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啪地一聲點亮,伯元猛吃一驚,迅速由窗戶邊往後退開轉身,因為快速的動作把條紋的睡衣蕩揚開來,瞧見女兒在門口,立即支支吾吾地說:

『我…我…以為…妳…睡了!』

他的女兒僵直的杵立在門口,凝視著從條紋睡衣開口穿出的巨硬大陽具,它正像條大象的鼻子似的懸挺在那兒。

伯元迅速的拉起衣襬將這個醜東西遮住,戴蕊把遽然看見爸爸的大陽具而驚嚇的大張的嘴合起來,微微的一笑回答說:

『我本來已經睡著了,不曉得為什麼卻突然醒來,而且再也睡不著,我猜,爸爸你也跟我一樣吧?』

『我只是有點煩躁而已!』

『哦,是這樣啊?……你在觀望什麼呢?』戴蕊邊說邊往窗戶走去:『外面什麼也沒有呀!』

『不!……』

伯元尖聲急促的叫喊著阻止她,可是女兒已經走到他的身邊,往鄰居的房子張望,然後自顧自地笑著喊叫說:

『淑芬!妳完了!』

五年前,當他們剛搬來時,戴蕊對這個跟自己同年齡但卻成熟許多的女新鄰居、充滿疑懼,可是才沒幾週,兩人就變成好朋友。

一直到現在,雖然因為戴蕊跟淑芬的哥哥約會,讓兩人的關係變得有點尷尬,可是她們依然非常親蜜。

戴蕊知道她這個朋友喜歡洗澡,尤其是泡浸了玫瑰花瓣的那種澡,不過她並不知道淑芬會在大半夜裡洗澡,或者不拉窗簾的洗澡?

『她很漂亮迷人,沒錯吧?』戴蕊問著父親。

『也許吧!不過妳應該回去睡覺了,很晚了,明天妳還要上課呢!』

『你呢?爸爸!你還要上班呢!何況通常你都比我早睡……嗯,至少媽媽在的時候是這樣。』

一提到妻子,伯元馬上心生畏懼,不過很快的就恢復鎮靜。

『就是因為她不在,才難以成眠,即使一星期後……特別是一星期都不在,更難成眠。』

『所以你就呆在這兒,偷看淑芬洗澡,同時自己手淫,對不對?她有沒有每天洗?你是不是每天看?』

『戴蕊!!』伯元大聲叫喊著,窘的不知說什麼好。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爸爸!每個人都會做它的,雖然我從未想過你會做它,不過,真的沒什麼大不了的!』

『戴蕊!馬上回去睡覺!』

『我知道學校裡的所有男孩子都做它。』

戴蕊繼續說,也不管爸爸會不會不好意思,會不會臉紅:

『去年秋天,我們到一座馬場實習,就有一隻公馬將自己頂在乾草屯上摩擦,你知道嗎,好有趣喔!那隻馬的陽具真是又大又長,所有的男孩子都很不好意思,我敢打賭,那些臉紅的人都是因為自己偷偷摸摸幹的勾當、現在竟被公然的表演而害羞的。而後當那隻馬終於洩……』

『夠了!戴蕊!我們都回去休息,好嗎?』

戴蕊轉過頭看了看爸爸,又看到淑芬已經洗完,把浴室的燈關掉,聳了一聳肩。

『晚安,爸爸!』戴蕊說著,親一下爸爸的臉頰,並且用手指壓一壓他的臀部:『祝你有個好夢!』

伯元望著她走回自己的房間,看到她的屁股很有韻律的左搖右晃,不禁贊賞女兒的好姿態,並婉惜其它部分被直筒狀的睡衣掩蓋掉了。

伯元突然想起,女兒胸部開始發育,只不過是四或五年前而已,回頭看看現在的女兒,走起路來搖曳生姿,談起手淫的馬臉不紅氣不喘,一點也不尷尬,這、這、這到底是什麼年代??

