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強從博士那兒偷來的性愛傀儡器,決定應用在報復他的女友小雯身上。

所謂的性愛傀儡器一共有三組器材:催眠光束發射器、傀儡訊號收發器和強力催淫劑。

其實小雯並沒有犯什麼大錯,他們相戀的甚早,在他們一起在麥當勞打工的時候。

後來阿強沒考上大學,當完兵出來又混了兩年,在博士研究的單位做警衛。

勤奮的小雯商科畢業後,現在在某家唱片公司行銷處當助理。

小雯真的沒有犯什麼大錯,一切都是阿強的心理作祟。

阿強不唸書,對目前的工作毫無興趣,小雯不免為兩個人的未來感到惶恐,就多唸了阿強兩句。

可是阿強非但不責怪自己不求上進,反而不滿小雯處處比他強、處處壓制他;他害怕小雯終有一天會離他而去,因此他決定先下手為強。

這天是上回吵架後的第一次見面,阿強決定有所行動;他們照例去泡兩個人最喜歡去的一家咖啡屋,然後再回到阿強家中……

一路上都沒吭聲的小雯,在回到阿強小的只容得下床和書桌的房間,終於表態了:「其實阿強,上回我不是故意要跟你吵的,警衛好好地乾,有一天也會有出頭天;可是你這樣怠忽職守,總有一天會出事的。」

阿強知道小雯沒有要分手的意思,心頭又軟了下來;可是好不容易偷來的器材,就這樣還回去,心有不甘;何況博士這次出國要好幾個月才會回來……

「沒事的,小雯,我也知道妳沒有惡意……其實我有一樣禮物要送妳。」

「真的嗎?」小雯喜出望外,瞪大了雙眼期待著。

阿強取出了早就預備好的催眠光束發射器,瞄準小雯的眼睛。

「這是什麼呀?」小雯盯著這台類似玩具槍的東西,不解的問。她不明白為什麼阿強要送她這種男生才愛玩的玩意。

「別動!注意看著發射孔,有奇妙的光束會出現哦!」阿強安撫道,然後扣下了板機。

在小雯還來得及反應之前,三道綠光自槍口射出,分別射中小雯的雙眼及額頭。只見小雯全身僵硬地抽動了幾下,便軟倒在阿強的床上。

阿強雖然熟讀這性愛傀儡器的性能和操作方法,可是它的威力,他也是第一次見識到,不免有些興奮。

此時小雯雖然仍張開雙眼,卻也只是軟弱無力、目無聚焦地望著遠方。

「別怕,小雯。」阿強取出裝滿了強力催淫劑的針筒,安慰道:「妳現在只是處於深度催眠中,比清醒的時候多一百倍地容易接受我的暗示……再過一下下,妳就是我的性愛傀儡,我就再也不怕妳跑了。」然後他拉起小雯的衣袖,將強力催淫劑注入小雯的臂膀。

「來,跟我覆誦,在這個催眠狀態中,妳將對我絕對的聽話,完全的服從。」

「我會絕對的聽話,完全的服從……」小雯根本已經不知道什麼叫反抗,只是用單一語調,沒有表情的覆誦著。

不到一分鐘,催淫劑開始發揮了功效。小雯只覺得全身火熱、雙乳腫脹、蜜穴搔癢難耐。此時的她,已經完全喪失了人性,充其量不過是一頭雌性的野獸。

「忍著點,小雯。妳越聽話、越服從,就會好過些。但是妳還是很想跟我做愛。然而每回跟我做愛之後,妳就會更聽話、更服從。因為妳已經被我用性慾催眠了,妳是我的性愛傀儡。」阿強繼續輸入暗示指令。

「我要聽話、要服從,我已經被你用性慾催眠了,我是你的性愛傀儡……」

小雯嬌喘地覆誦著。很奇怪地,火熱的身體慢慢被撫平下來,除了她還是很想跟阿強做愛以外。

「很好!」阿強滿意地從抽屜中取出一小罐藥膏,遞給小雯:「這是催淫膏,成分跟我剛剛為妳注射的藥劑相同,只是劑量較輕微罷了。妳回家後,均勻塗抹在洗完澡後,妳要穿的內衣褲上,這樣會隨時隨地提醒妳是個女人,是我的女人。」

