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簡陋的舞台,這是在一個流動歌舞大棚的裡面,舞台邊上兩隻五喇叭的大音箱在放著強勁的迪斯科舞曲。明亮的燈光之下,一個不會大過20歲的女孩在台上跳著艷舞。

棚子裡擠著好多的人,好多的男人,一雙雙的眼睛,色咪咪的盯著台上的女孩。

女孩只穿著三點式,身上披了一條紗巾,美好的身材讓大家一覽無餘,少女鼓鼓的胸部,在小小的乳罩遮蓋下,大半的乳房都露了出來。她輕輕的拉下了身上的紗巾,將它扔在台邊,用手按住了自己的乳房,一邊扭動著身體,一邊慢慢將手從乳罩邊上伸了進去……

台下響起了一片叫好聲:「好!!來,拉下來,讓老子看個清楚!!」

「哦,用力些,讓我幫你摸一把好不好啊!」

還有人鼓掌,有人在吹起很響的口哨。

她笑了,伸手在後面解開了乳罩的帶子,少女可愛的乳房像兩隻小兔子一下子跳出來似的暴露在了大家的眼前,雪白的乳房圓鼓鼓的,上頭有兩粒紅紅的、小小的乳頭……

台下一片忽然一片寂靜,大家都看呆了。

她又扔掉了乳罩,用自己的手在乳房上撫摩著,用自己的指尖掠過乳尖,按壓著自己的乳房,按壓著,動作越來越快--她轉過身,一下就將自己的褲衩也褪了下來!

她的身材可以說是一級的棒,那屁股也長的太好看了~~美妙的曲線,讓誰都忍不住想要摸上一把。

「快轉過來啊~~快,夠勁啊~~」

「讓我看看你的B啦~!」

台下一片噓聲,誰不想看個痛快,看看這個美麗的女孩美妙的胴體,啊,她轉過來了!

她坐倒在了舞台上,慢慢分開了自己的大腿,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她下面的毛並不茂盛,嫩紅的、迷人的小穴看的好清晰。她調皮的用手放在身後撐起了身體,搖動雙腿,讓自己的私處在男人的面前不斷的晃動著。

台下的男人們都摒住了呼吸,一眼也不眨的看呆了,甚至呆到了不知什麼時候,她已經下了台,回到了幕後。

報幕的聲音響了起來:「剛才大家欣賞的是本團的風騷艷舞,當你看完這個節目的時候,本團今天的演出已經全部結束……」

人們從沉醉裡清醒了過了來,實在是感到意猶未盡,於是大家一邊咕噥著沒看夠,一邊罵罵咧咧的都出了場。

「人多門小,各自的錢包請照顧好,歡迎大家明天再來!本團明天將為大家重新安排節目,精彩非常,絕不重複,請大家相互轉告……」報幕的聲音在遠遠的飄蕩著……

舞台的後面站著兩個男人,一個看起來有30來歲的高個西服男子,拿著話筒,他就是報幕的了。一個用幾隻木箱簡單搭成的音控台上放著兩台VCD機,一個調音台,幾個話筒和一個無線接收器。

報幕男的邊上還站著一個20來歲的年輕男人,個子高高的,穿著一套乾淨的休閒服,短頭髮,長的很帥氣。他站在演員上舞台用的小樓梯邊上,呆呆的看著從舞台上下來的女孩。

這個男人,哦,也許該叫他男孩,他叫張志國。

張志國是義烏廿三里人,他進到這個歌舞團有一個多星期了。當時他在廿三裡交流的時候偶然的來看了這個歌舞團的演出,就被這個叫小芸的女孩迷住了。他覺得自己喜歡上了這個漂亮可愛的女孩,就想進到這個歌舞團裡陪伴她。

那天看完演出後他跑到後台,鼓起勇氣對團長說了想加入歌舞團。也許是考慮到團裡面女孩多男人少,有很多體力活沒人幹不行,加上得知張志國歌也還唱的不賴,有時候還能上台多演個節目,再說又是本地人,於是團長點頭同意了。

就這樣,也沒有說過多少錢一個月,張志國興沖沖回家帶了些換洗的衣服,買了一床鋪蓋就跟著這個叫群星的糰子到處流浪了。哪裡有交流會,歌舞團就往哪裡跑。他在團裡的工作主要就是搭棚拆棚,有時候無聊了也上台唱首歌。因為糰子基本上都在浙江一帶活動,有時候起點什麼小亂子,張志國會說本地話,團長也有不少地方用的上他。所以對他幹活不幹活的也不是太在意。

才來是那幾天他覺得什麼都很新奇,糰子到了一個地方,就熱熱鬧鬧的開始做演出,團裡面有十二個女孩子跳舞,看著都很賞心悅目。不過他還是最喜歡小芸,她年輕又漂亮,才19歲,個子高,身材又好,該凸的凸,該凹的凹。五官清秀,標準的美人胚子,剛來的時候沒看見她跳艷舞,現在……不知道為什麼。

看著自己喜歡的人在台上向著這麼多人暴露著身體,他有點感到羞辱,但不知道為什麼,又有些說不出來的衝動……張志國19歲,他還沒有碰過女人,但是,他覺得自己很想要她,小芸。

他呆呆的看著小芸在後台穿好衣服,然後從他身邊走過。這時候,本來在外面看票的歌舞團團長向他走了過來。

團長是個40來歲的中年男人,有點發福,個子不高,臉胖胖的。他笑嘻嘻的對張志國說:「小張啊,跟到我這個團好不好玩哪?沒有在家舒服吧?」

張志國忙說還好啊。

團長又笑嘻嘻的:「小張啊,我看出來了,你是看上我們家小芸了,怎麼?要不要我給你個機會啊?看你天天給她買這買那的,也該讓你嘗嘗鮮了,她可是嫩的很哦,不過,以後可是要好好幫我幹哦。」

志國對團長的話不是很明白,但團長笑嘻嘻的拍了拍他的肩就顧自走了。

晚上的演出完了,也沒什麼地方好去,團裡面的人都找地方睡覺去了。女孩們很多都在舞台上打鋪,志國想找個空位也沒有,於是他抱著自己的鋪蓋上了團裡的東風車準備在車上面打鋪睡覺。

團長遠遠的過來叫住了他:「小張,今天你過到我那裡睡去,不要在這車上睡了。」

志國應了一聲,就跟他去了。

團長自己在大棚外面搭了個小棚,裡面還有一張木床,鋪的厚厚的。在歌舞團裡,這可是只有團長才可以享受到的,一般的人就只是睡在舞台或車上,亂的要命。

團長還是笑嘻嘻的:「我說小張啊,今天你就在我這裡睡,便宜你了,我有事呢,晚上就不回來了,知道嗎。」

志國忙說:「哎呀,那真多謝了,那我就在這裡睡了,你有事就去忙吧。」

團長笑了一下就走了。

志國搞好床鋪就脫了衣服熄燈睡下了,不過他在床上躺著卻睡不著,想著小芸今天在舞台上……

還想到了團長那神秘的笑,什麼意思麼,要是小芸能夠讓我……

想著想著,志國越睡不著了,10點多了,志國不由的想打一次手槍來弄些睡意,他把手伸進自己的內褲,慢慢的捋動自己的陰莖,很快的,他的陰莖就硬了起來。他閉上眼睛,想著小芸那美妙的胴體,想像著自己將她緊緊抱住,她的小穴將自己的陰莖緊緊的包容住了,好溫暖……也好舒服……他漸漸地沉醉到手淫的春夢中去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人影出現在棚裡,輕輕叫了聲:「志國,是我。」

正在雲裡霧裡的志國差點嚇了一跳:是小芸,是她,沒看錯吧?

