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珠和阿珍是一間女校的同學,她們的之間的友情,已經達到十分熟落的階段!這晚,她們慶祝大學入學試考完,一齊去看電影。阿珍比較頑皮,她說要扮阿珠的男朋友跟她慶祝。在戲院內,阿珍的手,搭著阿珠的腰,使阿珠覺得怪舒服的。

她好像一隻馴服的羔羊,輕輕的倚在阿珍的懷中。阿珍忽然悄悄的在她身邊,吩咐阿珠輕輕蠕動自己的背部,她不知阿珍的這話有甚麼作用,不過仍然照做。

不知何時,阿珍摟著她腰肢的手,已經托著她的乳房,跟著,就輕輕的把掌心向前移,頂著了乳尖,快速地搓動她的奶頭。雖然那隻手隔著乳罩和衣服,但一樣傳出了火辣辣的動感,她的掌心,好像帶動了一團火,那團火把阿珠的乳頭灼熱了,弄得她心裡也癢癢的。

阿珠沒有男朋友,她心底十分愛阿珍。阿珍顯然在這力面有豐富的知識吧!她再搓多幾下就把阿珠弄得酸麻灼熱,她咬著牙,忍不住輕輕的哼了幾聲,這時才明白為甚麼剛才阿珍吩咐自己擦她的乳房。

阿珠更羨慕阿珍的,是她的乳房豐滿無比,比起自己足足大了四寸。她自己度來度去胸圍抑是三十二寸左右,而阿珍卻足足有三十六寸。

她給弄得意馬心猿,不知何時,阿珍突然實行了赤裸裸的胸襲,她的手已經解開了她的衣紐,手指由乳罩的杯頂伸下去,捏著了她的一隻乳尖,她還在搓著搓著,阿珠給搞得渾身抖顫,不由自主,內褲也濕了一大片。

她像小便失禁一樣,兩腿中間的裂縫裡不斷有水滲出,弄得她的三角褲都是液體。

「我們不要看電影了,去我家玩個痛快吧!」阿珍拉起阿珠說。

阿珍是住在旺角的,她是和哥哥一齊住。屋內沒有人。

阿珍和阿珠脫光了衣服,互相比較裸體,接著,阿珍還拿了一盒三級錄影帶來,和阿珠一齊欣賞。突然,門鐘響了起來!兩個少女嚇得跳起,慌忙拾起外衣穿上。

阿珍走到門口,果然,門已給哥哥弄開了,因她們扣上了防盜鏈,所以不得其門而入。阿珍開了門,阿珠亦將那匣錄影帶關掉,她詐作正經,正襟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阿珍的哥哥叫做阿明,他和阿珠及幾個同學一起去過幾次旅行,一向對她服侍周到。

阿明對阿珠印象很好,阿珠有時很害怕跟他目光接觸,因為他望著她的雙目,似乎飽含著了性的渴望,似乎要看穿她的衣服、直視她的裸體。

阿明見到阿珠坐在沙發上,很親切的跟她打招呼說︰「阿珠,甚麼風把你吹來了?今天你很漂亮,雙頰紅得很可愛哩!」

阿珍蹦跳著取過一杯酒給阿明,阿珠和阿明都可以看到她跳起來時,一雙乳房好像籃球在籃框內外彈跳著。

阿明神情怪異,阿珠卻暗叫一聲!原來阿珍乳房的跳動,提醒了阿珠想起兩人都是真空的,而兩個乳罩和阿珠的內褲都各自丟到客廳地板的一角。

她正想趕過去,撿起自己的內衣褲,阿明已經發現了她的粉藍色內褲。他興奮的撿起那條內褲,放在鼻端嗅了起來,不知他摸到那濕濕的一大片,會有甚麼感想。

阿明拿著阿珠的三角褲,嗅了又嗅,說道︰「好香!」

「喂!我們飲酒啦!」阿珍向阿明說。

阿珍向阿珠打眼色,叫她開啤酒。阿明在兩個女孩子的勸飲下,他把內褲放在小茶上,接過兩人捧過來的酒杯。

阿珍搶先一飲而盡,趁阿明飲酒時,一個箭步走過去,把乳罩內褲都提起,入房收藏好。阿珠滿滿的跟阿明喝了兩杯,她感到雙頰紅得發燙,不禁倒瀉酒,淋濕了陰戶。

「這個酒真好喝呀!」阿珍出房,她變得很妖艷,她的雙眼也濕潤了。阿明巴不得阿珠飲多一點,他連忙站起來,又快快的倒了酒。

阿珠推辭不想再飲,剛才倒濕了她的裙子,裙子很薄,濕了的裙子貼著她的大腿,赫然現出了毛茸茸的幼發,阿明頓時感到了自己腿間在發硬,他蹲下來替阿珠在地毯上拾起酒杯,無意間看到阿珠的裙底,那裡百份之一百是真空的,那飽滿的鮑魚狀縫子,好像是垂涎欲滴,他感到腦間氣血一湧,不禁隆的倒在地上。

