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馨表姊大我八歲,她母親也就是我阿姨,是我媽媽的姊姊。在她十歲的時候他父親就過世了,那時起我媽就常常帶我從屏東去台北她們家,一來是我媽要陪伴守寡的姊姊,也順便看能不能提供援助,畢竟我家比較寬裕。但阿姨她不太願意接受別人的接濟,即便是親姊妹也一樣。所以我們只是去她家玩。文馨表姊很疼愛我這個小弟弟,常常用不多的零用錢買點心零食給我吃,牽我的手去逛夜市等等。文馨表姊很有出息,她國立大學畢業後在一家上市公司謀到了職,在她二十六歲那一年嫁給了我表姊夫。那年我才高二,文馨表姊過來敬酒時我心裡想著:文馨表姊今天好漂亮啊!

我去年考上北部大學,母親不放心我自己住外面,在阿姨熱情邀約下便住到他家了。因為文馨表姊已經出嫁,家裡空了兩間房間。阿姨在夜市擺攤賣牛排,總是下午四點多就出去,一兩點才回家。所以我常常回去時都是自己一個人,有時還先繞去夜市吃個阿姨的免費牛排或鐵板面。兩個禮拜前文馨表姊搬回娘家住,原因是她和老公大吵一架,表姊夫在大陸養小三傳的熱情簡訊被她發現了。文馨表姊雖然事業順利,職位甚至高過了姊夫,但婚後忙碌的工作卻讓二人聚少離多,感情似乎變質了。個性倔強的她不願意住在丈夫名下的房子,便搬回來住。幸好她婚前的房間還留著,所以不成問題。

文馨表姊非常漂亮,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她身高一百六十四公分,長長睫毛的大眼睛閃動的頑皮眼神總是掩蓋了她的智慧;皮膚白皙透嫩,身材比例勻稱,我是不喜歡太瘦的女生,但她有時穿了新買的衣服在鏡子前試裝時我總是會多看兩眼。有時換衣服時甚至當著我的面脫至只剩內衣,在她眼中我還是那個圓滾滾的小弟弟,殊不知我有時會幻想著她的裸體偷偷打手槍。

今天是文馨表姊的生日,我從打工的薪水裡省下了一筆錢買了個名牌包打算給她當生日禮物。雖然才一萬多塊,對我來說已經是不得了的價錢了。奇怪,文馨表姊怎麼到八點多了還沒回來?我在房間裡的電腦上寫報告,寫完了報告開始看同學摳給我的日本A片。影片中女優的賣力演出讓我的小弟弟漲的又粗又硬,正想打手槍時突然聽到門口有聲音。我急忙關掉程式來到門口,文馨表姊搖搖晃晃的走進家門,正在設法脫高跟鞋。我正想要走回房間拿禮物給她,突然她碰的一聲摔倒在門口台階上。

「哎呀!姊姊你怎麼了?」

「唔…阿立…我有點醉了…」文馨表姊半笑的回答,我才發現她滿身酒味,整個臉頰紅通通的:「同事幫我慶生,去KTV鬧到剛剛才回來…」

我想扶起她,文馨表姊把頭靠在我的肩膀,整個人趴在我身上。她一條腿踢著想脫掉高跟鞋,我讓她靠著我,兩手幫她解開高跟鞋的綁帶。文馨表姊的身體死沈死沈的,脫下高跟鞋的兩隻腳蜷曲在一起,黑絲襪包裹下的小腿非常好看。我看她好像已經爛醉,便把她整個抱起來走向她房間。我低頭看著她,雖然白天上班的妝已經掉了,但雪白粉嫩的臉頰被酒氣一醺更是嬌艷迷人。我不敢亂想,抱她回房後放在她床上,趕緊去廚房倒了一杯冰開水給她。

「姊,喝水。」她沒反應,我把杯子放到她嘴邊餵她喝。表姊喝了一口後似乎稍微清醒了一些,一手接過杯子把水喝光:「呼…好渴,再給我一杯!」

我趕忙再去倒水,表姊又喝光一杯,用潔白如玉的手擦嘴巴:「好多了,謝謝喔!阿立怎還不睡?」

「我在等你啊!」

「好啦!我先去洗澡…明天頭可能會很痛…真不該喝這麼多。」她自言自語的去櫃子拿換洗衣服。我離開她房間時心中暗罵:「死酒鬼,喝成這樣,沒被撿屍算你運氣好!」回到房間看著包好的禮物還放在床上,心想明天再拿給她好了。

