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前面】

明天要作 seminar 結果今天卻被小笨童拉去看電影,回來後把 paper 再看了一遍,看完後已經四點半了,精神卻反而出奇的好,既然睡不著,就寫寫文章吧﹗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寫關於愛情的故事,也許寫的不好,就請多多包含指教啦﹗

我最近情緒十分不穩定,每天晚上都有跳樓的衝動,在這種情緒下寫的文章,恐怕不會太好,但是不寫文章,又怕自己真的跳樓去了。無論如何要把它寫完,寫完後,一直到五月份,我都會停筆不寫其他故事,包括預備重打的舊故事。全力應付課業上的問題了。seminar 完,老闆跟我說﹕「你今天表現不錯喔﹗講的很好呀﹗」老闆,有你的支持,我一定兩年畢業。我一定努力用功,我下禮拜絕對不和魔豬去看MTV ,一定把你交代的paper看完。

還有,可不要以為文中的我真的是我 Lance,我才二十四,不是二十八,也沒錢開著太陽鑽泡女朋友。更不會用不正當手段騙女人上床。

還是繼續努力寫完吧﹗希望春假前可以寫得完。只要我的情緒夠穩定的話。

這次裡面有些人說的應該是台語,可是要我用台語來表達,實在是蠻難打的,所以我幾乎把所有台語的說法和語法,通通轉成類似的國語來表達。但是用國語來表達,語意和口氣又恐怕不如台語好。這樣吧﹗我老爸和老媽以及長輩們應該都是說台語。其他人則不一定,各位自行判斷啦﹗

好啦﹗正文開始了﹗
——————————————————————————–

我坐在鏡臺前,理髮師正在我的背後忙碌的吹著我的頭髮,我望著鏡子,卻什麼也看不見。

今天我要和儀結婚,吹完頭髮後,就要坐上租來的轎車到阿儀她家,把她娶進門。

嗯﹗要從哪裡開始呢﹖就從介紹我自己開始吧﹗我今年二十八,出生在一座小鎮中,這個怕你連看也看不到她一眼,但是我出生在這。

我的老爸是個農家子弟,可是在他十五歲時,我的祖父就到天上去了,所以他在分家產時,分到了一塊貧瘠的旱田,只能種地瓜﹑花生等等的雜糧。父親因此在十五歲那年就出外作學徒,學修理腳踏車,後來又學習修機車。不談這些,反正他在三十歲那年把我生了下來,我還有個大三歲的哥哥。

我爸修理機車到了他五十歲時,家裡的地旁邊卻開出了一條道路,因此我家那塊地就漲了十倍以上的地價,父親又過了一年半才賣出,家裡的存款就漲到了八位數字,呵呵﹗

所以在我大二那年,我家就成了有錢人。父親也不再修理機車了,他現在成天和我哥的兒子玩,偶爾就出外和他的朋友打麻將或是去釣魚﹔就因為阿儀的爸爸也喜歡釣魚,所以我才會和阿儀認識,甚至兩小時後,就要和她一起拜祖先,向一桌一桌的賓客敬酒。阿儀是我的第三個女朋友,要說她和前兩個女孩最大的差別就是﹕她該結婚了。那我對她的感覺是﹕這女的不錯,把她娶回家。

這樣說好像沒啥羅曼蒂克情調的樣子,可是,這是事實,我們兩個都該結婚了,我對她感覺不錯,她對我也是,好吧﹗這樣就結婚了吧﹗所以我們認識三個月,我就坐在這個椅子上,任那個理髮師玩弄我的頭髮。

這就好像是鬧鐘響了就要起床一樣,我們是年紀到了就要結婚。「這叫做鬧鐘婚姻。」,我高中死黨大鳥明這樣說。

大鳥明雖然是我的同學,可是他大我兩歲,因為他重考又被留級,兩年前他結了婚,新娘是他阿姨介紹的,那天晚上喝酒的時候,大鳥明這樣說。

當時我還笑他,現在我可真是心有戚戚焉啊﹗

「你愛我嗎﹖」阿儀第一次和我上床後這樣問我。

「愛妳呀﹗怎麼不愛呢﹖難道我剛剛還不夠愛妳嗎﹖要不要再愛一次﹖」我把她抱的更緊些。

「不是說那個啦﹗」阿儀笑著捶我,「我是說你的心裡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啦。」

「當然了﹗我心裡只有妳啊﹗小儀儀。」我說。

「你以後可不能變心喔﹗」阿儀望著我的眼睛說,她的眼睛裡有一種光芒,又好像是一個漩渦,要把我捲下去一樣。

「放心啦﹗我一輩子最愛的就是妳了﹗除非太陽從西邊出來,否則我決不變心。」我這樣說著。阿儀很高興的靠在我肩膀上。

那時候我想到小雪,她也曾這樣問我,不過可不是在床上,那時我還很純潔,沒這個膽。我那時說的是﹕「我們誰也不知道未來會如何,但我可以保證的是,我現在心裡只有妳,我現在最愛的也是妳。難道這樣還不夠嗎﹖」

