐姐,但權衡輕重,她決定放棄童年的夢想。「這個裙子…好短…我…我…可不可以…不要參加儀隊……」

「啊?為什麼想退出儀隊啊?你是我們的下屆隊長耶?」台上的老師忙著發制服,沒有聽清楚晴媱想退出的原因。

「老師…」晴媱發現整個教室的視線都轉了過來,讓她愈發的不好意思。「老師…我…人家…不敢穿這個裙子啦…」

晴媱話一說完就後悔了。

本來同學和學姐們都只看著她的俏臉,這會兒卻通通都下移了幾度角,看向她死命遮掩的美腿。

「晴媱,你的腿好美呀…」「晴媱,你保養得好好喔…」「學妹的腿真是漂亮啊…怎麼會想要退出儀隊呢?」

「哦…」台上的老師注意到晴媱的窘態,「晴媱你拿錯裙子了啦!你的腿那麼長,這件裙子當然是短了一點…」

老師扶扶眼鏡,看向手上的清單。「我瞧瞧…我瞧瞧…晴媱……二十二腰。喔…難怪你會拿錯裙子…」

「二十二吋耶…好細呀…」「晴媱…你比我高那麼多,腰圍居然比我還細…」「學妹的身材真好啊…人又長得漂亮…」「小柳,如果你晚一年出生,恐怕隊長就不是你囉…」

四周的讚歎聲讓晴媱紅透了耳根,恨不得地上有個洞可以馬上鑽進去。小柳學姐是現任的隊長,更是遠近馳名的大美人。晴媱雖然知道自己很漂亮,但她不認為小柳學姐會比不上自己。

「啊…」台上的老師翻了老半天,「晴媱,適合你的裙子現在沒有貨喔…二十二腰裡面最長就是那樣了。你要不要先穿二十三腰的啊?」

「來來來,試試看這一件…」

面對身前的一百多道目光,晴媱真是欲哭無淚。雖然教室裡全都是女孩子,可是她從來沒有當著這麼多人面前換過裙子呀…

更何況……老師拿來的新裙子雖然長了一點點,但晴媱一看就知道還是太短。

一定要現在換嗎?能不能先請大家不要盯著人家看呀?晴媱輕輕咬著下唇,羞答答的美態讓四面八方又傳來小小聲的讚歎。

「天啊…好美的同學呀…如果我是男生,一定會被她迷死的…」「學妹真是漂亮啊…出去比賽一定會讓裁判全都神魂顛倒…」「怎麼辦?我覺得我愛上學妹了…」

晴媱看著那件超短的裙子,她實在是羞得快要暈倒了。她覺得可能要二十四腰才有適合她的長度,可是又不好意思說出口……何況二十四腰對她來說也太鬆了…

「老師,」小柳學姊很細心,「學妹的腿這麼長這麼漂亮,二十三腰的應該也太短了…」

「對呀!不然學妹還是先穿學校制服吧,反正有一件制服裙也是要改短的…」另外一位學姐說。

儀隊平常在校內練習,多半只是穿改短的普通校裙。只有對外參加比賽或活動,才會換上正式的儀隊制服。

「哦…這樣也好。」老師點點頭,「小柳你幫晴媱整理一下吧,其它同學繼續來領制服…」

「學妹,你好害羞喔…」小柳幫晴媱拿起桌上的校服褶裙,「不用擔心啦,儀隊的裙子沒有你想像的短,不會讓你春光外洩的…」

「學姐…」晴媱接過裙子,嬌滴滴地換上。「隊長不是還沒要改選嗎?老師怎麼說我是下屆隊長啊?」

「拜託!學妹!」小柳嫣然一笑,輕輕拍著晴媱的小臉蛋。「像你這麼美的女孩子上哪去找啊?就算你不想當,別人也不好意思跟你搶啊…」

「對呀對呀!」旁邊另一位學姐已經操起剪刀,開始在晴媱的裙擺上比劃了。「只要學妹你不是運動白癡,不會把木槍掉到地上,那下屆隊長就一定是你了……小柳,這個長度差不多吧?」

還沒有等到晴媱反應過來,學姐已經一刀剪下去了。晴媱當場尖叫出來!