我回房間繼續看A片,只是把電腦音量關很小。剛才一陣忙亂時消下去的小弟弟這時又腫脹了起來,我忍不住一邊看片子一邊用手摸,心想還是等表姊睡了我再來好好地打個手槍。等了半天,卻沒聽到浴室的水聲,表姊還沒去洗?到底還在忙什麼?那我趁現在把禮物拿給她祝她生日快樂好了。我手上拿著禮物等了幾分鐘,讓小弟弟稍微消下去一點,才走出房間。

進到表姊房間把我嚇了一跳:她上身只穿著件絲質上衣,領口的幾個扣子已經解開,雪白的酥胸在胸罩的保護下露出來一大半;黑絲襪已經脫掉了,白如玉雪的雙腿蜷曲著,右腿還套著一條脫了一半的粉藍色內褲,深褐色裙子蓋著的兩片渾圓屁股形成了美麗曲線。我急忙走到她身邊蹲下來看,文馨表姊面如潮紅,可愛的嘴唇微微張著氣息均勻、雙眼緊閉,竟然又睡著了。我猜是她本想洗澡,衣服脫到一半卻又不勝酒力醉倒了。我把禮物輕輕放在床頭不敢吵醒她,拉過被子幫表姊蓋上了。順手撿起丟在床邊的絲襪走到後陽台,在丟到洗衣機裡前卻忍不住把絲襪拿到鼻子前聞了聞:一種酸味混合皮革、還有汗味的味道竟然讓我興奮起來。想到這部分就是包裹著表姊那美麗的腳踝時,我的小弟弟又翹了起來。

我一邊聞絲襪的味道一邊摸自己的老二,這時慾念再也無法克制,我要去把表姊脫到一半的內褲拿來聞。

大著膽子又走進文馨表姊的房間,她還是依然沉睡。側睡的背影曲線玲瓏,我輕聲走近低下身來,忍不住在那潔白的小腿上先親吻一下。那小腿皮膚又光又滑,還有淡淡體香,我不由得又親了一下,心裡碰碰亂跳。文馨表姊還是一動也不動,手指摸著她腿上又細又嫩的肌膚,一路往上,摸到了肥嫩的大腿時,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偷偷用力捏了一下。

看到掛在她大腿上那粉藍色的小內褲時,我才想起是要來偷脫內褲的。我伸出手指抓住內褲一端試著往下拉時,這才想到她黑裙下已經完全沒有遮蔽了,但卻還是不敢把那裙子掀起來看。內褲順著我的手慢慢經過大腿、往小腿肚滑去,這時表姊突然翻身,一條玉腿差點踢到我的臉,也嚇了我一大跳,一顆心差點從嘴裡跳出來。定下心時只把我看得目瞪口呆:表姊變成仰躺,黑色的裙子一半掀到腰間,半張的雪白雙腿中間有一小叢黑,我第一次真正看到了女生的陰戶。

雖然雙腿沒有全部張開,但表姊的陰戶已經讓我看得清清楚楚:她的陰毛應該有除過,只有陰戶上方的一小片長方形狀;雙腿中間像白饅頭般微微隴起,白饅頭中央有兩片粉紅色的濕潤小肉片閉在一起,原來這就是陰唇;兩小肉片中間最上面突出的地方有一粒圓圓的突起,顏色也比較深紅,這一定就是陰核了。我不知道自己站在那裡愣了多久,原來真正女生的陰戶這麼美啊!表姊還在睡,她閉著眼睛、小小的紅唇緊閉、半露的酥胸、下身雪白的雙腿與掛在腳踝的粉藍內褲、半開的兩腿間的一張美麗陰戶,我表姊真的是個大美女啊!表姊夫娶了這樣的美女為妻,怎麼還會去外面吃野食?

