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熱的半夜里,我被肚子里的胎動弄醒,睜開眼看著躺在身旁的男人,他那多了一只小手指的手掌,仍貪婪的放在我因懷孕而更豐滿的乳房上;熟睡中的年輕臉上,透露著剛剛盡情后滿足的笑容,他是我的丈夫,也是從他出生后,我就愛到心痛的男人……

我出生在中部一處非常偏僻的山里,我的爸爸張天送和他的兄弟三人,向政府承租了五十多甲的國有林地耕種。

爸爸在兄弟三人之中排行老二。伯父叫天發,他的妻子叫玉露,他們沒有孩子。叔叔叫天福,還沒結婚。我的媽媽叫惠媚,小爸爸十來歲,生了兩男一女,我是老三。我的大哥叫文忠,大我快兩歲;二哥叫文雄,大我不到一歲;我的名字叫美華,大家都叫我阿華。

爸爸兄弟三人因為承租的林地面積太大,所以分別在兩座山腰中,用竹片混著黏土,蓋了兩座三合院式的房子,伯父母住一處,我們住一處;叔叔天福因為未婚,所以兩處都有他的房間。

晚上睡覺時,爸爸和媽媽睡一間,我們兄妹三人睡一間,因為我年紀還小,所以有時我也會和爸媽一起睡一間。

記得是我小學四、五年級時,一個暑假中的早上,爸爸起床后就到山里工作了,兩個哥哥也不知跑到那里玩,我在庭院中追逐著一群覓食中的鴨鵝,等待媽媽帶我去溪邊洗衣服。

「阿華,爸爸和媽媽呢?」天福叔在竹籬笆外,一邊走進來問著。

「爸爸到山上工作,媽媽在屋里。」我回答著,手里拿著小竹棒在追著一只大笨鵝。

我在庭院玩了一會兒,后來,終于覺得很無趣,想要媽媽趕快帶我去溪邊,教我洗衣服,這樣我可以一邊玩水;于是我走進屋里,聽見哥哥的房間傳來奇怪的聲音,我走到門邊偷偷地向房里看,原來是媽媽和叔叔在里面。

這時,我看見地上散落著要洗的髒衣物,媽媽彎著上身站在床邊,雙手頂在床上,上身的衣服脫掉一半;叔叔站在她的后面,雙手抱著媽媽,褲子掉到上,身體一前一后用力的向媽媽撞著,嘴里說著:「騷貨,我要插死你……你的……大騷穴……」也許媽媽被撞的很痛,所以媽媽的嘴里不斷的叫著:「哎……呀……死天福……你……輕點嘛……哎……喲……一大早的……喔……哎呀……你……好大的雞巴……要插死我了……」

我看得心里很害怕,于是我趕緊跑到外面,想找一根大棍子,幫媽媽打欺負她的天福叔叔;最后,我終于找到一根很粗的大棍子,我急沖沖的回到屋子,大聲的喊著「媽媽,不要怕,我這里有根大棍子,可以幫你打叔叔!」

我連跑帶跳的踏進哥哥的房間內,結果我看到叔叔已經躺在床上了,媽媽正坐在叔叔的身上,雙手按在叔叔的肩上,滿臉紅通通的,嘴里不斷的喊著:「喔……喔……好美……太舒服……快……你泄了……喔……我……也快泄了……喔……喔……」

「媽媽,你打贏了?」我帶著不解的眼神問著,媽回頭一看到我,臉紅的更厲害,連忙爬下床,把衣服穿好,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要洗的髒衣物,拉著我的手走出屋外;我回頭看著床上的叔叔,可憐的叔叔,身上的衣服都沒穿,被媽媽打的躺在床上直喘氣………

「阿華,剛才的事你不要告訴任何人,知道嗎?否則被爸爸知道了,又會和叔叔打架的。」一路上媽媽叮咛著,我恍然大悟的點點頭。

我坐在溪邊看媽媽洗衣服,一邊幫媽媽剝洗衣用的皂果,把剝好的皂果放在木盒里;一邊用皂果子丟打水中的小魚蝦,玩了一陣子,覺得很無聊;這時我看媽媽已經洗好衣物,她擰著毛巾擦拭著臉,于是我跑到溪中的大石縫間,轉來轉去的抓尋小魚蝦,我躲開媽媽的視線,漸行漸遠,不知不覺的把衣服弄濕了,我想脫下衣服,找塊大石頭將衣服晾乾。

我轉頭一看,原來媽媽的衣服也濕了,她光著身子、屈著腿正躺在一塊大石上呢?我正準備跑去時,突然,我看到天發伯父也光著身子爬上媽媽躺的大石塊上,我想:「難道天發伯父也把衣服弄濕了?但他沒洗衣服,也沒玩水或抓小魚蝦………」