「太短了啦學姐!太短了太短了!」晴媱真是急壞了。她今天是穿這件裙子來上學的,待會兒還要擠公車回去呢!

「不會啦,學妹…」小柳安撫著晴媱,「你的腿這麼漂亮,這樣的裙擺還嫌太長了呢!到時你的儀隊裙應該還會再短個一兩公分的…」

天呀!還要再短呀?晴媱覺得真是晴天霹靂。這樣的長度跟那件二十二腰的差不多嘛…只有筆直站好的時候才不會走光…一但走起路來、或是微風一吹…那還不是有穿跟沒穿差不多?

從小到大她都是乖乖牌、好學生,從來沒有穿過遮不住大腿的裙子…看著長長的裙擺寸寸飄落,晴媱真是慌得不知該如何是好…

穿著短到不行的裙子,晴媱簡直不知道該怎麼走路了。背起簇新的書包,兩隻手緊緊捏著裙擺,晴媱踏著可愛的小碎步,無比艱難地朝公車站牌邁進。

一踏出校門,她就覺得好可怕好可怕、腦袋幾乎要變成一片空白。

路上的每一輛車子、每一位路過的男人,好像都盯著她白嫩的大腿不放,讓她羞得完全抬不起頭來。

對面的男人似乎都對她指指點點、十幾公尺外的交談聲彷彿都在討論她的短裙美腿…

晴媱一邊胡思亂想,一邊羞答答的低頭走著。她不敢走得太快,深怕裙子的擺動太大、又怕會引起更多人的注意。

心情緊張的晴媱不斷冒著香汗,潤濕的制服上衣逐漸變得透明,露出裡面的蕾絲鏤空胸罩,還有少女白皙迷人的肌膚…

雖然她一直努力按著裙擺,但是從學校出來後不久,側背的書包摩擦她的短裙,已經將一邊的裙擺高高撩了起來,露出她半邊的美臀和性感小褲。

晴媱身後很快就跟了數十位男人,尾隨著她過馬路、上天橋、偷拍誘人裙底。再經過高高低低的騎樓、映照了少女美腿的鏡面地板、反射著裙內風光的路面積水,最後在目的地的公車站牌旁排成長長一列。

站牌旁似乎聞得到晴媱的體香,每一位男人都是如癡如醉。每一台照相手機都存滿了晴媱的倩影,有幾個人甚至交換了名片,希望能取得短裙美少女每個角度的性感記錄。

公車很快就來了。

男人們一個個爭先恐後,卻都非常紳士地禮讓少女先上車。他們爭奪的只是靠近門邊的位置,以便近距離欣賞晴媱的裙下風光。

晴媱上車之候,男人們才一擁而上,死命接近她的身邊,準備享用她青澀幼嫩的迷人胴體。

緊緊夾在幾個男人的中間,晴媱的俏臉紅得不能再紅了。她的粉頸、耳後、白玉般的乳房,也都抹上了一縷彩霞。r

男人們都非常積極進取。一個個先用手背摩擦試探,然後轉過手心用力按壓,很快都在晴媱的美腿和雙峰上恣意探索了起來。

晴媱覺得好羞恥、好自責。為什麼自己穿得這麼暴露、這麼性感、這麼引人犯罪呢?穿上這麼短的裙子,露出大半截的粉腿,當然會被公車色狼給盯上呀…

討厭討厭!學姐你把人家的裙子剪太短了啦~

晴媱一點都不怪這些男人。是她自己勾引人家的,怎麼可以再錯怪別人呢?

