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年的故事

今天,啟文帶著他的妻子雁茹一起前往父親的家拜年。

「新年快樂~」

「正陽舅舅,新年快樂!」

「喔喔,新年快樂啊,呵呵……」白頭髮的中年男人讓那對夫婦進來後,就很匆忙的把桌上的攢盒拿到了兩人面前,展開了熱情的招待,「來來,先吃點糖果吧~」

「喔、嗯!」

「謝謝~」

有點木訥的啟文跟開朗的雁茹露出了不一樣的反應,先後把手伸到攢盒裡面點拿起了糖蓮子跟紅瓜子吃。

見狀,正陽笑了起來,然後打開話匣子。

「你爸啊,說甚麼要去弄點好吃的,一大早就跑到市場買東西做飯了……真是的,兒子來拜年也不多坐一會……」

隨著簡單的閒談,啟文跟雁茹彷彿是被甚麼給抽走了注意力似的,由最初的熱情對應漸漸變成簡短的單純對答,甚至變成了只是回答的無主動狀態……看起來活像兩尊等身大的洋娃娃一樣。

「最近天氣還真差呢,你看外面還下著雨……」

經過了十數分鐘之後,只有三個人的客廳就只餘下正陽的聲音。

「難得每年就只有這個時候能聚首一堂吃團年飯嘛~」

自言自語著,和藹微笑化成充滿淫念的下流笑容,本應為長輩的中年男子跑到了自己的房間,拿出了一台I-POD。

將全罩式耳機戴在雁茹的頭上之後,正陽打開I-POD讓它不斷的重複播放裡面的內容,然後就把啟文給拉起,帶到了書房……奇怪的是,啟文連一點抗拒的反應也沒有。

把啟文給安置到坐椅上,男子開口對他說話。..

「啟文,聽到我的說話嗎?」

「……聽到。」

空洞的聲音,聽起來一點生氣也沒有。

「我是你的舅父,也就是我是你的長輩……長輩的話應該要聽對不對?」確認了他的狀況,男子繼續說道,「而且我跟你的爸爸是同輩,我說的話就跟他的話一樣重要……是不是……?」

「……長輩……舅父的話、跟父親……重要……該聽……」一向考順聽話的啟文,就算失去意識也沒有例外。

「舅父以前常常買玩具給你,你記不記得?所以你要聽舅父的話喔……啟文是乖孩子對不對……」正陽繼續加深啟文對自己的服從,「所以,舅父的話,乖孩子都會聽對不對?」

「……嗯……乖孩子聽話……」

「那麼,啟文,乖乖的聽好了喔……舅父說的話都是理所當然的,」男子忍住了內心的黑色衝動說著,「舅父的要求,你會很高興的接受……沒有一丁點懷疑跟遲疑,是不是?」

「…………嗯……」越來越順從的啟文回答。

「那麼,乖乖的啟文聽清楚……舅父的行為跟要求,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服從也是很正常的……」

「醒來之後,你會覺得書櫃的字典很有趣……你會很希望多找一些吉祥的字詞記起來……所以醒來之後,你會去翻查書櫃的那些字典…………因為字典太有趣了,所以你會很入神,很入神的看……不管是外面客廳,還是在你身旁發生甚麼事,你也不會在意……因為,那是再正常不過的事……知道嗎?」

「……字典、有趣……入神的看……正常……」啟文的腦海中已經刻上了他的父輩的說話,成為了應該服從的要求,融入自己的想法。

「……還有,舅父希望你回到客廳的時候……」以防萬一,正陽補上了一個命令,「不管看到甚麼,聽到甚麼也不覺得奇怪…………長輩做的事情都是很重要,很正確的……知道嗎……?」

「……嗯……」

「以後,當我碰到你的身體,說「新春啟文快樂」的時候……你也會回到現在的狀態……因為你是個聽話的乖孩子,而我是你尊敬的長輩……明白了嗎?」

「…………碰到、身體……新春,啟文……快樂…………明,白……」

「那麼,我關上門之後,你就會忘記我剛剛說的東西……但是,你只是不記得這些話而已……我之前說的要求,你會一絲不苛的做……因為,你不會忘掉我的「要求」……好孩子不會忘記長輩的要求,就算記不起來也會照做……也會服從我的話……」