阿強將小雯扶起坐好,做最後的補充:「還有啊!下回跟我碰面或約會,記得穿些比較性感的衣服,類似緊身背心、或是迷你裙什麼的都行,別再只穿T恤、牛仔褲的了。內衣褲的款也是越大膽、越性感越好。」

阿強最後取出一對耳環,解釋道:「這對耳環很小,在上面還可勾掛其他不同的耳環。然而,除了洗澡之外,妳必須一直戴著它們,因為上面有一組很小的訊號接收器。當妳聽到我的聲音跟妳說:「性愛傀儡」時,妳會立刻進入被性慾催眠的狀態中,準備接受我的指令。如果妳已經處於性慾催眠的狀態中,當妳再次聽到「性愛傀儡」,妳便會清醒過來,並且完全遺忘在被催眠狀態中所發生的事。好,現在就讓我們試一下……性愛傀儡!」

只見小雯悠悠醒轉。如大夢初醒般的她,試圖將方才迷失的一段空白補回。

當她看到阿強掌中的一對耳環,便笑顏逐開地道:「原來你要送我一對耳環……

真是一對別緻的耳環。」小雯自阿強手中接過,迅速地戴在自己的耳朵上。

小倆口又聊了一陣子,小雯便興高采烈地回家了。她為他們能夠重修舊好而暗自慶幸,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身上微妙的變化。

小雯的經理雅姿注意到小雯衣著上奇異的變化了,她常常會穿著性感暴露的服飾。

雅姿是歸國留學生,大小雯幾歲,雖然已經有了未婚夫,卻暫時不打算結婚的事業型女強人。

雅姿也贊同小雯不要一直只穿T恤、牛仔褲。偶爾也要穿穿裙子,展現一下女人味。但是最近的小雯,變化實在是過份了些。

就拿今天而言,小雯又穿著有領無肩露肚的緊身背心,搭配著一條短到不能再短的迷你裙;當小雯在影印房彎腰拿取資料時,揚起的裙襬幾乎可以直看到大腿的根部;她雖然有穿肉色透明絲襪,但是很明顯的,在她臀部的曲線上找不著內褲的痕跡.雅姿實在看不下去了,便走進影印房並將房門帶上。

「小雯,妳知道嗎?最近妳的打扮非常引起辦公室內異性同事的興趣。」雅姿的個性屬於開門見山型。

「啊!是嗎?」小雯自己也覺得不好意思,可是她實在抵擋不了約會時阿強貪婪渴求的眼光。

「像今天,穿這麼短的迷你裙竟然還不穿內褲……」

「我有穿啦!只是……是那種丁字型的。」小雯用小到不能再小的聲音害羞地回答。

「是什麼使妳改變這麼多呢?」雅姿搖頭嘆道。

於是小雯一五一十地將阿強的要求說了出來。

「小雯,那個男的不值得妳為他犧牲那麼多。妳還有大好前途等著妳,趕快離開他是上策……」雅姿聽完馬上下了結論:「偶爾讓自己有點女人味不是什麼壞事,可是別再穿這麼短的裙子了。」

小雯只是不置可否地默默點頭。

然而,當天晚上的約會,阿強還是察覺到了小雯心情上的異樣,於是他關心地問道:「小雯,是不是工作上有什麼不如意的事情?」

「沒什麼事呀!」小雯裝糊塗不敢說。

「性愛傀儡!」阿強小聲地對著戴在他手上的戒指發訊器施令。

在瞬間,小雯渾身僵直,面無表情地答道:「性愛傀儡小雯等候主人的指令。」

「小雯,放輕鬆點。這裡是公共場所。不要讓人家發現妳已經被性慾催眠了。」阿強環顧四週,看看是否有人察覺小雯的異樣。

於是小雯放鬆了全身的肌肉,呆滯的眼神也開始試圖流轉。

「小雯,告訴我。今天發生了什麼事?」

「我的經理要我跟你分手……」小雯便將雅姿的話一五一十地轉述了一遍。

「那該死的惡婆娘……」阿強聽完咒罵著,為了避免以後遭遇同樣的麻煩,他命令小雯道:「以後任何有可能洩漏妳被我用性慾催眠的話題都不要說,知道嗎?」

小雯用力地點頭。

(現在該如何懲罰那個惡婆娘呢?)阿強望著楚楚動人的小雯,是那樣的嬌柔、那樣的順從。小雯已經完全附屬於阿強的麾下,對阿強而言,她已經完全失去了挑戰性。

阿強旋即想到年長小雯幾歲的雅姿,一個典型的女強人,又處處散發出不同於小雯的清純,而屬於成熟女性的魅力……旋念至此,阿強心中又燃起了熊熊的征服慾.「小雯,妳有辦法拐騙妳的經理來見我嗎?我想要把她也變成我的性愛傀儡。」

