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能記得很多事情了,兩歲的時候家裏來的一些人還有我身上發生的很多事到現在我都還能記得。

所以我總能記得很多我們小時候都有過但是很多人卻不記得的事情,比如斷奶。

說起來不怕大家笑話,候的農村孩子斷奶都很晚,有的都能吃奶一直到上小學,我到快2歲才斷母乳,當然1歲以後的母乳是在我比較聽話的時候才有的福利餐,當然這些和今天要講的關系不大。

今天的重點是我記得的那些當年不懂得現在回憶起來卻很香豔的片段。

在姥姥家我媽排三,上面還有兩個舅舅和下面的二姨三姨,所以我有好幾個年紀都差不太多的表哥和表,除了小姨家住在比較遠的城市,剩下的我們幾家人一年裏經常會有幾次聚集在姥姥家的時候。

我要講的就是二十多年前發生的一些小事情,現在想來當年還真是性福。

先說記得最早的一次,是有一年快過年的時候大概臘月27到28,小姨夫因為在雲南當兵回不來所以小姨就帶著比我大兩個月的表姐(梅姐)來姥姥家過年,我家和二姨家離姥姥村都有二十裏路左右就一起過去玩了。

二姨家有個表哥比我大兩歲多,還有個小表姐(珊姐)比我大一個月,這個小表姐和我後來又發生了一些比較有趣的事情,不過那是長大一些的時候的事了,以後有機會再表。

先說這次的事情。

那天到姥姥家就已經是下午了,我媽和二姨到家就開始做晚飯了,因為很久都沒有聚這麼多人了,吃完晚飯姥姥讓我們都住下。

因為三姨帶了很多農村買不到的好吃的好玩的東西,我們幾個小孩玩的很開心,我也想再玩一天不想回家。

可是家裏不知道我們要留宿,那時候又都沒有手機,家裏連座機電話都沒有,每個村隻有一兩個公共電話,快天黑的時候我媽和二姨到村頭的公話那裏給家裏的公話打了個電話讓他們幫忙傳個信說不回去了。

回來的時候天已經擦黑了,我媽跟姥姥說,打個電話跑這麼遠,都出汗了,也沒帶衣服換。

姥姥就說正好前些天鎮上剛開了個澡堂子挺好的,大人一塊五小孩不要錢,你們都去洗洗吧。

于是我媽和二姨三姨帶著我們幾個小孩子還有大舅家的大表姐(比我大12歲後稱「霞姐」)和表哥(比我大7歲「強哥」)還有二舅家的兩個表姐(一個比我大4歲「琴姐」,一個大2歲「芳姐」)都準備去澡堂。

姥姥家離鎮上很近,我忘了我們用什麼交通工具到的澡堂。

二姨家的表哥那時候快5歲了,已經不讓進女澡堂了,因為我還太小,隻有我一個男的進女澡堂,當時感覺好恥辱啊!我不願意和她們一起洗,但是我媽不同意,我也隻能委屈地和她們共浴了。

