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00年入行,之前在美校學油畫。那個年頭,藝術品市場略疲軟,繪畫專業的大部分都淪為各個中小畫廊的畫匠,出賣著自己廉價的手藝,複製著一幅幅世人孰知的畫作,報酬很低廉。

北京的黑冰,在那個時代成為了我們這些苦逼畫匠的偶像,在當時中央工藝美院學雕塑的巖溶黑夥同老三和畏冰開辦的黑冰攝影工作室,成為了一個傳奇。我就是在他們的影響下踏進了商業人像攝影的大門。

我所在的城市是一座古城,也是一座文化城,大大小小各種高校遍佈。我將自己微薄的積蓄和父母有限的贊助全部投入進來,在某大學附近開了一家小小的寫真工作室。我的客戶大部分來自於這些高校。

00年的時候,大家的思想還是偏保守些,但學歷越高的女人,對美麗的追求越高,能接受的開放程度越大。跟現在那些所謂的「國模」給錢就脫是完全不同的。

凌是我的第一個人體攝影客戶,是一位研究生。同時她也是我很刻骨銘心的一個女人,我們的關係持續了一年,直到她畢業離開……寫出我和她的故事,只因10年過去,我發現我依然忘不掉她。

那是在01年,我的小店在當地名聲凸顯,錢賺了很多,人也因為機械化的拍攝變得麻木。所謂千人一面,在那個時候根本不再講究用光,造型……只是純粹的商業化的拍照,完全不講究藝術性什麼的。

她出現在那年的冬天。現在尤記認識她的那天:陰天的午後,穿著略土氣,黑色長褲,套頭毛衣,裹著一件中長的有點臃腫的羽絨服,戴著一副黑框眼鏡,短髮不知是風吹的還是沒有打理,有些凌亂。

接待小妹把我從影棚裡喊出來,剛拍完一套片子有點累的我有些不耐煩。接待小妹告訴我有個顧客一定要跟攝影師交流才決定下不下單。於是我和凌就這樣認識了。

凌慢慢的翻看著店裡的樣片,看的很仔細。我在旁邊絮絮叨叨的介紹著店裡的特色,誇耀著自己的水平。凌好像完全沒有聽進去,依然故我的一本一本的翻看著樣片。那時候樣片大多是甜美可愛的類型,她在看的時候眉頭微微皺起,似乎對這些風格的樣片並不滿意。

我打算換人來接待她,想趁拍攝間隙去抽支煙。

「你是這裡的攝影師嗎?這裡只有你一位攝影師?」凌在我準備起身的時候合上了相冊,抬頭問我。

「這家店是我開的,目前只有我一個攝影師,你也看到了我們店面雖然比較小,但是客人還是很多的,大家還算比較認可我的技術。」我招呼接待小妹給她端來一杯咖啡。

「只有這些風格的照片嗎……」,她的話裡有一點失望。

「你稍等。」我轉身從抽屜裡拿出一本相冊,那是幾個月前給一個樂隊拍的專輯,在當時來看風格很前衛,是我參照國外的一些流行元素作出的一種嘗試,哥特風格。

裡面有一個女貝斯手,特地給她做了誇張造型,風格野性中帶著一點妖異的性感,但並不十分暴露。只不過似乎他們並不喜歡這種風格,當時是當作廢片處理掉的。但我自己很喜歡,做成了相冊留了下來,當然也是經過對方允許之後才留下的。後來給他們補拍了一套「正常」一點的。

很明顯她被吸引了,我有一種知己的感覺。

「我喜歡另類一點的,你能給我拍一些特別點的嗎。」她在說這些話的時候有些侷促或是……害羞?

我發現了這一點,心裡有些躁動和期盼。

「性感點?還是特頹廢特重金屬那種?還是嬉皮?」那時候沒有「非主流」這個叫法,我開始細細的端詳她。

凌兩隻手攥著毛衣一角,雙腿開始糾結在一起,似乎在下一個決心,「我想拍點性感的,神秘一點的感覺……或者……」她沒再繼續說下去,但我覺得我明白她的意思。

我答應她可以先試拍,並和她約定了時間。我們約在了後天的晚上,因為晚上我不營業,可以有充分的時間和放鬆的心情去創作。我答應她會用創作的心情去專門給她拍照,她表示很滿意我的安排。但是約定的時間她沒有來。

一周過去,在我幾乎忘了這件事的時候,凌來了。告訴我因為某些事推遲了幾天,今天才有時間過來。

讓化妝師給凌簡單的做了下頭髮,畫了淡妝。然後我把化妝師打發下班。把凌帶到更衣室,告訴她可以自己隨意選擇服裝。然後我到大門前把卷閘拉了下來。

很明顯凌有點害怕,很緊張。慌慌的問我:「幹嘛要拉下門來?」

「這是為了專心給你拍一套與眾不同的照片。」我聳聳肩說。「你知道的,平時這個時候我已經打烊回家休息了。當初和你約在晚上拍照就是為了給你一個安靜的環境,同時我也很久沒有創作的激情了,而你給了我這份感覺,我想認真的給你拍照,不想被其他人打攪。」

