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時近黃昏,商隊便停下不走了。尤八上前向商隊領路人詢問一番,回來對黃蓉說:「兄弟,領路的老王說前邊峽谷陡峭難行,常有商旅夜間心急趕路,不慎跌入懸崖,故而須得明日天亮,再行出發。」

黃蓉正要回話,卻見柳三娘和那華服公子向路邊密林深處走去,尤八見黃蓉不答話,便順著她的目光看去。看到柳三娘和那華服公子進了密林,不由拍拍黃蓉的肩膀,道:「這騷娘們肯定是忍不住,和那小白臉到那林子裡快活去了。」

黃蓉道:「那也不一定,沒準是人家另有其他事呢?」

尤八湊到黃蓉耳邊,嘿嘿淫笑道,「怎麼樣?黃兄弟,我們也跟上去瞧瞧?」

說著一拉黃蓉,向柳三娘走的方向行去。

黃蓉本想在此休息,轉念一想,這柳三娘和華服公子一路上太平無事,這時卻脫離商隊,難保不會有什麼陰謀之事,又怕尤八冒冒失失跟上去,反送了性命。

便和尤八兩人一同進了林子。

二人遠遠綴在柳三娘和華服公子身後,走了大約一炷香的功夫,忽見眼前一片開朗,這山中竟有一片平闊的土地,一道山溪潺潺而流,西側是一片高聳的懸崖,靠著懸崖竟立著一座小廟。

黃蓉不想這深山之中有這樣一座小廟,正在想這其中是否有詐,身邊的尤八卻興致勃勃,向廟中走去,嘴裡還嘟嘟囔囔的說道:「運氣不錯,今晚不用露宿,叫廟裡的和尚炒幾個熱菜,我們兄弟來個把酒夜談。」說著,還向黃蓉拍拍身上的酒囊。

黃蓉一把抓住尤八,示意他不要說話,二人悄悄走到廟邊的窗戶,探頭一瞧,只見廟裡青煙繚繞,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和尚正在念佛,柳三娘和那華服公子卻是半個人影也無。

「乖乖,怎麼沒見那騷娘們和小白臉?」尤八撓撓頭,對黃蓉說到。

黃蓉又仔細的看了看廟中的情形,發覺並沒有可以藏身之處,於是便拉著尤八走進廟中。

「小師傅,這兒只有你一個人嗎?」黃蓉問道。

那小和尚回過頭來,二人一見,不由心中暗自喝彩,只見這小和尚生的粉雕玉琢,竟似一尊瓷娃娃一般。這小和尚向二人施了一禮,道:「小僧明空,這兒只有我師傅和我二人,二位施主,有什麼事嗎?」