其實小孩子無論做什麼決定也隻是當時那一下,進去以後我就忘了剛才不高興的心情。

我第一個脫完衣服然後自己搬著家裏拿來的大盆進去了,把地上一個不停流水的軟管放在裏面接水,坐在裏面很是高興,一會他們就都進來了。

那時我第一次注意到原來的下面還長著很多胡子一樣的毛發,我就很奇怪為什麼以前沒發現,仔細看看發現霞姐那裏也是有很多毛,霞姐看見我在看她,就快步走到裏面洗去了。

然後珊姐進來了,看到我就過來和我坐在了一起。

我們兩個就一直這樣玩著,珊姐一直坐在盆裏不出來,我卻一會出去放水一會又關水。

大人們隻顧洗自己的也不管我們怎麼玩了,可能是因為年齡最相近,那時我特別聽珊姐的話,特別討厭芳姐和琴姐。

以至于那天她們怎麼洗澡的我一點印象都沒有了。

過了一會珊姐讓我把水放著她給我沖水,我就把水管給她然後站在盆裏她拿水管往我身上沖,沖了一會覺得不好玩又讓我坐下給我洗胳膊。

珊姐很仔細的幫我洗,她讓我坐在盆裏,然後她的手就在水裏揉搓著我的下面,那時候雖然還不會很硬,但是也覺得很舒服,也有一點充血變大。

就讓她一直那麼摸著。

後來二姨過來給我們倆洗,珊姐還笑話我屁股小我就生氣打她屁股。

從那次開始我才慢慢開始對女人的身體産生興趣,而且我發現珊姐和我一樣也對男生的身體很好奇。

她總是找機會看我下面或者讓我看她下面。

洗完澡的第二天她就找到了機會讓我們互相都看了。

第二天珊姐有點感冒,可能是洗完澡沒注意好保暖,姥姥帶她去診所打針,她執意讓我跟我一起去,她告訴我她想讓我看她打針的樣子。

到診所以後她趴在那裏把褲子退到屁股下面的時候醫生看了我一眼,我突然覺得不好意思就出了門在外面等著。

回去的路上她問我為什麼出去了,我告訴她有人在就不敢了,她說那一會兒到家裏沒人的地方給我看。

我想了一路也沒想到哪裏能沒有人打擾。

回到家珊姐就叫著梅姐我們三個一起玩過家家,珊姐扮演醫生我和梅姐當病人。

起初我還不願意玩,因為還有好多小姨給我買的玩具沒動呢,可是珊姐給我使眼讓我玩,她的眼色我是真沒懂是什麼意思,但是我還是聽她的一起完了。

珊姐在裏屋坐在床邊,我和梅姐輪流進去「看病」,這時候我才明白原來這就是沒人打擾的地方了。

開始的時候是珊姐給我們兩個人看,這裏摸摸那裏捏捏,問問疼不疼啊張張嘴什麼的。

然後她說要給梅姐打針,就讓梅姐趴著,又從床下鋪的草墊子拔下一根草。

珊姐說:你按住她別讓動我早打針了。

我就把手按在了梅姐的大腿和屁股上。

梅姐皮膚比較黑但是不影響她的容貌,雖然不是特別漂亮,但是很耐看,尤其現在梅姐二十多歲小麥色的皮膚看起來很健康也很。

以至于後來我在小姨家所在的城市上大學時住在她家,還有另一段和梅姐的曖昧往事,甚至我女朋友都知道我和梅姐之間有一點曖昧。

哎呀!跑題了。

繼續這一次。

其實這整個過程裏梅姐也有很多語言和動作,但是因為她不是在我和珊姐的行動中,所以我就沒把梅姐的行為都寫出來了。

我摸著梅姐的屁股覺得很軟,但是這時珊姐卻說讓我出去等著,說每次打針不能有人看。

我出去等了一會,梅姐出來跟我說,換你打針了。

我就進去,梅姐在外屋等著了。

進屋以後珊姐大聲說我給你檢查肚子,然後就把我的褲子往下扒開,露出了她想見的那裏。

她又說你躺著我給你打針,打完肚子就不疼了。

這些話應該都是給屋外的梅姐聽的。

她把玩了我的jj一會就讓我出去叫梅姐進來,但是梅姐已經不在了,隻剩下姥姥一個人在了。

