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洲三島,運長春。不夜風光無極。寶閣瓊樓天上聳,突兀巍峨千尺。綠檜喬松,丹霞密霧,簇擁神仙宅。漫漫雲海,奈何無處尋覓。遙想徐福當年,樓般東下,一去無消息。萬里蒼波空浩渺,遠接天涯秋碧。痛念人生,難逃物化,怎得遊仙域。超凡入聖,在乎身外身易。

做這一首<無念俗·仙境>的是一位南宋有名的武學名家,有道之士。此人姓丘名處機,是全真教的第五任掌教,詞中所描述的仙境乃桃花島,當年全真七子同登桃花島,為江南七怪求情之際,丘處機為島上的秀麗風光傾倒,寫下這首詞。

此時桃花島上卻沒有詞中說描述的仙境般嚴肅冷清。幾個孩童的嬉戲聲不時從桃林深處傳來,在島中有一汪小湖,在這孤懸海外的小島上,湖中的水卻是淡水,自然是奇怪之極。此時湖邊岩石上,有一黃衫女人正在漿洗著一堆衣服,口中卻在默念著這首詞,心中默想:「卻也難為丘處機這老道,做出這般好聽的詞來。超凡入聖自然是說的爹爹的武功了。」這女子便是時任丐幫幫主,大俠郭靖的妻子黃蓉了。此時黃蓉已年近三十,正與郭靖隱居在桃花島相夫教子。桃花島內的啞僕早已在黃藥師離島前遣散。整個島內僅有郭靖,黃蓉,柯鎮惡,以及女兒郭芙,武氏兄弟和楊過七人。雖然冷清倒也悠閒。黃蓉除了早晚教導楊過習文外,宛如一般村婦般負責著幾個人的飲食穿衣,她的廚藝本就是天下無雙,這近一年的隱居中,悉心研究廚藝,更勝以往。

那郭靖柯鎮惡倒也罷了,四個孩子每到飯時便翹首以盼,連楊過這般執拗的性子卻也不得不對郭伯母的飯菜歎服。黃蓉本是個孩兒性的女子,每次看著自己做的飯菜被搶食,樂得心花怒放。在這島上隱居倒也其樂融融。黃蓉每思及此,便有一煩心事湧上來:「飲食自然沒有什麼問題,但洗衣我卻實在愁苦。」原來每次漿洗七人衣物時,四個孩子和郭靖的自然不提,那柯鎮惡的衣服卻是污穢不堪,尤其是襠部常有黃白之物沾染在上。黃蓉對這位大師父原本就無甚好感,看著他污穢的衣物心裡更覺生憎。

柯鎮惡本是市井之人,目不視物後,更不通人事。雖年有五十有餘,但仍保持童子之身。也曾在夜裡做過那男女之夢,對自己夢遺竟毫不知情。雖然也曾常用手來慰藉,事畢後只當自己射出一股熱熱黏黏的水來,渾然不知那精液是有顏色的,只當如水一般是無色透明的。這便苦了黃蓉,每次撥開柯鎮惡的內衣褲,便覺得一陣噁心。她本是生性好潔之人,對郭靖愛極,也就強忍這厭惡用手來揉搓那襠部沾染的穢物,看著自己嬌嫩的手沾滿了老瞎子的穢物,不由心中一陣悲苦反胃。

終於將衣物洗完,天色也漸黑了。「定要讓靖哥哥知曉此事,一刻我也不能強忍了。」黃蓉下定決心要與郭靖訴說此事。

晚飯後,安排四個孩子睡了,黃蓉回房後見郭靖在燈下看書,笑道:「靖哥哥,那《武穆遺書》當真如此難懂?需你每日這般苦讀。」郭靖見嬌妻回來,掩書笑道:「蓉兒,我本就是不擅謀略之人,這書中兵法萬千,我惟有熟讀硬背下來,慢慢參悟這裡面的變化。至於臨陣應變之巧,更非我所能。那便無法可想了。」