事實證明是還不夠,因為後來我們分手了。不過,我現在是二十八歲,可不像二十歲的我那麼呆。未來的事我還是弄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一件事,如果我不對阿儀那樣說的話,我要費更大的功夫去哄她。這麼簡單的事,為啥我二十歲的時候不懂呢﹖二十歲的我真笨呀﹗

小雪是我的第一個女朋友,事實上,如果用我現在的標準來看,我們那時候恐怕只能算朋友,連好朋友都稱不上。

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我們都只認識彼此美麗又有禮的那一面,一直到分手的時候,她還沒見過我打撞球時那副模樣。不過話說回來,阿儀也沒看過,因為我兩年沒打過撞球了,唉﹗可憐的社會人士喔﹗

我和小雪怎麼認識的我都忘了,反正就是大學時代那種一對一的活動認識的。為什麼要追她呢﹖我想是因為好奇吧﹗我受了六年的和尚教育,大學又是讀工學院,真是滿腦子對女性的好奇,對愛情的憧憬,所以顯得一副猴急像,舉止既呆又痤。

初識小雪,並不覺得她很漂亮,套句我朋友的話﹕「女人嘛﹗兩個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

但是很奇怪的,她笑的很好看,每次我看她笑,總有種美妙的感覺,好像在夏天的早晨起床,往天上看去,在淡藍的天空上掛著一彎淺白的月,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有嗎﹖」小雪把杯子放下,微笑起來,「我都不知道。」她說。

「對對對﹗就是這樣的笑容。」我好像如獲至寶一樣,提高了音量「等一下,我拍張照片」

閃光燈亮了起來﹔我到現在還保留著這張相片,阿儀在翻我住的公寓時,找到了我大學時代的相簿。

「這是誰﹖很漂亮喔﹗」她用那種抓到我小辮子的口吻說,就像是媽媽看到偷糖吃的小孩一樣。

我看了看,跟她說﹕「那個呀﹗我的初戀情人呀﹗」這下阿儀好像是挖到寶一樣,纏著我說我和小雪的事。

結果我不得不跟她談了一個下午,所以,聽我的話,絕對不要跟女人談愛情故事,她們喜歡聽,而且會在日後翻出來找你算帳。

「那我笑起來像什麼樣子﹖」阿儀問我,我說﹕「像是會把我迷的死死的可愛笑容呀﹗」

阿儀一副失望的表情,她說﹕「我要一個像她那樣的形容詞啦﹗」

呵﹗真是開玩笑,我是二十八歲的成功房地產銷售員,我知道如何說明一間房子的好處和隱藏房子的壞處,可是我已經不是二十歲的我,我不會在半夜寫情書,寫詩,寫我如何的愛一個女人。

我只好用抄襲的,我說﹕「就像一千朵玫瑰同時開放的樣子呀﹗」

阿儀笑了,她說﹕「你才不會被一千朵一起開的玫瑰花迷的死死的。你只會被一千張一千圓的鈔票迷的死死的。」

我無言以對,難道我現在只喜歡錢嗎﹖

我和小雪的故事也很平常,剛開始,我好像日夜不停的灌輸自己,「你愛她愛的要命﹗」所以我不和朋友去打撞球,不打籃球,不騎車去兜風,不參加任何聯誼,有空就去找她,每天晚上絞盡腦汁寫情書,我不知道她是什麼感覺,她來找我總是已經到了才打電話給我,不管我正在幹什麼事,一定要我馬上去陪她。

不知道她當我是什麼,無線電計程車嗎﹖不過我那時是挺樂在其中的,和女生約會,牽牽小手,唬爛哄女生笑,親親小嘴,好像挺好的,比打司諾客好玩多了。

這是我那時的想法嗎﹖忘了,我那時應該沒這麼低級才對。我應該是很喜歡她吧﹗願意為她做任何事,只要她叫我去辦。真的,我那時候的日記上寫著﹕『不論距離的遙遠,不管路程的艱難,只要妳叫我,我隨時都會到。我的愛令我無所畏懼,即使是地獄的最深處,惡魔的力量亦不能叫我畏懼,有妳的愛,我將一往無前。』

事後我看看從前的東西,心裡總有一些淡淡的憂傷,我們的分手可以說是必然的事,因為我畢竟不是開無線電計程車的,偶爾兼差開開還成,要是天天如此,我可受不了。

「大頭呀﹗今天又要去找老婆嗎﹖」實驗拍檔史奴比問我。

「嗯… ﹗沒關係啦﹗作完再走還來得及。」我說,那次的實驗比較麻煩。史奴比已經幫我扛了好幾次實驗,這次我實在不好意思。

「那就好﹗」他很高興的說。我們繼續努力的接線路,調示波器。

那天的確我和小雪有約,她中午打電話過來叫我晚上七點到她宿舍找她,可是每次叫史奴比一個人忙到很晚也不好意思。所以… 唉﹗等作完實驗已經六點半了,我匆匆忙忙的騎著機車,冒著小雨,騎到她們學校,七點半了。