姥姥說她跟著小姨去大舅家看魚去了,大舅在村頭的水汪裏抓了幾條大魚。

我就回到裏屋跟珊姐說要不咱也去看看吧,珊姐不願去,她告訴我有個秘密跟我說。

我很好奇是什麼秘密,就湊近了過去聽她說。

她問我有沒有見過我爸媽晚上日逼。

我一下子很震驚她怎麼能說出我們男孩子平時閑聊時說的詞語,而且還是這麼避諱的詞,但是我沒有表現出來震驚的樣子,我說好像見過,但是沒看清,隻看見影子。

她又問我,那你聽到他們日逼的時候說話了嗎?我說,隻聽到喘氣的聲音,沒有說話。

她告訴我,原來二姨和姨夫平時對對方都沒有稱呼,隻有在床上的時候會互相稱呼媳婦和男人。

我還奇怪為什麼二姨要叫她老公男人。

珊姐說,她聽到她媽一邊被日一邊說「男人你日死我了」,而且還有噗嗤噗嗤的水聲特別大。

然後她猶豫了一下又問我見沒見過女人吃小弟弟,我又一次很震驚地說沒見過。

而且我是第一次聽到原來小JJ也能叫小弟弟。

我問她,你怎麼知道那裏叫小弟弟的。

她說也是聽她爸媽日逼的時候說的。

她夏天的時候見過一次二姨吃姨夫的小弟弟,她說那天她本來要起來尿尿,卻看見他們在堂屋鋪的涼席上躺著,姨夫沒穿內褲,二姨就趴在下面在吃。

我問珊姐,那你看見姨夫的JJ了嗎,她說看見了,很大比我的大很多。

她還告訴我等我長大了也會那麼大。

珊姐說他們在做的時候,姨夫經常會說媳婦我要日你行不行,偶爾也說你來吃吃我的弟弟,開始珊姐還以為他爸要和我小姨做,或者讓她叔叔要二姨,慢慢才知道,原來他們說弟弟和妹妹就是男人和女人的下面。

珊姐說完又讓我躺下,扒開的我褲子看著小弟弟,然後看了我一眼,就張嘴要去吃,我當時心裏一緊張,怕她會咬疼我,而且當時我還擔心一件事,我怕她給我咬破了,回家被我媽發現了就不好解釋了。

等她吃進去才感覺好舒服。

她吃了有十幾秒就放開了,我問她好吃嗎,她說沒味道,又問我什麼感覺,我說你的舌頭碰到那裏就很舒服,她就笑笑起來了。

其實我當時特別想她還能再吃一會,但是我沒好意思要求。

前面寫到我和珊姐過年在姥姥家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今天就接著說我們後來發生的一些更親密的故事。

還有一個大背景忘了說,之所以我媽在姐妹仨中個最大,我卻最小,是因為我還有一個比我大6歲的親姐姐,她在我的性啟蒙階段,到後來我交女朋友,甚至到現在,她對我這方面都是一個施教者,對我有很多苦口婆心的說教,避免了我犯不必要的錯誤,也解答了我很多這方面的誤解。

其他就沒有了。

自從那次珊姐親了我還沒發育的JJ以後,可以說我的小兄弟就是在珊姐的見證下一點點從小JJ變成大JB的。

上小學之前的那兩年,我們每次見面都會找個沒人的地方玩弄我,每次也都是珊姐抓住我的手往她的小BB那裏放,讓我撫摸。

但是以我的經驗(在澡堂裏看到過很多女人的下面長著毛發,有多有少,隻是沒有湊近觀察)我的印象裏以為女人的下面也像男人一樣,都長在前面。

每次珊姐讓我摸她下面,我的手都是在陰阜部位撫摸,她就把我的手使勁往陰道口方向拉,我以為她要讓我摸她的屁眼,就不願意往下摸。

我們就這樣一年有那麼幾次的玩著,除了摸摸下面,偶爾她會吃一次我的JJ,我覺得那隻能是吃JJ,還不能算是口·交,我那時也能硬起來,就像憋尿時間長了也會硬起來,不是很硬而且那時候龜頭還沒有露出來,珊姐最喜歡玩的就是親的我JJ硬起來以後彈著玩,還說我的很白。