黃蓉深知自己這位夫君腦筋憨直,絕非帶兵之材。便慰言道:「想那岳武穆英雄一世,最終也未能直搗黃龍,你我凡人,但盡我所能罷了,莫以此恐慌。」

郭靖道:「蓉兒,你這話說的是極。」頓了一下,盯著黃蓉發呆道:「蓉兒,你機變勝我百倍,若你是男兒身就好了。」

黃蓉嗔道:「傻哥哥,又說傻話了,我要是變成男兒身,你捨得嗎?除了做你的妻子,我什麼都不做,管那什麼勞什子驅逐韃虜,我只要我的笨牯牛靖哥哥。」郭靖一聽「哈」的一聲笑了出來,說道:「是極,是極,是我疏忽了,你變作了男兒身可就不能做我的妻子了。那我自然萬分不捨的。」說罷,將黃蓉攬入懷內,在她耳邊輕言道:「蓉兒,你真好看。」

黃蓉坐在郭靖懷內,早覺得胯下有根硬硬的頂著,笑道:「不羞麼?每次開始前都只會說這一句。」郭靖訥訥道:「我此刻心裡只想到你好看,再找別的好聽的話,我萬萬說不來了。」黃蓉察覺到自己的雙乳已被一雙大手揉搓著,不禁含笑低語道:「便是你此生只會說這一句,我總是聽不厭的。」言罷,輕搖蠻腰,用自己的臀肉磨擦著胯下的肉棒,隔著衣裙只感到硬熱的男根支著自己的陰戶,那翹臀便是挪動一分也不能,只軟軟的讓那男根支在陰戶上,不多時,竟由那男根頂端冒出一股熱氣傳到那兩瓣陰唇上,陰唇被這股熱氣衝開,那熱氣鑽入洞內,只覺得肉穴內每一處都讓那熱氣撩得癢了起來。

黃蓉酥軟著身子,斜睨著郭靖道:「靖哥哥,你又要這樣作弄蓉兒了。」郭靖憨憨一笑,也不答話,雙手卻伸入那黃衫內,捉住那對嬌嫩的白乳,用力的揉搓著,皺眉道:「蓉兒,怎地又沒穿小衣。」黃蓉俏笑道:「不喜歡穿那勞什子,島上只有四個孩子,大師父又目不視物,蓉兒是故意沒穿的。偏你有這麼多規矩。

“郭靖心下不喜,暗道:「蓉兒對我自然一心一意,但如此未免輕佻了些。」他自幼便隨江南七怪學藝,對仁義道德看的極重。黃蓉則受父親熏陶,認為只要自己喜歡不影響別人,那便是再大的約束也是放屁。所以房中事大部分花樣倒都是黃蓉所想所用。那郭靖只知道摸乳,男上女下。

黃蓉愛極郭靖,但有能使郭靖舒服的法子無所不用,舔舐男根,糞門,為郭靖乳交,她本是極聰穎的女子,但凡自己身子能給郭靖快感刺激的,無所不用。郭靖雖不喜,但如此也覺得甚有快感,也就隨她去了。故每次房事,黃蓉直如在玩弄一具死屍一般,足交,乳交,舔陰,舔糞門。而郭靖則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待黃蓉服侍完後便男上女下抽插一直到射精。一個花樣百出而另一個呆板僵直,倒也煞是有趣。

郭靖摸乳良久,黃蓉忽掙扎著從郭靖懷裡出來,俯在桌上,臀部高高翹起,對郭靖叫道:「靖哥哥,你這樣弄一下蓉兒。」郭靖看到黃蓉拉起下裙來,站在桌前,上身伏在桌上,本來白嫩的翹臀從中間分開露出嫩嫩的菊蕾和粉紅色的一道縫隙。郭靖暗想:「天下女子這般眾多,又哪裡及得上我的蓉兒萬一,偏生從哪個角度看都是這麼好看。」想著不禁脫口道:「蓉兒,你真好看。」黃蓉笑叫道:"傻哥哥,蓉兒只給你一個人看,別人便是想一下也是萬萬不能的。」轉頭看到郭靖還在傻呆呆的看著自己的臀縫,不禁大羞,叫道:「郭大俠,請你寵幸蓉兒!」郭靖方醒過來,蒲扇般大小的雙手按在嫩白的嬌臀上,挺著男根,一插即沒。黃蓉嬌呼一聲:「靖哥哥,蓉兒裡面好癢。」那郭靖哪裡還聽的見,雙手緊緊抱住黃蓉的纖腰,來回僅抽插數下,虎吼一聲,便洩了元陽。

