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第一抹陽光灑在床頭的時候,劉麗慢慢地睜開了眼睛,映入眼簾的是放在她枕邊的一根粗大的、乳白色的塑膠陽具。一看到它,劉麗的腦海裡立刻浮現出昨天晚上的那一幕幕淫穢的畫面。一絲不掛的身子立時象火燒似的熱起來,胯下的騷屄就像有千萬隻小蟲子在爬。劉麗有些困難地翻了一個身,因為她渾身上下由於昨晚的瘋狂猶自有些疼痛。她側過身,恰好一張嘴就叨住枕邊的那根假雞巴,上面還沾著已經乾涸的淫液。

入口有些發滯,她的眼光順著鼻尖向下望去,不由得心頭一震,屄裡更加濕潤了。原來劉麗看見在塑膠雞巴的上沾著一塊黑褐色的糞便,她想起來這根雞巴昨天晚上是插在她媽媽的屁眼兒裡的,那麼這塊糞便一定是媽媽的了。

她把它叨起來,然後用嘴把假雞巴的後端頂在床上,嘴巴盡力向下吞入,她的舌頭已經很輕易地舔到了那塊媽媽的大便,在她口水的濕潤下,那塊大便開始軟化,一股說不出來的味道開始充溢她的整個神經,劉麗變得越來越興奮,身子伏在床上,一隻手從肚子下面伸到胯下掏摸著自己的小騷屄,另一隻手從側面伸到屁股後面,中指插進她的屁眼兒裡,形成了伏臥在床上,嘴裡吞吐著假雞巴,兩手摳著陰道和屁眼兒的姿勢。

劉麗的口中發出「唔唔」的聲音,兩腿繃得緊緊的,巨大的快感衝擊著她的全身,終於在一陣長時間的悶叫聲和僵直的抽搐中達到了高潮。

劉麗今年28歲,在給丈夫戴了一頂又一頂綠帽子之後,於兩年前離婚後搬回了娘家。

劉麗的血管裡流淌著極其淫亂的血液,這和她生活的這個淫亂的家庭有著莫大的關係。劉家上下男人是淫魔色棍,女人是蕩婦淫娃,一個比一個賽著騷。劉麗十幾歲就浸淫其中,每天耳聞目睹家人的淫亂,胯下的一隻小屄,小小年紀就騷水四溢。終於有一天在目睹了父親操幹大姐的時候,忍不住加入進去,從此一發不可收拾,而且大有後來者居上的趨勢。

後來隨著年紀的漸漸長大,她玩的花樣越來越多,內心裡早就不滿足平淡的性生活,限於雞巴和屄之間的抽抽插插。直到有一天,她認識了一位元叫張姐的女人,正是這個女人帶她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性的世界。這個張姐是個頭面較廣的女人,頗有些姿色,加之褲帶肯鬆,能說會道,雖已年過四十,在男人中卻頗得人緣。她是做生意的,很有些錢,也是一個寡婦,也難怪,像她這樣的女人,誰又能把她管住呢?她在生意圈子中有一個外號叫「公共廁所」。

起初劉麗並不完全瞭解這個外號的意思,直到有一天,在她的家中,她親眼目睹張姐的「公共廁所」功能,才深諳其味,並由衷地表示歎服。那一天,張姐突然邀請她到家中座客,劉麗不疑有他,便高興地答應了。她到的時候,只有張姐一個人在家,兩人說了一會子話,張姐便坐在劉麗的身邊,一隻胳膊摟著她的肩膀,一隻手便在她的胸前撫摸著。劉麗竟然覺得非常舒服,身子不由自主地就靠在了張姐的肩上。張姐在她的耳邊吹氣如蘭,輕輕地道:「小麗,姐姐早就喜歡你了,咱們見面的第一天,我就想抱你,你喜歡姐姐不?」

劉麗點點頭,道:「喜歡!啊,姐,你這樣摸我好難受哇!」

「慢慢來,姐還有更好受的讓你嘗呢。來,你也摸摸姐。」

張姐說著,就解開自己的衣服,露出白色乳罩下襯托的兩隻又白又大的乳房。

「來,小麗,幫姐把乳罩解下來。對,用手摸摸吧,怎麼樣小麗?姐姐的奶子好看嗎?」

「嗯,姐的奶子真大,我的就不行了。」劉麗說著,臉上露出慚色。她的奶子的確不是很大,只夠盈盈一握。

「小有小的好處呀!瞧,握起來根本不費勁兒,手心裡滿滿的,顯得很充實呢。」

「真的?」

「當然是真的,有的男人就喜歡小的呢!姐姐也喜歡,來,讓姐姐吃一口。」

張姐說著,果然低下頭啜了起來。劉麗只覺得渾身發熱,胯下不由自主地就淌出了水。沒想到讓女人舔,也這麼舒服。

此刻,兩個人的身上本來就很少的衣服,在不知不覺間就脫了個精光。張姐拉著她的手來到床邊,把她抱在懷裡親吻著,下邊一隻手在劉麗突出外翻的陰唇上揉搓著。劉麗在她的上下夾攻之下,再也忍不住了,開始淫叫起來。