我打電話叫人,她房間一個人也不在。這時候我開始發揮我驚人的耐力,喝掉了兩罐可樂,抽完半包煙,十點半。她小姐回來了,遠遠的我就看見她,和另一個男孩高高興興快快樂樂的牽著手回來。我愣在樹叢後,呆了,看著她和那男孩在宿舍門口依依道別,我頭也不回的走了。

回學校的路上,雨依然下著,這種天騎機車最危險,雨會把安全帽的安全玻璃弄的矇矇的,我掀開安全玻璃,一下子眼鏡又矇矇的。

在二省道上我不知道騎到多快,只知道風刮的臉很痛,還有張開嘴喊的時候一下子灌進很多風。

回到宿舍後,我一個人跑去看MTV ,一直看到天亮,當然本來因為小雪要戒的煙癮也顧不得了,早上回宿舍睡覺的時候我腦袋裡只有一句話「我他媽的是個大白痴。」

這件事直到兩個月後我們分手時小雪一直不知道,當然了,我也不敢讓善良的史奴比知道。

現在想起來,那天晚上大概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時候,我沒有摔進山溝裡完全是僥倖,我一直很感謝上天那天沒要了我的命。

這件事對我們的交往有重大的影響,我試圖重新挽回我和死黨的關係,開始恢復打撞球,打籃球,和朋友抽煙打牌兼唬爛的日子,小雪對我的改變並沒有什麼反應,她在電話裡常說﹕「喔﹗你有事呀﹗那就算了,沒關係。」

我非常非常努力的想從她的語氣和信件中找出她是否在意我的缺席,結果呢﹖沒有,她還是淡淡的一點也沒有改變。

兩個月後的夏天,我接到她的電話。

「大頭,我在火車站,你要不要出來﹗」她還是一貫的口吻,一個人殺到我住的城市來,從不事先通知我。那天是七夕前三天,禮拜日。

「喔﹗我馬上到,妳等一下下喔﹗」我應了一聲,掛掉電話,騎著車到火車站找她。

她穿了緊身牛仔褲和淺綠色佐單奴T恤,我們在街上漫無目的的亂逛,像從前一樣的扯淡,可是我不知怎麼,就覺得那天的氣氛不太一樣。我們在飾品店裡買了一對手飾,然後到隔壁的店裡喝咖啡,喝咖啡的時候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在咖啡店門口她說﹕「再見了﹗」然後甩過頭,一個人往火車站的方向走了。

我笑了笑,跨上機車回家打電視游樂器。

那天以後,我就沒有再見過她,不再通信,不再半夜抱著電話不放。當然也不再有人虧我「媽的死大頭,見色忘友的狗東西。」朋友中有些無聊的傢伙會一直問我﹕「你和你女朋友怎麼了﹖」

我煩不勝煩,乾脆放話出去﹕「哪個再問我關於那個女人的事,我跟他翻臉。」他們才住口不問。

後來在搬寢室的時候,小雪的信全部都遺失了,我所剩關於她的東西,僅止於那張相片和分手那天買的手,有時候做夢會夢見她,而且她的臉愈來愈模糊。

「如果你那次沒有看到那個男的和她在一起,你會不會和她分手﹖」阿儀聽完了以後問我。

我想了想,說﹕「會﹗因為我會遇見妳。」阿儀又笑了,她說﹕「又騙我﹗說實話啦﹗」

我當然沒有跟阿儀說實話,隨口唬爛應付過去﹔但是這個問題我自己也想過,如果那天我沒有等那三個小時,如果小雪那天等我半小時,如果那個男的只是小雪拿來氣我的… 。我會不會和她分手呢﹖我想會的,為什麼我那天不願意放下史奴比一個人做實驗﹖除了不好意思外還有沒有其他原因呢﹖還是我對當無線電計程車司機的日子已經厭煩了,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我想分手的原因不是那個男的,分手的原因是因為距離和厭煩吧﹗但是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是這樣子。

理髮師終於完成了他的工作,我戴上眼鏡,站了起來,老哥在門外等我。「嘿嘿﹗我老弟還挺帥的嘛﹗」

我們坐進他的車,我點起煙來,老哥說﹕「煙灰往外彈呀﹗等下被你大嫂抓到,我又要被念。」

「好啦﹗」我說,「驚某大丈夫嘛﹗」

老哥乾笑了幾聲,問我﹕「老爸昨天有沒有跟你說什麼雨傘的事﹖」

「有呀﹗」我答,「怎麼,你要結婚前一天,他也找你談雨傘。」

「對呀﹗」老哥笑著說,「以後我兒子結婚,我也要跟他說雨傘,這樣我們家的男人都知道雨傘的故事。」

昨天晚上,一堆親戚朋友聚在我家,談話主題不外是阿儀她家是個怎樣的家庭,阿儀長得怎樣,問我幾時生小孩,心情如何之類。我媽很高興的拿出我和阿儀拍的結婚照,談阿儀她家經濟狀況,帶人參觀我們的新房,老爸則是坐在一邊,為他的穿針引線成功得意的笑著。