「我叫雨,你可以叫我老喵……別笑,因為我老媽喜歡貓,生下我就給我起了個小名叫苗苗,其實就是喵喵的諧音。」我用這種方式消除著她的緊張和戒心。

凌笑了,她笑起來很美,摘掉眼鏡後她的面容不再那麼冷漠。她笑的時候眼睛彎了起來,鼻子有一點點皺,很可愛。

「你多大?我21。」我邊整理著相機邊問她。

「問女孩子年齡可是很不禮貌的啊。我叫凌,你可以叫我姐姐。」她背對著我,邊挑選著服裝邊說。後來我知道了她的年齡,比我大7歲。

「好吧,凌姐。你選好衣服了嗎?」

凌轉身,眉頭又皺了起來(之後我倆在一起的時候我總喜歡用手指去撫平她的眉頭,因為她真的很愛皺眉。)「沒我喜歡的,你給點意見吧。」

「都不喜歡嗎,那麼我們先來拍一輯希臘風格的好了,給你用亞麻布做個造型如何,你應該會喜歡。很古典。」

「好,我喜歡古典的風格。」凌很開心的答應著。我從更衣室的角落拽出造型用的亞麻布,米白色很輕薄,然後看著凌,「嗯,做這個造型要用這個布給你裹在身上,你可以把衣服脫掉嗎。」

很明顯凌的臉紅了,有點猶豫的樣子。我解釋道:「這個風格需要這樣的,其實就像那些歐美的時裝走秀一樣,帶一些誇張,一些性感。不過不會很暴露。」

凌咬著嘴唇,看著我的眼睛,「有點難為情……」

「放心吧,拍出來肯定很美,保證你會滿意。再說了,你不是想拍些與眾不同的照片嗎。你看這些衣服你又不是很喜歡。我給你想的辦法肯定沒問題的。」我坦然的看著她的眼睛回答。

「那……那你給我,我進去弄。出來了你再幫我調整好了。」

凌接過亞麻布,鑽進更衣室。我突然覺得心跳有點加快,聽更衣室裡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竟然有點緊張起來。

不多時,凌從更衣室探出頭來。「不許看我,不許笑我。」

「別害羞了,出來吧我不笑」

凌走出來,我還是忍不住笑了一下,她把亞麻布象浴巾那樣圍在了身上。

「你還笑!」凌大羞,轉身想鑽回更衣室。我拉住她的胳膊,「沒事,挺好的,我幫你整理一下就可以了。」

笑場後,凌的戒心似乎沒有了,乖乖的站在我面前,只是低著頭很害羞的樣子,臉也很紅。

我站在她身前仔細的打量著。她的皮膚不算太白,細細的胳膊延伸出優美的線條,一直到圓潤的肩頭,有點偏瘦了,鎖骨很明顯也很漂亮,在亞麻布包裹著的胸口上能看到一點淺淺的乳溝,肩頭有明顯的胸罩帶子勒出的痕跡。

「沒想到你這麼瘦。」我把手放到她緊緊抓著的亞麻布的開口處。深吸了一口氣。

凌的身體在微微顫抖,看的出她很緊張。

我隨意的找了話題和她聊著,用專業的術語和一些自己對藝術的見解忽悠著她。慢慢的把亞麻布從她身上解開,「你這麼包那叫美人出浴,我給你重新弄一下,絕對希臘女神的范兒。」

拉開的亞麻布裡面,我發現她並沒有把胸罩脫掉,只是把胸罩帶子摘了下來,白色的胸罩內包裹著兩團顫巍巍的乳房,竟然出奇的大。我明顯看呆了。

凌看我扯開布以後就沒動靜了,抬頭發現我的呆樣,伸手狠狠的在我胳膊上擰了一下,「看什麼看,沒看過啊!」

「看過,沒看過這麼大的……」我一本正經的說,然後趕緊收回目光,將布條一頭從她肩膀繞過,在胸口做出一個裹胸的式樣,然後在她的胯部做了一個簡單的裙擺,亞麻的垂感很自然,我注意到她下身穿了一條樣式保守的肉色內褲。她的胯部較寬,整個人呈一種誘惑的葫蘆形。纖細的腰部沒再遮擋,整體看上去很古典也很魅惑。她對著鏡子看了看,覺得很滿意。

「走吧,開拍。」

拍攝很順利,雖然不像現在數碼相機可以隨拍隨看,但那時候我可以肯定拍出的照片很完美,很漂亮。在拍照的時候我讓凌做出各種動作,擺著一個一個的POSS,不斷的讚美著她的身材和表現力。隨著拍攝的進程,凌也越來越放鬆。

亞麻布很軟,很滑,在做一個動作的時候凌肩頭的亞麻布垂了下來,露出了一半的胸部,「你的胸好美,把胸罩摘掉吧,太影響美感了。你不知道剛才你的樣子有多性感。」我誘惑著凌。

凌對我已經沒有了戒心,想了想說:「便宜你了,拍不好看的話跟你沒完。」然後把手探到背後,將胸罩扯了下來。頓時一側的乳房沒有了遮掩,跳了出來。

我頓時呼吸急促了。說真的,凌的乳房真的很漂亮,小小的乳頭粉嫩粉嫩的,雖然皮膚不是很白,但很細膩,襯在米色的亞麻布上依然那麼晃眼。

我用了逆光,讓凌坐在一個半高的檯子上。蹲下整理裙角,佈置道具。凌的呼吸有些急促,我抬頭看她,「你有點緊張,怕我咬你嗎?」從我的角度看上去,凌裸露出來的那只乳房很是驚心動魄,用目光就能感受到那種沉甸甸的份量。

