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被公司調往東歐的p 國工作,本來按規定,老婆是可以跟我出國去隨任的,可她在國內有她的事業,所以不願出去當家屬。無奈,我只得獨身前往。

一人在外,業餘時間猶難打發,除了上網、看電視外,實在也是無聊以極,寂寞難挨。有時找幾個華人朋友去家中餐館喝喝酒、聊聊天來消磨時光。

在p 國的華人圈子裡,我結識了一對中年夫婦,因我們常在一起喝酒聊天,慢慢地大家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他們是九十年代初到p 國來的。開始時,兩口子靠肩扛背駝地從國內倒騰點兒服裝賺錢,經過十年的艱苦努力,他們的買賣越做越大。現在,他們不但在該國擁有好幾家中國服裝專營連鎖店,而且在周邊國家也開了幾家店。

他們夫婦倆都是40來歲,男的姓王,女的姓李。由於和老王接觸得更多些,所以互相見面也就更隨便些,不知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我們互相稱兄道弟起來,我稱他王兄,他稱我牛兄。

他們已經取得了p 國的永久居留權,拿到了綠卡,還買了豪華的住宅和一棟別墅。雖然他們掙了不少錢,在當地的華人中算是混得最好的。但是,為了生意,這兩口子也夠忙的,整天忙得不著家,三天兩頭地在外邊跑,還要時常回國訂貨。

他們有個女兒叫嬡嬡,那年剛好18歲,正在p 國上高中。老王告訴過我,嬡嬡8 歲時隨他們到p 國定居,現在她已經很熟練地掌握了p 國的語言,如果僅聽

說話不見人的話,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個中國女孩子。老王說,讓他著急的是嬡嬡都快不會說漢語了!他們倆口子忙生意,平時沒功夫管她,帶她回過幾次中國,她說生活不習慣鬧著回來,如此下去,怕是過不了二年,她就一句中國話也不會說了。

我見過一次嬡嬡,那次是應邀到她家坐客。小姑娘夠得上是小美人了:1 、72米的個子,修長的雙腿,絕對是模特的材料,一張瓜子臉上兩個淺淺的酒窩,水靈靈的杏核眼彷彿會說話,皮膚白晰而細嫩,一頭濃密的烏髮披在肩上,好一個東方小美女!

不過,這孩子的脾氣也夠古怪的,她爸叫她喊我牛叔,她就是不叫,還用眼睛斜楞著看我,一臉的不霄。對她爸、媽也是愛搭不理。老王對我解釋說,平時光在外邊忙,很少能回家陪孩子,覺得挺對不起孩子的,所以總是遷就她,都把她慣壞了。

一個週六,老王給我打來電話,要我到他家去一趟,說是有事商量。我心裡納悶,能有什麽事呢?我準時趕到他家,他們一家三口都在。老王笑瞇瞇地看著我說:“牛兄!你可得幫幫小弟,我想請你給嬡嬡補習中文,你千萬不要推辭!每個月四次,每週六一天,我會付給你報酬的…。”對老王的這番話,我感到很突然,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我想那嬡嬡還不知道是什麽態度呢,她可不是個省油的燈!我扭頭看了眼嬡嬡,沒想到她竟沖我點了幾下頭。既然如此,我還好說什麽呢?於是就對老王說:“都是朋友,還談什麽報酬?只是本人水平也有限,盡力而為吧。”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起初,我擔心那個小丫頭不好好學,還跟我搗蛋,所以有些提心吊膽。結果出乎我的預料,她學得極其認真。我給她講故事、講歷史、讀書,逼她用中文與我聊天,幾個月後,她的中文會話能力顯著進步,閱讀水平也有提高。她的父母高興得一個勁兒感謝我。

夏天到了,老王夫婦準備回國去訂冬裝,打理一些生意上的事,要走一個多月。臨走前,他們特意把嬡嬡託付給我,要我不但繼續教她中文,在生活上也能多關照一下。聽老王講,在嬡媛小時候,每當他們夫婦有事出遠門,都是把她寄養在一個p 國人的家裡,現在她大了,再有我給照顧一下,他們夫婦就更放心了。

老王夫婦走了沒幾天,嬡媛就放了暑假。週六又到了,我照例準時來到她家,一進家門,見她身邊放著一隻小旅行箱,就笑問,你也要出門旅行?小姑娘沖我笑笑,神秘地說,今天咱們把課堂搬到我家別墅去上,如何?我會給你一個驚喜的!