黃蓉只覺得陰戶內更加的奇癢難當,叫道:「靖哥哥,你射了麼?」回頭看時,郭靖已坐在椅子上,內心不由得愈發的瘙癢,說道:「靖哥哥,蓉兒還要。」

郭靖皺眉道:「蓉兒,你我俠義之士,萬不可沉迷與這淫字上面。」黃蓉吐了吐舌頭,不敢再說話了。但陰戶內仍是濕淋淋的,如萬千小蟲在內蠕動般,萬般無法,只得強忍著,心內卻不禁大奇:「為何上次偷看楊康欺負穆姐姐時候,時間那麼長,靖哥哥卻只抽插數下,便已射了。」兩人雖一個愚直木訥,一個機辯無雙,卻都是思想單純之人。完全不知道世間竟有早洩這樣的事,只道個人情況不同,理應如此。

二人上床入睡,黃蓉卻念著白日洗衣時柯鎮惡之事,欲向郭靖說以後大師父以後衣物不想洗了。卻見郭靖吞吞吐吐,也似有話對自己講。便柔聲說道:「靖哥哥,你我真心相待,我敬你愛你,便如你敬我愛我一般。現在又有了芙兒,理應更加貼心了,有何話不能直言。」郭靖握著黃蓉的手,長歎一口氣,說道:「蓉兒,我自幼在大漠長大,七位師父待我如同己出。自我幼時便遠赴大漠,在那邊疆野塞一待就是十六年,耗盡了青春,我五師父甚至連性命也留在了那裡,為了那個承諾,他們無怨無悔,他們都是鐵骨錚錚的好男兒,奇女子。在我心裡,實在是如親生爹娘一般也不能報答他們大恩之萬一。」

黃蓉聽他說的激動,伸手緊緊的抱住他,輕拍著郭靖的後背道:「靖哥哥,我都理解,我們以後肯定好好待大師父便是。」心下卻想道:「這下可不洗他的衣物也不能了。」郭靖又在她耳邊喃喃說道:「現下六位師尊已經過世,他們終究不能看到我了,如若他們知道我現在武功這般好,還學會了兵法,心下不知會有多歡喜。」黃蓉感到自己臉上微微發涼,方知郭靖在自己耳邊低泣,淚水打濕了自己的臉龐。卻也不敢多說什麼,只是緊緊的抱住郭靖,聽他繼續在耳邊述說道:「只留下大師父一人,他眼睛又不方便,我唯有把對七位師父的孝意報在他一人身上。如果可以有用我甚至願意把自己的眼睛挖出來給大師父。可終究也不知道怎麼報答他老人家。傾我所有,盡我所能無所不可。」

黃蓉吐了一下舌頭笑道:「大師父一生正直俠義,可沒圖過你什麼回報。」

郭靖緊了緊身子說道:「就因為如此,我才更加的佩服大師父。蓉兒,有件事我不知道該不該說,我也不知道我說出來是對的還是錯的,想來想去,定然是不對的,但我也唯有對你說了。」黃蓉輕笑道:「靖哥哥,你我夫妻還有什麼話不可以說呢。」郭靖吞吐道:「剛才我從大師父房前經過,我好像聽到有些喘息聲音,我怕大師父身體不好,就在窗外看了一下,結果看到大師父在床上正用手套弄那物事,我看到後心裡一直恐慌,現在靜下心來想一下,大師父終身未娶,有此行為也算正常,但我想來想去,總覺得大師父既有需求,總得想法子讓他老人家滿足才是。他自我幼時遠赴大漠,說來今天這般也是因我而起。蓉兒,我該怎麼辦?」

