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三姑

我叫王勇,今年二十二歲,身體長得粗壯結實,母親在我讀高中時病了,父親在跑三輪車,我在郵政上班∼一天我接到醫院的電話,等我到醫院的時候父親已經離我而去了!∼為了父親的喪事,我向局請假,也暫時搬回家中;因為天氣炎熱,而且殉難者的死狀難看,所以公司將所有死者火化,並統一葬在靈骨塔。

我因不諳世事,所以一切由三姑幫忙打點;昏昏沉沉也忙了二十幾天,才把父親的後事辦完。

三姑叫王蓮,年紀將近32,身材挺高,和我差不多胸部很豐滿,臉長得白白淨淨的,左嘴邊有顆綠豆大的黑痣,笑起來讓人感覺很妖艷似得。

九月的暑氣仍然讓人熱的受不了,辦完父親的七七後的十天後,由於隔天是我的輪休日,晚上下班將車交給接班同事後,回到家中已經八點多。

洗完澡後,因為天氣炎熱,我只穿著內褲,獨自坐在客廳看著電視三姑在房裡整理衣物;單調的電風扇聲中,迷迷糊糊中我睡著了……。

「……阿勇……阿勇,時間很晚了,到床上睡吧!」朦朧中我睜開眼睛,看見三姑俯身站在我的面前,搖著我的肩膀。

由於她穿著米色的薄紗低胸連身睡衣,成熟豐滿的乳溝,在半罩式粉紅色胸衣中,露出在我的眼前,我不禁呆呆的盯住,小腹下的肉棒也豎然勃起。

三姑看到我的眼神後,似乎發覺到我的窘狀,靦腆的縮回她的手,假裝不在意的轉過身,拿起桌上的遙控器關掉電視,有點結巴的輕聲說著:「已經快十二點了,我怕你在這裡睡會著涼,所以……」

三姑半透明的睡衣內,隱隱約約透露著的粉紅色的三角褲,包裹著肥碩的臀部,散發著成熟女人韻味,在我的眼前搖擺著,似乎更加深對我的佻逗……

我的血脈開始賁漲,潛意識中的獸性本能,控制了我的理智,人倫的道德觀被掩沒了,呼吸也因緊張、興奮而更加急促著……。

不知是什麼原因,我猛然的站起來,迅速的伸出雙手,從她的背後緊緊的抱她!「三姑……三姑……我……我要……」

我渾身發抖,脹得難受的肉棒,不斷的在她的臀部左右擦磨著……。

「阿勇!你?……不要!……不行!……阿勇……,三姑是你的……唔……不……唔……」

慾火焚身的我,無視她的驚慌,粗野的將她扳倒在沙發上,一隻手緊緊勾著她的頭部,火熱的雙唇緊緊蓋住她的嘴,一隻手慌亂的在她豐滿的胸部抓捏……。

三姑驚慌的扭動,掙扎的想推開我,但我卻摟得更緊;手很快地、往下滑入了她的睡衣裙腰裡,光滑的肌膚散發出,女人芳香的體味。

我的手游移在她兩腿間,不斷的撫摸,堅硬的肉棒在她的大腿側,一跳一跳的往復磨著。

漸漸的,三姑掙扎的身軀,逐漸緩和了下來,呼吸也逐漸急促著,我輕柔地含住她的耳垂。

三姑不安地扭動著身體,口中也發出細細的呻吟聲,我扯開她的睡衣和胸罩,飽滿的乳房,頓時就像皮球似的彈了出來。

我本能的低下頭來,一隻手搓揉著豐滿的乳房,舌頭在另一邊乳房前端,快速地舔吮著。

三姑的乳頭,被我那貪婪的嘴唇玩弄、翻攪,忍不住的發出呻吟:「阿勇……不行!……我……不……阿勇……不……不……不要……在這裡……」

我將半裸的三姑環腰托抱著,腹下硬梆梆的肉棒,隔著短褲頂在三姑的小腹下,感覺三姑已濕淋淋的內褲,貼在我的小腹上,她把頭靠在我的肩上,發出急促的喘息聲……。

抱著三姑走進房內,將她放在床上,春梅三姑忽然羞愧的、將雙手掩住胸部,緊緊閉著眼睛。

我迅速的壓在她的身上,扳開她的雙手,另​​一隻手粗野的撕掉她的睡衣,張開嘴壓在乳房上,把乳頭含在嘴裡吸吮著……。

「不要……阿勇……這樣不行……我是你三姑……阿勇……不要……

哎……唔……這樣會……羞死人……哎……求求你……不要……啊……唔……」三姑羞愧的、將雙手掩著臉,身體無力的扭動抵抗著!