……

第二天是星期五,晚上戴蕊一樣跟淑芬的哥哥──柏青哥出去約會,他幾乎整整大戴蕊一歲,兩人的生日只差六天。

伯元非常擔心戴蕊會把偷窺的事告訴淑芬,整晚坐立難安,女兒每次都在午夜準時回家,不過今晚卻沒見蹤影。

剛過午夜的第一分鐘開始,伯元的擔心馬上變成恐懼,害怕淑芬的父母會打電話來責問,甚至報警,跟著警察或許會找上門,說不定還跟了一大堆記者,然後他馬上成為社會醜聞的男主角,同事們一定也會毫不留情的譏諷他,最令他煩惱的是妻子一定無法諒解,不知道會引發什麼風波?

午夜過五分,淑芬的浴室燈光亮了起來,淑芬走進浴室,輕柔的解開浴衣,讓它緩緩的滑到磁磚地板上,裡面什麼也沒有穿,全裸走向浴缸,當淑芬不經意的轉動控制鈕調節水溫時,伯元緊緊盯著她可愛、迷人的下體,同時搓揉自己的大屌。

今晚,他總算不用擔心戴蕊會鬼鬼祟祟的忽然出現。

淑芬泡入水裡,開始往乳房塗肥皂時,伯元心想:『淑芬真的非常漂亮!』

十七歲是接近完美的年紀,她們將快成熟的軀體,帶著完美的肌膚,女人的一生就數這段時日最輝煌。清澈明亮的眼睛,總是無憂無慮,十七歲確實是人生最美麗的時光。

淑芬的手雖然因徘徊在兩腿中而被身體遮住,不過伯元卻可以從她粉嫩的玉臂推想大約情形。如果他夠幸運,也會看到淑芬邊洗邊自慰,每次這時他都會陪著淑芬同時自慰。有些細節,他故意不向戴蕊提及,這個小妮子對這種事情已經瞭解的太多了。

伯元拉張椅子到窗邊,解開睡衣讓它滑到地板,跪到椅子上繼續搓揉他的大屌。淑芬往後仰頭,嘴巴張得大大的,好像正欣喜的品嚐“自摸“的樂趣,看到這裡,他也興奮的更快速搓揉大陽具,想著:

『我一定會先洩身,每次都是這樣的。』

淑芬浴室隔壁房間的燈光忽然大亮,百葉窗歪斜的拉開。伯元知道那是柏青哥的臥室,穿過白色的橫條看往室內,伯元看到女兒背對窗戶爬上鋪著藍色毛毯的床上。

伯元瞭解這一定是女兒打開百葉窗的,他停止手淫注視女兒,然後移向淑芬,她手淫的正激烈,兩顆乳房在肩膀中間不停的抖動,跟著往戴蕊那邊一瞥,她正在脫掉上衣。

如果你是這個父親會怎麼做呢?衝過去殺了那個誘拐女兒的私生子?打電話過去要女兒立刻回來?不理會她們,繼續和可愛的淑芬一起手淫?

