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香對我說:「我要嫁人了!」

我大為意外,很自然地說:「恭喜你了!」

她卻亳無喜氣,淚承於睫說:「我祗嫁三個月!」

跟著淚珠便滾落下來了。

我更為迷惑地說:「你講得清楚一些好不好?結婚是喜事,怎麼要哭?又哪裡有人結婚三個月的呢?」

她在我的懷裡一靠,嗚嗚地哭起來了。

我輕輕擁住她,她的頭髮升起來她的香水氣味和女性特有的氣味,我第一次感覺到她已是一個成熟的女人,有女人的吸引力。

她的體溫傳過來,與以前的感覺完全不同,我已再不能當她孩子了。

我是看著她長大的,好像還是昨天,她坐在我的膝上要我教她寫毛筆字,現在她已不是學生,她已十九或二十歲了。

我連忙放了手離開她一些。

她卻再挨入我的懐中,幽怨地說:「怎麼?你不再喜歡我了?」

幸而這裡是我家的天台,又是夜間,沒有人看見。

她使我摸不著頭腦。

我不再推開她,也不擁著她,祗是按著她的兩肩,說:「阿香,雖然這幾年我們很少見面,但我仍是喜歡你的,你是個好孩子呀!」

她說:「我已經二十歲,不是孩子了!」

我說:「那是另一件事,你說你要嫁人,但祗嫁三個月,那是怎麼回事?」

她在我的身上挨得更緊,而且把臉貼在我的胸膛上,還抱著我,說:「我其實是要把身體賣給一個老人,陪他三個月,他給我五十萬元!」

我又按著她的肩把她推開,這次我還搖動她:「你怎麼變得這樣貪錢了?」

她哭起來了:「我才不貪錢,但我爸爸欠了人家五十萬,還不出他會給人打死的!」

她又挨過來,把臉貼在我的胸膛上。

我好一陣沒出聲。

她又說:「你的心跳得很厲害!」

不錯,就是因為,我此時正是心如刀割。

我和她以前是近鄰,我比她大二十年,看著她長大的。

她那個父親真不是人,不務正業,一天到晚飲酒賭錢借錢,她的母親為了維持一家三口的生活,要做兩份工作,回家還要給他打駡,阿香祗能由親戚幫著照顧,功課就到我這裡來由我教。