「啊……啊……姐……你摳得的小妹舒服死了……啊……啊……小……小屄好癢啊……啊……給我……我也要。」

張姐倒過身子,騎在劉麗的臉上,兩人形成69式舔著。

張姐的屁股剛一坐到劉麗的臉上,劉麗就聞到一股濃烈的尿騷味,她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張姐的屄明顯的看得出長年亂交的痕跡,陰唇顯得很肥厚,陰道口早已經閉合不上了,隨著她的用力,從屄口裡不時地咕嘰咕嘰向外冒著有些發粘的白色淫液。再看她的深褐色的屁眼兒,大腸頭微微外翻,口外還有幾根不很長的細毛,再一細瞧,居然發現她的屁眼兒上還沾著一絲未曾擦淨的大便。要是在平時,劉麗早就噁心得作嘔了,但現在她不知怎的,竟然不覺得骯髒,胯下傳上來的陣陣快感,令她窒息。

張姐好像故意一樣,把未擦淨的屁眼兒使勁兒地往劉麗的臉上、嘴上蹭,並且拚命地往外擠著淫水,混合著白帶的粘液在劉麗的臉上塗了一層。

劉麗好像中了魔一般,伸出舌頭舔著她的屁眼兒和陰道,和著嘴裡的口水把張姐屁眼兒上的排泄物和陰道裡淌出來的淫水吞下肚子裡。這一瞬間,她大腦裡一片空白,只知道我要騷、騷、騷。就在這時,她突然覺得屄裡有一根熱乎乎的東西插了進來,以她的經驗當然知道那是什麼,可是,怎麼會這樣呢?

她想從張姐的屁股底下把臉挪出來,可是張姐就像故意似的,不讓她出來。而且還把劉麗的大腿抬了起來,向兩邊分開、舉起。劉麗其實根本不想制止,臉拿不出來,只好張口問道:「姐,是誰在操我?」

張姐哈哈大笑,道:「當然是我在操你了。」

「啊……別開玩笑……姐………啊……是誰呀……雞巴挺大呀……啊啊……操死我了!」

她已經聽到那個男人的喘氣聲了。就聽張姐笑道:「告訴你吧,小麗,是我爸爸在操你。」

「什麼?」劉麗這一驚,非同小可,再也忍不住,拚命地抬起張姐的屁股,終於看清了那個男人的臉龐,果然是一個年約60多歲的老頭。

「這……這……」劉麗驚訝得說不出話來。誰知更令人驚訝的事還在後面,她剛說出兩個「這」字,就發現在那個老頭的後面,居然還站著兩個三十多歲的男人。

她就這樣張著嘴,劈著腿,讓那個老頭死命地操著。她已經說不出話來了。但這個老傢伙確實厲害,一連操了好半天,居然沒有要射的意思。劉麗心想反正也操上了,就讓他操吧,何況他操得還真挺舒服。

這時,張姐已經從劉麗的身上下來,下了床,站在老頭的旁邊,伸手替他抹了抹頭的汗,嗲聲道:「爸,悠著點操,這小騷貨騷著呢。」

她果然叫他爸爸,難道真的是張姐的爸爸嗎?劉麗心裡想著,口中卻不停地淫叫著。

這時,她迷茫中看見張姐已經跪在另外兩個男人的腳下,伸手掏出他們的雞巴在口中輪流啜著。

劉麗終於忍不住了,再也不想束縛自己了,她開始忘情地大叫起來。

「啊……操我……我不管你是不是張姐的爸爸……你快操我吧……操死我……啊……操爛我的臭屄……你……你是張姐的……爸爸……我……我也叫你爸爸……啊……大雞巴爸爸…………操死我……操死你這個騷屄女兒吧……啊……我是臭屄……爛婊子……大騷屄……啊……姐啊……你爸爸的雞巴真大呀……操死小妹的騷屄了。」

那老頭終於被她叫得興奮了,大雞巴「撲哧」「撲哧」地插著,口中也叫了起來。

「操你媽的,小騷貨!我姑娘說的沒錯,你果然是個小騷屄。操……我操死你……你這個爛屄……臭婊子……我讓你騷……我讓你騷」

劉麗簡直無法控制住自己,她拚命地向上聳動著屁股,口中不停地大叫著:「雞巴,我要大雞巴…給我大雞巴……大雞巴插進我的大騷屄……啊啊……大雞巴呀……雞巴……雞巴……大雞巴……使勁兒操我呀……把我操漏了…使勁兒捅……啊……」

