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名叫蘇瑪,生活在印度,這是我的故事。25年前,在我20歲的時候,我嫁給了我的丈夫羅爾;一年後,我們有了一個可愛的兒子——羅麥斯。羅爾不想要其他的孩子,所以就做了輸精管結扎手術。我們把全部的生活希望都寄托在對羅麥斯的培養上。羅麥斯長大成人,在完成了他的軟件工程師學位後去了美國發展。

去年他第一次回國,原因是他的父親突然去世,對我們來說,這是一個致命的打擊,于是他立即回國。我從來不認為我能度過那段時光。但是我做到了,而且改變了我的一生。在羅爾的葬禮過後,羅麥斯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們變賣了在城里的一切財產搬到鄉下和我父親一起生活。我一直告訴他我會好起來的,他也應該回美國。但他對此不至可否。

在他父親去世一個月後,我發現羅麥斯變得和我越來越親密。他頻繁觸摸並擁抱我,經常在我身邊轉游。當他用這種方式表明他需要關心我的時候,我把它當成一種親情的表達。

在我丈夫去世6個星期後的一個早晨,我父親來到我身邊和我討論關于我未來的生活問題。我告訴他,作為一個寡婦,我的未來就是照顧我的父親的兒子。

他說:“我認為你應該多照顧一下兒子,並且再找個人嫁出去。”

我打斷他:“不,爸爸。我不想再和任何人結婚。請別再逼我了。”

他語氣緩和下來,開始解釋,他說如果我想更多更好地照顧兒子的話,就得再結婚。

我覺得這事得和羅麥斯商量一下,征求一下他的意見。所以我就問父親羅麥斯的態度如何。

他說,羅麥斯不僅同意,而且這主意正是他首先提出來的。

說實話,羅麥斯建議我再婚,著實讓我吃了一驚。我立刻想到羅麥斯可能認為我是他將來生活的一個負擔。

所以我對父親說:“如果羅麥斯認為沒什麼不妥,我也無所謂。他現在在哪?”

爸爸說他到市場上趕集去了。

我看到父親的臉上浮現出喜悅之情。

我問他:“那麼,這是否意味著我以後必須把自己打扮得像樣些,為將來出嫁做好準備?”

他說“不是以後,而是現在。我已經替你物色好了,你一定會很滿意的。”

我被震驚了,問道:“羅麥斯知道這個人嗎?”

他說:“當然知道了。”

接下來是長時間的沉默。我感到迷惑不已。我父親和我兒子竟然背著我,把我嫁人的事兒暗地里給決定了。我很傷心,他們早已經把我當成了他們的負擔。

過了一會兒,我問父親:“那麼,爸爸,你能否告訴我這新郎官兒是誰?”

“還用說嗎?這個人你認識。”

我的大腦開始飛速旋轉,拼命地回憶著我所認識的單身漢。但怎麼也想不出。我苦惱地說:“爸爸,別再耍我了,這個人到底是誰?”

他說:“羅麥斯。”

“哪個羅麥斯?”

“你認識幾個羅麥斯?”

我在心里數了又數,說:“我認識的羅斯只有一個,那就是我兒子呀。”

“對啰,就是他!”

“啊?!住口,爸爸!”我打斷他的話,“別耍我!”

“我沒開玩笑。羅麥斯就是你的新郎官兒。”

“什麼?我沒聽錯吧?看在上帝的份兒上,他可是我親生兒子呀!”

“可他已經是一個成年人了,蘇瑪。”

“但是他是我的親骨肉……我怎麼能……他怎麼能……”

我忽然感到周圍的世界天旋地轉,我被搞懵了。

“是他親口對我說的。他想娶你。”父親說。

“啊?羅麥斯真是這樣跟您說的?他向他外公要求娶他的媽媽?”

“是的。開始我也以為他是在開玩笑。但是後來,我認為他有權利這樣說。”

“什麼?他有權利?和自己的媽媽結婚,這樣做合法嗎?道德嗎?”

“也許這樣做不道德,但這很合法,親愛的。根據法律,一旦你成為寡婦,他有權利娶你為妻。”

“那他還是我兒子嗎?你讓我怎麼接受?也許您能接受,但我不能。”

“說什麼都晚了,閨女。我已經簽了合同了。”

“合同?什麼合同?”

