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桌前的腥味

二十三點整,牆上的掛鐘裡面彈出一隻小鳥,縮回去又伸出來,再縮回去又伸出來,週而復始地操著懷它的子宮。

房間裡很黑,只有電腦還亮著。螢幕向外發散出半截光茬兒,藉著這微弱的光線可以看清坐在電腦前邊的是一個十二三歲的瘦弱的男孩子。

他那蒼白而消瘦的小臉顯得異常興奮,兩隻大眼睛瞪的溜圓,舌頭下意識地舔著半乾的嘴唇。站在他身後的是一位豐滿冷艷的中年美人,此時這位婦人正俯靠在男孩的背上,兩隻手靈巧地解開男孩子的制服短褲,掀開男孩那印著小騎兵的短褲,右手在前,左手在後深深地插進男孩的內褲裡。此時孩子呼吸急促起來,小胸脯不住地起伏,面頰顯出一層紅潤。

螢幕上放映的是一部日本電影。裡面的媽媽與自己的孩子發生不倫的關係,畫面真實露骨,竟然沒有打馬賽克,母子間交合的部位看的一清二楚。那光溜溜的細小陰莖與毛茸茸的陰戶形成強烈的反差。

螢幕外也是一對如假包換的母子,而且此時兩個人進行的勾當絲毫也不比電影裡的差。母親的動作大膽而自然,兩隻手在兒子的褲襠裡上下翻騰,一會兒撮弄著兒子細小的陰莖,一會兒揉搓著兒子的肛門,再就是兩隻手一起玩弄兒子的睪丸和陰莖,母親漸漸也被這種悖德的遊戲帶入高潮,呼吸開始急促,那半開半合的雙眼好像蒙上了一層霧,變得迷離誘人。

但是坐在下面的孩子並不能看到媽媽眼睛裡的神色,他此時只顧緊盯著螢幕上亂倫的淫戲,絲毫也不願漏掉。他感覺到搭在頭上的肥碩乳房開始輕微起伏,盤踞在他下身的那兩雙手的動作也開始越來越粗暴。他知道該輪到他們母子登場了。

他把兩隻胳膊反抱住媽媽的大腿,兩隻手撫摩著媽媽那裹著絲襪的光滑腿部。那是一條包芯的肉色絲襪,襠裡卻鏤空了一大塊,把媽媽白皙肥嫩的屁股蛋兒和長滿黑毛的外陰都露在外頭。男孩本想把手伸到絲襪鏤空的地方,怎奈別著雙手欲就不能。正苦間,忽然感到頭頂上俯下兩片香唇,蘭花般的香氣直衝口鼻。孩子更不躲閃,反而揚起臉微張小嘴,緊張地等待著對接的那一刻。

「喔……」母子兩個的嘴膠合在一起,母親被兒子的舌頭挑逗得愈加興奮,抽出一隻手伸進兒子的上衣裡摩挲著兒子的胸脯,另一隻手更賣力的套弄兒子的雞巴。兩個人的口腔連為一體,兩條舌頭在一個密閉空間裡攪拌著彼此的唾液,剛剛嚥下去,又分泌出滿口的津液。在這些津液裡一大一小兩條舌頭互相絞纏著,舔噬著,在牙齒,舌頭底下,牙膛上,母子都對對方的口腔異常貪婪。兩個腦袋激烈地左右擺動,恨不能鑽進對方的嘴裡才痛快。

做兒子的龜頭分泌出一些黏液,做媽媽的用手一捻伸到兒子的鼻子底下,嗆得兒子扭開小臉,在螢光屏的照映下,兩人的嘴唇間牽出一道粘絲。媽媽抿了一下紅唇,感覺這懸空的粘絲有些涼了。