因為對女兒有點困惑又有點好奇,伯元站到地上來,大陽具90度的挺著,柏青哥邊吻著女兒,邊將手環到她身後想解開她的乳罩。

年輕人總是笨手笨腳,柏青哥也不例外,解了好久就是解不開,戴蕊只好出手幫忙,只見戴蕊將乳罩滑轉個180度,把鉤扣轉到前面輕易就解開了。

柏青哥和爸爸都同時露出微笑,鑑賞那對如倒扣白玉磁杯似的美麗乳房,爸爸跟著露出既渴望又焦慮的神情,緊抿著嘴唇。

伯元的眼睛餘光瞧見浴缸裡的淑芬微微的坐起,又慢慢的躺下來,轉頭望去,只見她雙眸緊閉,嘴巴張的大大的,顯然達到高潮了。

伯元邊瞧邊用力搓揉暴怒的大陽具,並用姆指沾起馬眼裂縫滲出的透明淫液,輕輕的在龜頭上滑轉。

只見淑芬全身打了一個好大的震顫,然後便全身無力的躺下來,跟著將頭沉入水裡再浮起,而後像落水狗似的甩動頭髮。

伯元再望向女兒這邊,女兒已經跟她一樣完全赤裸,好幾年來他還是第一次瞧到女兒的身子,柏青哥七手八腳色急急的將身上的衣物剝除,伸手準備掀起蓋被,戴蕊卻搖搖頭阻止。

戴蕊將情郎推倒在床上,俯身伸手到柏青哥的雙腿中,握住硬挺的大屌,並作勢讓他往上移,然後跪下來,調整姿勢使自己面對家裡,把頭埋入情郎的兩腿中間,將整條脹硬的大屌含入嘴裡,同時抬起眼睛往家裡暗黑無光的客廳目不轉睛的注目著,然後放開大屌,伸出舌頭慢慢地由鼠蹊往龜頭舔去。

伯元渾身震了一震,雖然明知自己處在黑暗中,戴蕊絕對無法看到自己,卻依然心虛似的立即把眼光轉向淑芬。

淑芬背對著他站在浴缸旁,緩緩的用浴巾擦乾身體,她的屁股實在漂亮,不像自己的太太,不僅像團濕麵糰似的往下垂,還起了陣陣泳圈,而淑芬的不但肌膚光滑,而且兩團臀肉渾圓結實充滿彈性,簡直是天壤之別。

轉頭回去看女兒,她正用手扶住柏青哥的大屌基部,嘴巴圈成圓狀,上下上下的吮著陽具,使頭部像唧筒似的抽動,跟著穩穩靜靜的含住龜頭。

伯元想,她已經把情郎的精液吮出來了。這小鬼到底在那兒學到這些技巧的?要用什麼方法才能讓她也把這些技巧教給她媽媽?

假如把窺淫癖這件事除外,伯元可說跟一般傳統的男人一模一樣,所以他根本不可能直截了當的要求妻子幫他做這種事情,他們的性生活實在平淡無比,既沒有綑綁、也沒有拷虐,更沒有“越位“,沒有、什麼都沒有!

最大限度就是有幾次妻子用手幫他手淫,即使如此,再怎麼說她也絕不可能用嘴吸屌,更別說把精水吞下去啦。

想到這裡,伯元看見女兒停下吸吮的動作,胯坐到柏青哥的小腹上,當陰唇抵住龜頭時,戴蕊停了下來,伸出右手扶住大陽具,頂著她的陰唇口來來回回的摩擦,然後翹起頭看向爸爸這裡,舌頭長長的伸到嘴外,乳房隨著深深吸口氣而挺高,平順緩慢的往大陽物蹲坐下去,直到臀部接觸到情郎的小腹為止。

看到這裡,伯元忍不住又自己打了管手槍,他已經完全不再注意淑芬的動靜,全神貫注的凝視著柏青哥的陽具、一進一出、一進一出的抽插女兒。

忽然間,柏青哥往上將屁股挺離床舖,整個臀部的肌肉緊緊的、僵硬的扭結起來。

伯元邊搓揉陽具邊想:『他射入我女兒的屄裡去了!他……』

這種刺激像電流擊中他似的,在他的全身游走,然後傳往卵蛋,一個竣不住,馬眼一鬆,熱燙的淫精再也控制不住的直往外噴,而且正好噴在睡袍上。

伯元的精液還沒噴完,就看到柏青哥用力往上一頂,跟著重重的摔到床舖上,大陽具啵的應聲抽離,白色的黏液立即從女兒的屄裡洩出,有的留在屄洞口,有的就滴在柏青哥的卵蛋上。