「小芸?你,你怎麼來了?」志國忙停下了手,呆呆的問她。

小芸已經坐到了床上:「是我,今天團長讓我過來陪你睡……」她的聲音有些顫抖,「今天晚上,我就是你的了……」

小芸的話讓志國有點不敢相信,但想起今天團長對他說的話:「小張……你是看上我們家小芸了,怎麼?要不要我給你個機會啊……讓你嘗嘗鮮了,她可是嫩的很哦……」

本來想想團長是說說罷了,想不到晚上小芸她……

他有一種被人擺佈的感覺,可是一看到這美麗的女孩,他什麼都不介意了,自己不是一直在喜歡她嗎?她既然都來了,那怎麼也不能錯過,管它這裡面有什麼玄機呢。想起這些,他膽氣一壯,伸手就把她拉進了被窩。

小芸是在顫抖著的,她穿的衣服很少,志國又是脫了衣服睡了,剛才拉進來一把抱住,他就感到她的身體在顫抖著。

「小芸,我真的好喜歡你,你知道嗎?」志國在她的耳邊輕輕的說,一邊更用力的將小芸抱緊了些,慢慢的感到了她不再顫抖。

「真的嗎?」她將頭埋到了他的懷裡:「其實我知道你對我好,我也好喜歡你的……」她忽然有點氣喘:「不說這些了,我,我今天就是來陪你的,那麼,我們開始……先放開我,讓我脫衣服好嗎?」

他放開了手,小芸坐了起來將身上的衣服慢慢的都脫了。志國拉開了燈,他看到的是這個自己喜歡的女孩赤裸的身體:那潔白的皮膚、醉紅的小臉,鮮紅的小嘴、渾圓的玉乳,還有那修長的美腿和那大腿的匯合處那迷人的山丘--好完美,19歲的妙齡少女,她的身體是多麼美好……

志國看的慾望賁張,拉掉了自己的褲衩,一把就將小芸拉到身下伏身壓了上去。他感覺小芸的皮膚好光滑,肌膚的接觸真的好舒服……小芸「唔~~」了一聲,伸手將志國抱住了。

男女赤裸相擁著,真的是乾柴遇烈火,兩個人都正是年輕欲旺的時候,這樣皮貼皮,肉挨肉的無比刺激,一下子就讓他們呼吸急促,口乾舌燥,只想著能夠抱的更緊。志國是第一次做這事,不知道該如何開始,下面的陰莖硬著只知道往小芸的大腿根使勁頂著,就是不得其門而入。

小芸被他亂頂的渾身發軟,她俏臉緋紅,感到自己的小穴癢癢的,黏糊糊的流出了好多的液體,她再也受不住了:「志國,好難受哦……你快插進來吧……我要你……」用手抓住志國的粗大陰莖,將自己的大腿分開了些,把龜頭對準了自己的小穴口:「插進來好嗎……快插進來……」

志國正在胡亂的頂的難受,忽然感到陰莖撞到了一個柔軟的所在,他一使勁「撲哧」一下,整根陰莖沒入了小芸那少女的陰道……

「哎喲~~好痛~~你好狠,輕點~~嗚~~」小芸輕聲的尖叫,緊緊的抱住志國,她是真的痛了。

志國一怔,看著她眼淚都疼了出來,忙抱住她不敢動了,任自己的陰莖插在小芸的小穴裡。雖然少女柔嫩緊窄的陰道緊緊包圍著自己的陰莖,讓他感到了無比的快感,但還是一邊體會著這交接的快樂,一邊小聲的安慰著,又用手擦去小芸的淚水。

就這樣不動過了好幾分鐘,身下的小芸呼吸急促了起來,志國低下頭去親上她的小嘴,兩個人開始熱吻。兩個人的舌頭在相互品嚐著對方口腔裡那美妙的滋味,一陣陣觸電般的感覺在唇間向著全身不斷的蔓延著。

半晌,志國離開小芸的雙唇,深情的看著這個他的第一個女人。小芸也在看看著他,兩個人就這樣的無言注視著。小芸漸漸感到自己的小穴裡被陰莖插著有些漲漲的難受,小穴的內部好像有一種騷動,麻癢癢的,好像要志國的大雞巴好好的來頂自己幾下才好,臉上不由的又是一抹緋紅。

志國看的心中一蕩,此時越加感覺到自己的陰莖在小芸的小穴裡泡著憋的難受,他有點不好意思地問小芸:「我現在可以動了嗎?」

小芸鬆開了抱住志國的手,微微點了點頭。得到了許可,志國不再猶豫,忙用手支起下身慢慢將陰莖抽動起來,輕輕的將陰莖從小芸的小穴抽出,退到了陰道口,一汩淡淡的液體隨著他的陰莖從小芸的小穴裡湧了出來,小芸覺得小穴裡面一下子好像空了一般,不由的「哦」了一聲,志國又將陰莖深深的插入。

慢慢的小芸不不再感到難過了,她的小穴裡有志國的陰莖在抽動著真的是好舒服,她不知道為什麼很想快樂的叫起來,她想忍住,可是志國又挺動起身體使勁把陰莖往她的穴裡插進去,小芸再也忍不住了:「志國~~哦~~好舒服~~我裡面~~~好過癮~~~再用力啊~~~~哦~~~~~~~」

聽到小芸的浪叫,志國感到無比興奮,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他覺得小芸的小穴就好像是一個有魔力的嘴,在不斷的吸吮著自己的陰莖。從龜頭到根部全在小芸的肉穴的包圍中,啊,這就是做愛啊,好舒服啊……

不知是為什麼,雖然這是志國人生中的第一次性交,但他還是做的很持久,半個小時後小芸大叫了一聲:「好哥哥~~~~~~~哦~我不行了~~~~」兩眼一翻,下身猛的往上一挺,緊緊的抱住志國不動了。

志國忽然感到小芸的陰道裡面好像有小手在不斷的擠著自己的陰莖,頂到子宮口的龜頭更是感到好像有張小嘴在舔著,他嗚的叫了一聲,壓住小芸,陰莖開始飛快的抽插,小芸被他的陰莖抽插的簡直快要暈厥過去了。小穴的嫩肉誇張的向兩邊分著,淫水也伴著陰莖抽動的撲哧聲往外流濺著……

志國感到自己的丹田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衝著,一陣陣的快感不斷湧來,想要射精的衝動再也控制不住,用了全身的力氣做了最後的幾個衝刺,悶叫一聲,就抱著小芸壓了上去不動了。

志國的陰莖在小芸的小穴裡抽搐著,不斷的將男性的精液噴射到小芸的小嫩穴中,直到幾分鐘後射完的陰莖開始安靜下來。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小芸閉著眼睛還在體會和回味著這次性愛的快樂,志國覺得現在的他頭腦裡一片空白,全身有一種好鬆弛的舒服,壓著小芸的身體動也不想動。

小芸過了好久睜開了眼睛,看見志國還是趴在自己身上,看著他輪廓分明的臉龐,想到剛才激情的時刻,小芸不由得心中充滿了甜蜜,櫻唇一湊就吻上了他的嘴唇。志國睜開眼睛看著小芸紅暈未褪的俏臉,愛意猶生,也開始痛吻她的櫻唇,兩人不斷的吻著,發出呢喃的鼻音……

纏綿過後,志國拉了燈,黑夜裡聽見他們在輕輕的說著話:

小芸,我好喜歡你

--我也是的,我也喜歡你啊

--你可以做我的女朋友嗎?

--我現在不是你的女朋友了嗎?你是不是不想要我?

