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慧一大早就匆匆忙忙趕到實習醫院來,開始接觸實習的舒慧,真是令她又緊張又擔心。在護理站匆匆換了一套實習用的連身短護理服,梳了一個髮髻在腦後,穿上緊身襪和平底鞋後,才剛過了七點左右。

舒慧抱了一疊從大學附設實習醫院護理站裡的病例表,趕忙去參加早上的晨間行前會報,總共有五、六個同學早已經等在那裡了。

主持晨間會報的是她們的指導老師,叫王曉琛,年紀大約30來歲左右,是實習護理站的主任,年紀輕輕,是個美人胚子,但教學很嚴謹。她看到舒慧匆匆忙忙的跑進來,老實不客氣的數落了一頓。

晨間會報中討論了病人的狀況和今天一天要注意的事項,工作分配下去後,就開始了忙碌的一天。

舒慧今天分配到大約五床的病人,都是手術後的愈後護理工作,這類的工作總是要聽一大堆關於「我好痛呀」或是「你們怎麼都不想想辦法,我真的都沒問題嗎」,病人總是在術後容易因為心情不好、過度擔心造成一些抱怨連連。實習醫生們也不好過,往往成為病人的靶子,所以能躲就躲,苦了像舒慧這樣的實習護生,容易成為病患抓著一直訴苦的對象,工作也不容易進行。

舒慧歎了口氣,準備要出發去病房。突然老師叫住了她:「舒慧等一下!你的第三床病人昨天轉院,老師幫你安排過一床新病人,這裡是他的病例,昨天進院。你等一下忙完舊的行程後,去跑一下他的病房。去吧!」

舒慧接過新病患的病例看了一下,林隆三,47年次,五十來歲,胃潰瘍。

舒慧想,還好是個小CASE,大概三兩天就出院了吧,就滿不在意地去做她今天的工作了。

舒慧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用心地去幫病人服務,忙進忙出,看到舒慧的眼神似乎善發出天使的光輝。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中午,是該去午間會報進度的時候。舒慧回到護理站跟曉琛老師回報,老師滿意舒慧的工作,順便提醒一下:「下午記得去找那床新病人打點一下。」

舒慧吃過飯後,快步地走入病房,只見病房裡除了那個林桑之外,還有一個學姐在裡面。

學姐等在那裡交班,看到舒慧來了,開心地招呼舒慧說:「學妹來,林先生是你的新病人,以後要好好照顧他。林先生,她就是您的新實習護生,以後您有什麼問題可以找他幫忙。」

舒慧走上前去正要打招呼,看到林桑的臉,舒慧霎時之間臉都紅了,原來林桑就是那間賓館的老闆,舒慧回想起那天跟男友出門竟莫名其妙的跟不認識的人援交,還被賓館老闆抓包的尷尬事,不由得愣的說不出話來(之前情節請參閱拙作第五卷)。

尷尬的舒慧臉紅心跳卻又害羞,學姐看到舒慧傻愣愣的不說一句話,正要提醒她,反倒是林桑大方的伸出手來,跟舒慧說:「幸會幸會,今天初次見面,請多多照顧。」說到「初次見面」時,不由得嘴角泛笑,對舒慧眨眨眼睛。

而舒慧也不得不伸出手去,在握手的時候,林桑還故意用指頭輕輕地摳著舒慧的手掌,弄得舒慧又尷尬又不敢聲張。學姐也是有事在身,交代幾句話就出門去了。

學姐才剛出門不久,林桑就跳起來把病房的門反鎖,一把抱著舒慧狂吻。舒慧被林桑的舉動嚇壞了,連忙掙扎,反手打了林桑一巴掌,嬌嗔道:「林先生,請不要這樣。之前在您的店裡發生的事純是一場誤會,請你自重。這裡可是我上課和實習的地方,很……很多認識的人,你不要亂來!」

