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我的妻子在生女兒凌兒時,因為難產死去,我就覺得活在這個世界上已經聊無生趣了,有時候真恨不得從住的十二樓跳下去,但是,看著女兒祈求的目光,我只得一次又一次的打消了這個念頭。

原本,我是一個脾氣很好的謙謙君子,對待任何人都很和氣,不吸煙,不喝酒,不亂搞女人。但是,自從妻子過世後,我變了很多很多。我變得脾氣粗暴,喜歡打人,喝酒,一喝醉就發酒瘋。有時想想,我真對不起那些關心我的人,但是,最對不起的,還是自己的女兒。

對於女兒,我是又愛又恨,如果不是她的出世,妻子或許就不會死了。所以,我對女兒一直都很嚴厲,只要她稍微做錯一些事,甚至她什麼事都沒做過,而是自己異常想念妻子時,我都會拉下女兒的褲子,邊喊著妻子的名字,邊用力的打她的屁股,每次都把她打得半天起不了身。

雖然我也知道,妻子的死和女兒一點關系也沒有。從小就非常懂事乖巧的女兒,在我每次打她時,無論怎樣的疼痛,都一聲不吭,自始至終默默的承受,弄得我每次打完女兒後,都抱著她放聲痛哭。而這時的女兒,卻反過來忍著疼痛安慰我。

漸漸的,女兒長大了,和她母親長得越來越像,變成了一位婷婷玉立的漂亮姑娘,受到了許多男生的熱烈追求。但是在家裡,她還是隔三差五的被我拉下褲子打屁股。令我奇怪的是,每次打她,她不但不反抗,本來痛苦的臉上似乎還出現了一絲興奮的神情。

就這樣過了一些日子,在妻子死去十八周年的那天夜晚,我在外面喝了個大醉,醉醺醺的回到了家。打開門,我看見桌上擺滿了一道道的炒菜,似乎都是女兒做的,桌子中央還放了一個大蛋糕,我暼了一眼自己的女兒,看見她的眼睛紅紅的,似乎剛哭過,這時,我才猛然醒覺今天是女兒十八歲的生日。但是,現在我的腦子裡已經是一片空白,渾身不舒服,凌兒趕緊跑過來把我攙進了房間躺在床上,還幫我脫了鞋子。

這時,我感覺到胃裡一陣不舒服,哇的一聲吐了出來,穢物全都噴在了女兒身上,凌兒趕緊倒了一杯開水,服侍我喝下,還用手幫我揉著背,她的手又軟又滑。

“小晴……小晴……”

迷迷糊糊中,我把凌兒當成了自己的妻子紀小晴,並一把抓住了凌兒的手。

受到驚嚇的凌兒抽回了手,突然發現自己的身上和地上滿是我酒醉後吐出來的穢物,連忙去洗手間拿抹布。

“小晴……不要走……不要離開我……唔……小晴”

神志不清的我看到凌兒離開,不禁放聲痛哭起來,不知不覺的醉了過去。

【角色轉換:我是凌兒】

拿了抹布回來,看到哭著睡過去的爸爸,我不禁難過不已。我俯下身去擦乾淨了地上的穢物,然後站了起來,走到鏡子前,緩緩的脫去了自己的衣服,直到一絲不掛。鏡子裡出現一具至美至純的嬌軀。

我上了床,看著熟睡過去的爸爸,雖然爸爸已經快要四十了,但是男子氣概十足的俊臉還是那麼的吸引人,修長健美的身軀一點都不輸給年輕人,由於常年借酒消愁,雙鬓有些白絲,卻更添其成熟男子的魅力。

我輕輕的為爸爸擦去殘留在眼角的淚水,嘴對嘴的和爸爸親了一下,“爸爸,雖然你經常打我,但我一點都不恨你,因為我一直都在愛著你啊,為什麼你的心裡只有媽媽,難道我不能夠代替她嗎?”

