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去世多年,我一直提不起精神跟其她女人結婚,隻是自個兒靜靜地獨住。

作為一個孤獨的人,最開心的,當然是跟自己的家人團聚在一起的時候了。

今天,是海倫──我的女兒的回家探望日,她今天要從學校中回來探望我了。

女兒的回家是一件大喜事,所以,我要熱烈地歡迎她,要為她的回家準備一 頓豐盛的晚餐。

當她開著她那輛紅色的小Subaru車回到家來的時候,主菜已經準備好在桌上了。

「爹!」當看到我來到門口接她的時候,她高興地大叫著向我撲過來。

就在門口,我們父女倆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歡迎你回家來,海倫。」

我說。

往屋裡走的時候,女兒給我的感覺是驚奇!儘管她離開我隻不過是短短的幾個月,但我發現她變了,改變了很多!離開家之前,她蓄著滿頭烏黑烏黑的頭髮,那如流瀑一般的秀髮柔軟的,起伏的,閃亮地傾瀉在她兩肩。

現在,那流瀑般的秀髮不見了,剪短了!隻是她現在這短短的髮型,卻令人覺得比以前好看得多,非但入潮流,人也顯得比以前成熟多了;以前,她老是戴著眼鏡,現在,她的眼鏡不見了,換成了隱形的,沒有了眼鏡,她那雙迷人的妙目更增添了無比的嫵媚和晶瑩;當她進學校的時候,隻不過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女孩,但今天她回來,她人長高了,變美了,活活脫脫地變成了一個大美人。

情不自禁地,我不由得多看了她兩眼。

「你剪短了頭髮,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說道。

「對,你也注意到了嗎?我換了髮型了,怎麼樣,你覺得好看嗎?」在我的面前,她把身體旋轉。

在她轉動的時候,我發現,我的女兒那件薄薄衣服裡面,竟然沒有戴胸罩!我震驚了,直瞪著她。

該死的,褲襠裡面的肉棒竟然在蠢蠢欲動!為了掩飾我的不安,我連忙說道:「新的髮型看來挺不錯,很襯你呢。

噢,來吧,我已經把晚餐準備好了。

但我還是覺得,在吃飯前,你還得梳洗一下吧。」

一走進屋子裡,我轉身便走入廚房,說是要準備飯菜,但我在廚房中,頭腦一片亂哄哄的,什麼事情也幹不了,隻好在裡面到處亂轉著,慢慢地平復我那突然生起的性慾。

吃晚飯的時候,我們一直在聊著她學校中的事,現在,我已經可以控制自己那突然激增的荷爾蒙,整個人變得心如止水了。

飯後,我們一起清潔著桌子,她收拾桌面上的碗碟,我忙著清洗。

當一切做好之後,她走進來告訴我,她開了很長時間的車,實在太累了,好想早一點休息。

我吻了吻她的額頭,跟她道了晚安。

走進起居室,我坐了下來,打開電視,看起了晚間新聞。

像往常一樣,電視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事發生,但我就是喜歡看,我希望自己能夠跟得上時代的發展,與時代並進。

看了幾分鐘的新聞,我便聽到海倫在叫我。

我站了起來,沿著她的聲音,向著浴室走去。

在門的背後,她在叫我:「爸爸,我忘記拿毛巾了,請你為我找一條來,可以嗎?」我讓她等一會兒,就打開衣櫥,為她找了一條。

當我轉過身來的時候,兩眼當即一花,腦袋剎那轟隆… 我的女兒…我的女兒竟站在浴室的門口,赤裸裸的兩腿微微地張開著。

在她的胸前,兩糰粉粉白白的肉球,就像一個被切成兩半的球,分別倒扣在在她那赤裸的胸膛上,就她那雪白的乳球上,乳暈淡淡,就在那淡淡的乳暈上,各自聳立著一個淺紅色的,幾近透明的小乳頭。

她腰肢婀娜纖細,盈盈一掬,小腹平平坦坦的,微微地襯托著她那隆起的陰阜,陰阜一團模糊,烏亮的恥毛密密地佈滿著,惺惺然地捲曲著,往外伸延著。

她兩腿修長、渾圓、雪白,充滿著青春的氣息,也讓人感覺到,野性正從那裡往外擴張;透過她那雙長開的玉腿,我完全清楚地看到她那水蜜桃的春光!奇怪的是,她的兩腿彷彿成了恥毛的禁地,密密麻麻的恥毛,竟然沒有一根延伸到裡面去,她的密處光滑一片,顏色稍深,儼然像一個剛被烤透的小麵包!她就那樣赤裸著,渾身濕透著,毫無羞愧地站在那裡,等著我拿毛巾過去。