從小到大她的衣著都很端莊,從來沒有遇過色狼的侵襲。今天穿了這麼誘人的裙子,當然就要有被欺負的心理準備了。

晴媱沒有意識到,她嘟著小嘴、任君採摘的嬌俏樣,帶給身邊的男人多大的快感…

晴媱也完全沒發現,自己的乳房已經高高挺起、正享受著男人們無微不至的愛撫…

她敏感的處子小穴也已經被挑起了情慾,開始分泌一滴滴晶瑩剔透的芬泉浪水…

少女的體香很快就填滿了狹小的空間,成為最好的催淫劑和壯陽藥,讓女孩和男人們的呼吸都越來越急促了……

晴媱漸漸覺得身子好熱、好燙…她的胸口怦怦跳著,有點喘……卻又有點……舒服…

「嗯……」晴媱不經意地發出一聲嬌吟。羞恥卻又酥麻的感覺,帶給她未經人事的胴體極大的快樂。

「…嗯……不…不要…停…停……停下來……嗯……嗯……那裡……不行啦……」

「……討厭……嗯……嗯…哦……哦……停…停啦…哦……噢…嗯……嗯~~~~」

「…呀………嗯嗯……嗯~~啊………啊……嗯………嗯…哦……嗯………」

緊緊地擠在人群當中,晴媱短短的裙擺已經被完全掀起,性感的小褲也已經褪到了膝窩處…

半透明的上衣已經完全解開了,前扣式的胸罩早已鬆脫,正被兩個男人爭奪著。

好幾隻大手在晴媱的香臀、美腿、和私處游移,泊泊流出的淫水是他們最好的潤滑劑,將晴媱本來就光滑的嬌膚更是塗得銀漾水亮…

「不……對不起……求求你們…不要…停啦……人家…不是故意…穿這樣的………」

「嗯……嗯……哦……啊……不…不要……求求你們……啊!!……哦……」

「…呀……嗯……嗯…不……不要……那是……人家的……內褲……嗯……嗯……」

晴媱的內褲永遠地離開她了。越來越多的男人加入了情慾的饗宴。

晴媱不再是站著的了,她被男人們溫柔地抬起、仰臥、捧在半空中。身上的每一吋肌膚都有一隻手掌負責,挑逗、愛撫著她敏感的嬌軀。

即使是被擠得較遠的男人,也都可以看到晴媱完全裸露、閃耀著淫水的玉腿、芳臀、嫩穴、還有變成粉紅色的兩座雪嶺山峰。

「……嗯………嗯……呀……嗯……哦………天哪……不……嗯……嗯………」

「嗯……好癢……嗯………嗯………不……不………嗯……嗯嗯………呀……嗯…」

「…嗯……噢……嗯…輕一點……嗯…哦………嗯……嗯……啊………嗯………」

晴媱的意識漸漸迷失了。她覺得好快樂、好舒服!可是理智卻又告訴她,應該要覺得自己好下賤、好墮落!明明是被人家欺負,可是全身上下卻不斷傳來快樂又舒暢的激情訊號…

晴媱誘人的身子優雅地扭轉、舞動,迎合著身邊狼群的愛撫。制服上衣和短短的裙擺像是仙女的綵帶,指揮著一隻隻粗糙的大手,盡情開發她不為人知的性感帶…

「嗯……啊…哦~~好~~好舒服~~嗯~~~哦~~~嗯~~嗯~~噢!!!」

一位色狼放開了膽子,將舌頭探入晴媱的小穴,讓她興奮地浪叫出聲!