「好像有點困難,因為她根本就討厭你。」小雯老實地說。

「嗯!那該怎麼辦呢?」阿強知道小雯比他聰明:「小雯,幫我想想辦法吧!」

聽明的小雯腦袋瓜動了動,沒有多久就有點子了:「我知道經理星期五都很晚下班,雖然我無法確定那個時候,公司裡是否只剩我和經理兩個人,但是請主人把性愛傀儡器交給我,我想我有辦法……」

星期五不知不覺地到來。

在正常狀態下的小雯完全不記得她曾經出過什麼鬼點子,然而在她的背包裡卻藏著性愛傀儡器全方位服務的裝備。

下班時分,小雯接到阿強從耳環內傳來的命令:「性愛傀儡!小雯,現在開始執行計劃。」

小雯接獲指令後,首先替仍在加班的雅姿泡了杯加了利尿劑的咖啡。

雅姿雖然不明白小雯沒事為什麼要獻殷勤,但是還是欣然地接受小雯泡好的咖啡。

然後,小雯跑到女生廁所,將女廁裡所有的隔間的門上都掛上﹝維修中﹞的牌子,只留一間可供使用……

沒多久,利尿劑的藥效發生了作用,雅姿著急地衝往廁所,當雅姿進入廁所後,小雯立刻在廁所的門上掛上﹝清潔中﹞的牌子。

雅姿見只有一間可供使用,不由分說地就衝了進去。

她的褲子才剛脫下,尿就如洪水般地宣洩而下。

門外的小雯一聽到馬桶座蓋落下的聲音,便按下遙控……

雅姿舒暢後猛一抬頭,發現在門上約與她額頭同高的地方,掛著一台類似槍型的發射器。她正在覺得奇怪的時候,三道綠光自發射口射出,分別擊中了她的額頭和雙眼。

雅姿只覺得全身被綠光包住而無法反抗。

然後自馬桶內突然彈射出一只注射器,扎在她的屁股上,漸漸地奪去了她的意識……

這時的雅姿已經沒有能力去發現,在馬桶後面,藏有一台小型錄音機和一對耳環。

而錄音機也在這時開始反覆播送:「不要反抗,跟我覆誦:「我是阿強的性愛傀儡,我要絕對的聽話、完全的服從……」」

小雯在廁所門外徘徊了大約十分鐘後,才見到雅姿摸著自己的額頭從廁所裡走了出來。

雅姿一看到小雯,便摸著自己的額頭對小雯說道:「我今天有點累,不加班了,待會沒事的話,妳也走吧!」

小雯看見雅姿的雙耳也戴著跟她相同款式的耳環時,她知道她的任務成功了,不由得在心底微笑著。

為了避免週遭人士不必要的懷疑,阿強命令雅姿在原有的耳環上再加掛新的小墜飾,以別於小雯的款式。

雖然辦公室內也曾有人好奇從不戴耳環的雅姿為何開騷包起來,但愛美向來是女人的天性,所以也就沒人多過問些什麼.這一天中午,雅姿突然沒有心情上班,就帶著助理小雯在街上瞎逛。兩人不約而同地有種衝動,想把自己的身體洗得乾乾淨淨、香噴噴的。

於是她們回到雅姿的寓所內,魚貫沐浴。

洗完澡之後,雅姿還想逛街,小雯就建議,與其漫無目地的瞎逛,不如為自己多添購一些上班服飾和貼身衣物。

雅姿也同意,於是兩人決定一起去逛彼此都滿意的百貨公司。

為了使服飾搭配的結果令人滿意,她們兩人先上美髮店去做了髮型,再請百貨公司的化粧品專櫃的小姐為她們上了粧,這才各自散開找尋﹝獵物﹞.一個多小時後,雅姿選了一套高腰窄裙的連身套裝,搭配著蕾絲縷空酒紅色的性感內衣褲。

