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強暴的媽媽

如果不是來英國,媽媽是一個普通不過的中年婦女,也不會成為我的性奴,到英國時她剛剛年滿40歲,從她工作了二十多年的中學英語老師崗位上退休。媽媽跟我爸爸結婚二十年,生養了我和我哥哥兩個孩子。除了我爸爸以外,她沒有和別的男人發生過性行為。我爸爸的精力有限,因此我媽被肏得不頻繁,過了30歲後更是稀少,一年能有幾次性生活而已,每次也就是幾分鐘草草了事。媽媽實際上是個性慾很強的女人,但因為我爸爸不能滿足她,又由於道德觀念的約束和自己心裏放不開,媽媽只好一直壓抑自己的性慾。我因為一次意外看到爸媽做愛深深的被媽媽的肉體吸引的,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得到媽媽。

我是媽媽20歲時生的。我哥哥比我大2歲。那年大學畢業後,我拿到英國一所大學的獎學金,來到英國讀書。正好我在英國的大舅舅給我媽辦了快十年的居留證通過了,因此媽媽辭職以後也於次年五月來到英國,跟我住在一起。我爸爸暫時不能來,因為他是一個研究所的總工程師,還有10年才能退休,而哥哥則是留在家鄉打拼他的事業。大舅舅來英國快20年了,在一家公司當中層經理。媽媽不願給大舅舅他們家添麻煩,而爸爸一個人在國內的工資不夠在英國的開銷,決定出去自己掙錢。而大舅舅正好有一個朋友在我們那個城市開中餐館,就介紹媽媽到他朋友的餐館裏打工。當我聽到這個消息我高興極了,因為我無意之中得到一些老王和他老婆的把柄。

媽媽到老王餐館工作的第三天中午,我忽然決定來老王的餐館吃午飯。當媽媽給我上菜的時候,我的眼睛就直了,因為媽媽穿著國內帶來的吊帶連衣裙,白嫩的香肩和蓮藕一樣胳膊都露在外面。當時是六月份,天氣已經很熱,只有這樣穿才感覺涼快一些。

媽媽走路走去的端菜,收拾桌子,收錢,全然沒注意到我一雙邪惡的眼睛正死盯著她。甚至她壓根就沒注意到我這個兒子顧客跟其他顧客有什麼區別。好容易忙過中午最忙的時候,媽媽這才覺得膀胱脹的厲害,需要上廁所。她跟王太太說了一聲,急急的往後面的洗手間走去。

洗手間是男女通用的,一次只能容納一人。媽媽看到兩間洗手間都沒人,就慌慌的打開第一間的門進去。當她回身剛要把門關上,我故意把門一推,跟著她擠了進來。媽媽呆了呆,就說:「你近來幹麻,等我上完在換你,你先出去」,我一聽便反手就把門關上而且反鎖。

不用說,我二十歲,身高185公分,身體很結實,體重80公斤,而身高160公分,體重47公斤的媽媽在我面前象小孩對大人一樣,更不用性別和年齡的差異,使力量的對比更加懸殊。

我關門的一瞬間,媽媽看著我臉上的淫笑就明白要發生什麼事了,她尖聲呼救。事實上一牆之隔的廚房裏的王太太已經聽到媽媽的呼救聲。只是她沒想到我會對媽媽這樣一個歲數足的中年婦女霸王硬上弓,不過她還是沒有來救媽媽。因為她已經有把柄再我手上,不但沒有來救媽媽,王太太反而把通向後面衛生間的走廊入口攔住,掛了一塊木牌,上面用英文寫著"EmployeeAccessOnly",這樣別的顧客就不會到後面去,聽到什麼動靜或者打擾我的好事。

事實上媽媽剛叫了一聲,就被我用手掌遮住嘴巴,緊接著用牆角的抹布堵住了嘴。我把媽媽推到牆邊,抓住她的吊帶往下一拉,連衣裙就被扒到腹部,讓她上體裸露,白色34C杯乳罩下的雙峰高聳著。因為穿著吊帶裙,媽媽的乳罩是沒有肩帶的,我雙手往上一擼,乳罩就被掀開,彈出兩隻圓滾滾的雪白乳房,中間夾著深深的乳溝。媽媽的乳房有點下垂,但絳紅色的長乳頭還翹著,周圍褐色的乳暈隆起,等待男人的吮吸。可惜媽媽長了這麼好的乳頭,好久都沒人吮吸過了,今天卻便宜我。