「……只是、記不起……會、照……做……」

等待啟文完全消化這些指令之後,正陽特地把門給關上,自己則是不走出書房,觀察他的反應。

聽到關門聲之後,呆滯的啟文彷彿是剛剛睡醒似的,四處張望了一下之後就站起來走向了書架,對身前的正陽視而不見。

「喂,啟文。啟文……臭小子!」正陽叫了兩聲也發現對方完全沒反應,馬上按住啟文打算拿起字典的手臂,「新春啟文快樂。」

然後,啟文才剛回復精神的眼重新空洞起來。

「……呼,應該是沒問題了。」

讓啟文坐在椅上,再加深了一次指令的正陽這才走出房間回到客廳--在客廳等待著他的,是一個任由他控制,秀色可餐的美麗人妻。

而啟文則是在房間的門關上之後,就興致勃勃的拿起了那本字典翻看。

那麼多的字可以學,他太高興了。

經過了那麼長的時間,事前錄下來的「東西」應該已經生效了。黃牛好啟文的舅舅把I-POD關上,再將雁茹戴上的耳機給拿掉之後,深呼吸了一下,集中起精神開始向她說話。

「雁茹,你能聽到我的話嗎?」雖然說採用錄音可以省下不少時間,但是指令不準確的風險讓他一定得親自「檢查」一次。

「……嗯,聽到……」美艷動人的波浪發人妻這樣回答著。

「那麼,重複一次,我剛才告訴你的東西吧……」緊張的正陽吞了吞口水。

沉默了一會,雁茹這才說出了剛才所聽到的指令:「……我是正陽舅舅的弟媳婦……正陽舅舅是我的長輩…………所以正陽叔叔說的話……都是長輩的知識……不會有錯……好好的聽,乖乖的服從……好的媳婦……三從四德……要服從父輩……」

「年青人……尊重長輩……正陽舅舅是長輩……尊重正陽舅舅……長輩都和藹可親…………做甚麼也,不會反感……正陽舅舅……舒服……不會反感……再正常不過的事情…………長輩不會說髒話…………舅舅說下流的話……並不是髒話……跟別人,不一樣……」

「被碰到身子……新春,雁雁快樂…………現在的狀態……記不起……會照做……」

聽到了這些話之後,正陽這才放鬆下來。

「那麼……我拍三下手,你就會醒過來……」說完,正陽舉起興奮得顫抖起來的手,拍了三下響亮的掌聲。

雁茹那半反白的雙眼眨了眨,清醒時的靈動重新回到了瞳孔中。

「……的確很麻煩呢……」記憶停留在正陽提到下雨的瞬間,雁茹很自然地繼續說說著,「下雨的話…………正陽舅舅?」

「啊,沒事,我在想東西……」正陽回答,然後向雁茹問道,「雁茹啊,你…知道我們家新年的傳統嗎?」

「傳統……?」可愛的歪起頭來,第一次拜訪公公的雁茹自然不知道正陽口中的傳統。

「是啊,」正陽淫笑,露出了那黃色的門牙,但是雁茹只覺得眼前的長輩笑得很親切,「我們唐家在新年的時候,長輩會跟後輩玩一些簡單的遊戲,嬴了才會派紅包喔~」

「原來是這樣嗎……」恍然大悟的雁茹點了點頭,要不是正陽舅舅特地告訴自己的話,她可甚麼都不知道呢,「啟文都沒有跟我提過……」

正陽差點忍不住笑了出來--根本沒有這種東西,當然不會告訴你啊!

「咳嗯,」咳了兩聲,他把話題帶回本來應該走的方向,「那麼趁現在,我就教你玩吧,如何?反正這個遊戲兩個人就可以玩了。」

「謝謝你喔,正陽舅舅~」基本上不會拒絕長輩的要求,雁茹自然是很高興地答應下來了。

「那麼,先把衣服脫掉吧……」色瞇瞇地上下打量著雁茹的姣好身材,正陽這樣說著,飛也似的就把身上的衣褲全部脫掉,露出了積起肥肉的小肚子跟胯間那條大肉腸。

看著忽然就把衣服全部脫掉的舅舅,美艷的年輕少婦眨了眨眼,好像並不能理解眼前景象的樣子。

「……喔喔,這個遊戲需要這樣進行,所以把衣服都脫掉是很正常的。」見狀,正陽吞了口唾沫,這樣解釋,「放心吧,我說的話準沒錯……來,雁茹你也脫掉衣服吧。」

「嗯~」

彷彿是很期待遊戲似的,雁茹把外套給脫下放好之後,反手就將裡面的黑色小背心剝掉,露出被胸罩包住的飽滿巨乳。然後,很快就把高跟鞋脫掉的她輕鬆的把長裙的扣子鬆開,讓粉紅色長裙滑落在地上。