『老天喔!』伯元暗暗竊笑著想:『這小鬼的精液倒像馬一樣,還發泡呢!』

柏青哥跟著移動身體,讓臉對著戴蕊的屄,將舌頭搓入屄裡攪弄,戴蕊將頭往後仰,顯然非常喜愛這種刺激的感覺。

伯元撿起睡衣離開,將睡衣丟到洗衣籃就回房,沒繼續看下去。

一小時後,女兒來敲他的房門。

『怎麼啦,戴蕊?』他問道:『現在是午夜耶!』

戴蕊把房門推開走了進來,啪地一聲扭亮電燈,伯元的睡衣沒有扣,硬挺的大屌筆直的朝著女兒的下體抖動著。

『你有沒有看我們?』戴蕊問著:『好希望你有看,你噴在睡袍上了。喔,那種感覺實在棒透了!』

戴蕊抓住睡袍的衣襟,將它們張開。乖乖!媽媽咪呀!裡面什麼都沒穿,整個玉體全裸露在爸爸眼前,更誇張的是,睡袍是伯元剛剛丟在洗衣籃的,戴蕊還拉住衣襟左右抽移,這一來爸爸的精液正好在她的背部擦來擦去。

伯元本來想撒個謊,不過又改變心意說:

『是呀!我看了妳肏他!也只看妳肏他,另一輪沒有。我同時也打手槍,並且噴了出來!可以嗎?高興嗎?聽好,現在回房去,不要跟我鬼扯蛋。還有,下次記得要他戴保險套。晚安!』

他加重語氣的說完最後一個字,立刻把頭埋到枕頭裡,躲開光線,也躲開女兒。

戴蕊沒有關房門,伯元也沒有聽到她離去的聲音,不過五分鐘後,伯元轉頭看時,已經沒有女兒的蹤影了。

那晚伯元無論如何都無法入睡,整個腦海總是不斷浮現著女兒裸露的身軀和柏青哥的大陽具。

 

(下)

第二天晚上,伯元拿了本他從一年前開始迷上的推理舊小說,計劃看到累了、然後上床睡覺。

他的妻子明天才會回來,伯元準備這樣渡過今晚,不再理會鄰居所可能發生的事事件件。

第一章很快的看完了……

伯元還是無法不去想窺探窺探女兒今晚會做什麼,將書放在一旁,站起來走到窗戶邊,對面一點亮光都沒有。

迅速的站定,注視向稍晚淑芬可能在那兒洗澡的暗黑浴室。

『我實在很納悶,她到底知不知道戴蕊肏她哥哥?』

伯元實在很想知道,不過他又想:

『她應該知道,因為她跟戴蕊非常要好。』

突然間,柏青哥房間的燈光亮了起來,透過張開的百葉窗,伯元看到床上的枕頭丟在床尾,床單則七扭八擰凌亂的躺在床上。

戴蕊站到窗邊,望向他這個方向,噘起嘴唇給他一個飛吻,跟著開始解開鈕扣,然後轉過身去,柏青哥則躺在床上脫褲子,他的老屌堅挺的把白色的小內褲頂的像個小帳篷……

這時,有人來敲伯元的門,伯元只好想法釋放自己硬挺的下體,才去看看是誰,同時心中決定,如果是傳教的人,一定要帶他到窗邊來看看,讓他說說自己犯了那一條……

『淑芬!』伯元驚叫著。

『嗨!戴先生!』淑芬滿臉燦爛的笑容:『蕊仔說我過來不要緊。謝謝你開門!』

她直接只叫“蕊仔”。

『我不知道……』

伯元剛開始說,淑芬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親睨的挽著他,快速的進入客廳,直接向窗邊走去。

『看來我是輸她“一攤”了!』

淑芬大聲的自說自話:『沒想到蕊仔真的敢做,而你也真的在看?……呃!戴先生?』

伯元站在淑芬後面,她身上的香味穿入腦海,讓伯元陶陶然。

『沒想到你竟然在偷看她們,其實我們都不應該偷看的!我想你和你女兒大概都瘋了!』

淑芬迴轉身面對伯元,因為距離實在太近,整個乳房都頂在伯元的胸膛,雖然她立即後退,不過伯元已經感覺出她沒穿奶罩。

伯元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被如此挑逗了,所以這一動竟激起他的慾念,內心也知道她不會退太開。

『我知道你從這裡偷窺我。』

淑芬說道:『或許你以為我看不見你,其實我跟你說,雖然無法看得很清,不過仍然可以看到這裡有人在移動耶!……告訴我,你偷窺我的時候,是不是邊看邊手淫?有沒有射出來?』

