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父母和姨父在客廳繼續斗地主。這種無聊的紙牌遊戲,我從小就不喜歡,沒有技術含量。這是我小姨的家。今天爸媽帶著我來小姨家玩,我照例一個人在客廳看著電視,他們四個人搓著麻將。大約1個多鐘頭後,小姨說累了,坐過來和我一起看了一會兒電視,就自己進房睡了。

電視劇一集集地放,我的眼睛也開始迷離。畢竟18歲的孩子,到了這快鬼上班的時間,困是自然的。我說:「媽我困了,咱們回家吧!」我媽他們興致不減,也顧不上我,姨父撂了一句:「你進你小姨屋先睡會兒吧!」就自顧自地打牌去了。無奈,我只得到洗手間簡單洗了洗臉,推開小姨他們的臥室門進去了。

燈關著,今天的月光還不錯,照進小姨的臥室裡,在眼睛適應了黑暗之後,還是看的蠻清楚的。1。8m的雙人床上,小姨向右側臥著,身上蓋著條薄薄的毯子,呼吸很均勻。我躺在了床的另一側,閉上眼睛。沒想到吵吵鬧鬧的電視能讓我昏昏欲睡,在這寂靜的夜裡卻半天也睡不著。我轉過身,看了看熟睡的小姨,因為她睡在我左邊,而她是姿勢又是右側臥位,所以我轉身過去正好對著她的臉。

小姨長的挺不錯的。她比我媽媽小9歲,比我大17歲,今年正好30。看著她的臉,很容易讓人覺得似曾相識,好像就是哪個電視劇裡的女主角,卻又想不起來是誰。不是驚艷,而是那種耐看的,充滿一種母性溫柔的感覺。

小姨的性格基本可以從長相上看出來,她的脾氣很溫柔,對人也有耐心。她的身材很不錯,身高大約165的樣子,整體上瘦,但胸部和臀部的曲線是較渾圓的,我覺得正是因為有了這樣的身材,配上這樣的臉龐,才把小姨出落得如此可人。平時在家裡,我父母親和姨父以及那一堆舅舅都是牌鬼,小姨偶爾會因為他們人不夠參與一下,她也是興致不高的。她挺喜歡我的,沒事會教我兩句英文,或者和我一起看看電影,看看小說,有時會用手摸摸我的頭,我的臉,笑著看著我。

此刻我看著她,想想平時她摸我的樣子,心裡不由得笑了。她的手很瘦,看上去有些骨感,不過摸我的時候,我總是感覺到那手柔若無骨。我覺得她的手是世界上最純淨的,不僅因為她經常洗,而且她很少搽指甲油,即便搽,也是透明的。很好看。我又想到夏天的時候,小姨經常穿著連衣裙和高跟涼鞋,每每看到她,我的心裡總有種說不出的高興,就是喜歡看,小姨的腳同樣不搽指甲油,一樣的純淨,柔美。這會兒是冬天,它們都藏在小姨溫暖的被窩裡。

此刻我的好奇心大起,就想看看。我擔心吵醒小姨,就從腳的那頭掀開被子一角。慢慢的,慢慢的,露出了小姨的腿。哦,冬天冷,她穿著一條淡色的線褲,不過腳上沒穿襪子。我又輕輕把被子向上掀開了點,頭往近探了探,忽然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好像是洗衣粉的味道,又好像不是,是化妝品嗎,也不知道。此刻這股淡香環繞在我鼻翼兩側,我只知道是從小姨的被窩裡發出來的。

突然我有種想順著這香味撲下去的衝動,然而我還是強力制止了自己,撲到小姨身上,像什麼樣子,再說也會吵醒小姨。我享受著這味道,目光又移到了小姨的雙腳上。這會兒它們交叉搭在一起,側著,足弓彎彎的,好像兩個可愛的小香蕉。房間裡的光線並不明亮,所以我本能地把頭靠近了那雙腳,想看看清楚。