黃蓉聽的暗暗心驚,心想:「這事問我我能有什麼法子,莫不是我這傻哥哥又鑽牛犄角了?」當下默不作聲。

郭靖看了一眼黃蓉說道:「蓉兒,我對大師父敬若天神,自然不肯尋那煙花女子來侍奉大師父,我輩俠義中人,也不肯找那良家女人行那不義之事,我知道你心裡有我我心裡也有你,但我想來想去,終不知道該尋何人侍奉大師父。」黃蓉心下早已聽懂,郭靖拐這麼一個圈子,說的是什麼意思了。心下覺得冰冷,仿佛冰水澆頭一般。萬不料心愛的靖哥哥有一天會說服她去服侍別的男人。當下推開郭靖,側身朝裡臥了,默不作聲。

郭靖恍如未見一般繼續說道:「蓉兒,我知道你委屈,你現在肯定很怒,但大師父對我恩重如山,我只恨自己未生得女兒身,現在惟有求你代我,你要惱我恨我,事畢後即使一刀砍了我,只要大師父能開心,我也顧不得了。」黃蓉哭道:「大師父!你就只有你的大師父,靖哥哥,你就不想想蓉兒了嗎?蓉兒既已做了靖哥哥的女人,別人便不能碰我一根手指,靖哥哥,你看一下蓉兒,你捨得讓蓉兒做那腌臢事情嗎?」郭靖抱住黃蓉,撫摸著黃蓉光滑的後背說道:「若是別人我自然是一千個一萬個不肯,但大師父待我恩重如山,我粉身碎骨都難報萬一,何況現在我們做的還沒到那個地步,蓉兒,我們既然傾心相交,就求你和我一起報答他老人家,不好嗎?」黃蓉心下氣苦,但深知郭靖秉性,此事若非早已下定決心,他是萬萬不會說出口來的。當下不禁又氣又急,哭道:「你就為難死蓉兒吧,明知道我愛極了你,萬不願拂你所願,偏要我做這般不倫的事。」郭靖也不說話,只是緊緊的抱住黃蓉。

良久,黃蓉泣道:「好吧,既然是你要求的,我終究不能再說什麼,但只此一次,再有下一次可再也不能了。」頓了一下又道:「大師父一生正直,若我去服侍他,他定不能同意,反會看輕了我,那便當如何?」郭靖呆了一下,只以為說服黃蓉此事便已成了,渾然未曾想過柯鎮惡也萬不會同意這般不倫之事。茫然不知所對。黃蓉又歎道:「罷了,靖哥哥我自有法子,但事畢你不可對我看輕,也不能嫌棄於我,否則此事我萬萬不能同意。」郭靖歎道:「那是自然,你為我做了如此大的犧牲,我唯有對你更加憐惜。」二人議定後,相擁而睡不提。

卻說次日晚飯後,柯鎮惡回房後便感到腹中不適,便似一團火一般灼烤著自己的身體,那下身也堅硬的似鐵一般。他向來穩重,倒也能忍住,勉強喝了一碗涼茶,只感到身上越發的燙了起來,卻不曾知道黃蓉在盛飯時候故意拌入了「碧海潮生粉」,這藥乃黃藥師早年所制,黃藥師名字即為藥師,製出的藥來自然神效無比。自從練成碧海潮生曲後便不用這藥粉之類的物事,是以一直存放在藥房,未成想今日用在此處。

柯鎮惡但覺下身似要炸了開來,只得用手套弄,直覺得洩了出來方才快美。

這時候忽聽得敲門聲,只得強忍著起來開門,敲門的自然便是受郭靖請求而來的黃蓉了,他素來行為端正,雖下身堅立然對黃蓉卻無任何淫念。

黃蓉見柯鎮惡衣著骯髒,頭髮凌亂,面目蒼老,心內覺得萬般的憎惡。但不得不勉強笑道:「大師父,剛才用飯時候見你氣色不太好,送了點點心過來,你沒事吧?」柯鎮惡淡淡說道:「哦,是蓉兒啊,我沒事,你把東西放在桌子上面吧。」在黃蓉經過身邊時,柯鎮惡很清晰的聞到一股女人香,他失明後嗅覺原比一般人靈敏,若平日裡倒也罷了,偏今日不知道為何,下身蠢蠢欲動,一點刺激便使得自己方寸大亂,腳步不由得跟在那香氣的後面。