我把媽媽裙子掀開,露出她白嫩光滑的大腿。媽媽年紀雖然不小了,但身子保養得很好,尤其是衣服下面平時看不到的地方,沒有臉上細細的皺紋,也很白皙。這麼說把,把媽媽頭蒙起來,剝光衣服,說她只有十七、八歲,也會有人信。她的臉蛋年輕的時候挺好看,是鵝蛋型的圓臉,現在卻多了成熟撫媚,雖然沒人有年輕的時候白,但還是顯得比同齡人年輕許多,尤其是在我的眼裏。

經過一些力量懸殊的無用反抗,媽媽的內褲被剝下來扔到地上,裙子也蜷成一團縮在腰間,她上體和下體的關鍵部位都已經暴露出來讓我一覽無遺。我一隻手解開褲子的拉鏈,彈出一根5公分那麼粗的大陰莖,雞蛋大的龜頭是紫紅色的,從褲子裏露出來的部分就有18公分,陰莖根部和陰囊、睪丸都隱

媽媽還從來沒見過這麼大的陰莖,幾乎要嚇得昏過去,相對而言,我爸爸的陰莖只是小兒科,只有四寸長,幾乎只有我的一半那麼粗。雖然媽媽是生過孩子的女人,但我插入的時候她還是感到近似初夜那種劇痛和脹得快爆炸的感覺。我的龜頭分開媽媽的小陰唇和陰道壁,緩緩插入,一直頂到陰道頂端不能繼續前進為止。媽媽感到下身要被撕裂一般,陰道被撐得緊緊的。好在我也正在享受我媽緊窄的膣壁對他陽具的強烈夾擠,並不著急開始抽插。媽媽感到自己的下體開始發熱,潮潤,陰道和子宮漸漸適應黑人的陽具插入,開始分泌黏液。多年被壓抑的情欲開始蠢蠢欲動,就連已經整整兩年沒有動靜的卵巢部位也開始因為充血而微微脹痛。而我在適應了媽媽的下體以後,也開始試著緩慢抽插。一波一波的摩擦快感從膣壁傳來,媽媽的下體更加潮潤,陰道壁的每一個皺褶都舒展開了,興奮的電流從子宮和卵巢穿來,傳過被吮吸得酥軟的乳房和堅挺的乳頭,一直到達她的神經中樞。媽媽不由得開始呻吟,連她自己都驚訝自己嬌喘中透出的淫蕩。苦守了幾十年的貞潔就在這幾分鐘內蕩然無存,精心保養的女性肉體居然被自己的兒子奪去,而媽媽羞憤難忍的內心之中居然蕩漾著春情的漩渦。

就這樣在緩慢而持久的抽插中,媽媽被一步一步無可挽回的推向邊緣。她從內心裏痛恨自己的肉體,鄙視自己的反應,但她的身體不聽使喚的隨著抽插扭動,雙腳不自覺的拍打著我的臀部。一浪接一浪的快感終於把媽媽吞沒在裏面,她大汗淋漓,乳酥陣痙攣從子宮深處發端,僵直了她的身體,身體仿佛漂起來一樣,全身的血管好象要爆開,一陣急促的呻吟過後,身上頓時軟下來。媽媽的下身此時已經洪水氾濫,我的陰莖插在其中發出噗哧噗哧的聲音,淫水四濺。很快的,剛從高潮顛峰下來的我媽又被推向另一個更高的高潮,接著又是一個……

其實抽插只持續了不到二十分鐘,但對媽媽卻好象經歷了幾輩子,高潮一個接著一個,她都不知道自己已經死過去又活過來幾回。眼前的我仿佛有著用不完的力氣,媽媽身體的劇烈反應激起了我征服的欲望,我一次又一次的讓媽媽發出來自子宮深處的呻吟,貪婪的吮吸著她的乳頭,享受她的子宮口對他龜頭的吮吸卻故意不射精。我控制著節奏,讓媽媽欲罷不能的整個身體套在他的陽具上,一次又一次在關鍵時候用力抽插,把她推過臨界點,然後享受她下體失禁般的淫液,再次滋潤我的陽具。到後來,媽媽的高潮一個接著一個,中間相隔不過幾十秒。終於,我有了快射精的感覺,我於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插在媽媽騷的陰莖因為大量充血而隨著脈搏跳動,媽媽已經氣若遊絲,垂著頭,披散著頭髮,靠在我肩膀上。

我最後一次把堅硬的陰莖深深頂到媽媽下體深處,馬眼正對著子宮口,低聲吼叫著噴射出精液。媽媽的陰道和子宮裏頓時充滿了他乳白色的粘稠精漿。媽媽知道他快要射精,雖然自己已經停經兩年,不太擔心懷孕,但內心深處還是極不情願,但讓她驚訝的是,自己的屁股居然不聽話的貼上去,好象深怕我插得不夠深一樣。隨著小腹裏面感覺到熱乎乎的精液噴射在上面,她又再次不可救藥的達到了高潮。

