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娟娟,半年多前曾順著老公去做過一次按摩,就是那種帶有色情成份的按摩。我們結婚快四年了,性生活算是美滿……所謂美滿是很難定義的,總之就是我喜歡跟他做愛,沒有那些專家們說的退燒、厭倦或是什麼的。

  而之所以會去按摩,全都是因為老公愛逛色情網站,看到一些換妻故事後就跟我在床上逗來逗去。反正就是好玩,做愛時加點幻想沒什麼不好的,也就是假裝老公不是我老公這樣。

  我們是對很普通的夫妻,老公是個小主管,而我則是個再單純不過的家庭主婦。說到性,我們大概也跟天下所有的夫妻一樣,彼此之間沒什麼忌諱;也就是看看a片,做愛時來點花招——性幻想或是小道具之類的,偶爾也會上網看看色情小說……老實說,我總感覺那些小說是寫給男人看的,或是男人假裝成女人寫的,都是些在真實生活裡不可能發生的事情。老公看得很興奮,但是那些故事是真是假,身為女人的我可是清楚得很。

  反正就是鬧著鬧著,後來老公真的申請了個qq,背著我在網路上登起徵求換妻的帖子。被知道後我生了好一陣悶氣,感覺像是被侮辱一樣,這輩子我就只他一個男人,都已三十歲了還搞這種亂七八糟的花樣?老公說「也就是好玩嘛!誰說一定要答應別人」等等。沒料到回應者還真的一堆,只是沒真正夫妻就是,多半是一些單身的想要佔點便宜。

  看了他們的那些聊天記錄,說不心癢是騙人的,那段時間裡老公幾乎是天天要,我也感覺到特別容易興奮。只是說真的來上一段,就連老公也承認不可能如色情小說裡說的那樣簡單……婚外情我還相信一些,但是隨隨便便就來段夫妻交換,就弄些3p群交的,有那樣容易?光憑qq裡的幾句話就選定個不認識的陌生人,誰有這膽子?美醜、胖瘦等等不說,萬一對方事後勒索你該怎麼辦?跟朋友,拜託,以後不要做人了麼?

  有天在床上老公神秘兮兮的說:「我們去花錢按摩怎樣?」這是他從聊天好友那聽來的。幾個臭男人聊天時亂扯,都說是從別人那聽來的,誰知道真確不真確?當時我也沒理會他,老公這人說風就是雨,過了興頭很快就都忘了……只是這次老公就沒斷過這話題,說:「就是按摩按摩,又不是一定會做些什麼。」

  我想也是因為安全,安全永遠是女人第一考量的。有老公在身邊,按摩師又是花錢請的,去賓館休息登個記也很方便……最重要的是,我無法讓自己跟別的男人真的做愛,幻想可以,偶起念頭可以,但在真實生活裡這根本就是自殺。既然老公纏著想要,嚐鮮的心我也有的。

  其實,每個女人都有這種想跟別的男人來上一段的念頭,不是因為不愛老公或性不滿足,就只是純粹的想要冒險一下。我想老公也是這樣想的,冒險是一回事,但要冒險必須在可控制的範圍內,有誰笨蛋到不帶降落傘跳下飛機?

  那次我們按摩後,有半年確實讓我們的性生活達到前所未有的熱烈,但那只是個插曲,就像是你不能把a片裡的主角給撈出來一樣。

  上次的按摩我記憶猶深,雖然是難以接受,但事實上是很刺激的。起初是有罪惡感,想想一個陌生男人在妳老公面前……那種事後的感覺。不過因為老公一點都不在意,反而之後每次做愛都假裝成那個按摩師,那種刺激更甚於被按摩時的感覺。所以,如果你老公夠開放的話,我勸你們可以嘗試一下,半套就好,凡事是不可以勉強的。