大約四年前這位可憐的母親可能因為過勞而猝死,親戚和我們鄰居湊了些錢殮葬了。

幸而阿香已能照顧自己,就到姨母家住,在姨父的小店子裡幫工,不管他了。

我也因此幾年未見過她,現在她原來已長成了一個非常的美女了。

怪不得有個老頭認為她值五十萬元。

我說:「原來他還活著呢!」

她說:「還很健康呢,這個世界,混帳的人是不容易死的!」

我說:「但你這樣做也不是好辦法呀!」

她把我擁得更緊,臉也貼得更緊。

她說:「假如你有五十萬買了我就好了!」

我又心痛如割。

我沒有五十萬,但即使有,我也不贊成這樣用。

我卻不能堅持叫她不要做,父親是她的,假如因此給人打死了,我怎麼賠?而且,假如是我自己的父親,想法又會不同。

我說:「最好不用這辦法!」

她說:「那即是說我不值了?」

我說:「不是這樣,假如我有五十萬給你,我也不要你陪什麼三個月。」

我既根本沒有五十萬,我就不怕這樣說。

她說:「即是說你完全沒有興趣和我性交了?」

我很震驚。

她真的大了,這樣的事情也可以說得這樣順口,我為之語塞了。

她也使我心猿意馬,因為她是那麼美麗,又那麼貼近。

她又說:「你要講良心話,想不想?」

我不敢傷害她的自尊心,也不想說謊,我祗好說:「像你這樣的美女,怎會有男人不想?但問題不在這裡。

問題是,你救了他這一次,下一次又出賣什麼呢?」

她說:「我祗救他這一次,以後就不管他死活了。

我已經決定了!」

我說:「你既然決定了,為什麼告訴我呢?」

她忽然又把我抱得非常非常之緊:「我要先和你性交幾天才賣給他!」

我嚇了一跳:「別胡鬧吧!」

這幾乎是自己的妹妹對自己這樣講,但又不盡然;她已不是幾年前的她,變得那麼美麗了,而且也不真是我的妹妹。

她說:「有什麼問題呢?你說你是想的,你已經離了婚,我又沒有丈夫男朋友!」

我說:「我還是認為你不該實行這件事!」

她說:「不能改變了,已經拿了他一萬元。

高利貸的人給我的父親一星期的期限。

我還是處女,但是我告訴那老人我已經打過胎,希望他不要我,但他還是要我。

我不甘心把我的處女膜交給他,我也要學學怎樣性交,以免他弄得我辛苦,找你就最好了,我許多年來都是暗戀你的!我告訴他我這幾天月經來,所以我們祗有這幾天時間!」

我呆了一陣,說:「這還是有困難的!」

雖有困難,第二天黃昏,我還是在我家準備行事。

我家是我分期付欵的一個小住宅單位,因為平價,所以很小,小得祗是一間大房間,除洗手間有門之外,廚房也是開放式的。

這本是我結婚的愛巢,但我的老婆已經離開,就祗我一個人住。

我和阿香白天都要上班,所以要晚間行事。

我是教師,阿香在一家出入口公司當文員。

燈光開得暗暗的,我們和衣並肩坐在床上。

我的心情非常緊張,因為,信不信由你,阿香是來教我性交的。

我,一個離過婚的四十歲男人,卻要一個身為處女的二十歲女郎教我性交?是的,正如我所說,這事是有困難的。

我的困難就是我相信自己是性無能的,也有一段失敗了的婚姻為証。

但我告訴了阿香此事之後,她卻說她有辦法解決。

她說她看過許多關於性生活的書,而她又有一位二十六歲的好友同事,有很豐富經驗,教了她很多,她又對這事很感興趣,所以她相信可以解決問題。

我雖感覺很尷尬,但想清楚,正如她所說,她沒有男朋友也沒有丈夫,我又已離婚,我們沒有理由不能做,假如她真能解決問題,能讓我好好地享受性生活,那不是很好?我其實是非常感興趣的,祗是怕自己做不到。

現在,她說:「你知道嗎?我十二歲時已經很想和你做!」

我說:「那麼小?你懂什麼?我看你是因為缺乏父愛,又沒有哥哥,所以把感情放在我的身上吧了!」!」

她說:「我承認這可能是部份原因,但我為什麼不揀別人?那一年有一次,我和你一起走,我踢著什麼差點兒僕倒,你一扶扶住我,你的手卻攬住我的一隻乳房,那時我已經發育了,但還未懂戴胸罩,你揑住我的乳房,手掌又揩過我的乳頭,那感覺真美死了,我有如全身觸電,以後我常常挨近你,你都不摸我一下。