就這樣,媽媽在她到達美國的第十天,在老王餐館打工的第三天,就失去了她幾十年的貞潔,被自己的親生兒子強暴了,而且在我淫辱媽媽的過程中沒有采用任何防護措施,帶著我DNA的精子直接注入她久曠的子宮裏。

我射精完畢,從媽媽下體抽出陰莖的時候,她已經被糟蹋得全身癱軟。我若無其事的撒了一泡尿,穿好褲子,把媽媽一個人丟在洗手間裏,從容的走過走廊從餐館的前門出去了。媽媽抖抖嗦嗦的好不容易站起身來。性交的快感過去,她感覺到下體的空虛和火辣辣的疼痛。她強撐著坐在抽水馬桶上開始小便,膨脹的膀胱慢慢消下去。她心裏似乎盼望著尿液沖刷著她紅腫的會陰能帶走她身上的恥辱,但這只是一廂情願而已。媽媽的口還沒復原,下體散發著我留下精液的腥味。她能覺得濃精在膣腔裏流動,膣口也有黏黏的液體流出。

這時候老闆娘王太太進來了。她知道我強暴媽媽得手,想來安慰她一下。我媽媽一看到王太太,立刻就哭了,覺得自己沒臉見人。王太太跟媽媽說,你老公又不能滿足你,你和他成婚以來你有哪次高潮過,還說,怕什麼,你都幾歲了,反正不會懷孕,這事你不說出去只有你知我知,千萬不能報警,報警會讓你的兒子死,你會願意嗎,還有會害我生意做不下去不說。漸漸的,媽媽不哭了,她從馬桶上起來,立刻感到腰酸腿痛,頭暈目眩,胃裏陣惡心。王太太看她這個樣子,也沒辦法,讓她在廚房後面的小隔間裏休息了一會兒,媽媽說她要回去休息,她也只好同意了。媽媽回到家馬上沖進淋浴間洗澡,尤其是下體和陰部,她恨不能把水灌進陰道和子宮洗出所有我的精液,但她知道這樣只會帶來更大的麻煩,而並不能洗淨她那已被玷污的性器。

(第二章完)

我很晚才回到家,媽媽早睡了,我輕輕的打開它的房門,進入房間內。我靠了過去在媽媽的左臉上印上一個輕輕的吻,媽媽被我突如其來的一吻驚得她身體一抖。媽媽抓住棉被驚恐的對我說:「你要幹麻,你今天對我做的事我已經不追究你現在馬上給我出去不然我要叫人了。」

我聽完媽媽的話我心想家裡只剩你我二人,我毫不猶豫的把媽媽手抓的被子扯下,發現她只穿薄薄的衣衫,看起來誘人極了,我暴力的扯下他的衣衫,強吻媽媽的雙唇一路吻下來,從敏感的玉頸到高聳入雲的雙峰,右手就直接攀上了聖女峰,媽媽的乳房豐滿渾圓、柔滑細膩,富有彈性。我捉住一個乳頭,輕輕的揉捏著,我抬頭溫柔的看著媽媽,她拚命地掙紮,大叫著讓我下來,一邊哭還一邊咬我。看到媽媽那傷心反抗的樣子,我越發的興奮,我用枕巾堵住媽媽的嘴,按住媽媽的胳膊,我此時倒不急於操她,因為她沒我力氣大,完全被我控制了。

我壓在她身上,親吻著她的臉和耳朵,她越反抗,我就越使勁壓住她。有幾次我故意讓她從我手中掙脫,又一下把她按在床上,我按住她的胳膊吸她的奶子,我見她沒力氣反抗了,就把自己的陽具插進了媽媽的陰道。她已經沒力氣反抗了,只能任我擺佈了,我壓在她身上一下一下得猛力地插操她的比,每操一次她都發出沈悶的聲音。操著操著,她的腿不自覺地蜷了起來,開始挪動起來,後來她的兩條大腿一下夾住了我的腰,比還一挺一挺地。我一往下操她,她就把比挺起來頂我的陽具。她的頭還掙扎地左右搖動,過了一會我見媽媽興奮了,我倒不急了,我爬在她身上,不動,過了一會兒,她的興奮勁小了點,就要把我翻下去,我就再使勁操她幾下,她又興奮到了高潮,緊緊得夾著我。我一邊操她,一邊說,媽媽,你今天是我的女人,你的比是我的,你這個騷貨,兒子操你,你也興奮,你不要臉,不管哪個男人操你,你都會這麼搔的,賤貨,你就是該操,早該讓我操你了,你生我就是來操你的,她只是閉著眼睛,興奮得直哼哼,我看到她那騷樣,越幹越興奮,一下就全射在她的比裡拉。我趴在她身上,她想下床去洗,我壓在她身上,不讓她動。我要讓我的精液順著媽媽的陰道進到她的子宮。她叫著會懷孕的,我就是不讓她起來,她打我咬我我也不起來。後來她把我罵了一頓,還要打我,我一下把她按在牆上,按住她的頭,使勁親她的嘴,她都快喘不過氣來了,我警告她不許告訴爸爸,不然我會和爸爸說是你勾引我看你怎麼解釋,媽媽聽完後整個人崩潰的哭了。而我穿好衣服便出去了。

