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妻子雅雅的旅遊證件給警察扣留了,想要逃去外國也不行。「去我鄉下祖屋。」在我提議下,我們全家匆匆上車,由我開車直奔鄉下的祖屋。

我已經差不多十年沒回去鄉下了,我本來就喜歡城市,所以十年前爸爸過身後,把房子田地都留給了我哥哥阿標,我也繼續回到城市做陳老闆的司機。我本來有個嫂嫂,但卻跟另一個男人走了,只留下兒子小勤跟阿標生活,一年前小勤也結婚了,阿標寄照片給我,他的媳婦小悅還真漂亮,鄉下人真早婚,十七、八歲已經結婚了。

車程大概有四小時,我們早上出發,過了中午才到鄉下祖屋。

我們的祖屋還真有點怪,只有我們這一戶是建在西邊,鄉里其他人都住在東邊。不過這樣更好,相信隱敝,適合我們逃亡。

阿標、小勤和小悅見到我們來,都熱情地招呼我們,我們甫一坐下,小悅已經端來熱茶,說︰「叔叔,請喝茶。」我這時才發現我哥哥這個媳婦年經輕輕,卻生得花容月貌,不施脂粉,已經能和城市的大美人相比。最奇怪的是,她雙眼閃著秋波的光輝,是那麼誘人。

他們盛情招呼,我們就住下去了,我們一家就住在爸爸原來留給我的那間大房子裡。我和妻子一張床,兩個女兒就睡另一張床。

這天我喝得很多湯,因為鄉下的食物很新鮮,煮出來的湯實在太好喝了,我喝多了,半夜要起身尿尿。我其實不喜歡半夜去尿尿,因為廁所設在祖屋後面,鄉下晚上沒電,黑麻麻的怪可怕。

幸好這一夜有明亮的月色,這夏天晚上天氣還很熱,鄉下沒冷氣,所以我起床看到兩個女兒的睡衣都翻起來,露出可愛的肚皮,在夏威夷曬了一層淺棕色。我走過去仔細端詳這兩個女兒,真的都是天姿國色。小女兒小靜已經被我弄到手了,這個大女兒小婷是更漂亮,發育得更好一些,使我唾涎欲滴。

我偷偷把小婷寬鬆的睡褲往下拉,她的小內褲很輕易地露了出來。我的手指扣在她內褲邊上向下一扯,下腹突然露出一大截,連她微微起的陰阜也露了出來,藉著月光看到她胯間已經有薄薄一層短毛毛,色澤還是淺淺的。我伸手想要摸一下的時候,她似乎察覺了,轉一轉身,嚇得我縮回手。

「還是去尿尿吧,別在這裡胡想。」我自言自語著,就悄悄地走出房門。

當我經過侄兒小勤的房間時,裡面傳來陣陣的呻吟聲。

「一定是小勤和小悅兩小夫妻在溫柔鄉了。」我看看房間的窗子沒關,大概是夏天的原因吧,「我去偷看一下也好。」想到這裡,我就來到窗下,半蹲著,偷看進房裡。

當我看進屋裡時,我吃了一驚。今晚的月色把房裡照得相當明亮,小悅全身已經被剝得像初生的小豬那樣,使我吃驚的是,騎在她身上的,竟然是我哥哥阿標,而他的兒子小勤站在一旁,用力搓弄著她妻子的那對嬌乳。