那白滑修長的四十二寸美腿,那性感的丁字小內褲,同時對正陽胯下的巨龍作出了無數挑釁,讓它馬上充血高揚起來。

「嘻嘻,舅舅很精神呢……」渾然不覺自己就是讓對方如此精神「勃勃」的最大理由,全身上下只餘下米白色蕾絲內衣褲的雁茹吃吃的笑著。

「幹,奶子真他媽的大……啟文那個死小鬼還真是艷福無邊……」隨手抓了抓下半身的正陽口吐髒言,而雁茹則是深信正陽只是稱讚自己的身材很好,所以有點害羞的微笑了一下。

這麼一笑就讓正陽的肉棒隱隱再漲了一圈,彷彿想快要插爆眼前的美女娃娃似的。

「那,那麼我們開始吧。」喉間發出「骨碌」的吞口水聲,正陽走到了雁茹的前面,雙手抓在那肥美的乳房上。

美妙的觸感讓他忍不住打了個激靈,雙手亦開始緩緩的抓捏起來。

「幹他媽的,我早就想這樣子抓你的奶子很久了,」慢慢揉著巨乳的正陽興…

奮到狂講髒話,「奶子這麼大這麼挺,還長得那麼一副騷樣……是想引誘別人幹爆你嗎?」

「人家的同學都比我要漂亮呢……」被「稱讚」到有點不好意思的雁茹疑惑的問道,「舅舅,這個遊戲是……?」

「喔,啊啊!對對,遊戲。」差點走神的正陽這才回答,「其實呢,這個遊人戲分成了很多個部份……呃……就好像現在就是叫……常識問答!沒錯!」

而雁茹則是一臉迷糊,有點搞不清楚他一直玩弄她的乳房跟問答題有甚麼關系。

「常識問答……?」

「總之,我問啥你就跟著回答吧。」正陽簡單的提出了新的要求,「要玩得盡興的話,就要投入喔~」

「嗯,我明白了。」點了點頭的雁茹將心神放到遊戲裡。

「那麼,第一題……」把胸罩的扣子拆掉拿開,正陽的手直接抓在那嫩嫩的巨乳上,「我剛剛拿掉的,是甚麼~?」

「哼嗯~」乳肉下緣被粗厚掌心摩擦輕抬的雁茹發出了舒服的聲音,卻也不忘投入遊戲,「是人家的胸圍……」

「除了胸圍之外,還有沒有其他叫法?」

「啊哈哈~正陽舅舅的表情好有趣喔~」正陽那淫賤外加欠扁的「鬼臉」讓雁茹覺得很好笑,差點連問題都回答不出來,「人家可清楚得很呢……比較粗俗一點的叫……啊,奶罩……還、還有…………胸罩……啊~」

正陽的手指忽然捏住了乳頭,讓她忍不住叫了出來。

「怎麼啦,沒有了嗎?」開始揉捏著那可愛乳尖的正陽淫笑著問道。

「還、還有…………古時候……會叫,啊嗯……文胸……嗯、嗯嗚……唐朝也有……啊!訶、訶子……」雁茹努力地拿出大學的知識回應著,嘴巴漏出的呻吟卻讓回答斷續起來。

「很好很好……」訶子是個甚麼鳥正陽根本就不清楚,他只是找個理由胸襲眼前的巨乳人妻而已,「那麼開始第二題了喔。我在玩弄你的甚麼部位呢?請說出最少兩種稱呼喔~」

「嗯、啊啊……乳……乳房…………」看著舅舅的手指都快要陷入自己的乳肉裡,雁茹的回答再一次被呻吟聲打斷,「通俗的……稱稱稱呼是……是……嗯哼、啊……胸脯…………跟……跟、奶子……」

「你還少說了巨乳喔,雁茹~」好像要搾出乳汁似的揉弄,正陽那奸笑的表情顯得更加的淫邪,指尖輕輕滑過乳根作出挑逗。

「嗚,喔……可,可是人家的……嗯!不算大……啊,啊嗯~」回答到一半的雁茹被正陽的嘴巴偷襲那已經悄悄突挺的乳尖,發出了尖聲的呻吟。

見狀,正陽一手捏抓著那幾乎掌握不了的美乳,嘴巴舌頭牙齒同時招呼那淫蕩的粉紅小點。

「嗯……啊呀呀…………」敏感部位被愛撫的雁茹身體自然地顫抖起來,那豐碩巨乳彷彿要趁機跳脫正陽的巨掌一樣。

「怎麼啦?答案呢?」

「乳……乳頭、呀啊!」乳尖被牙齒輕摩的人妻臉上,開始湧現起一陣陣紅潮,「沒、沒有…………啊,唔啊啊……其他……稱……呼,呃啊!」

也許是因為太投入遊戲了,現在她開始覺得身體有點熱……

「嘖嘖嘖~」放開了嘴巴,改用指尖揉扭輕彈著那蓓蕾的正陽對開始動情的雁茹說著,「這不只乳頭一個叫法喔。」

「啊、啊啊……咦……?」被覬覦的巨乳美女發出了夢囈,眼神開始吹起了迷霧。

「你身上的叫……啊對了,「淫賤的奶頭」。」捻挑著粉紅櫻桃的正陽胡亂的唬弄著,「重複跟我念一次……淫賤的奶頭~」

「淫、淫賤……嗚、啊啊……奶頭…………人家、的……啊呀~……是、是淫賤的…………嗯嗯,奶頭……」

玩得很投入的雁茹不自覺地把音量提高,讓本來還滿足於搓揉乳肉的正陽回過神來。

「幹你的,奶子又大又軟,果然是個騷包……」

正陽的罵聲,在雁茹耳中只是真誠粗豪的讚美;而受到稱讚的她,亦忍不住含羞呻吟起來,「討、討厭啦……呵嗯~人家……才沒有……舅、舅舅說得那麼好呢…………唔、唔啊……」

「接下來呢……嗯,是動作題。」一雙狼爪繼續搓弄著美乳,雙眼色瞇瞇地打量著雁茹全身的正陽說,「我一會兒的動作你要好好的重複一次……直到我認為沒有問題才可以喔。」

「嗯……啊、我知道……了啊~」說到一半,雁茹的乳頭再次被偷偷捏了一下,回應就讓呻吟給打斷掉。

「那麼要開始囉。」

說完,正陽伸出其中一隻手抱住了雁茹,然後張大嘴巴猴急地吻上她的櫻桃小嘴;趁著她還沒有來得及作出反應,他把舌頭伸進那濕潤溫熱的小空間,滑過光潔亮白的貝齒,開始了攻城挌地。