「媽媽好討厭!把人家的髒東西……」媽媽微微一笑把那兩根手指伸進自己的嘴裡咂品著兒子前列腺液那鹹腥的味道。

兒子扭回頭看到母親的紅唇裹著兩根修長玉柱般的手指,登時癡了。

「傻孩子,不要盯著媽媽看……」

「媽媽,我不傻,我會操媽媽的逼哩!」

「好討厭!說得那麼露骨……」

「媽媽……」

兒子站起身來,制服短褲和內褲順勢滑落到腳底下。此時的兒子上身整齊地穿著校服,下身卻光溜溜的一絲不掛,再加上細弱的兩腿間繃緊樹立的雞雞。把母親看得一股水沿著大腿內側滑到小腿上,在乾淨的絲襪上劃出一道水痕。

兒子張開雙臂剛好可以抱住母親的臀部。他把兩隻手統統伸進母親的短裙裡,從後面摟住媽媽那滾圓肥潤的大屁股。小手根本抓不過來.

母親把腰彎下來,身子前頃靠在兒子的肩膀上,兩隻手輕輕摟著兒子的頭,撅起大屁股,瞇著眼享受著小情人的魔力。

母親一下腰,兒子的胳膊短,便夠不到母親的下體了,只好讓母親靠在椅子背上,這樣母親的小腰搭在兒子肩上,整個下身都擁入兒子的懷裡了。兒子從前面把手伸進去,一下便摸到母親的空襠,觸手的是母親濕漉漉的陰戶和扎手的陰毛,兒子索性把手夠到母親的屁股縫兒裡,一下摳到媽媽的屁眼兒,另只手則插入母親的陰道裡,兩下夾攻。

兒子用上渾身的勁兒,抖動著,抽搐著,激烈地摩擦著。母親身子癱軟下來,幾乎站不住。

「乖兒子,扶媽一下下……」

「好,媽媽,我把肉棍插進去,您就不會倒了……」

說著,兒子轉身摟住媽媽的屁股,把硬挺已久的雞巴插到媽媽的陰道裡,這回輪到兒子的身子靠在媽媽的後背上,只有小屁股一撅一挺,一撅一挺。空氣中瀰漫起一股腥臭的淫糜味道。

「媽媽,我的小雞雞插到裡面最舒服了。」

「媽媽也是啊……喔……恩……」

爺爺聽到樓上有動靜,心裡想該不會是有賊吧,兒子常年不在家,只留下媳婦和小孫子,這老幼婦孺的家庭就靠他維護。想到這,老頭兒抓根球竿上二樓來。

「不好……小孫子的門半開著,該不會小偷潛進孩子的房間了吧?」想到這兒,老頭顫顫巍巍地來到門口扒門縫兒望裡看去。

「咦?這深更半夜的,小兔崽子不睡覺,卻趴在個人身上做什麼?」等到老頭仔細一看可不得了,下面的那個不就是自己的兒媳婦嗎?深更半夜的趁我老頭子睡下,這母子兩個在這捅捅咕咕竟幹出這等缺德事,這是給祖宗抹黑啊。想到這兒,老頭是又氣又有點興奮——畢竟這是活生生的母子亂倫場面——想到這兒,老頭兒不自覺地掏起自己的褲襠起來。

爺爺在外面偷窺,裡面的人兒卻全然不知。因為兩條腿不能著地,兒子只能奮力磨擦著母親的大屁股,小雞雞就在這磨磨擦擦之間,在黑黢黢的陰戶進進出出。粉紅的細嫩陰莖銼著褐色的陰道,此時銼與被銼都是一種享受。

「寶貝,媽媽累了,咱們到床上去吧。」

「好啊,媽媽抱!」

母親轉身抱起自己的兒子,小傢夥的手卻不老實,揉捏起母親豐滿的奶子。

媽媽把寶寶輕輕放到床上,自己也一頭趴在床上,把個沁滿油光的屁股朝著兒子,一動不動了。小傢夥也不示弱,把媽媽唯一的遮羞布推上去,就騎到媽媽的屁股上,腰裡扭動幾下,便又趴在母親的背上,小屁股疊著大屁股,在上面一撅一拱,一撅一拱,兒子的小肚子拍打在母親的屁股蛋子上,啪啪做響。兩個人又開始蹭起逼來。