小雯則延續她露腰無肩的貼身襯衫風格,所不同的是,雅姿這回並沒有嫌小雯所選的迷你裙過短,反而稱讚小雯的玲瓏曲線和眼光。

小雯選了一組貝殼花紋的小可愛作為她的貼身伴侶,當然內褲仍舊是丁字型的。

小雯也勸雅姿將內褲的款式改為丁字型的;原因是高腰窄裙會暴露腰部以下的曲線,一般的三角內褲會破壞臀部線條。

雅姿想想也對,便接受了小雯的建議。

她們兩個也同時各買了半打深淺不同的高級肉色透明絲襪。

就在她們各自鑽進更衣室準備試穿時,雅姿忽然隱隱感到不妥,她覺得她的行為習性,在某種程度上有了異樣的變化。

就拿她手中的這雙透明絲襪來說吧,她以前並不太喜歡穿褲襪,所以才選擇常常褲裝打扮。

可是今天呢?或許是為了搭配這件裙不及膝的連身套裝吧!可是她不是常常褲裝打扮嗎?為何今天會忽然鐘情於裙子呢?還有那丁字內褲,以前的她是連想到不會去想的。

她覺得她之所以想試穿倒不是因為小雯的建議,而是在她的腦海中,上回小雯彎腰拾取資料時的穿幫鏡頭久久揮之不去。也許潛意識中有種對於性感的渴望吧!

想到小雯,雅姿覺得她的轉變是不可思議的。

(難道僅僅為了阿強那頭蠢豬?也許她只是想享受一下當女人的樂趣,隨便找個藉口罷了。是呀!我為什麼不能也這樣呢?為什麼凡事都要找理由呢?讓我也享受一下當女人的樂趣吧!)

雅姿想著想著,她已經將全身的衣服脫得精光。當她要準備試穿內衣時,她下意識地從褪去的上衣口袋中摸出一罐藥膏,均勻地塗抹在胸罩、丁字褲和絲襪上面。

她並沒有感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因為在做這個制約動作時,她的思考是靜止的。

雅姿在帶妥胸罩的剎那,感到雙峰微微地堅挺起來,然後一般熱氣自胸部竄流而上,當她調整罩杯使其完全可以托住乳房時,她忍不住呻吟道:「無拘無束,寧為女人。」

接著,那那可愛的丁字褲。

雅姿在將它拉到大腿腿根時,心跳還微微加快。當她發現,這條小褲褲不但可以完全包住她的私處,還有一條繩似的快感,不斷地搓揉著股溝間的快感帶時,她又忍不住地嬌喘道:「自由自在,寧為女人。」