被深吻的人妻好不容易才回過了神來,緩慢而笨拙地回應著對方吸允舐弄自己嘴巴跟舌頭的動作。

在窄狹的閉密空間裡,兩條舌頭互相的纏繞著彼此,滑過那充滿了唾液的黏濕牙肉,爭先恐後地在對方的口內留下生津,拉扯勾引著彼此到自己的地方,輕摩那堅硬敏感的齒齦。

跟滿心只為了淫辱弟媳,發洩獸慾的正陽不同,雁茹心中只留有認真模仿舅舅那讓她感到很舒服跟悶熱的口腔動作。

也許是正陽開始覺得中氣不足,不知道已經黏在一起多久的四片嘴唇終告分開;然而,兩人之間還是留下了閃亮的銀色唾汁,形成了淫衊的畫面。

「……哈……哈啊……」同樣在喘氣的雁茹向正陽微笑起來,「正、正陽舅舅的動作……好舒服呢……害人家差點就,跟不上了說……」

說完,還無意識的把嘴角的唾液給舐掉吞嚥下去。

看到這麼淫亂的動作,已經忍了很久的正陽覺得他立馬就需要發洩,而且是狠狠把陰囊的子孫全部噴射在眼前的美麗弟媳上。

「可是直接插這臭騷包好像不怎麼有趣……幹他奶奶的……」由於之前的暗示,根本不擔心自己的話會給予雁茹甚麼負面影響的正陽自言自語著,挺著身下的惡龍構思下一個「遊戲」。

一個可以讓他把眼前青春美艷的女人從頭到尾淫虐一番的「遊戲」。

「……啊,有了!他媽的俺真夠天才!雁茹,你等一下喔。」

過了一會,忽然想起了甚麼似的,正陽一個轉身就跑到了自己的睡房。

而對長輩相當服從的雁茹,則是歪歪頭看著和藹可親的舅舅拿著一個大瓶子從房間跑到廚房,又從廚房跑回去,來來回回的一副很忙的樣子。

也許是準備了甚麼食物吧?雁茹很清楚的嗅到了廚房中傳來了香味。

很快的,正陽就拿著了一杯橘色的飲料跟一碟蘿蔔糕回來。

「玩了那麼久,雁茹你也應該有點倦了吧?」正陽把碟子放在地上之後,擺了擺手叫雁茹過來,「先來吃點蘿蔔糕,喝點參茶吧。」

「嗯~」

不疑有它的雁茹回應,跟正陽一起坐在了地上。地板有一點點冰,害她不自身覺的再次顫抖起來,那雙乳波一跳一彈的讓正陽再次感到口乾舌燥。

「喔,對了,雁茹啊。」舐了舐嘴唇,正陽這樣的說著,「我們唐家呢,在吃蘿蔔糕的時候其實會加一種很~~特別的調味料下去喔?」

「調味料?」雁茹歪頭,天真的表情讓人想摸頭呵護一番。

「是啊。調味料是從這裡噴出來的白汁……這是舅舅我的專門秘方,所以不用擔心出問題啦!」

挺動了一下胯間肉棒的正陽心中一點憐香惜玉的念頭也沒有;他只想好好的玩弄眼前美人的身體,用自己的大肉棒把她給插翻之後,再用又濃又多的精液餵飽她的小穴,讓弟媳的子宮孕育自己的孩子。

「咦,原來是這樣嗎……姆~啟文幹嘛甚麼都不告訴我!人家不要在舅舅面前出糗啦~」有點吃驚的雁茹不滿地嘟起了嘴巴,煞是可愛。

「放心吧,這不算甚麼……我一會兒把我幹到叫春似的那才叫糗呢。幹,沒事生得那麼騷真的是有夠欠幹啦。他媽的老子今天不把你的騷尻幹到翻的話老子名字反過來寫……」

正陽那下流的笑容在雁茹眼中是那麼的溫和,很快就讓她放下心來。

「那麼雁茹,我慢慢的教你怎樣吃吧……」舉著粗大惡龍的正陽躺下,「首先呢,你也要跟著我一起躺下來……對對,屁股朝著我這邊沒錯……」

順從地遵守舅舅的指示,動人的美女讓下半身幾乎貼到了正陽的面前,自己的臉則是對著眼前那醜惡的陽具。

「接下來,你就用嘴巴舐我的這裡,不久之後它就會噴出汁來……」正陽說道,眼睛卻是沒有離開那個緊閉著的美妙女陰,「之後你再混著蘿蔔糕一起吃就可以了。超美味的喔!」

「好的~」

充滿了朝氣的回答之後,雁茹向那粗壯的肉根伸出了纖纖玉手,輕輕的握住之後,就張開了小嘴把那雞蛋般的巨大龜頭含進去。

緊貼著肉棒的臉頰,濕熱香甜的吐息不緩不急的朝龍首吹打,讓正陽打了個寒戰。

為了分散注意力好讓自己不會早洩,他朝著神秘的花園伸出了雙手,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那緊閉著的陰戶,讓裡面輕輕蠕動著的嫩肉暴露出來。除了那誘人的泥濘玉徑之外,還能隱隱看見盡頭的幽谷花穴。