--對啊,剛才我們都已經搞過啦,不承認都不可以啦

--志國你好壞哦,我不理你了啦……嗚,你做什麼……

--我又翹起來了,我們再來一次好不好……

可以想見,在這個小棚子的黑暗裡,又是一片旎絢春色……

第二天兩個人醒的都很早,小芸起床後忙著去洗臉了,志國也起來抱好自己的鋪蓋回到車上。刷過牙洗過臉,團長不知道從哪裡冒了出來,看見志國對他笑笑,然後要大家快點吃飯,吃完了開工。

歌舞團裡的飯食很簡單,早上就喝點稀飯對點涼菜就過去了,早上七點多,大家差不多都起來了,弄好衣服被子什麼的就拿了碗筷準備吃早飯。糰子裡面十幾個女孩子和七、八個男人都圍在燒好稀飯的大鐵鍋邊盛稀飯。

志國看見小芸正在準備盛稀飯喝,說真的這稀飯真的不好吃,於是他招招手叫著:「小芸!」

聽見志國在叫她,小芸臉一紅,忙放下碗筷走了過來,輕聲問:「志國,什麼事啊,我吃過飯還要上台呢。」

「我們到外面吃吧,稀飯不好吃。」拉著她的手就走,其他的人都很奇怪的看著他們。

吃過早飯回來,老遠已經聽見大棚裡的音箱在用很大聲音的播著:「演職人員和工作人員請注意,請做好一切演出準備,上午的演出馬上要開始,把門的,開始賣票了,小芸,小芸回來了沒有,開始演出了……」

志國忙拉著小芸走了進去。

舞台上燈光一開,強勁的迪斯科音樂響了起來,團裡的女孩子穿著三點式已經站在舞台上開始跳舞招攬觀眾,小芸忙進去換服裝,志國沒什麼事好做,就到大棚門口賣票處站隨便一下。

在門口站著幾個團裡的男人,有一個人在賣票,一個人在後面剪票,還有一個專門喊話的矮個中年男子拿著話筒已經對著場外圍過來的群眾叫了起來:「場外的嘉賓,場外的朋友,有欣賞有觀看的朋友,不要錯過這個好機會了,這裡是群星歌舞演唱會。我們上午的演出馬上就要開始了,請抓緊時間購票入場,早購票早入場,入場找個好地方。

早來早看,晚來晚看,來遲了啥也看不見。五圓一張五圓一位,五圓的票價是最低也是最優惠,聽唱歌,看跳舞,歌的歌歌聲嘹亮,舞的舞,舞姿瘋狂。這裡有七七八八搖擺舞,九九新潮爵士舞,搖滾太空霹靂舞,風騷艷舞,印度風情脫衣舞。

五塊五塊,這是小姐的藝術比賽,五圓五圓,這是小姐的浪漫表演。你看那舞台之上燈光之下,那火辣辣的情是赤裸裸的愛。

你買一張票,裡面的小姐對你笑一笑,你買兩張三張票,裡面的小姐讓你抱一抱,你買上十張八張票,裡面的小姐讓你搞一搞,當然那是不可能的。

不是猛龍不過江,本團的少女是最開放,脫的光脫的快,來看脫衣大比賽,中國在改革,群星在開放,要想看歌舞,請到群星來!

來看三點看二點,再看那下面的一點點,黑糊糊的一大片,那是內蒙古的大草原。

美不美看大腿。浪不浪看長相,妙不妙看胸罩,打開胸罩露出兩座高山,一座是西瑪拉雅山,一座是珠穆朗瑪峰。

奶罩奶罩大中小號,大的像皮球,小的像燈泡。你看看本團有一十八位小姐個個美個個浪,都是少女,有很多還是處女,盛況空前,大開眼界,大飽眼福!

男人搖啊搖,要出三條腿,女人搖啊搖,搖出礦泉水。你在外面看狂的,不如到裡面看黃的。

你光站不看,不是英雄好漢。你光站不買票,不如回家和你老婆搞兩炮!人老心不老,看看身體好。

「……………………………………………………………………………………」

門口早就擠了很多人,有的聽了喊話筒的煽動,從門簾子縫裡看到舞台上的露點女孩,就掏了錢買了票進去了,志國站在那裡把門,覺得這些男人真的是好色,不過想到自己昨天晚上和小芸瘋狂的做愛,他卻不禁又有點癡了。這時候,來了一群人,鬧烘烘的都要買票進去看,志國仔細一看,都是昨天來看過的演出的,他們買了票進去後就嚷著:

「快脫快脫!!這些都不要看的,脫光了跳!!!」

「叫昨天那個小騷貨先出來!喔唷,她的老逼可是好看的很那,嘻嘻……」

「再不出來我們要砸了你們的團!!」

棚子裡一片混亂,裡面的觀眾都跟著起哄起來。

志國忙跑進大棚裡,站在舞台前聽見團長在後面說:「那叫小芸出來上台吊一下,快。」

報幕的急忙報道:「好,那麼現在請大家安靜一下,下面由本團的芸芸小姐為大家帶來一段精彩的靡靡之舞,演員請登上藝術的舞台!」

志國的頭都要炸了,又要小芸跳艷舞,小芸是現在已經跟了他,昨天晚上他就要求小芸以後不要在舞台上跳脫衣舞了,那時候她可是答應了。志國實在是不想再讓別的男人隨便的看著小芸的身體了!不過不一會他就看見小芸已經穿著三點上了台,開始隨著淫亂的舞曲扭動了起來,台下面的人慢慢的安靜了下來。

不一會下面看的人已經是不斷的叫著:「脫脫,快脫!!」

團長在後面也用話筒叫了:「小芸,上下一起來,快。」

這上下一起來是歌舞團的暗語,是叫小芸全脫光的意思。

志國站在舞台前呆呆的看著小芸,小芸也看見了他,她遲疑著把手伸進了乳罩,下面的人開始大聲叫好,很多人吹起了口哨,觀眾一個個睜大了眼睛等待著看小芸美麗的身體。

可是過了很久,小芸還是沒有開始脫衣服,台下已經有人大聲罵了出來,還有人用石頭砸上了舞台,小芸尖叫一聲跑下了台,觀眾憤怒了,大家都大叫著要「剛才的小姐快出來!!」

後台傳來了團長的聲音:「你個逼養的今天你是怎麼的了?叫你脫你不脫,你要死啊。」

啪!一個巴掌的聲音,接著是小芸的哭聲和團長那很大的罵聲:「不聽話小心我收了你!」

「阿叔你不要逼我了,我以後真的不想脫了,嗚嗚……」

志國忙跑到後台,小芸看見他就投到他懷裡大哭了起來。

外面的觀眾也進來看了,看見這樣的情況,也有那麼幾個有點良心的就說:「算了算了,這小姑娘也怪可憐的,我們不要鬧了,到前面隨便看看算了……」

有很多人也同意的附和著。於是他們又就走出回台前看演出去了,其他的女孩子走上了舞台上又開始表演起來。

團長指著小芸罵著:「你爸把你交給我帶出來,你當是來好玩的嗎?上台脫個衣服怎麼了?委屈你啦?你還不就是個小賤貨嗎?幹你幾回你怎麼不吱聲啦!日你娘的,不上台你給我不要吃飯,我可養不起你這樣的千金小姐!!」

小芸聽著哭的更厲害了,志國也很無奈,只能拍著她的肩頭安慰她不要哭。團長又罵了一陣掀開了舞台和前台隔著的布簾走了出去,小芸在志國的懷裡抽噎了好一會,志國正不知所措,她收了哭,從舞台邊上拿起一件長外套披在身上,從棚子後面留的出口跑到了車上去了……

(二)

志國忙跟著小芸也跑了上了車,志國蹲在了小芸的前面,小芸披著衣服坐在車裡的一床被子上不做聲,眼睛紅紅的,還掛著淚痕。

志國從衣兜裡掏出一包面巾紙,弄開一張給小芸擦拭著臉上的淚水,小芸像是失了魂一般,任他擦拭著卻不說話。等志國小心的幫她擦乾了淚水,小芸鼻子一抽搐,兩行淚水又下來了。

