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20歲,是大一學生,現就讀於北京某大學。

表面上我是一個很乖孩子,得到老師的寵愛和同學的羨慕,可實際上我卻沒有他們認為的那樣,其中一點就可以證明,我做為一個剛滿20的學生竟然有6年的性生活史。

下面就是我要想各位坦白的髒事。

記得那年是初一剛結束放暑假的時候,我父親在外工作已有2年了,每年只有節假日才回家。

爺爺奶奶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去世了,因此那個暑假家裡就只有我和媽媽。

我媽媽在我家附近的一家服裝廠工作,老闆剝削的厲害,一天基本上要做12小時才能回家,那時都已經是晚上22點了。

那幾年我們那裡的治安不太好,可能是來打工的外地人特別多吧,晚上搶劫、入室偷竊的事很多。

媽媽不敢一個人回家,每天都叫我去接她,由於爸爸不在,所以晚上也叫我陪她誰,所以在我們身上就發生了母子亂倫的事。

那是我陪她睡的第一天,發生這事其實我們都是不想的,我從前根本就不會去想這種事,儘管我經常幻想和老師、同學、明星等做愛,但是和自己的母親真是一點都沒想過。

因為媽媽臥室只有一個電風扇,不能再添一個床,而父母的床很大,所以我們就睡在了一起。

因為蚊子很多,那天回來後我就洗澡上床躲進了蚊帳,躺著看起電視來了。

媽媽後來也近來了,關好了蚊帳,因為我是躺在外邊一點的,所以她就跨過我的上身,想要進裡邊睡,無意中,我眼前掠過了黑糊糊的東西,儘管時間很短,但是由於我是躺著,而媽媽穿的是那種大褲管的超短褲,所以她的陰毛我還是很清楚的看到了。

本能似的我的陽具頂起來了,生怕被媽媽發現於是我就側躺著睡,而媽媽根本沒有覺察到她的私處已經被我窺見,不一會而她也躺下了。

「雲法,你平躺睡吧,這樣擋住我看電視了。」

媽媽平和的說。

我沒法,只得趴著。

「你怎麼了,雲法?」媽媽關切的問到。

「沒什麼,我肚子有點不舒服。」

「哪裡啊,厲害嗎?讓媽媽看看。」

由於剛剛被媽媽嚇了一下,所以勃起的陰莖就軟了下了,我就仰躺了過來。

隨便指了處道:「就這裡。」

媽媽用她那柔軟的小手在我腹部柔了揉,「是這裡嗎?」。

媽媽那性感的乳溝,已經使我完全把她當成了女人,下體不能控制的膨大了:「嗯。」

媽媽已經覺察到了這個變化,臉上泛起了紅暈:「明天到醫院去看看。」

看到媽媽的這個變化我腦子已經充血了,媽媽也已經把我當成是男人了,不然她的臉也不會紅了。

怎麼辦?我很想馬上衝上去和她性交,我太渴望這個了,人總是對神秘而又未發生的事感興趣。

我很想知道性交是什麼滋味。

但是我還是不敢這麼做,我只能是腦子裡想想,因為我是個乖孩子,道德規範著我。

電視結束了,夜已深,我靜靜的躺著,怎麼也睡不著,腦子裡儘是媽媽的陰毛、胸脯、發紅的小臉。

我不顧一切的幻想和媽媽做愛,把任何道德都拋在了腦外。

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了,我轉過身去,看到媽媽正被向我側躺著,不知道有沒有睡著。

我輕輕的叫到:「媽媽,媽媽--」沒有任何反應。

不知為什麼我有一種衝動,我側躺過去,臉緊貼著媽媽的頭髮,聞著她的體香,我的陰莖更加的漲大,慾望也更強烈,我把自己的內褲脫了,雞巴早已貼上小腹了,然後扶住它對準媽媽的股溝輕輕的撞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膽子幹這種事情,但是我確實在做了。

和媽媽的肉體就只有一塊布的間隔,體驗著那種手淫未曾有過的感覺。

沒頂幾下我發現媽媽好像在裝睡,因為她的呼吸越來越急促了。

我嚇了一跳,頂住媽媽的股溝不敢在動了。

被媽媽發現了該怎麼辦啊,剛剛我沒有考慮到這一點,現在有些後悔了,不該這麼做。

正當我想撤出的時候,媽媽突然間轉過身來,奇怪的看著我,然後一把抓住了我的陰莖,我還沒反應過來,媽媽就已經脫掉了自己的內褲騎跨在我的身上了,然後來回的在我腰上壓著我的陰莖摩擦。