剎那間,我楞住了,兩條腿站在那裡,動也不能動,就像生了根,隻有兩隻眼睛圓圓地睜著,一眨不眨地盡瞪在她那赤條條的肉體上,我的目光,就算是我自己,也說不出有多麼的貪婪。

狼狽極了,但我卻無能克制自己!看著我那窘迫不安的模樣,她反而開心地哈哈大笑了起來:「發生什麼事啦?看你,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難道以前你沒有看過女人的裸體嗎?沒有看過我這個女兒的裸體嗎?」一邊說著,她一邊毫不在意地赤裸著她那具散發著青春氣息的胴體,向著我大步地走過來,神情自然,從我那微微顫抖的手中一把接過毛巾,往身上便抹著。

「話雖然如此說,」想不到我愚蠢得如此,竟在她的面前表示抗議道,「但我最後看過的時候,相信並不是這樣的模樣吧!」她又大笑起來,用毛巾緊緊地把她那具雪白的胴體裹了起來,說:「我想, 不會變得那麼厲害吧。

不過,假如我這樣會讓你不安的話,我向你道歉,爸爸。

」她並沒有進浴室中,反而踮起腳尖,在我的臉頰上吻了一下。

很明顯,她的眼神有種說不出的神秘,神秘的眼神中卻又帶著一絲絲的狡黠,一種說不清的韻味在她的眼睛裡流動。

吻了我,她便轉過身,往自己的寢室走去。

就在那一瞬間,我滿腦子不由得又是一渾,兩眼不由自主地再次朝她那裹在短短的浴巾中的身體看過去,好像被磁石所吸,一直瞪在她那倏地往外隆起的部位,從它那一隱一顯中,猜著它那的圓厚,肥大!不知不覺中,我的胯下又開始反應起來了。

走進了我的睡房,我的心裡直泛漣漪,原本已經牢牢地被我控制住的性慾,又再次氾濫起來了。

雖然,我兩眼看著電視,但隻有天才知道我看到的是什麼! 裸體,是裸體!是我的親生女兒的裸體!很明顯,女兒已經一個成熟了!她從一個幼不更事的小姑娘,變成一個豐韻而善於挑逗的女人了。

但那又怎麼樣,到底,她是我的女兒呵! 我拚命地責罵著自己,不敢再看,也拚命地不讓自己去想,獨自躺到床上去。

但是,剎那間的際遇對於我來說,其吸引力確實太大了。

我本來早己平靜如水的心,開始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那雪白的身體,想起了她那雪一般白的乳房、玫瑰一般美的乳頭、長滿著濃密而柔軟的恥毛的陰阜,還有她那個結實、圓厚、緊緊地繃攏著的屁股,我再也受不了了,胯下那不知羞恥的小傢夥竟然一下子彈動起來。

我的手不知不覺地摸到下面去,握著那早己經勃起的肉棒,一邊沉迷對在女兒的肉體的美妙幻想中,一邊自個兒在手淫著。

多美妙!我越想越興奮,越是興奮,我的手就上下抽動得越快。

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快,高潮快要來臨!正當我的手在不斷地加快速度的時候,突然,門一響,「呀」地一聲被推開,在門口,出現了我女兒的身影,她身穿著睡衣,正俏生生地站在那裡,小嘴半張,神情驚訝,正在靜靜地看著我,一動也不動。

空氣,當即凝固起來我,我的手仍然握著肉棒,肉棒仍然堅硬地挺立著,腦袋轟隆地一聲,再也不敢抽動。

隻是「噗」地一聲,一股股渾濁的液體,不適時宜地從我那根仍然堅硬無比的肉棒中噴射而出! 一下子,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剎那間,海倫的表情須不斷地變化著:震驚、不信,最後竟然是一股濃濃的諒解。

她竟然對著我微微一笑!羞愧、不安、震驚之後,我為女兒的笑容迷惑了,因為,我看得出,那是一種理解的笑容,也是一種曖昧的笑容。

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她作了一個我完全意想不到的動作,她轉身把床頭的燈光調成一片的柔和,兩手慢慢地往下分開,披在她身上那件薄薄的睡衣,隨著她手的伸開,徐徐地脫離她的身體,緩緩地向著地上滑下去。