改用單手撐開陰唇,正陽把右手的食中二指快速的伸進去。

「啊!」受到刺激的雁茹鬆開了口,「舅、舅舅……?」

「不用管我不用管我,這只是很普通的按摩而已,你繼續吃吧。」正陽回答的時候,手指倒是沒有停下,繼續挖弄著那美妙的柔軟蚌肉。

「啊,嗯……」聞言,雁茹重新將注意力放在眼前直立的巨大肉棒上面,專心地進行舐弄刺激,好像在清理它一樣;就連黏住了奶白精垢的敏感部位,她亦用舌尖細膩地抹去。

一點一點的快感累積起來不斷刺激正陽的神經,讓他活動中的手指加快了動作,在緊窄的花徑中進進出出著;從陰道中流出來的淫水,也開始把他的手指跟整個手掌打濕。

彷彿是受到了刺激,雁茹嘴巴的吞吐顯然的加快起來,包裹住肉棒前端的香唇用力吸吮著那敏感的龜頭,丁香小舌則是靈巧地滑動,更鑽進了那緊閉的馬眼裡。

「啊、喔啊!」發出了難聽的呻吟聲,正陽趕緊把嘴巴貼到陰唇上面開始急速的舐弄,把下半身的衝動給分散開去。

受到了莫大的快感攻擊,雁茹的口舌動作亦相對的加快,舌尖滑過龜頭下緣時還特地施力輕摩,施予刺激;同時,她身下受到了異物入侵的玉徑也一張一合地收縮起來,健康的大腿也夾緊了正陽的頭臉,彷彿不打算讓他離開似的。

「嗯……咕、嗯嗯~~!」

很快,聽到雁茹大聲呻吟的正陽就被一陣溫溫的熱液給噴濕了嘴臉。

「…………舅、舅舅……」讓陽具離開嘴巴,從高潮餘韻中慢慢冷靜下來的雁茹向被自己屁股壓著的長輩道歉,雙手則是沒有間斷的撫弄著那傳來腥臭的玉袋,「我……」

「不要緊不要緊……啊……按摩會舒服是很、唔、普通的……」

要害被愛撫的正陽斷斷續續的回答,倒是讓雁茹放下心來……之前她還以為自己好像高潮似的興奮起來,並不是正常的反應呢。

「好,快點吃吧,不然一會蘿蔔糕就涼掉了。」剛才上湧的射精衝動又減弱下來,正陽馬上提醒跨坐在自己臉上的人妻繼續「準備調味料」。

「嗯~」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雁茹重新開始對那巨大的肉棒進行愛撫。

龜頭重新被溫熱口腔包住,正陽並沒有再進行猛烈的攻勢,而是用手指輕柔地愛撫著陰唇,偶爾用舌頭挑逗一下那紅豆似的陰核而已。

享受著長輩的熱心按摩的雁茹,則是一邊用舌頭舐弄龜頭,一邊用手撫摸及輕捏著那飽滿的陰囊,亦不時用嘴唇吸吮肉棒表面;同時受到了好幾種刺激的正陽再也忍不住腦中噴射的衝動,自然地把腰抬起,讓肉棒頂進雁茹的嘴中。

「要……要射出來了!乖乖的含住,不要那麼快吞掉喔!」

「咕嗯、唔唔!」

突然被粗壯的肉棒給塞滿了嘴巴的空間,幾乎無法說話雁茹只能嗚咽了兩聲示意。

然後,陰囊中儲積起來的精漿迫不及待的跑過細窄的輸精管,彷彿要搶著把美麗人妻的嘴巴給完全染白似的,從馬眼中噴灑出來,很快就佔滿了她的嘴巴。

由於正陽的要求,雁茹並沒有吞掉那大坨精液,而是很小心的把它們都吐在盛著蘿蔔糕的碟子上面。

只見一大堆傳出栗子花似的強烈腥臭,黃白色的黏稠液體就這樣被吐在散發黃牛好

香味的蘿蔔糕旁邊;雖然顏色接近,可是除了顏色以外就沒有共通點的兩者放在一起時,顯得格外的詭異。

「嗯~好香喔!」湊近了碟子嗅了嗅,一陣陣濃烈的鮮味跑進了雁茹的鼻子裡,讓她忍不住拿起筷子,將蘿蔔糕沾上大量白濁的男汁然後吞下。

看著親手把自己射出來的數億新鮮精液當成美食放進嘴裡咀嚼吞嚥,正陽一想到自己能夠讓無數健康的精蟲暢遊在眼前美艷少婦的胃裡,他就覺得剛才用力射精完的陽具又充滿了力量。