早就聽說她家在B 湖風景區有棟漂亮的別墅,我還從未去過,這次正好是個機會,何不去開開眼?於是就點了點頭。媛媛拎著小旅行箱帶我去她家的停車位,我心裡打著問號:就一天的功夫,還帶個箱子乾什麽?雖有疑問,可人家女孩子的事,我也不便多問。

媛媛已經考取了駕駛證,她堅持要自己開車。一個半小時​​後,車子開到了她家別墅門前。別墅建在一個大湖附近,離湖岸僅不足100 米,別墅周圍綠草成茵,

遠處樹林成片,顯得異常幽靜。這裡的別墅並不太多,稀稀拉拉散落在沿岸的草地或樹林中,是個典型的富人別墅區。

她家的別墅是座磚木結構的二層小樓,很大的院子裡種滿了各種花草和果樹,後面還有一片樹林。別墅一樓是兩間臥室和一間大客廳,還有廚房和衛生間等;二樓有三間房,以及衛生間和儲藏室;一層的下面還有間很大的半地下汽車庫,車可以直接從院子開進車庫裡。

媛媛直接把我引到了二樓…她的閨房。她的閨房也有20平米左右,是那種斜頂式的,房頂上的木樑漆著古桐的顔色,顯出一種古樸而粗獷的韻味,可是這種風格的房間好像不適合作少女的閨房啊。我問媛媛為何不在一樓選擇一間房?她瞪了我一眼說,我才不願意和他們住得那麽近呢!

屋裡傢俱、電器一應俱全,奇怪的是,在房子中間的一根房樑下邊,放著一張四條腿的長桌子,與整個房間的佈局極不協調,不知是乾什麽用的。我坐在沙發上,一邊打量著整個房間,一邊問今天聊什麽話題?嬡媛站在長桌旁邊,面對著我說,能問幾個漢語單詞嗎?我說當然可以。她用手指了指自己隆起的胸部問,這叫什麽?我一楞,轉而一想,以前上課從未涉及過這類話題,她已經是大姑娘了,既是學中文,想知道人體各器官的名稱也在情理之中。

於是我答“這是乳房”。

接著,她轉過身去,屁股沖著我,用手拍了拍她那微微上翹的,渾圓的,充滿肉感的屁股,又轉回身來問,這叫什麽?

“屁股。”

“那裡面的那個眼兒呢?”

“叫肛門,也叫屁股眼兒!”我的話音剛落,媛媛竟坐到了長桌上,叉開雙腿,用手揉搓起自己的陰部來!這時的我,已經是滿臉通紅,不知所措了。

她瞇縫著眼,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然後用一種怪怪的語調說,我不問了,咱們看個光碟吧。說著,不等我的反應就跳下桌子,從衣服口裝裡掏出一張光碟放到影碟機上。

這是一張日本的有關性虐的光碟,是我生平第一次見到畫面如此清晰(不帶馬賽克)、內容又如此全面的高質量光碟。裡面的內容包括捆綁、打屁股、虐肛、虐陰等等,看得我血脈噴張,下麵的小弟弟也不爭氣地一個勁兒提“抗議”!其實,我曾想制止媛媛,然後憤怒的拂袖而去,思想鬥爭也相當激烈,但最終還是慾望戰勝了理智。