哎!那股味道又出現了,哦!原來是小姨的腳有香味。不對,我順著向上聞了聞,小腿上也有,只是不如腳上的明顯。哦,女人都是噴香水的,小小的我真傻。那香味真誘人,我就那樣傻乎乎地掀著小姨的被子獨自陶醉了半天,直到鼻腔裡都聞不到了,才把被子蓋好。這時父母在客廳喊我,說回家睡覺,於是我穿好衣服,出了小姨的臥室。

回到家,我還是難以入睡,想著剛才在小姨房間的事,我感到一種莫名的興奮。小姨的腳真美,比她的手還要美,儘管我看的不清楚,但那股香味,配上那彎彎的足弓,一切都顯得很完美。我忽然傻乎乎地想,如果哪天小姨再摸我,用的不是手,而是這雙腳,那會是什麼感覺?我興奮極了,臉熱乎乎的,輾轉反側難以入睡。

這件事就這樣過去了。幾個月以來,我都沒有再刻意地去想過。原本以為就沒事了,沒想到當下一年春天來臨的時候,當我再次看到穿著連衣裙高跟鞋的小姨時,我又忍不住想起了去年的這件事。

是我一個人到小姨家裡玩,之前跟小姨相約一起在家裡看新出的電影。小姨開門迎接我的時候,我就感覺到臉上熱了。那熟悉的連衣裙,高跟鞋。我忍不住低頭看了看她的腿。這時因為是晚春,還不算太熱,小姨的腿上多了一條黑色的絲襪。本來就修長的小腿,顯得更加迷人。

我傻乎乎地低著頭,小姨笑了,看什麼呢小力,快進來啊。哦,沒。我心不在焉地,紅著臉,進到屋內,換拖鞋。姨父出差了,還要一周才回來。小姨也換拖鞋,順手把那黑色的絲襪也脫了。見我好奇,小姨說,我也是剛進家門。哦,明白了。小姨說,碟在桌子上,你自己把它裝DVD先試播一下啊,小姨換一下襪子就來。就進了衛生間。

我照著做了,放好碟,嗯,質量不錯,很清晰,倒回開頭,暫停,等著小姨。小姨也很快出來了,坐在沙發上,說開始吧!我們就一起坐著看這部期待已久的電影了。此時的電影顯得並不吸引人,小姨倒是興致勃勃,而我總覺得下身就那麼不舒服,好像想撒尿,卻又好像不是那種感覺。於是站起身去廁所,小姨仍在興致勃勃地看著。

進了廁所,我站在那兒有感覺不是尿憋,但著實憋的難受。突然我看到了小姨剛才脫下的絲襪,此刻它們正靜靜地躺在洗衣機蓋子上。想起去年在小姨被窩裡聞到的香味,我心潮澎湃,本能的拿起那雙絲襪靠近鼻子,啊,就是這個味道,淡淡的香味,好熟悉啊。拿著襪子,我深深地嗅著,想像著就是小姨的腳……下身更憋了,我覺得難受,索性把褲子扒下來,讓那話兒直挺挺地站在空氣中,反而好受。我忘情地聞著,聞著,想著小姨用那純淨的美腳撫摸著我的臉龐。

「小力,幹什麼呢?」小姨出現在我身後,笑瞇瞇的。我傻了。手裡捧著小姨的絲襪,褲子脫到腿上,背對著小姨,只轉過一個頭來。我嚇傻了。「你這是?傻孩子,怎麼拿著小姨的襪子,快把褲子穿上。」小姨沒有像我想像的動怒,還是笑瞇瞇的,她脾氣真好。我趕緊收拾妥當,一邊說,沒什麼,我……我就是看看那是誰的襪子,我尿尿呢,你就進來了。

「呵呵,傻孩子,快回去看電影吧。」帶著一絲驚恐,我和小姨看完了電影。此刻她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笑著看著我。我難受,碰到那樣尷尬的場面,換了誰都難受。