方走了幾步,便聽得「哎喲」一聲嬌呼,卻是撞在黃蓉身上,登時柯鎮惡便覺得一個又軟又熱的身體貼在自己的身上,下面堅硬的男根也頂在一個肉肉的地方。

只覺得男根一陣說不來的快美。不由得大窘,慌忙讓開來,喝道:「蓉兒,你快點出去。」

適才黃蓉被柯鎮惡撞了一下,她本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睡袍,被那污穢不堪的身體撞了一下便聞到一股強烈的體臭,伴隨著這體臭還隱隱的感覺到下身陰戶被硬硬的頂了一下,心下噁心,但想到郭靖凝重的囑托,當下銀牙一咬,暗道:「今日只當被鬼壓了便罷,今日事後,總教他遠遠離開桃花島,無顏再見靖哥哥。也省卻了與他日日相見。」當下強忍著心內的厭惡,強作憂心道:「大師父,你的身體到底有何不適,不能告訴蓉兒嗎?」說罷,伸手扶住柯鎮惡的手臂。

柯鎮惡感受到那柔軟的身體又貼近了自己,手肘處更感覺一個軟軟的肉球。

愈發的感到意亂情迷,心下仍存一絲明智,斷喝道:「蓉兒,出去!」黃蓉假意歎道:「大師父,我既與嫁與靖哥哥,與他待你是一般的,如同親生父母般,你身子不適,我不可能坐視。你先到床上躺下吧。」言罷,便擁住柯鎮惡,潛運內力,欲抱至床上。

柯鎮惡只覺得香軟滿懷,兩隻圓圓鼓鼓的肉球便貼在自己脊背上,耳垂被黃蓉的喘氣撩撥的癢癢的,他平生從未近過女色,此刻神智清明,明知此時萬萬不可產生邪念,偏偏身體不受自己控制般的想與這女體摩擦,那黃藥師學究天人,配出藥材豈肯與世間俗物一般,身間情藥往往使人迷失心智,性慾高亢。黃藥師既得了這「東邪」的外號,偏生造出這與世間淫藥大異的藥材,服藥後神智清明,清楚知道自己的所做所為,但身體卻受藥性影響,只服從自己原始的本能。

此時柯鎮惡雖知萬不可對黃蓉有和邪念,但身體卻不禁慢慢的搖晃著,感受那對肉球摩擦帶給自己的快感。只覺得每摩擦一次身上說不出的舒服快意。黃蓉萬分的不情願,但既答允郭靖,卻也只好忍受著柯鎮惡的摩擦,隔著薄薄的睡袍只覺得隨著這摩擦一陣陣快意從乳頭傳遍全身,這酥麻的感覺自乳尖起止於臀縫間,身體便覺得酸軟起來。終於把柯鎮惡移到床上,假意彎腰替他掩上被子時,把乳溝呈現在柯鎮惡面前,隨後又暗笑起來:「我倒忘了他本是看不到的。」

(哈哈,這個地方其實是我忘了。)

又見柯鎮惡面上痛苦掙扎之色,終於慢慢的伸出雙手似乎在尋找什麼。黃蓉便往前探身假意問道:「大師父你要什麼?我去給你拿。」雙乳卻故意往前送到柯鎮惡手邊,柯鎮惡聽到黃蓉的聲音,身體一顫,指尖便碰在黃蓉的乳肉上面,他本就在下意識的尋找著這方才給他帶來快感的肉球,一經抓住,哪裡還松的開。

雙手揉搓著這彈性十足的乳肉,便覺得是世上最舒適的事情,雖心內明知自己這般做法萬萬不可。黃蓉覺得自己的乳房被那枯木般的手掌捉住,腦子便轟的一下炸開了,覺得自己萬般的委屈,但卻不能有絲毫的閃躲。抬頭看柯鎮惡時,看到他乾癟的雙眼裡居然流出來兩行眼淚,喃喃說道:「蓉兒,大師父對你不起,老瞎子控制不住自己,你快快打死我吧。」黃蓉假意柔聲道:「大師父,只要你覺得快活,蓉兒便是死了也是值得的,你撫養靖哥哥長大,教他習武,我原應該報答你。」柯鎮惡聽她提起郭靖,手僵了一下,似乎在忍受著極大的矛盾,但終於控制不住,又繼續揉搓起來,眼淚卻越發的多了。