當光碟裡的內容放過多一半時,媛媛不知何故離開了房間,我自己接著看。剛剛看完,只見她一絲不掛地光著屁股走了進來!呀,這東方小美女裸體的樣子真是迷人!她身材的勻稱和苗條簡直就是無可挑剔,看得我眼都直了。

她把帶來的小旅行箱放在我身邊的沙發上打開,塬來裡邊都是玩性虐的工具,真是五花八門,應有盡有,看得我眼花潦亂。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的實物,以前只是在網站上看到過圖片。我問嬡媛,這東西萬一被她父母發現如何得了?她笑了笑說,我才不會讓他們看到呢!平時這東西是放在我朋友家的。我問是男朋友嗎?她說不是,只是在一起玩的朋友。她說這位朋友的父母離異,他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我已經知道嬡媛今天的意圖了,但是心裡仍固守著最後一道防線,那就是媛媛是朋友的女兒,我不能做對不起朋友的事。

嬡媛從箱子裡撿出一根粗的假陽具,然後坐到對面的長桌上,把它很熟練地插入自己的陰道,我連忙制止:你那麽年輕,就把自己的女兒身給破了?!她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你以為這是哪裡?這是歐洲!我們班裡的所有女生早都不是女兒身了!”

我目瞪口呆。

她一面起勁地用假陽具在自己陰道裡抽插著,一面用她那美麗的杏核眼漂著我說:“來呀!來玩兒我呀,來性虐我呀…。”

我沒理她,她接著說,我看你很有男人味的,沒想到是外強中乾,你是個膽小鬼!

“我說你個死丫頭!你不要嘴硬,惹惱了我,讓你哭都來不及!”

她輕衊地咧了咧嘴:“那就來吧,本姑娘奉陪到底,膽小鬼!”

她的話一下子激怒了我,使我這個長期處於性饑渴,多年來一直拼命壓抑著的慾望一下子如火山爆發般地噴湧出來。我從沙發上蹦起來,沖到長桌跟前,很粗暴地把嬡媛按趴在長桌上,用繩子把她的手、腳都綁在桌腿上,又把一個枕頭塞到她的小肚子下部,使她的屁股更往上翹起,再用一根繩子把她的腰部和桌子捆了幾道。我從她的旅行箱裡找到一柄二尺來長,專門用來打屁股用的板子,我掄起板子就狠狠朝她的屁股上打了一板子,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音,一條鮮紅的板子印出現在她那雪白而細嫩的屁股上。

媛媛除了“唉呀”了一聲外,居然還沒忘了罵我一聲“膽小鬼!”氣得我一板接一板的打下去。一聲打屁股聲,一聲“唉呀,膽小鬼!”的罵聲,一直打到20多板子才停下手來,再看她的屁股,已經被我打得紅腫,一道道的凸起的板子印縱橫交錯,慘不忍睹。可是嬡媛仍不肯甘休,嘴裡還在“膽小鬼!膽小鬼”地罵著!我不想再打了,要真把她打壞了也是麻煩事。

既然已經開了頭,何不玩個痛快?反正也是那麽回事了。我給媛媛解開繩子,命她躺在長桌上,她的屁股一碰桌子麵,疼得她一個勁兒倒吸氣,可還是順從地按我的要求,把雙腿曲起,身體成M 型躺好,一改她剛才蠻橫的樣子。我是想先用手摳弄一下她的肛門和陰道,然後再使用工具。我將右手食指插入她的陰道,中指插入她的肛門,在裡面細細地把玩著,體會著她的肛門裡面和陰道裡面僅隔一層薄肉的感覺。