那老頭終於忍不住了,大叫了一聲,屁股突然用力向前一頂,死死地貼住劉麗的屁股間,一陣顫動之後,突然停止不動了,他的整個身子慢慢地伏在劉麗的肚皮上。幾乎是同時,劉麗也達到了高潮。

劉麗轉過頭去,看見張姐正伏在一個男人的身上上下聳動,而另一個男人則站在她的身後,大雞巴插進她的屁眼兒裡,三個人正在玩著所謂的「三明治」式的遊戲。

張姐的叫聲更是驚天動地,淫言穢語層出不窮,有一些劉麗連聽都沒有聽過。

又操了一會兒,張姐從那個男人的身上下來,跪在地上,對身後的男人道:「王哥,我受不了了,你打我吧!」

那個男人還未來得及開口,坐在沙發上的那個人突然伸手在她的臉上狠狠地抽了一記耳光,隨即又是一腳,踹在她的小肚子上,登時就將她踹得趴在地上不能動了,臉上剎時冒出汗來。劉麗吃了一驚,才待叫,卻見站著的那個人一貓腰從扔在沙發上的褲子上抽下皮帶,「叭」的一聲重重地抽在張姐的後背上,立時現出了一條紅紅的鞭痕來。劉麗的這一聲叫終於叫了出來。然而,她萬萬沒有想到,這一聲叫,卻給自己惹來的災難,她的嘴還沒有來得及閉上,臉上就重重地挨了一巴掌,打她的正是剛剛操完她的那個老頭。

她的頭嗡嗡直響,耳中卻聽到張姐道:「謝謝大哥,你們打死我這個騷屄吧,我不是人,我是個騷母狗,欠操的婊子,打我呀!」

這時,坐在沙發上的男人走到劉麗的面前,一把把她從床上拉了起來,不等她開口,一根大雞巴就狠狠地插進她的嘴裡,頂得她差點背過氣去。耳中就聽他惡狠狠地罵道:「賤貨,我他媽的捅死你!」

她被嘴裡的雞巴頂得快要流出眼淚來了,淚眼中看見操他的那個老頭走到張姐的背後,居然握著雞巴在她的後背上撒起尿來。而張姐也有些困難地轉過身來,居然張開嘴接住了他的尿水,喉嚨一上一下地動著,竟然把尿都喝進了肚子裡。

原來站在張姐面前的那個叫王哥的男人,卻不見了,劉麗一怔間,突然覺得屁眼兒一陣疼痛,她想轉過頭去看,卻被前面的男人按得動不了,不用問,那個男人一定在後面摳她的屁眼兒呢。儘管她的屁眼兒不止一次地讓人操過,但這樣沒命的摳,畢竟受不了,她疼得渾身顫抖,想叫卻叫不出來。

就聽張姐道:「爸爸,你的尿越來越好喝了,真的就像陳年老酒一般,哎呀,都撒地上了,讓女兒舔了它。」

張姐說著趴在地上用舌頭舔著撒在地上的尿水。劉麗看在眼裡,竟產生一種躍躍欲試的感覺。

她雖然淫蕩,但像今天這種事,她還是第一次遇到,真想不到尿也能喝,會是什麼味道呢?啊,天哪,我怎麼會興奮呢?她再也不覺得後面摳她屁眼兒,是多麼疼的事了,反而有一種被虐的快感。然後,她就感到屁眼兒裡突然空了,然後她就感到後背有一股強烈的水流打在她的身上,熱乎乎的,她不用回頭,就知道一定是那個叫王哥的人也已經在她的後背上撒尿了。這一瞬間,她真想轉進頭去嘗一嘗是什麼滋味,前面插她嘴巴的男人好像聽到了她的心聲似的,及時地把雞巴從她的嘴裡拔了出來,將她推了過去。

一轉頭迎面就是一股熱流,她被撐開的嘴巴還沒有來得及閉上,就被尿水灌滿了。這是劉麗有生以來第一次喝尿,雖然有些澀澀的的尿騷味,但並不是特別難喝,幾大口下肚,她越來越適應,到後來竟主動向前湊,連最後幾滴也不放過,還把雞巴含在嘴裡舔得乾乾淨淨。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她好像明白點張姐為什麼叫「公共廁所」了,然而,後來的發展讓她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兩個男人一齊走到張姐的面前,一個一彎腰就把她倒著拎了起來,大頭衝下,另一個男人不知從什麼地方拿來一條粗繩子,分別拴在張姐的兩個腳踝處,然後把另兩端繩頭向兩邊拉開,繫在兩邊墻壁上釘著的粗大的鐵鉤上,這樣一來,張姐就成了一個倒著的「人」字型。劉麗不明所以,睜大眼睛瞧著,不知他們要玩什麼花樣。