淑芬看起來好像熱切的想知道,她揚了揚眉毛,頭傾斜著,伸出手,找到伯元褲子的拉鍊,用一隻手指沿著鍊齒輕輕的滑動。

伯元一句話也沒說,移動目光望向戴蕊,柏青哥躺在她的兩腿中間,邊吸吮奶子,邊用一根手指進進出出的抽插她的嫩屄。

淑芬讓手指繼續在拉鍊上滑動沒移開,環轉到伯元身後,用她的乳房頂住伯元的背部,伸出另一隻手去解開伯元的皮帶。

伯元本來還嘗試著想想為何會這樣,不過因為腦海已經陶醉於淑芬身上的香氣,所以當淑芬的乳房靠向他時,伯元就放棄再思索了。

『柏青哥的臀部好漂亮,是不是呢?戴先生?』

淑芬評論著說,同時拉下伯元的拉鍊,伸手進去掏出大屌:『而你,你有根又漂亮又粗壯的大老二!』

伯元靜默的站著,享受手指搓揉的感覺。另一方面柏青哥的手指依舊抽插著戴蕊,同時將身體往下挪,吸舔戴蕊的嫩屄。

淑芬的手環握著伯元的屌,不斷的轉、擠、滑動、搓揉。透過伯元的肩膀看對面,並且滑動一顆乳頭前、後、前、後的頂伯元的背部。

『我從來沒有看過別人性交。』淑芬說:『你有嗎?戴先生?……這看起來怪怪的,尤其是看自己的密友和自己的兄弟做。你看!他的陽具好大喔!不過我想你的比他更大!……嗯哼……是不是呢?戴先生?』

伯元臉部抽搐的盯著她兄弟看,柏青哥的臀部不停升降,每一次他向前擺蕩吃戴蕊的嫩屄,老二也往下沉去吃床墊。

在這些俯衝的攻擊中,柏青哥的大屌都是尚未全部彈回,就又往下壓向床褥,他的大腿就這樣前前後後像唧筒似的動著,總之,柏青哥就是一面舔吸戴蕊的嫩屄,一面以床褥為假想對象磨擦老二。

淑芬搓揉伯元的大屌,不知是有意或者無心,竟然配合著她兄弟的床褥抽插在律動。

『男人真是奇怪的動物!』淑芬說著,搓揉的動作也快了一點:『你們總是有洞就鑽,是不是呢?』

『妳已經問了太多問題啦!』

伯元聲音尖銳刺耳的回答,對自己讓這個小妮子佔盡機先,感到有點不悅,同時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淑芬嚅囁著,緊緊的握住大陽物,不再上下滑動抽插。

她的兄弟冷不防的弓起背部,臉盯著天花板,大屌在空拳洞中滑動,僅只短短沒幾下搓揉,一股白白的濃精從陰莖爆發,噴灑向戴蕊的裸露身軀。一股最長的噴泉抵達她的下巴,也有的噴在乳房上。

戴蕊把腿張的更開,不停的摩擦嫩屄,或許想試著讓自己達到高潮,或許是想鼓勵柏青哥。

當戴蕊的手正忙著摩擦陰戶時,柏青哥又噴出些許精液,有些灑在乳房上,大部分在肚子上,有些則滴落在身體旁。

『他沒有真的肏蕊仔。』淑芬說著,又重新抽擊伯元的堅挺大陽具:『我想我不用被罰“一攤”的,有理嗎?戴先生?蕊仔說她肏了他,不過僅只是柏青哥猛搓出來噴在她身上而已。』