雅姿快受不了了,她從未發現原來穿內衣也可以帶來這麼大的樂趣。現在她要穿上絲襪了。當然,她不會失望的。

從腿肚間傳來陣陣似有若無的觸感,像是多道電流似的直達她腦部的興奮中樞。她覺得她的下半身被融化了,不由得引領嬌吟:「嗯!絲絲入扣,寧為女人。」

當她穿好那高腰窄裙套裝和高跟鞋後,她在穿衣鏡前猛擺pose,自賞了好久:「嗯!當女人真好,尤其是在擁有這樣完美的胴體下。呵呵,雅姿寧為女人…

…可是,寧為誰的女人呢?」

旋念至此,雅姿覺得有點失落;阿強雖然是頭豬,小雯卻能執迷不悔;她的未婚夫樣樣都是一時之選,可是他們的婚事卻一拖再拖,直到今天……

這時小雯也已著裝完畢走出,有領露肚緊身背心加上迷你裙的效果,是誰都會忍不住多看一眼的。

於是兩個人又花了大半個小時在互相讚美對方。當然一個高貴典雅、一個清純可愛。不同的美,自然是無法比較的。

忙了一個下午,兩人都飢腸轆轆了。雅姿無心上館子,小雯便提議:「我們買點東西回家煮如何?」

「好是好,可是好不容易才打扮起來,又要換掉,有點可惜……」雅姿心有不甘。

「為什麼要換掉?圍條圍裙不就得了?吃完晚飯還可以出來玩呀!我們難得給自己放一天假,當然要玩得痛快。」

於是兩個女人買了一大堆菜,回到雅姿家中,興高采烈地魚肉羹湯起來。然而就在她們脫掉圍裙,準備好好享受滿滿一桌佳餚時,門鈴突然響了。

「這麼晚了,還會有誰?」雅姿皺眉不解,從門上窺視孔向外一看,原來是阿強。

雅姿打開門,沒好氣地說:「你來做什麼?這裡不歡迎你。」

「別這樣嘛!」阿強開門硬闖了進去:「我是來找小雯的。」

「你怎麼知道我住的地方?又怎麼知道小雯今天會在我這裡?」

阿強用邪惡的眼光瞄了瞄小雯,於是雅姿也用責難的眼光望了過去。而小雯只是一臉茫然,不知所措的楞在原地,動也不動。

「嘿嘿,不要責怪她,她自己也毫不知情。」阿強仔細打量兩位美女,和一桌的菜餚,不由得嘆道:「打扮得真好,好像仙女下凡一般……嗯!菜色也非常地不錯,真是辛苦妳們了。」

「你在說什麼呀?」雅姿無法理解阿強詭異的言詞。

「呵呵,妳不是鼓勵小雯跟我分手嗎?」

「是呀!像你這種不知長進的人渣,只會浪費小雯的青春罷了。」雅姿兇起來是翻臉不認人的。

「真有妳的,不過這是妳最後一次對我兇了。」阿強一字字道:「小雯再也不會離開我了,因為她已經完全接受我的控制,聽從我的指揮。簡單的說,她已經被我用性慾催眠了,妳也一樣。」

「這是什麼妖術?小雯,是真的嗎?」雅姿開始有點緊張了。

然而小雯只是一臉無辜地答道:「經理,我……我什麼也不知道呀!」

「呵呵,讓我向妳示范一下吧!」阿強轉動戒指到小雯的頻道,然後對著戒指輕輕喊道:「性愛傀儡!」

「性愛傀儡小雯聽候主人的指令。」小雯忽然呆若木人,機械似的回答。

「這是怎麼一回事?」雅姿忽然毛骨悚然,全身起了雞皮疙瘩。

「很好!小雯脫掉妳的裙子。」

阿強的話才說完,小雯便已解開鈕扣,拉鍊一拉,迷你裙便飄然落地;然而她神色依然,沒有任何羞愧的模樣。

「你到底把小雯怎樣了?」雅姿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來,幫主人吹蕭。」阿強不理雅姿,繼續命令著小雯。

小雯迅速地走到阿強的面前跪下,打開褲襠,溫柔地取出阿強的肉棒,含在嘴裡不斷地吸吮著。

「夠了,別再示范了……」雅姿實在看不下去了。

「小雯,停。」

小雯立刻將阿強的肉棒放回阿強的褲襠裡,站起退到一旁。

「好了,雅姿,現在換妳了。」

(什麼?怎麼可能呢?)雅姿心頭一震,她好想逃,可是她已經恐懼害怕到無法思考了。

「呵呵,不用害怕,延續下午想當一個快樂的女人的心情就好了。」

「……」雅姿已經恐怖到無法言語了。

「我告訴過妳,妳們兩個今天中午到現在所做的所有事情都是我的命令呀!

我也命令過妳,當妳看到小雯幫我吹蕭時,便無法移動妳的雙腳,不信的話,妳跑跑看!」

雅姿懶得去嚐試了,因為她的雙腳根本已經發軟到不能動了。

「好了!羞辱妳也夠了,我想我心頭的氣憤也消了,現在就請妳加入小雯的行列,一起服侍我吧!」阿強將戒指的頻道轉到雅姿的,然後輕聲喊道:「性愛傀儡!」

在瞬間,雅姿的腦袋一片空白。只留下今天下午的歡愉;自胸罩、丁字褲和絲襪中陣陣傳出:無拘無束,寧為女人……自由自在,寧為女人……絲絲入扣,寧為女人。我寧為女人,我寧為女人……是的,我寧為阿強的女人!

「性愛傀儡雅姿聽候主人的指令。」雅姿呆若木人,機械似的回答。

阿強面對兩位如此嬌柔順從又不同風味的美女;一位高貴典雅、一位清純可愛;不由得滿意地左摟右抱起來,他打算先飽餐一頓之後,再好好的來享受一下齊人之褔。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