第二天就起床了。不過媽媽走路的姿勢跟以前不太一樣,她自己知道,被我操腫脹的陰部要過幾天才能完全恢復。她又回到老王的餐館打工,但每天提心吊膽的擔心我再次出現,以至於每個顧客進門都讓她心驚肉跳,不敢一個人到後面的洗手間去。

一連十幾天,我沒有在家和老王的餐廳出現,媽媽飽受蹂躪的身心漸漸恢復。照理她應該明白,躲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她知道我食髓知味,一定會再來糾纏她,但她居然抱著一種奇怪的僥倖心理,希望我再也不要出現。

媽媽的一廂情願幫不了她。她在洗手間被我強暴後的第十九天,下午三點多,強暴她的我又出現在老王的餐館裏。當時餐館裏沒什麼人,媽媽剛開始還沒有看到我,只是當她走到我坐的桌前,象往常一樣問一句"Sir,whatcanIgetforyou?"的同時,認出這個帶著太陽眼鏡高大結實的華人就是強暴她的我。媽媽當時兩腿發軟,陰道裏一陣灼熱,乳房緊張得隨著心跳的節奏一跳一跳,剛被強暴後的那種痛苦感覺又回來了。她沒聽見我說了些什麼,只覺得我像狼一樣的眼睛盯著自己,立刻轉身躲進廚房。

當明白了怎麼回事以後,老闆娘王太太只好親自出來應付。直到我吃完飯離開,媽媽才敢出來,。王太太看媽媽嚇得不輕,跟她說,你先回去吧,又說,我讓老王送你回去。平時媽媽都是自己坐巴士回家。因此王太太這麼一說,媽媽自然是千恩萬謝,卻不知道王太太已經把她出

老王用他送外賣的老破車把媽媽送到我們住的公寓,這時是下午四點。我一般晚上十一點過後才會回來。媽媽決定先沖個涼。她把門窗都關好,這才走進洗澡間,脫光衣服,站到淋浴噴頭下。她的心還在突突亂跳,陰道裏的灼熱感不但沒有消失,似乎還更加強烈,乳房似乎也有點脹痛。在她洗會陰的時候手指無意中碰到陰蒂,陰蒂立刻勃起了,腦子裏突然閃過我又粗又長的陰莖。媽媽很驚訝自己居然會想起淫辱過自己,讓自己失去貞潔的男性器官,又羞又惱。那簡直不是人,她憤憤的想,但陰道裏似乎開始分泌黏液。媽媽忍不住開始撫摸自己的陰部和乳房,打開熱水,水流沖刷她的這些部位,漸漸的,她開始不由自主發出淫蕩的呻吟,而她腦子裏黑人粗大的陽具此時已經揮之不去了。最終,她把手指插在陰道裏讓自己達到了高潮,全身酥軟下來。立刻,一種罪惡感和羞恥感占滿了她的內心。媽媽感到自己不可原諒,居然想著強暴自己的兒子陰莖手淫到高潮。

媽媽裹著浴巾從洗澡間走進臥室,頭髮是濕的,臉頰還帶著高潮餘下的潮紅,準備到箱子裏找衣服。眼鏡上的霧氣散去,她赫然看到自己的床頭座著一個人,仔細一看,我半靠著坐在那裏,背靠著她的枕頭,雙腿叉開,胯下的

陽具直立著,媽媽嚇得幾乎昏過去,我把她攔腰抱住,扔到床上,浴巾頓時脫落,媽媽赤裸的肉體暴露無遺。我用淫褻的口吻說:「想我嗎」,媽媽心裡明白等等我又要強暴她,她卻全身發軟無力阻止,只是慌亂地叫道:「你……幹什麼……不要!我是你媽!你快住手……不要啊……」。

媽媽的乳房!那一對豐滿、堅挺、圓翹的乳房如同一對白鴿騰越在我面前。白嫩、光潤的乳峰隨著媽媽掙扎顫動著,小巧的乳頭如兩粒熟透了葡萄引人垂涎。剛剛出浴的媽媽身上瀰漫淡淡的香味,更令我獸性大發,我左手微微抖動的手指摸上了媽媽那一對白嫩、光潤、豐腴、堅挺、圓翹的乳峰。如同觸電般,一陣酥麻從指尖霎時傳遍了全身。媽媽嬌哼了一聲,不安地扭擺了一身體。我的左手觸摸著媽媽雙乳,手指輕輕地按揉,右手偷偷向下面而去,順著彈性十足的玉腿一路撫摩揉捏向上,到了大腿跟部,那象果凍布丁般滑膩的大腿肉讓我忍不住一頓蹂躪,帶來媽媽一陣委婉的呻吟!