兩個少女驚慌的過來扶他,他靈機一觸,索性詐作昏迷,好趁機納福。由於他放軟了手腳,而兩個女孩子是慌張的拉他。阿珍扶他的雙手,一對飽滿的乳房,壓著他的鼻子,壓得他險些窒息,不過乳房帶給他的那種溫柔感覺,遠遠及不上在抬著他的腿的阿珠。她們打算抬他上沙發,阿珠的乳房正正壓著他硬硬的身體,他全身軟軟的,難得這個地方卻硬得驚人。

阿珠感到很奇怪,她想不通為甚麼男人昏迷後仍會有個地方硬得這麼厲害的原因。

兩個女孩子合力把阿明抬上沙發,阿珍說要把阿明的鈕子解開,於是阿珍把他的衫鈕一粒一粒的解開,阿珠解開他的褲頭,問阿珍︰「拉鏈要不要解?」

阿珍說︰「當然要啦,我們要提防他吸不到空氣!」

那條褲子的拉鏈倒很難拉,阿珠兩隻手忙亂了一會,才拉開拉鏈,赫然發覺他的局部地帶給開放後,一根東西在內褲裡彈了一下。

阿珍說︰「趁他醉了,我們偷看一下。」

阿珠這時也充滿好奇心,在阿珍慫恿之下,快手快腳,拉開阿明的內褲窺看。那奇景看得阿珠目瞪口呆。就在這緊急關頭,阿明按不住自己的緊張情緒,他的局部地帶大力的跳動了一下,那好像是青蛙般大力的猛跳,這一跳嚇得阿珠連忙放手。

兩人見阿明的身體緩動,羞得要死。阿珍說︰「我下樓買醒酒丸!」

她急忙開門走了下樓,阿珠有點手足無措,她叫起來︰「等等我,我也要走了!」

但阿珍沒有等她,反而躺在地上的阿明,一伸手就拉住了阿珠的足踝!他張開了眼睛,詐醉胡亂地說︰「阿珠,為甚麼你解開我的褲子?你一定喝醉了酒,想看看我的身體,好,我聽命了。」

說完,他就站起來,迅速脫掉自己的褲子,連內褲也脫了下來。

他說︰「阿珠,我暗戀你已經很久了,你嫁給我吧!你看,我這裡是多麼充滿著男子氣慨。」

阿珠連忙伸出手來掩著自己的眼睛,她雙手放在眼睛部位,卻忘記了下身的重要部位。突然她感覺雙腿一涼,裙子被翻起,一條柔軟的舌頭,竟然在自己的腿間游移。

她尖叫一聲︰「啊!你這急色鬼!」

這時阿珍已經離開這屋子,沒人保護得了阿珠,她給他的舌頭弄得沒法站穩,她大力扯著他的頭髮,幾經辛苦,才把他推開,跟著她雙腿一軟,一下子跌在地毯上。

阿明知道現在是成敗關鍵,他不讓她喘息,一下子撲過去,吻著她的紅唇。

「哦!」阿珠叫出聲來,她不討厭阿明,但從未想過會這麼給他連攻兩招。她來不及咬緊牙根,就給他的舌頭伸入嘴巴中亂撩,那舌頭剛才是在自己的腿間,現在又伸入另一個禁區,阿珠真是拿他沒法。

他捧著乳房,揉搓著,讓她雙乳輕輕地顫動,還輕拉著乳尖。

「哎呀!,救命呀!停手,你干甚麼呀,阿珍,救救我呀!」阿珠亂叫著。

「她走了,正好方便我們享受一下,你剛才還挑弄我,這時卻在反抗,多麼傻。其實阿珍也希望我跟你好,她把你交給我,不會害你的,你是她的最好朋友呀!」

阿珠這時開始懷疑阿珍是設陷阱出賣自己,她說道︰「你、你搓得好大力呀,你把我弄痛了!」

阿珠埋怨著,她沒有怪阿明誤會自己,因為自己剛才真是拉開他的內褲窺看人家,不過,他這麼猖狂,又舐又摸、內外夾攻,快感很快遍及全身,這時的阿珠,開始崩潰了。在她腦海中一片空白時,他猛地一挺!

「啊!」阿珠身子抖了抖,一根硬硬的東西塞進她的陰戶內,那根東西很大,將她的陰道塞得滿滿的!她呻吟著,而阿明就大力抽動,阿珠雖然覺得被插入的地方有點兒疼痛,但是另一種莫名其妙的快感又使她覺得很享受。

阿珠被弄得如癡如醉,舒服地昏了過去!阿珍這時回來了,她向阿明打了個眼色說道︰「你把她怎麼了,看你們現在的樣子,一定好過癮吧!」

阿明揮手︰「你遲一點才回來嘛!我還沒完哩!」說著,他又大力地抽插著阿珠。

阿珍並不離開,她開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然後把乳房貼到阿明的背脊。

這時,阿珠突然睜開眼睛,她見到阿珍赤身裸體地抱住她哥哥不放,不禁吃驚地問道︰「阿珍,你怎麼可以和你哥……」

阿珍笑著說道︰「阿明並不是我親生哥哥,我們早已玩過好多次了!這次我是特地讓你的,你放心玩吧!」

阿明終於在阿珠的肉體裡發洩,從此之後,她們就常常在一起玩三人遊戲。

Tags: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