後來聽說你結婚,我吃醋死了!」

我完全記不得有這事,當然是因為我沒有歪心。

但這也好,否則我可能落得個侮狎未成年少女的罪名。

阿香又說:「你那個老婆,也真可惡,走了倒好!」

我說:「你妒忌吧了,她其實也不是太差!」

她說:「她的態度可惡呀!」

這倒是真的,阿香並不認識我那老婆,見都沒有見過。

她的印象祗是聽我講的。

昨天黃昏,既然阿香提出和我性交,我就把我羞於告訴任何人的內幕也說出來了。

我怕她是處女聽不懂,但她懂。

她不能肯定的地方就打手機問她那女友,這樣居然也溝通成功了;她相信她能解決。

我離婚的主要理由是性生活不協調,但告訴人家就是性格不合。

我相信許多人都是如此,難道講明是性無能那麼羞人嗎?我相信主要問題是在我,假如我能硬就沒事了。

她態度不好也是真的,這個人主觀太強,什麼都認為是自己對別人錯。

我的性經驗並不豐富。

我雖為教師,也因為生理需要而曾三次召妓。

第一次我就軟軟綿綿的,那妓女用手幫扶也放不進去。

結果她為我手淫了事。

第二次那妓女駡我硬不起來就不要來胡混,把我駡走了。

我去看醫生,醫生說我太緊張了,放鬆些就行。

那簡直是放屁,能放鬆就不會緊張啦。

下一次我再召妓,自然仍是「放鬆」

不下來,又是手淫了事。

之後我再不敢了。

但我不相信自己是陽痿的,因為睡到半夜和早上醒來時,我的陽具是硬如棍子的。

我不是不能硬,祗是硬得不合時。

我想來想去,相信原因是我怕陌生,妓女是陌生人,我鬆弛不下來,便不硬了。

也因此我相信結了婚便沒事。

可惜我娶的老婆也太不如意。

她也是教師,三十六歲,離過婚,是比我性經驗豐富的,戀愛時顯得性格溫婉,平易近人,但洞房那晚她就露出真本性。

也許她上次離婚就因她本性太差。

結婚那晚,一回家,她就馬上脫得精光,在床上一躺,張成大字形,說:「來呀,我們來過癮!」

我呆在那裡。

這決不是教師的口吻。

而且,我們不是應該先洗澡嗎?召妓也是事前先洗澡的。

我提議先洗澡,她卻說:「洗什麼?這樣才原汁原味呀!快脫光衣服過來!」

我祗好脫衣服,但氣氛已經很差了。

她的態度固然差,而身體也不好看。

她本就不是一個美女,祗是中人之姿,而脫了衣服就真相大露。

原來她的乳房是用胸罩托高的,脫了就跌下來,好像洩了大半氣的氣球,皺皺的,而乳頭大大塊的,歪歪的,她一坐起身乳房就垂到接近肚臍。

她的肚子也很肥,有三度皺摺處,下面的陰毛像半枯的亂草。

她比起那三個妓女就差得遠了。

有些女人三十六歲身段還很好,有些已如殘花,而她屬於後者。

她還舉起兩臂挺胸,嘻嘻笑道:「我很性感吧?引死你了!」

最令人倒胃就是這態度。

人難看不是罪,但缺乏自知之明就令人厭棄。

我也盡量遷就,上前打算與她完成這周公之禮。

她卻一指說:「怎麼,你是軟的?對著這樣性感的女人也不硬?不要作弄我,快些硬!」

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她執意認為男人陽具的軟硬是可以隨意操縱的,我不硬就是有意作弄她。