于是,我偷偷的從大石縫間轉到離他們較近的一塊大石塊后,我伸頭一看,我看見天發伯父下身正壓著媽媽,一只手抓著媽媽的大乳房捏著,一只手放在媽媽的大腿中間挖著,他的嘴埋在媽媽另一邊的大乳房上吸著,媽媽嘴里咿咿唔唔的說著:「大伯,啊……唷……我的大騷穴……被你弄的……發癢了……嗯……嗯……快……嗯……快……把大雞巴……放進……浪穴里……喔……喔……」

這時,天發伯父忽然翻個身,仰身躺在媽媽的身邊,我看到天發伯父的小雞雞變得像一支大肉棒,硬梆梆的豎立著,這時天發伯父說著:「小騷婦!先用你的小嘴幫我含一含,好讓我的大雞巴給你插個爽快……」

天發伯父說完,媽媽連忙轉身爬到天發伯父的身上,低下頭,左手握著天發伯父的大肉棒套弄著,張開就把大肉棒吃到嘴里,右手握住天發伯父雞雞下的蛋丸,不停的捏弄著………

「親大伯!你的大雞巴……好粗……我愛死它了……小浪穴含的舒服嗎……?」

媽媽吐出天發伯父的大肉棒,雙手不停的在雞巴上套弄著,她撒嬌的說著。

天發伯父被媽媽吸的兩腿蠢動不已,大肉棒漲得更粗大,兩手在媽媽渾身的細皮嫩肉的兩只雪白大乳房上亂摸一番,媽媽似乎被摸得很難過,急忙起身,分開雙腿跨坐在伯父的小腹上,右手一往下一伸,抓住漲硬的大肉棒,閉起眼睛,用勁的往下一坐。

「喔……好大伯……哼……嗯……你的大雞巴好粗……哼……小穴好漲……好充實……唔……哼……小穴被干得……又麻……又癢……哼……嗯……」

媽媽的腰不停的擺動,粉臉通紅,大氣喘的不停,那渾圓的大屁股,上下左右,大起大落的扭動著,動了一會兒,媽媽人就趴在伯父的身上,伯父一翻身把媽媽壓在大石上、屁股狠勁的前挺,頂得媽媽悶哼出聲音!

「哎……哎……親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雞巴好粗……唔……小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唔……我不行了……唔……快……再用力頂……哎……要丟了……啊……丟啦……」媽媽的頭髮淩亂,粉臉不斷的扭擺著,嘴里的叫聲也漸漸的高昂……!「小浪婦!你的小穴……夾的……好舒服,天發哥……哥也丟給你……了……」天發伯父快速的頂了幾下,人就趴在媽媽的身上………

媽媽和天發伯父這一幕,讓年幼的我有著一種無名的刺激感,心中也充滿了無限的疑問;我又偷偷的從大石縫間轉到離他們更遠的地方,不一會兒,我聽到媽媽叫我的名字,我才從石縫中出來,這時,我看媽媽正收拾洗好的衣物準備回家,而天發伯父早已不在了。

自從那天看到媽媽和天發伯父、天福叔叔發生的事后,我就一方面偷偷的注意大人們的事,一方面偷偷的觀察,男人們肚子下的小雞雞,和我微微漲痛的胸部、還有我尿尿的小肉洞。

有一天晚上,我睡在爸媽的房間內,半夜,懵懂中,我被身邊爸媽的說話聲吵醒。

「惠媚,中午天發哥說東邊山區有一區竹筍快可以收了,今天下午他要下山去和山産販子談談,大概兩三天后才回來,我明早會先去天發哥家一趟,問問大嫂看大哥有沒有交待什麽事?」

「死鬼,是不是因天發哥不在,今晚天福可以整晚抱著玉露嫂干得過癮,你明早也想趕過去過過癮。」

「喲,小淫婦!是不是吃醋了,上次我下山時,那兩三天中天發哥和天福弟還不是把你干的爽到連飯都差點懶的吃呢!」

「死天送,你還說呢?當初我十四歲時,剛嫁給你沒幾天,你們兄弟第一次三人一起玩我時,是誰說:山中里人家,飲食般男女,山里的人都是這樣的。你還記得吧?」

「好了,好了,好太太,你生了三個父親不知是誰的孩子,我也沒說什麽?