「我們家祥仔啊﹗找老婆找好久都沒找到,我幫他介紹,一次就成功。」老爸說,大哥的小孩坐在他的膝蓋上吃著糖,親戚們當然是一陣諛詞。

親戚散去之後,老爸殺到我房裡來,那時我正躺在新買的雙人床上,看著滿房間的字和到處亂貼的紅紙。老爸坐到床邊,說﹕「你明天要結婚了,結婚以後就是擔一個責任,不要給老婆孩子擔心你。」

我坐了起來,說﹕「我知道啦﹗我不會給阿儀擔心的啦﹗」說實在話,要結婚了,我是惶恐比喜悅多﹔忙碌比甜蜜多。結一個婚,我和阿儀忙得快成白痴了,又是結婚照,又是買傢具,又是送喜餅,又是這又是那的。我老哥每次聽我抱怨的時候就說﹕「想想你們結婚後可以去澳洲玩半個月吧﹗保證你回來後會覺得結婚真爽」

老爸接著就開始他的雨傘婚姻哲學,他說﹕「醃某就像雨傘一樣,作人家耶醃婿就是傘面,作某就是傘骨。」他等我點了頭之後繼續說,「一支雨傘哪是沒有傘面遮不住雨,哪是沒有傘骨就怕賣開。這你聽無某﹖」

「我知啦﹗爸﹗」我說,老爸點點頭又說﹕「啊嬰仔就是哩傘耶喀避雨耶,你醃仔某哪是無合作,嬰仔就可憐羅。哪是雨傘有孔,嬰仔就是補孔耶,所以呀﹗你結婚以後,先生仔,袂作什麼帶志先想想你某尬仔,啊尼婚姻就耶和諧,嘛賣離婚。」

注﹕看有沒有呀﹗我翻譯一下這句話,「小孩就是在傘下避雨的,你們夫婦要是不合作,小孩就可憐羅﹗要是雨傘破洞,小孩就是補洞的,所以呀﹗你們結婚以後,先生小孩,要作什麼事之前先想想老婆小孩,這樣婚姻就會和諧,也不會離婚。」

接下來老爸又說些男主外女主內的事,什麼家裡的事一切要聽阿儀吩咐,可是金錢的的事,可不能給阿儀全權作主,事業的事也是一樣。談完之後,父親說﹕「明天還有的忙,早點睡。」

我躺在床上,想著父親的話,想沒多久就不想了,結婚嘛﹗當我把戒指戴上阿儀的手指的時候,我就是下決心把我們的命運綁在一起。可是,我想的是,我他媽的到底愛不愛阿儀,還是單純奉父母之命,把一個女孩娶進門,然後用責任把我和阿儀拴在一起,這樣的話對阿儀公平不公平。我不想深思,這個問題等婚後再說,明天還要忙。

那麼阿儀呢﹖她怎麼想﹖我們認識只有三個月,互相打量對方條件的時間比談情說愛的時間還多,雖然我覺得我是愛她的,她是愛我的,但是我們的感情完全沒有受過任何考驗,完全沒有時間成長,這可靠嗎﹖

「管他的﹗相親就是這麼一回事,雙方看對眼了就先結婚再說了。反正自由戀愛的也未必比相親的穩。要相信自己的運氣一向不錯的。」我安慰自己一番,馬上把這些問題拋開,好好的睡上一大覺,做夢的時候想到阿儀還笑了出來,我很幸福的不是嗎﹖阿儀她家和我家背景相當,阿儀學歷,相貌,個性也都很好,我實在沒有不快樂的理由,娶到這種老婆實在真不錯呀﹗

車子一下子就開回了家,進門之後,老媽幫我整理一下儀容,調整了一下領帶的位置

「明天就叫阿儀幫你打領帶羅。」老媽說,我笑著回答﹕「還是妳打得比較好看啦﹗」

老媽也笑了。我知道她常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我這輩子只要看到你們兄弟成家立業,生幾個孫子給我抱抱,享幾年清福,就可以去死羅。」我結婚大概也有一部份原因是老媽吧﹗

迎娶的車隊在對過手錶和檢查無線電後出發,本來阿儀她家也沒有多遠,但是為了湊時辰,車隊只好繞遠路慢慢開,要耗足半小時的時間。

我坐在後座,開始想起了芬,芬是我的第二個女友,恐怕也是我覺得最對不起的女人了。我和芬是在我大四下認識的,那時候我除了每星期的九堂課之外,其餘的時間都在外頭混,除了經濟來源的補習班打工之外,我還到處去參加什麼直銷,保險,房地產,證卷交易等等的活動,滿腦子錢經。而芬就是在我打工的補習班認識的。

芬大我一歲,她大學畢業以後在補習班當導師,我則是在那家補習班裡教數學和理化。我會被她吸引,完全是因為她跟小孩子在一起時的樣子,那是什麼樣子呢﹖我一直很難說明,反正就是那種愛心的表現和可愛的笑容,或者是像我朋友說的﹕「母性美」所吸引。她常常帶著一點淺淺的笑,兩邊的酒渦可愛的浮現出來,令我無法抗拒。