小姨開口:「小力,你幹嘛拿小姨的襪子,你明明知道是小姨的。」「我不是」。「沒事,小力說實話,小姨不會說你的,小姨哪次不疼小力?」我是個愛面子的小孩,還是說:「沒有,我就是拿著看了一下」。小姨笑了:「好吧好吧,這個傻孩子,除了小姨還能有誰穿那麼長的襪子啊。好了,小姨給你做飯去,自己先玩著啊」。

小姨就進了廚房。不一會兒,裡面就傳出辟里啪啦的炒菜聲。我心裡慶幸著沒讓小姨知道我聞襪子的事,但小姨的襪子,那帶香味的腳,好像一跟線,拉著我這個小風箏,讓我總想再看看,再聞聞。

於是,我又溜進廁所。那雙黑色的絲襪依舊擺在洗衣機蓋子上。這次我聰明了,先關好了廁所門,然後照例扒下褲子,開始捧著小姨的絲襪聞起來。一邊聞,一邊伸出舌頭舔了舔,似乎這樣更能體會到小姨的香味。我陶醉在自己的世界裡,外面的一切,此刻對我而言都是安靜的,沒有意義的。

下身越來越脹,我只好又把褲子往下扒了扒,順手在那話兒上揉了一下。這一揉不要緊,頓時感覺到一絲從沒有過,卻又極其舒服的感覺。忍不住的,我又揉了一下,啊,真舒服。再揉,再揉。我左手捧著小姨的絲襪,右手在我的話兒上揉著,想像著小姨的腳撫摸著我,感覺從沒有過的舒服。

吱呀!門在此時不恰當地打開了。可以想像,那是比前次更尷尬的場面,因為這會兒我不僅嘴裡咬著絲襪,一隻手還在揉著下身。「小搗蛋,不說實話哦,到底在幹嗎?」我不敢回頭看小姨,儘管聽得出小姨仍然是笑瞇瞇的在說。「我……小姨……」「喏,這次總不是又看看是誰的襪子了吧?」「小姨……我錯了,對不起,我……」!

「你是在聞小姨的襪子嗎?真是個傻孩子,小姨都穿了半天了。」「小姨,我喜歡這上面的味兒,我…」「啊!有什麼味兒啊?傻小力」「挺好聞的,小姨你可千萬別告訴我媽媽!求你了,我以後不敢了!」「傻孩子,先來吃飯吧」!

一餐飯尷尬地吃完了。可能只是我覺得尷尬,因為小姨自始至終笑瞇瞇的,給我夾菜,盛飯,似乎就沒發生過剛才的事。

吃完,收拾完碗筷,小姨到衛生間把那雙襪子洗了,然後來到客廳,坐在我旁邊的沙發上。「小力,跟小姨說實話,為什麼聞小姨的襪子?」「我就是喜歡香。」「呵呵,人家都說臭腳丫臭腳丫,小姨都穿了半天的襪子了,小力不覺得難聞麼?」「小姨,你的襪子很好聞呢,一點都不臭。」「傻小力……」小姨坐過來靠近我,一如既往地用那柔弱無骨的手撫摸著我的臉,溫柔的說:「我不告訴你媽媽,但你以後也不能這樣了啊,腳畢竟是走路的,不臭也不能聞。」「可是小姨……我……我忍不住……小姨你的香味……」我急得說。「傻小力,那是小姨噴了點香水,你喜歡聞的話,小姨噴在手上給你聞。」「不……我喜歡小姨的腳……」「小力,不聽話,說了腳不許聞……」「為什麼,小姨,你的腳又不髒,再說聞一下也不會生病,為什麼不許?」我急得有點想哭,「小姨你說過疼我的,不是真話!」「你這個小搗蛋,好吧好吧,小姨哪次不疼你啊,讓我先洗一下,完了你要喜歡聞,就讓你聞。」「不,小姨,不用洗,我就想現在聞!」「小力又不聽話了,乖乖,讓小姨洗洗」。