來,來,看樣子不把你干得爽歪歪,你還會整晚說個不停……「

「哎喲……死天送……孩子……哼……還不是你們三兄弟……天天輪流……沒一年……就弄出來的……雜種……嗯……哎呀……親哥……漲死小穴了……」

我悄悄地側翻轉身,眯起雙眼,借著窗外透進來的月光,我看到爸爸趴在媽媽身上,兩雙手分別抓著媽媽的大乳房,用力的揉著,他的屁股一上一下狠勁的撞著,我目光往下一看,爸爸的雞雞變的那麽粗黑長大,抵在媽的陰戶上,用力一挺,就整根埋入,然后一會抽出、一會送入,那個樣子真有趣,我禁不住看下去。

「哎呀……親哥……插死我了……哼……頂……哦……你今天……好強勁……唔……大雞巴……喔……喔……我舒服極了……」媽的嘴里發出一陣陣的呻吟聲,像是生病卻沒有痛苦,就像那天早上天發伯父、天福叔和媽的情景。「喔……好爽……好舒服……騷貨……你的小穴夾的……大雞巴好……酥……爽死了……夾的好……夠騷……喔……今晚老子……就把你干個爽死……」爸爸健壯的身軀緊壓著,狠勁不停的抽抽送送,媽也扭動著屁股,迎合他的抽插。

「啊……好美……哼……哼……美死我了……用力插吧……快……快用力……噢……小穴要升……天了……啊……很美……美上天……好雞巴……弄得舒服……死……了……哎……我……我……啊……」

我偷偷看了好一陣子,感到臉紅心跳,下體好像有什麽東西流出來,用手一摸,濕濕的,于是我趕緊蒙上被子,不再去看他們,希望能趕快睡覺,可是耳邊傳來爸媽的喘息哼叫聲,我心里想著:什麽時候我也可以享受大人們的遊戲。想著想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是怎麽入睡的。

第二天早上,我醒來時,爸爸正為出門作準備,我吃完早餐后,拿著一支小竹竿,假裝在庭院玩,慢慢地,愈跑愈遠的往天發伯父家去。

天發伯父的家在另一座山腰中,離我家大約十分鍾路程,當我趕到時,爸爸還未到達,于是我溜到伯父房屋后,伯父房間的后面放著一堆準備煮食用劈好的木材,我悄悄地踩到木材堆上,輕輕地掀開窗上的布簾往里面看,伯父的床上躺著脫的光溜溜的天福叔叔和玉露伯母。

天福叔叔身體長得粗壯結實,正仰面睡著,玉露伯母長的有點黑黑瘦瘦,頭睡在天福叔叔的小腹上,半弓著身體側仰著,她的大腿看起來也瘦瘦的,不過小腹下的毛發倒長的很濃密粗長,兩個乳房比媽媽的小,這時一邊靠在天福叔叔的大腿上,一邊被天福叔叔的手握著,天福叔叔的小雞雞軟軟地靠在玉露伯母的嘴邊,小雞雞下的兩個肉卵卻被玉露伯母握在手里。

我正看的有趣時,這時看見爸爸從房間外走進來,我連忙把布簾的縫隙弄小些;爸爸一進房,看到床上的情景,就把衣服脫掉,爸爸的雞雞瞬間一跳一跳,慢慢變成一支大肉棒;爸爸走到床邊,一手將玉露伯母的雙腿拉開,一手伸向玉露伯母濃密的毛發中抓了一把,人也爬上床上,跪坐在玉露伯母的雙腿間,用手扶著大肉棒用力的往前一頂,把大肉棒頂進玉露伯母的身體里。

玉露伯母被爸爸頂得醒過來,睜開雙眼一看是爸爸,嬌笑著說:「死天送,昨晚被天福折騰了一晚,干到半夜才入睡,現在一大早你又來插大嫂的騷穴了,喔……你今天的大雞巴……好粗……哼……好強勁……浪穴好漲喔……好爽……噢……」

這時,天福叔叔被玉露伯母的叫聲吵醒,看到爸爸插的正起勁,他雙手抱著玉露伯母的頭,人一翻身的爬起來蹲坐著,將他也漸漸變硬的雞雞賽進玉露伯母的嘴里,一上一下的抽插起來,玉露伯母的小穴被爸爸用力干著,嘴又被天福叔塞得滿滿的,只能發出咿咿唔唔的呻吟聲……

爸爸和天福叔叔兩人一上一下的的抽插了一陣后,天福叔叔突然站起來,爸爸像似有默契的,抱著玉露伯母一翻身,讓玉露伯母趴在他身上,天福叔叔轉到玉露伯母的背后,跪在爸爸的兩腿間,手扶著漲得硬硬的大肉棒,往玉露伯母的屁股洞頂進去,頂的玉露伯母「喔」的叫了起來。

「哎……喲……死天福……,你昨晚……肏了一夜,現在又要……插大嫂的……后穴洞,喔……好天送……,你的大雞巴……攪的……大嫂的……浪穴……好爽……噢……,兩支大肉棒……弄的……好爽……好爽……噢……」玉露伯母的前后穴同時被肏弄著,她發出強烈的呻吟聲。

爸爸和天福叔叔兩人一前一后,不管三七二十一的猛力抽插著,玉露伯母好

像飛上天的舒服:「你們兩個……好弟弟……舒服死了……弄死我吧……受不了……啊……我要爽死了……要升……天了……啊……」最后,玉露伯母好像呈現失神的現象,整個人軟綿綿的任由爸爸和天福叔叔兩人擺布沖撞……