  我沒拒絕,然後老公跑到客廳拿來報紙,這該死的傢伙竟然早已在上頭畫了一堆紅色圈圈。老公的意思是,聽說某些按摩師是男人、女人都來的,所以希望能挑一下。我一點都不想參與意見,光想到要找人按摩都已經緊張到半死了,哪還有力氣管他的遊戲?最後老公選了個「正宗消除疲勞油壓男師」,我同意了,看起來挺正經的,起碼對他的印象是比較正經。
  電話裡我聽到老公在問:「下午可以嗎?」然後問到每節的時間、價錢、是否也幫男人按摩等等,到最後,老公竟然還問那人有做全套嗎?我在一旁急著想阻止老公的胡說八道,但是又不好出聲……感覺上對方似乎是猶豫了一下,也不知道跟老公說了些什麼。

  掛了電話後我生氣了。老公好聲的解釋說,他只是想確定這按摩師是否有做半套,因為那廣告實在是太正經了……既然我好不容易答應,他可不想遇到個真正的「正宗消除疲勞油壓」男師。好吧!雖然說感覺丟臉,但反正老公喜歡,而且——老實說我有種想試試其他男人帶來的快感。

  老公說這人價錢頗高,高到讓人會心痛,然後他曖昧的笑著說:「要價這樣高,搞不好還真有什麼本事呢!」這按摩師是不算節數的,就是做到你認為夠了為止,在電話裡還一直強調著他真的是從日本學成回來的,按摩技術一流。當老公問他是否做全套時,這人沉吟了老一會,然後說:「這種事情要看感覺吧!要是太太到時感覺來了……」

  我再次警告老公:「只有這樣了,別多想其他花招!」

  那天,我還特地穿了性感的透明內衣。到了賓館,老公再次撥電話給那人,那人也回了通電話到賓館的房間確認。我先是坐在床上,但想想說把床弄亂了不好,又坐到椅上,總之心裡亂得是什麼也無法思考,一動也不敢動。老公自己也是一樣,一根煙接一根煙的,弄得滿房間烏煙瘴氣,我知道他也在緊張。

  門鈴響時我幾乎是蹦了起來,我慌亂地問老公:「我該站在哪兒?」我知道這問題很蠢,但是我真不知道該站在哪裡最適合。

  老公聳了下肩,親我一下,低低的說了聲:「我愛妳!」這句話讓我心頭的緊張去了一半,但剩下的一半依舊是讓我感覺要心臟病發了。

  按摩師是個非常壯碩的人,甚至有些胖,少說也有一米八吧!因為害羞,我低著頭,所以所以沒敢看清楚他的長相,但感覺上還好。你知道,我們女人是靠感覺看男人的,最重要的是感覺,要是感覺對了就對了。我站在離門最遠處的床角,想辦法讓自己站得自然些,努力擠出個微笑……

  按摩師的聲音很柔,他輕輕的問我:「怎樣稱呼?」老公幫我回答說:「就叫她娟娟吧!」

  他提著一個像是公事包的包包,然後從裡面掏出一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玩意,接著問道:「要不要先洗個澡?」

  我是洗過澡出門的,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又感覺應該要洗個澡……現在要我面對一個男人,萬一他的意思是要跟我一起洗呢?想到這,我突然感到全身發熱,幾乎是連站都站不住了。我忙著說:「我洗過了,剛洗的。」

  接著他對我做了個脫衣服的手勢,我就紅著臉先脫掉外衣褲,露出了透明內衣,我發現他和老公都不約而同地盯著我的身體看,剛剛還感覺房間裡的冷氣好冷,這時倒希望老公能幫我調強一點。
  我鑽進了被單裡,兩隻眼睛不知道該把視線放到哪好,耳邊只聽到老公用著不同於平時的乾澀聲音說:「我太太很怕癢,所以……」

  按摩師先表示了一下遺憾,然後又提了一下自己的技術如何如何。總之我全沒聽進去,這時我只想我該往哪看才不會失禮,或許我該閉上眼睛?不過這按摩師很有禮貌……嗯!如果你也想找個按摩師輕鬆一下的話,我建議你先在電話裡感覺一下他的態度。

  「娟娟……嗯,介不介意衣服?」按摩師用著輕柔的聲調暗示著我說:「油壓會弄髒哦!」

  我躲在被單裡開始脫掉胸罩,在脫內褲時我遲疑了一下……倒不是遲疑該不該脫,既然到了這,人家也來了,沒道理不脫的。我想的是,在薄薄的被單外應該可清楚看到我的動作,要怎樣脫才能優雅呢?老實說,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我脫得是否優雅。