比大人的好看。

我們從來沒有吻過對方,因為我們都覺得臉對著臉很不好意思。

直到後來好像是我們七八歲那年夏天,我才真正看清楚她那粉細膩的小肉縫的廬山真面目。

記憶裏,小時候的農村夏天出奇的熱。

我們家附近有一條大河,每年夏天雨多的時候都會發一次大水。

大水過後,新的河水特別清澈,那時候河水也沒有污染,直接飲用都沒有問題。

那時的農村又沒有空調,男男女女晚上都去河裏洗澡納涼。

男人洗的地方很近就在橋邊不遠處,女人洗的地方就比較遠了,在距離大路邊差不多300米遠的地方有一大片淺水區,白天我們這些小孩子都在那裏玩水,因為水很淺,外圍有沉船(那種水泥做的采砂船)和大石頭擋著,所以很安全。

那片水白天一整天的時間都被我們10歲以下的小孩占據了,男孩子都是光著什麼都不穿,女孩子都穿著短褲和小褂,摻雜在一起戲水。

到了晚上,就成了女人們的地盤,當然像我這種半大的男孩偶爾跑過去玩也沒事,隻是惹得那些白天不敢脫衣服,好容易晚上脫光光的小女生們不高興。

這年夏天,莊稼地裏玉米很高的時候。

二姨家空調壞掉拿去修了,那空調是小姨結婚時買的,後來小姨家換新就把這個舊的的給了二姨家。

但是近處沒有修的要送縣城去修,好幾天才能送回來。

珊姐就借口家裏熱有沒有地方可以玩水涼快,要來我家玩。

二姨就把她送我家來住幾天,等空調修好再回去。

珊姐上午到了我家,中午我就帶她去了河邊洗澡。

說來也巧,平常都是十幾個人的,那天河邊隻有另外的一個男孩和兩個女孩,那兩個女孩年齡都比較大的了,大概有10歲了。

其實珊姐很怕水,她不敢下水,隻是坐在岸邊看我脫了衣服下水去了,她看我再水裏玩了一會喊我上去跟我說:「你怎麼讓別的女孩子看你脫衣服的樣子?」。

她說這句話我記得很清楚。

好像很生氣的樣子。

我覺得珊姐可能是不敢下河就生氣了,我就穿上了件短褲和T恤帶她去了橋下面。

橋下的兩頭有很大一塊陸地沒有水,而且河面上的風吹來又很涼爽。

我找了個大石頭坐在上面,珊姐跟著我做在那裏,一起抓小魚玩水。

過了一會珊姐提出來她也要洗澡,我以為她要再回去洗,忙拉著她走,誰知她是要在橋下面洗,她說石頭旁邊水淺,在這裏她不害怕,隻能陪她在橋下面了。

那個時候玉米長的很高,除了玉米除草,地裏的農活不多,除了天黑的那一陣都來洗澡,所以路上來往的人沒有幾個。

我以為珊姐會像別的女生一樣穿著衣服洗,可是她竟然把衣服脫了,她說不想穿濕的衣服。

我怕別人看見,就坐在石頭上盡量擋著她。

畢竟距離我們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就有三個人在呢。

珊姐說她蹲在水裏洗,別人看不見的,讓我也脫了衣服和她一起。

現在想想這種畫面和情景根本就不可能發生,一個女生帶著我一步步慢慢的叩響性的神聖大門。

可是這就是我親身經曆的事情。

我們就蹲坐在水裏,四周大石頭擋著。

慢慢我也不覺得害怕別人看見了。

這是我第一次在這麼明亮的地方觀察珊姐的身體。

她肉比我多一點點,摸起來很細膩很光滑。

水很淺,站在裏面還不到膝蓋,珊姐就在水裏揉捏著我的JJ,我正舒服地享受的時候,珊姐說你摸摸我。

我就伸手到她下面,這一次我真正第一次認識到女生的陰道原來在下面。