說完,小姨就自顧自進了衛生間。嘩啦啦,一陣水聲過去,小姨沒出來。我坐在外面,想著馬上就能聞到小姨的腳,激動的下身脹的無比難受,卻又等不到小姨出來,真著急。

大約又過了5分鐘,小姨終於出來了。她邁著輕柔的步子走過來,往沙發上斜斜地一靠,溫柔的望了我一眼,說:「好了,小姨好好洗了洗腳,來吧。」說著,小姨把一條腿翹上來,輕輕搭在我的肚子上。我的小腹忽然脹挺了一下,回過神來,捧起小姨的腳。

這次,是大白天,客廳的光線好極了,我第一次離小姨的腳這麼近,看的是那樣清楚。這真是一雙美腳,我剛剛18歲,從前看過港台電影上總用一個詞叫性感,這時候我是完全體會到了,小姨的這雙腳,乾淨,白嫩,皮膚細緻而緊湊,趾甲晶瑩透亮,腳背上隱約可見幾條青青的血管,彎彎的足弓好像可愛的小香蕉,足踝連接著修長的小腿,處處散發著成熟女性的味道。

我偷瞄了一眼小姨,小姨正笑瞇瞇的看著我,我驀地臉發熱,趕緊低下頭去。捧著這雙性感的美腳,我慢慢把鼻子靠近腳背,慢慢的,貼上了,深深嗅著,香香的,不過聞的出來是沐浴露味,肯定是剛才小姨洗腳時用了。我繼續聞著,腳趾,趾縫,再揚起雙腳,對著腳心部位深深的呼吸。啊!真美啊!小姨的腳乾淨極了,幾乎找不到一點點深顏色的東西,更別說髒東西了。

我陶醉地聞著,嗅著,當中我又偷瞄了一眼小姨,這次發現她向後仰著頭,看不到她的眼睛是睜還是閉,時而會感到她的呼吸加促。真想伸出舌頭嘗嘗小姨的腳味,但我是個膽小的孩子,覺得小姨讓我聞已經對我很牽就了,如果我舔的話她可能會批評我。於是,我閉著眼睛又把小姨的美腳聞了一遍,撫摸了一遍,直到小姨說:「好了小力,今天就這樣吧!」才悻悻地放下。

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從小姨家走回自己家的,一路上,滿腦子都是小姨的腳,以及那誘人的香味。跌跌撞撞回到屋裡,我鑽進了被窩,又幻想著用舌頭親小姨的腳,頓時下身又開始脹。我想起了那會兒在廁所,那讓人極其舒服的揉搓,於是我故技重施,又開始揉搓那話兒,啊!好舒服啊!一邊揉一邊想像著把小姨的腳趾含在嘴裡的滋味。

沒過多久,我突然感覺下面出來了一些熱熱濕濕的東西,嚇了我一跳,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後來慢慢才知道這是射精,男人的性高潮。我第一次自學成才的射精,是幻想著小姨完成的。我只是依稀記得,那感覺美妙極了,如果我能含著小姨的腳趾射出來,那真的太幸福了。

完事後,話兒軟了下來,理智也恢復了一些,想想剛才發生的一切,那麼讓人衝動,又好像有點虛幻。我聞了小姨的腳!天哪,那是我親愛的小姨的美麗的腳!我曾經離它們那麼近,只要伸出一點舌頭就可以觸碰到腳上的肌膚!但我沒有!啊,我到底是怎麼想的?我真的是個膽小鬼嗎?渾渾噩噩地想著,加上射精後本能的疲憊,我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第二天是週末。一早醒來,昨天發生的事已然歷歷在目。我躺在被窩裡,繼續幻想著,真希望趕緊再去一次小姨家,又著實感到難為情。下次見到小姨會怎樣呢?還有沒有聞她腳的機會?不得而知。突然,電話鈴響了,我一個激靈翻過身,拿起電話:「喂?」「小力啊,是小姨。」「哦,小……小姨啊……什麼……什麼事啊?」「嗯,小力,今天你來小姨這裡嗎?」「行,我馬上!」掛了電話,激動地連褲子都穿反了。我還正犯愁呢,小姨主動叫我了!三下五除二吃了幾口飯,就向小姨家奔去。