晴媱的聲音越來越嬌嗲甜膩,天籟一般的呻吟讓男人們更加精神百倍。

「哦~~~啊~~嗯~~好癢~~嗯~~嗯~~不~~~嗯~~~嗯~~~」

「嗯~~哦~~噢~~~啊~~~呀~~嗯~~~嗯~~~哦~~~嗯~~~」

「嗯~~啊!~~不行~~人家~~人家~~要下車了~~求求你們~~大哥哥~」

晴媱靈台的最後一絲清明,讓她意識到快到家了。她溫柔地將身上的大手撥開、踢著小腿掙開男人的掌握、將掀起的裙擺往下撫平、使盡最後的氣力按下下車鈴。

男人們戀戀不捨地放下晴媱,不過手足酸軟的她差點就站不起來了,還要靠身邊的男人托住她的雙乳,才不至於跌倒。

「嗯~~對~對不起~~哪一位大哥哥~拿了~人家的~的~內褲~還有~胸罩~」

晴媱實在是羞到了極點。可是她又不希望自己的貼身褻衣淪落在男人的手裡…她一邊整理上衣的扣子,一邊鼓起了勇氣跟男人們交涉。

「嗯~~求求你們~~大哥哥~~那是人家~人家~~最喜歡的~~內褲~~~」

「嗯~~嗯~~~沒~沒有人~~看到嗎?~~拜託~~拜託啦~~嗯~~~」

「嗯~~真的~~沒有人~知道嗎?~~~對~對不起~~我~我~要下車了~~」

雖然距離門口只有幾步之遙,但晴媱只能一吋、一吋地擠出去,還要不時撥開貼到身上的大手。

「嗯~~啊~~~嗯~~嗯~~啊~~~拜託~~借~借過一下~~~嗯~~~」

「嗯~~呀~~嗯~~對~對不起~~能~能不能~讓一讓~~~嗯~~啊~~~」

「嗯~~大哥哥~~哦~~不~~嗯~~嗯~~~呀~~嗯~~~嗯~~嗯~~~」

「嗯~~哦~~謝謝~~謝謝司機先生!」

雖然身上的衣裙凌亂不堪、沒有穿內褲和胸罩,晴媱仍然沒有忘記應有的禮貌,下車前照例感謝開車的司機大哥。

晴媱的謝謝並沒有白叫。因為好心的司機先生不但攙扶她下車,還溫柔地幫她撫平胸前的上衣皺褶、探入裙下擦拭她濕得不像話的誘人小穴…

晴媱的理智崩潰了。

雖然處女膜還在,但是公車上的淫亂景象,對她的理智來說已經跟輪姦差不多了。

無法面對自己淫蕩、騷浪、高潮迭起的肉體,晴媱的理智決定冬眠起來,退守到意識的最深處。

沒有人發現晴媱的改變。

她仍然是那位靦腆害羞、嫻靜恬雅、純潔無瑕的氣質美少女。

可是只要一穿上迷你裙、裸露出光滑幼嫩的大腿,晴媱就會立刻搖身一變,成為渴求愛撫、喜好暴露、擅長勾引男人的狐媚小淫娃。

晴媱非常清楚,穿著迷你裙的自己有多麼迷人、多麼漂亮、對男人多麼的具有殺傷力。

從前總是天天加班的爸爸,現在卻總是準時回家吃晚餐。

因為家裡面的絕色少女,不但比外頭的野花更漂亮,也穿得比野花更清涼、更性感。

「爸~人家好不好看?」

晴媱穿起全套的儀隊制服,嬌滴滴地在客廳裡轉了一圈。

雪白的高領上衣,雖然沒有露出什麼,但微妙的曲線強調出少女豐挺的山巒、加上點綴在胸前的金黃色紡穗,簡直就是在邀請男人盡情侵犯視姦、讓爸爸差一點點就要噴出鼻血。

緊致合身的剪裁,恰如其份地包裹晴媱的纖腰。二十二腰的超短迷你裙根本遮不住什麼,坐在沙發上的爸爸非常肯定,自己已經看到女兒誘人的薄紗小褲了…

乳白色的高筒長靴,更凸顯出晴媱的美腿欺霜賽雪、纖窕修長。才看一眼就讓爸爸血脈賁張、難以自抑、鼻孔裡面流下兩注鮮紅的液體。

「媱媱,這個裙子太短了吧?現在的儀隊有這麼暴露嗎?」媽媽看到這麼短的裙子,當然非常緊張。

「哦,這件裙子只是暫時的啦!因為人家的腰比較細,訂做的裙子還沒領到嘛…」其實她今天已經拿到裙子了。不過既然要讓爸爸欣賞美腿,當然是挑比較短的啦!

