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5月我被派到了寧夏。因為當時項目主要是跑前期,還沒有正式開工,所以沒事幹就天天上網聊天泡美媚,還真是應了那句古話: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

在寧夏一年期間,確切說是十一個月(從2004年5月中旬-2005年3月下旬),共上過4個網友,這是我上的其中最棒的一個。

當年她大概30來歲吧(她一直沒有告訴我她的年齡,但她同學的孩子上小學四年級),在陝西定邊縣一政府部門工作,離我們在寧夏工作的城市不足140公里,當時我40歲。

一開始跟她聊天的時候,她老是愛答理不答理的,但每次上網見她在都跟她打招呼。後來慢慢的就跟她聊熟了,變得無話不談,包括性方面的,她老公人很帥也很老實,但自從有一年病了一場後,那方面就不行了。後來她要了我的照片和電話,她給我開了視頻和聯繫方式,包括手機、辦公電話和家裡的電話。

記得我們的第一次是2004年中秋節前幾天,因為當時她給了我一盒人民大會堂專供的點心,中秋節回家的時候我帶回家了。

我們聊天的時候,她說:「因為離銀川不遠,所以有時去銀川玩。」

她去銀川要經過我們這裡,我順便問了一句:「那你什麼時候再去銀川啊?去的時候告訴我一下,我陪你去。」

她停了一會說:「明天禮拜六,我要去鹽池我同學家玩。」(鹽池離定邊約25公里)。

我開玩笑的說:「那我也去行不行啊?」

她說:「你樂意,我下午去。」

我說:「那我明天下午也去,到了我給你打電話。」

她說:「行啊。」

第二天中午吃完午飯,我寫了張紙條壓在了我宿舍檯燈下面,紙條的內容是網友的工作單位、姓名和電話。然後告訴領導和我宿舍的同事說我出去玩了,晚上可能不回來,就直接去汽車站了。

到了車站還好,剛好有一班去鹽池的車要發,我就坐了上去。畢竟是第一次去外地會網友,心裡即激動又坎坷不安。

到鹽池汽車站的時候大概是下午2點,我下車後給她打電話問她到了沒有,她說一會就到,讓我在汽車站等著。

期間我買了一盒煙,其實我不抽煙,是為了準備去她同學家用的,還有意看了看車站汽車車次表,能回去的最後一班車大概是6點。

一會,電話打過來了,讓我到車站對面的路邊去。

我邊走邊往那邊看,就發現一輛計程車,其餘沒有人。我過去後就站在計程車邊下四處張望,這時計程車載客的前位窗玻璃搖下,一個女的探出頭招呼我上車,我蒙了一下,盯睛一看,原來就是她,感覺比視頻上的要瘦。我趕緊打開後車門坐了上去。

上去後我說:「你來了?」

她應了一聲,然後說:「把你的電話給我用一下,我要給我同學打個電話。」

我把手機遞給她,她給她同學打電話聯繫,是要她同學來接一下(當時我挺納悶,她自己有手機,幹嗎要用我的啊?後來想想可能也是為了安全方面的考慮吧)。一會,她女同學騎著車子過來了,我們就打的跟著她同學去她家了。

到村口的不能進了,因為胡同太窄,她付完的錢,提了兩盒點心,我們就跟著她同學在小胡同裡拐了幾個彎才到她同學家,那院子一邊連圍牆都沒有,雖然是縣城,但那房子就是陝西農村的那種普通房子。

聊天的時候她告訴過我,她這個同學家裡弄了部生產塑膠袋子的機器,還雇了個人,錢都砸那上面了。

我們進到屋裡,我跟她同學及她老公打了個招呼,我網友介紹我說:「他是從XXX過來的(我工作的縣城)。」然後坐到炕上,她們就聊起天來。

我坐了一會,就出來到院子裡,去看她同學家的機器。

一會,她跟她同學出來了,跟我說:「我們要去菜市場。」

我噢了一聲就跟在她們後面,一起去菜市場。在去的路上,我才仔細打量她跟她同學,她打扮比較時尚、幹練,燙了長的黃色卷髮,上穿一件披風樣短衫,下穿七分寬鬆裙褲,身材瘦小,身高約1.55-1.57,是我喜歡的類型。她同學約1.65,穿了喇叭褲,身材很好,特別是屁股在緊身喇叭褲的包裹下,感覺圓滑而富有彈性,絕對是美女級的。

到了菜市場,我一直距她們兩三步的距離跟在後面,隨便的看著東西。

她們買了點肉和桔子就回來了。在回來的路上,我聽她同學說:「我看他不錯,別太苦了自己。」

回來後,我發現她同學的女兒回來了,炕上的書是小學四年級的。我跟她女兒吃著桔子,隨便有一句沒一句的說著話(我這人本來就不善言談),她跟她同學在外屋做飯聊天。

一會她進來了,我看看天色也不早了,就俯到她耳邊小聲問:「我回去還是不回去啊?」(當時我怕她要不樂意,再晚了沒車了,我又回不去,那不沒勁了)