追她的時候,家裡已經賣了地,我手上錢不少,常常開著心愛的三菱太陽鑽到處晃,剛追的時候可以說是採用銀彈攻勢,三天兩頭送花,送禮物,可是她就是可以不為所動,後來我才知道她那時候有男朋友在外島當兵。

「我也不是不喜歡你,你的追求確實令我有些心動,可是我已經有男朋友了,雖然他不在我身邊,可是我的心全在他身上,我真的不想傷害你,所以請你不要在送我花了。」

芬寫給我的第一封信是這樣的,你可以了解我那時是怎麼想的,我喜歡她,可是她喜歡別人,我自己又不是不用當兵的,我也不想傷害那個無辜的男人,可是要我放下又實在很困難。

我找我老哥談這件事,我老哥這麼說了﹕「怪了,每個男人都像你這樣的話,我當兵的時候怎麼女朋友會跑了。喜歡就去追,顧慮那麼多干嘛。」

「可是我再過個半年也要當兵,要是她跑了怎麼辦。」我說。

「誰能知道以後會怎麼樣,眼前我看到的是你苦惱的要命,你現在如果追到她,至少你可以好好陪她半年,總比你現在還沒當兵就先失戀的好。」老哥說,「眼前都顧不好了,還想到以後。」

所以我根本不管那個在外島的可憐男人,繼續追她,硬攻不成我用軟求,先表明至少可以還可以做朋友。

後來芬跟我說﹕「我那個時候原本是想跟你斷絕一切關係的,可是你實在跟強力膠一樣,好黏喔﹗」

我笑了,說﹕「開玩笑,不黏我怎麼追妳,誰叫我愛妳愛得要命,完全不顧形像了。」

我就這樣有事沒事去她家接她,找補習班的同事幫我做掩護,她一放假幾個同事一定會找她出來玩,當然只要她到,我就一定到。慢慢的就變成我成天和她耗在一起,而且我還用了不正當的手段和她上床,那居然是她的第一次,她和她男朋友交往兩年,那傢伙居然沒動過她。這給我很大的道德壓力,她事後雖然沒有對我說什麼責備的話,反而和我感情更好,可是我總覺得很對不起她。

等到我快畢業的時候,她跟我說﹕「我和正良分手了。」然後馬上一大串眼淚掉下來,她不停的說了一個下午關於她怎樣對不起正良,她和正良從前的事。說實在的,我一句也沒聽進去,我雖然在安慰她,可是我心裡樂得要死,當天晚上我們不停的做愛,一作玩她就哭,叫我絕對不能拋棄她,因為她為我拋棄了正良,為了證明這一點,她一哭完我們就再作一次。

芬和我的危機首先出現在我家裡,我帶她回家見我家人,芬的個性比較內向,和我家人常常說沒兩句話,就和我窩在房裡﹔而我那時候完全沒有感到這是危險的事,我覺得既然她和我家人處的不好,那就少帶她回我家,只好我成天往她家跑。這件事我媽非常的厭惡,她很怕她的兒子變成別人家的兒子﹔可是我媽又不在我面前提,她透過我哥跟我傳達這件事。

「老弟呀﹗你那個秀芬怎麼來我們家都不和媽聊天。」老哥找我出去喝茶,他聊了一下子的話,就切入正題了。

「她比較不會說話嘛﹗而且每次老媽都在看那個餐廳秀,秀芬又不喜歡看。」我替芬解釋。

「那你又怎麼家裡不呆,有事沒事跑她家。」老哥又說,「跟你講你這樣媽很不爽喔,你要是真歡她,打算交長久的,最好不要跟媽的關係搞得不好。」

「我沒有呀﹗我又沒有常常跑到她家呆很久。」我那時完全否認有這種情形,因為我壓根就不覺得我有那樣子。雖然我現在知道,老媽那時的顧慮是正常的,我每天不在家,幫芬的妹妹補高中數學,她老爸生病,我還跑去幫她家看店,搬貨。而且我又太老實,回家還以為自己作的事很好,得意的講給家人聽,完全沒察覺到我媽那股妒意,而我媽的對秀芬的反感,後來終於造成我們的分手。

芬另一個為我媽詬病的缺點是,她太順著我了,她甚至不反對我抽煙,可以陪著我打撞球,和死黨一起鬧通宵的。而我的這些行為,都是我媽所反對的,她見到芬不但不管我,反而陪著我鬧,對芬的反感就漸漸加深了。老媽甚至當著我的面數落芬的不是,但是她說不贏我,居然還搬出芬的爸爸開刀住院,她家經濟狀況不佳的理由來。

我為了這句話,跟老媽大吵一架,我到現在還記得老媽那時鼻涕眼淚直流,罵我為了一個女人連媽都不顧了。我看到她那樣子,雖然也想安慰她,可是當時沒拉下臉來作這件事,開著車子又去找芬。

芬看我一張臭臉,倒也沒有直接問我怎麼了,但是我那時實在是一肚子鳥氣,她沒有問,我就沒保留的說得清清楚楚。

芬比我更機靈的察覺到這件事的危險性,「你還跑出來找我,如果你還想要我這個女朋友的話,趕快回家去。」芬急急的跟我說。

「不要,我今晚絕對不回家。」我想我那時一定是氣到失去理智,任憑芬怎麼說好說歹,我死也不走。芬沒辦法,打電話到我家,想找我哥出來勸我回去,誰知道電話是我媽接的,媽一聽到芬的聲音就破口大罵。