兒子的小手伸進母親的紫色乳罩裡揉搓著媽媽的奶子,小屁股拍打在母親的大屁股上,兩個人吭哧喘氣。

「媽……我要射呢……」

「哦!來吧,聖也!射到媽媽的子宮裡來,媽媽要懷你的孩子,讓媽媽懷孕吧!」

「恩……射進去了……」

跨在上面的兒子抖動了幾下身子,腳尖兒硬挺腿部繃緊伸直,便把下身死死抵在媽媽的屁股上不動了。此時即便是天打雷劈也不能把這對母子分開了。

兒子新鮮的精液正源源不斷地輸送到母親的子宮口,白色的液體汩汩的流進了媽媽的體內,在子宮裡積蓄起來。

最後又抖動兩下,兒子便整個癱軟在媽媽的背上,小雞雞沒有拔出來。母子兩個就這樣躺著一動不動。

這時看得爺爺也挺不住射了出來,蹲在那裡上氣不接下氣。

服侍兒子睡下後,做母親的把短裙拽平,兒子的精液順著大腿流下來她也懶得搽,便小心翼翼地推門走出來。

突然撞見蹲在地上的爺爺,只見老爺子兩腿岔開,一隻黑不溜秋的雞巴耷拉在地板上。

不遠處有一灘乳白色的液體,見到此情此境,做媳婦的心底早明白了八九分,暗暗叫苦不迭,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時不知如何是好,滿臉羞紅的窘在那裡不動。老爺子等把氣喘勻嘍,抬頭看見面前有一雙黑色尖頭皮鞋,鞋臉露出頗具肉感的腳面,腳上穿著一雙肉色的包芯絲襪,在小腿內側的絲襪上好像粘著一股果凍狀的白濁液體,順著這股水望上瞧,一直延伸到黑洞洞的短裙內。

再望上看,豐滿的胸脯和微微敞開的領口,領口很低,可以看到裡面紫色的乳罩。再望上看,便是細膩白淨的頸項和兒媳婦那張端莊幽雅的臉旁。此時這張平日裡冷艷的玉臉上掛著一抹紅潤,烏溜溜的眸子也左右張望。

老頭子並沒有說話,他站直了腰,突然把手插進兒媳婦的裙子裡。

媳婦正左右為難之間沒想到家公會這麼鹵莽,嚇得她往後退了幾步,靠到門上。

「老爺,這……」

還沒等兒媳婦發話,家公的臭嘴便堵在了兒媳婦的嘴上。

「唔!」兒媳婦咬緊牙關,左右擺頭。

「你們母子幹的好事!恩?……」

說著老頭兒伸到裙子裡的手又加了把勁兒。本來媳婦就沒穿內褲,絲襪襠裡還是鏤空的,家公粗糙的老手蹭到兒媳婦肥嘟嘟的陰唇上,再次燎起了兒媳婦的慾火。但畢竟公媳之間顧忌頗多,順子還是勉強地夾緊雙腿,希望老爺子不要動作,一旦破了這層禁忌,日後家裡豈不成了亂窩,兒子和公公都要和她性交,這可怎麼做人。

但轉念一想,事到如今,瞞也瞞不住了,自己已經先做出悖倫的醜事,又有何資格喝阻公公的舉動。

「唉,沒辦法,希望公公只是發洩一下,日後不要糾纏就謝天謝地了。」

公公的手肆無忌憚地在媳婦的襠裡掏弄著,順子也不再掙扎了,只把臉扭到一邊,任由公公輕薄。老頭子早先還有點忌憚,如今見媳婦已然默許任由他擺佈,心底樂開了花,手下加緊摸索揉搓著兒媳婦的陰蒂,另只手伸到順子的背後摟住她的右頸部,架起了兒媳婦的左膀,右手撈起兒媳婦的右大腿,令順子一條腿著地,整個人不由向左傾斜正好躺在老頭子的懷裡。