一開門,小姨笑瞇瞇地站在面前,新的連衣裙,黑絲,銀色高跟鞋。小姨太美了……我進了屋,「小姨你……有事啊……找我?」「呵呵,臭小鬼,有沒有想小姨啊?」「想啊,可想了!」「小嘴挺甜,才一天沒見,就想小姨了?是想小姨的腳了吧?呵呵!」「我……沒有」。

小姨笑瞇瞇地拉我坐在昨天的沙發上,一翹,把整條美腿搭在了我的腿上,頓時那熟悉的香味又傳來了。我心狂跳不止,耳邊響著小姨嬌媚的聲音:「小力,又想聞小姨的腳了吧,好吧,既然你這麼喜歡聞,那今天你就好好聞吧。小姨剛買菜回來,什麼都沒換,你要是覺得味道不好小姨就再洗洗」。

我的腦袋嗡嗡直響,天哪,我聽到的真的是小姨說的?我有點不相信地抬頭看了一眼小姨,她微微低著頭望著我,仍然是迷人地笑著,我趕緊說:「不,小姨,不用洗」,說著抱起小姨的腿,搭上手輕輕地隔著絲襪撫摸。由於緊張,手有點發抖,只是在小姨的小腿上摩挲著,一會兒移到腳背,一會兒移到小腿。

小姨呵呵笑了,「小搗蛋,上面也可以摸摸。」我的下身開始發脹,手不聽使喚地慢慢移到了小姨的膝蓋以上,只摸了一下下,就又縮回來了。「放輕鬆啊小力,小姨又沒說你,來,把鞋給小姨脫了,你不是想聞麼?」我回過神來,小姨今天真主動啊,好像變得比以往風騷了點,不知道為什麼。

我開始解小姨涼鞋的鞋帶。解了半天沒解開,小姨笑呵呵地拍了一下我的頭:「這樣子解的。」她的玉手輕巧地解開了一隻,「喏,右腳的給你了,再解不開就不讓你聞了。」我還不至於那麼笨,看了一次,右腳就輕鬆地解開了。本能地,我拿起那只右腳的涼鞋靠近鼻子,嗅了嗅。「小傻瓜,鞋有什麼味兒啊?」「香香的」其實沒什麼味道,只有一點皮子的味,可能是因為剛離開小姨的腳,也可能純粹是我的心裡作用,就覺得有股若隱若現的幽香。

「呵呵,真是小傻瓜!」說著話,小姨的左腳已經伸到了我的鼻子前,頓時,真正的味道出現了,淡淡的皮革味,絲襪味,加上點腳汗的味道,混雜著香水,絕對是一種獨特、性感、撩人的味道,我忍不住把鼻子深深埋在小姨大腳趾和二腳趾中間。吸啊吸啊,那誘人的味道讓我大口地吸氣,喘氣,似乎想把那上面所有的味道都灌進口腔、食道、胃裡,我一邊嗅,一邊雙手撫摸著小姨的右腳,隔著絲襪,只覺得光滑之餘帶點磨沙,很舒服。

摸了一會,小姨把右腳也抬起來,和左腳一起放在我臉前,我會意地湊上鼻子,那雙腳卻輕巧地往後一閃,避開了我,我不解地睜開眼看著小姨,小姨呵呵笑了,啊,笑的真好看,應該說挑逗,又把雙腳伸過來,一邊一隻貼在我的臉頰上,上下摩挲著。