“就是我同意羅麥斯娶你的合同。”

“您有什麼權利這樣做?我是他媽媽,是您親生女兒。”

“他沒有以一個外孫的身份向我提出請求,他以一個深愛著我女兒的單身漢的身份向我提出的請求。”

“然後你就簽了合同?!!!這個合同都寫了什麼?他以什麼作為交換娶我?”

他付之沉默。

“他到底以什麼作交換?他給了你什麼好處?”

禁不起我的再三的憤怒追問,他說:“錢,他答應給我一筆錢。”

“錢?那就對了。你賣了我,爸爸。你把你親生女兒給賣了,就為了一點點臭錢!多少錢?你把我賣了多少錢?”

我憤怒地叫喊。

“50萬盧布。”他嘟囔道。

我再次震驚了。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那是一大筆錢啊。我要求父親再說一遍。

“50萬。他說了,他準備再多給些。”

我忽然感到很驕傲,我賣得還不便宜。

“你得到的肯定比這多得多,對嗎,爸爸?”我嘶啞地說,“把你女兒賣給了你外孫子。”

父親也生氣了:“你看!你兒子給我錢,換取你和他結婚。要不然你還是個寡婦。這樣你可以永遠和他在一起。我決不會同意你嫁給一個陌生人!決不!”

我答道:“那成什麼了?你把我嫁給了我兒子!天底下有這樣的事兒嗎?”

他說:“嫁給自己的兒子有什麼不好?你一直都很愛他,現在,你就像愛你丈夫一樣愛他,有哪點不好?”

我幾乎快要哭了:“你真是個冷酷的爸爸,非常冷酷!”我衝進自己的房間,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我不知道我哭了幾個小時。那天下午我一直呆在房間里沒出來。當我醒來的時候,已經晚上5點鐘了,心情極度沮喪。

我走進廚房開始準備晚餐。我隨便吃了點兒,忽然想喝些咖啡。我向四周看了看,想多煮些給其他人,但我發現只有羅麥斯一個人在家。他在他的房間里。我給他煮了些咖啡送到他房間里。

我敲了敲他的房門走了進去。他正坐在床上看書,看了我一眼,他又迅速地把頭低下。

“你的咖啡。”我說道。

他說,謝謝。然後接了過去。

我在他身邊坐下。

沉默。

我不能抬頭看他,我做不到。我不知是該恨他還是愛他。

但我也不能把沉默保持下去。

“你想買我?買你親生母親?”

“我愛你,媽媽。”他把頭埋在書里。

“這就是你愛我的方式吧?買我?”

“我只是想和你更加親密些,媽媽。”

“更親密些?你是說像情人一樣?”

“是的。”

“看在上帝的份兒上,我是你親媽,羅麥斯。你怎麼能想出這個主意?”

“因為我愛你。”他還是不敢抬頭,只是裝作在看書。

我放松了憤怒的情緒。我吮吸著咖啡,一聲不響,暫時保持著沉默。

“但是,為什麼?”

羅麥斯猶豫了片刻。

然後他說:“我知道你無事可做。我想和你更親近些,我太想安慰你了。”

“但是你完全可以像個兒子一樣和我親近。”

“是的,我能。但是你最終會要求我娶你的。”

“為什麼這麼說?你可以和別人結婚,我們仍然可以在一起。你將有你自己的孩子,我可以和你的孩子們度過我的余生。”

“是的。但是我想和你結婚,並且和你一起要孩子。”

“閉嘴!臭不要臉的!我是你媽!”

“正是這個原因,我才想娶你。”

“你是說你對我有性慾?”

羅麥斯停頓了一會兒。

“是的,很長時間了。”

“多長時間?從你爸爸離開我們開始?”

“遠在此之前”

“到底多長時間?一年?二年?”

“五年。媽媽。”

我端著杯子,一時語塞。天啊!我的兒子五年前就對我產生了性慾!

“你讓我感到厭惡,羅麥斯。你怎麼能對自己的母親有那種想法?”

“因為我愛你。”

“閉嘴!”