雁茹很快的就把白汁蘿蔔糕丁點不留地吃乾淨,還將那帶有奇怪苦味的鮮甜參茶給慢慢飲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總覺得這參茶有種微妙的尿騷味,舅舅新鮮弄給她的白汁也黏黏稠稠的,卡在喉嚨不好吞嚥。

等了一會兒,設置完甚麼的正陽坐在沙發上面,把她給叫過來。

「雁茹啊,我們來玩一個新的遊戲…………」

在客廳的正中央,一台手提錄影機對準了正前方的沙發,忠實地錄下了在那裡發生的事情。

「嗯……各位好,我是雁茹……是唐家的媳婦……」全身赤裸,任由堅挺雙乳跟下陰毛髮暴露在鏡頭下的雁茹以M字開腳的方式蹲在正陽上面,對著錄影機說道,「今年二十七歲……現在是……大學的副教授……」

「小雁雁忘了說三圍喔~也不要忘記舅舅剛才說的東西喔?」雙手很不規矩地摸上乳緣的正陽說道。

「嗯嗯……34D,25,35……」回答著,雁茹用手指將陰唇向外面撥開,讓陰道也暴露出來,「現在……人家要跟舅舅……玩插穴遊戲…………因為小雁雁是很欠幹的婊子……很想吃舅舅的大肉棒……讓長輩的精子在人家的子宮黃牛好游泳……搶在啟文之前,讓小雁雁生孩子……讓舅舅可以玩小婊子生下來的小騷包……嗯……」

或者是剛才的遊戲太久了,說完淫亂到不行的台詞,以為只是在進行角色扮演的雁茹不知怎的覺得身體很熱很軟;要不是正陽的手扶著,只怕她已經整個人躺在他的身上。

「舅舅……這樣可以了嗎……?」

雁茹轉過頭向正陽詢問,同時微笑了一下。

「那麼我現在就滿足你這淫賤的騷尻!」

再也不想忍耐下去的正陽猛地挺起腰桿,將已經硬到發漲的陽具用力頂進了緊窄的陰道裡。

「哈嗯!」受到突襲的雁茹發出了呻吟。

「噗啾」一聲,事前已經被淫水弄到非常濕潤溜滑的蜜穴,幾乎是沒有阻礙似的把整條陽具吞下,直至根部;已經氾濫成災,半透明的淫水也隨著這充滿勁力的一插而擠出。

「唔啊!小、小雁雁你太棒了…………夾得俺好爽……」

「舅、舅舅才是呢……把人家……弄得好舒服……這、這個遊戲……真的好

好玩……就、就好像……嗯啊!在……在愛愛……似的……哈、嗯、嗯嗯……」

本來還打算先讓肉棒停留在陰道內享受一下久違的青春美肉,但是正陽實在沒有耐性再忍下去,所以馬上就開始了強烈的抽插,毫不留情的開始用龜頭撞擊著守護子宮的肉門。

「猜謎!我、我們現在在做甚麼呢~?」

一邊進行活塞運動,正陽一邊追問著跨坐在自己身上的美少婦。

「唔、啊啊……按、按摩……嗯啊!不、不對嗎……人家太舒服了……回答不出來啦……哈啊!是……是跳舞嗎……嗯嗯!嗯、啊、哈…………」

陰道被猛烈地抽送著,意識被快美的閃光給弄得神智不清的雁茹哪裡能夠好好的回答?她也只能一邊吐吐吞吞的胡言亂語,一邊舞動纖腰讓身體任性地配合著長輩的動作。

「你錯了,我們其實是在做愛……啊!」

宣佈了真正的答案,有點疲倦但也不打算停下來的正陽用力的將肉棒頂進去陰戶裡面。

「啊啊!才、才不是呢……舅舅真愛開玩笑……」

承受著活塞運動,以自己的美艷肉體作出無恥行為取悅長輩的雁茹,卻是一邊擺動腰板讓正陽更好動作,一邊發出了夢囈。

「人家、咕,對啟文很專一的喔…………喔、哈嗯……絕對不會……背著他做壞事……唔,嗯……所以……啊!這、這個……現在我們……哈、嗯……一定不是……嗯、唔咕……作愛愛……呀啊!」

然而,那台接駁著腳架的錄影機,卻是忠實地拍攝下兩人的交接之處:…

只見隱約透出亮紅色的美白陰唇,正不知羞恥地吞吮著陽具的巨根,男女的陰毛也在連續不斷的抽插之下糾纏一起無法分開,那裝滿了男汁的陰囊更是一下一下的撞在美妻的俏臀上面,發出了「啪啪」的猛烈肉帛聲。

「噗滋噗滋」的,於緊窄陰道中進進出出,開墾著人妻的肉棒一邊衝撞著貞潔的花蕾,一邊摩擦著那美嫩的蚌肉;隨著開始急促的呼吸,陰壁的收縮擠壓也越告加劇,彷彿是要把肉棒內藏的所有精力跟慾望都搾取出來似的。

