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某大都市。一方面是紙醉金迷,燈紅酒綠,另一方面是大批下崗工人,兩極分化嚴重。

某大廠女工譚敏,54歲,身高1米69,貌俊美,膚色白皙,大乳細腰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她已經下崗好幾年了,開始廠裡每月還發兩三百塊生活費,這半年來,廠子裡一分錢也沒發。

譚敏一家三口,小她一歲的丈夫也早下了崗,十四歲的兒子還在上中學,幾家親戚,情況也差不多,真是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譚敏被逼得實在沒辦法,只好利用自己最後的財產,也就是自己的姿色,去賺錢養活一家三口,譚敏一直是車間一枝花,以前上班的時候幾個頭頭都佔過她便宜,老了還是風韻不減,她晾在外面的絲襪被人偷走不少,都拿去射精了。

一開始,譚敏去舞廳陪舞,幹了一陣,就乾不下去了,一是陪舞費用低,二是雖然可以跟人出台,但舞廳裡人員參差不齊,出台很危險,有兩次譚敏差點被人賣掉,嚇得她不敢再去。

後來她和幾個女伴,都是中老年性感婦女,一個廠子的,去有名的中日合資酒店,四星級神女峰泛亞酒店,向客房裡打電話,然後上房賣淫,她們向酒店裡的一些中日員工隨時免費提供她們的肉體,他們也就允許她們開展她們的色情業務。

幾個日本經理還對她們非常迷戀,頻繁享用她們,由於她們頗有姿色,所以生意還有,但也由於她們老了,所以生意不算太好,經常碰壁,在這個靚女如雲的大都市,同時還有很多年輕靚女也在這家大酒店做皮肉生意,喜歡年輕女人的男人畢竟還是大多數,有戀老婦癖的畢竟不太多,不過,譚敏總算找到一條生路,生活就這樣總算維持下來了,兒子的學費可以交了。

一天晚上,譚敏吃完晚飯又來到酒店,一個日本經理看到她,就帶她到他辦公室,就在辦公室裡蹂躪了她,變態的日本人弄得譚敏不停地叫。

事畢,她在日本人那裡洗了澡,就在他辦公室向客房打電話,因為以前經常發生打通電話後,客人讓她上房,見她年紀大又退她的情況,所以以後譚敏打電話時就向客人說明自己年紀比較大,如果客人不介意,她才上房。

今天譚敏也是如此,一連幾個客人,聽她年紀大了,就把電話掛了。

譚敏漸漸著急起來,不會今天又是白板吧?

她定了定神,又打了一個電話,這次總算可以了,電話裡的客人同意她上去看看。

譚敏坐電梯上到三十層,找到房間,按了門鈴。

門開了,譚敏走了進去。

等進去後,她首先看到一個十八歲左右的青年坐在沙發上,斜眼看著她,看來不是什麼好鳥,譚敏做生意,也顧不上那麼多。

再看開門那個,差不多十六歲左右。

屋裡原來共三個人,等譚敏看見第三個人時,不由驚呆了,原來正是她的兒子,十六歲的中學生譚勇(他隨媽媽姓)。

這是怎麼回事,不是說譚敏的兒子連學費都困難嗎?怎麼有錢住酒店?