三姑含羞掙扎的神情,更激發出我的獸性本能,我一手扳開她雙手掩住的臉,抬頭將嘴迅速蓋住她的嘴,一隻手更用力搓揉著她豐滿的乳房。

我用腳撐開她的雙腿,腹下越發膨脹的肉棒不停的在她的雙腿間抽磨著……。

漸漸地,三姑搖擺著頭,嘴裡不斷發出咿咿唔唔性感的呻吟聲,雙手也移向我的下腹,不停的摸索著。

這時,我才發覺兩人的褲子尚未脫掉,連忙起身將兩人身上衣物扒掉,又迅速的壓在她的身上,我用堅硬的肉棒,不停盲目的在她的下腹亂動亂頂……。

因為我從未經歷男女之道,加上心內發慌,手腳顫抖,總是無法插進,而三姑似乎也慾火高漲了,一伸手握住我的肉棒……。

「哎呀……阿勇……你的好大…好硬……」三姑的手碰到我的陽物時低聲的叫了起來!

雖然如此,但她的手仍然引導著它指向穴門。終於,掀開了我人生的第一次……。

我感覺三姑的陰道有點緊迫,於是抽出肉棒,挺起身子,再一次進去,就很順利的深入了,溫熱的肉璧包裹著我的肉棒,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興奮刺激不斷的升高、再升高……。

我慢慢的來回抽動,三姑的臉漲的通紅,雙手用力抓住我的肩膀,指甲都陷入了肉裡,嘴裡一聲聲不斷的淫叫:「哎……喲……阿勇……你的……太硬了……哎……喲……好硬的雞巴……哎……唉……美……好美……哦……爽死了……」

漸漸地,我增快衝刺的節奏,三姑也更加淫蕩的叫著:「哦……哦……阿勇……你好大的雞巴……太硬了……喔……爽死了……喔……好美……哼……哼……小穴好漲……舒服……三姑被幹得……太舒服……快……快……又頂到花心了……我……爽的快死了……哎……唉……」

我的陽具在三姑的小穴裡,不停的抽插著,感覺到它是越來越濕;春梅三姑的呻吟聲,越來越高亢,忽然,三姑雙手緊緊的勒著我的背部,仰起上身不斷的顫抖:「阿勇……不行啦……要洩……洩了……喔……喔……」我感覺到小穴中一股濕熱噴向我的龜頭,緊窄的陰道劇烈的收縮著,陽具就像是正被一個小嘴不斷地吸吮著似的。

看著三姑臉頰泛紅,人無力的倒在床上,我忍不住又是一陣猛烈的抽送,我一邊捻著她的耳垂,一邊揉捏著她的乳房。

漸漸的,我感到一股熱流急欲衝出,抽插愈兇,抽插愈快,倒在床上的三姑,呻吟聲又漸漸地高亢:「阿勇……不行了……我又要洩……哎喲……不行了……又洩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哎……唷……喔……」