「咳……第一次在陌生人面前這麼暴露,感覺怪怪的……」。凌侷促的用手把胸口的布料略向上提了提,可惜柔順的布料又滑了下來,將隱藏著的另外一隻乳房露出了大半,乳暈隱約可見。

「第一次見你的時候真的沒想到你的身材這麼好,簡直完美。我學的繪畫,上人體課的時候見過各種身材的模特,我發誓你是我見過的最完美的身材。」我誇她,凌看著我笑。

整理完裙角,我把凌胸口有些堆疊的布料略微調整了下,整理時手背從她左乳的乳頭上不經意的擦過,她的乳頭瞬間翹了起來,硬了。但她好像沒感覺到我的騷擾,面帶微笑。

逆光下的凌像一尊古希臘的雕塑,我眼中沒有情慾,為了她的美盡情的按著快門,她在我的指揮下做出一個個的動作。我們之間的配合越來越默契,很快一個膠卷就用完了。

「好美,這組照片肯定很成功。」我換著膠卷,對凌說。

「看來我沒選錯人。」凌用手撩了一下額頭垂下的髮絲,乳房跟著她的動作晃動,我的口有些發乾。

「選擇我,沒錯的。」我用玩笑的口吻回應她。「休息一下吧,拍了一個小時了,喝口水。」

凌用布料把自己包起來,跟我來到大廳,坐進沙發。我倒了一杯咖啡給她,自己叼上一隻煙坐在她對面。

「感覺如何?我覺得你挺有表現力,這組照片洗出來肯定是我開店以來拍的最好的。」我透過煙霧,看她。

「還不錯,你給我拍照的時候眼睛裡沒有雜念,很認真。我能感覺到,你不是那種色迷迷的樣子。」凌把臉藏在咖啡杯後面,只露出漂亮的眼睛,看著我說。

「其實我壓力很大啊,面對著半裸的美女,還要控制自己的情緒,很累的。」我半是玩笑半是認真的對她說。

「咯……」凌輕笑。沒再說話,小口抿著咖啡。眼睛垂落下去,不知在想什麼。我也沉默,安靜的看著她,她喝咖啡時的樣子很女人,很嫵媚。

回到影棚,我遞給凌一件寬大的白襯衣。「穿這個,給你拍一組很慵懶很性感的照片。」然後我去佈置佈景和道具。

佈置完道具,回過頭看到凌正站在穿衣鏡前整理衣服。寬大的襯衣下擺蓋過了她的臀部,胸口的扣子解開了兩顆,美好的身材淹沒在這件普通的襯衣裡面。

背景用了純粹的白色,燈光打在白色的背景上反射過來,凌穿的白色襯衣呈現出一種半透明的狀態,動人的曲線若隱若現。

「姐,有一點不完美,影響整體的效果了。」我摸著下巴,眼光落在凌的腰部。

凌發現了我的目光所向,猶豫了下,「這個……影響很大嗎?」她明白我說的是她的內褲,保守的高腰款式,確實給人很不協調的感覺。

「嗯,如果是黑色的T褲就好了,肯定很誘惑很迷人,你穿的這種感覺有點不協調。」我實話實說。實際上我內心很期待凌把它脫掉。

凌咬了咬嘴唇,「你轉下身。」

我轉回身的時候,凌滿臉通紅,小手緊緊的壓住襯衣下擺。

我走上前,看著她的眼睛,「別擔心,我會把你最美的樣子拍下來。」把她耳邊的一縷髮絲輕輕的別到耳後,很自然的在她的額頭吻了一下,「姐,相信我。」

凌在被我吻到額頭的時候明顯僵硬了一下,眼中露出一絲警惕和憤怒。但我在她耳邊那聲「姐」,讓她眼中的不滿消散無蹤,變成了一絲笑意。

「小屁孩兒,敢占姐姐便宜。」凌伸手在我胸口打了一下,軟綿綿的沒有任何力道。

「姐,你都被我看光了,還有什麼便宜能佔啊。好啦給你拍照,性感大美女。」我邊說,邊幫她把襯衣扣子一個一個的解開,只留下下擺最下面的兩顆。襯衣很大,解開衣扣的時候我看到了她下體的那一抹驚艷的黑色。

拍照進行著,凌在我的指揮下躺在白色的背景上,作出各種或嫵媚,或誘惑,或沉靜的動作。襯衣過分的寬鬆讓她不時的走光,私密部位晃動在我的眼前。完全不同於第一組照片的感覺,我明顯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口乾舌燥。凌也發現了我的變化,眼裡充滿了笑意,偶爾會故意拉開衣襟,露出乳頭讓我看到。

「我收回剛才的話,」在我換膠卷的間隙,凌對我說。

「什麼?」我回頭看她。

「你剛才的樣子好色。」凌眼睛彎彎的,滿臉是促狹的笑。「是不是有反應了?」

我很尷尬,也有點被調笑的惱怒,「是啊是啊,對著這麼誘人的大美女,沒反應就不是男人了。」

凌作勢要敲我的頭,我握住她要敲下來的手,「別鬧,小心走光。」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剛才故意走到後面去弄燈的時候偷偷看我。」原來她發現了,好幾次我藉故調整燈光走到她身後去偷看她的下身。

