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回到家中,還沒安頓好妻女,已經接到陳老闆的電話。

「阿賢,你回來就好了,快來我家,我們全家要立即去馬來西亞躲一躲。」陳老闆氣極敗壞地說︰「那個瘋子剛才打電話來我家,說要殺死我們全家。」

我匆匆忙忙來到陳老闆的家,那時候已經是晚上了。他們已經收拾好行裝,我幫他們把行李放進他們那輛華麗的Benz裡,就駕著車子直奔機場。

陳老闆坐在我旁邊,小芬和她媽媽坐在後座。

「陳老闆,你怎麼把這件事弄得這麼大?」我一邊駕車,一邊有點埋怨他。說真的,他為她女兒被奸而報覆文森,當然無可厚非,但這次弄出人命來,連我也有點後悔,當初文森老婆思思還對我說要一筆勾銷。

「我也想不到這件事會弄得這麼大。」陳老闆歎氣道,「因為我只是間接和黑幫的頭頭聯絡,他們卻弄出這樣的事來。更想不到那個叫什麼名字……叫文森那男人竟然瘋了,要來報仇。」說完頓了一下,繼續說︰「我們跑去馬來西亞躲了幾個月,大概他也被警察抓走了吧。」

我沒再說話了,路上車子不多,所以我開得特別快。突然前面有警察路障,我只好慢停下來,手電筒強烈的光照在我臉上,我拿出駕駛執照來,伸出窗口遞給那人。

「阿賢,不對!他們不是警察,快走!」陳老闆驚呼起來,我這時也才看到那個人沒穿警察制服,但一切已經太遲了,手槍已經對準我的太陽穴,另一個人也打破陳老闆那邊的車窗,槍口也對準他的頭。

「喂,江湖朋友,有話慢說,要錢慢慢談。」我舉起雙手說。

這時有個人帶著狂傲的「哈哈哈」笑聲出現在車前,我的心冷了半截,那人是文森。

「阿賢兄,我們又重遇了。」文森半瘋半癲說,「你看我從越南請來的這幾個專業人士厲不厲害?」

他走近我,打開車門,把我拉下車,然後對從坐的小芬說︰「我的美少女小芬妹妹,我又來了……哈哈哈……叫我志輝哥吧……哈哈……」小芬和她媽媽陳太太已經嚇得臉都白了。

他們把我扔在路邊,其中一個帶槍的越南人駕駛那Benz,另外兩個人跟文森上了另一部車,兩輛車都絕塵而去。

我走了很久才到一個警察局報案,那些笨警察竟然認為我和案件有關,把我扣留起來。到了凌晨,我的妻子雅雅才來保釋我,但我和妻子的旅遊證件被他們扣留了。

就這樣,我在家裡悶悶地過了幾天。暑假的天氣特別悶熱的,我在家裡只穿著一件短褲走來走去。妻子雅雅去附近的公司上班,現在我不見了米飯班主,她更要上班來維持家庭收入。大女兒小婷和她的同學約出去玩,只有小女兒小靜在家裡做暑期功課。

突然門鈴一響,我緊張地從防盜眼看出去,沒有人。我慢慢打開門,原來有一盒東西放在門口,我伸頭出去看的時候,走廊已經沒人,那送件的人跑得很快嘛。

我打開那紙包袋,裡面有一盒錄影帶和一封信。我拆開那信,看到署名是文森,我已經嚇得冷汗直流。

信中說︰「阿賢兄,你先看看這盒帶子,今晚帶你老婆來環XX路11號7樓X室。我做人很公道的,誰害死我妻子,當然要死,誰奸了我妻子,卻不守信用,當然要奸回他的妻子。勸你不要報警,你看完那盒帶子就明白。」

我顫抖地把影帶放在錄影機裡,緊張地播放出來。

鏡頭裡是陳老闆一家,他們給帶到一間破舊荒廢的工廠大廈裡。陳老闆平時氣焰很大,今天卻急忙跪在文森面前說︰「大爺求饒,是我不對,但是那只是意料,我沒想到會害死你妻子……」