之後他再也沒有說一句話。他喝完了咖啡,把杯子還給我,我接過來走了出去。那天晚上家里彌漫著寂靜的氛圍。父親回來了,我的吃完了晚飯,回房各自休息,誰都沒有說一句話。

那天晚上對我來說是一個鬱悶的夜晚。我從來不清楚我是怎麼和為什麼限于其中的。我想了整整一個晚上。但是我越是想它,越是覺得它也有好的一面。唯一讓人感到恐懼的是羅麥斯想乾我,想乾他自己的媽媽。現在,我失去了丈夫,而兒子正在設法來滿足他的性慾。我不能接受。

這件事好的一方面是,他畢竟是通過求婚這種方式來實現他的欲望,而不是其他恐怖的方式。他知道我將拒絕他的求婚,如果他直接向我說的話,所以他選擇先同我父親商量,用錢賄賂他。我的窮爸爸還能做什麼?他需要錢,需要那筆不勞而獲的財富,來度過他的後半生。他不能容忍讓他的寡婦女兒同他一起生活。

我敢肯定絕對是這樣。這對我來說也不錯。我仍然可以和羅麥斯生活在一起,而我也不能放縱他的其他女孩生活在一起。唯一麻煩的是,我得和他睡在一張床上。他將有權利擁有我身上的隱秘部位,而這對他而言以前是絕對禁區。他將有權脫去我的外衣,脫去我的內衣和內褲。

想著想著,我的兩腿間開始發癢。真是難以至信,當我想著兒子的時候,我居然濕了。事情發生了逆轉,我的感情也起了變化,我想。

我情不自禁地開始用手指撫摸自己,同時幻想著同兒子做愛的場景。讓我吃驚的是,我居然沒有一點負罪感,特別是當我的丈夫剛剛死了6周之後。

第二天,在沒人的時候,我找到父親,問他婚禮什麼時候舉行。他聽後非常高興。他找到他的宗教師傅,在一個寺廟里擬定了婚期。這一天是8月20號,也就是五天後。

對于羅麥斯,我盡量控制著我的情緒。從他的角度而言,他也知道結婚是哪一天。但是我要給他一個印象,那就是我對結婚還是非常猶豫的,同意結婚只不過是給父親一個面子。我再一感覺像一個處女了,一個頭一次結婚的處女。但我比一般的處女更加興奮,因為我的丈夫恰恰是我的兒子,一個23年前我親自生下來的年輕英俊的男人。

我決定要讓我兒子看一看我的資本,他從來沒有見過的資本。所以我經常“意外”地做一些事情,比如,開著門兒的時候換衣服,把外衣的衣領盡量放低以便經常露出更多的胸部。我一定做得很過分,因為他好象已經看出了其中的奧秘。他也經常“意外”地和我發生身體接觸,時不時地用他的雞巴碰我的屁股。

婚禮在村子附近的一個寺廟里于下午四點準時舉行。為數不多的人參加了我們的婚禮。我沒有聽到他們任何人對此冷嘲熱諷,因為他們對我們都非常了解。我後來才知道是羅麥斯也用錢賄賂了他們。

我穿了件羅麥斯買的婚紗,它看起來就像我當年和他爸爸結婚時穿的一樣。羅麥斯穿著他爸爸結婚時穿的那件袍子,看起來簡直和他爸爸一模一樣。

當婆羅門教徒唱完了聖歌,我和羅麥斯開始履行宗教儀式,羅麥斯在我的脖子上系上項鏈。對我來說,這是一件多麼激動人心的一幕。然後他和我肩並肩坐在一起,開始履行下面的宗教儀式。

我們做完了所有該履行的結婚儀式。我父親在我身邊扮演了我父母的角色,而我哥哥代替我履行了我應向兒子履行的角色。自此,我和我自己就是婆媳關系了,我不得不扮演好新娘的角色,而不是舊娘的角色。

婚禮在大約6點半的時候結束。大家尾隨我們倆來到我父親的家里吃晚飯。他們讓我和羅麥斯坐首席,然後他們開始就餐。

他們在一個盤子里盛了食物讓我們倆一塊吃。羅麥斯喂我,我張口接著。此時此刻,我發現事情完全擰個兒了。當我是他媽媽的時候,我總是喂他吃的;再在掉過來,他娶了自個兒的母親,他正在喂我吃東西。

我們一起分享食物的時候,我哥哥走過來,對我們說:“我不知怎麼稱呼你們倆。妹妹—妹夫,還是外甥—外甥媳婦?”我們哈哈一笑,我臉騰一下紅了。

羅麥斯說道:“舅舅,等我們有了孩子,你不得不得仔細考慮一番,是叫他們外甥呢,還是叫他個外孫子呢?”聽到他們談論我兒子計劃和他母親要孩子時,我禁不住臉又紅了。

新婚之夜。

當我們要履行最後一道儀式時,大部分親戚都走了。這個儀式就是:新婚之夜,也就是初夜。這不是我的頭一宿,但卻是我的新婚丈夫羅麥斯的頭一宿。我想象不出這個生養的、吃著我乳汁長大的人,在他的頭一宿會怎樣履行他作為丈夫的職責。