老爺子見兒媳婦乖乖地躺倒在他的臂灣裡,靠在他的肩膀上,嬌喘連連,吐氣如蘭,不由得低下頭跟兒媳婦接吻。

這次順子沒有掙扎,牙關輕啟,老頭兒的舌頭一下子闖開兒媳的齒關,親近到裡面香滑多津的舌頭,不覺精神一振,兩張嘴貼得更近了,牙齒磨到牙齒,舌頭纏上舌頭,嘴唇嘬著嘴唇。

「喔哦……喔……」畢竟老人家氣力不濟,深吻了一陣後,抬起頭來換氣,兩唇相離,兒媳的腦袋慣性地一掙,倆人的嘴唇間拉出絲絲津線兒。看到此情此境,順子羞得閉上了眼睛,嘴角上露出了一點笑意。

家公看著這張淫糜俊俏的小臉,雞巴早硬如鐵杵。把順子的右腿盤在腰間,老頭騰出右手擺正雞巴的位置,用龜頭在兒媳婦的大腿根兒之間來回磨蹭,正個兒龜頭享受著兒媳婦分泌出的黏液的潤滑。

順子先前跟兒子剛交完,陰戶正敏感的很,如今擱個粗大的肉球在逼上磨蹭,哪裡吃得消,鼻息裡早開始哼哼起來。

老色鬼見狀,把龜頭對準兒媳婦的陰道口,一聳身,半枝陰莖就已經插進去了。剩下的便又是一老一少倆人緩緩地蠕動著身體。只不過這回顛倒了輩分而已。

當老人家和順子的生殖器開始相互磨擦時,一股前所未有的快感直升上來,老頭兒不禁慶倖著自己單身孤寡生活的終結。

他緊緊抱住兒媳婦,在她身上瘋狂地晃動著,他越插越快、越插越猛。

他的龜頭不停地猛力撞擊媳婦的子宮,下垂的陰囊在媳婦的大陰唇上拍打著,慾火中燒的兩個人早迷失了自我。

順子扭動著她的身體,配合著老爺的抽送的節奏,腰部做活塞一樣的前後的律動,將她的密洞抬起或是向下放,從她的口中也開始發出嬌美的呻吟,迷惑著老頭子也開始發出一種快感的聲音:「順子,你的小穴真是太美了!」

漸漸的,老頭子開始大力的抽送,速度也開始加快,每次往裡面插的時候,都要比上一次更用力,而在已經深入到的肉洞的極深處的時候,還要在裡面研磨。

順子則像是和他是一個整體一般用她的腰和臀給公公完美的配合。老頭子根本就鬧不明白,這次居然忍耐了這麼長的時間,他的肉棒就像是處在火上,有種非常刺激的灼痛感,他用一隻手緊緊的抓著兒媳婦的結實的臀瓣,另一隻則一直在愛撫順子的乳房。

此時順子的兩隻手早不顧廉恥,都放在公公的屁股上,導引著他抽送的動作。

公公下身的動作越來越快,他低吼著雙手一齊挎在順子的脖頸上,往下拽,使兒媳婦的身體彎成了弓型,隨著爺爺乾癟的屁股不斷抽送,大量的淫水兒嘩嘩的順著兒媳的大腿往下流淌,染濕了箍在順子腿上的絲襪,使這層薄薄的東西越發透明貼身。

「哦,哦,哦……」公公狠命勒著兒媳的脖子,下身同樣狠命地捅著兒媳的雞巴。緊跟著腰部死命地抽動,兩個人便緊緊抱在一起不動了,順子豐腴的身體上掛滿了汗珠兒,不住地顫慄著,被摟低的脖頸早已沒有痛感,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陰道裡,感受著老爺的陰莖一抖一抖的噴射著滑溜溜的精液。