這下志國可慌了,忙坐到她的邊上抱住了她:「不要哭了好不好?等下我和團長去說,你不能再上去跳那樣的舞了。」

小芸一聽又哭了起來:「我也不知道我阿叔怎麼一定要我跳,我真的不想在上面脫衣服了,嗚……」

這時候,一個叫陶雪的女孩也爬上了車子,看見他們兩個坐在那就說:「小芸,你叔叔叫你回去呢,等下你還要上台唱歌。」

志國說:「你看今天小芸都這樣了,還能上台嗎?團長呢?我和他說說。」

陶雪看了看他們,說:「那好吧,我還得上台跳舞,團長在後台呢,我走了啊。」看了志國一眼轉身下了車。

志國叫小芸先在車上休息,自己下了車朝歌舞團走去。進到了後台,團長正坐在報幕邊上的凳子上,看見他來了就把他拉到了一邊。

志國正想和他說小芸的事,想請他不要再讓小芸上台跳艷舞,團長開了口:「小張,後天是義烏的大陳交流會,我們在這明天演完就要走了。明天你和我一起去大陳跑個地怎麼樣?」

歌舞團每到一個交流會都要先找好演出的地方,得和好幾個部門打個招呼,跑好地,拉好關係才能放心演出賺錢,這也是必須的。

志國遲疑的說:「我去行嗎?」

團長笑著說:「怎麼不行呢,你是義烏本地人,怎麼也比我熟悉點這裡的情況。我一個人出去也難辦事,糰子裡反正有我兒子軍正看著,你以後就和我一起跑跑地好了,好好幹,我不會虧待你的。」

志國聽他這樣一說就同意了:「那好吧,不過團長,你能不能不要叫小芸上去跳那種舞了,我覺得……」

團長拍拍他的肩頭說:「行啊,那事情以後再說了,你對她倒是蠻真心啊。今天來的人不少,等下我叫別人上去跳一下好了,就這樣。」說完,轉身又出去了。

這時候台上在表演雜技,團長的外甥女章秀秀表演柔術,下面就該一個叫王小惠的女孩子上台唱歌了。這個小惠19歲,身高160左右,人長的很漂亮,就是每天拉著臉,不太和人說話。

她每天上台跳一下群舞之外還上去唱一次歌,志國覺得她有點太冷感,看著她現在在小樓梯邊換裝就問報幕的:「今天她上去唱什麼歌?」

報幕的叫施文天,平常和志國處的也蠻好,一邊從後台的布幕邊看著台上的秀秀演雜技,一邊順手把今天的演出單遞給了他,又問他:「等下你上不上去唱歌?」

志國看看演出單,還有五個節目就演完了,秀秀的雜技柔術過後是小惠的兩首歌《愛你十分淚七分》《怎麼HAPPY》,後面是歌伴舞蹈《最激帝國》由章緣、左艷艷、郭玲、劉維維上台。再下面是雙人舞蹈,由章小花和小蓮上台,這兩個女孩子年紀都很小,個子也不高,一起跳倒也好看。最後是一個艷舞,本來是要小芸跳的,現在單子上小芸的名字劃掉了,邊上寫著吳美麗的名字。

志國看完把單子還給他,對他說:「那等下雙人舞蹈過後我上去唱首歌玩玩吧,吳美麗她等下要上去真要脫衣服的嗎?」

施文天笑笑:「是啊,團長叫她上,她還能不上嗎?不過就是她人長的不怎麼樣,沒什麼看頭。」

志國心裡暗罵:「你老婆郭玲長的倒是有看頭,什麼時候叫她上去跳一下最好。」嘴上卻不說出來,動手翻了下伴奏VCD找了一張給他:「等下我唱黃安的新鴛鴦蝴蝶夢好了,我先出去一下,等下到我了你報一下。」

施文天答應了。

轉身從後面走了出去,舞台的背景布幕後面剩了點空間出來給演員們放服裝和道具用,等下要上台的女孩們在那裡換好衣服等著,志國看了她們一眼。

出來又到了車上,小芸還坐在那裡,邊上多了兩個女孩,一看一個是陶雪,一個是團長兒子章軍正的女朋友孫麗,正陪著小芸在說話,現在小芸看起來好多了,還和她們有說有笑的呢。

志國一看這情況放心了些,問陶雪:「你不是說過去跳舞的嗎,怎麼又回來了?」

陶雪沒好氣的說:「團長叫我去跳那個,我說我不幹,他沒辦法,叫吳美麗跳了,我沒事了,就出來陪小芸了嘛。」

孫麗才18歲,很清純的模樣,個子倒也不矮,有163左右,不過和同樣170左右的小芸和陶雪比起來還是顯的矮了點。

孫麗見到志國上了車來,看著他不知為什麼臉上一紅,對小芸說:「我先下去了,我到軍正那裡去一下。」

孫麗下了車,陶雪笑笑說:「這小大姐人還沒懂事,就有男朋友了,聽說她和軍正早就睡過了,膽子也不小啊。」

小芸尷尬的說:「陶雪,你怎麼說這些啊,好像你就很懂事似的。」

陶雪笑了起來:「怎麼的也比你們懂事啊,我就想找個男朋友了。就是糰子裡沒一個男的看的上,好不容易來了志國,誰知道又讓你先搶去了。」

小芸笑罵道:「呸,讓給你好了,省的你再發騷。」

志國也坐了下來:「我看管燈光的孫老頭不錯,你去找他做男朋友吧,小芸才不會捨得把我讓了呢。」

陶雪嘔了一口:「你不要說那個孫老頭,才23歲呢,看起來跟個50歲的老頭似的,噁心死了。又不知道乾淨,整天髒髒的。對了,好像我聽人家說他是因為想追吳美麗才來這個團的,我看他對她真的是好,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呢。」

小芸點點頭:「嗯,他來都有快一年了,就是對吳美麗好,幹的活又多,都是累成那樣老樣的。不過吳美麗好像對他也沒什麼意思。」

志國說:「那最好,現在陶雪只要對孫老頭表示一下,那好事就成了,我和小芸就有喜酒喝了。」

陶雪歎了口氣:「得了吧,怎麼的也不會看上他啊,找個男朋友還真難哪,這歌舞團裡我真不該來,來了想走又走不開了,哎……」

小芸也跟著歎了口氣。

志國對小芸說了,團長同意她以後不用上台跳艷舞了,小芸點點頭,又問:「現在我阿叔叫吳美麗上去跳,也不知道孫老頭急不急。」

陶雪說:「那時候孫老頭就在邊上,就是沒說什麼,看他樣子倒是急了,不過誰理他呢,他還不是不敢吱聲麼。」

志國和小芸想想也是,孫老頭在團裡誰都看不起他,吳美麗不說什麼他敢和團長急?

這時候大棚子裡傳來報幕的聲音:「剛才大家欣賞的是本團的雙人舞蹈,舞蹈讓人逍遙,那歌聲會讓人陶醉,接下來……」

志國一聽知道自己要上台了,忙和她們說了聲就下了車。

陶雪拉起小芸說:「走,我也去聽聽志國唱歌。」

兩個女孩也跟了下來。

進了棚子,志國從音控台上拿了個無線話筒做好上台的準備,施文天接著報幕:「……由本團的青年歌手阿龍為大家帶來一首好聽的歌曲,黃安的新鴛鴦蝴蝶夢,演員登上藝術的舞台……」

阿龍就是志國在團裡的代號了,這時候團裡其他的女孩子聚在了舞台的幕後休息,等下也就要吃午飯了。過一會伴奏一響起,志國就登上了台唱歌,陶雪和小芸站在音控台邊上看著。

台下的觀眾對志國的演唱明顯沒有興趣,雖然志國唱的很投入,下面的觀眾卻是噓聲不斷,還有人叫罵著叫他下去。志國好不容易唱完一首歌,對台下的觀眾鞠了一躬,說聲謝謝就跑下了台。在後面看的陶雪和小芸則拚命的鼓掌,其他的女孩子也為志國鼓掌叫好。

施文天不懷好意的對志國笑笑,然後又拿起了話筒開始報幕:「青春,是最美好的,少女的青春,有火一般的熱情,有花一般的美麗,青春大爆炸,遍地開黃花。接下來由本團的舞蹈演員阿麗上台為大家送上精彩的單人舞蹈──個人狂跳,激情奉獻給光臨本次演出的各位佳賓。舞蹈演員,請登上浪漫的舞台。」

演出的音箱放出了強烈的迪斯科音樂,那是一首《無限》。吳美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穿著三點式就上了舞台。