原來,譚勇因家裡貧困,漸漸無心上學,成績越來越差,發展到後來就經常逃學,和社會上一些人混在一起。

最近,他剛投靠了一個老大,就是沙發上那個青年。

今天,老大高興,帶兩個馬仔到酒店開房,打算玩玩妓女。

等譚敏醒悟過來,就對那青年說:「我年紀太大了,可能你們不會喜歡,你們年輕人都喜歡小靚女,我還是走吧。」

那青年見這婦人雖老,卻容貌俊美,看得出奶子也很大,她上身穿襯衣下身穿半截褲,肉色絲襪高跟鞋,半截小腿和幾乎整個秀美的腳背都露在外面,看得出她腳長得十分秀美。

青年雞巴開始硬了,他怪叫道:「不許走,今天老子就是要玩玩老女人!」

說著撲上來,將老婦按到在床上,在那個十七歲二馬仔的幫助下,譚敏被扒得一絲不掛。

青年拿著扒下的絲襪,使勁聞著那發黑的襪尖,連聲叫道:「好香啊!」

遂一頭紮入老婦胯下連舔帶親。

那個二馬仔也鑽進老婦懷裡吃奶頭子。

譚勇站在一邊,進退兩難,而雞巴卻不可抑制地硬了起來。

這個大城市人的祖先原是少數民族,與漢族特徵有明顯差別,發展到現在其後裔也就是現在該大城市人當然早已融入漢族,不過還是有與其他漢族人不同的特點,身材較高,膚色白皙,毛髮較濃。

譚敏和這個城市許多性感女人一樣,腋毛陰毛極為濃密,白肉黑毛,激起那青年的強烈獸慾,他壓在譚敏身上,抱著她的頭,一邊和她親嘴,一邊姦污她,十分兇狠,剛遭到日本人變態蹂躪的譚敏有些受不了,被奸得不住叫喚。

之後,那個二馬仔也姦污了譚敏。

然後,老大讓譚勇上,這個老大是另一家廠子的,不認識譚敏。

譚敏此時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只好忍受,因為如果向老大說明真相,如果這個可怕的青年往她廠子裡一傳,很快廠子裡就會知道她在賣淫,這樣她一家人在廠裡可就抬不起頭來了。

與其這樣,不如忍過今夜再說。

譚勇也想到這一層,另外,母親的性感的肉體和叫聲也使他獸性發作,雞巴硬得似乎要爆炸了,老大又在一旁催促,他也就管不了許多了。

譚勇撲到母親身上,將雞巴插入他的出生之地,譚敏今天連續被輪姦,現在又是被兒子插入,她不由哭叫起來。

這卻更刺激了兒子的獸慾,他不顧一切地狠插起媽媽來。

老大被這性感老婦的痛苦模樣刺激得再度勃起,他命譚勇躺下,命譚敏坐在譚勇雞巴上,陰戶將譚勇雞巴吃進,老大從後捅進老婦屁眼,二馬仔則從前頭將雞巴往老婦嘴裡亂捅,譚敏被糟蹋得不住亂咽??????深夜回到家後,譚敏大哭。

丈夫卻不管,又爬到她身上將她姦了。

第二天,兒子回來,丈夫在家,譚敏不好問他昨夜的事,等丈夫吃了午飯出去閒逛,譚敏才有機會問兒子,母子倆都坐在飯桌旁,一時竟相對無言。

譚敏家就兩間房,在三樓,一間是她夫妻臥室,一間是客廳,兒子一直睡在客廳的沙發上,全家吃飯也在客廳。

譚敏看著兒子,柔腸寸斷,她情不自禁流淚了,說不出一句話來。

譚勇看著媽媽,面紅耳赤,也是無言以對。

媽媽流淚的模樣楚楚動人,譚勇一下子想起平日裡自己經常偷媽媽穿過的絲襪射精的事情,早就隱藏在譚勇心裡的對媽媽性感肉體的長期迷戀這時候突然爆發了!

突然,譚勇把心一橫,撲向媽媽,他把媽媽推進裡屋,就在媽媽被爸爸插了無數次的床上,他第二次插入了媽媽的身體??????

嫖母(二) (副題:按摩院的故事)

就在同一座大都市,燈紅酒綠中,一家又一家按摩院應運而生,而眾多下崗女工中,也有大批性感婦女為生活所迫投奔按摩院做了按摩婦。

按摩婦,實際上就是妓女的一種,眾多下崗女工中有一位劉玉芬,51歲,1米69,和這座城市許多性感婦女一樣,她長得容貌清秀,膚色白皙,大乳細腰肥臀美腿,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也是一位性感中老年婦人。