她也沒閑著,一邊輕輕呻吟著,一邊斷斷續續地和我說話。她問我知不知道在古代的朝鮮有一種專用在女人這兩個地方的酷刑?我說不知道。

她告我這種刑法是用削尖的木棍插入女人的陰道,刺破腸壁後再從肛門裡穿出來…;她還告我,古代土爾其有種刑法,把削尖的木樁埋於地上,令受刑者坐於木樁之上,木樁會刺入受刑者肛門,漸入內臟,約一晝夜而死,這種刑法使受刑者相當痛苦;最後,她還給我講了越戰期間,美軍在越南女人身上用過的酷刑,諸如將燒紅的鐵棍插入肛門;把浸滿汽油的棉花塞入女人陰道點燃;用酒精噴燈燒燙肛門;把一根根鋼針沿肛門週邊扎入體內,扎滿一圈後,再用粗棍子往肛門裡邊塞等等。這些事對我來說,簡直是聞所未聞。

我奇怪,這丫頭小小年紀,她是從哪裡知道這些的呢?當然她強調並不是自己想要受到這樣的刑法,只是覺得自己一邊被男人玩著,一邊談論著這種事,更感到刺激而已。她說這種話最好由我來說,效果才更好。

我在媛媛的旅行箱中翻出了一件陰道擴張器,立即引起了我的興趣。我長到這把年紀還從來沒有見到過女人的小穴裡邊究竟是啥樣子?那裡是女人的私處,對男人來說,永遠都有一種神秘感和誘惑力。可是以前,我何曾能有這樣的機會呢?

媛媛的陰毛已經長得很旺盛了,濃濃的、密密的,只是有些發黃,且軟軟的。我用手扒開她的小陰唇,將擴張器的鴨嘴徐徐插入她的陰道深處,然後調正螺栓,擴張器的鴨嘴漸漸把她的陰道口撐開。我用手電筒照著,仔細觀察她的陰道深處,裡面的子宮口清晰可見。子宮口有點像肛門,也有皺折,只是粗大一些,可能將來生小孩時,子宮口需要張開得更大的緣故,而且顔色與肛門也不一樣,是鮮嫩的粉紅色。

 

 

那年我被公司調往東歐的p 國工作,本來按規定,老婆是可以跟我出國去隨任的,可她在國內有她的事業,所以不願出去當家屬。無奈,我只得獨身前往。

一人在外,業餘時間猶難打發,除了上網、看電視外,實在也是無聊以極,寂寞難挨。有時找幾個華人朋友去家中餐館喝喝酒、聊聊天來消磨時光。

在p 國的華人圈子裡,我結識了一對中年夫婦,因我們常在一起喝酒聊天,慢慢地大家就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他們是九十年代初到p 國來的。開始時,兩口子靠肩扛背駝地從國內倒騰點兒服裝賺錢,經過十年的艱苦努力,他們的買賣越做越大。現在,他們不但在該國擁有好幾家中國服裝專營連鎖店,而且在周邊國家也開了幾家店。

他們夫婦倆都是40來歲,男的姓王,女的姓李。由於和老王接觸得更多些,所以互相見面也就更隨便些,不知是從什麽時候開始的,我們互相稱兄道弟起來,我稱他王兄,他稱我牛兄。

他們已經取得了p 國的永久居留權,拿到了綠卡,還買了豪華的住宅和一棟別墅。雖然他們掙了不少錢,在當地的華人中算是混得最好的。但是,為了生意,這兩口子也夠忙的,整天忙得不著家,三天兩頭地在外邊跑,還要時常回國訂貨。

他們有個女兒叫嬡嬡,那年剛好18歲,正在p 國上高中。老王告訴過我,嬡嬡8 歲時隨他們到p 國定居,現在她已經很熟練地掌握了p 國的語言,如果僅聽

說話不見人的話,根本就不知道她是個中國女孩子。老王說,讓他著急的是嬡嬡都快不會說漢語了!他們倆口子忙生意,平時沒功夫管她,帶她回過幾次中國,她說生活不習慣鬧著回來,如此下去,怕是過不了二年,她就一句中國話也不會說了。

我見過一次嬡嬡,那次是應邀到她家坐客。小姑娘夠得上是小美人了:1 、72米的個子,修長的雙腿,絕對是模特的材料,一張瓜子臉上兩個淺淺的酒窩,水靈靈的杏核眼彷彿會說話,皮膚白晰而細嫩,一頭濃密的烏髮披在肩上,好一個東方小美女!