因為這是吳美麗第一次上去跳艷舞,歌舞團裡的女孩子們都擠在後台看她怎麼表演,志國和小芸也站在後面看著。孫老頭拉著臉,因為要打燈光,似乎也無可奈何,只是那張滿是皺紋的臉上誰都看能出來他的難過,悲哀極了。

也許這真是一種悲哀,一個女孩子只是因為這種無奈的生活,就被逼上了這樣的舞台,也許她的身體還從來沒有給自己喜歡的男人看過,但在這個場合下,她卻將自己的身體完全沒有保留的,最暴露的,讓台下的無數雙色咪咪的,完全陌生的眼睛毫無顧忌的在自己的身體上游弋。

吳美麗表情很自然,似乎台下的目光不是在看自己,笑著,似乎有點鄙視,鄙視什麼呢?觀眾嗎?還是自己?或者現在她鄙視的是自己,但不久,她就會鄙視觀眾了吧……

「哦!不錯!」

「爽爽!」

台下的觀眾高叫著,氣氛熱烈。

吳美麗脫了。

很快就是全裸。

孫老頭站起來看了一下,就低下了頭。

施文天隨著音樂在點著頭。

軍正他們在收拾東西準備停售票休息。

台下的觀眾像魔鬼,為這「精彩」的表演歡呼,鼓掌。

團長站在觀眾後面,臉上都是笑。

志國他們沉默的看著,不一會其他的女孩子們都散了去,有的回到了車上,有的到幕後談起天來。志國、小芸和陶雪還在看著,不過知道演出就要結束了。

演出是上午一場,下午兩場,演出了大概有兩個小時左右,本來也還早,但是因為團長也不太看好這地,就不準備連著上了,人累,連著演觀眾也不散場,新進來的不多,效果不好。

演出結束散了場,不一會又吃了中飯,下午又是演了兩場,時間過的快,等晚上又演了一場,快10點一天的演出結束,大家都找地方睡了。

志國想去約小芸走走,但舞台和車上都找遍了,就是找不到,只好先在舞台上鋪下被鋪躺下。閉上眼睛過了個把小時,但是心裡想著小芸,怎麼也睡不去,又想著她會去哪裡呢?難道是上街迷路了?現在睡了嗎?

越想著,志國就越發不放心起來,想著小芸一般都在大車上睡,忍不住就爬了起來,穿了衣服要去車上看看。

車上黑漆漆的,一個女的發出聲音:「誰?」

志國忙應了一聲:「是我,張志國,是陶雪嗎?」

陶雪嗯了一聲,又問:「還沒睡嗎?上來做什麼?」

「小芸回來了嗎?」志國問她。

陶雪呆了一下,說:「還沒呢,不找了吧,她不會事的,等下就會回來。」

志國這下可納悶了,找不到小芸,只好又下了車。

走了點路,志國看了一眼團長的小棚子,裡面還有燈光,離車也不是很遠,志國邁腳就走了過去。到了邊上,志國聽見裡面居然有女人的喘氣聲,畢竟有了和小芸的那一次經驗,志國知道裡面肯定是有人在做那事情,只是會是誰呢?因為團長的老婆並沒有跟在團裡。

志國放低了腳步,輕輕的走到門邊,這種棚子是用帆布搭的,他小心的掀了一點縫,瞇起眼睛往裡面看去。

裡面的張床上,身材矮胖的團長全身赤裸著,壓住了一個女人赤裸的身體正在聳動著屁股,由於床是直放著的,志國只能看到團長的下身和那個女人的兩條雪白的大腿,屁股挺起來的時候,團長那根不怎麼長大的陰莖和那個女人被插的陰部都一覽無餘。

團長喘著粗氣,身下的女人只是在低低的呻吟……

(三)

志國看的心跳加快,但隱隱約約又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勁,有一種不太妙的感覺。更可怕的是他的腦子裡忽然跳出了一個不祥的念頭,這個女孩子到底是誰?小芸又會在哪裡?不會就是……可……團長是她的親叔叔啊!

再看裡面,章團長忽然喘氣更粗重了,抽插的速度也快了許多,志國知道他就要射了,結果很快就要明瞭。耳朵裡傳來團長的粗重的喘氣和身下女孩子的呻吟,志國想到被團長壓在身下的那個女孩子很可能就是小芸,心裡有一種絕望的驚鄂,又有一種自己也不明白的衝動。這是她親叔叔壓在她身上,她的陰道裡的那根陰莖是她親叔叔的?!!

志國不知道自己都在想著什麼,只覺得自己的陰莖硬的難受,很想釋放一下,但還是緊張的接著偷看裡面的情景。

果然,團長又使勁的聳動了幾下屁股,然後整個人用力的壓到女孩子的身上,過一會長長的吁了口氣。

再等了一下,低下的那個女孩子說話了,這一說話,對志國來說不碲是在他耳邊炸開了一個晴天霹靂!

「啊叔,求求你,以後不要找我做這個事了,我現在和志國好了,我不想被他知道。」

小芸,真的是小芸!為什麼!怎麼會這樣!

他的腦子一時間亂轟轟的,團長之前說的話又在腦海裡迴響:「……要不要我給你個機會啊……讓你嘗嘗鮮了,她可是嫩的很哦……」原來,原來這可恨的傢伙早就……

似乎志國現在心裡憤怒的想衝進去把這個禽獸不如的團長撕個粉碎,一時間楚楚可憐,純潔的小芸被今天看到的一切彷彿都扭曲了,他們居然亂倫,他們是親叔侄,居然搞這樣的事情,親叔叔把陰莖插進了親侄女的陰道裡,親侄女的子宮裡被射進了自己親叔叔的精液,而這個叔叔的侄女,竟然是自己最愛的女孩子,昨天剛剛和自己做過愛的小芸!

章團長的勁頭過了,從小芸的身上翻了下來,拿了塊布條擦了擦自己的陰莖,又甩給還在失神的小芸:「日你的,你也不要太給你臉不要,志國就准了要定你了?老子再弄你幾次又有什麼大不了?你自己小心點別給他發現了可知道?愛怎麼弄你怎麼弄你。」

小芸好像呆住了,確實,她也真的接受不了,本來以為有了志國,叔叔怎麼會要求她做這樣無恥的事情,但現在,似乎這一個想法破滅了。她默默的拿起了那塊布條,癡癡的伸到自己的下身擦了,坐了起來,開始找自己的衣服穿。

小芸一坐起來,志國這下可看的清清楚楚:小芸,是她,現在她表情很呆滯,眼睛無光,不知道是在想著什麼,忽然的又從眼角里滾落了兩大顆淚珠來。

志國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也像是明白了小芸的那種酸楚,看著小芸穿好了衣服向門邊走來,他慌忙移動腳步躲到了黑暗裡,然後看著小芸走回了車子,上了車。

棚子裡的團長又咕噥了一句:「這逼還真強,花了這麼多時間才搞了,日她娘的!」再過一會團長似乎已經睡了,裡面再也沒有什麼聲音,志國心裡歎了口氣,想了一會,還是回到了舞台上,鑽進自己的被窩。

他努力的想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睡去,更希望剛才看到的那一切都是自己在做夢,他狠狠的用手捏了自己的大腿一下,有疼的感覺。他的希望破滅了,小芸,為什麼你和你叔叔會有這種事情呢。

親眼看到自己喜歡的女孩子被別的男人肆意的玩弄,並且那個男人還是平常看起來對自己很和氣的團長,女孩子的親叔叔,天,該怎麼辦呢?心裡的那種怒氣又湧了上來,這個該死的東西,玷污了自己心中最純潔的小芸,從叫小芸跳脫衣舞,現在又見到他對小芸做出這種禽獸不如的事!

志國咬緊了牙齒,一個念頭上來:我去狠狠的揍他一頓,然後帶小芸離開這裡。這想法似乎很對,志國幾次都想要起來去完成這件事情。但隨即又想的到,自己能不能幹的過他還不一定,何況他兒子也一定會對自己動手,加上這糰子是他的,揍了他,自己能走的開嗎?再說到時候小芸又怎麼辦?如果她知道自己明白了他們之間的關係,那不是傷害了她嗎?再說小芸現在這樣的情況,就一定會跟自己走嗎?