我解釋她也不肯接受,她捋了我一陣我都不硬,她就大哭,說嫁錯了我,競然洞房之夜也跟她來這一套。

我覺得我才是娶錯了妻。

我沒法和她說得清楚,祗好不理她,洗澡睡覺。

睡到半夜,我忽然陣陣快感,張開眼晴,才發覺她已騎在我的身上,我的陽具已插入了她的陰戶。

原來她乘著我睡著時硬如棍子,就騎上來自行插入。

她一面一上一下套動,一面說:「現在不是硬了嗎?你還想騙我?」

再幾下,我就一陣欲仙欲死,一洩如注。

她還不停,我射了精還磨擦,就辛苦得很。

好在射了就軟了,脫了出來,她不能繼續。

我總算是完成了洞房,這也是我一生第一次在女人的陰戶裡射精。

但她不滿意,大駡我又作弄她,幾下就射了。

不論我怎麼解釋,她仍相信男人的硬和射精是一如水龍頭,可以隨意開關的。

她簡直無可理喻,我沒法做到隨意開關,也不想做,做不到就不能和解。

因此她跑回娘家去,不再回來了。

我們並未正式註冊結婚,所以我們算是離了婚了。

我一點也不惋惜,這樣無知蠻橫的人,怎麼可以和她一起生活下去呢?也就是因此,阿香和她那女友都相信,祗要氣氛良好,我是會大不同的。

而現在,一起躺在床上,氣氛果然好得多了。

我幾乎完全沒有壓力。

阿香拉著我的手,說:「你摸摸我的胸吧!」

說著,她就拉我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我的心大跳。

那麼軟,那麼彈性,又是暖暖的。

她說:「摸呀!」

我的手開始把弄。

我發現她在那件黑色T裇下面是沒有胸罩的,乳頭清楚地凸起一粒,在我的手中也開始硬了。

而她閉上眼晴,輕輕地呻吟,說:「好舒服呀,比十二歲時更舒服了,想不到是這樣舒服的!」

她是祗有理論而沒有實踐經驗的,她也是和我一樣正在學。

她還是第一次給男人愛撫。

過了一會,她張開眼睛問:「你硬了沒有?」

我期期艾艾不能回答。

她說:「讓我摸摸看好不好?」

我不反對,她便伸手到我兩腿間,隔著衭子輕摸,摸了一陣,說:「好像很大,這算是未硬嗎?」

因為她從未摸過男人,她不懂,就問我,而不妄自判斷,這態度就很好。

我則覺得自己是可憐蟲,我苦惱地說:「是脹了,但硬不起來!」

我按著她的手,誠懇地說;「我是很想,很感興趣的,但… 但… 」

她也按著我的手,安慰道:「別擔心,我們還有一個錦囊妙計,就是那藍色神丸呀!來,我給你倒杯水,你服下去!」

她下床過去斟了一杯暖水,回來在床頭幾上放下了,打開手袋,取出一個小盒子,打開,取出一片銀色的錫紙包,其上的透明塑膠封住四片菱形圓角的淺藍色藥片。

她拆出一片交給我,我用那杯暖水服下了。

她把仿單交給我說:「你看清楚!」

我打開來看看。

其實我已經知道這是什麼,不然我也不會如此放心吞下肚。

阿香早已對我解釋清楚,這是近十多年出現的治不舉靈藥「威而鋼」,它的原理就是補充一種人體應有的化合物「氧化氫」。

當男人有綺念時,腦部便生產氧化氫,流到下體,使陽具的平滑肌鬆弛,讓血液能流進去,陽具便硬挺。

有相當多的男人就是生產不夠氧化氫,還沒流到下體便用完了,可能是因太緊張,可能是因過勞,可能是年老,可能是其他原因,氧化氫不夠,便就是硬不起來,我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已不緊張了,也非常之想了,卻不硬。

醫生說什麼放鬆一點是胡說八道,但有不少醫生就是不肯相信「威而鋼」

的效力而不肯推蔍。

阿香也說過,如我真是那種想而不硬的情況,就服一顆試試。

服這藥是有些禁忌的,如有心臟病、血壓高或前列腺增生而正在服藥控制的就不宜服,因為那些藥是降低血壓的,而「威而鋼」

也是降低血壓的,兩藥同服,會使血壓太低而有危險。

我沒有那些病,就不怕。

而我年紀不老,所以祗服最低劑量。

我此時看仿單是為了拖延一些時間,因為這藥是要服後十五分鐘到一小時才生效的。

也因此,阿香雖然英文不那麼好,也憑記憶再詳細向我解釋一遍,她的態度真是可愛!仿單研究完了,她說:「我們時間多著,我先去洗一個澡吧!」

她站起來,就開始脫衣服。

我則是已洗過澡等她來的。

我這單位非常之小,浴室祗有淋浴的空間連同抽水馬桶,衣服不可以掛在裡面,否則會淋濕了,而因為裡面空間有限,更衣也是要在外面。

阿香用背對著我,首先脫下T裇。

她背上的嫩白皮膚,肌肉的起伏使我不能再當她是個孩子了,她果然是一個已經成熟的女人。

她再脫下牛仔衭連紅色的內衭,也搭在椅上,仍背著我,走進浴室,關上了門。

我呆了好一陣,然後戰戰兢兢地摸自己的胯下。

嘩!來了!來了!我的陽具已硬如棍子。

果然,仿單上說過服了之後如無性的挑躶就一如無事,睡一覺也可以,但一有就來了,一如正常人,而看阿香那全裸的背影,就是極強大的挑躶。。

我可以了,但能硬多久呢?那仿單說維持至少四小時的,四小時也很夠用了。

我相信可以的,因為此時我的體內還隱隱有一股仿單沒有提到的暖流,使我頗有信心。

過了很久,阿香才打開浴室門出來。

她洗了那麼久是因她要拖長時間等藥力生效。

她拿了掛在門外旁邊掛著的毛巾一面抹著身子一面走向我。

她雖然是處女,也毫無畏羞遮掩之意,無疑是因為她對我感情非常深厚。

而我第一次看見她的裸體的正面,我的陽具就脹得像要爆炸似的。

她和我那個前妻實在差得太遠了!她的乳房又圓又豐滿又挺,兩個乳頭像兩朶小小的玫瑰花,小腹平滑無皺,陰毛豐富但分佈得很平均整齊,還有……呀,我真是目不暇給了!而她的態度還未算在內呢!她走到我的身邊,我嗅到很好聞的氣味,這是女兒香嗎?但我那個老婆卻是微臭的呀!她問:「你現在覺得怎樣呢?」