線上A片

不過,這孩子的脾氣也夠古怪的,她爸叫她喊我牛叔,她就是不叫,還用眼睛斜楞著看我,一臉的不霄。對她爸、媽也是愛搭不理。老王對我解釋說,平時光在外邊忙,很少能回家陪孩子,覺得挺對不起孩子的,所以總是遷就她,都把她慣壞了。

一個週六,老王給我打來電話,要我到他家去一趟,說是有事商量。我心裡納悶,能有什麽事呢?我準時趕到他家,他們一家三口都在。老王笑瞇瞇地看著我說:“牛兄!你可得幫幫小弟,我想請你給嬡嬡補習中文,你千萬不要推辭!每個月四次,每週六一天,我會付給你報酬的…。”對老王的這番話,我感到很突然,一點思想準備也沒有。我想那嬡嬡還不知道是什麽態度呢,她可不是個省油的燈!我扭頭看了眼嬡嬡,沒想到她竟沖我點了幾下頭。既然如此,我還好說什麽呢?於是就對老王說:“都是朋友,還談什麽報酬?只是本人水平也有限,盡力而為吧。”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起初,我擔心那個小丫頭不好好學,還跟我搗蛋,所以有些提心吊膽。結果出乎我的預料,她學得極其認真。我給她講故事、講歷史、讀書,逼她用中文與我聊天,幾個月後,她的中文會話能力顯著進步,閱讀水平也有提高。她的父母高興得一個勁兒感謝我。

夏天到了,老王夫婦準備回國去訂冬裝,打理一些生意上的事,要走一個多月。臨走前,他們特意把嬡嬡託付給我,要我不但繼續教她中文,在生活上也能多關照一下。聽老王講,在嬡媛小時候,每當他們夫婦有事出遠門,都是把她寄養在一個p 國人的家裡,現在她大了,再有我給照顧一下,他們夫婦就更放心了。

老王夫婦走了沒幾天,嬡媛就放了暑假。週六又到了,我照例準時來到她家,一進家門,見她身邊放著一隻小旅行箱,就笑問,你也要出門旅行?小姑娘沖我笑笑,神秘地說,今天咱們把課堂搬到我家別墅去上,如何?我會給你一個驚喜的!

早就聽說她家在B 湖風景區有棟漂亮的別墅,我還從未去過,這次正好是個機會,何不去開開眼?於是就點了點頭。媛媛拎著小旅行箱帶我去她家的停車位,我心裡打著問號:就一天的功夫,還帶個箱子乾什麽?雖有疑問,可人家女孩子的事,我也不便多問。

媛媛已經考取了駕駛證,她堅持要自己開車。一個半小時​​後,車子開到了她家別墅門前。別墅建在一個大湖附近,離湖岸僅不足100 米,別墅周圍綠草成茵,

遠處樹林成片,顯得異常幽靜。這裡的別墅並不太多,稀稀拉拉散落在沿岸的草地或樹林中,是個典型的富人別墅區。

她家的別墅是座磚木結構的二層小樓,很大的院子裡種滿了各種花草和果樹,後面還有一片樹林。別墅一樓是兩間臥室和一間大客廳,還有廚房和衛生間等;二樓有三間房,以及衛生間和儲藏室;一層的下面還有間很大的半地下汽車庫,車可以直接從院子開進車庫裡。

媛媛直接把我引到了二樓…她的閨房。她的閨房也有20平米左右,是那種斜頂式的,房頂上的木樑漆著古桐的顔色,顯出一種古樸而粗獷的韻味,可是這種風格的房間好像不適合作少女的閨房啊。我問媛媛為何不在一樓選擇一間房?她瞪了我一眼說,我才不願意和他們住得那麽近呢!