我第一次真正看到女生的陰戶,當然要看個仔細:心驚膽戰的摸上床去,把臉湊近文馨表姊雙腿中間:原來陰唇是濕的,我伸出手指先點了陰唇,小肉片隨著指頭微微陷下去,把手指頭伸到嘴裡,嘗不出什麼味道。這時候說什麼也一定要嘗嘗女性因戶的滋味,把頭靠近,伸出舌頭舔了陰唇。舌尖的味蕾覺得有點淡淡的鹹味和臊味。原來這就是女生的味道,我意猶未盡的又舔了幾下,文馨表姊的大腿突然動了起來。我嚇的趕緊滾下床,原來她只是又翻了身,雙腿夾著又側睡了起來。

文馨表姊沒醒,我站起來又看著床上,她這次側睡時裙子沒蓋上,兩片雪白的渾圓屁股正對著我,中間當然夾著那兩片小肉片。我又湊近看,發現小肉片中間正有一點點液體在流出來。原來剛才文馨表姊雖然睡得跟死豬一樣,但我舔她時肉體卻有反應,愛液已經流出來了。我決定就這樣看著她打手槍了,便把已經堅挺的肉棒從運動短褲的褲管中掏出來開始擼。只是這樣實在很不方便,擼了幾下後乾脆把褲子脫掉,光著下半身面對半裸的表姊開始手淫。文馨表姊實在是好美啊!我一面手淫一面忌妒起表姊夫,忌妒他可以享用我的表姊,可以享用這麼美麗的胴體…

表姊的雙腿又換了姿勢,雖然還是背對著我,但陰戶卻露了更多出來,小肉片也張開了,已經可以看到一點點裡面深紅色的肉壁,陰道內已經濕潤充滿淫水。我不禁色心大起,不管如何一定要插一下這個美麗的陰戶。

當我把肉棒靠近陰戶時才發現表姊的洞好小,左手手指輕輕撥開一點點陰唇,右手把肉棒抵在倆片粉紅色肉片中間,我一面看著表姊的臉:還在睡,下半身很小心的用力,我的龜頭慢慢插入了陰唇中間。

原來陰道內這麼緊,很難插的進去,想要再用力一點,龜頭卻有點痛。我一直在觀察表姊,這時她的眉頭突然緊緊皺成一團,我本來想馬上拔出來卻又不敢動,她表情慢慢緩和,我又很小心的插更深一點,文馨表姊小嘴張開喘了一口氣,我趁著這時慢慢插入,終於整根肉棒都在裡面了,我第一次插進女生的身體裡了!萬歲!

有插進去當然就有拔出來,在我慢慢把肉棒拔出來時覺得龜頭剛才那種不適感已經比較好了,然後又插進去,這一次插的更順。我抽插幾下後覺得表姊的陰道裡面開始滑潤起來,裡面肉壁緊緊地包著肉棒,原來剛才雖然已經濕潤了,但陰道內還是要陰莖多抽插幾下才會分泌更多愛液。我緩慢的抽插表姊的小穴穴,這滋味真是太美妙了,比打手槍美妙一萬倍,難怪我那些同學寧願交那麼醜的女朋友也不肯單身。這遊戲太好玩了,雖然我嚇的要死,但還是輕輕抽插著、讓肉棒盡量享受表姊的美妙陰戶。

我第一次真正的嘗到女性的美好身體竟是我的親表姊,而且是趁她睡著不備的時候偷襲,雖然心裡緊張萬分,但肉棒傳來的美妙快感卻完全的擊敗了我的道德觀念。我忍不住反覆的抽送,表姊雖然還沒醒,但沉睡中的她顯然的也有了感覺。她小嘴微微張開,配合著我的抽送慢慢嬌喘著。表姊本來就是美女,這時更是眉目如畫,雪白的腮幫子泛著殷紅的媚色。

看到眼前如此嬌媚的美人兒,半裸著身子在我面前,而雪白的雙臀間那美妙的蜜洞中夾著我那粗黑的肉棒一進一出,我忍不住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與力道。我越幹越用力、越插越深,表姊開始發出聲音:「…啊…啊…嗯…唔…好…好舒服…好舒服…對…就是這樣…幹我…幹我…」