黃蓉又問:「小師傅,剛才是不是有一男一女來過?」

小和尚明空點點頭,道:「不錯,剛才是有一位公子和一位女菩薩來過。」

說到一位女菩薩時,這小和尚神色忸怩,竟似有些不好意思。

黃蓉見了暗自好笑,想這小和尚定是常年在山中,沒怎麼見過女子,見了柳三娘,把她當成了女菩薩。

尤八大大咧咧的問道:「那他們人呢,你師傅在哪兒?」

小和尚明空看來也甚是天真,不諳世事,對著兩個陌生人老老實實的回答:「我師傅和那兩位到後山的寒泉谷去了,要明天晚上才能回來。」

黃蓉問道:「他們去那裡幹什麼?」

小和尚道:「師傅在那裡種了天陽草和寒參,他們去那裡採藥了。」

尤八聽到三人採藥去了,也沒什麼興致,便道:「小和尚,我們晚上在你這兒借宿一宿,你看方不方便?」

「這~」明空猶豫了一下道,「我們這裡只有一間睡房,是我師傅睡得地方,他出去房門便上了鎖,此外便只有我睡的練功房了,兩位要是不嫌棄,我們三人擠一擠,到還行。」

尤八一聽,便和黃蓉說到:「兄弟,反正回去也是啃乾糧,露宿一夜,你看,要不就在這兒擠一宿?」

黃蓉猶豫了一下,便打定主意,向晚上潛入老和尚的房中看看有什麼線索,便道:「哥哥做主便是,小弟奉陪到底。」

「既如此。二位施主請隨我來。」明空領著二人向後方走去。這佛堂之後便是主持的禪堂,走過禪堂,便是一處天井,只見一條暗暗的走廊直通懸崖。

尤八叫道:「小和尚,怎麼走到懸崖裡去?」

小和尚明空摸摸光頭,笑道:「這懸崖下面本來有個洞,師傅把它改建成了練功房,我平時就睡在那兒。

三人走進練功房,只見這山洞口甚小,只容一人走過,但內腹卻很大,就像一個田螺殼一般。這洞彷彿天生,四壁光滑,竟連一絲縫隙也找不到。

尤八和黃蓉看了暗自稱奇,尤八忍不住叫了一聲,卻聽這一聲叫在洞中迴盪,激起一連竄的聲波,渺渺不絕。不由嚇了一跳。

小和尚道:「二位施主,這個洞中不能高聲說話,不然回音蕩漾,反而會聽不清楚。」

尤八奇道:「好怪的山洞,咱今天也算開了眼界啦!不知道為何要把練功房設在這兒?」

明空道:「師傅說,我練得功法,格外需要寧心靜神,這個山洞對禪定很有好處。」

三人說說笑笑,在洞中吃了晚飯。黃蓉在談話中旁敲側擊,卻問不出什麼來,只知道這明空是這兒的主持收養的孤兒,不免心中有些失望。尤八卻嫌這寺中飯菜太素,草草吃了幾口,聽小和尚說東面的林中有松雞出沒,便興沖沖地出門,打算捉幾隻來打打牙祭。

黃蓉正想要如何趁小和尚明空晚上熟睡,到主持屋中查看,卻見明空從角落裡挪了一個香爐出來,放在床邊,又拿了一些藥材,放入香爐,轉頭對黃蓉說:「這位施主,小僧平日這時都要練功,須得香爐中燒藥材,吸取藥力,施主恐怕聞不慣,要不請在外堂稍待如何?」

黃蓉見這粉嫩的小和尚卻一本正經的對自己說要練功,不由好笑,正待答應,腦中暗思,「也不知道這廟中人是何來歷,這小和尚練功,倒正是個好機會,說不定能從他的武功中看出些來歷。」便笑道:「小師傅不必客氣,我本是藥材商人,這藥味早就聞慣啦,不妨事。」

小和尚明空一直在這廟中,也不知道練武之人練功最忌諱一旁有人,見黃蓉說不妨事,便將爐中藥材燃起。

只見火光一閃,那藥材便在爐中升起一股青煙,一種香甜的氣味充滿了整個山洞。

黃蓉嗅了幾下,頓覺週身暖洋洋的,不由自主的便放鬆下來,心知這藥材的珍貴,便問道:「小師傅,你修煉的是什麼功法?」

小和尚道:「我師傅說我練得是天竺的『歡喜金剛羅漢金身大法』。」

黃蓉聽聞這古怪的名字,心中不由一突,卻見明空脫了上衣,從床邊的櫃中拿出一罐藥油,正往身上抹。

明空道:「施主,幫我在背上抹些藥油好麼?」

黃蓉接過藥油,只覺一股淡淡的腥臭之氣撲面而來,她問道:「這藥油的氣味怎麼這麼難聞?」

明空道:「這藥油乃是師傅採集數十種大蛇的精華,熬製而成,十分難得呢。

據我師傅說,不光對我的練功有用,對女子的皮膚更是保養的無上聖品。不過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黃蓉「撲哧」一笑,這小和尚天真可愛,長得又像粉團一般,不由激起她的母性。她拿起藥油,便幫明空抹在背上,觸手處只覺明空的皮膚光滑細膩,竟比自己年輕時的皮膚還要嫩上幾分。不由對這藥油起了幾分心思。任何女子也無法抗拒這種天性,黃蓉也不例外。正想著怎麼弄些回去,又轉眼一想,說不定主持房中便有這藥油的煉製藥方,要是找不到,便向這小和尚討要一些。