有媽媽在場,晴媱不能做得太過份。不過晚上趁媽媽洗澡的時候,晴媱就一屁股坐到爸爸的腿上了。

「爸~人家的生日快要到了耶~」晴媱雖然還沒嘗過肉棒的滋味,不過她知道爸爸的褲檔已經硬挺很久了。

「爸~同學她們都在玩網路遊戲,人家也好想有一個虛擬頭盔哦~」全感官、超擬真的遊戲頭盔是非常貴的。不過這是晴媱計劃中最重要的一環,所以她冒著被父親強姦的危險,用肉體來取悅吝嗇又小氣的爸爸。

虛擬頭盔?很貴耶!

媱媱以前都穿得好保守,原來最近開始暴露都是為了這個啊?

爸爸精明的商業頭腦飛快運轉,女兒雖然不能幹不能戳,但只有看只有摸應該就沒關系吧?

操!以前在外面應酬,哪有遇過媱媱這種等級的美女啊?看看這個奶子!靠!超漂亮的!又超軟的!光是隔著衣服摸起來,就比摸那些殘花敗柳還要爽一百倍啊!

嗷嗚~喔~這個觸感~這個滑不溜手的感覺~嗷嗚~

不對呀?怎麼會這麼軟?難道…媱媱沒穿胸罩!靠!這麼騷!媱媱你還真是下了血本啊!難道就不怕我把你就地正法嗎?亂倫?亂倫有什麼關係?反正你遲早也是要破處,讓爸爸來開苞不是更好嗎?操!嗷嗚~真是好軟好讚好美好爽的奶子啊~

「爸~你在摸哪裡啦~」晴媱芳心暗喜,不過表面上還是要嬌嗔作做一番,「討厭~爸~不要亂摸人家啦~」

嘴裡雖然這麼說,但晴媱卻很有技巧地把屁股往爸爸的肉棒靠近。兩隻小手也牽起爸爸的大手,上面繼續摸著乳房、下面迅速探入裙裡。

「爸~你的手很不乖耶~嗯~~~討厭~~~」晴媱怕媽媽聽到,用細不可聞的聲音在爸爸的耳邊吐氣,還調皮地舔舐爸爸的耳朵…

「嗯~~~啊~~嗯~~爸~好不好嘛~~~人家的生日耶~~~」晴媱整個人都縮到爸爸的懷裡了,她輕輕扭動嬌軀,感受著爸爸一跳一跳的肉棒。為了保住自己的貞潔,晴媱打算讓爸爸在褲子裡先噴個一兩次,以免父女亂倫的慘劇在家裡面上演。