  雖然是蓋著被單,但我已全裸,那種感覺——怕、緊張、興奮都有。但是這被單,只需要輕輕一掀就……老公過來接過我的內衣,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後,便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翹著二郎腿又開始抽煙。

  這時按摩師也開始脫衣服了,他解釋說是油壓,所以他也要脫。讓我放心的是,他沒脫光,還留下了一條小小的內褲。我並沒刻意地去注意,但還是瞄到一眼,他的屁股很結實,跟身材搭配起來感覺很有力量;至於那地方……感覺鼓鼓的,和老公的沒有什麼兩樣。

  然後他要我翻過身子。我翻過身子趴著,臉壓在枕頭上,不用望著他讓我感覺到好過了些。然後我心想:這個死老公現在在幹嘛?看著自己老婆被別人隨便摸嗎?到底這是我在享受,還是他在享受?
  按摩師慢慢地掀掉了我身上的被單,隨著被單的移去,皮膚接觸到了屋裡的冷空氣,這提醒了我,我的軀體已毫無保留地呈現在一個陌生男人眼裡……

  我猜這不是真的油壓按摩,只是乳液而已,乳液倒在我的身上好涼。「妳的身材真好,皮膚這樣白,妳老公好有福氣!」按摩師的聲音很輕,他低聲說話讓我感覺自己正背著老公做著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但其實房間很小,我知道老公是一定聽得到的。

  他的讚美雖然可能只是一種職業習慣,但聽到耳朵裡就是舒服,羞澀感開始消失。我說過,女人是靠感覺活著的。

  他先是按摩我的肩膀,非常溫柔,邊按摩還邊在我耳邊問:「這樣會痛嗎?會不會太用力?……」剛剛的緊張已經開始消除,真的很舒服,舒服到我忘了自己身邊有個只穿著內褲的男人,舒服到忘了自己身無寸縷,舒服到快要想睡了。

就在我精神放鬆之時,按摩師的手開始下移,移到我的背。按摩我肩膀時還好,但往下我就開始癢了……我真的是個很怕癢的人,每次我要是生氣或是鬧情緒時,老公就會用呵癢這招來對付我。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我身子的哪一部份是不怕癢的。

  雖然癢,但又不好意思說出,你知道,女人都怕人笑的。我想我身體扭了一下,這人也是老道,那麼輕微的動作都讓他給發現了!他低聲問我:「會癢?」我輕輕的「嗯」了一聲。

  他的聲音真的很溫柔,而且心又細,原本的羞澀感幾乎沒了,剩下的只有信任,就像是我對老公的信任一樣。當然,一大部份也是因為我是趴著的,似乎只要能把臉藏著就增加了不少安全感。

  他的手繼續一邊按著一邊慢慢往下移,到腰部時,我「嗤!」的一聲笑出來了,在聽到我的笑聲後他也笑了,於是整個房裡的緊張全都消失了。這是種很特殊的體驗,當你暴露了自己的缺點而發現對方並不在意你的缺點時,兩人的關係會立刻拉得很近。

於是我告訴他,我怕癢,腰尤其不能碰……跟他說話是很自然的一件事情,就像是我告訴我的美容師,我希望吹怎樣的髮型一樣。這種輕鬆只維持了一秒,因為他的手離開了我的腰,滑到了我的臀部時。

  他並沒心急地想做些什麼,先是在我臀上倒了些乳液,然後開始搓揉著。有幾次我感覺他就要碰到我的陰部了,是那麼的接近,但像是不小心滿懷著抱歉一樣,立即又離開了。我知道他終究會摸到那兒的,但還是感覺會怕,有些事情是你永遠也無法成為習慣的。