還要去愛小芸嗎?她不再純潔,不再是完美的了,她被其他男人上了,這個男人還是差不多天天要見到的團長。忽然煩躁的覺得,小芸的身體好髒,好髒。

忽然的想起小芸那眼角滾落的淚水,小芸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她說過了,她要和自己好,要把一切送給自己。可是,為什麼團長找她的時候她不拒絕呢?就算拒絕不了為什麼又不跑到自己這裡來呢?

忽然想到,這個歌舞團裡的每個人似乎都是怪怪的,好像都在瞞著什麼,天知道以後又會發現什麼呢?可是又不知道哪裡有什麼不對頭的。

志國的頭都想大了,心裡有無數個不同的念頭在衝撞著,憤恨,暴怒,厭惡,悲哀,都在心裡掙扎,也有一些自己也感到很不可思議念頭湧來。

小芸,她……和自己的親叔叔做愛!自己看的清清楚楚!她叔叔矮胖的身體壓在小芸潔白的肉體上,她叔叔的陰莖深深的插在小芸的陰道裡,小芸在低聲的呻吟……

志國的思想忽然就轉到了這個方面去了,自己覺得很齷齪,但奇怪的是竟然小芸和叔叔亂倫的景像在腦海裡揮之不去。小芸那雪白修長的雙腿,翹立的雙乳,是那樣的美麗。她叔叔喘著氣用力的幹著自己的侄女小芸,直到最後把精液用力的射進了小芸稚嫩的子宮。

想像著她叔叔的精液從小芸的陰道裡流淌出來,混合著小芸的淫水把她的小穴都弄的很濕,小芸的大腿上,小腹上都是愛液……志國居然發現自己很興奮!生理上不可抑制的出現了變化,下身的某個部位瘋了似的在漲大著。

志國的陰莖已經硬的難受極了,他狠狠的罵了自己一句無恥,但還是忍不住把手伸到內褲裡面,握住漲硬的陰莖開始套弄起來,腦海裡一遍又一遍出現著小芸和她叔叔亂倫的畫面,那被陰莖撐開的小穴,那射進小芸陰道的罪惡精液……

志國終於在腦海裡出現小芸張開的雙腿,陰道裡流淌著精液和淫水那個畫面的時候,快感到了極點,噴湧的精液射的自己滿手都是。

休息了一會,他看看身邊的人都已經睡著,胡亂的把手上的精液擦在了被子上,又擦了擦陰莖,閉上了眼睛。

他在心裡說:算了,不要去想了,一切都等到明天再說吧……

第二天早上七點,他被舞台上其他睡的人收拾鋪蓋吵醒了,伸個懶腰,發現自己的精神居然很好,昨天沒睡好但似乎一點影響也沒有。

起來收拾好鋪蓋拿到大車上,發現小芸已經起來沒在車上了。志國拿了毛巾牙刷,剛好一個叫小錢的18歲男孩提了點水過來,他就攔住了搞了水洗刷起來。弄好這些,他想出去吃早飯。歌舞團裡其他的人,包括那個看票的小錢都圍在燒飯的鍋邊上盛稀飯,稀飯是孫老頭很早就起來燒好了的。

正準備邁腳,有一隻手蒙上了志國的眼睛,他被一驚,忙拉開那隻手,把那個人拉到自己的面前,等看清楚了是誰,心裡咯登了一下。

「志國,我幫你買了小籠包還有牛奶呢。」小芸很開心的一隻手舉著一份早餐,在他面前晃了幾下。

忽然心裡覺得甜甜的,小芸對自己真好,可是又有點酸酸的,現在這個開心的小芸,就是昨天晚上還掛著淚水的那個嗎?

小芸看著志國在呆呆的看著自己,一聲不響,蒙他眼睛的那隻手還是被他捏著,想抽出來,但志國下意識的捏的更緊了。

「你怎麼了?」小芸有點吃驚,害怕的看著他。志國驚醒過來尷尬的放開手,拉著小芸走到邊上,兩人蹲到了一個比較安靜的角落。

小芸把早餐拿出來,叫志國張嘴,把一個小籠包塞進了他的嘴巴。志國費力的吞了下去,小芸轉著頭問他:「好吃嗎?我很早就起來去買了哦,走了很遠的路。」又把那瓶牛奶插上了吸管也餵在他嘴裡給他吸了一口。

志國皺著眉頭問她:「你吃了嗎?」「吃過了啊,早就吃了,吃的稀飯。」「你怎麼不給自己也買一點來吃。」「我稀飯吃慣了嘛,你說稀飯不好吃,我就起來給你買別的早飯,不好嗎?」

志國不再說什麼,把可愛的小芸輕輕的擁在懷裡,大口大口的吃著她買的早餐。

吃完了,兩個人情深意濃的依偎在一起,小芸的心兒似乎都像要飛了,到處志國到歌舞團,她就知道他是因為喜歡自己,志國的外貌和對自己的關心也打動了自己的心扉,前天那一次的消魂更是讓她對志國死心塌地了。

志國心裡想的又不一樣,雖然昨天他很不幸的看到了醜惡的那一幕,但仔細想想那也不是小芸自己找的事情,自己來歌舞團的目的只是小芸,現在她對自己深愛有加,自己又怎麼能不欣慰?雖然那一幕的陰影還在,但就當它根本沒發生吧,小芸,她現在不是這樣的可愛純潔嗎?

看著志國深情的目光,小芸情不自禁的伸過頭去,在他的嘴邊輕輕吻了一口。志國正準備回吻,一個聲音大叫了起來:

「好啊,兩個人在幹好事!你這小大姐啊,膽子還真大!」

志國和小芸都嚇了一大跳,忙站了起來,一看原來是陶雪來了。

老是有點活潑過頭的陶雪笑嘻嘻的站在他們面前,手裡還拿著吃稀飯的盆子,拿著筷子在鐺鐺的敲:「我說小芸啊,你和他來這邊做什麼,這裡真好,就你們兩個蹲著,邊上有石頭一擋住,你們親個嘴啊,摸來摸去啊,然後再幹點什麼,很過癮的吧?」說著很奸詐的一笑。

志國真的被她弄的哭笑不得,這個江蘇的女孩子說話老是這樣粗魯,真不知道她怎麼會懂的這樣多,膽子又大:「你不要亂說好不好,小心我火起來把你衣服脫了欺負你。」

小芸一手奪過陶雪手裡的盆子砸到了地上:「叫你亂說,你個騷貨,嚇死我了。」

陶雪彎腰撿起了盆子笑著說:「我說我的小大姐,你們做什麼呢,我管不著了,不過你叔在找志國呢,現在在他小棚裡,你捨不捨得放他去啊。」

小芸忙叫志國先去,自己和陶雪回歌舞大棚裡面做演出的準備去了。

到了小棚裡,章團長正坐在床邊上抽煙呢,今天他換上了一件發亮的皮裝,顯的很有派頭,見了志國就說:「小張,你先去換件好點的衣服,等下我們去大陳跑地去,那邊交流會就要開始了,地還沒說好呢。」志國看著面前這個人面獸心的東西真的不是滋味,但還沒有發作,回到大車上找出自己的行李,拿了一套筆挺的新西裝穿了,又到了小棚子裡。

團長拿了個公文包,和志國兩個攔了輛客車,往義烏的襯衫生產基地大陳鎮趕了過去。

到了大陳,團長先買了兩包中華,給了一包志國,叫他見時機遞人。又說了些要注意的事情,就先到了大陳派出所。

事情進行的很順利,志國一口義烏話省了很多麻煩,他本來也就是一個靈活的人,家裡做生意見多了交際應酬。在談好了演出要交的費用,又給了那些部門的人送了些門票請他們有空來參觀,說說好話開開玩笑。一上午,公安、工商、文化部、演出地皮都搞的順當了。