而正陽胯間被不停搾取的男根,則是用力地進行抵抗,不斷刺激陰壁上的無數充血起來的蜜肉,讓它們將強烈快感傳到雁茹的腦海中,使她任由性慾控制自己的行動。

「小,小雁雁,這遊戲差不多了喔……你舒服嗎?」

「嗯!人,人家好舒服……啊、哈、嗯嗯!就、就好像……在被甚麼按摩似…的……啊嗯!下……下面、好漲喔……啊喔!」

「怎麼,我們現在像不像在做愛呢?」

「唔、唔…………跟啟文愛、愛愛的時候也是這麼舒服……嗯、嗯喔!雖然現、現在的比較……唔,啊,啊、哈喔!比、比較……舒服……啊!但是……人家跟舅舅……啊、嗯嗯!不是愛愛…………只是……嗯……運動而已……」

隨著錄影機的奮力工作,在交合之中聊著天的男人也漸漸的加快了動作,猶如期待著將要到來的甚麼似的;而承受著雄性風暴的波浪發人妻,則是感到害羞似的,臉蛋兒染上了紅潮。

令她不解的是,明明正陽舅舅只是跟自己一起運動而已,怎麼自己總是會想到跟啟文在晚上幹的那檔子事呢?

可是,身體每個部份都好舒服,特別是好像被甚麼給按摩著的胸脯,以及不黃牛好知道為甚麼一張一合地咬緊甚麼的下陰,正不斷傳來性愛時才會出現的快感。

也許,這種運動會讓人舒服到好像在愛愛一樣,所以她才會覺得自己在被很粗大的肉棒給抽插著似的;但是,兩腿間一直傳來麻酥的感覺,加上有點酸軟無力的腰部,讓她無法再深究下去。

「好、好漲……好像……被很、很粗很大……嗯、哈……的甚麼……啊!」

「那個是「大懶叫」喔。」改變姿勢,正陽讓自己可以抱著雁茹進行更猛烈的抽送,嘴巴也不放過這個玩弄人妻的好機會。

「跟我說吧……」在雁茹耳邊慢慢的說了一串話之後,正陽繼續挺腰進攻著人妻的下半身,「……來,試試看,會更舒服喔?」

唯唯諾諾地點頭,有點昏亂的雁茹承受著快感,貼近正陽耳邊的嘴唇吐出了對方要求的字句。

「小、小賤人現在……正被舅舅的大……啊、嗯啊……大懶叫插穴穴……啊

嗯!騷雁雁……咕嗯……嗯……爽、爽到快要尿尿……好像……好像小孩子一樣撒尿……啊,嗯嗯!可,可是……這、裡……喔,呀啊!是、是客……廳……」

「是喔,在客廳撒尿是不對的喔?那麼要怎樣罰小雁雁呢?」感到無比刺激的正陽用力搓揉著美乳,呼吸急促的追問。

「要……要罰的話……嗯、啊……就快點用舅舅的大屌……唔、咕啊!用屌插爛……人家的、騷尻…………哼、哼嗯!然……然後……用新鮮的精子……哈嗯,啊,啊!射、射爆人家的子、子宮……嗯啊啊!」

「之後呢?」興奮到臉都充血起來的正陽扳開了雁茹的雙腿,讓承受著粗大陽具突刺,淫汁飛濺的陰部亮出,「只是射爆你的子宮舅舅不會高興喔?」

「所、所以……啊嗯,呀啊……等……啊,啊、哈哼!等淫賤的……小雁雁懷上……懷上舅舅,啊、唔嗯!舅舅的……孩子……嗯……嗯啊……養大……幫舅舅、嗯嗯、啊啊!發、發洩……天天都……啊、可以……射精洗乾淨……人家母女……呀啊,嗯…………發癢的小、小騷穴……嗯!」

說出這些話之後,她就覺得自己好像快要被一個猛男給抽插到失去神智,即將高潮的地步了;這種奇妙的感覺,讓她忍不住抱緊了眼前的長輩,嘗試在這快感的風暴中,尋求一點安全感。

殊不知道,她所緊緊擁抱著的正陽,正是讓她高潮的元兇。

「是喔?那麼就讓舅舅好好的……幫你!」

像火棒一樣的龜頭,彷彿是要逃避咬吮自己的無數肉摺,忽地頂破了雁茹最後的貞潔,灼燙的雄性象徵就這樣猛然的突進,貫通了那動人的花徑,直搗溫暖緊窄的子宮。

「啊…………咕嗯……」聲音被那一截給完全打斷的雁茹半翻著白眼,隨即被正陽給扳過臉,強吻下去。

隨著兩條舌頭再度開始交纏,在雁茹下半身放肆猛攻的男根一下一下的撞擊著幼嫩花房,猛摩著那分泌出黏液的子宮壁,狠狠地侵犯著弟媳只屬於其丈夫的重要女性器官。

隨著這猶如要撞到心中的抽送,雁茹只覺得腦海中的某片空白急速地擴大開來,讓她無法繼續思考;而這個反應,也很忠實的表現在那開始痙攣的一對玉足上面。

「啊,啊、啊、喔、嗯啊~~~!!」

很快的,正陽的肉棒就被高溯所引發,幾乎是噴射出來的淫汁給打濕,讓他渾身打了個激靈;同時,抽搐加劇起來的肉壁讓正陽的肉棒受到了跟之前無法相比的刺激,使他腦中只餘下噴射的衝動。