我在窗外看著窗內床上三人行的成人遊戲,不知不覺的,我覺得雙腳發軟,于是,我拖著沈重的腳步溜下木材堆。

回家后,我躺在床上,幻想著,哪天我也能像媽媽和玉露伯母般,身邊躺著許多男人,供我淫樂,我一面想著,一面將手伸到小腹下,我才發覺到那里已長了細細疏疏的毛,我用手指在尿尿的地方輕輕地搔,一陣陣酸麻的強烈快感直沖全身,我嘴里也不由地發出像媽媽她們挨插時的浪叫聲。

暑假結束的幾天前,我和媽媽正在為家里養的牲畜喂食時,忽然發覺內褲濕濕地,像有東西流出來,我掀開裙子一看,大腿上流著一些血,媽媽回頭看到我的情形,趕忙帶我到臥室里。

「阿華,你要變成大人了。」接著,媽媽教我一些處理的方法和男女間生理上的事情,我心里覺得很興奮,我期盼許久的願望就要來臨了。

過了幾個星期,我發覺我的身體漸漸的産生變化了,我的皮膚很本就很白,變得更滑膩細白,小腹下的毛長的濃密烏黑,像一叢草原,腰變的細細的,原來有些漲痛的乳房,鼓的像半個圓球,幾乎和媽一樣大,我的身高也長到一米五多了,聲音也變的有點嗲嗲地。

家中的男人們似乎也發覺到我的改變,爸爸和他們兄弟就常常親膩的藉著機會抱著我,剛小學畢業的文忠大哥經過我身邊,偶兒會假裝無意的用身體擦靠著我的胸部,二哥文雄有時會在我在換衣服時,偶兒不經意的闖進房來,兩眼賊賊地直望著我的胸部。

因為我年紀還小,又住在山里,所以沒有穿著內衣的習慣,由于生理成長變化快速,原來合身的衣裙,如今都已變的窄短緊繃了,所以有時我會不經意的故意把上衣的扣子弄掉一兩顆,或故意在它庭院中俯身打掃。

因為我的刻意動作,家中的男人們眼光都會隨著我的舉動,而注視著我那將跳出來的兩團肉球,或露出內褲的大腿根處;我對他們的這些舉動,心里會有一股不知所以然的刺激和興奮感。

天氣漸漸寒冷,山上的冬筍又將進入采收季,一個周末的下午,爸爸和天福叔叔到山下去辦事,臨走前交待媽媽和文忠大哥先整理筍寮,以便可以處理收成后的冬筍。

文忠大哥自從小學畢業后,因對讀書沒興趣,而且山上人家對學曆也並不在意,所以文忠大哥就留在家幫忙,經過一個夏天的磨煉,他長得幾乎和爸爸一樣強壯,身高也接近一米七十多了。

我把家里的雜事整理完后,順著山路前往筍寮,想幫忙他們,山上的筍寮是收成后山産堆放及處理用的中繼站,因為我們家承種的范圍很大,所以在多處較平坦的山間都有用竹子蓋的筍寮。

當我走到這次要收成的筍寮時,卻只見煮筍用的大鍋正在燒著熱水,我剛想出聲尋叫時,卻看見文忠大哥站在附近休息及堆放山産用的小屋外,眼睛就著竹柱縫隙往屋內看,我覺的有些好奇,于是悄悄地繞過他,也到另一邊的小屋外往內一看,原來媽媽正在屋里洗澡呢?!

媽媽雖然生過三個孩子了,可是修長健壯的身材是那麽迷人,兩個豐碩的乳房,突露著如竹筍般的飽滿,一點也沒有下垂的現象;美麗的肉體在透過竹柱隙縫的陽光照射中若隱若現,漂亮堅挺的乳房,微微隆起的小腹,展現著成熟的婦女肉體,小腹下是一叢烏黑發亮的黑森林!

「難怪家中的男人們會那麽的著迷!」我心里正想著,這時小屋外的文忠大哥開門走進屋里了,他三兩下的迅速脫下身上的衣物,走到媽媽的身邊。

「媽媽,我也要你幫我洗澡!」文忠大哥像一頭狼狗般發出急促的喘息聲。

「文忠,你都已經是大人了,還要媽媽幫忙洗澡?」媽媽未注意到大哥的神情,輕輕地笑著說,並順手拿起葫蘆做成的水瓢,從木桶中掏滿水往大哥澆著,一手拿了幾顆皂果由大哥肩上往下搓著。

忽然,媽媽低叫了一聲,她手中的水瓢也掉到地上,原來大哥已轉身走到媽媽背后,將媽媽緊緊抱住,他的雙手在媽媽兩邊豐滿的大乳房上握著、搓揉著,他的腰下頂在媽媽的屁股上用力扭動著。

「媽媽,我……我要……!」文忠大哥聲音嘶啞的發出急促的喘息聲。

「文忠!你干什麽?快放手!我是你媽媽!」媽媽被大哥的舉動弄的驚慌失措而無力的掙扎著,文忠大哥卻更粗暴的將媽媽拖到牆角的床邊,將媽媽推倒在床上,他碩壯的身體便壓在媽媽的身上……!