張姐的爸爸一直坐在沙發上看著他們做,直到綁好了,他才站起來,拾起沙發上的那條皮帶,在手中折成兩股站在了倒掛著的張姐跟前。劉麗不由得張大了嘴,她開始明白下面將要發生什麼事了。

果然,張姐的爸爸低沉著嗓音道:「說吧!」

張姐倒控著的臉上,佈滿著混雜著恐懼與興奮的神情,本來白淨的面皮由於充血而變得通紅。好在她的兩隻手還可以摸到地板,可以減輕一些拉力。

就聽張姐道「求求你,爸爸,用皮帶狠狠地抽打你這個淫蕩的騷屄女兒吧!」

她爸爸用手拉動手中的皮帶,發出「啪啪」的聲音。

「爸爸,打我呀!我是個賤屄,欠揍的臭屄、爛婊子,啊……」

她爸爸的皮帶終於狠狠地抽在了她的肚子上,雪白的肚皮上,立刻鼓起來一道紅紅的血痕,一皮帶打完,緊接著一下接一下,越打越快,越打越狠,剎那間,張姐的身上就佈滿了血痕,有的已經開始淌血。劉麗已經不會動了,臉色蒼白,兩條腿不由自主地開始顫抖。

雨點般皮帶的抽打聲中,夾雜著張姐一聲聲聲嘶力竭的淫叫:「啊……打……打死我……啊……媽呀……好痛呀……不……不要停……繼續打呀……啊……抽我的奶子……使勁兒……把我的奶子抽爛嘍……啊……天哪……啊啊……我的屄呀……啊……我的破屄腫了……啊……嗯……嗯……」

她的叫聲越來越小,終於沒有動靜,原來她竟被抽得昏了進去。然而,只昏了片刻,巨大的疼痛使她又醒了過來。這時,她爸爸早就打累了,換作那兩人輪流上,這兩人正當壯年,力氣更大,一皮帶下去,幾乎要帶下一塊肉來。

這時,那兩個男人走到劉麗面前,其中一個道:「現在該你了。」

「不!」劉麗嚇得尖叫起來。她想跑,卻發現自己一點也動不了,她一低頭,突然發現自己不知什麼時候嚇得小便失禁,尿了一地。那兩人不由分說,上來就架住了她,劉麗才要張口喊,眼前就是一黑,腦袋「嗡」的一下,差點兒昏進去,卻原來是被狠狠地抽了幾記耳光。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樣被綁起來的,反正等她清醒時,發現自己也倒掛了起來,和張姐面對面。

她終於近距離看到張姐的臉,看她好像已經昏迷不醒的樣子,臉上淌滿了鮮血。劉麗還待要叫,剛一張嘴,卻被什麼東西塞住了嘴巴,一股令人作嘔的刺鼻味道,直衝進她的腦子裡,原來不知是誰的一隻臭襪子。這一來,她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幾乎是同時,她的耳邊聽到一聲清脆的皮帶聲,隨即她的後背傳來一陣火燒火燎的疼痛。緊接著「啪啪」聲不斷,她渾身上下都開始疼了起來。耳邊夾雜著男人的喝罵聲,她突然聽到張姐一聲呻吟,隨後,聽她猶自微弱地叫道:「打……我!」

劉麗在這一瞬間,不知是因為被打得麻木了,還是腦筋出了問題,她竟然已經不覺得太疼了,相反,慢慢地竟然有了一絲快感,她伸出舌頭舔著流淌到嘴角的鮮血,腥腥地,這居然使她頭腦一下子清醒了。她有意識地體會了一下身上的感覺,尤其是分開倒懸著的兩腿間那被打得腫脹的騷屄上的感覺,她內心深處突然覺得自己就應該是這樣,自己就是這樣的下賤貨,被人侮辱,被人摧殘。這種思想轉變是在一瞬間完成的,當她再一次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她已經完全認命了,她知道她這一生注定要這樣度過。

這種意識一旦確立,往後再發生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她都見怪不怪了。

所以,當三個男人終於都打累了,坐在一旁歇過勁兒之後,一個男人抓起她的兩條胳膊,把她拉成面朝上,平行於地面,而另一個男人騎在她的身上,把大便拉在她的胸脯上的時候,她除了興奮已經想不起別的感覺了。