正在想處,只聽一陣衣物的「西索」聲,明空竟脫了個精光,站在黃蓉面前,把藥油抹遍了全身。

黃蓉吃了一驚,不過也沒放在心上,這小和尚明空也才十一二歲,對她來說還是個孩子。只見明空站到洞中,擺出種種匪夷所思的姿勢來。

黃蓉以前聽說少林寺的易筋經中便有不少古怪的姿勢,這明空所練的功夫姿勢如此古怪,看來是天竺武學無疑。

正想著,只見這小和尚明空擺了一個類似鐵板橋的姿勢,雙手反握在小腿處,頓時把那小雞雞露在黃蓉眼前。

黃蓉見這小和尚明空的小雞雞白白嫩嫩,腦中竟浮現出那日尤八那根粗壯黝黑的大陽具來。頓時覺得心中一蕩,忙強攝心神。但不知怎的,這心中的慾念一起,便如燎原的大火一般,席捲全身。不但渾身又軟又熱,胸前那被白布裹住的乳房,更是漲得厲害。那陰戶中一陣陣的騷動,不知不覺這底褲便有幾分濕意。

這時耳邊傳來明空的吸氣聲,黃蓉抬眼看去,不由「啊」的一聲驚呼出來,只見明空那白白嫩嫩的小雞雞,竟不知何時變成的一根豎的筆直的大淫具。那長度和尤八的陽物不相上下,但因為周圍沒有陰毛,看起來似乎比尤八的陽具更長。

這陽具週身青筋盤繞,卻不像成人的陽具那樣黑,通體白裡透紅,頂端的龜頭更是比尤八大上幾分,漲紅的如同一枚血卵一般,讓人一見就覺得散發著驚人的熱力。

黃蓉被這小和尚身上陽具驚人的變化給驚住了,只覺得這根大陽具豎在明空小小少年的身子上,有種說不出的怪異,又有著說不出的淫靡。

這根陽具彷彿有著神秘的魔力,黃蓉竟不知不覺走到明空身邊,伸出手去,輕輕的握住。

「啊——」明空發出一聲驚叫,原來這明空小和尚練的「歡喜金剛羅漢金身大法」原是天竺佛教歡喜宗的無上秘法,練到高深處,身體的形態、顏色都會發生變化,週身會散發一種異香,對女子有著無法抗拒的吸引力,但在未練到大成前最忌遇到女色。小和尚的師傅曾經告誡過他,不過明空涉世未深,也不知道世上有易容術一說,見兩人都是男人,便沒往心裡去。

殊不知這黃蓉的手一觸到明空那大的驚人的陽具,陰陽相吸之下,異變突生。

明空立即覺得一隻冰冰涼涼細膩柔軟的小手握住了自己身上那根直挺挺的陽具,腦中頓時「轟」的一下,原本運轉全身的功力竟如洪水一般,匯入丹田,直逼會陰。

黃蓉聽得明空驚叫,才回過神來,發覺明空已經軟軟的癱倒在地,她心知不妙,趕忙把明空扶到床上。只見明空混身血色全無,那根陽具卻又大了幾分,棍身變得血紅,直挺挺的翹著,並從馬眼處散發出一股若有若無的異香。

黃蓉慌忙問道「小和尚,你覺得怎麼樣?」

明空身子癱軟,無法說話,只是直直的看著黃蓉。黃蓉見明空無法說話,又把視線轉向那握在手中的粗壯陽具。那股異香一入鼻,便覺如同火星遇到乾柴一般,本來便在小腹處蠢蠢欲動的情焰,頓時燃遍全身。

黃蓉心知不妙,那慾火從小腹直燒到心底,彷彿要把她燒成灰燼一般。她只覺週身無一不熱,那雙乳和下身更是腫脹奇癢,不由自主的便撕開了衣襟。那赤裸的雙乳一遇到冷冷的空氣,雖然減去幾分燥熱,但卻愈發顯得敏感,嫣紅的乳頭高高翹起,硬的如同寶石一般。