  在緊張卻又期待的心情下,他的手卻已離開了我的臀部,又再往下移了,我一方面有點失望他放棄開始幹什麼「正事」,一方面又開始擔心腿上的癢神經太敏感。

  這人突然開始輕揉起我的腳來,然後說:「妳的腿好美,又白又細,真的好美……」我知道他是真心的,最起碼我感覺是,感覺就是我生命裡的全部。

  接著他開始吻我的腿,還扶著腳背去撫弄他的臉頰,像是發現了什麼世界最美的珍寶……一開始我抗拒地想要抽回,沒有人親過我的腿,也沒人稱讚過我的腳,或許我爸媽有,但起碼我有記憶後就沒了。他沒像剛剛按摩時那樣放過我,將我拉了回去,親吻著,我感覺到他的舌頭在腳趾間鑽動……

  不是生理上的那種快感,而是一種心理上的感動,我幾乎有想哭的感覺。這是第一次有人親吻連我自己都從沒注意過的地方。

  有人說,女人是被開發出來的,我告訴你,這句話真的是百分之百的真理。從第一次牽手,到與老公的初吻、愛撫,我還記得第一次摸到老公肉棒時的那種驚嚇。女人很少知道自己要什麼,或不要什麼,需要有個好男人來牽引。我們不像男人那樣粗魯,女人是像貓一樣獨立的動物,我相信沒有兩個女人對性的感覺是相似的,任何你能找到的性教育書籍,至少都有著三分之一以上的謬誤。

  時間像是過了有一世紀久,我完全陷在一種感動的情緒中,甚至沒注意到他的手來到了我的股間。等他觸到我下體時,我才發現到他的手好大,雖然大卻是細膩的。他並沒直接侵犯那最隱秘處,只是在大腿間來回撫摸,偶而不經意似地碰觸到股縫間又立刻移開了,似有似無的,我感覺全身都要鬆了、散了。這一切依舊不是快感,但卻知道他在摸我,這個溫柔的男人正在摸我……

  他的手慢慢地覆蓋在我的陰部上,完完全全的覆蓋而又緩緩地揉動著,像是個守護神一樣。過了好一會,他的手指探測似的開始在縫隙間裡裡外外地遊走,突然他探到了我最敏銳的陰核,就這樣輕輕的帶過一下。那一瞬間,我「嚶!」地哼了一聲,我知道自己不該叫的,但我就像是艘原本漂蕩在溫柔的海洋中的小船,突然間的一聲雷擊……

  我發現我早濕了,他的觸摸讓我感覺到在我的陰核上早沾滿了愛液,他的手指輕鬆地在其上滑走、撥弄著。我全身的肌肉都被喚醒了,我控制不了地拱起了臀部,但他依舊是那樣的溫柔,不急躁也不擔心。

  第一次的快感是慢慢來的,除了緊抓著床單外,我什麼都沒辦法做。這如潮的快感始終無法退去,不是像人說的一波又一波的起伏著,而更像是海嘯,你永遠不知道它的高處在哪。

  他的手是那樣輕,深入我下體時是那樣的自然,我能聽到自己下體發出的水聲,有如海浪拍擊著礁石……我能忍著不發出聲音,但是身體卻沒辦法,我想要翻滾、想要躍起,但是身體卻是向下墮的,一股無力感升了起來,除了儘量將臀部抬高迎向他外,我毫無辦法。我想我就要哭了,或許我已經哭了……只是他的溫柔仍是不肯放過我。

  我不知道自己能有這樣多水,就像是決堤般的一發不可收拾。其實不需要做愛,也不需要任何動作,現在我坐在這裡回憶起當時下體發出的那種淫蕩聲音,整顆心就像會要爆炸一樣,臉龐也紅得像個蘋果。

  然後他的手離開了,頓時間我感覺整個人一下空了起來,手也離開了床單。我想,要不是有床單讓我抓著,我早就要尖叫了起來,用我全部的力氣叫著。

  他把我轉了過來,這人力氣好大,就像是天神一樣,在我毫無感覺的情況下輕輕地將我抬起翻了過來。側過頭我正好望到老公,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但卻知道剛剛的一切他全盡入眼底。老公依舊是叼著煙,維持著剛剛的坐姿。

  不知道是羞愧還是興奮,有種情緒佔滿了我的胸膛。我的男人正看著我被人玩弄,而我卻不知羞恥地得到高潮……在老公那,我感覺到一股愛意,我知道他愛我這樣,愛我將自己最真的一面放縱出來。不過很難,我只能將我的情緒轉向床單,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手指好痠。

  他整個人靠了過來,趴在我的胸前吻著我的乳頭,摸索著。他輕輕地在我的乳房上撫摸,不時地輕撫我的乳頭,我的乳頭也很敏感,他每摸我乳頭一次,我全身就顫抖一次,就像我老公射精時全身發抖一樣。

  他的臉靠了過來,一張樸質的臉龐,帶著些許風霜。我突然有種想要吻他的衝動,但這念頭實在太傻了,不是嗎?