她家裡的情況比前文所說的譚敏要好一些,不過也是緊巴巴的。

她兒子劉勇大專畢業時,找工作要送禮,她拿不出那麼多錢,只好用性感的肉體慰勞了銀行的幾個管事,兒子也因此進了銀行工作,現在她兒子24歲,剛參加工作一年。

自從此事發生後,劉玉芬深感沒錢的苦,反正她在廠裡和社會上用她的肉體解決問題的事也發生了不少次,她把心一橫,索性應聘進了一家按摩院,捨得這身肉,賺大錢,總好過每次辦事都要被那些貴而不富的管事蹂躪,搭上自己這身性感的肉體不說,還不一定把事辦利索了,自己有了錢,什麼事不好辦?

於是劉玉芬安心幹起了按摩婦的工作,她長得很性感,生意不錯,慢慢地有了些積蓄。

她在按摩業這一行慢慢做熟了,就跳槽到另一家收入更高的,最後她來到四星級上游泛亞酒店的按摩院,這又是一家中日合資酒店。

酒店裡開設了一家大型夜總會,夜總會裡色情服務項目應有盡有,包括一家規模不小的按摩院,為客人提供色情服務。

這裡收入較高,劉玉芬於是在這裡穩定下來,不再跳槽了。

後來她和許多按摩婦一樣在這裡長期工作了很多年。

日子就這麼一天天過去。

這天夜裡,劉玉芬按時上班,坐在休息室裡和其他按摩婦一起排隊等著上鍾。

客人如往常一樣很多,排在前面的按摩婦一個接一個被叫了出去。

輪到劉玉芬了,這一批客人人很多,一下叫去了十幾個按摩婦,劉玉芬就是其中之一。

她被分到238號按摩房,敲了敲門,裡面一個含混不清的聲音:「進來!」

她進了房,影影乎乎只見一個男人頭朝下趴在按摩床上,她走上近前,聞見一股濃烈的酒氣,原來是個醉鬼,估計是這批客人剛吃了宴席而來。

按摩房內的燈光被調得很暗,為了方便色情服務,因為門上有個小窗,燈光太亮了客人心裡會不舒服。

她於是麻利地開始工作,先從背部按起。

從客人的皮膚上,她判斷這個客人是個二十幾歲的年青人。

她一邊做按摩一邊在心裡想:「年紀這麼輕就學壞了,這種地方可不是年輕人應該來的,他父母要是知道了還不得生氣著急難過啊。」

又想到自己上了年紀的身體要給這個毛頭小子蹂躪,劉玉芬心裡隱隱有些不適,但這是她的工作,來這裡做按摩玩弄過她的二十幾歲年輕人也不在少數,有些還很迷戀她,成了她的常客。

想到此她又平靜下來。

那年輕人仍是趴著,只說了句:「好好按啊。」

便不再說話,看來醉得不輕。

按完了背部,劉玉芬看那青年沒有翻身的意思,便上了按摩床,手扶槓子為他踩背。

那青年回頭看了看,只見那按摩婦穿著粉紅色小褂短裙(這是這家按摩院按摩婦的工作服),肉色褲襪,美腿秀足,非常性感,隱隱約約好像看見她胯下黑乎乎一片,好像沒穿內褲,青年一下來了沖動。

原來,為了方便客人插她們,劉玉芬如很多按摩婦一樣,不穿內褲,在短裙裡只穿無襠褲襪,挨插時連絲襪也不用脫,如果是一般的褲襪,那麼一夜之間她們要頻繁地穿和脫,每接一個客人就要脫一次穿一次。