她一邊脫著衣服,一邊向著我的床走過來。

現在,輪到我大吃一驚了。

手仍然握著肉棒,嘴巴卻張得老大!她不管我的驚訝,兩眼隻管緊緊地瞪著我,不斷地脫著衣服,不斷地向著我走過來。

看她的模樣簡直像一隻母獅,一隻正在發情的母獅,一隻正要捕獵自己的獵物的母獅。

天哪,她慢慢地走著,不斷地扭動著她那又肥又圓的屁股,隨著她的走動,她胸前那一雙玫瑰一般美麗的乳房也在不斷地上前彈動著。

看著眼前的一切,我著迷了,就像已經被催眠,看著她搖曳生姿地向我走過來,我整個人竟一動也不能動。

她走到床過來了,對著我悄悄的說:「多好呀,爸爸,很多年來,每到晚上,我就會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爸爸你,甚至,我曾經幻想著,終於有一天,爸爸你會趁著我睡覺的時候,悄悄地走進我的房間,通宵地姦淫我。

怎麼樣,我想,爸爸你也會想起我吧?」她臉上露出那瞬眛的笑容,慢慢地貼著我的身邊躺下來,她一躺到我的身邊,就把她那兩條白生生的腿,緊緊地壓在我的腿上,然後,她兩手緊緊地摟抱著我,向著我貼過來,伸出她那條甜甜的舌頭,慢慢地吻到我的唇上。

我感到她那雙發緊的乳房壓在我的胸膛,我的頭當即「轟隆」地一響,再也不想別的,兩手極其自然地摸到她那光滑的背部,恣意地上下遊動起來。

然後,我用指尖輕輕地在她那兩個臀瓣上滑動著,撩弄著。

看樣子,她動情了,她連忙一手下移,摸到我的肉棒上,緊緊地握著我的堅硬的肉棒,另一隻手用力的把我的頭按著,往她的乳房壓下去。

不再客氣了,我張開嘴巴,叼起她那早已經作硬,尖尖地聳立起來,幾乎透明的紅色乳頭,用力的用嘴唇擠壓著,吮吸著,舌尖挑逗著,舌頭舐弄著。

她受不了了,口中發生了輕微的呻吟聲。

她終於知道我的厲害了,她呻吟了,但我並沒有放過她,我不但繼續用嘴唇戲弄著她的乳頭,而且漸漸地加重了力氣。

呻吟著,扭動著,她用她的手握著我的肉棒,把我那直挺挺的大肉棒拉到她那最迫切的地方,放在她那通往小穴的大門外。

早已經濕成一團了!我再也無所顧忌!輕輕地一挺,我的大肉棒已經輕易的滑入她那個濕成一團的小穴中,顯然,她已經並非處女了,但是,她還沒有經過生育,她的小穴仍然相當緊,我不能一下子把我的肉棒插到底,隻能一點一點地挺進著,深入著。

她的乳頭早己發硬,尖尖地挺立在她那又堅挺的肉球上,我的嘴離開了,慢慢地往上遊去,一直吻上她的嘴巴,貼在她的嘴唇上,深深地,長時間地吻了起來。

她的喘息加急了,她的不斷的喘息中,我吐出了我的舌尖,輕輕地伸進她的耳朵中,輕輕地嚙著她那柔嫩的耳垂,牙齒也在輕嚙著她的粉頸。

自始至終,她的手都在我的背上,不斷地漫無目的地撫摸著,滑動著,時而用力的按著我,把我壓在她的身上,迫切要求我用力幹她。

「哦,多好!多美!多麼的舒服哦。」

在喘息聲中,女兒在胡亂地叫著,「以前,我一直在幻想著,幻想著我親愛的爸爸像現在那樣,把他的雞巴插入自己的親生女兒的小穴中,不停地幹著,哦……噢……啊……噢……唔……我……噢……我………」我的女兒不斷在地我的抽插下呻吟。

她的呻吟聲成了我更加用力的動力。

用力!加速!房間裡佈滿了異味。

「噗嗤」,「噗嗤,」我的陰莖被套在女兒的小穴中,被溫暖的肌肉緊緊地包裹著,夾磨著,泡浸著,我沾著她的淫液,不斷地地抽刺,肉棒抽插著淫液的聲音,在燈光柔和的房間中特別動聽,尤其刺耳!「噗嗤」,「噗嗤,」淫液在響著,「啪啪啪」,我的小腹,我的盆骨撞在她那柔若無骨的私處上,發出一陣陣的節奏聲。