剩下的親戚們把羅麥斯推進洞房。幾分鐘後,我爸爸給我送來一杯奶,在一片笑聲中把我送入洞房。

對我來說,這一刻讓我渾身顫抖。我將我和的親生兒子共同慶祝新婚之夜。我把那杯奶遞到他手中,如同遞給我的丈夫。

我爸爸慢慢地把我推入房中,然後迅速地在我身後把門關上。我聽到門外傳來一聲鎖門的聲音。

我環視了一下新房,羅麥斯正坐在裝飾著鮮花的床上,恰如我第一次結婚時的新婚之夜。

我緩慢地、猶豫不決地走向他,他起身相迎。他接過杯子,喝一半剩一半又遞還給我,他幫助我把杯子送到嘴邊,我紅著臉,將剩下的一半一飲而盡。

然後他說:“謝謝你,媽媽。”

當他叫我媽**時候,我失望了。我告訴他,我現在是他的妻子,叫我蘇瑪。

他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說:“謝謝,但你永遠都是我的媽媽。”

“既然這樣,你為什麼要娶我?”我失望地說。

“因為,我想的就是娶媽媽為妻,我想和自己的媽媽做愛。”

對其他當**人來說,聽到這樣露骨的髒話都會感到惡心,但這話我聽後,卻色心陡起。我想,我喜歡聽到他這樣說。我希望羅麥斯作為一個兒子而不是丈夫來操我。

他繼續道:“我們的婚姻僅僅對外是父親關系,但在內部,我們永遠是母子。我會一如既往地把你看作母親,你也要像對待兒子一樣對待我。”

我打斷他,紅著臉說:“如果你永遠是我兒子,我怎麼像對待丈夫一樣對待你?我怎麼履行妻子的職責?”

羅麥斯說道:“不要像對待丈夫一樣對待我,像一個情人一樣對待我,一個對的身體充滿欲望的兒子。”聽到這話我不禁一震,這對我來說真實莫名其妙。我想,羅麥斯一心是想和她母親做愛而不是他妻子。他娶我僅僅是想讓外界閉嘴而已。

羅麥斯張開雙臂將我擁入懷中。他就像以前抱我那樣抱著我,但這次性質大有不同,這是我的一個情人在抱著我。

他慢慢地用他的襠部頂我。我陶醉其中。他又慢慢地把臉轉向我。我們二目相對以望,然後我們的雙唇交疊在一起。

我想我是在天堂。我的親生兒子正在充滿激情地和我接吻。接下來,他吻遍我的全臉,然後是我的脖子。他解開包裹著我的乳房的外衣的紐扣,我閉上了眼睛,在我兒子面前,我邁向了裸體的第一步。

他繼續吻我的脖子,然後慢慢地向下,吻到我的胸部。他的唇在我的乳房邊緣吻來吻去,然後停留在乳溝那里。在那個部位,他開始用舌頭舔我。真刺激。

而後,他把我褲子的扣子解開,松開我的褲帶,褪掉了我的褲子,露出了我的內褲。最初,我還有點羞澀。而羅麥斯一點也不感到羞恥。他把我的褲子一把扯下,扔到了一旁。我閉上了眼睛,我實在不好意思只穿著內褲暴露在我兒子那雙色眯眯的雙眼之前。

他隔著我的襯衣吻我的乳房,慢慢地吻到我赤裸的腹部,而後是我的肚臍眼兒。忽然,他把整個臉都埋進我的襠部並且隔著我的內褲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我感到羞澀地喘不過氣來。他說:“我夢想這一天好幾年了,媽媽。”我無言以對。他繼續道:“你聞起來正如我想象的那樣。”說完,他解開了我內褲的褲帶。

此時此刻,我幾乎停止了呼吸。我本能地反抗著他,而後我忽然意識到我現在已經嫁給了他,即便他是我兒子,他也有權享用我的身體。

我還沒來得及思考,羅麥斯已經把內褲從我的臀部脫了下來。他的手從我光滑的屁股蛋上滑過,我的內褲像一片落葉飄落在我的腳下。

我不好意思睜開眼睛,此時我兒子正在準備和我做愛,他的手觸摸著我裸露的肌膚。

然後羅麥斯用他的鼻子在我的陰毛上蹭來蹭去,並做著深呼吸。

“謝謝你,媽媽。謝謝你生下了我。”