她說:「住下吧。」

我一聽心裡踏實了。

一會兒,飯做好了,蒸的米飯、燉的乾菜燉肉。她同學喊她女兒:「XXX去叫你爸爸和你姑父吃飯!」

吃飯聊天的時候,她同學的老公說晚上正好打麻將。我心裡就犯嘀咕了:「要是打麻將她們黑我怎麼辦啊?再說我也不太會打麻將啊。」就這樣惴惴不安的吃了一碗米飯就不吃了。

吃完飯後,她跟她同學一塊收拾完,回到炕上,我用眼色示意她:「怎麼辦啊?」

她看懂了我的眼神,就對她同學說:「我給他找住的賓館去了。」

我把煙摸出來放到炕上就跟她出來了。一出來,我的心情馬上放鬆了下來,我們一開始是並排走的,我想拉她的手,可她不讓,說:「別讓人家看見!」我只好離開了她一點(當時我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那樣,可能是真的怕熟人看見,可離他家25公里,又不是一個省的,鹽池屬於寧夏,能碰到熟人?)。

還好,走了不遠,看到一家小賓館,她站了下來,我說:「你等下,我進去看看。」

我進去問登記處(就在門口裡面的邊上有個像崗亭一樣隔出來的地方,登記的是個約五十歲的男人),說有單間和標間,價格一樣,都是八十;我回頭看了她一下,她就在外面等著,當時我的感覺很像我跟我老婆出去一樣,我老婆也是那樣,我去問,她等著。

我向她招招手,讓她進來,然後跟她說:「咱上去看看房間怎麼樣,行就住下。」我跟登記的說:「我們先上去看看啊。」就上去叫服務員開開了單間(其實服務員年齡也很大了,我估計可能就是賓館的老闆娘)。

單間還算可以,設施很簡單,一張大床,一個電視,一個普通衛生間,主要是床鋪看上去還乾淨,所以就決定住下了。然後讓服務員打壺水,我去下面正式登記交錢。

等我登記交完錢回來的時候,我看見她跟老闆娘(服務員)小聲嘀咕了幾句。

等老闆娘走後,我把門一關,並將暖瓶放到了門口(開門就會碰倒暖瓶),然後就上床抱著她親吻了起來(老闆娘一走,她就上床坐下了),她也不反抗,只是唔唔了兩聲。

其實由於我近兩個月沒回家了,雞巴早就硬得不行了。我猴急的脫了她跟我的全身衣服,但等到脫她內褲的時候,發現她居然在內褲裡裝錢,但錢並不多,可能也就一兩百吧,我看到的就是五十的疊著,具體多少我才不管呢,我又不是為錢來的。

我把她的衣服和錢放到一邊,她仰躺著,我什麼都沒想提槍就幹了上去,激烈的抽插起來,只感覺很興奮、很爽,可只幾分鐘我就狂瀉如注-繳械了。

射完後,感覺特沒面子(我正常不是這樣的,而且感覺好像她還沒好呢)。她起來看了看說:「你怎麼沒給我戴套啊?」

我更感覺無地自容,低著頭答非所問的弱弱的說:「因為我好長時間沒做了,所以……」(套?我壓根就沒想過)。

做完後她去衛生間洗了洗,回來後我也去洗(看來她的習慣跟我一樣,做完後要用清水洗一下)。因為她先洗的,等我洗完回來,她已穿好衣服。我也趕緊穿了衣服,並穿上襪子(穿的時候我發現有一隻露腳指頭了),我穿衣服其實是為了要出去買酒喝,我喜歡喝酒,再說在她同學家裡由於不熟,肚子也欠點。