我好奇地來回撫摸著那嫩嫩的軟軟的一條肉縫,往後摸到屁股又往前摸到陰阜,我心想這麼長的一條縫,要是張開了肯定很大,應該能把手整個塞進去吧。

我觀察到珊姐臉紅紅的皺著眉,眼睛一直愣愣地看著我,我問她難受嗎?她說不難受,你摸吧。

我就繼續摸著,珊姐的眼睛一會閉起來,一會又看著我。

她就那麼蹲在水裏不動讓我的兩個手指來回愛撫了大概十幾分鍾,才讓我停下,說你歇會吧。

其實我根本就沒覺得累。

我站起來看看四周有沒有人看到我們,發現那邊洗澡的人不見了,應該是洗完回家了。

我說沒人了,咱們過去洗吧,珊姐說她不喜歡那裏,就在這吧。

然後她也站了起來坐在了那塊平石頭上,分開兩腿讓我看她的粉嫩私密處。

我蹲在水裏靠近那裏的時候問了一句特傻逼的話,我說你給別的男生看過你的這裏嗎?珊姐說沒給人看過,但是有一次被男生扒過褲子漏了屁股,她去告訴了那個男生的媽媽。

我接著又問了一句傻逼的話,我問她你為什麼喜歡給我看啊?她說經常看見她爸爸媽媽做這些事,她隻跟我一個人說了,讓我別跟大人說。

我答應了一聲,就伸手扒開珊姐的陰唇看了看,這下終于知道平時聊天說的日逼就是把小JJ插進這裏面去。

我問珊姐,你看見二姨和姨夫日逼是怎麼弄的嗎?她說那我們試試吧,但是我不知道怎麼開始。

珊姐說她得躺著,就像我躺著讓他吃JJ的時候那樣。

但是我們在河裏沒法躺。

珊姐提議去玉米地裏做。

我們就出來穿好衣服進了路邊的玉米地,進到一半發現有人在裏面,嚇得我們跑了回來。

我不敢再進去,主要是怕有人認出我來回去告訴我家裏。

但是珊姐執意要找一個沒人的玉米地。

我一直都強不過她,隻好找了一片遠一點的鑽了進去,而且還專門等了一會聽到確實沒有人了,珊姐才找了一塊空隙草多的地方躺著。

然後看著我說,你趴著上來。

我就傻傻地直接趴了上去。

珊姐被我壓地喘不開氣,但是她沒讓我起來,也沒有說別的,就直接用手脫我的短褲。

我就坐起來自己吧短褲脫掉放在一邊,珊姐自己把褲子退到了腳脖子,我趴了上去以後就不知道怎麼辦了,珊姐抓著我下面使勁往她陰道裏塞,可是根本就夠不到,我被他抓的有點疼,還是進不去。

珊姐幹脆把褲子脫掉了,分開了腿讓我趴在她身上。

這時JJ被她抓的有些硬了,我頂著她的陰阜位置趴著不動。

珊姐說,你動一下就行了。

我們就這樣抱著,我的JJ頂著珊姐的陰道口磨蹭了半天。

後來實在熱得不行,就起來了。

衣服髒了,又回到河裏把衣服洗了洗,晾在剛才洗澡的石頭上。

當天晚上,珊姐自然還是要求睡在我的小床上。

大人也就是認為我們玩的親近。

晚上睡覺時,我是不敢有什麼動作的,怕大人發現就麻煩了。

現在想一想,小的時候我膽子真的很小,珊姐卻不怕,而且很大聲的讓我抱著她睡覺,我很緊張,怕大人罵我,可是他們就像沒聽見一樣,也不管我們怎麼睡。

我還是不敢有動作,珊姐就把我的手拉過去放在她肚子上,這個意思就是讓我自己主動點,讓我摸摸她的。

那幾天我們就一直這樣睡了好幾天,後來二姨來接珊姐回家時,還把我也帶去過了兩天。

那兩天基本上也和在我家差不多,少不了磨磨蹭蹭的。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停電銷魂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