他暗罵自己道:「柯鎮惡,你這個老畜生,她是靖兒的妻子,你怎麼能作此禽獸行為。」黃蓉的雙乳被他揉搓多時,乳頭慢慢的硬立了起來,心下罵道:「這老瞎子難道只會摸這裡麼?是了,靖哥哥說他未經人事,想來也不知道該如何對待女子。」低頭卻看到柯鎮惡下體已被撐起一個帳篷,便問道:「大師父,你是這裡不舒服嗎?」言罷,便用手握住了那勃起的男根。

「啊……」柯鎮惡嘶啞的叫了出來,只覺得自己的肉棒彷彿被溫水泡過一樣,但立馬覺得不妥叫道:「蓉兒,你快點打死我吧,萬不可拿你的名節開玩笑。老瞎子不是人,今夜後萬萬不肯活在人世了。」他哪裡能看到,此刻黃蓉也淚流滿面,滿心的不情願,只覺得自己手中握的實在是天下最骯髒的東西。但偏偏又不能就此放棄,萬般的無奈委屈,強笑道:「大師父,我待你如同生父般,哪裡有這男女之分,便讓蓉兒服侍你。」言罷,竟從中衣內將手伸進去,直接握住那根肉棒,上下緩緩套弄著。

黃蓉甫一握住心裡便是一驚,暗道;「怎地老瞎子的那裡比靖哥哥大這麼許多,又比靖哥哥的粗了些許。」原來郭靖先天便有不足,那男根勃起後只如拇指大小,又有嚴重早洩,是以黃蓉心內吃驚。柯鎮惡邊覺得身下實是難以言喻的快感,雙手不知何時已伸進黃蓉睡袍內,直接在那白嫩的乳房上面揉搓,撥弄著那嬌嫩的乳尖。

「哦……」黃蓉低叫一聲,她本是身體敏感之人,自與郭靖結為夫婦後那郭靖在房事上只如行屍走肉般,卻不曾玩弄過黃蓉的身體,今番被柯鎮惡略一挑撥,便覺得舒適難當,那底下竟已濕透了。動情後黃蓉似也不覺得柯鎮惡髒臭了,直接把那肉棒從衣服裡拿了出來。那肉棒剛從衣物裡跳脫出來,黃蓉便嗅到一股惡臭,她用嫩嫩的手指翻開包皮,只見那龜頭上沾滿了白色的污垢,忍不住想要嘔吐。

黃蓉心下又氣又惱,賭氣暗道:「靖哥哥,你既忍心讓蓉兒服侍這又髒又臭的東西,蓉兒便弄給你看。」賭氣中便故意作賤自己,低下頭去竟將那沾滿白色污垢的龜頭含在嘴裡,強忍著嘔吐,用舌尖舔舐著那龜頭上的污垢。

柯鎮惡只覺得龜頭上一陣酥麻,似乎有個濕熱的東西在龜頭上蠕動,大驚道:「蓉兒,萬不可……」怎奈身子不聽使喚,那肉棒還在那小嘴裡聳動了幾下。黃蓉仔細的舔乾淨了龜頭,仍覺得不解氣,便說道:「大師父,蓉兒也癢。」說罷便托著自己的乳房,把乳尖抵在柯鎮惡的唇上。柯鎮惡哪裡還忍得住,張口就含住了黃蓉的乳頭,仔細的用舌尖撥弄著。

黃蓉越發情動了,抬身,便騎在柯鎮惡的身上,白嫩的屁股對著柯鎮惡的臉龐就坐了下去,那道濕淋淋的肉縫恰對著柯鎮惡的嘴唇,說道:「大師父,你不是想舔嗎,這裡也讓你舔。」