我跟她說:「我出去一下,買點東西。」

她說:「我跟你一塊去。」

於是我們兩人一塊出去到一過街的超市,我買了兩杯酒(就那種二兩一杯的白酒),兩根火腿,兩包搾菜。我看見她去了下買襪子的地方。

回到賓館後,我問她:「我買了酒和火腿,你吃嗎?」

她說:「我不吃,你很喜歡喝酒嗎?」

我說:「我一般喜歡喝點。」

她問:「那你喜歡抽煙嗎?」

我說:「我不喜歡抽煙,你喜歡抽煙?」

她說:「我原來抽過,現在不抽了。」(我發現她嚼口香糖,但確實沒有煙味)。

她還說,她抽煙是在他丈夫生病她陪他在西安住院的時候開始抽的,她一邊看報紙一邊抽煙的姿勢特優雅,有個主治醫生看上她了,有事沒事就找她聊天,對他老公也特別照顧。

在說的過程中,她打開電視看電視,我打開一杯白酒和一根火腿,邊喝邊聊。一會就喝完了,我喝酒很快的。

酒喝完了,我的興趣也又來了,我關了電視,輕輕的把她摟在懷裡,聞她的秀髮,吻她的耳朵、臉峽,然後脫她的衣服。她像一隻溫順的小貓任我擺佈。

等全部脫完後,我現在才發現她的陰毛是標準的三角型,陰戶顯的很小,大陰唇幾乎沒有,只有兩片小陰唇,有點像蝴蝶,但又不是蝴蝶那麼大。

我吻著她的耳朵說:像你喜歡怎麼做?」

她說:像你喜歡怎麼做就怎麼做。」

我不再說話,搬開她的兩條腿慢慢插了進去,她也把腿高高的舉著配合我。

因為前面第一次太興奮、太猴急,沒有仔細體味,這次由於是第二次了,又喝了酒,所以正常水準就發揮出來了。

我慢慢的插入,開始感覺很緊,有點插不進去的感覺,可等到龜頭部分插進了,整根肉棒很輕鬆的就進入了,而且感覺裡面很空曠。

於是我展開了我自己習慣用的和知道的招式,先一下一下抽插,且下下到底,我能感覺到確實插到子宮口了(由於她身材小巧瘦弱,聊天時她也說過,她小時候就體弱多病,且我的雞雞勃起時約15厘米長)。且每抽插一次都有噗呲……噗呲……像放屁的聲音(抽時進氣,插時出氣,絕對真實)。

抽插一會後,我改為攪拌式(就是陰莖插入後不來回抽插,而是像磨盤一樣,屁股在外面轉,陰莖在裡面攪),龜頭在小穴的最深處繞子宮口轉來轉去,時不時能碰到節育環露在子宮口的小巴巴(具體我也不懂,但確實感覺到有個東西在子宮口處,我還怕那小巴巴會戳傷我小弟弟,所以不敢硬戳她子宮口處,不然可能真能插入她子宮)。

攪了大概二十分鐘快要射的時候,我又把她翻過來,讓她趴著極速的抽插了約五分鐘,整個做愛過程中她都叫的佷響,開始是「啊……啊……啊……」做到高潮時喊:「我的小逼被你操爛了,使勁操,啊……啊……」

隨著她的喊聲,第二股濃濃的精液射入了她的體內,她也渾身一顫,像是暈眩了過去,身子慢慢鬆弛了下來,整個過程持續了約40分鐘。

我也感覺很累了,然後她翻過身來靠在床頭上,我躺在她懷裡,感覺特別溫馨。正想互相擁著睡覺的時候,突然我的電話響了,我看了看電話號碼,不熟悉,遲疑了一下,但還是接了。

對方是女的:「喂……XXX(我網友的名字)在嗎?」

我一聽就是她同學的聲音,我很平靜的說:「你好,她沒事,她回家了。」

然後,我們相視一笑,就這樣相互擁著睡了。

第二天,當我醒來的時候都快7點了,我還躺在她懷裡,但她已經醒了。

她見我醒了,親了我一下,並說她昨天晚上聽見隔壁也有人在做愛。她說的時候,我的雞雞正硬著呢(早上一般性慾更好),我一下把她抱下來,邊親吻(她口裡沒有什麼特別的味道)邊把雞雞捅入她的小穴,她也配合的用腿夾住我的腰。就這樣什麼九淺一深,連搖加擺的做了大約一個小時,最後雙雙做得是汗流浹背,但也回味無窮,爆爽!

(絕對不吹,不信的朋友可以試試,要想作愛時間長,要不就是根據自己的酒量適當喝點酒,陽萎的不算哈,陽萎的不喝酒都硬不起來,要再喝了酒那就更成爛麵條了。要不就趁早上早勃,那是自然反映,敏感度低,所以堅持時間長)

做完後,我不經意的看見床單上有痕跡並有點滴血色。我們各自簡單洗了一下,依然是她先洗,等我洗完穿衣服的時候,她把一雙襪子(是一雙白色的,夢特嬌牌的,雖然穿著顯小了點,我的腳大,但到現在我仍然留著)遞給我說:「穿這雙吧,你那雙破了。」

下去退完房後,她說她回她同學家的路不熟,讓我送她過去。

好在我來的時候特意記了來回的路線,我把她送到她同學的家門口,剛要說:那我回去了。她說:「你等一下。」然後就進她同學家了,一會提了一盒點心遞給我,是人民大會堂專供的(她不是不熟悉她同學家,是她有意要送我點心)。

真是個細心、有母愛而又可珍、可愛的女人!

後來我們又做過好多次,在鹽池這家小賓館做過兩次,在我工作的城市做過兩次,在定邊做過一次,在銀川做過一次,每次都是一見面住下就先幹一炮,完了出來吃飯,吃完飯回賓館睡覺前再來一炮,早上起來再來一炮。

後來她還告訴我,我不如他老公長的帥,但不知道為什麼卻喜歡跟我瘋狂的做愛。她還給我口交過,給我洗過腳,這些我老婆都從來沒有給我做過。還送給我過酒,給我老婆買過毛衣,還特別叮囑我一定將毛衣帶給我老婆。

那段時間她說她同事都說她氣色好多了。我2005年三月我要調走的前一天,她還特意來送我,那天我吻遍了她的全身。我買了個瑪瑙手鐲送給她做紀念,送她上車回去的時候,我們兩個都哭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