我說:「來了!來了!」

她伸手摸索,說:「嘩,好厲害呀!」

這一摸也真厲害,我有如觸電,以前的妓女都沒有使我那麼舒服過。

我自然地就動手脫下衭子,陽具解放出來,就硬挺地一昂一昂的。

她又說:「好厲害呀,我真怕它會把我插穿呢!」

我知道我其實不特別大,祗是正常,但在一個處女的眼中就是特別大了。

但雖然如此,阿香也本能地並不真正害怕,還好奇地低頭玩弄,愛不釋手。

我也對她愛不釋手,一面把自己的衣服都脫掉,於是我們便一絲不掛在床上擁作一團了。

這時的我也很矛盾,因為男人的本能就是很想快些插入她的陰戶,在裡面射精,但作為一個文明男人,同時又想做原始動物不會做的事情,就是盡情觀賞和摸弄這具可愛的肉體,而同時又享受她玩弄我的陽具的快感。

這三股勢力還未爭出一個結果之前,阿香卻按我在床上躺倒,說:「來,我給你一種你那混脹老婆不會的享受!」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得到時就知道是極好的,原來她坐在我的旁邊,一隻手玩弄著我的陽具,一隻手玩弄我的乳頭。

雖然以前的妓女也摸過我的乳頭,但阿香來做,卻不知舒服多少倍。

阿香說:「舒服嗎?」

我呻吟地道:「舒服死了!」

一面,我一隻手玩弄她的乳房,一隻手伸去摸她的陰戶。

她坐著,陰戶就壓在身下摸不到,祗摸著陰毛,但那也是好的。

我還不懂愛撫的技巧,但我是個斯文的人,不會狂挖亂揑,斯文等於溫柔,這也就做對了。

她扭頭看我的陽具,說:「呀,變成深紫色了!」

說著她把臉湊近去看。

就在此時,我「啊」

的叫出一聲,就忍不住了,久儲的精液就在一陣極度的銷魂中飛射而出。

她也「啊」

的驚叫一聲。

我張開不願張開的眼睛,看到原來我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臉上,白白的一灘,鼻子上有一些,嘴唇上也有一些。

我忙把我那也是不願意動的身子坐起來,說:「對不起啊!」

她用手按著說:「不要緊,我去洗洗好了!」

她起身進浴室,回來時那灘精液已沒有了,手上拿著一條衛生紙。

她說:「你的精液好腥呀!」

但不是埋怨,是半笑的。

跟著她用衛生紙抹淨我已軟了的陽具和周圍,又說:「真難相信,又變成那麼小了!」

我哭喪著臉:「硬是硬了,但原來我是早洩的!」

我和我那老婆是那麼快,現在又那麼快,不是偶然的吧?她說:「這個嘛,我要問問我那朋友!」

也好在她有那經驗豐富的朋友在幕後指導,否則她也是解決不來的。

她拿了她的手機進浴室講了一陣,出來時喜孜孜地說:「沒問題了,她說男人未有經驗時多數是這樣的,這一次,我們可以等一會兒再試,因為你剛剛射了精,沒有精滿的壓力,你是會時間長許多的。

現在休息一下吧!」

她推我躺下,自己也在旁邊躺下了。

我覺得很舒泰平靜,與前幾次不同,妓女為我出精後我仍心裡惶恐,在我那老婆體內射了之後我還感到噁心呢!過了一會兒,阿香「咭」地笑起來說:「我們現在是情人了,我都替你出過精了,可是你還沒吻過我呢!」