「虛偽,想看就看唄,反正已經都被你看光了。」凌已經完全放開了,也許那幾聲「姐姐」讓她對我有了一種親切感,又或者我那種略害羞又帶些小男生味道的樣子讓她覺得我沒有危險。

我把手裡的相機放下,輕輕拂過她額頭的髮絲,「看不夠,想摸摸。」嘶啞的聲音嚇了我一跳。心跳的越發的快了。

凌盯著我的眼睛,眼中的笑意慢慢的消失,變成了一種異樣的溫柔感覺,「……摸哪裡啊?」她呢喃,聲音中帶了一絲顫抖。

我也在顫抖,腿有點發軟,順勢坐在了一個拍攝用的吧椅上,把凌拽了過來後背靠在我懷裡,雙手撩開襯衣下擺握在了她碩大的乳房上。

「姐……」我顫抖著,嘴巴貼在她的耳旁,氣息粗重,「摸這裡……姐。你好美。」

凌的頭靠在我的肩上,發出一聲細不可聞的輕吟,「嗯……不要……」她的手按在了我的手上。

我兩手扣住凌的乳房,竟然不能掌握,好大……乳頭漸漸變硬,翹了起來,刺在我的手心上,感覺如此美妙。

凌的手壓在在我的手上,想要阻止我。隨著我的輕揉慢捻,漸漸無力。小嘴微微張開,眼睛半咪了起來。氣息也漸漸變的急促。

我看著凌小巧的帶著柔嫩絨毛的耳朵,張開嘴把她的耳垂含了進去,舌尖輕輕的挑動著。

凌的身體瞬間繃緊,從嘴裡透出一聲長長的呻吟,雙手用力按住我的手壓在她的乳房上,「哦…………」

我尋找著她的唇,凌有點迷離,側過頭響應我的尋找。

輕輕的吻在她的面頰,又吻在嘴角,終於吻住了她甜美的唇。凌在回應我,小舌與我糾纏不休,我仔細的品嚐著她的甜美。手指撫弄著凌硬漲的乳頭。這一刻,我們在彼此中尋到了一種完美的感覺,無關性慾,只是覺得就這樣一直吻下去吧,吻到天荒地老……

當我和凌氣喘噓噓的分開時,凌已經癱軟如泥,無力的靠在我的懷裡,不是我緊緊的抱住她的腰,估計她已經癱倒在地了。我抱著凌來到大廳,把她放在沙發上,倒了一杯水過來坐到她的身邊,凌很自然的依偎在我懷裡,接過水杯喝了起來。我的手攬住她的腰肢,輕輕的在她的腰肢上撫弄著,完全是下意識的行為,彷彿我們是相戀多年的情侶一般。

凌喝完水,把杯子放下,臉紅紅的用力在我腰上擰了一下,「流氓……你欺負我。」

我低頭,靠近她,鼻尖幾乎和她頂在一起,「我還想欺負你……」

「啊,不要了!」凌跳起來,飄飛的衣擺下那一抹黝黑晃過,似乎還有些晶亮。

「繼續給我拍照吧。」凌雙手拉住衣襟,掩住那對完美的乳房。

我無奈的揉了一下硬漲的下體,點了一隻煙深深的抽了兩口,掐滅,走向影棚。

重新佈置了背景,黑色的背景,發煙機噴出絲絲的煙霧,氣氛變的曖昧和神秘。

再轉身,想喊凌到背景上來,卻呆住了。凌脫掉了那件襯衣,整個人已經完全一絲不掛的站在了我面前。雙手扣在自己的乳房上,帶著一點迷離的眼神看著我,「就這樣拍好嗎?」

「姐……」這時候的我腦中已經一片空白。心裡不停的在說:「她好美,她太美了。」

凌走上背景,一手摀住胸部,一手擋在下體,「流氓……別看了,給我拍照。」

我抓起相機,眼中只剩下她的存在,完全拋棄了情慾。快門卡嚓聲中,一幅幅充滿神秘藝術的人體寫真被拍攝出來。

最後一張膠片用完,我把相機丟在地上,拉著一絲不掛的凌跑到大廳,將她壓在了沙發上,深深的吻了下去。

凌瘋狂的回應著我,用力的吮吸我的舌頭,雙手勒住我的後背像要把我揉進她的身體。我感覺自己喘不過氣來,掙扎的離開她的唇,呼呼的喘了兩口大氣然後把頭紮下去埋進了她的乳房裡,叼住一隻乳頭用力的吮吸。