「嗯~~~嗯~~~啊~~嗯~~~嗯~~~爸~~你的手~~好~溫暖~哦~~」

「嗯~~嗯~~~哦~~~嗯~~嗯~~~哦~~爸~~好~~~好舒服~~哦~」

「嗯~啊~~~嗯~~~嗯~~爸~~你好久~~沒有這樣~~抱著人家了~~~」

晴媱水汪汪的大眼睛勾著爸爸的魂,誘人的小屁股則是不斷加速扭動。要是爸爸再不射出來,恐怕待會兒就會把肉棒掏出拉鏈來了…

「嗯~~~嗯~~哦~~~嗯~~~討厭~~不要~~嗯~~那裡~不行啦~~~」

「啊~~~嗯~~~嗯~~~好癢~~哦~~~嗯~~~爸~~~嗯~~嗯~~」

「哦~~~嗯~~~嗯~~~啊~~~好冰!~~討厭~~爸你偷尿尿喔~~~~」

晴媱鬆了一口氣。爸爸總算射了。超大量的精液穿透過兩層褲子,還沾到晴媱半裸露的誘人香臀上。

「討厭~~~爸你把人家的裙子弄髒了啦~~討厭討厭~~你要賠人家啦~~~」

「嗯~~~嗯~~人家~~要去洗澡了啦~~都被你弄髒了~~討厭~~~」

「嗯~~嗯~~~爸~~~嗯~~~好了啦~爸~~~停~~~嗯~~~嗯~~~」

雖然說要停了,但是算算時間,媽媽還要洗一陣子才會出來呢!為了自己的安全,晴媱緊緊地死賴在爸爸懷裡,她決定要讓爸爸再噴射一次。

「嗯~~~哦~~~嗯~~~嗯~~~好美~~~嗯~~~嗯~~哦~~~」

「嗯~~嗯~~~啊~~爸你又摸那裡~~討厭~~~咬你哦~~~嗯~~~嗯~」

「嗯~~嗯~~~哦~~~嗯~~~啊~~~好癢~~不要~~嗯~~不要嘛~~」

一邊說著不要,晴媱一邊配合著扭動,緩緩將那件綁帶子的內褲解開。這件內褲當然沒有給媽媽知道,是晴媱自己把一件性感內褲剪開縫製的。

享受著爸爸精湛的愛撫技巧、父女亂倫的禁忌刺激、媽媽快要洗完澡的時間壓力、還有偷偷摸摸褪下內褲的罪惡感,晴媱的高潮一下子爆發出來,小穴裡狂湧出排山倒海的淫泉浪水,將爸爸的整件褲子全都泡透了。

雖然乳白色的證據被淫水淹沒了,但是晴媱知道爸爸又射了,而且射得很長很久。

晴媱鬆了一口氣。她知道爸爸一定會買虛擬頭盔當生日禮物,也知道爸爸今天晚上是沒有機會再侵犯自己了。

不過…明天呢?明天,爸爸會不會就克制不了獸慾,把人家的性感小衣扒個精光、強押人家到陽台上、對著中庭裡下棋聊天賞月的叔叔伯伯們就插進人家的小穴裡呢?

好可怕呀!光是想像,就讓晴媱覺得好刺激、好興奮。一邊掙扎著離開爸爸的濕褲子,晴媱一邊細細地遐想、計劃、憧憬著。

也許…在陽台上跟爸爸火熱地愛撫,會是一個既刺激又美妙的性愛體驗…

戴上遊戲頭盔、經過漫長的新人物創造過程,晴媱化身為短裙薄衫的精靈女箭手,出現在新手村的遊戲起始點。

理論上精靈女子的胸部都相當平坦,不過晴媱跟那位負責的NPC撒撒嬌、又親了他臉頰一下,就取得了保持好身材的珍貴特權。

以人族的眼光來看,晴媱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是完美身材中的完美身材。不過如果以精靈族的標準來說,那晴媱就是艷冠群芳、古往今來唯一的巨乳美少女了。

離開起始點的聖光保護圈,晴媱走向路邊的商店櫥窗,映著玻璃開始欣賞自己的美妙倩影。

金黃色的及腰長髮,綁成清麗脫俗的可愛馬尾。細細的眉毛、會說話的眼睛、玲瓏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輕輕撥著額前的瀏海、揉揉那對特別的尖耳朵,晴媱非常滿意眼前的精靈美少女。

即使在遊戲裡面遇到熟人,晴媱也絕對不怕會被認出來了。在這個世界裡面,她可以徹底解放淫蕩的自我,不用再擔心旁人指指點點的了…

晴媱對電腦遊戲沒什麼經驗,也不知道一開始到底該做些什麼好。偏著頭想了想之後,晴媱決定先解決上衣繃太緊的問題。那件制式的精靈女裝對她來說,實在是太虐待自己的嬌嫩乳房了…

很快的,晴媱找到新手村裡的裁縫鋪子。

「老闆~人家的上衣~好緊哦~可不可以~幫人家剪裁一下呢~」

裁縫師傅看了晴媱一眼。「那是新手裝備耶,如果沒有替換裝備是不能脫下來的。」

「啊?可是…真的好緊、好不舒服哦~」晴媱拉起老闆的手掌,貼在自己美妙的乳尖上。「不能脫…也沒關係呀!可不可以麻煩老闆,就直接幫人家整理呢?衣服穿著,也是可以剪開的呀~」