啊!我以前在被子裡揉話兒時幻想著小姨用美腳撫摸我的臉,此刻真實地進行著!難道小姨懂得我的心思?我並沒有說啊,老天,真是善解人意的女人!我閉著眼睛,一邊享受著小姨美腳的愛撫,一邊羨慕著姨父能有這樣的女人。那雙玉足從我的臉頰,行至耳朵,太陽穴,眉毛,小姨的腳好像挺靈活的,準確地觸摸到我臉上的每個神經,慢慢的,又移動到鼻子,頓時又感受到那熟悉的腳味,小姨用兩個拇趾輕輕夾住了我的鼻子,讓味道更容易地滲入我的鼻腔,我覺得到了天堂。

當小姨的腳趾漫遊到我的嘴唇邊時,我終於忍不住伸出舌頭輕輕沾了一下它,又一下,再一下,腳趾沒有離開,小姨也沒有說不行,我的膽子大了一點,輕輕扳過小姨的腳,用舌頭舔她的腳心。「呵呵!啊!」小姨輕輕地笑著,可能是感覺到癢了,但依然沒有反對我這樣,於是我鼓起勇氣做起了我夢中的事,把小姨的腳趾吃在嘴裡。

啊!那味道幽幽地飄進了口腔,不大不小的腳趾在我的嘴裡一翹一翹的,我用舌頭包一下,又鬆開,再包一下,小姨發出輕輕的「啊,嗯」的聲音,我也不知道她是癢,還是舒服。

我正這樣想著的時候,她就把腳趾從我嘴裡抽出來,說:「小力,來,給小姨把絲襪脫了。」我當然遵命。小姨把連衣裙往上拉了拉,露出大腿上的襪跟。我的手湊上去,因為激動,手還是有點微顫,拉住襪子的一邊,就往下拽。沒想到拽不下來,還連帶著掛了下小姨大腿上的皮膚,小姨輕啊了一下,又拍拍我的腦袋:「呵呵,傻小力,襪子不是這樣脫的,喏,看好哦」!

說著從襪跟捲了一個圈兒,然後雙手往下繼續搓這個圈兒,呼啦一下,毫不費力就把襪子脫到了腳踝。「看清楚了哦!我們家小力真是個可愛的小傻蛋,呵呵!」看著那脫下的絲襪變成一團盤在小姨纖細的腳踝上,露出若隱若現的腳跟,真是性感極了,我忍不住低下頭親吻小姨的腳踝兩側。啊,皮膚光滑細緻,帶著淡淡的熟悉的香,我簡直要暈了。

「好了好了,先把那隻腳脫下來,小搗蛋!」小姨抽開我正在吻著的腳,把另一條美腿伸過來。我按著那做圈兒的方法,也很輕鬆就把襪子脫了下來。當我把絲襪的最後一點從小姨的腳上褪下,露出小姨性感的美腳時,在讀這篇文章的你肯定體會不到我那時的興奮。你可能會辯解,在你第一次親吻女人的腳時也多麼多麼興奮。

但你別忘了,她是我小姨,是我的長輩,是愛我的親人,我們身上流著成分相同的血液。而此時,我正抱著長輩的腳,在做一件別人看來會大驚失色、甚至斥為胡來的事,而在我和小姨兩人又都是十分享受。這是突破禁忌的感覺,絕對不同於普通的男女感情,更不同於普通的血緣感情。

我真的呆住了,儘管在前一天我曾用鼻子在這隻腳上漫遊過一次,而今天的感覺是這麼不同,來不及多想了,小姨已經閉上了眼睛,我一下子湊上去含住了左腳的大腳趾,像嬰兒吮吸母乳一樣,啵,啵地吮著,恨不得把小姨的腳趾咽進肚子裡。

那種感覺,跟隔著絲襪吻完全不同,因為是肉跟肉的接觸,一切都那麼自然,舒服,我不知道小姨的感受,只是聽著她不斷地「嗯,啊」,而我自己則放肆地舔著,吮著,挨著個,我把左腳5只排列緊湊、纖細整潔的腳趾吮了個遍,每一隻的口感都不一樣,我尤其偏愛大拇趾和二拇趾。