我流下了傷心的淚水,“爸爸,我已經十八歲了,你知不知道我最想要的禮物就是把自己給你!不管你願不願意,爸爸,我愛你。”

我慢慢褪下爸爸的褲子,頓時,軟綿綿的顏色有些黑的肉棒出現在我的眼前。我以前在電視上看到過男人的肉棒,當時我還覺得很惡心,但是現在我卻覺得爸爸的肉棒漂亮極了。

我伸出手來握住肉棒,輕輕的搓揉著,接著,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我也分辨不出那是什麼味道,索性低下頭去,把爸爸的肉棒含在嘴裡,我學著以前看過的電視,不停地用嘴吸吮著爸爸的肉棒,同時用手指撫弄爸爸茂密的陰毛,搓揉他的睾丸。

我的臉感覺到爸爸腹股溝的溫熱,伸出紅潤濕熱的舌頭慢慢地舔著肉棒的四周,然後把那碩大的、紫紅的龜頭深深地吸進我火熱的口腔中,很慢很慢地合起嘴唇,直到爸爸的龜頭達到我的口腔深處,幾乎抵到了我的喉嚨。

我的嘴唇仍然緊緊地夾著爸爸漸漸變大的肉棒,然後頭慢慢地抬起,向後拉著,爸爸的肉棒又開始露了出來,我紅通通的臉頰不斷地鼓起、癟下,又鼓起、又癟下。

爸爸的肉棒在我的口腔中變得更大、更堅硬,我連忙把它吐出來,坐到爸爸的身上,小穴對準那根又粗又大的肉棒,閉上眼睛,猛地坐了下去。

霎時,一陣陣痛苦的感覺傳遍我的全身,我一動也不敢動,過了一會兒,我覺得痛楚漸漸的減輕了,試著扭動一下自己的身體,一股酥麻的異樣感覺讓我覺得興奮不已,我不禁更為深切快速地擺動嬌軀。爸爸的肉棒又大又粗,我感到每一下都似乎要頂穿我的子宮,把我帶向前所未有的人間天堂。

“呀……”終於,我嬌喊了一聲,達到了平身從未有過的快樂,無力地癱在爸爸的身上。

【角色轉換:我是父親】

半夜裡,我醒了過來,模模糊糊的發現自己身旁似乎還躺著一個人,頓時,我的酒醒了大半,因為自從凌兒懂事以後,我都是一個人睡的,我連忙打開了電燈。

“啊……凌兒……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只見凌兒正側著半邊身子海棠春睡,臉上浮現著滿足的神情,從被子裡露出大半個白皙豐滿的乳房。我顧不得什麼,一把掀開了被子,頓時,我呆住了,只見潔白的被單上赫然印著點點血跡。而此時,凌兒也被我吵醒過來。

“難……難道……是我……強奸了你?”看著小白羊般全身赤裸的女兒,我不禁又驚又慌。

“不……不是的……是我自己……”凌兒全身抱成一團,羞紅著臉,低下頭去。

“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又氣又急的向著凌兒大吼。

“我是不忍心看著爸爸這麼悲傷啊……而且……而且……我想代替死去媽媽愛你啊……”凌兒流著眼淚說道。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做……我怎麼對得起你的母親……我經常打你……你應該恨我的啊……”

說著說著,我拉起一絲不掛的凌兒,把她推倒在地上,面向床頭趴著,然後右手對著她高聳的屁股狠狠的打了下去。凌兒閉上眼睛,忍著痛一聲不吭。打了一會兒,我突然發現凌兒的臉上不但沒有痛苦的表情,反而是紅著臉有些興奮。難道她喜歡被我打屁股,我再也受不了,穿好衣服後推開房門,狠狽踉跄地沖了出去。

月華已上,濃重的霜露,卻無法讓我感覺到一絲暖意。

一整夜,我茫茫然地在外頭游蕩,直到身心俱疲,再也沒有多余的力量思考,才回轉家門。畢竟,逃避並不能夠解決問題。

我輕輕打開臥室的房門,借著昏暗的光線,看見赤著身子的凌兒抱著枕頭蜷在大床一角,精致的臉蛋上還殘留著點點淚痕。這是,凌兒突然翻了下身子,我以為她醒了,慌忙想逃出去避開她,剛走到門口,耳邊卻傳來凌兒的夢話,“爸爸,你不要凌兒了嗎,凌兒想代替媽媽和你在一起,爸爸……”

我的心好像被狠狠的割了一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上前一把抱住了凌兒,“凌兒,我的好女兒,爸爸也好想你啊,可你是我的女兒啊!”