「還有~還有…人家的裙子…太、長、了、啦~」晴媱帶著甜甜的微笑,輕輕掀起短裙的下擺。「可不可以麻煩老闆,把裙子也剪短一點呢~」

雖然已經有心裡準備了,裁縫師傅的鼻血還是一直狂噴出來。他的頭上也不斷飄起紅色的-10、-10、-10,而且每隔一陣子就得去復活點報到一下…

把裙子剪短車邊、上衣領口扯開縫花樣,這都不是什麼困難的技術。可是對著美若天仙的晴媱、那深深的乳溝、那修長的美腿、那芬芳的蜜穴,讓血量超長的NPC裁縫師足足掛了五次。

雖然已經知道裁縫師是電腦控制的人物,晴媱還是感受到絕妙的欣快感,非常享受這位老實男人的上下其手。

「嗯~~哦~~~嗯~~老闆~你~~偷摸人家哦~~~嗯~~~嗯~~~~」

「啊~~好癢!~~老~板~~不乖哦~~偷偷玩人家的乳、頭~~~~~」

「嗯~~~嗯~~沒~沒關係~~~再~~再鬆一點~~嗯~~好~~~嗯~~~」

由於布料有限,晴媱請老闆把上衣兩側完全剪開,只用魔法繩把兩片薄布交叉綁住,方便隨時調節領口和側邊的裸露程度。

看著身前呆呆傻傻的流鼻血男,晴媱當然是把裸露度調整到最高,讓裁縫師的損血量很快就達到了-50、-50、-50…

「嗯~~~老闆~~來做嘛~~嗯~~來嘛~~休息一下~~~好不好嘛~~~~」

逗弄這只呆頭鵝還真是好玩呀!雖然裁縫師的巨棒高高舉起、像是在預告全壘打宣言,可是他卻對自己的工作一絲不茍,堅持不肯停下來強姦美少女。

「嗯~~~哦~~~好~癢~哦~~嗯~~~嗯~~~啊~~~嗯~~嗯~~~」

「啊~~~嗯~~~老闆~~你~偷看人家哦~~好~色~哦~~~嗯~~~」

「嗯~~嗯~~~不要~~~那裡不要嘛~~嗯~~~啊~~~哦~~~嗯~~~」

晴媱漸漸掌握到老闆損血的頻率和計算公式,也越來越知道怎麼讓老闆的損血量瞬間增加了。

「嗯~~嗯~~老闆~~~人家的~~胸罩~~好樸素哦~~~嗯~~~嗯~~~」

「嗯~~~還~有~~~人家的~~內褲~~~嗯~~~太~傳統了啦~~~嗯~」

「嗯~~啊~~~可不可以~~嗯~~幫人家~~~改成~~性感一點~~的~~」

「要~~~薄~紗~的~~~要~鏤~空~~嗯~還~要~~很、透、明、哦~~」

噗!!!一道白光閃過,裁縫師又死掉了一次。一擊必殺!這回的瞬間損血量,恐怕可以列入高階魔法的禁咒等級了。

雖然NPC死掉也是會痛的,不過這位裁縫真是死得心甘情願、掛得無怨無悔啊!能夠幫美女做這麼香艷的服務,就已經是遊戲主機大大開恩了。況且這位精靈箭手更是美上加美、千萬中無一的絕色佳麗啊!

經過裁縫大師噴精瀝血的巧手剪裁,晴媱的低等新手制服,已經變成相當高等級的屬性套裝。加魅力、加運氣、加敏捷、加魔法攻擊力,而且防禦力一點都沒有減損。

不過晴媱的基本人物屬性就已經是魅力滿點了,所以這件套裝的加魅力屬性並沒有顯示在晴媱的狀態卷軸裡面。

走出裁縫鋪子,晴媱把上衣的裸露度調到最低。不過只要晴媱微微彎腰,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就可以飽覽一對誘人的酥乳,還可以看到佳人可愛的小肚臍。