說實在的,我很佩服芬的修養,後來她在寫給我的信上說﹕「那次你媽真的氣瘋了,而且她說的也沒錯,我比你大,我家經濟又不好,我又不能討她歡心。她真的沒說錯,真的… ,你不必為了我跟你媽吵,我不願意見到你為了我和你媽鬧的不愉快。這樣只會讓你媽更討厭我,我就更不能和你在一起了。」

那次是我爸聽見我媽那樣罵,一定是芬的電話,急忙搶了過來,問清楚我在哪裡之後,他自己出來找我回家。在芬的陪同下我才回家去,我媽一見到我們,就指著芬的鼻子大罵,我當然無法忍受,立刻和她吵起來,媽見我又幫著芬,氣到全身發抖。那一幕我想我永遠也無法忘記,媽一邊發抖一邊流眼淚,罵著非常難聽的話,芬站在我後面,緊緊抓著我的手,也在發抖,我回頭看她,她的眼淚也像斷了線一樣的流,但是她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努力的抓住我的手站著。

老爸一邊抱著媽把她推到飯廳,一邊大喊﹕「阿榮,送阿芬回去啦﹗祥仔,你還講,你少講兩句好麼。」

我哥低低的拉著芬想往外走,我卻拉住芬不放,沖著我媽大喊﹕「今天我們就說個清楚怎樣,我就是要娶秀芬,你拿我怎樣。」芬試圖甩開我的手,她低聲叫著﹕「祥,放開啦﹗我要回去了啦﹗」

阿芬那天終究還是回去了,我和我媽還有我爸三個人在客廳對峙了一個小時,我媽才被我爸拉回房睡覺,我躺在沙發上不停的抽煙,好像抽煙就可以把這一切通通解決掉一樣。

我哥一回來就坐了下來,也點起了煙,他抽完了煙,開口跟我說﹕「老弟,你自己想想,你這樣做,對你和秀芬有什麼好處。秀芬回去的路上一直哭,問我是不是她和你分手會好得多,你說,你這樣是不是逼秀芬離開你。」老哥站了起來,回房睡覺。

我無法反駮他的話,依著芬的性格,她不願意因為她而令任何人不快樂,更何況今天這兩個人是我和我媽呢﹖

再那天晚上之後,沒幾天我就收到了兵單,要南下到台南龍田基地當兵,我和媽溝通過幾次,媽也承認不是因為芬她家經濟不佳,不是因為她比我大,而是因為我太護著芬,她完全無法忍受她的小兒子會這個樣子。我跟她說﹕「我也不是不認你這個媽了,可是我一生下來你就是我媽,可是芬不一樣,我要去追才有老婆。」

媽說﹕「那你干嘛一定要那一個,換一個不行嗎﹖」,我不明白我媽怎麼會這樣想,一樣是女人,她把芬當成什麼。

「妳又不是不知道,女朋友有那麼好追嗎﹖而且我真的很喜歡阿芬﹗更何況阿芬只是不會說話而已,她哪裡不好了﹖妳為什麼看她不順眼了。」我說。

媽嘆了嘆氣,說﹕「算了﹗算了﹗反正你喜歡就好。」

說實在話,我真的不能理解,我喜歡芬難道就代表我不要我媽了嗎﹖這兩件事有什麼關係呢﹖後來我哥跟我說﹕「你對秀芬她家太好了,可是對自己家呢﹖一回家就睡覺,睡飽了就去幫她家看店,有時候還乾脆不回家,這未免太不像話了。」

「可是我們家又不缺我一個人,秀芬她家不一樣,她爸爸生病了,她媽要照顧她爸,她自己要上班,她妹妹還在唸書,多我一個人去幫忙差很多。」

「那你馬上要去當兵了,芬她家要怎麼辦﹖」我哥說,這句話一腳踩到我的痛處,我一接到兵單就在擔心了,在我去當兵的這兩年,芬她家怎麼辦,芬怎麼辦,在她家最需要幫忙的時候,我要去當兵了。要是這時候有人對她好一點,她會不會跟別人跑了﹖我對這一點十分的不放心。

「芬,我去當兵的時候,你可千萬不能變心喔﹗」接兵單的第三天我到芬她家。

芬說﹕「我們之間最重要的問題並不是你去當兵呀﹗」她接著說﹕「我們的阻礙太多了,與其勉強在一起,還不如早分開的好。」

「妳不要這樣說啦﹗」我當時真的是十分恐懼,我還沒去當兵她就這樣了,我要是去當兵了,一個月見不到她幾次,那不是要我的命了嗎﹖

「芬﹗只要我們夠堅定,我媽那邊不成問題的,我爸並不反對我們,我媽是孤掌難鳴的。」我把手伸過去握住她的手說,「何況我媽昨天已經說了,只要我喜歡妳,她就沒有什麼反對的理由了。相信我,好嗎﹗」