事情辦好,章團長很開心,連連拍著志國的肩頭誇獎他,又拉志國到一家飯店吃午飯。團長帶的錢不少,做歌舞團這生意的收入很可觀,在拉關係上也要捨得花錢,所以每次跑地,他都帶著不少的鈔票出門。

一會菜上來了,又叫了啤酒,團長興致高昂的和志國碰杯,幾杯酒下肚。團長笑著對志國說:「小張啊,這次真好有你啊,你做的很好。從前我一個人跑地的時候,本地人欺負我是外地的,不是刁難我,就是要的錢很多,很難做啊。這次你一幫我,果然順利多了。」

志國對自己的表現也很滿意,加上一路團長對他拍的馬屁也讓他很舒服,忙說:「哪裡哪裡,還不是團長你帶我的,我懂什麼呢,以後我盡力就是了,不過我看跑地也不是太難,我應該沒問題。」

團長點點頭表示讚許,兩個人又隨便聊了一些話,喝了酒就叫服務員盛了飯來吃。吃了飯團長買了單,拍拍志國的肩頭說:「小張,你這次幫了我大忙,今天跑來跑去也辛苦了,這樣吧,我帶你去一個地方讓你輕鬆輕鬆。」

兩人邁腳走進一家美發中心(那幾年並不是像現在這樣滿地多的是什麼洗頭敲背的雞店,基本上還是用美容美發做的幌子,不太明顯。),店裡的老闆娘看見這兩個派頭的客人上門,忙問要不要洗個頭。

團長笑著問:「我說,老闆娘,有沒有按摩的?」那30多歲的女人點了點頭,說聲上樓去,就先往裡面的樓梯走了上去。他們兩個忙也跟了上去。

到了三樓,老闆娘用鑰匙打開了頭一個房間,裡邊一個皮沙發上坐著幾個打扮的很招搖的女孩子在嬉鬧,有兩個看起來年紀沒出20,也有幾個快30的。

老闆娘問:「你們還滿意嗎?」團長說不錯了,談了價格就給錢,老闆娘拿了錢,又叫他們自己選一個,交代她們招呼好,笑著下了樓。團長讓志國先選,志國還是第一次到這樣的地方來,不過既然來了,也不能被別人看笑話了,於是大膽的走到那些女孩子面前挑著。

志國走到一個穿黃色背心的女孩子面前,看起來這個女孩子年紀不大,應該才就18、19歲,長的比較清秀,身材看起來也相當不錯,化裝不是很多,一看就讓志國有了好感。

那女孩子見志國在看她,又好像有點不好意思,歪著頭撒嬌的笑了笑說:「你要找我啊,那我們進去好了。」邊上那個和她年紀差不多的女孩子也笑了:「想不到剛才還說著,就有人來找你了,好了,這帥哥和你也相配。」又對志國說:「我妹妹才18歲,你可要溫柔點哦,要不我們可要心疼了。」

團長一看這勢頭,覺得有趣,湊過來說:「乾脆就你也來吧,大家樂樂。」那女孩子也不廢話,大方的拉住了團長的手就往門外邊走去,看見志國和那個小女孩子還在磨蹭,忍不住又去拖了一把。

四人出了那房間,大點的那個女孩子先到下面拿了鑰匙,回來打開了走廊邊的一個房間門。志國一進房間,發現裡面和一般的房間也沒什麼兩樣,只是擺設少了些,一張大床擺在中間,窗簾布緊緊的拉著,橫著還有一個小門。那女的留下了志國和她那個妹妹,笑著又拉團長進了小門裡邊,原來那是隔壁的另一間。

女孩子進了房間就一直低著頭,志國又不知道該說點什麼才好,一時間兩個人都站了一會,隔壁的房間裡,卻不時的傳來了嬉笑聲。

女孩子見志國遲遲不動,只好先說話:「先生,我們到床上去吧。」志國硬著頭皮脫了鞋子坐到了床上,眼睛看著女孩子,那架勢倒像是被她強迫的。

等女孩子也上了床,看他拘謹成這樣,不覺好笑,「撲哧」一聲就笑了出來。志國說:「你笑什麼啊。」「我還是第一次看見有人到這裡來和你這樣的傻呢,你從前沒找過小姐嗎?」說著開始幫志國來脫衣服。

志國只好承認自己是第一次上這樣的地方來,又問她叫什麼名字,幾歲了,哪裡人。女孩子邊幫他脫衣服,一邊回答他:「我是湖南的,今年18歲了,這裡她們都叫我小麗。」又問他叫什麼名字,是哪裡人。

志國忙回答說:「我是本地人,叫張志國,19歲了。」女孩子又「撲哧」一聲笑了出來:「我又沒問你幾歲了。」動手幫他把最後的內褲也脫掉了。

兩個人這樣一問一答,氣氛開始融洽了起來,志國全身赤裸,這時候就也來脫小麗的衣服,她很乖的配合他把自己也弄了個光身子。

等兩個人都裸體相對,女孩子主動的來抱住了志國。志國只覺得一個膩滑滑的女體靠了上來,反身迎去,小麗的乳房軟軟的擠到了他的胸口,一雙眼睛正張的大大的看著自己,櫻桃小口就在自己眼前,志國心中一動,將嘴唇印了上去,兩人四唇相接,又都閉起了眼睛。

吻了有一會,小麗的身子就軟了下來,散了吻低聲說:「我們開始吧,有時間的呢。」就在志國身邊仰面躺了下來,把自己的兩條腿分開,說:「你上來吧。」

志國站了起來,剛才的那一吻,他覺得現在的口腔裡還有一股香香甜甜的味道。再看小麗,雖然還有點稚氣,但身材也已不錯:雙腿很修長,乳房雖然不怎麼大,但腰很細,小腹很平坦。再看她雙腿中間的陰戶鼓鼓的,雪白的陰戶上點綴著一撮稀疏的陰毛。更難得的是皮膚白皙光滑,脖子欣長,這時候仰面躺下,一頭烏黑的長髮映著比較清秀的小臉,真算是遇到好貨色了。

「她和小芸可能都有的一比。」志國心裡不自覺的拿這個陌生的小麗和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做起了比較。

小麗看他還傻站著,忍不住又問:「你怎麼還不上來啊,你不會不知道怎麼做的吧?」志國忙就俯身壓了下去。

也許是第一次上小姐心理有點緊張,志國的陰莖雖然已經有點抬頭,不過還是沒能完全的硬挺,一靠到小麗的陰戶,上去頂了一下,只是頂不進去。

小麗忙用手拿了他的陰莖,另一隻手翻開了自己的陰唇,將他的陰莖對準了自己的陰道口,先把他的龜頭塞了點進去,放開了手,把自己的屁股往上一抬,志國的陰莖才順利的被納入了她溫熱的陰道裡。

一開始有點緊張,但一到兩人的性器官結合無間,志國也就放鬆了下來,心情一放鬆,陰莖那處就傳來了讓自己消魂的快感。試想,一個前幾天才有第一次和女人做愛的男孩子,面對女人的身體,怎麼能不衝動。

當下志國的陰莖被陰道裡面的嫩肉一裹,飛快的粗大起來,身下的小麗感受到了他的變化,只覺得自己的陰道裡一下子漲的難受,嘴裡禁不住啊了一聲。志國有了狀態,開始挺動下身抽插起來。

隔壁的團長也不知道在搞什麼,那個女人的聲音很大的傳了過來:「哦,你再用力一點啦,人家好舒服……老闆你真棒哦。」聲音很有誘惑力,聽的志國忍不住對身下的小麗幹的用力了些,又問小麗:「你姐姐叫什麼名字?」

小麗好像聽到那聲音挺害羞的,臉都紅了,又聽到志國這樣問,就說:「她是我表姐,姓王,她們叫她小王。」

志國說:「你表姐真騷,叫的聲音好大。」小麗往上抬了一下屁股:「你是不是喜歡她那樣的女人啊?」志國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那樣,現在插小麗的穴有了感覺,陰莖傳來的快感讓他什麼都不再去想了,只是用力的做著抽插的運動。