床在「吱呀」,「吱呀」地發出不勝負荷的搖動聲,海倫兩腿努力地張開著,她兩手緊緊地摟著我的背部,兩腿大大地張開,時而緊緊地摟著我的臀部,用力地夾著我,把我緊緊地壓向她的私處,讓我深深地插她。

「哦,爸爸,我的好爸爸,你終於在幹你的女兒了!」她不斷地扭動著她的美臀,口中在呻吟,「噢,美,美死我了,爸爸,你多麼會幹穴,女兒讓你幹死了。」

「舒服嗎,我親愛的?」 一邊插著,我一邊溫暖地問著。

「舒服,我太舒服了。」

女兒在呻吟道:「幹,用力地幹,對,深一些,再深一些。

我……噢,我……」她忘情地尖叫著。

我把我那又粗又長的大肉棒慢慢地抽出來,然後,突然用力,一下子把它全部插我的女兒的小穴中,隨著我每一次的深插,海倫必定渾身緊緊地一繃,口中發出「嗷」地一聲,然後,兩腿用力地抽搐著,緊緊地摟著我的屁股,久久不放。

要頂著她的花芯了,我的屁股緊緊地抽搐,插在小穴的肉棒隨之一彈,光滑的龜頭輕輕地掠過她的花芯,她的花芯微微一顫,渾身一抖,便軟綿綿地鬆開了她的兩腿。

我把肉棒拉了出來,然後,下體一挺,再次深深地插入她那個溫暖,潤濕的小穴中…燈光幽幽,就在那幽暗的燈光中時而傳出男女的呻吟聲,和喘息聲。

一時間,床搖,臀扭,肉與肉之間相互地撞擊著,肉棒在小穴中抽動著,淫水的「嘖嘖」聲更加重了房間中的異味,那是淫褻的異味,亂倫的異味,女兒在父親的身體下,父親的肉棒在女兒的小穴中,那是作為父親的我從來沒有嘗試過的經歷,激動讓我威猛異常,亂倫的快感另我的速度達到前所未見的快速,小穴蠕動了,像一個調皮的小孩,用力地拉著,吮著,磨著,夾著,像在撒嬌,也像在逗弄,緊緊地裹著我那不知疲倦的肉棒不放!我也知道,女兒的高潮到來了。

我知道,我的高潮也要來臨了!「噢,爸爸,我要洩了。」

女兒尖著聲,長長地叫著。

「噢,挺著吧,等待爸爸,爸爸也要洩了,就讓我們父女倆一起洩吧。」

我也在吼著。

抖動,一陣陣快感從馬眼中發出,我的精液狂噴著,直撞向女兒的子宮的深處。

隨著連番的抖動,我們兩人一起洩身了!洩了身的男人疲軟不堪地躺在床上,靜靜地聽著女兒在我耳邊呢喃。

她告訴我,以前,她曾經不止一次地跟學校的男孩子作愛,每一次作愛的時候,她總要幻想著,在她的幻像中,跨在她身上,努力地給她快樂的,並非別人,卻是她的父親,她的生身之父。

一開始,她覺得不道德,覺得羞恥,希望那種感覺消失。

但她無法辦得到,那種感覺隨著她作愛的次數越頻繁,也越強烈。

她從來沒有放棄過,也從來沒有停止過!隻有想像著在父親的胯下,她才能得到滿足。

聽了她的話,我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我隻是覺得多年的苦守,今天已經全部得到了安慰,那是一種多麼美妙的感覺。

我沒有打亂女兒的話題,我隻是靜靜地聽,美美地享受著。

不過,興奮之餘,我總有點兒害怕,到底,海倫是我的女兒,是我跟妻子生出來的女兒!海倫不管我想著什麼,她向著喃喃地聽說完畢之後,又像蛇一般在遊動起來,遊到我的身上,用手握著我的肉棒,把頭俯下去。