芬並沒有回答,她只是望著我,那眼神裡充滿我不了解的東西。過了好一會,她笑了,說﹕「『相信我』這三個字還真好用呀﹗好像我相信你就一切沒有問題似的。」她低了頭,又說﹕「如果真的這樣就好了﹗」

「芬﹗妳不要這個樣子啦﹗妳這樣我怎麼放心去當兵呀﹗」

芬一直低著頭,在那短短的十分鐘裡,我卻好像過了一世紀,我也不是不了解將面臨的困難,她一個人要照顧一個家庭,要維持跟我媽的關係,要維持跟我的關係,要忍受兩地相思的痛苦,也難怪她要害怕,換成我的話,早就逃之夭夭了。我們兩個那個時候只感到恐懼,強烈的恐懼。我後來一直在想,世上真有可以抗拒一切的愛情的話,那兩個傢伙不是自私自利,就是完全沒有包袱。

芬好容易抬起頭來,她的眼睛中並沒有淚光,她說﹕「不管了,我們今天去看海好不好﹖」我當然答應了。

我們花了一整晚的時間在海邊看海,海上十分的黑暗,低低的下弦月也並不明亮,海岸的海風從海上吹過來,帶來陣陣的涼意,我們倚在太陽鑽的旁邊整整一個晚上,她一直把頭埋在我懷裡,結果在太陽從陸地的那一邊照過來時,她跟我說了一句話﹕「還是天亮了﹗」

我知道她的意思,那是說「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我拜託我哥多多照顧芬,把我自己的十萬塊交給芬,並且吩咐她妹妹幫我看著芬,又跟芬說﹕「我會每天寫信給妳,妳不用顧慮我,有空多往我家跑跑,跟我媽關係搞好就好,我一放假就回來,這二十個月就辛苦妳了。」

芬並沒有多說話,她只說了一個字﹕「好﹗」

在受新兵訓練的時候,我真的每天寫信,對我而言,寫信是很痛苦的事,何況當兵真的沒有什麼好寫的,只好每天寫信回去問芬過得如何﹖家中情況怎樣﹖

頭兩個月倒是還好,她和我媽雖然只是維持著禮貌性的關係,可是我爸倒是對她挺好的,芬雖然忙,總也會抽空到我家坐坐,不過,如你所想,這段時間並沒有維持多久,芬她爸爸的病在我受完新兵訓後惡化,芬的妹妹給我的信上說﹕「我姐最近好可憐,我常常想暫時休學來幫她,可是都被她罵回來。林大哥,如果你在就好了,我真怕我姐一個人撐不下去,要是她也倒了,這個家恐怕就… ,」

芬的信上倒是沒有像她妹寫的這樣嚴重,她只說﹕「爸的病日漸惡化,醫生說可能撐不到一年了,媽日夜不離陪在他旁邊,我看爸垮了,媽大概也會垮下去,唉… 到這個時候才知道什麼叫做人情冷暖。……… 你在台南還過的好嗎﹖不用太擔心我了,反正日子總是得過下去,雖然你不在我身邊常常令我覺得孤單,每次空下來就會想你,如果你在就好了,這樣我就不用一個人做這些事。真的好想你喔﹗好想我們從前快樂的日子。算了,已經很晚了,明天還要忙呢。」

我每次放假回家,就看著她一次比一次還沒精神,有一次她還跟我說﹕「你逃兵好不好,我們跑到山上去躲好了。」

我那次還真的嚇到了,芬一向比我要負責任,我是只對她負責,她卻是對所有人都負責,她會說這種話,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外,還好她馬上說﹕「開你玩笑啦﹗別當真。」

但我知道,她真的是很累很累了,也許她真的需要另一個男人來照顧她,我開始認真考慮我們分手的好壞處。

芬和我分手是在我當兵滿一年不久,我那時候在臺東長濱守海防,在那裡天天看海看到腦筋一片空白。我寫信給她,跟她說如果有人追她的話,不用考慮我,也許另一個男人比我更好。我想我真的是看海看到變成白痴了,居然對一個等了我快四百天的女人說這種話,可是那時候我真的以為這樣比較好。

芬接到信之後馬上打電話過來,痛罵我負心薄倖,說我是大混帳,一點也不了解女人,既無知又無恥等等。那次是我第一次聽她罵人,只不過沒想到對象是我,我努力的想解釋我的想法,卻愈描愈黑。

她恨恨的說了一句話﹕「要把我甩掉也不要用這種藉口,無恥的男人。」

好吧﹗我無恥,我無知,我白痴,我大笨蛋,我沒心沒肝沒肺沒肚腸,我去死好了吧﹗聽著芬掛斷電話的聲音,我腦袋裡只有這句話。我努力想聯絡到芬,打電話她不接,寫信她不回,放假花五個小時去找她,她避不見面,她妹在對講機裡說﹕「我姐,我姐出去約會了啦﹗」