林桑笑笑的從枕頭下拿出一疊相片和一片光碟出來,說:「原來之前你和陌生人在我開的賓館援交是場誤會,沒關係,那我按鈴叫你們老師來看看,自己學生作的這些事是不是誤會,順便你換班的時候我叫實習醫生或是你同學大家來評評理。」說完就把照片給舒慧看。

舒慧一看,倒抽了口涼氣,原來厚厚一疊全都是舒慧那天的照片,而那片光碟是什麼更是不言而喻。

舒慧顫抖地說:「你……你想怎麼樣?」

林桑笑笑的說:「很容易,你只要在我出院之前,乖乖的聽我話,全天要隨傳隨到,並且在下完晚班後換好衣服,仍然要回醫院裡來陪我,我就把東西還給你,要不然我要全院都知道你的真面目。」

舒慧雙眼噙著淚水,卻又無計可施,只得乖乖聽話。

林桑滿意地點點頭,坐在床緣,對舒慧說:「我就先測試你的忠誠度吧,」

邊說邊脫下褲子,露出他那不輸黑人的巨屌:「你就先來幫我口交吧!」

舒慧聽了嚇了一跳,連忙搖頭,林桑笑著說:「那我按鈴叫護理長來了!」

說著作勢要去按鈴。舒慧連忙拉住林桑的手,緩緩地跪了下去,乖乖地捧起林桑的雞巴,舔了舔嘴唇,用口水潤了潤,低頭就把林桑的雞巴含了下去。林桑舒服地歎了口氣,還一邊指揮:「吸一下……對對,用舌頭去繞圈……

對,噢噢噢……深一點,根也要舔到,蛋蛋也要,含深一點……對對……想……

想不到你這麼會舔,做護士的有學過嗎?噢……噢……」

林桑低頭看著這個尤物一上一下地幫自己口交,頭後的馬尾還跟著飄蕩。畢竟年紀也有了,過沒多久,林桑突然覺得糟糕,可能要射了,就用力地抓住舒慧的頭,一前一後的往裡面衝,舒慧被林桑的雞巴一下一下的頂到喉嚨深處,呼吸困難,眼淚又滴了下來。

林桑用力地衝刺了好幾下,抓緊舒慧的頭,用力挺了幾挺,精液全都射進了舒慧的喉嚨深處,他還故意不放開舒慧的頭,讓雞巴留在舒慧的喉嚨深處,舒慧不由得一口口把精液全都吞了下去。

林桑事後還叫舒慧幫他把雞巴舔乾淨後,滿意地跟舒慧說:「這樣就對了,在我出院之前,你就乖乖的聽話吧!」舒慧不答,只是默默地整理儀容,她現在只希望惡夢早點結束。

林桑滿意地起身去上廁所,命令舒慧在病房等他。林桑走進病房外的廁所,拉開門,坐在馬桶上回想著舒慧的口技,突然聽到門外有兩三個人走進來,似乎是來小便的。

其中一人說:「好羨暮阿坤耶,你知道他新交的馬子嗎?」

另一人說:「知道呀,哇靠,我們醫學系同班那麼久,還不知道原來他墊墊吃三碗公,竟然把到那個騷學妹舒慧。哇操!真是爽死了阿坤。」

「哎哎!聽說阿坤還是網路上約她出來,玩了一炮就在一起了,早知道她這麼好上,我也想跟她來一炮。」

「是呀!那學妹她一進來我就注意她很久了,一直在想怎麼在實習的時候弄她一炮,可惜現在是阿坤的馬子。」

「哈哈……少來!如果有機會上她,你會在乎是誰的馬子嗎?還不是硬著雞巴挺了!」

兩人哈哈大笑離去。

林桑在廁所裡聽了暗自搖頭,心想:「這兩個實習醫生我倒認得,大六的一個叫小董,一個是他們叫幸文的。穿著白袍我想有多高貴,嘴裡一樣說著不是人話。不過,原來這個騷娘們在學校裡還真算風靡,嘻嘻,不過這樣更好,我想到有個更好玩的了。」變態的林桑想到了一個計劃,可以好好玩弄舒慧一下。

終於要下班了,舒慧心想這一天終於過去了,好在林桑似乎言而有信,沒再為難她。只是臨走時,林桑吩咐:「晚上10點左右過來陪陪我吧!」

舒慧回到家,拖著疲累的身子在趕著報告,趕著趕著,忽然10點要到了。

舒慧無奈地起身去洗個澡,按照林桑的指示,換上了一襲連身黑色洋裝,裙子短得不能遮住她美麗的大腿一半,一條細肩帶穿過雙肩在頸後交叉打了個結,露出整個背部。如果不知情的人,還以為舒慧穿了晚禮服要去參加宴會呢!