“兒子,歡迎你。”我輕聲地說。

他站起來,解開了我乳罩後邊的扣子。扣子一松開,立刻把我帶入了更加著迷的性衝動之中。

他脫掉我的乳罩,我一直緊閉雙眼。現在,我已經完全赤裸在他的面前,在我的親生兒子面前,在我的新丈夫面前,太讓人感到羞愧了。

他在我耳邊輕聲說道:“再次謝謝你,媽媽,為了我看到的這對哺育我成長的乳房。”

我興奮地說不出話來。我在心里大聲地喊道:“閉嘴!趕緊吮吸媽**乳頭兒,媽**小情人兒。”

就好象他真的聽到了那樣,他將我已經勃起的乳頭兒含起了口中。

這時,我滿腦子都在想著我已經成為了我兒子的妻子,他正在吮吸我的乳房,同樣是那張嘴,此時給我帶來了快樂;他正在吮吸我的乳房,即像我的兒子,又像我的丈夫。

一陣吮吸和撫摸過後,他停下來站在我面前。我慢慢地睜開雙眼,看到了我的兒子兼丈夫開始脫他的衣服。我看到他的雞巴掙扎著從他的內褲中跳躍而出。那家夥又粗又長,比他父親的要長許多。雖然我對他粗大的雞巴感到恐懼,我也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走向我,把我抱住。

我們第一次裸體相擁。最後一次光溜溜地抱著他,還是他6歲的時候。這次的擁抱,一點也不像抱著我曾經熟悉又陌生的兒子。他的雞巴在我的袴間悸動著,他的胸脯積壓著我的乳房,他吻著我的雙唇,擁著我走向床邊。

他將我輕輕地推到床上,小心地趴在我的身上,我的心砰砰地亂跳。在他的手撫摸我的身體的時候,我仰躺在床上,謹慎地調整自己的姿勢。

“今天就是今天了。”我暗下決心。

我仰躺在床上,他在吻我的同時,還不斷地揉搓我的乳房。我想,我又該閉上眼睛了。

接下來,他分開了我的雙腿,把他的身體放到我的兩腿中間。我能清晰地感覺到他的雞巴不時地頂撞著我的袴間,他在調整著自己。

而後,他抬起了他的襠部。我感覺到他的右手伸向袴間,幾秒鐘後,他的手指開始撥開我的陰唇。

當他撥開我的陰唇、用手指引導著他的雞巴插入我的**的時候,一股類似被電擊的感覺迅速傳遍我的全身。我永遠也忘不了他的龜頭第一次摩擦我的陰道內壁的那一刻的興奮,這種感覺就像我第一次被刺穿一樣。我兒子的雞巴接觸到我陰唇的時候,我的性快感一下子開始波濤洶涌起來。

羅麥斯的雞巴一接觸我的陰唇,他就一下子深深地插入我的屄里.除了呻吟,我什麼也做不到了。

羅麥斯的腰像駝峰一樣拱起,忽然一下,他向前猛地挺進,而後他的整個身軀猛地壓在我的身上,不動了。我能夠感覺到他的雞巴完全被我的屄吞沒了,而他等待的就是這一刻,他也正在享受著這一刻。他的陰毛擠壓著我的陰毛,他的睪丸摩擦著我陰部的邊緣。

我覺得,在我和羅麥斯之間,有一個輪回。23年前,我通過那個洞把他帶到這個世界上的時候,用的也是今天做愛的這種姿勢——我仰面朝天地躺著,兩腿彎曲,向上抬起,毫無保留地張開。現在,23年後,在我屄里爬出來的這個男人,正用他身上最堅挺的器官、以同一個姿勢、插入他當初出生的這個洞口。

過了一會兒,他開始在我體內抽插起來,他操起了他的媽媽。他正在乾她,他的媽媽今天嫁給了他;他正在乾她,在他們的u新婚之夜。

他慢慢地加快了速度。我被他的方式震驚了,他就像一個經驗豐富的家夥,慢慢地操,然後忽然變換速度。他肏屄就像一個專家。

其間,我至少來了4次高潮。我不停地想,這就是我的兒子,他正在操我,正用他的雞巴撞擊著我的逼。我的下流想法不斷地為我催生新的高潮。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