肉棒,早己疲軟,了無生氣地歪在一旁。

但她並不介意,張開嘴巴,把肉棒往嘴裡就吞。

她兩腿跨在我的臉上,少女的陰戶在我的眼前一覽無遺,完全是為了挑逗我,她的屁股在我的臉上不停地扭動,那性感的扭動另我興奮莫名。

她一會兒用手握著我的肉棒,不斷地上下推動起來,一會兒又張開她那張性感的小嘴巴,吐出她那紅紅的小香舌,不斷地在我那光滑有龜頭上挑弄著,她的舌尖挑動著我的馬眼,爽得我的手一會兒緊緊地握起來,一會兒又鬆開,緊緊的攥著床單,我不知該如何發洩,隻是不斷地把頭仰起來,繃著頸項,嘴巴不斷地張開著,成O型,卻叫不出聲。

她轉過頭來,看著我,笑了笑,舌面貼在我的龜頭上一會兒橫掃著,一會兒又用舌尖用力地沿著邊緣挑動,也不知從那裡學來的動作。

我美死了!我爽死了!她得意地笑著,張大嘴巴,慢慢地往下俯去,我那堅硬的肉棒,一點,一點地沒入她的櫻桃小口中,接著,她那柔軟的嘴唇緊緊地夾著它,用力地一上一下,快速地含舐著,在含舐中,她那個早己塞滿一嘴的小嘴巴還在向我喃喃的,不知在說著什麼話。

我不管了,沒有再徵求她的意見,豎著手指,對著她那個佈滿著摺紋的小菊穴,慢慢地插進去。

手指一進入她那個小菊穴中,她先是口中一聲輕哼,回過頭來看了看我,然後,她的菊穴緊緊地繃,夾著我的手指,緊緊地,不肯放鬆。

然而,那難不倒我,我加大了力氣,一下子,完全地捅了進去。

她頭一仰,屁股往上一擡,小嘴又悶悶地輕輕一哼,在我的手指中,在我的眼皮底下,她的屁眼在一開,一合,那情景,動人,挑逗,我的手指帶動著她的肛肌,用力的壓下去,隨著我的用力,她的屁眼的周圍形成了一個小漩渦;然後,我的手指又慢慢地拉出來,隨著我手指的抽出,她那灰白的肌肉也緊緊地貼著我的指頭被拉了出來,真妙!女兒的屁股,白白的,圓圓的,在我臉上一上一下的搖動著,從她那分開的兩腿中,我清楚地看到她那顏色深濃的花瓣,她那豐隆的肉丘分開了,那道鮮紅的小肉縫沾滿著渾濁的淫露,褐色的小蚌芽往外吐著,帶著那高潮後的淫津,特別誘人,我無法忍受,舌頭吐了出來,開始品嚐著混合著我的精液和我女兒的淫露的蜜汁。

我的舌頭找到了那粒紅色的小陰蒂,舌尖用力的挑弄著,她好像已經再也沒有一絲的力氣,屁股向著我的臉上坐了下來,我用舌頭狂掃她那柔軟的肉丘,用力地貼在她的小肉溝上,上下不停地滑動著,她坐下來了,緊緊地貼著我的臉,一前一後在不斷擺著著,我的鼻尖被深深地壓入她的小穴中,不得不找空隙抽出來,深深地呼吸著。

一邊把淫溝壓在我的鼻尖上磨擦著,她的小嘴巴始終在含舐著我的大肉棒,舌尖挑著,舌面擦著,嘴唇夾著,原來她是如此的有技巧,看她幹得那麼認真,那麼的J迷,她已經完全忘記了她是誰,她再也記不起她是我的女兒,再也記不起我是她的父親,她隻是一個女人,一個和男人尋開心的女人,熱情,執著,放蕩的女人!舌尖挑弄著她的小肉芽,我的兩手緊緊地攥著她那充滿著彈性的臀肉,用力的往兩邊分開,手指深深地插進她的肛門中,她大聲地呻吟著,用力地扭動著,彷彿在鼓勵我用力幹她。

女兒的屁眼在時張時合,緊緊地夾著我的手指,陰蒂膨脹了,小穴在開合了,小穴中的縻肌也在緩慢地蠕動起來,她的兩片嘴唇緊緊地,用力的夾著的肉棒,肉棒在她的不嘴中一出一進,速度越來越快,我的手指的抽動也越來越快。

縻肌的蠕動加劇!含舐的頻率加快!那是男人無法承受的頻率,我覺得,我快要洩了。

但是,我不能洩,我不能如此輕易就洩!我一把把她推到床上,她知機地跪在床面上,高高地挺起她那個圓圓滾滾的屁股,迎著我,口中在不斷地呻吟著:「來吧,爸爸,來幹我吧。」