一種從來未有的快感佈滿全身,我頓時感覺全身發麻,滾燙的精液像火山爆發般的,用力的射進她的體內,一次又一次的激射……。

三姑的身體在劇烈的顫抖著,我也飄飄欲仙,舒服的趴在三姑身上……。

一陣休息後,我睜開雙眼,仔細的看著被壓在身下沉睡的三姑……。

白皙中帶點粉紅的艷麗臉龐上,那俏麗的黑痣,在微微上翹的嘴邊,顯得更加挑逗,伴著均勻低微的呼吸聲中,半球狀的豐滿乳房上、葡萄大的乳尖,驕傲的起伏著……。

第一次初嘗女人肉味的肉棒,這時仍然堅硬的塞在三姑陰道裡……。

我硬梆梆的肉棒又開始頑固的跳動著,本能的,我兩手又開始撫摸著三姑豐滿的乳房,舌頭埋在乳溝中慢慢地舔著,下體也再開始慢慢的上下抽動……。

「阿勇,哦……你又要了?!哎……你…太強了……哎……唷……喔……」

三姑從睡中醒來,虛脫的又開始低聲的呻吟著。

她的叫聲逗得我、像頭野獸般的,慾火更加高昂,我起身跪著,將她的雙腿分開高架在肩上,提起肉棒,全根盡沒猛力插入……。

三姑瞇著雙眼、長喘了一口氣,輕聲哼著:「阿勇……我的阿勇……喔……唔……天啊……太美了……我……痛快死了……我……我又……要升……天了……」

這時的三姑面泛紅潮,嬌喘浪聲哼叫,嘴邊俏皮的黑痣,透露出淫蕩春情,胸前豐滿的乳房,隨著我一次次用力抽插,不斷的上下晃動著,看的我慾火更旺,抽插速度也越快……。

「啊……啊……我的親阿勇……親丈夫……我……從來沒有……這麼……痛快……我……舒服……死啦……可……重一點……快……我……又要洩了……」

平常如長輩般的三姑,隨著我次次盡底的抽送,變的如此風騷入骨、嬌媚淫蕩,挺著屁股,恨不得將我的陽具都塞到陰戶裡去。

我次次到底、奮力的抽插推送,但由於剛洩了一次,所以這次我可以抽插得更久……三姑被我插的死去活來,似乎有些承受不了!

「阿勇……喔……我爽死了……好阿勇……求求你……你快洩吧……我已經……不行了……我……要洩死了……哎……唷……要洩死了……」

浪叫聲漸漸低微,人似乎陷入昏迷,陰道裡連續陣陣的顫抖,淫液不斷的噴流著!