也許是我得意忘形,表姊的嬌喘更增加了我的快感。我本來除了陰莖在偷嘗她的蜜洞滋味之外,其他身體的部分都不敢接觸到她的身體。這時忍不住一手抓住她屁股上的肉,把下身用力的幹進去表姊的身體。大腿撞在她的屁股上時,響亮的肉擊聲『趴趴…趴趴…』不絕地在房中響著。

突然表姊慢慢清醒過來:「啊…啊…怎麼了…好舒服…啊…誰…怎麼會…」

她吃力地睜開眼睛,皺著眉頭往回一看是我,急忙說道:「阿立…怎麼是你…快停…快停…不可以這樣子…」文馨表姊迷糊中只感受到下身傳來的甜蜜快感,卻發現是我正在幹這種事,忙著要阻止我。

我這時快感到了極點,怎可能半途而廢?立刻猛力地抽插,表姊的小穴穴被這強大火力攻擊的招架不住,哀聲嬌叫:「別…別這樣…不行…快…哎呦…快拔出去…不可以…幹我…你不可以…不可以幹我…快…快拔出去…快拔出去啦…」

我這時只想用最快速度抽插表姊的穴穴,看能不能盡快把精液射在文馨表姊的小穴穴裡。她看我完全沒理會,撐起身子想要逃開,我一把抓住她的腰肢,抓著她繼續猛幹。

文馨表姊終於哭了出來:「嗚嗚…求求你…阿立…不要啦…拜託…求求你…嗚嗚…」

看到表姊的眼淚我倒是慌了,不由得放慢了動作,依依不捨地把肉棒從表姊可愛的蜜洞中拔出來。文馨表姊臉伏在床上,肩膀顫抖地輕聲哭泣,她雪白的屁股對著我,看著那兩片肉中間那依然泛著蜜汁的小穴,我突然萬分惶恐、一陣傷心難過跟著起來。我愣了一會兒,抽了幾張面紙靠到表姊身邊想幫她擦去眼淚:「姊,對不起…對不起…你不要哭了…」

我把面紙靠到她臉上,她接過去擦了擦眼淚,轉過頭來罵我:「你怎麼可以這樣?我是你表姊誒…」

「對不起…姊,我…我不應該這樣…我知道我錯了…」

「你這樣是犯法的誒!會被抓去關的,怎麼可以趁女孩子沒防備時侵犯人家?更何況我們是表姊弟!」

我被罵得無話可說,只能不停的道歉。文馨表姊坐起身子:「剛才…我叫你停止,你不但不停,還一直插一直插…」

我頭低低的不敢講話,兩人間一陣沉默。我慢慢拿起我的褲子,轉身想要離開。表姊突然叫住我:「等等!」

「怎麼了?」我囁嚅著回過身來。

「漲得很難過是不是?」表姊指著我下身,我還沒把褲子穿上,一根老二還露在外面,但已經有點垂頭喪氣了。

「嗯…」

「你不會自己打手槍喔?」

「我本來是想的,但擔心你醉的身體不適,進來看時你…你穿的…穿的…」

文馨表姊沉默了一下:「也是,我不該喝的這麼醉,在年輕男子面前衣衫不整,本來就很危險…」她講到這裡時偷偷對我瞪了一眼:「你也算年輕男子?」在她心目中,我還是那個牽著她手去買糖吃的小男孩。

「過來這裡坐下!」她拍拍她的床邊,我不知道她想做什麼,不敢靠過去。文馨表姊這時才柔聲說:「你剛才整個都已經在最興奮狀態,卻突然退了回去,這樣對泌尿系統很不好。想必你回到房間後也不會再自己排解壓力了,過來我幫你弄出來!」

我一時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剛才臉一直很臭的表姊這時才終於露出了笑容,我便坐到床邊。表姊下床後把裙子拉好蓋住自己下身,她跪坐在我面前,把我的雙腿分開,輕輕摸著我兩腿中間。她的手又綿又細,滑嫩的手一摸,我本來已經有點垂下去的老二立刻又堅挺了起來。