伯元轉身面向淑芬說:『好啦,好戲已經演完了,我也懶得問東問西,妳應該走了吧?那會讓我感覺舒適點,小姐!非常的舒適!』

淑芬跪下來,把伯元的大屌含入嘴裡,一邊吸吮他的陽物,一邊用手指輕輕的彈揉玩弄他的卵蛋。

『好吧!』伯元變溫和的說:『妳可以再呆一會兒,不過讓我們離開窗戶到我床上去比較好。』

……

兩人光著身子躺在床上,伯元緊緊的擁住淑芬,雙手撫摸她的臀部,小肉丘就像他想的一樣,既結實又充滿彈性。

伯元想展現比迅速到達高潮更多的技巧讓她舒服,二十年的性經驗當然不是浪得虛名的。

雖然他不承認是蓄意的,不過確實是希望淑芬能將難忘的感受、完完整整的描繪給戴蕊知道。

伯元的手緩緩的在她的背部游走,吻了吻她的前額,淑芬則愛憐的撫玩他的大陽具。

伯元問道:『妳早就知道我在偷看妳洗澡,是不是?』

『那當然就是你,嗯,本來我猜想是戴媽媽,不過她和黑影的型影不相符,這才確定是你。

你知道嗎?每次我都尋找移動的黑影,或者捕捉些許反光所閃現的情景,想像著你的情形來手淫,喔,那真是酷斃了!

事實上,一想到你在偷窺,就讓我興奮的全身沸騰發熱,所以即使不清楚你的情形,我依然愛撫著陰唇,幻想你也一樣勃起,兩人一起手淫。你都不知道,在我的幻境裡我們早就是一對性伴侶啦!』

伯元聽到這兒,不禁熱情的吻住淑芬,並把舌頭伸入她的嘴裡,兩顆舌頭互相纏擾了一會兒。

『下一次,』淑芬繼續說:『一定會更刺激,我已經知道你會看,而且知道你的大屌勃起後的形狀……啊!我真的快等不及了。』

伯元低下頭含住一顆乳頭,淑芬浪聲的問:『你想舔我嗎?戴!』

也不等伯元回話,淑芬就站起來叉開雙腿跨在他的臉上,身體往下沉把嫩屄送到他的嘴巴。

『好香甜喔!』

伯元想著:『我早就遺忘少女的嫩屄就像甜美多汁的蜜桃。她的陰唇多像醇美成熟的木莓啊!』

伯元把舌頭伸入屄裡時,淑芬深深吸口氣:『哇,好棒喔!』

伯元舔了她的大腿內側,吸吮她的陰唇,一寸一寸細細的舔弄她的胯部。他的手一直無法從淑芬光滑的玉腿、結實的腹部移開,並且隨著嘴唇吸吮陰唇的動作而滑動愛撫。

『我們來點別的好嗎?戴!』

伯元停下動作,不明白其含意,問道:『什麼?』

『我想看你手淫,也希望你看我,這樣下次洗澡時,我們才能正確的相互摹想對方的樣子。』

伯元從嫩屄的位置抬頭,通過兩粒乳房,看到淑芬也往下看,臉上掛滿歡愉的笑容。

『我……嗯……不過,我想肏妳耶,寶貝!』

淑芬爬離他的臉,背部挺直的跪在伯元的兩腿中,靦腆地說:

『放心好了,戴先生!我知道你的大屌想要一個既棒又浪的嫩屄,這只是前戲,決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淑芬像運動員鬆弛自己似的聳動聳動肩膀,把腿張的更開些,讓膝蓋靠在伯元的大腿內側,然後伸出手,像尋求幸運似的摸了摸卵蛋。

伯元望著如塔般聳立的淑芬,心中不禁暗暗贊歎她的體格、她的香味以及她的青春朝氣。看得伯元暴怒脹大的陽具,禁不住像節拍器一樣滴答滴答的前後晃動。

淑芬伸出雙手輕輕的撫玩豐滿的乳房,哼聲後說:

『嗯……哼……你為什麼想窺視蕊仔和柏青哥?是因為她的豐滿奶子嗎?想來也真奇怪,柏青哥為什麼只跟她這樣玩?咦,你怎麼還不動手玩?』

淑芬盡力的將乳房往上捧,然後低下頭舔吃脹硬的乳頭,另一隻手則緩緩的往下撫摸,經過腹部,抵達陰戶,摩擦起淫濕的陰唇。

伯元的手緊緊的抓住被單,用力的關節都變白了。

『我實在沒辦法開始玩。』

伯元說:『一方面也許是不好意思,不過最大的原因,當然是因為我想射在你的嫩屄裡,而不願只是自己玩出來。』

戴蕊走到門口,躲在門後,以免被爸爸發現,探頭往裡面迅速一瞥,剛好接觸到淑芬的目光,戴蕊馬上以雙手托住臉頰,掩飾受窘發燙的臉……或者是像她父親所標榜的……偷竊的刺激樂趣?