穿無襠褲襪就減少了她們這方面的麻煩。

青年仍趴著由劉玉芬給他踩背。

當劉玉芬的腳滑到他肩頭時,他突然扭頭捉住劉玉芬的腳,細細端詳,只見劉玉芬的腳長得異常秀美,青年把那發黑的襪尖放在鼻子下,使勁嗅著,連說好聞。

他雞巴硬了。

劉玉芬的秀足很敏感,很怕癢,她最怕男人碰她的腳。

劉玉芬一邊說:「哎呀先生,你不要調戲我的腳嘛。」

一邊試圖將秀足從青年手裡掙脫出來,但未成功,只好由他玩弄。

劉玉芬見青年聞她秀足聞個沒完,就問道:「先生,要特別服務嗎?」

青年醉熏熏地嗯了一聲,又說:「快脫!」

劉玉芬笑了笑,說:「我把燈關上。」

因為門上有窗,她怕她被客人插的時候萬一哪個熟人來玩看到,那就麻煩了,所以每次她都把燈關上,如果是上客房服務,那就無所謂了。

在黑燈瞎火之中,劉玉芬脫得一絲不掛,又幫客人脫了按摩服,青年翻過身來,她一摸,可能是喝多了,雞巴半軟半硬,她低下身,大口吮吸那客人的雞巴,很快,在她的美麗小嘴裡,那青年的雞巴硬了起來。

那客人命劉玉芬扶床而站,撅起肥白屁股,他先是無恥地舔劉玉芬的屁眼,舔得劉玉芬直哼哼。

然後青年站起身來,從後面將硬梆梆的雞巴朝性感老婦劉玉芬陰道裡猛捅。

他雞巴不粗,但硬起來後很長,直搗劉玉芬子宮,劉玉芬被他捅得有些疼,於是求他輕點,那青年不管,繼續猛捅,把劉玉芬捅得淫水直流,不住呻吟。

在劉玉芬的呻吟聲中,青年猛射,全都射入劉玉芬子宮!

然後,青年躺到床上,癱做一團,劉與芬用衛生紙先將客人雞巴擦淨,又用紙將自己胯下擦乾淨。

她穿上工作服。

開了燈,打算和客人聊一聊,很快就到鍾了。

她開了燈,回頭一看,頓時如五雷轟頂般呆住了,原來,剛才蹂躪她的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她的親生兒子劉勇!

原來,劉勇工作的銀行經常有業務關係請吃飯按摩,領導因嘗過劉勇母親肉體的美味,很關照劉勇,這種場合都把劉勇帶上,讓他見見世面。

沒想到今天劉勇竟把親生母親姦了。

因為劉勇喝了酒,聲音變粗,也沒怎麼說話,劉玉芬沒有聽出是他,他喝了酒,臉漲得通紅變形,燈暗時就看不清楚是什麼模樣,而且還是一直趴著,燈關了以後就更看不到了。

此時劉勇也看到了母親,嚇得酒也醒了。

忙坐了起來。

劉玉芬悲痛萬分,淚流滿面。

她不敢喊,因為劉勇的領導就在隔壁,而且按摩婦中有幾個她的女友,都是她廠子裡的,她們一起來這裡上班的。

其中有幾個是剛才和她一起上鍾的,此時正在給劉勇的領導和同事按摩,被她們知道了也不得了。

母子倆就這麼面面相覷,都不知該怎麼辦。

看著面前穿著粉紅色小褂短裙肉色褲襪和拖鞋的性感母親,不知怎地,劉勇竟忽然想起了平時經常偷聞媽媽脫下未洗的絲襪的情形,再加上面對這無法收拾的局面,一種崩潰的感覺朝他壓了下來。

這一切使得經受著有生以來最強烈刺激的劉勇竟突然爆發出破罐子破摔的念頭,他低吼一聲,猛撲上去,再次將母親按到在按摩床上,劉玉芬拚命掙紮著,因為怕被劉勇的領導和她的女友聽見,她不敢出聲,只是無聲地掙紮,但她一個老年婦女怎麼抵擋得住酒後發狂的劉勇?

最後,劉勇再次將勃起得又硬又長的雄性生殖器捅進了母親的陰道,他吼聲如公豬,瘋狂地捅擊母親,劉玉芬被兒子姦污得不住哭叫??????