這時,凌兒緩緩睜開了眼睛,醒轉過來,看見我後,掩飾不住自己興奮的心情,緊緊的抱住了我,“爸爸,對不起,你打我吧,求求你不要再離開我了。”

凌兒在我的懷裡微微的發著抖,散發著青春氣息的雪白肉體和我做著最親密的接觸,我興起了男性的沖動,再也顧不得什麼,低下頭去覆住了凌兒的櫻桃小口,輕輕柔柔地吻著、厮磨著自己女兒柔軟的小嘴,舌頭輕叩著她潔白的牙齒,引導她輕啟檀口,吮吸著她濕潤的香舌。凌兒赤裸的身體被我摟住,早已情動,隨著我的舔弄,情不自禁的張開紅唇,回應著我,小小的舌尖,靈巧地纏住我,互相吮吸對方的口水。

我的吻移向凌兒白皙的頸後,輕含住她小巧可愛的耳垂,舔吻著;旋即,難以餍足的舌又熱辣地襲向一片似雪玉頸,再往下移,含住了凌兒誘人的香乳,舌尖在乳暈上細細舔弄著,牙齒輕輕咬著凌兒鮮紅嬌嫩的乳頭。我的手也沒有閒著,沿著凌兒結實的大腿蜿蜒而上,彈撥著那微微有些濕潤的陰戶,靈巧地經旋撥弄粉紅色的陰蒂。

“啊……好怪啊……”凌兒一聲聲的嬌吟喘息,顯然已經時難捺春情了。

我的長指突然探入凌兒的陰道,慢慢攪弄著,惹得凌兒又是一陣嬌呼。突然,我停下了動作,離開了凌兒。

“凌兒,你真的愛我嗎,真的想和我在一起,你不後悔?”

“我不後悔。”凌兒羞紅著小臉但卻堅定的說道,“我要代替媽媽和你在一起。”

我站起身來,褪下自己的褲子,掏出早已昂頭挺身,粗大紅通的肉棒,捧住凌兒白嫩的嬌臀,輕輕挺進她的陰道裡,凌兒溫暖的陰戶又小又窄,緊緊的包裹住我那燒燙而生氣勃勃的龐然大物。

我穩穩地抓著凌兒的雙臀,肉棒在她體內有韻律地經緩移動著,堅硬的龜頭撞擊著凌兒充血腫脹的子宮,每一推,每一挺,每一撞都深深地沖擊著凌兒的每一條神經。凌兒主動迎向我,雙腿緊緊的纏住我的身子,配合著我的抽插。凌兒的雙手緊捉住我的肩膀,指尖一個盡的用力深陷進內中,全身宛如被拋到半空中似的高高仰起,電流般的快感在她的四肢亂竄!

“唔……我不行了……”凌兒閉上眼,嬌媚的低吟訴說著滿腔驚歎,這是她從未有過的感覺。

我忘形地加快抽插的速度,難以控制地熱烈沖刺,大肉棒一次次的頂向凌兒的子宮,凌兒小小的陰戶緊縮與包圍著我,瘋狂地刺激著我的感官,同時也讓第二次嘗到男女歡情的凌兒領受到不可思議的極致狂歡。這時我感到自己快要忍不住了,旋轉著狠勁抽插著,吃力的大口喘著粗氣,緊接著一股濃濃的精液隨著一次深深地插入,從我的龜頭射入凌兒的體內。

從那一夜開始,我就完全把自己的女兒當作了妻子,並且深深的愛上了她,夜夜春宵。在凌兒高中畢業後,她就嫁給了我,至今我們還愉快的生活在一起。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校長吃肉,我喝湯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我把小姨子變成床上寵物
情迷咖啡室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曾經混跡黑道的日子
心中的艷遇
美姐馴服計畫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