「噢喲……」凌一聲尖叫,雙手抱住我的頭用力向下按。手指插進我的髮根胡亂的揉搓。

「貓貓……貓貓……」這是凌對我用過的愛稱,只有她會這麼叫我……現在回想起來仍然會有一種想流淚的感覺。

我叼著凌的乳頭,撕扯著自己身上的衣物,把那些累贅統統拋開,終於和凌一樣赤裸裸坦誠相對。

「愛我……」凌迷亂的對我說,伸手握住我火熱堅挺的陰莖引導著。

「姐……」我喃喃著,吐出她可愛的乳頭,一寸寸的向下吻去,留戀在她嬌俏可愛的肚臍,繼續向下……一簇細嫩的毛髮進入了我的視野,很細嫩,就那麼一小簇,並不豐茂。

凌的手一直抓在我的頭上,隨著我向下移動,她將雙腿分的很開。

終於,我找到了最終的目標。

凌的陰部已經泌出了不少的體液。淺褐色的小陰唇,在頂端一粒粉色的陰蒂已經凸起脹大,沒有異味,清清爽爽。我在陰蒂上舔了一下。

「啊……」凌抽搐,雙腿合攏,把我的頭夾在中間。

「姐……我要讓你舒服。」我含住凌的陰蒂,舌尖開始不斷掃動。

「貓貓……啊……不要……」凌的肌肉繃的很緊。雙手抓的我的頭髮有些疼。

我雙手翻上來按住凌的雙手,像吃奶一樣含住凌的陰蒂用力吮吸,舌尖快速的在陰蒂上來回掃動。很快,凌的身體開始有節奏的抽搐,下體分泌出了很多粘滑的體液。

我的陰莖已經脹痛難忍,感覺到凌的一波高潮,我吐出凌可愛的陰蒂重新趴到凌的身上。

「姐……舒服嗎?」輕柔的撫摸著凌的乳房,邊吻著凌的嘴唇邊問。

「唔……流氓……」凌有氣無力的回答我,我牽引著凌的手到我怒漲的陰莖上。

「愛我……我要……」凌攥住我的粗大,向下引導著。

「要什麼……」我誘惑她。

「愛我……插我……」凌呢喃著。

我抬起身,看著凌把我的巨大引導在她的濕潤的下體處,「姐……我要操你……我雞巴頂到你的逼要進去了。」我覺得這樣很刺激,很淫蕩。

「貓貓……哦,操我……」凌呻吟,努力的想把我的陰莖引導進去。「貓貓,快點操姐姐的逼,姐姐要你。」

我忍不住了,將硬挺的陰莖狠狠的插了進去。一種緊握的柔軟溫暖的感覺漂了起來,使我呻吟出聲。

「姐……好舒服……我愛你……哦……」

凌在我進入她的身體後,長歎了一聲,用力按住我純純欲動的身體,「貓貓,別動……哦……」

我不能自持,「姐……我要你……我要你……」

凌用力的抱著我,緊閉雙眼,用唇在尋找我。我吻住她,下身忍耐不住的開始抽動。

「唔……」凌用鼻音發出一陣呻吟……我在緩慢的抽插,凌的下體緊裹著我的陰莖,溫暖濕潤,我有種忘卻一切的感覺,只想和懷抱中的女人就這樣永遠下去。

「貓貓……好舒服……用力點……」凌緊抱著我,對我說。

我逐漸加快了速度,咕嘰咕嘰的聲音越來越大。

「啊……」凌的叫聲也越來越大,絲絲的汗珠從我和她的身上慢慢的溢出。我咬住凌的乳頭,撕扯著,搖動著。

也許是之前凌給我的刺激太多,很快我就忍不住射在了凌的身體裡。

「姐……跟我回家。」我起身,看著乳白的精液從凌的陰道裡流出。凌的胸口和脖子一片粉紅。

「嗯。我們回家……」凌有些迷亂,有些茫然。

我拿來濕巾,仔細的幫凌清理下身,凌掙扎了下,見我堅決,羞紅著臉任我清潔她的私處。

大廳裡滿是淫靡的氣味,我和凌穿好衣物,凌不敢看我,說要回寢室。我拉住她,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姐……今晚你是我的。不要離開我。」

雖然是冬天,出了門我仍感到燥熱。喊凌上了車,一路行來我都車窗半降,用以緩解心中的燥熱。

我家離工作室10分鐘車程,很近。我從工作開始從家裡搬出來獨居,雖然家庭環境不是那種大富大貴,但我至少也擁有了一套自己的三室兩廳。

一路凌一直都在沉默,我也不知該和她說些什麼,直到我把凌帶進家門。

「好餓……你去做飯,我去洗澡。」凌很自然的使喚我。同時把各個房間打開看了一遍,找到我的臥室,推門進去脫了精光走出來進了浴室。

我抓抓頭,跑去廚房煮了面。

凌裹著浴巾出來,和我稀里嘩啦的分享了簡單的晚餐。然後推我進浴室,「流氓,去洗乾淨。」我發誓我從來沒洗澡這麼快過,迅速的沖了一遍,但是很仔細的清潔了下體,還略噴了一些香水。好囧。