「媽媽,爸爸不在,伯父和叔叔可以干你,文忠也要干你……!」大哥一面說著,一手抓著媽媽的大乳房搓揉著,一手伸到媽媽的陰部胡亂的摸著、挖著,他的嘴含住媽媽的另一邊乳房用力吸著,他那像大人般粗大的大肉棒,在媽的小腹上亂插亂撞………

媽媽被大哥弄的整個人慢慢失去抵抗力,漸漸地,媽媽的身體開始不安的扭動著,嘴里也開始發出叫春般的呻吟聲,她的手也不自主的伸到大哥的胯下……

「哎喲,死文忠,你什麽時候變的這麽粗,比你爸爸的大多了,好孩子,你逗得媽都發騷了,乖,聽媽媽的話,先不要亂撞,讓媽好好的調教你!」媽媽淫蕩的說著,然后用手輕輕地握著大哥的大肉棒塞進她的肉穴里………

「喔……好兒子……哼……嗯……你的大雞巴好粗……哼……塞得媽媽的小穴……好充實……唔……哼……小穴被干得……發浪了……媽心愛的……大雞巴兒子……你要干死……浪媽媽的小穴……哼……嗯……」媽媽擺動著頭,開始胡天亂地的呻吟著。

「浪媽媽……你的小穴……好溫暖……夾的大雞巴……好舒服……喔……喔……愛挨插的……浪媽……騷貨媽媽……大雞巴兒子……要干死你……要天天…

…唔……干你……干死你……「大哥像頭野獸,用力的插、再插,愈插愈快、愈快……」

「哦……哦……哦……大……雞巴……文忠……插死……媽……了……你快把媽……干死了……啊啊……媽要丟了……丟了……我要死……死了……媽被大雞巴兒子……干死……了……」媽媽被插得粉頰緋紅,浪叫聲連連,口中大氣直喘,全身開始不斷的顫抖著,人像虛脫般的倒在床上!

我在屋外看著屋內大哥和媽媽的亂倫活春宮,興奮得淫水直流,不知不覺的我的手也伸進裙內,用力的挖著………

這時,忽然有人走進小屋里,我仔細一看,原來是玉露伯母,她一進屋里,就迅速的將身上的的衣物脫下,走到床邊,嘻嘻淫笑地說著「哎喲,惠媚妹子,親兒子的童子雞可好吃?我說文忠呀,你媽被你喂飽了,玉露伯母的大浪穴看得正發癢呢?」說完,她也往床上躺著,伸出手往大哥的兩腿間摸著……

大哥這時已干得正興起,于是一翻身,又壓在玉露伯母身上,提起大肉棒,插進玉露伯母張開的兩腿中,大力的猛干了………

我看得全身無力,雙腳發軟,突然背后伸出一只手掩住我的嘴,一只手抱住我的腰,把我拖到旁邊竹林里的草堆上。

我被推倒在草堆中,一只手緊緊地掩住我的嘴,一只手伸進我早已淫水泛濫的陰戶上亂摸,我在驚慌中一看,原來是天發伯父,他淫笑著說:「小浪貨,你大哥正在插天發伯母的老浪穴,現在天發伯父也要插你的小浪穴,讓你好好的嚐嚐大肉棒的美味!……」

伯父說完,一手按著我的頭,用嘴蓋住我的嘴,將我的舌頭吸到他的口中,他一手撕開我的內褲,然后用兩腿撐開我早已發軟的腿,掏出他堅硬的大肉棒,

用力塞進我那淫水泛濫的小穴里……

雖然我已常常用手自淫,但小穴第一次被男人堅硬的大肉棒插入,就好像被刀子插進般,痛的淚水直流,可是因為頭被伯父的手按住,舌頭又被吸到他的口中,所以叫不出來,只能咿咿唔唔無力的掙扎著……

伯父將他堅硬粗的大肉棒盡根插入我的小穴后,他的手便掀開我的上衣,伸到我的胸部,握著我的乳房,用手指捏著我的乳尖,輕輕的撚著,漸漸地,我的小穴中像爬進千萬只螞蟻般的發癢,我的乳尖一陣陣發麻般快感傳遍全身,我全身不知不覺的開始扭動著。

伯父看到我的神情,知道我已經漸漸發浪了,他弓起上身,雙手握著我兩個乳房,更恣意的把玩著,他慢慢地將大肉棒退到陰道口,又用力的頂進,一次次的盡根插入,插的我又痛又麻,一種從未有過的美妙滋味遍布全身,我開始呻吟著:「哎唷……真美……真舒服……親伯父………唔……阿華……美死了……怪不得媽媽……天天要……男人插……啊……啊……好舒服啊!……再插深一點!……雞巴頂得好深……嗯……嗯……好硬的大雞巴伯父……你頂得……好深……插到底了……不行了……小浪穴……要……丟了……不行了……大雞巴伯父……」