我的龜頭被熱滾滾的陰精,噴的猛地感到陣陣快感襲上身來,人不禁也一抖索的,熱燙的精液又由龜頭急射而出,直射的三姑又不斷的顫抖……。

當充分滿足後的肉棒,滑出三姑下體後,我也迷迷糊糊的,躺在三姑身邊睡著了……。

半夜時忽然醒來,發覺三姑已不在身邊,只聽到浴室傳來沖水聲。

我起身走向浴室,發現門是虛掩的,並未上鎖,隨手開門後,原來三姑正在洗澡。

她被我突然闖入嚇的愕然呆住,瞬然臉泛粉紅,轉身含羞的低下頭:「阿勇……是你!」

三姑仍然濺著水滴的背部,看起來非常細膩滑潤,也許因為正在洗澡的緣故,在日光燈下雪白的皮膚中有些微粉紅。

成熟的婦人身材,因為她曾經多年勞力的工作,也看不出她已經徐娘半老,豐滿圓滑的臀部下,似乎隱約有一些黑影,看起來讓人血脈賁漲……。

我剛剛熄滅的慾火,又熊熊燃燒著,我伸出雙手,從三姑的腋下穿過,握著她豐滿的乳房,輕輕地撚著……

溫熱的水從蓮蓬往下,灑滿兩人赤裸的身上,我的肉棒又興奮勃起的貼在她的臀部上跳躍著……

「不要,……阿勇……不要了……」

三姑顫抖地、輕輕的掙扎著:「不行了,……阿勇,我們這樣不對……,我是你的長輩,這樣不行的!……阿勇……你不要了……」

「我要妳!三姑,妳是我第一個女人……三姑,妳是我的女人,我要跟妳在一起,我會給妳快樂……」

我倔強地三姑在耳邊說著,手指捏著她兩個乳尖、慢慢地撚著,我的肉棒頂在三姑兩腿間跳動、搖擺著……

「不要這樣,……阿勇……這樣不好!……哎……唷……你不要……啊……我……哎……阿勇……你又……喔……」

三姑乏力的一手按著牆壁、一手按著洗手台,我膨脹堅硬肉棒,從三姑兩腿間,熟悉的頂進溫軟的肉穴中,又開始慢慢的抽送……。

「哎……喲……阿勇……你又硬的……好大……三姑……不要……喔……太硬了……阿勇……我……又淫蕩了……阿勇……你……害……喔三姑……我……又要……淫蕩了……」

「快點……用力……重一點……喔……喲……我……太……痛快了……你快把……我幹死了……啊……啊……三姑又要……丟了……又丟了……喔…三姑……今晚……太爽了……」

三姑陰道內淫水在氾濫著,口中大氣直喘,秀髮凌亂,全身不斷的扭擺著!股股的淫液不斷的延著大腿往下流!人也無力的滑到地上……。

我已是慾火高燒,幹的正起勁,於是,我將她抱到房內床上去,雙膝翻入她的雙腿內,把她的雙腿分開,我跪著身體,挺著火熱的肉棒,屁股猛然用力一沉、猛力直插。

「哎呀……冤家……好阿勇……你真……會幹……三姑……我…我痛快……幹的我……舒服極了……哎……唷……又要洩了……」

「哎呀……插死我了……我要一輩子……讓你插……永遠……讓你插……我……今晚……要被你……幹死了……你幹死我了……太痛快了……哎……唷……又洩了……」

三姑被我幹的七暈八素,像發狂似的胡言亂語、慾火沸騰,下體急促的往上挺,不停的搖頭浪叫,痛快的一洩再洩、全身不斷的抽慉著,人像已陷入虛脫、癱瘓…….

雖然我正幹的起勁,但看到三姑如此疲憊倦態,我抽出依舊昂然豎立的肉棒,放下她的雙腿,輕輕的把她擁入懷中,吻著她的額頭、臉頰和那顆誘人的嘴邊小黑痣……。

三姑在我溫柔的撫慰中,慢慢地從虛脫中醒來,感激般的回應著我的輕吻,慢慢地我們四片嘴唇緊緊地合一起了……。

三姑用她的舌頭,在我的唇上舔舐著,她的香舌尖尖的又嫩又軟,在我的嘴邊有韻律的滑動,我也將舌頭伸入三姑口內,用舌頭翻弄著,她便立刻吸吮起來。

她吐著氣,如蘭似的香氣,又撩起我的性慾;春梅三姑臉頰,漸漸地變的粉紅,她的呼吸也漸漸地急促著……

「阿勇,你太強了!……」忽然三姑翻身將我壓著,兩團豐滿的肉球壓在我的胸膛,她低著頭用舌尖,從我的脖子開始,慢慢地往下撩動著,她兩團豐滿的肉球也隨著往下移動……。

三姑用手托著她豐滿的乳房,將我硬梆梆的肉棒夾著上下套動,她用舌尖舔著正在套動中的龜頭,弄得我血脈賁漲、慾火焚身,我兩手不自禁的、插到三姑發中用力壓著,嘴裡不禁也發出「喔……喔……」的叫聲……。

三姑一手握著我的肉棒,一手扶著我的卵蛋輕輕地撚著,她側著身低頭用嘴、將我的肉棒含著,用舌尖輕輕的在龜頭的馬眼上舔著,慢慢吸著、吻著、咬著、握著肉棒上下套動著,弄得我全身沸騰,不斷的顫抖,雙手猛力的拉著她往上提……。

三姑看到我情形,她起身騎在我的身上,像騎馬似的蹲了下去,雙手握著我的肉棒,對準了她的穴口,身子一沉,向下一坐「滋!」地一聲,我的肉棒已全被她的小穴給吞了進去。

「這次換三姑好好服伺你吧!……」變的淫蕩的三姑說著,她雙腿用力屁股一沉,把肉棒頂在她的花心上,緊窄的陰道肉壁劇烈的收縮著,夾的我全身麻的發軟,真是美極了。

「阿勇!現在換三姑插你,舒服嗎?」三姑半瞇起眼睛,淫態畢現,一上一下的套著肉棒,看著她春意蕩漾的神色,我連忙伸出雙手,玩著她那對豐滿的乳房。

眼睛看著三姑小穴套著肉棒,只見她的兩片陰唇,一翻一入,紅肉翻騰,我的快感逐漸上升著……。

「嗯……啊……我的好阿勇……三姑插……插你痛快嗎……三姑插阿勇……好過癮喔……你要洩了吧……親親阿勇……你痛快嗎……哎唷……三姑又要洩了……」

三姑一邊浪叫著,一邊上下用力套動著,幾分鐘後,猛地感到她一陣抖索,一股熱滾滾的陰精,直噴而出,澆在我的龜頭上……。

她長喘吐了口氣:「啊……三姑美死了……」整個人伏在我的身上;我也被那股濕熱,噴的只感到腰身一緊、一麻,火熱的陽精,全部射在她的身體內……。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星期天下午
來訪的姐姐
大奶子情人
二個美女姐姐
沈睡待在我跨下的女校內老師
高職家庭快樂多
我姐姐
墮落學園
新時代的夫妻交換
美艷女教師

熱門小說:
同學的老婆我來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