不一會身下的小麗也叫起床來,雖然沒有小王那麼誇張,還有點做作的樣子,但志國聽的性慾大增,幹的也更賣力了。一時間兩個房間裡都是淫語浪叫,好一派春色無邊。

小麗的雖然不是原裝貨,不過因為年紀小,陰道很緊湊,陰道壁的嫩肉刮著志國的陰莖也著實舒服,裡面的淫水隨著抽插也越來越多,滑的不得了。

志國問:「能不能換個動作來?」小麗正被他幹的閉起了眼睛享受,下面忽然又停了動作,忙說:「好,你要怎麼做呢?」志國提議從後面插進去,小麗二話沒說就背著他跪了下來,又把手撐到了床上,把屁股高高的翹了對著志國。

小麗的屁股也不是很大,不過看起來很結實,圓圓的,志國忍不住先用手捧住了摸了幾圈,又在她後面也跪了下來,用手去摸她的光滑陰戶。小麗卻伸了一隻手過來找到了他的陰莖往自己的屁股溝裡湊,對住了自己的穴口撒嬌的說:「你快插進來嘛,我要,你快幹我吧。」

挺著自己的陰莖慢慢的往她的陰道深處插進去,用手分開了她的屁股蛋,志國看著自己的陰莖慢慢的陷進了小麗的陰道當中,兩邊的陰唇被插的帶了些進去,還能看見些陰道露出的紅紅嫩肉。那感覺真的是爽透了,他忍不住哦了一聲,用力將陰莖頂了個到底,然後抱住小麗的腰肢飛快的幹了起來。

小麗被他插的咿咿啊啊的叫著,聲音斷斷續續的:「啊~啊~哦~哦~咿~咿~好快……哦~哦~受不了了……啊~咿~哦~哦~太深~了~哦~咿~哦……」這聲音在志國聽來真是好聽,他幹的更快、更狠了,想著反正也是花了錢,要玩就玩的痛快點。

大概過了20來分鐘了吧,志國正幹的歡,不知道什麼時候團長和那個小王開了門走了進來,就站在一邊看著他們在搞。志國感覺背後有人,嚇的忙把陰莖抽了出來轉頭去看,發現是他們兩個,忙說:「你們來做什麼啊,你們搞完了?」

團長停著個大肚皮,笑了笑說:「是啊,還是你時間長,到底年輕啊。我們做完了聽你這邊還在這裡搞,她說出來看看呢。」

小王一邊把志國又推到了小麗後面,用手拿著他的陰莖湊進了小麗的陰道,笑著說:「別不好意思,你接續啊。」又說:「妹妹啊,他弄的你還舒服吧。」

小麗沒說話,頭也不敢轉過來,心裡可能也在想著她表姐真沒數,這時候進來看,真不好意思。志國見事情這樣了,也不再管其他,又擺好姿勢,接著和小麗搞了起來,任由團長和小王兩個在一邊大肆的欣賞他們的表演了。

又接著抽插了百來下,小麗身子一軟,上半身倒了下去,志國只覺得她陰道深處湧出了一大股熱水,衝擊著自己的龜頭。陰道壁誇張的把自己的陰莖緊緊的咬住,一夾一夾的,原來她是高潮了。

志國可還沒有夠呢,剛才本來已經快射了,誰知道被小王他們兩個一攪,快感又低了下去,現在覺得自己還要再多搞幾下才行,只能又向前推了點,繼續抽插。

邊上的小王忙問:「妹妹你不行了?」小麗嗚了一聲,無力的說:「嗯,我不行了,舒服過了,再搞下去怕是受不住了。」團長哈哈大笑:「不會吧,做小姐被搞還會受不了啊,我還是第一次聽說。」

小王白了他一眼說:「我妹妹才出來做的嗎,又沒做過幾次了,再說你朋友也太厲害了點,要是像你射的快就沒問題了。」兩個人都還是光著身子,團長聽了小王這樣說,打了她一下屁股說:「剛才你可是被我幹的一直叫舒服,哼,那你說現在怎麼辦啊,要不你也給我朋友搞一回好了,你應該還沒爽夠吧?」

小王忙叫志國停下,自己上了床,在一邊躺下,分開了腿:「我妹妹不行了,你讓她歇會,和我搞一會行吧?」

志國見這樣子,把陰莖從小麗的穴裡抽了出來,壓到了小王的身上,對住了她的穴口一挺,小王的小穴裡面淫水未乾,很容易的全根插入,埋頭動了起來。

小麗無力的坐了起來,看看志國在幹自己的表姐,用手一摸自己的陰戶:「這麼多水,剛才難受死了,表姐,謝謝你啦。」

陰莖一進到小王的陰道,感覺又是不同,只覺得她的陰道比小麗的寬鬆多了,水也特別多,抽插起來唧咕有聲,剛一搞進去,小王就浪叫了起來:

「好哥哥,你幹的真好……被你插死了……快點,再用力些……哦……」

團長沒好氣的捏了一把她的乳房:「你這小搔貨,就是知道叫。志國,你把她也給搞趴下嘍。」志國說:「我哪裡能呢,我也就要快了。」

小王又用手抱起了自己的兩條腿,高高的壓在自己胸口,嘴上說:「哥哥,這樣幹,你能插的更深,你快用力幹我,我舒服死了。」

這樣的姿勢志國的陰莖一進一出看的清清楚楚,小王的陰唇被陰莖攪的翻進翻出,團長在一邊看的嘖嘖有聲,小麗回了點神,也好奇的湊過頭來盯著來看。

志國兩個幹的起勁,團長的雞巴可又被刺激的抬了頭,走到一邊也上了床,摟過小麗說:「看的我冒火,你現在行了沒,給我再幹幹。」小麗忙說:「你不是射過了嗎,不行的。」團長正在火頭上,忙說:「我等下再給你50好了,我一下就出來了。」

小王一邊浪叫著一邊說:「妹妹,你要是行了就給他搞一次吧,他給錢就行了,很快的。」

小麗聽表姐這樣說,聽到有錢拿,也就肯了。團長叫她就在小王邊上躺下,分開了她的大腿上去就幹。弄了一會,回過頭一邊喘氣一邊對志國說:「這逼真緊啊。」

四個人一張床,真是搞的別開生面,志國已經沒了心理負擔,有時候回頭看下剛才還在被自己幹的小麗,現在在團長的身下抬股相迎,心裡別樣刺激。兩個女孩子比賽似的浪叫連連,哦~啊~之聲不斷。

志國又在小王身上抽插了幾百下,快感聚積,只感覺腰眼一麻,終於悶吼了一聲,將自己的陰莖緊緊的抵住了小王的子宮口,身子壓了上去,陰莖跳動著將精液噴射了出去。

時間不長,邊上的團長也舒服的叫了一聲,把陰莖抽出了小麗了陰道,射在了她的肚皮上……

兩個人爽夠了從裡面出來,大概是下午兩點左右了,走在路上,志國掏出香煙,給了團長一根,又給自己點上。團長說:「小張,這次夠爽吧,以後我們出來這樣的機會多的是,你以後多給我幫忙啊。」

志國一邊回味剛才的美妙,一邊忙點著頭回答:「真過癮,嘿,剛才那兩個女的還真精彩,我們還換著來搞,真是……哈哈。」又說:「多謝團長請客了,你放心,你對我這樣好,我以後一定為你用心辦事的。」

團長又在路上攔下了回去的客車,兩個人上了車,找了位置坐了下來。車子開了,團長從公文包裡掏出一把打火機來遞給志國:「小張,這是你的吧?」

志國接過來一看,真是自己的,到大陳的時候他抽煙找它沒找到,就新買了一把,還以為這把打火機是早上換衣服的時候忘記帶了呢。心說難道是來的時候掉了,被團長撿到了?可他要是早上撿到了,應該那時候就還給我的啊。

看著一臉疑惑的志國,團長先微微的笑了一下,又板起了臉開了口:「這是我早上起床在我棚子門邊撿到的,昨天晚上我和小芸的事,你一定都看到了吧?」

志國一聽到這句話,頭都大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