浪穴……又要丟了……「我嬌喘籲籲的發浪著,全身劇烈的顫抖著,小穴內肉壁痙攣著,一股處女的淫經不斷地噴出。

「小浪貨,伯父的大雞巴……好嗎……你這個小浪穴……夾的伯父……好舒服,伯父……今天要……插死你的……小騷穴……哼……嗯……伯父……也丟給你……了……」伯父又是一陣快速的盡根抽插,最后一陣顫抖,滾燙的精液就射進了我的體內,燙得我不禁又是一陣顫抖著……

不知過了多久,身上突然覺得沒有壓力,睜眼一看,原來伯父他已起身穿好衣服,他對著我發出滿足后的淫笑,轉身就離開了。

一陣陣泄身后之疲累感漸漸襲來,我躺在草堆中閉上雙眼,突然有人又壓住我,我驚嚇的睜開眼睛,我看到文雄二哥,他已脫下褲子,雙手按在我的肩上,他硬梆梆的肉棒,又插入流滿我淫水和伯父精液的肉穴中。

「阿華妹,大哥在干媽媽的……大騷穴……我也要干你的……小浪穴……」

文雄二哥一上來就猴急般的快速猛插,我感覺他長長的肉棒,次次盡根的插入我的穴心內,每次的抽拉,又撞著我穴口上的敏感點,剛剛泄身后的陰道肉壁,

不禁又激烈地痙攣著……「啊……啊……好舒服……親哥哥,再插深一點……雞巴頂得好……嗯……嗯……好硬……大雞巴親哥……你頂得……好深……插到底了……不行了……浪穴……又要丟了……不要了……妹又丟了……浪妹今天……要泄……死了……」

二哥聽到我的叫春聲,不由得更快速的沖撞著。幾十下后,一股股處男的淫精,熱呼呼射進我的花心深處,燙得我又全身痙攣著,人也虛脫般的大氣直喘。

第一次射精后的二哥,他的肉棒並未萎縮,反而更怒氣昂然,看我虛脫無力的樣子,干得正興奮的他,拔出他的肉棒,人也坐我的胸前,將他長長的肉棒放在我兩乳之間,他用手壓住我的雙乳,夾著他的肉棒,又像插穴般,用力快速的抽插起來,最后,他發出如痛苦般的叫聲,再次將他濃稠帶點腥鹹的精液,射在我的臉上和胸部。

事后,二哥扶著我沿著山路回家,臨走前,我們回頭望著筍寮,我們知道媽媽、大哥和玉露伯母似乎仍在玩著一男插二女的亂倫淫戲。

回到家后,我用熱水把自己泡在大木桶里,直到媽媽她們回來后;晚飯時,我隨意的扒了幾口飯后,因身體太累,就匆匆地走到媽媽房間,一躺到床上就睡著了。

經過一陣安穩的熟睡后,半夜,我又被身邊媽媽的淫叫聲吵醒,睜開雙眼,我看到大哥已替代爸爸的位置,媽媽像騎馬似的蹲坐在他身上,大哥的大肉棒全被她的小穴給吞了進去,媽媽一上一下的套著大肉棒,春意蕩漾,淫態畢現的叫著:「啊……啊……媽浪穴生出來的……大雞巴親兒……啊……插死媽的……浪穴了……哼……啊……親兒子……肏的媽……真舒服……哎……呀……真美……喔……爽死了……用力肏死媽吧……喔……喔……媽要浪給……大雞巴親兒了……哎……啊……」

媽媽扭著屁股,大力的套弄著,胸前兩個碩大的乳房也跟著一上一下搖擺,一會兒,人就趴在大哥身上,媽媽身體不由自主的顫動,只看得我全身發熱,不自主的,我用手解開我的衣服,左手抓著我發硬的乳房,用力的壓揉著,右手伸到小穴里挖弄著。

這時,文忠大哥看到我發浪的樣子,他將媽媽推到旁邊,一轉身的撲到我的身上,撥開我的手,提起他的大肉棒插入我已流滿淫水的小穴里。

「小浪妹,你也發騷了,讓大哥的大雞巴把你插個爽快吧……」大哥開力的抽插著,這時,文雄二哥也跑進房里,他兩眼發紅,呼吸急促的脫掉衣服,爬上床往媽媽身上一撲,拿著他長長的肉棒,塞進媽媽流滿淫精的肉穴里。