這一次的經歷,讓她終身難忘,她和張姐休養了差不多三個月,才完全恢復。後來,張姐才對她說,那個老頭其實並不是她的親爸爸,而是她的乾爹,是工商分局的副局長,而那兩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是這一帶有名的混混兒,手眼通天,跟她都是挺好的朋友。

以後,又有幾次這樣的聚會,劉麗漸漸地喜歡上了這種遊戲,她曾對張姐說過,讓男人打真的很過癮!張姐笑著說,當然了,那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感受,我看你也並不討厭這樣。後來在一次只有她們兩個人的時候,張姐在她身上又試了一次,劉麗終於體會到了其中的美妙感覺。她終於發現,她其實是那麼的騷,不但騷,而且騷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原來,她更喜歡被人虐待,越是虐待她,她就越騷,越興奮。

“小麗,起床吃飯了。"媽媽的叫聲,驚醒了劉麗的思緒。劉麗有些不情願地爬了起來,胯下的騷屄流出來的淫水也不擦一擦,就這樣光著屁股走出了房間。

客廳裡沒人,媽媽是在廚房喊的她,劉麗便直接進了衛生間,門一推開,裡面的情形開始嚇了她一跳,隨即不由得笑了起來。然後,她聽到一個磁性很重的男中音開口了。

「你起來了?小麗。」說話的正是他的姐夫,而此時她的姐姐正一絲不掛地跪在地上,一臉虔誠地看著丈夫,而她的丈夫居然正坐在馬桶上拉屎。

他們倆口子的這種習慣,劉麗早就知道,每當姐夫要拉屎的時候,姐姐總是跪在丈夫面前伺候著,等著丈夫拉完後,她用嘴把丈夫的屁眼兒舔乾淨。有時候,姐夫不願意拉在馬桶裡,姐姐就會坐在地上,或躺在地上,張開嘴給丈夫當馬桶。

劉麗本來剛有些乾了的陰道,又開始淌水了。

姐夫對劉麗道:「過來,老妹兒,讓姐夫摳摳你的騷屄。」

劉麗聽話地過來,叉開雙腿以便姐夫能輕鬆地摸到自己的騷屄。

姐姐一邊按摩丈夫的腳,一邊對妹妹道:「小麗,你姐夫剛才還說你呢。」

「啊……說……說我什麼?啊……姐夫……你摳爛小妹的臭屄了。」

「你姐夫說你昨晚上表現得非常好,準備要好好獎賞你呢。」

「真的?啊……謝謝姐……啊姐夫。」

「是啊!」姐夫開口了,「等改天我帶你去一個地方,保證你快活!」他說這話的時候,正趕上要拉屎,臉漲得通紅,話說完了,就聽撲通一聲,一條幹幹的大便條就掉進了馬桶裡。

「呀,老公,你有些乾燥哇!」姐姐不安地說。

「操你媽的,還用你說?還不快點替我揉揉,疼死我了。」

「是,是!」姐姐一邊應著,一邊伸手到丈夫的屁股下,用手指輕輕地揉著他的屁眼兒,以放鬆他的肛門肌肉。

劉麗正在興頭上,突然開口道:「姐夫,還是讓小妹給你舔舔吧,濕潤一下拉起來就會容易多了。」

「唔,還是我老妹兒疼我。好吧。」說著,姐夫就向前微微欠起身子,把一個黑大結實的大屁股撅了起來。劉麗早已伏下身子雙手扶地,整個臉都擠到姐夫的屁股下,她看到姐夫的屁眼兒由於拉的是乾屎,顯得很乾淨,菊花紋緊緊的繃著。

劉麗先是用手扒開姐夫的兩片屁股蛋子,然後伸出舌頭先在姐夫的屁眼兒周圍舔了幾下,有些微微發苦,她從姐夫的兩腿間望過去,看見姐姐正在拚命地舔著姐夫的大雞巴,一隻手還在摳著自己胯下的騷屄。劉麗微微一笑,伸舌頭開始舔姐夫的屁眼兒,她感受到姐夫的屁眼兒在她的舔動下,一收一放的,漸漸地開始有些放鬆和濕潤了。

突然,她感到自己的屁眼兒裡也塞進了什麼東西,她轉頭一看,原來是姐姐把她的手指插進了她的屁眼兒裡。

一邊插,姐姐還一邊罵道:「操!小騷屄,一說舔你姐夫的屁眼兒,瞧你興奮的那個騷樣!我知道你願意吃屎,老公,拉出來,讓這個小騷貨吃嘍!」

劉麗被摳得渾身發抖,騷屄裡不由自主地流出了許多騷水。她更加拚命地舔著姐夫的屁眼兒。就聽姐夫悶哼了一聲,突然他的屁眼兒一動,「彭」的一聲,出其不意地放了一個響屁,一股酸不拉嘰的臭味直衝進劉麗的口鼻中,劉麗初時嚇了一跳,隨即立刻把嘴巴湊了上去,使勁兒地吸著姐夫的屁味。