表姊的手上下套弄著我的肉棒,冷不及防地突然像甩耳光般地來回用力打了我的肉棒兩下,我痛的哇哇大叫。表姊立刻又輕握住肉棒來回撫弄:「這是處罰你剛才偷偷侵犯我!」

我哭喪著臉,表姊頑皮地笑著對我說:「好了啦!我不會再打你了…怎樣?這樣舒服嗎?」表姊溫柔地一邊套弄一邊撫摸,我是第一次讓女孩子這樣摸肉棒,不由得點了點頭。表姊仔細端詳我的肉棒:「想不到你的小雞雞變這麼大了,你小時候我幫你洗過澡,你那時候也有勃起,一根小小白白的好可愛喔…」

「我小時候有勃起?」

「對啊!你人小鬼大,沒幾歲就已經有當色狼的潛力了!」

「哪有啦?就算有也是正常生理反應吧!」

「哪有那麼小的小孩就會有反應?我那時十歲,你才二歲誒…」表姊邊說話邊愛撫我的肉棒:「…舒服嗎?」我點點頭。

文馨表姊握著肉棒上下擼著,一邊稱讚說:「很大支喔…以後當你女朋友很幸福…」我閉上眼睛享受表姊幫我的手淫,她一邊套弄,一手撫摸我的陰囊:「這樣摸蛋蛋舒服嗎?」

「嗯…有一點…一點點痛…」

「這就是精液回流啦!你剛才本來想射精,可是又勉強自己讓精液流了回去,才會這樣的。這樣很傷身喔…」表姊的手加快擼弄的速度:「剛才還想射在我裡面,你不怕搞大姊姊的肚子喔?」

表姊的手讓我舒服的說不出話來,只好一陣傻笑,忍不住又閉上了眼睛。表姊擼弄的百來下,開始換另一手:「手好酸喔…你這麼大根,很難弄誒…」

她邊換手邊抱怨,不一會兒又兩隻手一起來。

她又弄了一陣,我卻還沒有要射的跡象,文馨表姊不禁有點氣惱。她瞪了我一眼:「我用吸的喔…這樣會比較快射,你要射的時候要說喔…」

表姊張口含住我的龜頭,慢慢把肉棒吞入口中開始吸吮,我是第一次享受口交的滋味,整個身體好像觸電一樣,雙腿差點起了痙攣。文馨表姊好像突然想起什麼一樣又對我說:「…要射的時候握住我的手就好,不可以按我的頭喔…知不知道?」

「好啦!好啦…快…」

表姊看我急得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她低頭開始吸吮我的肉棒,我只看到她的頭起伏著,肉棒上傳來天堂般的感覺,我閉上眼睛,表姊小嘴的吸吮好像把肉棒當成了一根很大很粗的吸管,透過這根吸管直接吸取陰囊內的精液一般。

表姊只吸了十多下,我便已經忍受不住,急忙伸手亂抓:「姊…姊…」文馨表姊並沒停止動作,伸手讓我握住了。我緊緊握著她的手,突然一陣潰堤感從下身爆發開來:「姊…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表姊急忙把頭讓開,那只沒被我握住的手急速地套弄著肉棒,一道道精液從龜頭噴了出來。我咬緊牙關把精液射了出來,表姊的手配合著射精擼弄肉棒,一邊低聲歡呼:「好棒喔…好厲害…射好多喔…好棒…再射…再射…加油喔…加油…」

我射完精後,表姊還輕輕在肉棒上擼弄了幾下,我緩緩張開眼睛,表姊正笑吟吟的看著我:「舒服嗎?」

我無力地笑著點點頭:「姊姊!好棒喔…」

「嗯嗯,以後真的有需要的話,可以找表姊幫你,不可以再偷乾姊姊喔!」

「嗯!我以後絕對不會再那樣了!」

「這才乖…」表姊笑著,捧著手上的精液進去浴室沖掉,我跟進去浴室,表姊拿蓮蓬頭幫我把肉棒上剩下的精液沖一衝。等我也要幫表姊洗他下面時,她卻笑著把我推出浴室,自己卻把門鎖上了,我愣在外面,只聽到裡面傳來沖水的聲音。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上錯廁所遇MM
公廁內強姦同學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熱門小說:
性愛小護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