「啊……爸爸……我們不能這樣……啊啊……輕一點……」小悅呻吟著。

我哥哥這個農夫熊背虎腰,騎在小悅身上,把肉棒不斷地挺著,每一下都重重地插進小悅的小穴裡。

「我的好媳婦……我是幫我兒子……我也不想他無後……」阿標說完奮力地把肉棒擠進去又抽了出來。

我這時才明白,原來小勤在性方面是有問題,所以我哥哥才代替他這個獨生兒和他媳婦造愛。但我不明白,為什麼小悅肯這樣做。

「但……爸爸……這樣是亂倫……」小悅給阿標幹得氣喘吁吁,「啊……噢……而且……叔叔今晚來……會給他們知道……啊……」

阿標好像不想她說話,嘴巴湊上這可愛媳婦的雙唇,舌頭纏著她舌頭,津液不斷流進她的嘴裡。小悅這時只能「唔唔」發出聲音,說不出話來。

我哥哥粗大的肉棒「撲滋撲滋」地抽插進著小悅的淫穴。小悅這時經受不了阿標的狂干,也開始浪了起來,忘記她的小丈夫小勤還站在一旁,輕輕揉著她的奶子。

「啊……爸爸……你的雞巴……太大了……太粗了……慢一點……哎呀……啊啊……我受受不了……」小悅婉啼起來。

「好媳婦…小勤不能盡他的義務……現在我來給你嘗嘗真男人的味道……」阿標開始有點氣喘,對旁邊的小勤說︰「好兒子……你別怪我干你老婆……像她這樣美麗的女孩……你不餵飽她……她遲早會到外面偷吃……然後像你媽媽那樣一走了之……」

小勤在一旁,點點頭沒作聲,繼續撫摸她的妻子。

「怎樣……好媳婦……我餵你飽不飽……」阿標這時抱起她的屁股,肉棒插得更深了。

「啊……喔喔……爸爸……你插得我……好舒服……我給你填得滿滿……很飽了……」小悅這時已經不顧一切,說出淫話來。

「那你會不會去偷吃……」

「啊……爸爸……我不會偷吃了……你每天都來干我……餵飽了我……我不會偷吃……」

阿標聽到小悅誘人的浪語,更是用力的抽插著,這個姣好的小媳婦也隨著他的動作,屁股也上下的配合著,使那肉棒每次都深深地插進她那洞穴的深處。

「啊……爸……我快要洩了……快用力插我……插死你媳婦……再干深一些……啊……啊……」小悅高潮來了,把我哥哥抱得緊緊,淫汁沾滿了兩人的私處和大腿。

阿標這時也「啊」地一聲,白汁狀黏糊糊的精液沾滿了兩人的胯間和大腿。

我這時在窗外看得也差一點射了出來,尿液脹痛了膀胱,連忙走在屋後的廁所解除負擔。

「老弟!」我本來都很怕黑的,突然給這樣的聲音嚇得膽都破了。我回過頭來,原來是哥哥阿標也來尿尿。

「你剛才在窗外是不是看得很爽?」阿標一邊拉尿一邊對我說。

我有點臉紅,剛才我鬼鬼祟祟在窗外偷看,他竟然知道了。但我回心一想,不應該是我面紅,他才要面紅,姦淫自己的小媳婦,亂倫一套,還會笑我嗎?想到這裡,我便從容起來。

「是啊,你好像把你那媳婦幹得很爽。」我見他臉上有得意之色,便問他︰「你怎樣能勾引她呀?她還這麼年輕,怎麼會願意給你幹?」

「嘿嘿……」阿標拉完尿,低聲對我說︰「我用一種草藥,浸在湯裡,然後煮給全家喝,喝了三天藥力就能夠使女人淫蕩起來,每次奸她,她便會欲拒還迎……老弟,你忍耐一下,三天之後,你老婆也會這樣爽的……」

就是這樣我們住了下去,每晚我都起床偷看我哥哥在姦淫他媳婦。他每次完事後,都會和我打個招呼。

第三夜,我起床準備再偷看的時候,阿標竟在我房門外,他對我說︰「嗯,時機到了,你今晚也可以玩玩我那小媳婦。但是先試一試你老婆吧。」我還沒同意,他已經推門進來,直接走到我妻子的床前。

雅雅睡得正甜,阿標一下子就把她的睡衣掀起,把她兩個圓大的奶子抖了出來,雅雅從夢中驚醒,見到在她面前是阿標,說︰「大叔,你想做甚……」話未說完,阿標的嘴湊了上去,我妻子竟然沒怎麼反抗,用手環抱著我哥哥。