樸素的胸罩如今還是很樸素,不過變得很薄、很透明、若隱若現。而且只要輕輕一扯就會掉落下來。

迷你裙下的安全褲,有九成布料都被拿掉了,剪裁成最性感、最時髦、最惹人遐想的誘人小褲。

短短的裙擺伏貼在晴媱優美的臀線和大腿根部,還可以隨時在兩側開叉,露出裙下的美景和流泉。

「嗯~衣服都已經弄好了。接下來~應該要去哪裡好呢?」

晴媱走向路邊的小販,對著那個男人彎下腰來。「老闆~請問~哪裡有賣城市的地圖呀?」

「小…小…美…美麗的…小姐…賣…賣…地圖…的…」那個男人一邊結結巴巴地說話,一邊從頭上飄起了無數的-10、-10、-10…

沒辦法。看到晴媱領口下的美景,那無法用手掌握的峰巒疊翠,任何男人都會狂噴鼻血、精盡人亡。可憐的小販,一句話還沒說完就斷氣了,化成一道白光飛向復活點。

隨著晴媱裸露的越來越多,她所到之處的男人全都噴出一灘血水、化為白光。不過男人們復活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打聽晴媱的位置、並且匆匆趕去、再度奔向黃泉。他們都好享受這樣香艷的死亡啊!

死亡絕對沒有什麼可怕的。如果能夠死在美女的迷你裙下、被美女的高跟鞋踩死、被美女的大腿夾死、被美女的淫水淹死、被美女把精液吸乾、被美女的乳房塞住口鼻窒息…這樣的死亡…絕對是一種非常美妙的經驗。

樂此不疲的晴媱,乾脆在NPC村長家定居了下來,迎接門外絡驛不絕的自殺人潮。

遊戲的規則很簡單。只要每次繳交一百金幣、並且擁有一千點以上血量的男人,都可以進到晴媱的閨房裡面、和她共享魚水之歡。

「嗯~~~嗯~~哦~~~好哥哥~~~嗯~~~快~~舔人家嘛~~~嗯~~~」

「哦~~~嗯~~~好~~嗯~~舒服~哦~~嗯~~~你~~~好~厲害~~~」

「嗯~~哦~~~人家~~好想要~~~嗯~~~嗯~~~啊~~~哦~~~」

噗!!!又是一道白光飛走了。

「討厭~~人家~都還沒……嗯~~~哦~~~嗯~~啊~~好美~~~嗯~~~」

為了結省時間,門外的人一看見白光就可以走進香閨裡了。因為死亡雖然美妙,但是他們都更期待那至高無上的「極樂三重天」,也就是在晴媱高潮的時候,同時「被淫水淹死」「被大腿夾死」「被吸乾精液」。

如果沒有一個緊接一個的前去送死、錯過了晴媱高潮失神的嬌羞美態,那就實在太浪費了…

「嗯~~哦~~~嗯~~~~好哥哥~~嗯~~~好~~你好~~厲害~~哦~~」

「嗯~~~嗯~~~哦~~~嗯~~啊~~好~好美~~嗯~~噢~~噢~~~」

「嗯~~~哥~~嗯~~你的血量~~好長啊~~~嗯~~~好棒~~嗯~~~」

「嗯~~~嗯~哦~~好棒~~嗯~~~嗯~~~~老闆!~~是~~~是你!」

這個男人在晴媱身下舔弄了好久,一直都沒有死亡的跡象。原來,他就是裁縫鋪子的NPC師傅。

「嗯~~~哦~~人家~~等~等你~~嗯~~~好久了~~~嗯~~~哦~~~」

「嗯~~~老闆~~~好哥哥~~~嗯~~你~~你的血量~~~嗯~~~嗯~~」

「好哥哥~~~嗯~~~啊~~~你的血量~~嗯~~~還夠嗎~~~嗯~~~」

「嗯~~~人家~~~人家~~嗯~~讓你~~~插~~插進來~~嗯~好嗎~~」

噗!!!裁縫師傅化為白光飛走了。晴媱這句話實在是太有殺傷力了!老闆他知道晴媱的處女膜一直還在,如今她居然邀請他來為她破處!!!

喔喔喔!!!光是聽到這件事,就讓老闆爽得昏頭轉向了,鼻血也一下子從七竅噴出、當場血盡人亡。

不過當裁縫師傅從復活點匆匆趕來的時候,他聽到了這個世界上最最悲慘的壞消息。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