鏡頭外是小芬和她媽媽的哭叫聲。「不要……請各位大哥放過我們……你們要錢我全給你們……啊啊……」

鏡頭轉過去,原來陳太太已經給一個越南人脫下褲子,下身赤的,雖然已是四十多歲,但因為養尊處優,保養得很好,大腿還很光滑。

只見那越南人把她按倒在旁邊的雜物上,拉出自己那條巨大的硬棒,完全沒有前奏就強塞進陳太太的淫穴裡。鏡頭拉近,只見那粗大的肉棒拚命往陳太太的淫穴裡塞進,由於沒有潤濕,她的陰唇被那肉棒擠了進去。陳太太尖叫了起來。

「爸爸……救我……」是小芬的哭叫聲,那個拿鏡頭的人顯然不是很專業,搖搖晃晃轉到後面,只見小芬已經給兩個男人按倒在地上,上身的衣服給撕碎成一片片,兩個早熟的乳房晃動在這些淫狼面前。

「小女孩,別害怕,我們會好好地招呼你……」顯然其中一個是本地人,懂得說本地話。他說完,雙手握著她的乳房亂搓著,大拇指逗弄著她乳房上的小紅蕾,很快那小豆豆突了出來。

小芬的雙腿亂踢,嘴裡不斷叫救命,但沒人能幫她,那個搓她乳房的男人就拿出他的肉棒,塞進她嘴裡,結果她只能「唔唔」作聲,叫不出來。

另一個男人趁這個時機,解開她的牛仔褲,硬扯下來,兩條美麗的粉腿露了出來,那人愛不釋手地摸上去,沿著她大腿內側向上摸,手指扣住她的內褲,中指從胯間擠了進去,挖著她的小穴。

「唔……唔……」小芬雙腿夾得緊緊,扭著腰部,想要掙脫這兩隻色狼,但當然不能成功,那男人連食指也弄進她的小穴,然後一伸一縮地挖著,小芬看來已經被男人幹過一次,很快全身軟了下來,雙腿微微張開,讓那兩根手指深深地挖進她那開始滲出淫液的小穴裡。

「不要搞我的寶貝女兒……」鏡頭回到陳老闆那邊,只見陳老闆淚流滿臉,他平時作威作福慣了,我從來沒見他這樣墮落過。

文森對他臉上呸了一口,說︰「你別假道義。你給我脫下褲子。」在他的刀光威脅下,陳老闆脫下了褲子,連內褲也給強迫脫下,他的那根肉棒雖然不大也不粗,但卻挺立起來。

「呵呵……你這個人倒人面獸心,看著自己的老婆和女兒被人家強姦,自己還能硬起來……」文森再在他臉上呸了一口,陳老闆就不敢再說話了。

「啊……啊……」鏡頭下,陳太太給那越南人騎著,這時她已經沒有多少反抗了,越南人的巨棒在她那淫穴裡自由自在地進進出出,不久噴出白白的精液,陳太太整個人癱倒在那雜物上。

這時文森走了過來,拍拍陳太太白白的屁股說︰「我的妻子被奸死了,你看來雖不怎麼吸引,我也要勉強幹干你,以洩心頭之憤。」說完拿出自己的硬棒出來,對準那還流著精液的淫穴干了進去,瘋狂地抽插了幾十次。

「他媽的,這麼松,怎麼幹?」文森用語言凌辱她,說完把肉棒拿了出來,這時陳太太給他搞得半死不活,卻突然抽了出去,連忙不顧廉恥地說︰「好哥哥……請你繼續干我……我很需要……快插我的小穴……」