柯鎮惡只覺得兩個又大又軟的屁股落在自己的臉上,然後嘴唇邊被一個濕淋淋的肉體堵住了,他自不知這是黃蓉的肉穴,只是奮力的想張嘴呼吸,黃蓉只覺得自己陰戶四周被鬍鬚扎的癢癢的,臀下那緊緊閉合的嘴唇中竟然伸出一條濕熱的舌頭來抵在自己的陰唇上,舌尖頂開了自己的陰唇,整條舌頭蛇一般的往自己下身鑽去,郭靖平日裡從未如此待過自己,當下覺得又氣又羞又舒服,便感到一股尿意襲來,禁不住一泡熱尿便灑在了柯鎮惡的臉上嘴裡。

此時柯鎮惡藥性已然深入肢體感官,只覺得這股騷臭的熱尿便如瓊漿美酒般,忍不住大口的喝下。

黃蓉尿盡,仍覺得柯鎮惡嘴唇緊緊的吸著自己的陰唇,似還沒喝夠的樣子,舌尖在自己的尿道處嘬著,黃蓉心下大怒:「這老瞎子定是瘋了,連尿液也覺得如此美味。」又想起自己居然在別人面前失禁撒尿,登時臉紅了。

強忍著自己心中的鄙夷,說道:「大師父,今夜終教你知道女人的滋味。記住了,這是你的靖兒求我送你的。」事已至此,她已不用再遮掩了,索性把郭靖講出來,免得柯鎮惡看輕了自己。說罷,她便抬起玉臀,對著那已舔舐乾淨的肉棒坐了下去。柯鎮惡聽她提到郭靖,心裡五內俱焚,腦子裡像響了一個炸雷,只有一個聲音:「是靖兒讓她來的,我奸了靖兒的妻子,我奸了靖兒的妻子……」

然後便覺得自己堅硬的肉棒緩緩插入了一個柔軟舒適的肉洞裡面,他目不視物,只感到自己的龜頭在緩緩的分開那肉洞內的嫩肉,肉壁摩擦著龜頭的觸感分外的清晰。

黃蓉也覺得自己的陰戶從來沒像今天這麼充實過,那堅硬的肉棒只頂在自己深處的花蕊上,全身便一抽搐,心想:「原來還可以插到這裡,原來還可以這麼舒服,靖哥哥的偏這麼短小,每次在洞口摩擦。」當下便輕搖著自己的纖腰,讓那堅挺的龜頭頂在自己肉洞內最癢的部位。忍不住大聲的呻吟出來:「靖哥哥,插的蓉兒好快活。」柯鎮惡聽到這句話,又羞又愧,偏下面越發的堅硬起來。雙手緊緊的抱住黃蓉的屁股,自下而上狠狠的抽插起來,黃蓉只覺的肉穴似要被搗爛了,但那快感益發的強烈,大聲的叫道:「啊,大師父,干死蓉兒了,要插透了。」柯鎮惡聽到越發賣力抽插,幾百下後,兩人同時大叫一聲,一股濃精射在了黃蓉的陰道內。黃蓉只覺得渾身虛脫了一般,此前萬萬想不到原來男女間竟能達到如此快美的地步。輕輕的趴在柯鎮惡的身上,也不顧他的體臭,只覺得軟軟的不想動。柯鎮惡此時藥性已解,但覺得萬念俱灰,無法面對醒來後的現實,便也默不作聲。

良久,黃蓉覺得陰戶內的雞巴又慢慢的硬了起來,暗道:「這老瞎子也不正派,平時裝的那麼正直,此刻藥性已解,為何還這般。」柯鎮惡也覺得自己的肉棒又在黃蓉的陰戶裡可恥的勃起了,萬般不該,他此時已無藥性,但卻不知如何張口對黃蓉說話。黃蓉厭惡的橫了他一眼,猛地起身脫離了那已硬的肉棒,說道:「大師父,我們不能一錯再錯,我答應靖哥哥給你一次就是一次,所以……你自己解決吧。」言畢,轉身回屋去了。

翌日,夫妻二人再去柯鎮惡屋裡時,屋裡已人去樓空。黃蓉知他無顏再見郭靖,無臉在待在桃花島,一切和自己預想一般,卻不說破。郭靖卻茫然不知所以……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