「雁茹,接下來會更舒服喔?」說著,正陽更用力的挺腰,讓龜頭不斷進出著那本來緊合著,卻被火熱陽具給頂開的子宮頸;從他背脊傳來,既似電流又似凍氣的奇妙麻痺感,讓他沒辦法再阻止輸精管中蠢蠢欲動,正準備降落在子宮床上的精蟲們。

「咦……嗯哼!?」

神智還未完全清醒過來的雁茹,只感到某個堅硬的尖端頂在自己很重要,很柔軟的部份上面。

「我、我要射了……!」

隨著正陽的低吼,被禁制著的射精衝動終告完全解放,胯間玉丸彷彿要趁現在把內藏的雄性淫慾給全部搾取出來,貢獻在征服人妻的戰役似的一抽一彈,強烈的抽動起來;而無數精液也衝過了快要被擠破的輸精管,猛烈而濃密的白濁漿汁亦大片打落在雁茹幼小的子宮裡面,好像要滲透進去似的,著床。

數之不盡的精漿不斷打落在雁茹的玉谷,黏稠的觸感讓被中出的人妻在很短的時間內再度飛上了快感的高峰。

「不,不行,腦子,腦子好像一片…………啊啊喔喔~~!!」

理性再度被精液引導的高潮洗成白茫茫的一片,無意識地大聲呻吟起來的雁茹,任由自己最重要的部位被奪去貞潔,忍受著外人精子的入侵。

過多的精漿把子宮給幾乎完全填滿,隨著美艷人妻的深呼吸,同樣是一張一合的子宮中很慢很慢的吐出白濁的男汁,順著高潮噴出的淫水一起滑過仍未縮小的肉莖,點滴流出陰唇外面。

「怎樣,雁茹?舒服嗎?」讓陽具留在陰道中享受最後的餘韻,正陽翻過身來,將雁茹的壓在自己身下,也趁機讓子宮內的精液不會外流出去。

「嗯……」被狠狠的內射一番,星眸半閉的雁茹發出了低聲的夢囈,那雙豐…

滿的乳肉亦因為姿勢的改變而被沙發壓住,改變了形狀,「很……很舒服……就好像跟啟文……愛、愛愛一樣……」

「舅舅祝你新年快樂,年生貴子……喔!」一想到自己有可能就此讓弟媳受孕,正陽的肉棒就自然地再次跳動起來,將殘留在輸精管的男汁射出,填進已經快要被自己擠滿的子宮裡面。

「……那,那雁茹也……祝舅舅……早點、找到個好妻子……啊嗯……」

而雁茹口中吐出的淫穢之言,以及被散落在沙發上的波浪長髮所蓋住,緋色的喘息表情,也一一被手提錄影機收記錄下來……

書房內,啟文正一頁一頁的翻閱著那本字裡行間都存藏了知識的字典。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看了這本書多久;對他來說,實在沒有比這更加令人激動的東西存在了。

為甚麼他不早一些發現這個事實呢?要是早點發現的話,他就可以用更多的時間去充實自己了啊!

「可惡,為甚麼我沒有想到!」一想到自己錯失了不少機會的啟文用力拍在桌上,卻沒有發出任何的響聲。

原來,那麼一拍,卻是拍在書上面了。

「……唔……「藥蠱養植及護理。零二年修訂版」……?」瞄了瞄書名,啟文只念了一次就覺得這書很古怪,怎樣看也像是偽造的東西,「這書名真夠奇怪的……正陽舅舅還會看這種書啊……?」

「喔喔,那本書我覺得漫有趣的樣子,就買下來收藏囉。」

聽到回答的啟文回過頭來,只見光著身子的正陽抱著全身赤裸的雁茹走進房間,兩人那緊密結合著的下半身還在激烈地進出著。

「啊,嗯!舅舅!大、大肉棒……肉棒好美味!啊,嗯,嗚嗯!小、小穴要被……啊!嗯、呀啊……被插爆了!」

雁茹發出的叫聲,好像完全沒影響到啟文似的;只見他露出了一副理解的樣子之後,就轉頭重新進入字典的世界。

「對了,雁茹說……啊!今天晚上想留在這裡過……夜!」說話同時腰部用力上頂,幾乎是用喊的正陽問道,「沒有問題吧?」

「不,不行!舅、舅舅的棒棒!頂到,頂到裡面了!」

「嗯,反正明天是星期六,她也不用回學校。」基本上很尊重妻子的啟文二話不說就同意了她的要求。

反正不要阻礙他看書的話,甚麼也好。

「高、高潮了!小、小賤婦、啊、嗯嗯!要、要……喔啊啊~~!!」

「……好,明天我也去買一本朗文英漢字典!」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淫妻麗珊
嬌豔少婦紅杏出牆
小英的口交
鄰居少婦誘拐我
鄰居誘惑我幫生小孩
淫蕩女大學生
不穿內褲的女孩
女醫生幫我射精–真實的體驗
高個子婦女
漂亮媽媽竟被幹到失禁

熱門小說:
淫妻麗珊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