屋裡傢俱、電器一應俱全,奇怪的是,在房子中間的一根房樑下邊,放著一張四條腿的長桌子,與整個房間的佈局極不協調,不知是乾什麽用的。我坐在沙發上,一邊打量著整個房間,一邊問今天聊什麽話題?嬡媛站在長桌旁邊,面對著我說,能問幾個漢語單詞嗎?我說當然可以。她用手指了指自己隆起的胸部問,這叫什麽?我一楞,轉而一想,以前上課從未涉及過這類話題,她已經是大姑娘了,既是學中文,想知道人體各器官的名稱也在情理之中。

於是我答“這是乳房”。

接著,她轉過身去,屁股沖著我,用手拍了拍她那微微上翹的,渾圓的,充滿肉感的屁股,又轉回身來問,這叫什麽?

“屁股。”

“那裡面的那個眼兒呢?”

“叫肛門,也叫屁股眼兒!”我的話音剛落,媛媛竟坐到了長桌上,叉開雙腿,用手揉搓起自己的陰部來!這時的我,已經是滿臉通紅,不知所措了。

她瞇縫著眼,目不轉睛地盯著我,然後用一種怪怪的語調說,我不問了,咱們看個光碟吧。說著,不等我的反應就跳下桌子,從衣服口裝裡掏出一張光碟放到影碟機上。

這是一張日本的有關性虐的光碟,是我生平第一次見到畫面如此清晰(不帶馬賽克)、內容又如此全面的高質量光碟。裡面的內容包括捆綁、打屁股、虐肛、虐陰等等,看得我血脈噴張,下麵的小弟弟也不爭氣地一個勁兒提“抗議”!其實,我曾想制止媛媛,然後憤怒的拂袖而去,思想鬥爭也相當激烈,但最終還是慾望戰勝了理智。

當光碟裡的內容放過多一半時,媛媛不知何故離開了房間,我自己接著看。剛剛看完,只見她一絲不掛地光著屁股走了進來!呀,這東方小美女裸體的樣子真是迷人!她身材的勻稱和苗條簡直就是無可挑剔,看得我眼都直了。

她把帶來的小旅行箱放在我身邊的沙發上打開,塬來裡邊都是玩性虐的工具,真是五花八門,應有盡有,看得我眼花潦亂。我也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的實物,以前只是在網站上看到過圖片。我問嬡媛,這東西萬一被她父母發現如何得了?她笑了笑說,我才不會讓他們看到呢!平時這東西是放在我朋友家的。我問是男朋友嗎?她說不是,只是在一起玩的朋友。她說這位朋友的父母離異,他有一套屬於自己的房。我已經知道嬡媛今天的意圖了,但是心裡仍固守著最後一道防線,那就是媛媛是朋友的女兒,我不能做對不起朋友的事。

嬡媛從箱子裡撿出一根粗的假陽具,然後坐到對面的長桌上,把它很熟練地插入自己的陰道,我連忙制止:你那麽年輕,就把自己的女兒身給破了?!她嘴角浮起了一絲冷笑:“你以為這是哪裡?這是歐洲!我們班裡的所有女生早都不是女兒身了!”

我目瞪口呆。

她一面起勁地用假陽具在自己陰道裡抽插著,一面用她那美麗的杏核眼漂著我說:“來呀!來玩兒我呀,來性虐我呀…。”

我沒理她,她接著說,我看你很有男人味的,沒想到是外強中乾,你是個膽小鬼!

“我說你個死丫頭!你不要嘴硬,惹惱了我,讓你哭都來不及!”

她輕衊地咧了咧嘴:“那就來吧,本姑娘奉陪到底,膽小鬼!”