匆匆趕到醫院,晚間在門口值班的警衛看到夜深有位盛裝的女子進入,不免多看了幾眼那秀美的臉龐和姣好的身材。咦?警衛好奇地叫住她:「等……等一下……」

舒慧轉過身來和警衛打個照面,嚇了一跳,支吾地說:「許……許伯伯呀,晚安呀!」原來警衛不是別人,正是之前的兼任女子舍監的許財立許伯(詳情請閱拙作第二集)。

許伯色色地上下打量著舒慧,說:「唷唷,我的小美人寶貝,你這麼晚了還來醫院做什麼呀?穿這麼騷。今天我剛好輪班到醫院執勤,你是不是要把自己送來給我當宵夜呀?哈哈!」

舒慧脹紅了臉,生氣地跟許伯說:「我是來探望病人啦,要你多管閒事!」

說完就快步走上病房去了。許財立望著舒慧的背影,舔了舔下唇,直覺告訴他事情沒那麼簡單,就悄悄的跟蹤著舒慧,想看看她在幹什麼。

舒慧來到的林桑的病房,看看左右無人,就快速地進入了林桑的病房。

林桑看到她來,也老實不客氣地把衣服脫個精光,雙手搭在舒慧的肩上說:「好啦,小姑娘,看你才不過20左右出頭的年紀,做我女兒也剛好,我會好好讓你很舒服的。」說完順手把舒慧在頸後的肩帶結拉開,整件上衣就滑了下來,沒穿內衣的舒慧兩個肥滿的乳房就坦露出來了。

舒慧伸手想要去遮,林桑一把就將舒慧推倒在病床上:「好姑娘,我的小天使,你猜猜今天晚上要玩什麼呀?」說著就抓住舒慧的手,讓她的雙手交疊在一起,拿起一副預備好的手銬,把舒慧銬在病床頭的鐵欄杆上,順手把舒慧的衣服扒得精光,只留下她脖子上的項煉、手上的手鏈,還有腿上的腳鏈等裝飾品了。

舒慧不住地扭動抗議,但這畫面真的是太美了,林桑心想,還是失去free的待宰……喔,不……待操的羔羊最美了!

佈置妥當後,林桑滿意地笑了笑,舒慧怒斥道:「你要幹什麼?不要太過份了!」

林桑笑說:「不要急,今天一定餵飽你!就要看學生們體力好不好了。」

舒慧問:「什麼學生?」

林桑在活動牆隔壁架好攝影機後,就按了床頭的緊急呼叫器,舒慧看到她按下呼叫器,嚇了一跳:「你、你……你叫誰來呀?」

林桑下流地笑了笑:「我也不知道今天哪個實習醫生值班,反正我想看看他們的反應。」

舒慧慌亂地大力掙扎、扯動,急得快哭出來了:「不要呀!求求你!我在這裡還要實習上課,認識我的人很多,碰到熟人我怎麼辦呀?」

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了敲門聲:「林先生,林先生,請問你有事嗎?」

林桑一聽到有人來,就對著舒慧擠擠眼溜到隔壁去了。舒慧嚇得閉上眼睛,勉力用手肘遮住臉,羞得飛紅雙頰,肥美姣好的身材鋪在床上一覽無遺。

門外那人聽到門裡沒有回應,吃了一驚,就動手撞門,跟夥伴一起撞開後,兩人都都被眼前的景象驚得呆住了。因為舒慧雙手被銬在床頭鐵欄杆上,只能夠將頭偏向一邊,埋在手肘彎裡,但這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那兩人呆了一呆,突然一人大聲驚呼:「唷!你……你不是……阿坤的馬子舒慧學妹嗎?天呀……學妹你怎麼……」