「啊--啊…………咿…………哦…………哦…………啊--嘶--啊…………」

當右手深入媽媽香臀,托著柔軟的臀瓣一使勁,我用手指分開她那嬌艷濕潤的花瓣,拇指揉上了媽媽的相思豆,揉搓著陰核,一時間,媽媽的騷水大放,我馬上把粗大的肉棒立刻插入媽媽的小穴,因為小穴淫水多,雞蛋般大小的龜頭竟然豪不費力的就插了進去。隨著我的狂抽猛送,媽媽的小穴好像要被撐裂了一般,「……啊……饒過媽媽吧,……啊……我真的受不了了……求你了……恩……哦……」

「想讓我放過你啊?可以啊,但是媽媽得答應成為我的性奴才行」

陽具開始狂亂的抽插,帶動腔內與肉體的雙重顫動。聽到我的話媽媽一震,不敢相信的看著我,慢慢的眼神變成了愧疚的神色,沒等我說什麼,媽媽竟然哭了起來,我立即停了下來,不知該怎麼辦好了,是不是該繼續下去,看著媽媽邊呻吟邊痛哭。真不知如何是好了。這時媽媽可能終於崩潰了,動作忽然改變已沒有前幾日剛被我強姦時的那份羞澀。有的只是扭動肥美的豐臀把我的陰莖緊緊套擼著,讓龜頭一下一下觸著她陰道盡頭那團軟軟、暖暖的似似無的肉,嬌美的臉頰上著充滿淫媚的美豔。

我用力向上挺送著陰莖,雙手把著媽媽的屁股,一下一下用力上抽插著陰莖,龜頭觸著媽媽陰道深處那團若有若無軟軟的肉,我感到媽媽的陰道盡頭湧出一股暖流,衝擊得我的龜頭一陣陣麻癢,使我的全身不由得顫抖著,電擊般,一股熱流從中樞神經直傳到陰莖根部,又迅速向龜頭傳去,我知道我和媽媽同時達到了高潮。

在媽媽放浪的叫聲中,精液從我的陰莖強勁地噴湧面出強勁地射注在媽媽的陰道裏,媽媽趴在我的身上,緊緊抱著我的頭,我緊緊摟著媽媽,陰莖用力向上著,噴射精液的陰莖在媽媽的陰道裏一撅一撅的,熱騰騰的精液衝擊著媽媽陰道深處那團肉。媽媽也把下體用力向下壓著,使她的陰道完全把我的陰莖連根包裹住。我的陰莖在媽媽的陰道裏感覺到她的陰道內壁和陰唇一陣陣收縮、抽搐,渾身一陣陣顫慄,直到我把精液全部射入她的陰道裏

媽媽骨酥筋軟、心神俱醉地伏在我的身上,輕輕喘息著,香汗淋淋。我射過精的陰莖依然插在媽媽的陰道裏,親吻著伏在我身上的香汗如珠的媽媽紅潤的臉頰,親吻著她吐氣如蘭、紅潤甜美的小嘴,媽媽把她那丁香條般的舌頭伸進我的嘴裏,我倆的舌頭攪在了一起。我的雙手則撫摸著她身體,從光潔滑潤的脊背,摸到豐腴、喧軟、圓潤、雪白的屁股,揉捏著揉捏著。啊!媽媽,美豔的媽媽真是上帝的傑作!