她的話一下子激怒了我,使我這個長期處於性饑渴,多年來一直拼命壓抑著的慾望一下子如火山爆發般地噴湧出來。我從沙發上蹦起來,沖到長桌跟前,很粗暴地把嬡媛按趴在長桌上,用繩子把她的手、腳都綁在桌腿上,又把一個枕頭塞到她的小肚子下部,使她的屁股更往上翹起,再用一根繩子把她的腰部和桌子捆了幾道。我從她的旅行箱裡找到一柄二尺來長,專門用來打屁股用的板子,我掄起板子就狠狠朝她的屁股上打了一板子,隨著一聲清脆的聲音,一條鮮紅的板子印出現在她那雪白而細嫩的屁股上。

媛媛除了“唉呀”了一聲外,居然還沒忘了罵我一聲“膽小鬼!”氣得我一板接一板的打下去。一聲打屁股聲,一聲“唉呀,膽小鬼!”的罵聲,一直打到20多板子才停下手來,再看她的屁股,已經被我打得紅腫,一道道的凸起的板子印縱橫交錯,慘不忍睹。可是嬡媛仍不肯甘休,嘴裡還在“膽小鬼!膽小鬼”地罵著!我不想再打了,要真把她打壞了也是麻煩事。

既然已經開了頭,何不玩個痛快?反正也是那麽回事了。我給媛媛解開繩子,命她躺在長桌上,她的屁股一碰桌子麵,疼得她一個勁兒倒吸氣,可還是順從地按我的要求,把雙腿曲起,身體成M 型躺好,一改她剛才蠻橫的樣子。我是想先用手摳弄一下她的肛門和陰道,然後再使用工具。我將右手食指插入她的陰道,中指插入她的肛門,在裡面細細地把玩著,體會著她的肛門裡面和陰道裡面僅隔一層薄肉的感覺。

她也沒閑著,一邊輕輕呻吟著,一邊斷斷續續地和我說話。她問我知不知道在古代的朝鮮有一種專用在女人這兩個地方的酷刑?我說不知道。

她告我這種刑法是用削尖的木棍插入女人的陰道,刺破腸壁後再從肛門裡穿出來…;她還告我,古代土爾其有種刑法,把削尖的木樁埋於地上,令受刑者坐於木樁之上,木樁會刺入受刑者肛門,漸入內臟,約一晝夜而死,這種刑法使受刑者相當痛苦;最後,她還給我講了越戰期間,美軍在越南女人身上用過的酷刑,諸如將燒紅的鐵棍插入肛門;把浸滿汽油的棉花塞入女人陰道點燃;用酒精噴燈燒燙肛門;把一根根鋼針沿肛門週邊扎入體內,扎滿一圈後,再用粗棍子往肛門裡邊塞等等。這些事對我來說,簡直是聞所未聞。

我奇怪,這丫頭小小年紀,她是從哪裡知道這些的呢?當然她強調並不是自己想要受到這樣的刑法,只是覺得自己一邊被男人玩著,一邊談論著這種事,更感到刺激而已。她說這種話最好由我來說,效果才更好。

我在媛媛的旅行箱中翻出了一件陰道擴張器,立即引起了我的興趣。我長到這把年紀還從來沒有見到過女人的小穴裡邊究竟是啥樣子?那裡是女人的私處,對男人來說,永遠都有一種神秘感和誘惑力。可是以前,我何曾能有這樣的機會呢?

媛媛的陰毛已經長得很旺盛了,濃濃的、密密的,只是有些發黃,且軟軟的。我用手扒開她的小陰唇,將擴張器的鴨嘴徐徐插入她的陰道深處,然後調正螺栓,擴張器的鴨嘴漸漸把她的陰道口撐開。我用手電筒照著,仔細觀察她的陰道深處,裡面的子宮口清晰可見。子宮口有點像肛門,也有皺折,只是粗大一些,可能將來生小孩時,子宮口需要張開得更大的緣故,而且顔色與肛門也不一樣,是鮮嫩的粉紅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阿姨與外甥
為了老公的升職-推上巔狂的高峰!!!
都是表妹惹的禍 
3個淫蕩援交妹
表姐給我介紹的小處女
我的表姊產乳中
情色岳母
我幫年輕女房東吸奶
享受妻和繼女
補習補上三母女
熱門小說:
處男之洗浴中心破處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