直接射在陰道中,看著兒媳朦朧的眼神,張著嘴喘著氣,陰道不斷收縮,滿足的老人感到也很快樂。他愛惜地親了親兒媳灼熱的紅唇。放下順子的右腿,架著她的左肩,左手還在裙子裡扶弄著兒媳婦肥嫩的大屁股,不時從後面戳進兒媳婦的陰道裡,捏弄著。

順子靠在家公的身上,右手抓住公公的雞巴,疼愛地輕輕擼著。就這樣兩個人相互攙扶著進了老傢夥的房間,再也沒出來。

第二天早上,聖也起得很晚。等他好不容易爬起來,到餐廳找吃的,卻看不到媽媽和爺爺。平時兩個人早就起來了,爺爺應該在做早操,媽媽則是圍著圍裙給全家人作料理。可是今天兩個人都不見了,真是怪事。

聖也從冰箱裡拿了瓶牛奶轉身到了二樓,想到媽媽的房間裡找媽媽再溫存一番。推開房門,拐過屏風,眼前的景象令聖也大吃一驚。原來躺在床上的竟然是爺爺和媽媽,而且兩個人的下身赤裸裸的,在兩個人的襠間都有一撮兒黑毛。

爺爺從側面摟著媽媽,一條腿則夾在媽媽的兩條腿之間,一隻手乘空擋還插在媽媽的雞巴裡忘了拔出去;媽媽則撅著大屁股頂著爺爺的雞巴。

聖也驚訝的忘了手中的奶瓶,瓶子落到地下,白皙的牛奶灑了一地毯。

聖也轉身衝出了房間,他沒想到只屬於自己的媽媽怎麼會躺在別的男人的懷裡,而且還是自己的爺爺。這真是不可思議的家庭啊。聖也沒心上學跑到後院,鎖在後院的看家狗波比汪汪地衝他叫喚。

這是一匹純種德國獵兔犬,渾身黑色,只有嘴牙子和四隻腳是褐色。它的體形在同類中算是虎型,胸滿腰瘦,四肢細長。此外這匹狗的陰莖紅彤彤的,皮表是透明的,所以看上去比人類的龜頭還光華,毛細血管看的清清楚楚。

聖也摟著波比的脖子眼淚悄悄流下面頰。狗狗好像體會到小主人的心情似的,口裡也嗚嗚的叫著。聖也解下波比的鏈子,兩個夥伴相互追逐嬉戲。

這時屋裡的順子已經醒了,感覺自己的陰道裡插著什麼,坐起身來,看見身邊竟然躺著家公,而且兩個人的下身都是光溜溜的。順子用手抹了一下大腿上半乾的精液,一股腥臭的味道直衝口鼻。

順子厭惡的把手在床單上搽了搽。這時她才回憶起昨晚的荒唐事。

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做兒媳婦的竟跟公公做下這等醜事,真是沒臉見丈夫。她疲倦地挪動身體下床,來到浴室,放好水,脫光粘在身上的衣服,躺到浴缸裡。感覺到溫潤的水包圍著自己,浸泡著略腫的下體,身上的倦殆和疼痛彷彿一洗而光了。

此時的順子什麼都不想,腦中一片空白,今後何去何從她也懶得想了。

哢,浴室的門被拉開了。是誰?順子清醒過來,直覺告訴她家裡的男人都不應該闖進她的浴室;但轉念一想,他們爺倆誰進來又有什麼關係,只要他們別一起進來就行。

來人走到浴缸邊,原來是爺爺,順子鬆了一口氣,至於為什麼她也不知道。

公公看她的眼神早已不是往日裡溫馨平和,取而代之的是淫褻的笑意。老頭子見浴缸裡泡著昨晚那個光溜溜的大美人,老槍又挺立起來。這令順子也很吃驚,畢竟老爺子是六十開外的人,怎麼精力如此旺盛?沒等她緩過神兒來,越禮的公公已經一隻腳跨進了兒媳婦的浴缸。