戴蕊穿著一件紅色的透明睡袍,讓自己看起來更出落的豔麗、可口。

『好吧!』淑芬說:『我們來照你的意思玩,不過你要先用枕頭把眼睛蓋住,以免尷尬。』

淑芬俯身移動枕頭時,還故意讓自己的陰唇摩擦住龜頭,乳房則頂住他的胸膛,伯元愉快的哼哼叫:

『嗯……嗯……喔……嗯……喔……』

淑芬用枕頭蓋住伯元上半部的臉後,牽起他的手去握住大屌,然後像玩玩具似的扶著他的手上上下下的移動,接著較快速的滑弄,然後以足踝跪坐著觀看。她的玩具則頗合作的自動玩了好一會兒。

『可以換手嗎?』伯元抱歉著說,聲音因為被枕頭包著而有點怪異:『我的手酸了。』

換手之後,伯元又繼續手淫。淑芬則向戴蕊打手勢,要她進來。

『你還沒有告訴我,為什麼要偷窺戴蕊。我敢打賭,如果她在這裡,她一定也跟我一樣很想看你手淫射出。』

戴蕊在淑芬的後腦上輕輕的吻一下,張開手溫柔的撫摸淑芬的頸子,跟著往下愛撫她的背部。

『我希望妳沒看到我尷尬臉紅。』

伯元說:『嗯,我假想現在妳看不見我,我也看不見妳。妳應該知道我有多愛我女兒。』

說完這些,伯元把另一隻手伸往兩腿中間,摩娑卵蛋,握住大屌的手則更快速的滑弄。

戴蕊則從淑芬的頸後,把頭往前下俯伸去吻淑芬,另一隻手移去玩揉她的乳頭。

淑芬這方面,則是伸出兩隻手,愛撫兩隻張口的嫩屄。

好一幅春光無盡圖,六隻各自繁忙無比的手!

『我想,』伯元繼續說:『嗯,我知道,它更激起我的淫慾。嘿,看到妳在浴室手淫,已經令我脹硬並且揉搓射出。妳知道嗎,小妮子,而當柏青哥開始肏她的嫩屄時,我竟然難以置信的一陣醋意上升,實際上,我還幻想戴蕊兩腿之中的男人是我,而不是柏青哥呢。』

淑芬插兩根指頭進入充滿淫水的濕淋淋陰戶裡,不斷的抽弄,然後抽出來,以之揉搓大陰唇。同時一面目不轉睛的盯著伯元的大陽具看,一面把另一隻手往後伸,靠著觸覺向戴蕊的嫩屄摸索著前進,直到將手指插進她溼答答的嫩屄裡。