就在此時,她明顯地感覺到姐夫的屁眼兒擴張開了,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往外擠,她立刻興奮起來,知道姐夫就要拉出來了。然後她就聽見姐夫又一聲悶哼,悄無聲地從他已經漲開的屁眼兒裡滑出一大截黃色的略有些發黑的大便。劉麗先是用嘴含著大便的頭,然後隨著姐夫大便的便出,一點一點地往後縮,冷眼看去就像在她的嘴和姐夫的屁眼兒中間用大便連在了一起。

這邊衛生間裡,劉麗和姐姐、姐夫玩得忘情的時候,劉麗的媽媽正在廚房裡做著早餐。劉麗的媽媽今年54歲,是一個身材比較豐滿高大的女人,差不多有1米70的個子,長頭髮圓臉,一對奶子又大又豐滿,雖然有些下墮,但不失丰韻,兩個乳頭由於生育和年紀的關係,顯得又黑又大,劉麗的幾個朋友常對劉麗開玩笑說,你媽媽的乳頭吃起來是最過癮的。

她的屁股雪白肥嫩,富有彈性,如果你扒開她的兩個屁股蛋子,你就會發現她有一個可說是非常巨大的屁眼兒,媽媽曾對劉麗說過,這是因為她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讓人操屁眼兒的緣故。現在年紀大了,她屁眼兒的括約肌越來越沒有力量,這也是她常常大便失禁的一個原因。

劉麗就記得有一次,媽媽一個人上街買東西一時內急,卻怎麼也找不到廁所,只好淨往沒人的地方走,希望找一個僻靜處方便一下,誰料地方還沒找到,她就再也忍不住了,放了一個屁後,就撲哧哧地拉了出來,好在左右無人,她急忙鑽進了一條小胡同兒,不敢明目張膽地蹲在地上拉,就這樣站著把屎都拉在了褲衩裡,好在她那天穿的是一件長裙。她本來想趁沒人的時候把褲衩脫下來,誰知胡同裡突然有了人,嚇得她一直沒敢脫。

好在離家不過隔了兩條街,她就急忙地跑回了家。

事後,她對女兒說,當時光顧著害怕,現在想起來,有一大坨熱乎乎的大便墊在屁股底下,那種滋味還真的挺好受呢。劉麗當時嘴裡笑她,心裡卻想,你這是無意的事,我曾經故意把屎拉在褲襠裡,那種滋味才更好受呢!

劉麗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媽媽是個騷貨。

那時候她爸爸還沒有過世。有一次爸爸出差不在家,劉麗因為身體不舒服就跟老師請假回家,誰知她這一回家卻發現了媽媽的大秘密。她回家時用手一推門,以為媽媽不在家,就掏出鑰匙開門。

進來後沒有看到媽媽,她以為媽媽真的出去了,就徑直往自己的房間裡走,然而她剛走不到兩步,耳朵裡就聽見一種很奇怪的聲音從媽媽的房間裡傳出來,她不由得心中一動,這種聲音令人心跳耳熱,而且她也太熟悉這種聲音了,因為她自己就常常發出這種聲音。

隨後的聲音她就更加熟悉了,因為已經換作了語聲,而說話的人正是她的媽媽。

「噢……好雞巴舒服……你使勁操啊………啊……太好了……操死我……操爛我的臭屄!」

一個粗啞的男人聲音狠狠地道:「操你媽的賤貨!老子操得你過不過癮?」

「過癮過癮!太雞巴過癮了…………啊……我的大屄呀………讓你操透了……啊……天啊……操死我呀……我是個爛婊子……欠操的母狗…………媽呀……你……你……啊……你把什麼玩意兒插我屁眼兒裡了?……啊……壞蛋……是手電筒……捅死我了……啊啊……操你媽的……你再捅就把我捅拉稀了……」

「怎麼樣?騷屄,我操你過癮還是你老頭兒操你過癮?」

「當然是你……啊……我家那王八怎麼能跟你比……啊……天哪……老趙……真沒想到……你也四十多了……啊……怎麼操起屄來還這麼有勁兒?」

老趙?啊,對了,是他!劉麗一直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著,不消說,她的胯下早已是濕得一塌糊塗了。媽媽原來是個騷貨,背著爸爸和人通姦,這個老趙是不是隔壁那個趙大爺呢?聽聲音可挺像的。劉麗把手更加深入地向胯下的小屄裡掏著。知道媽媽是這樣的人,劉麗反而有些高興,心道我以後再和男朋友約會什麼的,她可沒資格管我。