不知不覺間,媽媽成為我的性奴已快兩周了。這段時間,媽媽深深迷戀上我年輕的陰莖,久蟄在內心深處的性慾如火山爆發般噴湧出來。媽媽蟄伏已久的旺盛的性慾被徹底的點燃了。亂倫禁忌使媽媽和我感受到母子做愛所帶來的難以名狀的快感。我和媽媽就象吸食鴉片一樣,被亂倫禁忌帶來的快感深深地迷住了。

上一週我新買了一張大雙人床,今天我從外面回來看到媽媽穿著薄紗在大雙人床上鋪著棉被,我一看見我的心中立刻湧上了一股淫浪,便一下子沖上去抱住她就往下壓,嘴裏還一邊不停的說:「媽媽我的親媽媽,我愛你,愛的都快瘋了。」

用力把她放到在地,巨大的身子壓在她的身上,一隻手摀住她的嘴巴,一隻手就瘋狂的撕她的衣服,媽媽拼了命的掙紮,可我還是飛快的撕光了她的上衣和她乳白色飄著乳香的胸罩,一頭紮進她的乳窩,邊吮吸媽媽的乳頭邊扯她的薄紗。 我的欲火就像撒了僵的野馬,一點也控制不住了,媽媽還在不停的掙紮,咬的我的手生生髮疼。

我一把擄去了媽媽身上的最後一塊遮羞布,媽媽的裸體便在我的眼前一覽無餘了。我興奮的眼球被這美好的侗體刺激的陣陣發脹,嘴裏不停的喊:「媽媽,你好美,你太美了,給我吧,我是真心愛你的。」

媽媽的乳房就像是兩座高傲的雪山,上面鑲嵌著兩顆紅色的寶石,不過這兩顆寶石已經被吃的略略失去些光澤,媽媽的三角部位十分豐滿,一片濃密的黑森林下面的兩片大陰唇,白膩細嫩,就像是剛剛出籠的冒著熱氣的大饅頭。

我輕輕的撥開媽媽狹緊的細縫,裏面的嫩肉分明就是鮮豔的牡丹花蕊,嬌豔欲滴。我用手指輕輕的颳擦媽媽的陰蒂,嘴巴一口含住了媽媽飽滿的香穴,舌頭在陰唇的兩邊內側不停的來回吮吸,吱吱有聲,媽媽的身體微微一顫,一股帶有女人特有味道的騷水便湧了出來。

她馬上站起身子下了床哭著要開門往外逃,我哪能讓煮熟了的美麗媽媽飛了,就在她剛抓住門把手的一霎,我從身後一把摟住了媽媽的小腹,握住早已堅挺如棒的巨屌對準媽媽的花穴刺了出去,媽媽啊呀一聲叫了出來,哭喊道:「你不能這樣,我是你的親媽媽啊,這要我以後怎麼活啊,我怎麼見你爸爸和你的哥哥,不,不不能這樣啊!嗚嗚……」

媽媽的穴很緊,夾的我的傢夥有點疼,不過我喜歡,我終於得到了媽媽的身體,在我20來下盡根抽送之後,媽媽穴裏的淫液已經把我的肉棒塗的滿滿的了,這讓我的話兒進出更加自由更加愜意。

我一邊奮力抽插,一邊狠狠的拍打媽媽的玉臀,一氣幹了1000多下,媽媽的哭聲也逐漸微弱,只有隨著我的抽插有節奏的發出嗯嗯的聲音,不知是在哭噎還是在呻吟,不過媽媽在行動上已經再也沒有掙紮了。

我把媽媽的身體抱起這才看見媽媽臉上掛著的淚珠,一雙含淚的眼睛不敢看我,低著頭任由我把她抱起,站在的地上邊走邊插,媽媽的聲音已經變成「哎喲……哎喲……」

了,顯得很痛苦,恐怕是經不住我這樣的猛烈了吧,忽然我感覺到媽媽的穴裏忽緊忽松,有個兩三次,一股液流順著我的玉莖澆了下來,媽媽的身體一下子癱軟到了我的懷裏,我知道媽媽達到了高潮,更加賣力的抽了起來,一邊抽一邊咬著媽媽的乳頭用力一咬問道:「媽媽,我幹得你爽不爽,啊???

媽媽又哭出聲來有氣無力的說:「我不想活了,你殺了我吧,咱們這叫亂倫,我不該和你這樣的這女人真是剛烈,幹成這樣始終不鬆口。我把她放了下來。」

我是演戲媽媽知道,可是她忽然出現這種反應我嚇了一跳,做我的性奴已經兩週了怎麼還會有這種反應,事後我問媽媽她說我強暴她時,她想起第一次在廁所被我強姦時的情景才會有剛剛那些反應,把光溜溜的媽媽摟在自己赤條條的身上,我的動作越來越瘋狂。他更加用力起來,緊緊抱住了媽媽的赤裸的身體。終於,一股熱流從我身體湧出,盡情地注入了媽媽的體內。射過精的還沒有完全軟下來的陰的陰莖還依然插在媽媽的陰道裏,直到這一刻,我才真正體會到兼有“母親”和“情人”雙重身份的媽媽是多麼的迷人可愛。在媽媽的身上,我能體會到母親的體貼、溫存,還能體會到情人的嬌媚和淫浪。有時,媽媽的成熟,媽媽嫺熟的性交技巧讓我歎為觀止,在我的身上,媽媽表現出來的那種對兒子的關愛,讓我感受到那份放縱之下的隱隱的羞澀。