按摩院的故事 (二)德國艷婦瑪蓮

按摩院遍佈世界各地,是一項非常發達的色情行業。

德國是發達的資本主義大國,色情業也非常發達。

按摩院遍佈全國各邦。

法蘭克福,一座繁華的大都市。

北海熟女按摩院,是法蘭克福一家規模很大的按摩院,擁有大批性感中老年婦女按摩婦,這個城市乃至全邦有戀老婦癖的男人趨之若騖,該院生意一直很好。

按摩婦中有一位性感老艷婦瑪蓮,身高1米85,65歲,貌美艷,金黃毛髮,藍色眼珠,大乳房,高大豐滿白嫩,肥臀美腿,腳也長得非常美麗白嫩。

她年紀雖老,但風韻猶存,她是婦女性激素的服用者,因此51歲時生了一個兒子海因策,今年十四歲,已是一位長著金黃毛髮的少年。

從事色情服務業的艷婦瑪蓮也是一位特約的色情電影女演員,她比美麗老太婆愛娜小兩歲。

海因策雖然在學校是一位和其他學生沒什麼兩樣的中學生,但一回到家就不一樣了,他從小就跟著媽媽,除了在家,就是在按摩院,上學後,他一放學就到按摩院找媽媽。

媽媽被客人插,他見過很多次,媽媽演的色情電影他也看了不少,終於,在他十歲時,早熟的他就向媽媽發起進攻,插進了媽媽性感的肉體,這似乎是順理成章的事,因為他父親早已死去,他一直和媽媽同睡一床,媽媽身體的各個角落他都已摸遍了,非常熟悉。