小姨的身體在顫動,和我手的微顫不同,她是一次一次間斷性地猛顫,每次伴著顫動還有此起彼伏的嬌喘,「嗯,啊,傻小力……嗯……」我發現自己很喜歡小姨這樣的聲音,她每嗯啊一下,我的話兒就不由自主地向上挺一次。幾次下來,我的下身已經脹地受不了了,頂著牛仔褲的邊口,我甚至感到痛了。

我很想像在廁所一樣把褲子扒下來,但此刻不是我一個人,小姨在旁邊,我有點難為情。繼續吮吸著腳趾,下身脹到真的開始明顯地痛了,我實在忍不住,對小姨說:「小姨,我想把褲子脫了,好疼。」小姨緩過神,睜開眼睛,又笑瞇瞇地說:「嗯,要是難受就脫了吧,別難為情,小姨也不是外人。」我就往下一點點扒。當露出我那話兒的時候,由於憋的太久,它猛地一個激靈就直立在空氣中了,令小姨不由自主哇了一聲。

我又開始難為情,覺得這麼讓小姨看著實在尷尬。不過我到底想了個辦法,對小姨說:「小姨,你也把你的小褲褲脫了吧,這樣我們都不害羞」。這是小男孩在學校裡都玩過的把戲,我當然不由自主就想出來了。

「呵呵呵,小搗蛋,跟小姨也不老實!」說是這樣說,小姨的手伸進連衣裙,腰肢扭動了幾下,就看到一個淡藍色的丁字小褲衩到了大腿上,又輕輕扭了下腿部,那小褲褲就脫下來了。

啊,小姨脫內褲的樣子都好性感。在那一刻我好像瞬間明白了一些事。小姨把藍色的丁字褲放在一邊,刻意地把連衣裙往下拉了拉,遮住私處。我繼續抱起小姨的右腳親吻,腳背上的肌膚緊湊光滑,我就那樣捧著腳背又吻又舔了十幾分鐘,又把腳扳過來,舔她的腳心和腳後跟。我發現小姨的腳趾和腳後跟都是很敏感的地方,每每我舔吻這兩處時,小姨的身體都會猛顫兩下。

我忘情地吻著,此刻唯一讓我分神的是,小姨連衣裙下的私處是什麼樣子?正想著,突然感到下身一陣強烈的快感,我一睜眼,是小姨把左腳放在了我的話兒上,啊,那白裡透紅的美腳正緩緩地在我的小蛋蛋上摩挲,每移動一寸,我的傢伙就向上猛跳一下。我興奮極了,又有點發呆,畢竟小姨是我的親人,又是我的長輩,這樣總覺得有點怪。

不過這樣的想法馬上就石沉大海了,因為我看到小姨潮紅的臉,右腳被我捧在手裡親吻,左腳交叉過來愛撫著我的蛋蛋,這樣的表情和姿勢實在太撩人了!我更奮力地舔小姨的玉足,而小姨也嬌喘地更加劇烈。

我的動作也越來越大,沒過一會兒,小姨的整只左腳都變得濕漉漉的,全部浸滿著我的唾液。由於下身快感的加劇,理智也隨之下降,我開始順著小姨的腳踝向上親吻,她的小腿,膝蓋。我很喜歡小姨光滑柔軟的膝蓋,在那裡舔吻了很久,也是搞的像剛從水裡出浴一樣濕潤,才又繼續向上親小姨的大腿。她的大腿太柔軟了,我一邊吻,一邊用發燙的臉摩挲著小姨大腿內側,並不是我懂什麼技巧,只是情不自禁的,我就想整個人都埋在小姨的兩條美腿之間。

小姨的大腿內側似乎比腳後跟還要敏感,我能感覺到她右腳撫摸我那話兒變得激烈和不協調,也因為右腳沒有舔過略顯乾燥,和蛋蛋之間的摩擦較大,我感覺疼了。小姨似乎也感覺到摩擦力大了,說:「小力,疼了是嗎?來,讓小姨把左腳的襪子穿上。」我不明白為什麼要穿襪子,小姨一邊穿,我一邊繼續親她右腿的膝蓋。