回到臥室,凌把自己裹在被子裡。只露出可愛的短髮在外面。

我上床,撩開被子,摟住凌赤裸的身體。

凌的身體在顫抖。我吻她的後背,從脊柱慢慢的吻遍整個後背。

凌轉身,一把攥住我勃起的下體。眼睛亮亮的看著我。

「我之前沒想到會這樣……」凌輕輕的吻了我一下。

「哪樣?」我明知故問。

凌用力的捏了我一下,我裝痛,皺眉,「嘶……捏壞了」

「壞了好,臭流氓,捏壞了省的以後禍害別的姑娘。」

「姐……我禍害你就夠了……」我摸上凌的乳房,輕輕捏著。

「貓貓……你會不會覺得我是壞女人……」凌吻著我,問我。

我把凌推開一點,握著她的乳房,眼睛盯住她,「姐……你是個有故事的女人。我不瞭解你,你不是壞女人,只是有點悶騷。」我挑逗她的乳頭,一臉壞笑。

凌把頭埋在我的肩膀上,悶聲悶氣的,似乎在嗚咽,「你才騷……你勾引我。你是個流氓。」

凌把被子掀了開來,用力的吻在我的胸口。很用力很用力,邊吻邊向下移動,我舒爽的輕哼,凌一直吻到我的小腹,我的手放到她的頭上揉搓,希冀她繼續向下。

凌在吻到我的小腹時候,抬頭看我,眼中滿是狡黠,「流氓……別太激動哦……」

「喔……」期待的那一刻到了,我怒漲的陰莖進入了她濕潤溫暖的小嘴,舌頭靈活的在龜頭上挑動,我感覺我的陰莖從未有過的堅硬。

「姐……喔………」這是我第一次體驗口交,現在回想起來,凌的技術真的很生疏,但那種投入,那種感情,永遠都只有她一人。

「喔……姐……我要操你……我要你……。」

我有點語無倫次,腦子裡一片迷茫。凌的口交技術真的很生疏,牙齒經常刮疼我,但我不在乎,只覺得很滿足,很快樂。

凌吐出我的陰莖,爬到我的身邊,「流氓……我沒想到會這樣……」眼神中呆著一絲慌張,或者迷惘。

我吻她,舌頭輕輕舔她的嘴唇,「姐……你後悔麼?」

凌伸出手撫摸我的臉,很仔細,最後手指停在我的嘴唇上輕輕滑動,「貓貓……你的名字好可愛呢……」

我咬住她的手指,含到嘴裡。沒有去糾正她記錯的我的小名。

她的手握住了我的堅挺,輕笑,「貓貓……你硬了呢。」

我握住她的乳房,挑逗著她的乳頭,「姐,你太誘人了,你看奶頭都翹了。」

凌來回擼動著我的陰莖,「流氓貓,勾引過多少女人了,從實招來。」

「對天發誓,姐,在遇到你之前我從沒想過會這樣。」這是真的,和前女友分開後,凌是第一個走進我生活的女人。

凌瞇起眼睛,「好吧,相信你。」軟軟的小舌舔在我的唇邊,我翻身壓住她,霸道的將她的舌頭含進嘴裡。

我在性行為中,很偏愛情侶間的親吻,凌是我擁有過的女人中唯一的喜歡和我接吻並且能從接吻中得到高潮的女人。

我覺得有點熱,坐起來靠在床頭。凌趴在我的腿間,巨乳擠壓著我的腰部,顯出讓人驚心動魄的曲線。

凌的臉蛋貼在我的腰上,小手抓住我的陰莖玩弄,馬眼裡不時流出一些體液,凌用手指把那些體液塗滿我的龜頭。好像得到了一件玩具般擺弄著我的陽具。

我看凌玩弄我的陽具,手指在她光滑的背上撫弄,感覺氣氛很淫靡也很舒適,我貪戀這種氣氛。

凌用舌頭將龜頭上的液體舔去。小舌頭靈活裹住我的陰莖,在冠狀溝上來回掃動。我氣息加重,一隻手揪著凌的乳頭玩弄。凌的乳房一直讓我非常迷戀,在一起很久後凌還一直笑我太喜歡吸她的乳房,說我像她兒子。

我抽完煙,靠在床頭,把凌拉起來背靠在我的懷裡,吮住凌的耳垂,一手摟住凌的乳房,一手探到凌的下體扣弄著。這是我和凌最愛的姿勢,在一起一年中幾乎每次都要用這個姿勢調情很久,凌在這種狀態下能很輕易的達到高潮。凌高潮的時候會抽搐,陰蒂會很突起,往往那個時候我會用手指掐住她的陰蒂,用力咬她的耳垂,凌的敏感點在耳垂和乳房的根部,每當這個時候凌都會像死了一次一樣渾身癱軟。這也是為什麼在第一次拍照時我陰差陽錯的含住她的耳垂從而讓她淪陷的原因。