原來那兩人就是白天林桑在廁所裡碰到的那兩個--小董和幸文。舒慧一聽聲音好熟悉,眼睛擠出一條縫來瞄一眼,大吃一驚,原來那兩人不但是舒慧熟識的,更是實習常碰到的熟人,最慘的是,還跟自己男友同班,所以平時還常出去吃吃喝喝、打打屁,這更加讓舒慧尷尬得無以復加。

那個叫小董的似乎忘了要解救學妹,也忘了病人哪去了,只是死盯著舒慧那潔白豐滿又誘人的身軀看著;那個叫幸文的也好不到哪裡去,兩人四目相接,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慾火。

小董似乎下定了決心,笑嘻嘻的反手鎖上了病房門,一把將舒慧的臉翻過來說:「嘖嘖!我看你平常穿著和打扮都很騷浪性感,你大一的時候就已經注意到你了,只是沒想到你的身材竟然比我想像的還要豐滿,以前打手槍幻想的時候都想錯了。」

舒慧沒想到平常熟悉親切的學長講話這麼下流,吶吶地說:「放開我……看在阿坤的份上,你不要亂來!」

幸文慢慢地脫掉身上的衣物,笑著說:「笑話,你的事跡我多多少少都聽過傳聞,你身經百戰,就不怕對不起阿坤嗎?我們是來幫好哥們阿坤來懲罰你的,免得你慾求不滿又去給阿坤戴綠帽!」小董也笑著脫光了衣物。

舒慧害怕地看著那兩個脹著肉棒的學長,不知所措。

幸文問小董說:「怎麼辦?誰要先來?」

小董笑著說:「就照慣例,一起上呀!我們又不是第一次一起玩朋友的馬子了。像上次我們灌醉小吳的時候,不就一起玩了他馬子阿如嗎?」

幸文笑著說:「想不到我最想玩的舒慧今天可以任我爽啦!哈哈哈……」

舒慧大吃一驚:原來他們倆之前就一起玩過多次同學的女友,那個阿如還是自己班的女生,聽說之後莫名其妙與男友分手,多半是因為他們倆的關係。那之前他們故意接近親近阿坤和自己,不就是有意……舒慧沒辦法再想下去,因為小董突然抓住舒慧的頭,一把將粗黑的雞巴塞了進她的嘴裡,舒慧用舌頭想把雞巴推出去,想不到卻帶給小董更大的快感。

小董猛力插了好多下,終於拔了出來,口水還牽了一條絲,十分淫糜。小董還打了舒慧一巴掌,命令她:「婊子賤人,快把嘴張開!」舒慧哭紅著眼照做。

只見小董用力吐了口濃痰,正好吐在舒慧嘴裡,舒慧噁心得想吐出來,但是小董惡狠狠地警告:「我叫你通通吃下去,要不然就小心性命不保!」舒慧噁心得連胃都在翻絞,但是只能一口口的吃和吞下小董不斷吐出的口水。

吃了有十來口,幸文笑嘻嘻的說:「小董,你死性不改,變態就喜歡欺負小女生。舒慧乖,我來疼疼你了……」

小董笑罵:「王八蛋,媽的哪次你不是要弄得女孩子哭爹叫娘才肯收手。舒慧,你才要小心他唷!」

舒慧突然感到下體有硬物要進入,努力地搖晃掙扎,但是嘴裡又被小董的雞巴塞入,而且小董還跨坐在舒慧的身上,不住地搓揉著她的雙胸,舒慧根本就不能移動分毫。

忽然舒慧感到下體一陣漲滿,同時傳來撕裂的劇痛,心裡大吃一驚,但是疼痛又夾雜著前所未有的刺激一起襲來,她不解地「嗚嗚」亂叫,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在捅弄她。