「我喜歡……我很想得到大雞巴……好哥哥……干我吧……」我太太說完,自己脫下了褲子,然後解開我哥哥的褲子,掏出他的肉棒,在手裡輕撫著。「好哥哥……你很大啊……我要你把這大雞巴插進我的淫穴裡……干我吧……」

我哥哥很高興,說︰「老弟,我很久沒嘗過這種成熟女人的滋味了……哈哈哈……」

果然哥哥的草藥藥力很強,把我太太弄得這麼淫蕩,雖然雅雅年輕時候也給陳老闆姦淫過,但到底事隔多年,現在竟然要看著她給自己的哥哥干,我心理有點受不了。

正當我想說話時,阿標對我說︰「還呆在這裡幹什麼,你看不到藥力很利害嗎?老弟,大家各取所需吧。小悅在隔壁房等你呢……」

我想起小那甜甜的容貌加上姣好的身裁,便動身走向小勤的房裡去,走出房門時,我回頭看到我哥哥那門大炮已經攻入我愛妻雅雅的海港裡,雅雅還把屁股挺起,完全接受他的攻擊。

當我走進小勤房裡時,小勤已經乖乖地站在一邊,說︰「叔叔,你好,今晚要你來幫忙,真不好意思……」

我哈哈一笑說︰「別客氣,小侄兒,你老婆還真漂亮,我求之不得呢。」我的話把小勤和小悅都羞得滿臉通紅。

小悅說︰「叔叔,你見笑了。」她慢慢解開衣服,她穿得是那農村的衣服,當然不漂亮,但在衣服裡露出雪白般的肌膚,卻使人感到她像貴族。

小勤說︰「叔叔,別客氣了,盡情享用吧。」

他那漂亮的妻子也說道︰「叔叔,你真的不用客氣,今晚就盡情發洩在我身上……」她已經把自己全身脫光,然後靠過來,依在我的身上,主動解開我的褲帶。

她蹲身下去吻我的肉棒,我看著這張美麗的臉孔正埋在我下體那黑毛毛的地帶,心情很是興奮,所以肉棒很快就豎了起來。小悅純熟地用嘴含著我的龜頭,吮吸著,還有舌頭挑逗著。

我受不了她這樣的挑逗,肉棒脹得很難受,就衝動地把她推倒在床上。

「叔叔……來吧……來盡情干我吧……」小悅自己抱起兩腿,貼在自己的乳房上,她下體那兩片黑紅色的大陰唇張開著,露出鮮紅的小淫穴。

我不能再等了,提起矗立的大雞巴,對準那小淫穴干了進去。

「啊……叔叔……你真厲害……雞巴比爸爸還大……盡情干我吧……啊……啊……」小悅很懂得呻吟,看來她已經給我哥哥幹過很多次了。

我搖動著粗腰,把肉棒一次又一次地攪進她的淫穴裡,腦裡面想起我的房間裡,愛妻給哥哥騎著姦淫的模樣,不禁對壓在自已身底下哥哥的媳婦動起粗來。我開始用力左穿右插起來,把小悅那個小洞穴口弄得歪來歪去。

「啊……啊……叔叔……我快給你幹裂了……再用力點……啊……啊……」小悅開始氣喘吁吁,說話都有點吃力。

小悅到底還年輕,也沒生過孩子,她那小穴把我的肉棒緊緊包住,當我磨擦的時候,一陣陣快感從雞巴傳上大腦。

「啊……救我……爸爸快來救我……」這聲音不是小悅的,而且我房裡面女兒的叫聲。

「豈有此理,哥哥,你連我兩個寶貝女兒都想動手?」我心想著,一邊想快去救女兒,另一邊不想失去眼前這個漂亮的女人。我於是幻想起女兒給哥哥干的情形,立即一陣快感散至全身,下體縮了一下,精液噴了出來,當我把肉棒抽離小悅的淫穴時,精液像條水柱那般飛向空中,然後掉到小悅的臉和胸脯上。