「啊——」黃蓉口中發出細細的呻吟,覺得手中的大陽具「突」「突」的直跳。下身陰戶中的瘙癢越發的難忍,不由得便解下中褲,露出那如同滿月般雪白豐滿的屁股來。

黃蓉一解下褲子,便聽得身後輕輕傳來一聲異響,回頭望去,卻又不見動靜,便又把注意力轉回小和尚身上。

原來這聲異響竟是去寺外松林捉松雞的尤八發出,他在松林轉了幾圈,也沒發現什麼松雞,便懊惱的回來,剛走到門外,便聽到黃蓉發出的那一聲呻吟。

那聲音雖輕,可尤八卻聽得清清楚楚,經驗豐富的他一聽便知是婦人動情難忍的呻吟。不由便停下腳步,就著門縫往裡望去,只見明空小和尚赤條條的躺在地上,下身的陽具大的驚人,直挺挺的一跳一跳,似乎散發著無窮的熱力。而那黃兄弟卻上身衣衫半解,露出一對豐滿翹挺的奶子,下身赤裸,露出那渾圓肥厚的屁股來。那屁股形狀如同一顆豐滿的桃子,肥美多汁、白裡透紅,縱是尤八玩過眾多美婦,卻也想不出哪個及得上眼前的這個美臀。

尤八心道,原來我這黃兄弟卻是個女人裝扮的,怪不得生性愛潔,行動舉止文雅秀氣。聽說江湖上有些貌美如仙的女俠,喜歡易容裝扮成男子行走江湖,免得惹出不必要的麻煩,不知道這黃兄弟是哪位女俠所扮?她說她姓黃,莫不是名滿天下的武林第一美女郭夫人黃蓉?

尤八心中胡思亂想著,眼睛卻沒有一刻離了黃蓉。只見這「黃兄弟」撅起肥大的屁股,顫顫巍巍的便跨坐到小和尚的身上。那屁股正對著尤八,只見肥美雪白的屁股高高翹起,頓時把那飽滿濕潤的陰戶露了出來。那萋萋的芳草竟從胯下一直延伸到股溝,顯露出女人原本天生的性感多欲來。

黃蓉一坐上小和尚的身子,便迫不及待的將陰戶湊向小和尚的大陽具。只見她伸手捉住了那陽具,將屁股一撅,便將大半個龜頭吞入陰戶中。那龜頭一觸,便如同吞了一團火,那熱量直透全身。黃蓉一咬牙,將肥大的屁股往下一沉,只聽「滋」的一聲,那根粗壯的陽具便全部沒入了黃蓉的身子。

「啊!」黃蓉只覺陰戶中又酥又癢,火熱的陽具彷彿要把整個身子撐開,她實在忍不住那一插之下的快感,不由得便發出一聲淫叫。這一聲淫叫在洞中迴盪起伏,竟連綿不絕,聽在尤八耳中,如同天籟一般。

黃蓉開始上下套動肥美的屁股,發出一陣淫靡的「啪,啪」肉體撞擊聲。

「啊啊——啊!啊!啊!」黃蓉的口中發出一陣無意識的呻吟,尤八望去,只見明空那巨大的陽具在黃蓉的套弄下越發的粗大,一股股淫水順著棒身濕濕答答的流下,黃蓉屁股起落的一瞬,可以看到那白皙豐滿的陰戶被帶出小陰唇裡面的粉紅嫩肉,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淫水的瑩瑩反光。

「哦哦!我不行——了!我——要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啊啊!——」隨著那聲「啊!——」的長音,只見黃蓉的頭使勁後仰,肥大豐滿的屁股死死地向下一陣亂扭亂頂,接著全身一陣劇烈的顫抖……

只見高潮過後的黃蓉全身無力的趴在小和尚明空的身上,兩隻肥膩的乳房將小和尚的臉死死的埋住,山洞中猶自迴盪著黃蓉剛才那淫絕的浪叫。

黃蓉正喘息著,混身酥軟,享受高潮後的餘韻,只聽見身後「啪」的一聲,一隻大手打在了還在高潮餘韻中顫動的肥美屁股上。

「啊」黃蓉一聲驚叫,回頭一看,正是尤八,只見他渾身赤裸,胸前黑毛遍身,挺著一根不亞於小和尚的淫棍,正撲在自己身後,揮著那黝黑的大手,在自己的屁股上搓揉拍打。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從電影院約炮到多夜情以及走後門的真實體驗
日月斬
學姐喝了春藥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飛機上的小妹妹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