「媽媽,我也要,文忠哥干媽媽,我就忍不住了,我也要干媽媽……」他一下比一下重擊,一回比一回深入,用力的肏著。

「喔……親兒子……你也是……媽浪穴……生出來的……大雞巴親兒……哼……舒服死了……你弄死媽吧……受不了……啊……媽又要浪給……親兒了……

哎……呀……「媽被二哥肏的人像虛脫般的,發出低低的呻吟聲,二哥也」呵、呵「的哼了幾聲,身體加快的抽插了幾下,他也趴在媽媽身上了。

大哥插著我,聽到媽的淫叫聲,于是更死命地抽插著,肏的我也不禁的浪叫著:「哎……哎……親哥哥……哼……嗯……小穴美死了……唔……你的雞巴好粗……唔……小穴被干得……真美……好……好舒服喔……哥哥……哼……唔……用力頂……哎……我的親哥哥……唔……你干死我吧……啊……!」

大哥的硬東西在我的陰戶內暴漲開來,他狠狠地前后沖刺了十幾下后,終于泄精了,射的我的花心一陣陣酥麻的快感,我的全身骨頭像要松散了一般,而大哥也舒服的抱著我睡著了。

我也感覺到有點累了,于是閉著雙眼休息,不知多久,我覺得有些口渴,我睜開眼睛,慢慢將大哥推到身旁,我輕輕地爬下床,想找水喝,忽然一個身影撲向我,我還來不及驚叫時,一只大手已掩住我的嘴,另一只手抱住我的腰,將我抱到哥哥的房間,一頭將我推倒在床上,我仔細一看,原來是天福叔,我剛要出聲,他已快速的脫掉他的內褲,將我壓住,他用膝蓋撐開我的雙腿,大手又掩住我的嘴,另一只手則握著他的大肉棒,用力的塞進我那微濕的小穴里。

「阿華,剛才你們一家母子四口和樂融融,淫聲四起,天福叔在房間外看的都快發瘋了,好不容碰到你起來,今晚你就做天福叔的小新娘吧,讓天福叔好好的插遍你這個小蕩婦的……」

天福叔一邊說著,他那粗大雄壯的肉棒,也一邊在我的肉洞里上上下下,拼命地抽插著,他的臀部也隨著抽插的動作而一上一下地蠕動著,大手緊緊罩住我的乳房,他的兩片嘴唇沿著我的臉龐一路吻了下來,慢慢地移動著;吻到我那雪白光滑的胸脯,他吐出了舌頭,細細地舔著我一邊的乳頭,手指也在我的乳頭上揉捏不已。

由于兩邊的乳頭,皆受到敏感地愛撫,我興奮到了極點,不斷地發出了哼哼唉唉的浪叫聲,天福叔看到我的情形,放開他掩住我觜上的手,立即加快了他抽抽插插的動作,直插得我又酥又癢,快感層出不窮,我嬌喘籲籲的說:

「哎呀……美……美死我了……親叔……怪不得母親天天要……要你們插……要偷漢子……啊……再插深一點……雞巴頂得好……嗯……真美……真舒服……嗯……大雞巴親叔……小穴被干得……爽死了……我以后天天也要……要你們插……哎……呀……大雞巴親叔……干死我吧……啊……!」

「阿華,你這個小淫娃,小小年紀,沒想到你的乳房都快比你媽大了,天福叔今晚要讓你這個小浪貨爽死……」

天福叔一次比一次用力加快了他的抽插動作,我發出嬌嗲的呻吟聲,難過扭著嬌軀,他的陰莖更加膨脹起來,每當腰干挺進,我的身軀就顫抖地往后弓,膨脹的陰蒂一被他粗大的龜頭撞上,就抽搐的前后顫抖著。

天福叔他越動越快,越動越賣力,突然,全身一陣顫抖,他低吼了一聲,粗大的龜頭終于一而再、再而三地噴出了大量的熱流,燙的我也不禁全身哆嗦著,舒暢地穴心中甘泉不斷噴出,口中不時斷斷續續喘著氣。

射精后的天福叔像是淫興未盡,他坐在我的胸上,屁股壓著我的乳房,把沾滿淫液的肉棒塞入我的口中,並且也前前后后規律地抽送著。

「小浪貨,讓你的小嘴也嚐嚐天福叔的大雞巴吧……」天福叔抓住我的頭,配合他自己的動作,前后不停搖晃著;不多時,天福叔的大雞巴的肉棒又開始膨漲著,粗紅濕潤的龜頭,在我的嘴里一前一后,規律地抽送著。

天福叔溫熱呈赤黑色的大肉棒,浮跳著蚯蚓般的青筋,把我的嘴巴完全塞得滿滿的,隨著天福叔一前一后的抽送動作中,粗大的龜頭有時深深地進出在我的喉嚨,我連忙用手握住他的大肉棒,伸出舌頭,沿著龜頭前端凹陷的肉溝舔吸,天福叔忍不住地發出呻吟聲:「阿華,你真是天生的小浪貨,天福叔今晚就讓你好好的玩一玩吧!」