這天放學,海因策又趕到按摩院去找媽媽。

熟門熟路,他一路和按摩院的金黃毛髮女員工們打著招呼,他沒看見媽媽,就問她們,她們告訴他他母親正在按摩房裡面為客人做按摩。

一般情況下,海因策會等媽媽出來。

但有時他也會闖進去,這種情況小時候多一些,大了就很少了,因為客人會不高興。

但今天,海因策切不顧一切地闖進了媽媽工作的按摩室。

客人正埋頭趴著,高大豐滿的美艷老婦瑪蓮正在為客人踩背。

她穿著工作服,滿頭金黃毛髮,北海熟女按摩院的工作服是灰色套裝肉色褲襪奶白色細帶高跟皮涼鞋,所謂套裝,只有上衣,沒有短裙,現在那兩隻高跟涼鞋被脫在床前。

艷婦瑪蓮褲襪裡沒穿內褲,那金黃色的大叢陰毛在褲襪裡,上衣下垂到肥白屁股那裡,遮不住陰部,透過肉色褲襪,看去黃乎乎一大片,露出來不少。

見海因策闖進去,媽媽怕客人不高興,忙說:「有事嗎?等媽媽出去再告訴媽媽什麼事吧。」

那個客人是熟客,很迷戀瑪蓮,見是她兒子,也就沒說什麼。

海因策激動地對媽媽說:「昨天,我看到你發給於爾根的電子郵件。」

於爾根是瑪蓮的一位熟客,是一位大學哲學教授,五十多歲,他向瑪蓮求婚,昨天,瑪蓮向他回了封信,答應會考慮他的請求。

瑪蓮聽說是這件事,就說:「你先在休息室等我,我到時間就來找你。」

瑪蓮在按摩房被那客人蹂躪了後,穿好衣服,收拾乾淨,來找海因策。

母子倆來到一間按摩房,海因策激動地說:「媽媽,我不要你嫁給別的男人,你說過,你是我的。」

瑪蓮笑道:「媽媽還會給你的,媽媽嫁人,不會影響我們。」

海因策和媽媽纏了很久,媽媽只是笑著告訴他,她要嫁人的,但會繼續讓他插。

海因策還要說什麼,這時有客人點瑪蓮,瑪蓮吻了兒子一下,上房去了。

此後半個月,海因策天天糾纏媽媽此事,媽媽一直不予理會。

對母親的佔有慾極強的海因策幾乎發瘋,他決不能接受媽媽嫁給別的男人,他發誓要獨佔媽媽,對母親的極度迷戀使得少年海因策完全瘋狂了,終於,這個少年想出來一條毒計。

海因策認識母親的一位羅馬尼亞客人米哈依,此人約四十歲,往來於德國和羅馬尼亞之間,做一些不黑不白的生意。

海因策與他取得聯繫,與他合謀了一樁交易。

對美艷老婦瑪蓮非常迷戀的米哈依同意了。

一天夜裡,他來到按摩院,點了瑪蓮,艷婦瑪蓮性感的肉體和性感的工作服令米哈依獸性大發,在按摩室裡粗暴地蹂躪了瑪蓮,他親吻瑪蓮金黃色的濃密腋毛,撕扯瑪蓮金黃色的陰毛,疼得瑪蓮直叫,然後他兇狠地姦污美艷老婦瑪蓮。

米哈依射了精,躺在按摩床上休息,他約瑪蓮出去消夜。

瑪蓮上的是中班,她和米哈依在房裡呆到十二點,又被他插了一次,到時間後,他先出去,然後她下班,米哈依在外面等她,兩人上了米哈依的車,正在行駛,一輛長臥車擋住去路。

車上下來幾個彪形大漢,將瑪蓮綁起來,米哈依將小車開進臥室下的儲藏室,然後一起上了長車的臥室。

然後長車朝著羅馬尼亞方向狂奔。

瑪蓮一進臥室,竟看見海因策在床邊坐著。

原來,海因策與米哈依商量的計劃是,將瑪蓮弄到羅馬尼亞的一家夜總會,在那裡她賣淫的收入一半歸米哈依,但她的所有權歸海因策。

另外,米哈依還可隨時享用美艷老婦瑪蓮。

在這間長型臥室裡,幾個大漢用滑輪將瑪蓮吊綁在車中央,迫使艷婦瑪蓮只能踮著嫩腳勉強站立,那性感的姿勢很像芭蕾舞孃。

艷婦瑪蓮雙手被高高吊綁,她的金黃色的濃密腋毛一覽無遺。

米哈依跪在瑪蓮屁股後頭,扒下她的肉色褲襪,扒開她精緻的屁眼,細細地舔她的屁眼,舔她金黃色的肛毛,海因策則跪在媽媽前面,狂熱地舔她滿是金黃陰毛的胯下,另幾個德國和羅馬尼亞的大漢則熱烈揉摸美艷老婦瑪蓮的大乳房,吮吸她的大奶頭子,親吻瑪蓮金黃色的濃密腋毛。

艷婦瑪蓮只得忍受所發生的一切。

然後,殘酷的輪姦開始了。

因為瑪蓮比在車裡的所有人都高,所以吊她的滑輪被放下一些,瑪蓮的兩條美腿被人抬起,海因策在她前面插她陰道,米哈依在她後面插她屁眼。

美艷老婦瑪蓮就像一頭龐大的白色母馬,被幾頭公驢前後左右夾擊。

他們不斷地弄疼她,海因策的身高剛夠吃媽媽奶,媽媽的大乳房垂下,海因策叼住媽媽大奶頭子,他一邊姦污媽媽一邊撕咬她紅色的大奶頭子,瑪蓮疼得發出慘叫!

海因策二人先後在瑪蓮體內射了精,另兩個人換上,米哈依和海因策則捧起瑪蓮的嫩腳,連啃帶舔,弄得瑪蓮不住叫喚??????到了羅馬尼亞的濱海大都市康斯坦察,美艷老婦瑪蓮被送到一家大型夜總會,成為脫衣舞孃,並供那些凶暴的水手們蹂躪。

海因策成為母親的經紀人,掌握著母親的所有權,米哈依則是股東,參與分紅瑪蓮賣淫收入的一半,另一半則歸海因策所有。

海因策就這樣徹底奸佔了美艷老娘瑪蓮的豐美肉體。

艷婦瑪蓮就常常被那些凶暴的水手蹂躪得死去活來連聲慘叫。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性愛小護士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情迷咖啡室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