她正在胡思亂想,突然傳出來的話音,讓她嚇了一大跳。

就聽那「趙大爺」道:「我看你那兩個姑娘倒是越來越出息了……啊……等那天我操了她們吧。」

「啊……不行……操你媽的……她倆還沒長成呢……你媽拉個屄的……操我還夠……還想操我女兒嗎?……我還夾死你……夾死你……操你媽大屄的」

「哈……」就聽趙大爺笑道:「你想操我媽可不成……哈……你長雞巴了嗎?……啊……下輩子吧……你這輩子只好就讓人操了。」

「哼,有什麼不成?我用手摳你媽的臭屄……把她那老屄撕了……啊……不行了……我……我要尿了……操你媽的……你操得我要撒尿了……啊……」

劉麗再也忍不住了,急忙跑回自己的屋裡,連裙子都來不及脫,把褲衩往邊上一扒,就狠狠地摳起自己的屄來。一直摳到淫水四溢,高潮連連,這才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

如今,劉麗的媽媽雖然已經54歲了,但風騷不減當年,而且是越老越騷,劉麗有時簡直有些佩服她,不知道她的精力都是那裡來的。

劉麗的媽媽把碗筷擺在桌子上,聽到衛生間裡傳出來的聲音,臉上露出一絲微笑。她穿著一身寬大的碎花兒睡衣褲,她把圍裙從腰上解下來,便想向衛生間去。微一遲緩,伸手把上衣的扣子解開,露出兩隻又白又大的奶子,這才向衛生間走過來。

此刻,衛生間裡劉麗的姐夫猶自坐在馬桶上,她的姐姐兩腿大開,背對著丈夫坐在他的身上,屄裡套著丈夫的大雞巴一上一下地動著,而劉麗跪伏在地上,用舌頭舔著姐夫露在姐姐屄外面的兩個卵子子兒。姐夫兩肘支在身後的水箱上,身子向後仰著,享受著姐妹倆的服務。

他一看到岳母進來,咧嘴笑道:「媽!」

劉麗的媽媽回應道:「哎,乖兒,差不多就行了,別累著,這兩個小騷屄沒個夠兒。」一邊說著,一邊就走到姑爺的面前。姑爺伸手就抓住了岳母的奶子揉了幾下,道「怎麼,媽,你沒騷嗎?」

「媽當然騷了,不過你昨天累了一夜了,早上又起得早,媽怕你累著。」

「唔,還是媽疼我。來,親一下。」

姑爺抱過丈母娘的身子,就在她的嘴唇上親了一下。

劉麗的媽媽居然臉紅了一下,道:「乖兒,先去吃飯,吃完飯,如果寶貝不累,媽還想讓你收拾收拾我呢。」

「哼,兩天沒打你,是不是又欠揍了?」

「嗯,媽這兩天渾身就不得勁兒,就想讓你打我一頓。」話音未落,就聽「啪」的一聲,劉麗媽媽的屁股上就狠狠地挨了一巴掌,原來是大女兒在一旁打了媽媽一掌,口中罵道:「操,老賤屄一個。」

「就是!」劉麗此時也抬起了頭,附和道。

姑爺哈哈大笑,道:「好了,你們娘仨誰也別說誰,都那個屄樣!」

一家人走出衛生間吃飯。劉麗的嘴角猶自掛著姐夫的屎塊,牙齒上黃黃的全是沾滿了大便。

媽媽笑罵道「操!小騷屄!你就這樣吃飯呀?滿嘴大糞。」

劉麗反口道:「操!老騷屄,你還說我?昨天晚上,是誰連飯都不吃,捧著屎盆子,端著尿缸子就當晚飯吃了?」

媽媽聽她一說,想起昨天晚上自己心血來潮,用飯盆接了姑爺的屎尿做晚餐,不覺臉紅耳熱,胯下的老屄一抽動,又一股淫水淌了出來。她望向姑爺,看見姑爺也笑吟吟地望著她,臉一紅,湊到姑爺面前,低聲道:「大雞巴祖宗,媽媽從今天起,每天晚上都吃你的屎尿,你說好不好?」