待到小姨穿好,把左腳重新放在我的蛋蛋上時,我立刻明白了,哇!太舒服了!絲襪在嘴裡時,會越舔越覺得嘴乾,而此時用絲襪腳來摩挲皮膚,卻是光滑、磨沙,難怪女人們愛穿絲襪,原來真的如此舒服!享受著小姨美腳的愛撫,我繼續向上舔吻著小姨的大腿,這時小姨的手按住了我的頭,阻止我繼續前進。「小力,好了,不許往上了,乖,過去好好親小姨的腳」。

我不解,正享受著大腿的柔軟,小姨卻不讓我繼續在這溫柔鄉逗留了。當然,我還是很樂意再去吻小姨的秀足,那是我最愛的。我扳過小姨的美腿,把右腳捧在手心,又開始吮吸性感的大腳趾。

小姨今天沒有洗腳,左腳上面獨特的腳味已經在剛才被我舔的差不多了,此刻正穿著黑色絲襪溫柔地愛撫我的蛋蛋,而右腳我還沒有舔過,那熟悉、誘人、甚至逼人犯罪的味道又一次灌進我的口腔、大腦。

我含著小姨的腳趾,聽著小姨「嗯,啊,嗯嗯」的嬌喘,那股想看看小姨私處的想法又湧進大腦,於是我故意把小姨的兩腿分開,慢慢地,小姨沒有反抗,也沒有夾緊,我看到了!那私處很明顯的一條縫,旁邊長著一些短短的小絨毛,咦,奇怪,那縫裡靜靜地流下一股液體,白色的,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但是我看到這些後覺得更激動了,舌頭品嚐著小姨腳上刺激性慾的味道。蛋蛋享受著黑絲美腳溫柔的愛撫,眼睛盯著流水的私處,我感覺到有一股強烈的不可制止的力量要從小腹下面湧出。

我有點害怕,因為我已經情不自禁的開始大聲「啊,啊」叫起來,卻也控制不足下面的那股力量。終於,白色的液體從我的話兒口噴薄而出,足足射滿了小姨一左腳,白色的液體,在黑色絲襪的映襯下,整幅畫面顯得極其淫蕩。(這是我成年後學會的詞彙)

射精的慣性讓我又繼續向前挺了幾下肚子,嘴裡還含著小姨的腳趾,第一次,就這樣給了小姨的腳。完事後,我倒在小姨的懷裡,小姨摟著我,用手溫柔地撫摸著我的臉。

這事是我和小姨的第一次,但不是最後一次。現在我已經20歲了,我們依然保持著這樣比一般親戚更親密的關係,我父母不知道,姨父也不知道。

當我18歲過後,我瞭解了一些性知識,知道男女二人愛的最高潮是做愛,是把陰莖插進女人的陰道,最後射精。也知道了女人陰部潮濕是受到性刺激,而流水則是到了高潮。

從我第一次看到小姨流水的陰部,我就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和她做愛。但小姨說我們是親人,不能這樣,這樣是有違社會道德的。我這5、6年來基本都是小姨足交射精的,從來沒有和小姨真正的做愛。小姨不准我碰她的陰部,乳房也不許。我真的很笨,5、6年時間,換了調情高手可能早就做愛了,而我一直只是舔小姨的美腿,美腳。當然,雖然心有不甘,心存好奇,但我還是很滿足的,畢竟對於戀足者來說,能親吻美腳,吮吸腳趾,甚至每次都享受腳交,已經是幸福的事了。我本來把這永遠作為秘密,我和小姨的秘密,但現在看到網上有這麼多和我一樣戀足的人,感到真的很高興。很希望和大家交流心得,經歷,真的很感謝你們能抽出時間看我的經歷。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