我顧不得善後的工作,披上衣服,匆匆跑到自己的房裡子。

果然我哥哥正在撕開女兒小婷的睡衣服,小婷兩個初成熟圓大的少女乳房露了出來,我哥哥一下子把嘴湊了上去,用牙齒去咬她乳房上面兩顆小豆豆。

「啊……爸爸……快救我……我要回城了……不要在這裡……」小婷見我進來,哭著叫我救她。

我快步走過去把我哥哥推開,哥哥說︰「真奇怪,我的藥怎麼對她無效?」

小婷掙開他時,伏在我的身上,嗚嗚地哭了起來,我脫下自己的T恤,給她穿上。我對哥哥說︰「小婷她不喜歡喝你煮的湯,所以沒有中你的迷藥。」

小婷還是抱著我,哭著說︰「我要回去,我死也不住在這裡。」她的性格很倔強,對貞操這方面很緊張。

當我看看我的妻子和小女兒時,才發現她們倆已經給我哥哥脫得精光,一齊坐在大床上。我哥哥見得不到小婷也就算了,回頭去擁抱著雅雅和小靜,她們竟然當剛才那事沒有發生過,嘻嘻鬧鬧地和我哥哥阿標抱在一起。

雅雅主動拉著我哥哥的手來撫摸她那兩個驕人的奶子,而小靜卻伏下身去,用她的小手捧著我哥哥的大雞巴,把龜頭放在自己的小嘴巴裡含弄著……

小婷哭著不斷叫我回去,我只好半抱半扶著她到屋後面我們開來的車子裡。當她躺在車椅上時,還很害怕地抱著我的脖子,我也抱著她。小婷一直都性格較硬,所以開始發育後從來不給我抱,這次卻把我抱得緊緊,我第一次感受到她那已經發育的胸脯。

「小婷乖,給爸爸親一親,就不怕了。」我的嘴在她那張美麗的粉臉吻了一下,吮掉她的眼淚,她似乎比較平靜了,我再吻她的臉,吻她的嘴角,見她沒反對,就吻上她那可愛的小嘴巴,當她還沒反應過來,我就用舌頭撐開她的牙齒,卷弄著她的舌頭。良久,我才放開她。

小婷擦乾眼淚之後,靜靜地坐在車上。

「伯伯剛才咬你,還痛不痛?」我用手按在她柔軟的胸脯上,關切地問她。

「嗯,伯伯剛才很大力地咬我。」小婷低聲地說。

我轉身從車廂底找出一罐潤膚露,說︰「爸爸幫你擦一下,就不痛了。」小婷點點頭。

我把她的T恤拉高,她兩個少女的乳房再次暴露在我眼前,小婷低下頭,不敢正面看我。我指著她乳房上紅紅的小乳蒂,說︰「是這裡痛嗎?」小婷又是點點頭。

我的手抹了一下潤膚露,就開始撫著她的乳房,我雙手感覺到她那兩個乳房的柔嫩,也感覺到她那兩個小豆豆已經在我撫摸下慢慢豎立起來。

「小婷,你還不舒服就跟我說。」我說著,雙手仍不斷撫弄她的兩個圓大的乳房。

「爸爸,我很舒服啊……是真的,很舒服。」小婷不好意思地說。

我的手撫摸的部位越來越寬廣,連她的肚子也摸了,然後連她下腹也摸了。

小婷閉起眼睛,我想我的機會來了,於是把她的內褲扯了下來,她私處那層稀稀淺灰色的陰毛露了出來。

「爸爸,你……」小婷突然拉著我的手,推開我。原來她真得對貞操是這麼注重的。

正當我尷尬時,突然祖屋裡傳來一陣喧鬧聲和慘叫聲,我心中一冷。

「小婷,你乖乖坐在這裡,我回去屋裡看看。」我拍拍小婷的肩頭說完,就匆匆回到祖屋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