姑爺還沒回答,卻聽大姐在一旁道:「不好!」

媽媽一楞,轉頭望向女兒。卻聽女兒道:「操你媽的,你原來不是願意吃我的嗎?那我拉的屎,撒的尿,誰吃誰喝?操!」

劉麗在一旁急忙道:「姐,小妹願意吃你的屎,喝你的尿。以後你拉的屎,撒的尿我全吃。」

大姐這才高興。媽媽也舒了一口氣,抱住姑爺的脖子,在他的臉上親了一口道:「大雞巴祖宗,媽媽是你的屎尿盆子。」

四人開始吃飯,劉麗先喝了一口湯,在口中漱了漱,把嘴裡的屎漱淨嚥了下去,這才開始吃飯。

正吃著,電話突然響了起來,劉麗正在電話旁,於是伸手接了起來。

「喂,你好!啊,是你呀,玉強大哥!啊,對不起,叫錯了,親爹,大雞巴親爹!對,都在家。什麼?你操我媽?好呀,我媽那老騷屄就欠操,對,好,我對她說。」

劉麗一臉的興奮,把電話拿開耳朵,轉對媽媽道:「媽,是玉強大哥,他說他要操你!問你願不願意?」

媽媽正在一邊吃飯,一邊用一隻手擼著身邊姑爺的大雞巴,聽到女兒問話,笑道:「當然願意了,媽媽隨時歡迎他來操我,他喜歡怎麼操都行,操屄、操屁眼兒,隨他的便。告訴他,你媽是個老婊子。」

劉麗重又聽電話,對電話裡道:「聽到了嗎?我媽讓我告訴你,她是個老婊子,隨你便操!什麼?現在嗎?真的?好,我馬上就過去,好,呆會兒見!親爹,吃你大雞巴,舔你屁眼兒。拜拜!」

劉麗放下電話,三口兩口吃完了飯,對大家道:「我有事先走了。」說著就進屋換衣服去

就在此時,她明顯地感覺到姐夫的屁眼兒擴張開了,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往外擠,她立刻興奮起來,知道姐夫就要拉出來了。然後她就聽見姐夫又一聲悶哼,悄無聲地從他已經漲開的屁眼兒裡滑出一大截黃色的略有些發黑的大便。劉麗先是用嘴含著大便的頭,然後隨著姐夫大便的便出,一點一點地往後縮,冷眼看去就像在她的嘴和姐夫的屁眼兒中間用大便連在了一起。

這邊衛生間裡,劉麗和姐姐、姐夫玩得忘情的時候,劉麗的媽媽正在廚房裡做著早餐。劉麗的媽媽今年54歲,是一個身材比較豐滿高大的女人,差不多有1米70的個子,長頭髮圓臉,一對奶子又大又豐滿,雖然有些下墮,但不失丰韻,兩個乳頭由於生育和年紀的關係,顯得又黑又大,劉麗的幾個朋友常對劉麗開玩笑說,你媽媽的乳頭吃起來是最過癮的。她的屁股雪白肥嫩,富有彈性,如果你扒開她的兩個屁股蛋子,你就會發現她有一個可說是非常巨大的屁眼兒,媽媽曾對劉麗說過,這是因為她十幾歲的時候就開始讓人操屁眼兒的緣故。

現在年紀大了,她屁眼兒的括約肌越來越沒有力量,這也是她常常大便失禁的一個原因。劉麗就記得有一次,媽媽一個人上街買東西一時內急,卻怎麼也找不到廁所,只好淨往沒人的地方走,希望找一個僻靜處方便一下,誰料地方還沒找到,她就再也忍不住了,放了一個屁後,就撲哧哧地拉了出來,好在左右無人,她急忙鑽進了一條小胡同兒,不敢明目張膽地蹲在地上拉,就這樣站著把屎都拉在了褲衩裡,好在她那天穿的是一件長裙。她本來想趁沒人的時候把褲衩脫下來,誰知胡同裡突然有了人,嚇得她一直沒敢脫。

好在離家不過隔了兩條街,她就急忙地跑回了家。事後,她對女兒說,當時光顧著害怕,現在想起來,有一大坨熱乎乎的大便墊在屁股底下,那種滋味還真的挺好受呢。劉麗當時嘴裡笑她,心裡卻想,你這是無意的事,我曾經故意把屎拉在褲襠裡,那種滋味才更好受呢!

劉麗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媽媽是個騷貨。那時候她爸爸還沒有過世。有一次爸爸出差不在家,劉麗因為身體不舒服就跟老師請假回家,誰知她這一回家卻發現了媽媽的大秘密。她回家時用手一推門,以為媽媽不在家,就掏出鑰匙開門。進來後沒有看到媽媽,她以為媽媽真的出去了,就徑直往自己的房間裡走,然而她剛走不到兩步,耳朵裡就聽見一種很奇怪的聲音從媽媽的房間裡傳出來,她不由得心中一動,這種聲音令人心跳耳熱,而且她也太熟悉這種聲音了,因為她自己就常常發出這種聲音。隨後的聲音她就更加熟悉了,因為已經換作了語聲,而說話的人正是她的媽媽。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