「老爺!你這是幹什麼!請你自重……」

「臭婊子,你身上有幾根毛我昨晚都數得一清二楚,今天你怎麼又裝起淑女哩?」說著老爺子已經趴到兒媳婦的身邊,故意把手摸摸順子的奶子。

順子打落他的手說:「老爺,我們不能一錯再錯……傳出去,我怎麼做人。況且我們這樣也對不起您兒子,不是嗎?再說對聖也的影響也不好,求求你,趕快出去吧。」

「聖也,你還關心聖也。那昨晚是誰攥著我孫子的雞巴不放的?你提醒我一下,那是哪個婊子不要臉,連十一二歲的小孩子都不放過,啊?」公公的手伸到了水下。

順子一哆嗦,強忍著辯解到:「老爺,你就當什麼也沒看見,放過我們母子兩個吧。我也是太愛聖也了……」

「好吧,那你怎麼感謝我啊?啊?」老色鬼用腿摩挲著兒媳婦的大腿內側。

「好,你只要答應我不告訴別人,我會讓你滿意……」順子此時也只有應允老傢夥的無禮要求。

於是早晨十點二十分,山下家的浴缸裡再次上演了昨晚翁媳亂倫的一幕。

家公把肥美豐腴的兒媳婦壓在身下,任意作弄著,腰部的晃動激起陣陣水花兒。端莊的順子兩隻胳膊趴在浴缸邊沿上任由老東西侵犯她的身體。她也不時塌腰收腐扭動臀部配合著老東西的傢夥抽插。

「啪啪啪!」水聲,肌膚的拍擊聲,翁媳的呻吟聲,聲聲入耳。

兒子,丈夫,公公,順子是事事關心。

她強忍著屁股帶來的酥麻感,思量著日後的打算。這時,公公站起身,把她翻過身,握著雞巴對準順子的櫻桃小口就衝過來。

「張開嘴。」

順子看著這個又黑又粗的臭東西一陣反胃,無奈受制只有乖乖張開小嘴。

老頭兒往前一挺身,將雞巴盡根插入兒媳的嘴裡。接著趕忙的抱住她的頭,大雞巴快速的抽動幾下,一陣抽搐。

兒媳婦的嘴跟陰道都好舒服啊,如今看著自己的雞巴從兒媳那張紅潤的小嘴裡進進出出格外刺激,再加上讓順子兩眼離自己的髒東西那麼近,會看得清清楚楚。

這份欣慰讓老傢夥愈加興奮,抱住兒媳的頭不斷地挺動腰腹。看著陰莖在兒媳嘴裡進進出出的表情,感覺著龜頭杵在女人的舌頭上,喉頭上的快感,雞巴抽出時牽出的黏涎,這一切都讓公公感到滿足。

老頭子把兒媳的頭緊緊摟在褲襠裡猛杵幾下,剩下的便是不住的戰抖,喉嚨裡發出嗚嗚的聲音。

家公舒服了,卻苦了底下的兒媳婦,鼻子裡聞著公公褲襠裡的腥臊味,嗓子裡還要嚥下老傢夥黏糊糊的精液,精液一波接一波的湧到順子的喉嚨裡,灌滿了她的腸胃。

家公射的乾乾淨淨以後,把著順子的腦袋緩緩抽動著,享受著侮辱兒媳的快感。由於公公粗大的雞巴塞滿了口,所以每一次公公插進來,嘴裡的精液都會沿嘴角滲出。

紅唇邊掛了一道白線加上黑色的雞巴,迷離的眼神,貪婪的醜臉……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美麗的後媽勾引我和參加換妻
尊師重搗1-6
被挾持的一家
孝順的兒媳婦
媽媽的淫愛
同學們的雜交派對
美腿舅媽
大奶媽咪女教師
與後母的幸福開始
笑傲神雕1-25

熱門小說:
愛偷吃的超辣人妻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