這時,天福叔站起來將我翻過身來,雙手抱著我的腰,叫我趴跪在床上,他跪在我的背后,一手從我的前方繞過去,伸入我的陰道口,手指沿著裂縫,一根一根的沒入我的的小穴里,輕輕的向內摳,空閑的另一手在我的乳房上抓捏著,他的大肉棒頂在我陰戶和屁眼間磨擦著。

由于剛才我的快感還沒完全消退,充血的秘肌,使得陰穴顯的較緊;我的情

欲再度激昂起來……

「啊……喔……親叔……人家的小穴……癢……嗯……人家要親叔……的大雞巴……放進浪穴里……」

天福叔見我淫浪的樣子,他的大肉棒卻直接對準我的屁眼,猛力一插。

「哇!啊……痛……死人……我……不……不……要……要……玩了……啊……」我痛得眼淚直流,四肢輕微顫抖著,我想我的屁眼恐怕已經裂開了。

可是,當天福叔插了幾下之后,我慢慢覺得不再疼痛,反倒酥麻起來;覺得雞巴塞得我滿滿的。

天福叔的大肉棒不停地插我的屁眼,另外用兩只手指頭插我的小穴,于是我下體的兩個洞都被他盡情的玩弄著。

「啊……哇……舒……服……死……了啦……快……快別……別……停……親叔……干死我吧……啊……啊……啊……」

天福叔使勁的抽送著,他想動得更急,可是已經達到極限。最后,掙扎了幾下,一股熱燙的精液,由龜頭急射而出,直射在我的屁股里,人也全身軟綿綿的趴在我的后背上;一陣激蕩過后,兩人皆已經疲倦不堪,天福叔就插著我一起進

入夢鄉……

我再次醒來時,窗外已經微露著晨光了,看著仰睡在身邊天福叔的小腹下,昨晚雄糾糾的大肉棒,現在卻垂頭喪氣、軟綿綿的像只小肉蟲,我想著從昨天到現在的遭遇,家中男人們這個奇妙的東西,使我從少女變成婦人,而在這個過程中,又是那麽令人舒暢。

我一邊想著,我的手不知不覺的在我小穴內輕輕的扣著,頓時我全身又麻又癢的;難以自制的我趴到天福叔的小腹下,握住他的小雞雞,將它含在嘴里,我的頭不斷的上下移動,舌尖也不停的在它的頭部溫柔的繞舔,小雞雞在我的嘴里似乎更加的粗大……!

「小浪貨!一大早就這麽浪了!」被我弄醒的天福叔,拖著我的腿,將我的小穴拉到他的嘴邊,當我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他的舌尖已開始在我的陰唇外圍遊走起來了。

「啊……親叔……舔的……小穴美死了……」除了陰唇內外,靈活的舌頭也不放過我的核核,舌頭每接觸到陰核一下,我全身就不由自主的顫抖,我感到體內有如千萬只螞蟻在啃食,我忍不住了,我的手不斷地上下套弄著天福叔的大肉棒,嘴里不斷的呻吟著。

天福叔似乎也受不了,他爬起來又將我壓住,他的大肉棒又盡根的肏進我淫水泛濫的小穴里,粗大的肉棒被我緊緊的包住,我感到我的體內已完全沒有了空隙,那種充實的感覺真讓我快活的幾乎要發瘋。

「啊……親叔……快點……用力……重一點……喔……親丈夫……你……插……插吧……用狠力一點……啊……啊……親漢子……好大雞巴……我……快活死了……再用力頂……要丟了……啊……丟啦……花心頂死了……哦……喔……爽死我了……!」

就這樣,也不知過了多久,我感到快感不斷的加強,我知道,我快要達到人生最快樂的境界了,我緊緊的抱住天福叔,他也毫不懈怠地加速了沖刺,我拼命的伸直了雙腿,我感到全身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在陰道中,我夾緊了大肉棒,子宮不斷的收縮,終于達到了高潮……

此時,天福叔也忍不住了,他的陽具一陣陣發漲,一股熱燙的精液,由龜頭急射而出,我的被熱滾滾的精液,噴的猛地感到陣陣快感襲上身來,陰道里連續陣陣的顫抖,淫液不斷的噴流著!

自從我和家中的男人們發生了親蜜關系后,大家幾乎把我當成一個真正山里的女人了,由于山里的學校管理比較松懈,所以有時學生沒有去學校,師長們也不在意。

因此,有時我和文雄二哥會偷偷的跑到空閑的筍寮里玩個過癮,有時文忠大哥或天發伯父、天福叔叔也會在上、下學途中約我去玩大人們快樂的遊戲。

當然晚上睡覺時,只要是睡在哥哥們的房里,那晚一定是讓我整晚浪的幾乎是淫水流不停,尤其是兩個哥哥正值青春發育時期,稍為一碰到,兩支大肉棒就怒氣昂然的,非插個痛快不能罷休。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