我興奮極了。

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女人的下體,儘管不是很清楚,但是畢竟還是看到了。

我期盼已久的性交就要發生了,這是多麼美妙的感覺啊。

漸漸的我發現媽媽摩擦後好像下體產生了粘夫夫的液體,弄的我小腹上怪難受的。

突然她停住了,握住我的雞巴在。

把包皮向下翻露出了龜頭,然後她半蹲著,用龜頭在她的濕潤的小陰唇之間來回的摩擦,我覺得龜頭麻麻的,全身象觸電一樣,精液彪了出來,全身感到無比的輕鬆。

我還沒有插入就已經射了,一種悔意湧上心頭,我錯過了一次體驗性交的機會,真是太沒用了,我真想哭。

媽媽歎了口氣,進衛生間了。

我知道她也在怪我,我後悔經常手淫,害的關鍵時刻射掉了。

媽媽從衛生間裡出來了,看見我這麼沮喪,說:「別多想了,第一次是這樣的。」

隨後我們各自睡了。

那天我醒得很早,大約5點左右吧,不過夏天,天已經有點亮了。

我看看媽媽還沒有醒背著我側躺著,昨天那麼好的機會都已經錯過了,今天晚上媽媽還會不會讓我在再這樣做。

想到有可能再也沒有機會了,我就不管什麼了,輕輕的去拉媽媽的內褲,比較松很容易就把她的屁股露了出來,從後面可以看到她的陰毛,大小陰唇,粉紅色的肛門。

我的陰莖早已勃起,但是我不知道陰莖該從哪裡插入,不管了就對著夾縫插,可能是媽媽夾的比較緊,怎麼也插不進去,就在外面亂撞,這時候媽媽又醒了。

她一下子就把內褲穿好了,轉過身來怒說:「別胡鬧了,我們是母子,不能這麼做了。」

難道昨天是胡鬧嗎?我心想,肯定是我昨天晚上的表現太差了,她才不願意在來一次。

「媽媽,求你了,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哀求道。

「別,今天還要上班了,你剛剛吵醒我了,以後再說吧。」

媽媽語氣稍微平和了點。

我已經是狗急跳牆了,一把抱住媽媽,哭著哀求:「媽媽,再來一次。

求你了,很快的。」

我不住的開始吻媽媽的戀,陰莖胡亂的撞著她的小腹。

可能是對兒子的溺愛吧,媽媽竟然答應了,如果昨天她是性衝動的話,今天做這絕對是一種母愛。

溫柔的說道:「寶貝,別急,慢慢來。」

是的,我還沒有脫掉她的內褲。

於是我就拉掉了它,然後把雞巴對著她下面亂撞。

還是不行,都快5分鐘了。

我急了,也哭了,怎麼這麼難插啊!媽媽也看不過去了,「先把屁股抬起。」

我照著做了,然後媽媽握著我的陰莖,引入了她的陰道口,「向下頂。」

我頂了下去,龜頭被夾住了,裡面熱呼呼的,我的陰莖被夾得很緊,再用力一定,好像鬆了很多,雞巴也全部沒入了進去。

那種感覺太妙了,有了上次的經驗,我就小心了很多,慢慢的體會,萬一什麼時候要射了,也好及時的停住。

我伏臥在媽媽的兩腿之間慢慢的做著活塞似的運動,大約抽插了七八十下吧,感覺要射了。

於是我就停了會,等這種射意沒了,再開始抽插。

漸漸的覺得媽媽的陰道越插越松,越插越滑,我也越來越沒有射意了。

開始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力度,媽媽也開始迎合著我抬她的屁股,並開始發出「嗯,啊等」呻吟聲,大約過了十來分鐘吧,我又開始有射精的感覺了,我放慢了速度,「別,寶貝,快,用力啊,我快不行了。」

媽媽哀求到。

我也想馬上射,所以加快抽插速度與力度,我們同時嚎叫:「啊,啊,啊,啊,啊,----」一股電流衝了上來,精液彪了出來,射在了媽媽的陰道裡。

全身象跨了一樣,無比的輕鬆。

不一會兒,我發現媽媽全身開始在發抖,陰道在收縮,我想她也應該達到高潮了。

我伏在媽媽的身上,像剛跑完一千米似的喘著粗氣。

媽媽閉著眼睛,也一樣喘著粗氣。

「寶貝,媽媽一點力氣都沒了,今天叫我怎麼去上班啊。」

她開著玩笑道,「快下來。」

我翻下身來,自豪的說:「我還行吧。」

媽媽笑到:「行什麼啊,還不是沒插入就射的沒用鬼。」

「真的嗎?」我假裝爬上去再來一次。

「別別,媽媽求饒還不行嗎?」她急著說,「我一點力氣都沒了,在來我會死掉的。」

就這樣我的第一次性經驗完成了,還算是比較滿意。

後來的這幾年裡我們經常的做愛,花樣越來越多,地點也越來越多,臥室、衛生間、廚房、客廳、田野裡、樹林裡、河裡、甚至在深夜的馬路上,感覺越來越刺激了,不過隨著我慢慢的張大,罪惡感也越來越濃了。

但是我們還是不能自拔,現在我遠走他鄉。

還是比較懷念那段日子的時光…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