「姐……我要操你。」我粗魯,掐著凌的乳頭說。

凌在日常生活中很文雅,很淑女,但和我在一起時偏偏很喜歡我這種粗俗不堪的語言。

「想操姐姐那裡?」凌呻吟著。

「操姐姐的逼。」我舔著凌的耳垂,用淫蕩的語氣對她說。

「操吧,姐姐讓你操。」凌迷亂,抓著我的陰莖的手在用力擼動。

我翻身把凌壓在身下,龜頭頂在凌的陰唇上,「姐,我要操你了,我要用大雞巴操你了。」我發現凌在我說這些淫穢的話時表現出的激動。

「快給我……貓貓……插進來……」凌胡言亂語,下體不停的向上挺動。

「什麼插進去啊……姐……」我忍耐著插入的慾望,繼續調戲著凌。

「雞巴……快……插進來……姐要你的雞巴……」凌抓狂,小手在我身上拍打,一隻手探下去抓住我的陰莖向自己的私處引導著。

我用龜頭在凌的陰蒂上摩擦,就是不肯進入,凌面色潮紅,哀求著:「好貓貓快給姐姐,姐受不了了,快點進來。」

我低頭,吻住凌,同時狠狠的將陰莖插進凌的身體。凌全身瞬間繃直,雙手緊扣我的後背,下體向上頂起,恨不得讓我融化進她的身體。小腿盤在我的腰上,用力的向下壓著。

我大力的抽插,凌的胸口泛起大片的潮紅,呢喃著緊摟著我的身體。我感到下體從未有過的堅硬和持久,瘋狂的抽動著,凌從小聲的呻吟轉為高亢的尖叫。我的胸口後背溢出了汗珠,打樁般用力的在凌的體內抽插著。隨著我的抽動,凌抱著我的手越來越用力,我已經感覺到後背有些火辣辣的痛感,凌的乳房上泌出了汗珠,我咬牙,更加用力的抽插。

凌的陰道緊裹著我的陰莖,水很多,抽插中咕嘰咕嘰的聲音越來越響。我覺得我的後背被凌抓破了,很疼,也很刺激。我低頭咬凌的乳頭,不是吮吸,是用力的咬,用牙齒撕扯,叼住奶頭來回甩動。凌開始胡言亂語,哼聲中帶著哭腔,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

我有些累,逐漸降低了抽插的頻率,示意凌轉身趴在床上。凌癱軟著,迷離的眼睛好像就快睜不開一樣,呢喃著,「貓貓……姐姐好舒服,別停……」

我怒漲的陰莖跳動著,紫紅色的龜頭沾滿了凌的分泌物,有些脹痛難忍。我把凌翻過來,托住她的臀部,用背後位,將粗大的陰莖擠進了她的體內。

「呼……」我喘著粗氣,「姐……舒服嗎……」

「貓貓……姐要被你操死了……」凌呢喃。頭無力的埋進枕頭。我探手握住她的乳房,用力揉捏。

「姐……你奶子好大,好軟……姐……你的逼好緊……好舒服……」我粗魯的抽動,看著凌的陰唇在我的抽動中翻進翻出。

「飛了……啊,我要飛了……」凌大叫。伸手去揉弄自己的陰蒂。「快……用力……再快點……」凌在喊。我加快了速度,汗水潑灑,同時感到在凌的體內傳來一陣緊握的感覺,抽動變的困難。好緊,好舒服。同時,凌一聲長吟癱軟了下來。

凌已經沒有力氣說話,側著臉趴在枕頭上大口的喘息,我從未像今天這樣神勇過,硬漲的陰莖已經連續抽插了近15分鐘。

凌的腿變的無力,臀部控制不住的落了下去,「好累……貓貓……你到上面來吧。」

我起身,充滿了驕傲和滿足,因為我還沒有射精的感覺,這次的做愛是我從來沒有過的體驗。凌的脖子和胸口一片粉紅,臉頰象塗了胭脂一般。半張的小嘴急促的呼吸著,眼睛迷離一片,水潤潤的彷彿在哭泣一般。

我輕吻凌的唇,凌沒有力氣回應我,我扶著粗大的陰莖,輕車熟路的捅進凌的陰道。插入後,我沒有馬上抽插,溫柔的在吻著凌的嘴角,「姐……舒服嗎?」

「嗯……」凌變的有氣無力。

「姐……我還沒射……」我吻著凌,舌頭輕舔凌的耳垂。

「壞貓……姐好累……好舒服……讓姐休息下。」凌有氣無力的回應我。

我開始緩緩的抽動,很慢,但我很喜歡這種感覺,覺得很溫馨。抽動時能仔細的品味凌的陰道那種溫暖,緊握的感覺。

隨著抽動,凌開始輕哼。我輕咬凌的耳垂,小聲調戲她。

「姐……我的雞巴硬不?」「姐……我好喜歡操你。」「姐……你的逼好緊,我的雞巴插進去很費力呢。」

凌很受不了我這種語言加行動的刺激,下體不停的聳動,迎合著我的衝刺。嘴裡的輕哼是那麼的誘人。

我抱緊她,和她臉貼著臉。明顯的感覺到凌的臉頰一片火熱。我的下身開始衝刺,速度越來越快。凌象八爪魚一般盤在我的身上,雙手雙腳緊緊的纏著我。哼聲越來越大。

終於,我暢快淋漓的射了,顫抖著,忍不住那種酣暢的快感,緊緊摟住凌的身體低吼著,將一發發的子彈狠狠的射進了凌的身體裡。凌抱住我的脖子,張嘴咬在我的脖子上,很用力,鼻子哼出類似哭泣的聲音。

良久,我從凌的身體上爬起來,凌攤開四肢懶洋洋的,胸口脖頸一片粉紅。任由濃稠的精液流淌出她的身體,我去浴室取來毛巾幫她清理了下身。側臥在凌身邊,拉過被子蓋住凌的身體。