『我們在同一個時間射精,就是妳的兄弟和我。』

伯元說:『我覺得就好像我在她的體內射精一樣,所以我真的很想肏妳,寶貝!像妳兄弟肏她一樣的肏妳。』

『你手淫的樣子好酷喔!』淑芬說:『先是快速搓揉,跟著緩慢的滑弄,然後撫玩卵蛋。我真是開了眼界了。不過我想還是你對!』

淑芬整理整理蓋住眼睛的枕頭,以免被他偷窺到,當然更小心看他能不能順暢呼吸。

『扶好你的大屌,我要坐上去,好好享用一下你又大又迷人的巨屌。你知道嗎,戴!你的大陽具迷的我快不能自已了!』

淑芬像運動員一樣輕盈的走下床舖,用手牢固的穩住枕頭,換戴蕊跪到父親身邊,戴蕊像下了大決心似的,閉上眼睛,深深的吸了口氣,低下頭將爸爸扶著的大陽具含入嘴裡。

『喔!淑芬!』伯元呻吟出聲:『妳好會舔喔!這樣舔我會兩參下就清潔溜溜的!喔……嗯……喔……對就是這樣!嗯……吸吮一下……嗯……對,舔一下……喔……』

戴蕊抬眼看她的好朋友,淑芬則下流的露齒微笑,對著戴蕊會心的貶貶眼。

戴蕊把身體伏到爸爸身上,乳頭隔著衣服擠壓在爸爸的胸膛上,頭靠在枕頭上,下體慢慢的往下沉,她的嫩屄張開口,一點一點,一點一點的吞下爸爸的大陽物,戴蕊仍不停的下沉、下沉,直到將爸爸的整根大屌吞沒。

『妳有沒有做安全維護?』伯元問道:『不然妳怎麼敢讓我肏入?』

戴蕊將臀部磨碾著爸爸的腿股,想讓大屌插更深點。然後移動嫩屄一上一下的開始抽插爸爸的大屌,伯元則一頂一放、一頂一放的配合著她的動作,原本靜垂的子孫袋,也像為她們的做愛打節拍似的,一前一後、一前一後的拋甩。

『快肏我!』淑芬平靜的說:『我好愛你在我體內進出的感覺!』

『咦!妳的聲音?』伯元狐疑的說:『聽起來好像……』

伯元一手按住戴蕊的腿股,一手快速的抓到淑芬的手,粗魯的把枕頭移開。

戴蕊的眼睛距離爸爸的只有寸許,一接觸爸爸的眼光,立刻吻住他的嘴唇,屁股抽插的更快速。

『喔!甜心!』伯元哀聲的叫出,頭後垂至床上,停下頂挺的動作:『我從沒……妳不應該……我們不能……』

淑芬用手輕柔的撫摸他的臉,戴蕊的嫩屄更快速的肏他。

『喔!妳肏的我真舒服,甜心!』伯元承認說:『妳的小屄好緊好舒服,我永遠都忘不了這種滋味!』

伯元突然緊緊抓住女兒的臀部,坐了起來,然後抱著女兒,以使大屌不會滑出她溫暖淫溼的屄洞,跟著轉好腳部,再壓著女兒緩緩的讓她往後倒,這一來就變成傳統男上女下的標準相肏姿勢了。

伯元的臀部努力快速的抽動著,大屌則一次比一次鑽的更深。

淑芬則在背後交替著撫摸他的屁股,或者揉玩他的子孫袋,她的足踝則沾了許多從戴蕊的嫩屄裡滴落下來的淫水。

『肏我!爸爸!』戴蕊高聲的對著伯元耳語道:『我快昇天了!肏我!重一點!快!重一點!』

伯元用膝部把戴蕊的腿頂開一點,把臀部提的高一點,插的重一點,沒多久,就一次比一次高,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快,他知道自己大概快臨界爆發點了。

戴蕊用小腿緊緊的纏住爸爸的,大腿則夾的緊緊的。

淑芬把食指戳入伯元的屁股內,不斷的扭擺。這樣一來伯元的屁股陣陣緊縮,伯元也刺激的高聲嗯哼。

『重一點!爸爸!射在我裡面!快!重一點!我們一起達高潮!喔!』

這時,聽到大門『啪答』一聲關上,跟著傳來一陣高亢的女聲:

『親愛的!我回來囉!』

整個房間頓時停頓下來。

『怎麼啦?房裡為何那麼喧鬧?』

戴蕊抬腿緊緊勾住爸爸的屁股,使精水不會噴在外面。

淑芬以一隻手緊緊抱住伯元,整個乳房都頂在他的背部,另一隻手的手指則依然半埋在伯元的屁股中。

夾在兩個女孩的中間,伯元雖然可以掙脫躲開,可是他不願意動。

伯元聽到淑芬向門外高聲叫喊道:『嗨!戴媽媽!妳的旅途愉快嗎?……』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