我很過意不去,我太擔心我的不舉,這應有的事情也忽畧了。

於是我爬起身來,開始吻她。

這事我也從未做過的,但小說裡提過不少,電影裡也看過不少了,我大概知道是怎麼樣做的。

我就由她的臉吻起。

這真美妙!我知道她是有搽一些香水,所以有一股幽香,但嘴巴裡不能搽香水,她的嘴巴也是香的。

她吐出來的舌頭和我的舌頭交纏,那舌頭也是香的。

吻她的乳房時也是香的,吻到下面,我扳開兩腿看清楚陰戶時,也是有一股香氣的。

那陰戶也令我神迷,明明應該是難看的東西,怎麼我又覺得那麼好看呢?我看著時,她扭動著身子說:「乳頭,我要你吸吮我的乳頭!」

於是我又去吸她的乳頭,這不是簡單的事,不過她指導我「輕些!重些!」

一再調校,不久我就做得令她滿意了。

她滿意,手就活躍起來,找到我的兩個乳頭,輕輕揑弄。

嘩!這真不得了,我又整個人活起來了,剛才像睡著了似的陽具又一硬如棍,我像剛才未射過精似的又充滿了慾念,我的陽具很想得到磨擦,便向她的肚子上揩。

她伸手接住說:「好硬呀,現在插進來吧!」

於是我企圖插入,但這談何容易,我看不見,又分不出一隻手去摸,就總是撞不中。

還是她伸手扶住,移著移著,終於對正了陰道口。

她說:「插!」

我猛的一挺,她的陰道是那麼滑,我全條插進去了。

她「啊」

的叫起來。

我停下來。

她說:「不要緊,我不痛!」

我們之前是已商量過這一點的。

我們都無法肯定她的處女膜被刺破時痛不痛,她那女友說照她所知多數人都不痛,有少數很痛,但無法肯定阿香是那一類,祗能決定隨機應變。

現在我已全條插入,處女膜當然是已經破了,就肯定她是屬於不痛的一類了。

她又說:「我不痛,還很舒服呢!你插吧!插吧!」

說著還挺起盤骨來迎我。

老實講,她的陰戶把我箍得那麼舒服,她即使痛,叫我不要插,相信我也很難從命的。

很自然地,我抽送起來,而且越來越快。

她也呻吟得越來越響,她的兩手還不斷玩弄我的乳頭,無疑是她那女友教的,這更使我快感得有如登上了仙境。

不知過了多久,但總之一定不算早洩,我一陣欲仙欲死,就在她的裡面射了。

跟著我就整個軟了,壓在她的身上。

她深呼吸著說:「真舒服呀!我還有了高潮呢!」

這是好消息,她有了高潮,就即是我並未早洩了。

我也不怕在她裡面射精,因為她是湊好了這幾天安全期才來的,我們用不著戴避孕套。

過了一陣,她推開我,叫我別壓得她透不過氣。

跟著她說:「我扭條溼毛巾來給你抹乾淨!」

她起身到浴室去,回來時停下來,低頭看看,笑道:「你出了那麼多精,有些跑了出來跌在地上了呢!還好我沒有踏著,不然跌死我了呢!」

她再回浴室拿衛生紙來抹走了那灘精液,然後才過來為我抹身子,之後我們都疲倦,躺下來睡著了。

我先醒過來,已經是午夜,我不知如何和她倒了頭,她的臀部就在我的臉前,由於她曲身而睡,陰戶便在我的眼前暴露無遺,而我們睡前未熄燈,所以看得很清楚,陰毛叢中又玫瑰紅又粉紅的陰唇溼潤地閃閃的,再加上那股微微的陰戶氣味,那吸引力真強得不得了。

剛剛醒來,我的陽具本就硬得很,再受了這吸引,更加一跳一跳的。

我忽發奇想,要給她一個驚喜,在她睡夢中插進去。

但她曲身而睡,不弄醒她怎樣插入呢?我想到這個姿勢應由後面插入,於是我移身實行。

這果然好,我側身而臥,就可以用手扶住陽具,湊到她的陰戶上,磨著磨著,找到了陰道口,一挺就進去了。

完全進去了之後,她醒過來了。

她惺忪地說:「舒服呀!… 好舒服… 」

我從後面抱住她,我們就像兩隻疊住的湯匙,我的兩手很自然地就落在她的乳房上,我就趁便一面玩弄她的乳頭一面衝刺,她不停叫舒服。

這次無疑是因為我出過了兩次精,可以支持得更久。

終於,我射了精,也沒有退出來,就這樣一起睡著了。

次日醒來,早晨已過了一半,但我們前一天已請了假,預了會遲起的。

我們出去吃了早餐,回來又是造愛。

一連三天,我們一共做了十次,變得很熟練了。

跟著,她就黯然離開。

這是很傷心的別離,雖然她三個月後就會回來,但那時她已受過那老頭子的淫辱了。

出乎意外,她走了一小時後就回來了。

原來兩天前那老頭子中風變成了植物人,交易不能完成,她的父親也已逃亡,不知所蹤了。

兩年後,我和阿香結了婚,我仍是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婚禮上,親友們照例要我們講我們的戀愛故事,我們當然虛構一個交差。

------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