小董哈哈大笑:「小學妹,學長教你,幸文那根屌裝了入珠,每次插進去、抽出來都會幹得女孩子穴裡的肉翻出來,幾次下來,你就會爽到腳都軟了。」

舒慧「嗚……」的一聲慘叫,原來幸文已經幹進去了,一下一下地抽動,大屌上面凸起的入珠刮得舒慧的陰道又痛又麻,她難受得想發出哀嚎,但苦於嘴裡塞著小董的雞巴,聲音卻變成由鼻子洩出的哼哼,帶給兩人更大的快感。

不愧是學醫的,正如小董所說,只幹了十來下,舒慧已經被插、被刮得淫水淋漓,全身巍巍顫抖,整個人都不能思想了。一下一下「啪啪啪」的插穴聲夾雜著舒慧「嗚……嗚……」的呻吟,分不出她是哀嚎還是歡愉的長鳴。

過不多久,竟然是小董先洩了出來,射得舒慧滿口都是,但是舒慧卻像是被幹到失神了似的,眼神呆滯地讓精液緩緩從嘴角邊流出來。

小董完事之後,仍然堅挺挺的雞巴就在舒慧的頭髮上揩乾淨。這時幸文突然衝刺了起來,舒慧也受到極大的刺激,陰道口的嫩肉一下下的翻出來、幹進去,弄得她咿咿歪歪亂叫:「學……學長……你要弄死我了……我要死了……喔……

喔……我……我……」全身輕飄飄的,像是要騰雲駕霧飛起來一樣的感覺。

舒慧雙腿死命夾緊,想要找個依靠,幸文被她夾得也快受不了了,突然將雞巴整根插了進去,用力抵在子宮口上一抖一抖的射精了。全都洩了進去後,幸文「呼」的一聲歎了口氣,感覺十分滿足,卻沒想到舒慧在幸文的雞巴下,第一次就被操暈了過去。

小董見狀,也不管舒慧是否醒來,就挺著雞巴往被幸文操翻了的小穴幹進去了,舒慧已經沒知覺了,就此昏昏迷迷的任由小董用雞巴在陰道裡亂捅。

舒慧醒來的時候,全身沾滿了精液,臭轟轟的,病房的時間顯示已經是凌晨三點多了。舒慧發現自己的雙手滿是血痕,原來是掙扎過猛,被手銬刮傷了纖纖嫩手。

突然,門打開了,舒慧緊張地抬頭一看,看到林桑被打得鼻青臉腫,給警衛許財立拎了進來,警衛一手還抓了那兩個實習醫生,大聲的斥喝:「媽的你們這幾個狗屁,林先生你馬上給我滾出醫院!老子看你根本是裝病特地來欺負我們學生。還有你們兩個倒大楣了,身為學長也跟人家一起欺負學妹,我明天要跟院長報告。」

兩個學生嚇得窣窣發抖,那個林桑害怕地說:「我、我……我把剛剛偷拍的影帶交出來,以後絕不再找她麻煩,饒了我……」

警衛大聲說:「那你還不快滾!」林桑交出影帶後就落荒而逃。

那兩個學生也苦苦哀求,警衛許伯也就答應他們不報警,不過:「你們兩個傢伙的事,我還是會跟院長報告一下,讓他記你們大過!」兩名學生聽到只是記大過,連忙稱謝逃回值班室去了。

許伯見人都走光了,就解開舒慧的手銬,淫笑摟著舒慧的腰說:「小舒慧,看來你一個人住還是太危險了,不如你從明天開始搬來我的警衛宿舍或是我去你房間,你看怎樣呢?嘻嘻……就跟暑假的時候一樣,伯伯好好去疼疼你和你可愛的同學。」舒慧心想:真是剛脫虎口又入狼群。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情迷咖啡室
和老婆的第一次性愛
我上了小姨子和她的同學
醉母癡兒中秋夜
美艷廚娘姐姐無奈與舅舅們周旋
室友的大奶女友
人生性事之岳母
看更伯伯強姦我
媽媽許晴的綠色暑假
桃花源記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