文森嘿嘿笑笑,說︰「太太,你那臭穴真得很鬆,要干,幹你的後庭吧。」說完用肉棒沾一下陳太太淫穴裡的淫液,對準她的肛門強插了進去。

「啊……不要……不要再進來……我的後門快要裂開……啊啊……」陳太太尖叫起來,嘴巴張得很大,文森將自己那巨大雄壯的肉棒全根埋入陳太太的肛洞裡,陳太太的淚水四橫。

鏡頭又回到了小芬這邊,小芬的內褲也已經給脫掉了,有個男人蹲在她的身下,抱著她的白嫩嫩的屁股,粗大的肉棒插在她的小穴裡,然後不斷抽插著。

小芬嘴裡仍含著另一個男人的肉棒,在她的吮吸下,那肉棒噴出白汁狀的精液,灌在她的嘴裡,她吞了一些,但精液量實在太多了,所以從她的嘴角流了出來。

那插在小芬小穴裡的肉棒不斷抽動著,她圓大的奶子也跟著那節奏不斷上下晃動著,那人雙手握了上去,用力地扭捏著,把那柔嫩雪白的奶子都揉得不成體統,他還用大拇指和食指去捏她兩顆突起來的奶頭。小芬全身扭動著,臉上的神色不像很痛苦,倒有點欲生欲死的樣子。

「啊……噢……嗯……大哥哥……你弄死我了……弄死我了……我要大力插……哥哥……啊啊……」小芬呻吟聲連綿不斷。

我忘了我在看著一片真實的錄影帶,短褲裡的肉棒撐了起來,我用手把它按著。

「爸爸……」柔和的聲音從我左邊傳來,我一回頭,小女兒小靜已經撲到我的身上,「爸爸,你好壞的,去租A級片回家看……」

我這時才醒覺,家裡面還有個小女兒,而且她不知道這一片其實是真的紀錄片。

「爸爸,我也要看……」小靜央求我。

電視螢幕裡的小芬不斷給那壯漢奸淫著,我不忍心把影帶停下來,只好對小靜說︰「小靜乖,去做功課,等我看完這帶子。」

「我已經做完了,我也要看。」小靜說完就坐在我的大腿上來,我還想把她推開,但是她身上傳來一陣少女的幽香,使我要推開她的手緊緊把她摟住。

那大漢把小芬的雙腿抱在手裡,粗大的肉棒更是狂衝直撞,把小芬的小穴攪得一片模糊,然後在她體內射出精液,精液倒流到她的胯間,把她整個私處弄得像爛泥地那樣糟。

文森突然出現在鏡頭前,好像是拉著拿攝影機那人,鏡頭便轉向陳老闆,對他那肉棒來個特寫,那肉棒果然沒有年輕人那麼粗大雄壯,但卻能四十五度向上翹起。

「小芬的爸爸好像對他的親生女兒很有興趣,就讓他爽一下吧。」文森淫笑著。

那個男人聽到他的命令,把赤條條的小芬抱了過來,然後扔向陳老闆。

小芬圓大的奶子碰到她爸爸的大腿上,使他的肉棒豎得更高。

「爸爸,你真得對我有興趣嗎?」小芬說完,雙手主動地抱著陳老闆那肉棒吮吸起來。陳老闆最初好像很尷尬,但是隨著他那寶貝女兒在他龜頭上吮吸,他就閉起眼睛,雙手放在她那長長秀髮裡,把她的頭抱著緊緊,整根肉棒都擠入他女兒嘴裡。

我看得很不自在,稍為挪動一下身子,坐在我身上的小女兒也挪動著身子,我這時才發覺她捃子裡的內褲已經有點濕了,而且她那溫暖小穴的部位也緊貼在我肉棒的位置上。

我伸手進她的裙子裡,把她的內褲拉開,手指扣入她的小穴裡。

「啊……爸爸……」小女兒竟然和影帶裡那小芬發出相同的呻吟聲。

影帶裡小芬也坐在她爸爸的身上,小穴給她爸爸的肉棒挑了進去,她主動地上下上下動著,讓自己的小穴不斷給她爸爸的肉棒插進去。

「啊……爸爸……我很喜歡你……我睡前都在想你……希望你有一天……會走到我睡房……把我剝精光……然在壓在床上……干我……我每晚都在想你……今天……請你大力干我吧……」小芬說出露骨的情話,連她爸爸都有點驚愕。