我輕撫凌的頭髮,看著凌滿足的表情,心裡無比安詳。凌把臉貼近我的胸口,手臂摟住我的腰,閉著眼睛呢喃,「壞貓貓……要死了……」

我手指撥弄著凌的頭髮,看到凌的耳根一片通紅。「姐……我很快樂……真想就這麼抱你一輩子。」

凌抬頭看我,眼睛中有些晶亮閃動。「吻我……」凌閉上眼睛揚起頭。

我低頭,嘴唇輕輕觸碰,凌伸出舌頭,我輕咬,舌尖輕舔她的舌尖。凌反擊,用力把我的舌頭吸在嘴裡吮動。我們都沉迷在接吻的遊戲裡面。

「流……流出來了……」凌喘著氣,小聲說。低頭不敢看我。

我起身,趴到凌的雙腿間,凌害羞,摀住不讓我看。我拉開她的手,湊過去在凌的陰蒂上輕吻了一下。凌叫了一聲,拉起被子蓋住腦袋裝鴕鳥。

凌雖然早已不是處女,但她的性經歷明顯不是很多。兩片淡棕色的小陰唇很勻稱也很緊實,不是那種經驗豐富的女生的暗棕或者是黑色的鬆垮肥大。一絲透明的液體正順著她的股溝向下流動。凌的菊蕾也是淡棕色的,很緊實。隨著凌的呼吸,一縮一縮的。

我用手指分開凌的小陰唇,露出裡面粉紅的陰道。凌在被子裡悶聲悶氣的叫,「流氓……別看了……」

我撫摸凌的陰蒂,腫脹的陰蒂驕傲的挺立著,圓圓滑滑的。凌的陰道開始有節奏的收縮,一絲絲遺留的精液混著凌的體液被擠了出來。很淫靡的味道。

我湊過去,舔弄凌的大腿根。凌探過手抓住我的頭髮,似阻止我,又似期待我繼續。

我插進一隻手指,凌的陰道緊緊裹住,彷彿帶著一絲吸力。凌撩開被子開始大口喘息。我抽動著手指,湊過頭去吻住凌的陰蒂。凌胡亂揉搓我的頭髮,喘息聲愈加的大了起來。

「貓貓……哦……貓貓……姐要被你玩死了……又要飛了……」

突然凌雙腿緊緊夾住我的頭,「噢……別動……飛了……飛了……」

凌的身體如此敏感,輕易的又得到了一次高潮。今晚我已經連續射了兩次,體力尚未恢復,暫時放開凌。摟住她和她繼續玩著接吻的遊戲。同時玩弄著凌那對讓我著迷的乳房。凌真的累壞了,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我伸手輕輕的撫平她微皺的眉頭,拉過被子蓋住她的肩頭,躺在凌的身邊睡去。

之後,我要凌做我的女友,凌告訴了我她的故事。她有個未婚夫,在她的老家小有勢力,待她畢業兩人就要成婚,凌的工作已經被她的未婚夫安排好,是某事業單位。那是個不解風情的男人,很早就佔有了凌的身體,一直把凌當作一個發洩的工具。凌來拍照僅僅是想在嫁人前留自己的一絲回憶,她說在那個男人身上從未感受過愛的感覺,沒想到會和我一見鍾情,在我身上她得到了身與心的雙重滿足。但凌很理性,她比我大7歲,她說她不可能和我在一起,她說在她嫁人前是屬於我的。

那之後,我們幾乎每夜都纏綿在一起,用各種放式宣洩著自己的慾望。我給了凌家門的鑰匙,那天後凌象女主人般,沒課的時候整天留在家裡幫我打掃,做飯,等我回家。我像丈夫一般早出晚歸的工作,推掉一切應酬,每晚回來陪她。凌喜歡我摟著她,玩著接吻的遊戲,喜歡我在她耳邊說些下流的話。動情時,我們放肆的做愛,家裡各處都是我們做愛的戰場。

安靜時,凌像個小妻子一樣,依偎在我的懷裡跟我聊天,看電視。那時候我不甚明白避孕的必要性,凌知道我不喜歡用保險套,一直在偷偷吃著口服避孕藥。

凌在校期間,帶我進出她們的研究生宿舍,毫不在意別人的評價。光明正大的告訴她的舍友她是我的情人。期間照片洗了出來,很美,拍的非常成功,裸露的凌看上去很聖潔。一百多張照片凌全部珍藏了起來,沒給任何人看過。

凌離開前那天晚上,我們抵死纏綿,已經不知道做了幾次,一直做到天亮。我一次次的將稀薄的精液射進凌的身體,凌一次次的含著我的射過精的陰莖,用盡辦法讓它勃起,讓我愛她。

天亮後,凌提著行李走出家門,拒絕了我去送她。凌站在門口,沒有回頭看我,低聲說讓我別想她,忘掉她。從那之後,我再沒見到過她,她就這麼輕易的消失在我的生命中。

寫這段文,是因為幾天前一個陌生的海外電話。凌輾轉通過四五個朋友,找到了我的電話。那天我們聊了整晚。她很早和那個男人離了婚,現在在澳洲,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凌說離開後沒再找我是不想再傷害我,因為她知道我們之間不會有什麼結果。這麼多年過去了,凌覺得我們都已經成熟,可以放下那些過去了。凌說經常會取出我給她拍的照片欣賞,回憶和我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這篇文寫完我會給她看,籍此懷念我曾經擁有過的那段刻骨銘心。

也許是被凌的影響,我至今在性愛中最愛的是情侶間細膩的親吻,那時候我和凌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相擁在一起,彼此輕吻對方。甚至可以整天黏在一起。不做愛,只是互相親吻。

無關情慾,只為感受彼此的存在。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