有時媽媽在我的懷中,在我在她的成熟、白嫩、豐腴的身體上盡情地顛狂時,她又會象小女孩那樣撒嬌,把我當成了她的情人。兩周來,我和媽媽不知做了多少次,每一次,我和媽媽都能從中感受到不同滋味,那滋味是用任何語言都難以表述的,反正每一次我都能從媽媽那裏得到心曠神怡的歡愉;媽媽呢,幾乎每一次都用她的身體和嬌喘,來表達著自己骨酥筋軟、欲仙欲死般的滿足……

“誰叫你既是我的媽媽,又是我的情人呢?”我的手在媽媽的肥嫩、喧軟的屁股上揉捏著,輕吻著媽媽的滿頭秀髮戲謔著,“無論從哪個方面來講,我都要盡最的努力讓媽媽好好快活的……”

媽媽的臉貼在我的胸膛上,即使不看媽媽,我也能感受得到媽媽此刻臉一定是紅紅的。兩周來,我發現媽媽最迷人的地方就是即使在她最淫浪的時候,媽媽那種莫名的羞澀也會化做滿面的酡色,滿眼的秋波。

媽媽滑潤的陰道依然把我的陰莖套裹著,媽媽的陰道內壁和小陰唇不時有規律地收縮、搐動著。

過了幾天,媽媽穿著淡綠色的睡衣,哦,嚴格說根本不像是睡衣,因為它彷佛不存在似的,我可以透過它看到媽媽那誘人的乳房在透明的遮掩下羞澀地擺動的樣子。媽媽來到我跟前,坐下來,挨到我身上。「這幾天你想媽媽嗎,兒子?媽媽希望能生你的孩子」

媽媽的聲音有些顫抖。「哦,媽媽,我愛你,我想你,我想你想瘋了,是的,我要你,兒子需要你的身體!」

媽媽的衣服無聲地滑落在地板上,我一把將她拉上床來。她的手也滑到我的腰上,我裏面當然什麼也沒有穿,我一直等著媽媽的到來。媽媽側躺在我身旁用她那纖細、柔軟的手指抓住了我的早已勃起的陰莖,然後開始用力上下套動起來。我雙手也握住媽媽的乳房揉弄起來,我們的嘴唇碰到了一起,沉寂已久的熱情又如同火山般地突然爆發了出來。媽媽的嘴唇還是那樣柔軟,濕潤,呼出的熱氣中帶著甜甜的成熟女人的清香,令我疑醉。她的香舌伸進了我的口中,我熱烈地回應媽媽的愛戀,我們的舌頭激烈地交纏在一起。我含住媽媽滑膩柔軟的舌頭,用力地吮吸,拚命地把媽媽香津吸進肚子裏。哦,媽媽的吻,甜蜜的吻,令我魂牽夢縈到如今。我深深地感到我還是更愛和媽媽做愛。我放開媽媽的乳房,手指輕車熟路地摸索到媽媽的陰部。媽媽的陰道已經有些濕潤,陰道內一片溫熱,觸手處異常柔軟,而且毛茸茸的,摸起來十分舒服,我不用媽媽的催促,便開始揉搓起媽媽的陰蒂來。

當摸到媽媽的陰道口淫水四溢時,便將手指慢慢滑進了媽媽的陰道裏抽插起來,和往常一樣,媽媽的陰道相當地狹窄,手指一插進,便被四周綿軟火熱的淫肉緊緊地包圍著。我用力地抽動著手指,在媽媽狹小的陰道裏進進出出。媽媽很有感覺,隨著我的進出之勢,身體輕輕地搖擺著,嘴裏發出低低的呻吟聲,肉洞裏不斷地分泌出濕滑的液體,粘滿在我的手指上,使我的進出更加方便。同時,媽媽也一邊和我熱烈地接吻,一邊抓住我粗大的肉棒,用力地套弄著。媽媽的呼吸越來越沉重,呼出的成熟的女人氣息不斷地噴在我的臉上,眼睛上,鼻子上和耳朵上,弄得我暈乎乎地。媽媽看了一下我的下體,眼裏流露出的是喜悅,我知道我那裏已經完全硬挺了,而且小腹上粘滿了媽媽流出的淫液,下體一片濕滑。於是,她笑著在我耳邊低聲說:「知道嗎?好兒子,媽媽這幾天好想和你做愛啊!我要教你怎樣和兩個女人同時做愛,怎樣把兩個成年女人服弄得伏伏帖貼,不過,今天晚上先讓我們母子盡情地享受一番!」