  他輕咬著我的耳垂……天啊!沉重的呼吸聲在我耳邊響起,我感覺整個人都暈眩了。就像是被抽離靈魂的破娃娃一樣,我身體已然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那呼吸聲,厚重的呼吸聲……暈眩感持續著,像是漣漪一樣散開,又重新開始,不斷地擴散著……這人找到了我的弱點,最弱的弱點,他除了告訴我我的腳很美外,還找到了我最脆弱的地方。

  「喜歡嗎?」他在我耳邊呢喃著。無法控制地,我說了:「喜歡!」我想我還保有一絲理智,要是這人是我老公的話,我就要重重地摟住他,大聲的說「我愛你」了。

  我可以感覺到他下體在我腰間蹭著,很硬……我想他是故意的,或許他想要我?正想到這時,他一手伸向我的下體,一手輕撫著我的頭髮,說:「妳好美,真的好美……有人告訴妳,妳很美嗎?」

  然後撫摸我頭髮的手離開了,他溫柔地捉住我的手去碰了一下他的下身,隔著那條小小的內褲。是因為嚇到吧!這是我第一次碰到除了老公之外其他男人的下身,我從所有的夢中驚醒了過來,立刻縮回了手。他也沒再強迫我,轉移開了身子,輕輕推開我的雙腿,開始親吻我的下體。

  那是一種羞恥加上快感的融合,我仍試著收了一下雙腿而成為半開半合的模樣,然而他輕輕地就把我的雙腿又完全地推開到了兩邊,整個陰部就這樣張開在一個陌生男人眼前。他的舌頭在我的陰核上打轉,心底的感覺卻是一波又一波快感襲來……

  隨著高潮,本來仍微微用力的腿徹底地放鬆打了開來,我迎向他,只希望更接近、更接近……然後我終於出了聲,開始放縱地呻吟著。所有的羞恥都被丟開了,我只知道我要、還要,我要他給我更多的快樂。

  我不知道我叫了「我愛你」沒,但我想我至少叫了「給我……再給我……」真的不是因為他舔得有多美,而是因為我打開的腿,我正打開雙腿迎接著這個男人。

  我累了,氣幾乎要喘不過來……他又回到了我的耳邊。不斷交叉著的快感,各種不同的快感,隨著他的親吻,我什麼都忘了……我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伸出了手,從他內褲裡掏出了肉棒。

  起先我只是輕輕摸著,感覺它的硬挺,感覺那肉棒的跳動、肉棒的粗壯。慢慢地我開始瘋狂起來,不故一切地搓揉著,我腦子裡只想搓到讓它射精,射出好多好多的精液……

  他的手終於插進了我的下體,隨著他手指的動作,我是越來越興奮,也感覺到他的興奮。我舒服得簡直就要瘋了,感覺自己在床上用力地扭動著我的臀部,不停地發出呻吟與喘息聲。

  高潮來了!我挺起下身,幾乎是瞬間又來了另一次高潮……我好累,抓不住他迷人的肉棒,也再挺不起腰了。真的好累,我不知道自己一共享受了多少次高潮……我好想吻他,但這是不行的,我知道這是不行的。

  似乎是時間到了,還是他認為我夠了?事實上我也是滿足了,雖然這種滿足不是插入式的完美滿足。但我知道等等我有老公,我會要老公插我一次或是兩三次,等這個按摩師走後,老公要是不肯,我會強暴他的……但此時,我腦子裡全都是按摩師那根肉棒的影子。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和網絡女孩做愛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為了救活兒子, 少婦將自己肉體奉獻給淫醫
喝醉的姐姐
處女膜的眼淚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