我兩膝跪在床上,手不斷地抽動著肉棒,眼睛隻朝她那微微張開,一團狼藉的秘處看著。

「來吧,爸爸,快來吧,嗚嗚,我受不了了!」女兒的屁股在不斷地扭動著,在扭動中,她的小嘴在發出勾人神志的叫聲。

心態作了調整之後,脊椎的麻木感消失了,我可以繼續駕馭眼前的那一匹小野馬了。

我扶著我那仍然沾滿女兒的唾液的肉棒,對著她那微微張開的小穴,下體一挺,藉著淫液的溜滑,輕輕地一下,肉棒已經「嘶」地一下,便齊根而沒。

「呀!多好!多美妙!」女兒渾身一繃,口中一陣的呤哦。

呤哦聲是最好的鼓勵!我忘乎所以,兩手扶著女兒的胯部,「啪啪啪」我的下體不斷地撞擊著海倫那肥美的豐臀,發出一聲聲清脆的撞擊聲。

「嗯,嗯,嗯。」

在不斷的撞擊聲中,海倫的小嘴不斷地附和著。

「嘖、嘖、嘖。」

肉棒不斷地抽出,不停地插入,女兒的小穴始終用它那溫暖、溜滑、夾磨迎著著父親的肉棒的抽插。

「噢,爸爸,我的好爸爸……」在女兒的呻吟聲中,閃閃發光的淫液隨著肉棒不斷地抽出,積滯在她的小穴邊,慢慢地,向下滑動,小河滿了,氾濫了,再緩緩地滋潤著她那濃密的芳草,隨著淫液的不斷增多,再緩緩地向床上滴落。

「啪啪啪」女兒的身體不斷地前後躍動著,像一匹小野馬,正在不知疲倦在奔馳在無邊的曠野中。

抽出,插入,再抽出,再插入,我彷彿是一個精力十足的騎手,正在拚命地策馬飛奔,向著遠方,向著那無邊的世界,疾馳而去。

「快,噢,太美了!」女兒在大叫著,「快,爸爸,快,深一些,對,再深入。」

在女兒的呻吟聲中,我的肉棒全速地抽出,當光滑的龜頭仍然停留在她那個泛滿水光的小穴時,我當即又一下子狠狠向著她身體的深處插入。

「快,幹我,快幹我,爸爸,幹死我吧。

我好舒服哦!」在我的房間中,燈光幽幽,柔柔地照射在女兒的身上,女兒的那皎潔皙白的肉體,已經佈滿汗水,汗水在柔和的光線中閃著亮光。

床搖!臀動!我的下體不斷地聳動著。

在我每一次的聳動中,女兒的身體一次又一次地向前躍動,她那雙堅實,豐挺的乳房,不斷地前後擺動著…呻吟聲,肌肉的撞碰聲,床褥的搖動聲,充斥在這小小的房間裡。

一切是如此的淫蕩,淫蕩的亂倫,發生在這幽幽的燈光下,發生在這靜靜的夜晚中…「嗯……」在海倫的呻吟中,她的屁眼在一陣陣地抽搐,她的小穴開始漸漸地擠攏起來,緊緊地抵抗著,抗拒著肉棒的侵入。

我像一個勇猛無比的勇士,揮動金戈一次又一次地突破她的防線,直搗黃龍,輕輕地觸動著她的花芯。

海倫顫抖了,在她的不斷顫抖中,肉穴一陣陣的蠕動,緊緊地吸吮著我的肉棒,把它往她的身體深處牽過去。

一次… 又一次…小穴縻肌的蠕動更急,像小兒的吮乳,緊緊地夾弄著我的肉棒,一陣陣的吸力直透我的心中…就在時候,我的脊椎一麻,我情難自己,肉棒在她的小穴中連連地彈動起來,隨著每一次的彈動,一團團的精液用力的噴發,直衝向她身體的深處。

我再次射精了!在我射精的時候,女兒的嘴「呀」地一聲,渾身直挺挺地繃著,先是一動不動,然後緩緩地倒在床上…我整個人虛脫了。

她整個人累壞了。

夜是如此的溫馨。

在父親的床上,躺著兩個人:一個是父親,另一個卻是他的女兒。

在幽幽的燈光下,父女倆光溜溜地玉腿交加著,一絲不掛地在沉沉大睡…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家樂
超辣的乾姐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妻子的外甥女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第一次和小男生做的感受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