媽媽滑膩柔軟的舌頭又伸進我嘴裏,和我的舌頭熱烈地交纏著,舌尖四處舔動,在我的口腔壁上來回舔動,令我情難自禁,只知道忘情地吮吸媽媽如同棉花糖般柔軟的香舌和乳頭。

幾分鐘性戲之後,我早就按耐不住了,我連忙翻起身來,手握陰莖抵在她的陰唇上,用龜頭來回磨擦她已紅腫的陰唇和陰蒂。媽媽被我這種性戲刺激地盡乎瘋狂,抓住我身體的手越掐越緊,她的身體興奮地不斷顫抖著,淫叫聲在臥室裏四處回湯:「哦…寶貝…來呀…哦..哦…啊…啊…快把你的大雞雞…插進…媽媽的騷穴裏…媽咪的騷穴已經好久沒為親兒子打開了…哦…哦…哦…快…快來幹死你的親媽媽吧!乖兒子!對…快給媽咪你的大陰莖…快…插進來…哦…哦…媽咪喜歡讓自己的兒子插我的騷穴…嗚…哦…哦…快插進來…好兒子…親兒子…別再折磨媽媽了!」

我於是將陰莖對準媽媽的陰道口向前一送,順勢將粗壯的陰莖如願地送進了媽媽溫暖、濕滑的,不斷滴著淫水的陰道裏…..

媽媽隨之「嗯…」

地輕輕哼叫了一聲。滿懷欣慰地望了我一眼,嬌嗔道:「小壞蛋,你可真會玩媽媽的身體呀!」

受到了媽媽的贊許我為一振,為了讓媽媽獲得最大的快感,我抓起了她的雙腿向前推去,讓她綣縮起來,這樣我的陰莖就可以更深地插入她的子宮。隨著我陰莖一前一後的抽動下,媽媽的身體劇烈地起伏著,陰莖和龜頭不斷地被媽媽柔軟的陰唇和陰道肉壁包圍著、颳弄著,給我很強的刺激。身下的媽媽也不斷地淫叫著:「噢…媽咪好爽啊…我喜歡被親兒子插…射…射給媽咪…哦…哦…哦…媽咪好癢…啊…哦…哦…乖兒子…媽咪的花心好癢…癢…哦…哦…哦…快…兒子…射給媽咪…快…射給媽咪…哦…哦…哦…哦…哦…射在媽咪的裏面…讓媽咪懷孕…哦…哦…哦…給…給自己的親兒子生個大胖小子…哦…哦…哦…哦…」

我用力往裏面一頂,整根肉棒立刻齊根盡沒,完全地插進了媽媽火熱的肉洞裏……媽媽的肉穴裏熱乎乎的,四周的淫肉緊緊得颳著我的肉棒,令我進出間暢快無比。我意氣風發地大力抽動起來,每一插的力量都大得異乎尋常,媽媽在我的上面,身體劇烈地上下起伏,屁股瘋狂地左右搖動,我的陰莖和龜頭在媽媽陰道內壁颳磨下,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不由得叫出聲來:「哦…哦…媽媽…兒子…不行了…哦…媽媽…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裏面了!」

媽媽急忙加快套弄的速度,嘴裏叫道:「好極了,乖兒子,要全部射進媽媽的裏面,哦…媽媽也要泄了…阿雄,我們一起來吧…啊…哦…哦…哦…」

我充滿生機與激情的精液剎那間激射而出,狠狠地打在媽媽極度收縮的宮心內。媽媽的身體不住地震顫,陰道劇烈收縮,子宮深處彷佛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般,將我射出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吸收進去。我的肉棒不斷地痙攣著,拚命吐出自己的所有,直至完全地填滿媽媽的子宮,我才疲軟下來。媽媽緊緊地摟住我,抽搐的陰道也漸漸平靜下來了,但是仍然緊緊地包圍著我散發出所有欲望而軟了下來的陰莖。媽媽伏在我身上,臉貼著我寬闊的胸膛。

良久,媽媽才長長地舒了口氣,說:「好舒服!媽媽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強烈性愛高潮了,你的性愛技巧更加老道了,每次都能給媽媽所需要發表性愛快樂,媽媽真幸運能有你這麼一個好兒子、好性伴侶!」

我們就這樣摟著,聊著情話,計畫我們的將來,然後母子倆就這麼摟著睡了。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岳母身上的精液
我和表妹的那一晚
絲襪媽媽
好友的繼母
我的母親他的媽
飛行員之妻
在學校倉庫裡 硬是上了導護媽媽的肉穴
我給女徒弟姐妹開苞
灌醉朋友幹她女友
婚外的高潮

熱門小說:
家庭大亂倫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