陳老闆見她女兒那麼主動,於是反過身來,把他的女兒壓在地上,整個粗腰壓在她的雙腿之間。

「我的寶貝女……我要干你……想不到你年紀小小……就整天想給人干……我就干死你……」說完就上下上下地扭動著粗腰,他略肥的身子把他嬌小的女兒完全遮住,只能聽見她女兒淒淒的呻吟聲。

我這時已經忍不住了,把坐在身上小女兒的內褲脫了下來,然後把她抱到她的睡房裡,把她扔在床上,說︰「小靜,我看你也像影帶那女孩那樣,每晚都想我來干你。」

小靜見我突然變得那麼粗暴,有點吃驚,小聲地說︰「爸爸……你不喜歡我嗎……我做錯了嗎……」

我狠狠把她的上裳和裙子都撕破了,她很快全身赤條條地展露在我眼前。我說︰「是,小靜,你做錯了事,所以我要懲罰你。」說完脫下自己的褲子,露出已經完全勃起凶巴巴的大肉棒。

小靜沒有躲開,只是閉起眼睛,我就撲在她的身上,把她的雙膝壓向兩邊,緊貼在床上,她整個私處完全暴露在我的攻擊範圍之內。

「啊……啊……」當我的肉棒無情地插進她那濕潤的小穴裡,小女兒發出尖叫聲︰「啊……爸爸……輕一點……我給你弄破了……啊……」

小女兒的小穴真窄,途中還碰到小小的障礙,我稍一用力,就衝了過去,龜頭直插到底,撞到她小子宮口。

「好女兒,我就要在弄破你……」說完也不理她的感覺,努力地抽動起來。

小靜由最初的痛苦轉為快活,她也緊抱著我,還不斷扭動她的屁股,來迎合我的衝刺。

「啊……好爸爸……爸爸……我愛你……我愛你這麼大力弄我……干我……啊……啊……」小芬呻吟著,她主動地吻著我的嘴,我就用舌頭推開她的牙齒,伸入她的嘴裡,卷弄她的小舌頭,唾液也不斷流進她嘴裡。

我心裡想,如果這時我老婆回來,看到電視裡有父女相奸,然後來到房裡,見到我們的親生女兒給我姦淫著,一定氣得目瞪口呆了。

小靜抱著我,把她那兩個尚未成熟、像小饅頭的奶子貼在我身上,使我更加亢奮。

「啊……爸爸救我……哎呀……啊……」電視裡又傳來小芬的尖叫聲,我把小靜一邊抱著一邊幹著她,來到了廳中。只見影帶裡的小芬伏在地上,給文森從後面干了進去,最可怕的是文森的粗大肉棒是插在她那小肛門裡。

我完全受不了這種刺激,看著別人的女兒給雞姦著,而自己的女兒給自己姦淫著,一想到這,已經忍不住射出精液,噗噗噗地灌在小女兒的小淫穴裡面。

我放下小靜時,才發現家裡一片凌亂,她的床單上還沾著她的處女血,我和她趕快收拾一下。我自己又回到廳中繼續看那影帶。

影帶裡已經沒有剛才那種熱鬧的性交場面,而是靜悄悄的。鏡頭下,那陳太太伏在雜物上,肛門還塞了一根木棍,一動不動。

陳老闆全身赤裸,臉色發黑倒在地上,也沒有動彈。

小芬仰臥在地上,下體一片稀爛,也沒有動靜……

突然,鏡頭裡出現文森臉的大特寫,他對著鏡頭說︰「阿賢,你看,害死我老婆的人結局就要死,我已經處決了他們。你不必害怕,你只是奸我老婆,只要今晚帶你老婆來我這裡,我們之間一切恩怨就一筆勾銷。」說完影帶也完結了。

我給嚇得出了一身冷汗,絕對不相信這瘋子會「一筆勾銷」,於是決定全家逃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飛機上的小妹妹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心中的艷遇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