那聲音還真無情呀﹗好嘛﹗我在樓下死等,等到收假時間超過了,被我哥和我爸抓上車,開著車子送我回部隊,結果是被禁假一個月。等我禁假期結束,我收到芬的紅帖子,她在最後還加了一句話,「不希望閣下來參加婚禮」唉﹗真要我參加我也沒臉去呀﹗

看著無邊的太平洋,在守夜哨的時候我真的有股逃兵的慾望,蹲在岡哨裡,我在兩小時內把兩包軍煙抽光,抽到反胃,抽到頭昏,想吐卻吐不出什麼,只有眼淚一直流下來,黑夜的太平洋十分的黑。就是這樣,我沒有逃兵也沒有自殺,放了假就到賓館找女人,然後一直看布袋戲,裡面的人真好,死了都可以活過來。

當完兵回家後,我試著打聽芬的消息,補習班的同事說﹕「她爸死掉不久她就結婚了,好像跟著丈夫搬到南部去了。」

他們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我想芬結婚而新郎不是我,一定變成別人的聊天話題吧﹗

當完兵後,又回補習班混了一陣子,然後就被我媽介紹到大舅的房地產公司上班,說實在話,那裡面不少女人既漂亮個性又好,可是我想可能是罪惡感吧﹗我一直沒有再追女朋友的慾望,結果後輩小李跟我說﹕「林主任,陳小姐她們都說你好酷喔﹗」

真是,這是什麼屁話,我是懶,不是酷。

所以我一直到跟阿儀相親的四年裡,可以說在感情生活上是一片空白,對芬的歉疚一直無法拋開,是我對不起她,如果她嫁的丈夫對她不好怎麼辦,如果她不幸福怎麼辦,我從前立下的誓言怎麼辦。

唯一了解這件事的老哥曾經不只一次勸過我,我並不是不知道人生有些事是天註定的,強求的要不到,該你的又躲不開﹔但是人心是肉做的,難道真能完全不會感受到痛苦﹖

老哥說了一句話﹕「百分之百的愛情會造就百分之百的情侶﹔但是百分之百的情侶不一定是百分之百的夫妻。」

他又淡淡的說﹕「你以為我這輩子最愛的女人是你大嫂嗎﹖不是嘛,你也知道我最愛的是那個人,可是又怎樣,我把她當天人,她當我是白痴。我把你大嫂當笨蛋,她卻肯嫁我。哼﹗這世上的事就是他媽的怪,尤其是愛情,註定是不公平的,誰付出的多,誰多認真一點,誰他媽的倒大霉。」

說實在的,我對老哥的話並不能十分讚同,但是到了這個年紀,對愛情也真的是完全不抱任何幻想了,要我再像從前那樣子為愛當計程車司機,為愛扛下一身壓力是不可能的事,二十八歲的我是只老鷹,要打量最好的對象談戀愛,遇到一時無法克服的阻礙就逃走,不會為了愛情賭下一切了。這是成長還是退化,是夢想的覺醒還是理想的幻滅,我不知道。對現在的我而言,我要一種責任的負擔,一種歸屬的感覺,要一個自己的家,而阿儀正好給了我這種感覺。

相對於阿儀對我感情世界的關心,我對她的過去是完全的不理會,當然以她的容貌,不可能完全沒有人追,她曾經笑笑的說﹕「我也有過很曲折的愛情故事呢﹖」

「只要是已經結束的,我就不想知道,反正我認識的阿儀是要做我老婆的阿儀,不是做別人女朋友的阿儀。」我說。

阿儀笑了,她接口說﹕「我做了你老婆,可不可以再做別人的女朋友﹖」

「妳要是敢的話,我就把那個男的抓來閹掉。」我故意把聲音放的很沈。「如果妳這樣還要跟他,我就認了。」

阿儀並沒有再說什麼,她玩弄著手上的訂婚戒指,又問我﹕「你為什麼想要娶我﹖」

我的回答是﹕「因為我愛妳愛到想跟過一輩子呀﹗小白痴。」

阿儀直直地看著我的眼睛說﹕「希望到後來不要變成『不得不和我過一輩子』才好。」

我和阿儀事實上都了解這場婚姻的主要原因,我們兩人的愛情是其次,我們兩人的年紀和家庭才是主要角色,如果按照正常的交往,我想我們會有機會好好談個戀愛,而不是好好談個婚姻,我們的婚姻是由於週圍的鬧鐘拼命的響,吵的我們不得不想辦法讓那些鬧鐘安靜下來。當然,這不是說我們彼此不相愛,只是那些鬧鐘實在是太吵了而已。

車到阿儀家了,阿儀她家也是滿滿的都是人,我摸了摸口袋,確定一下紅包的位置,一路送紅包到阿儀的房間外,門口一個斗大的囍字,打開房門,用紅包打發了她的同學朋友們,才看到阿儀被推出來。

化了濃妝的她,我幾乎不太認得,細細的手腕上是滿滿的金飾。簇涌著的姑姑﹑阿姨﹑嬸嬸等等人將我們推來推去,門外的男人們匆匆的準備著竹竿掛豬肉,米苔,火爐,。

我牽著阿儀的手,默默的行完全部的規矩和禮儀。車子離去的時候,陣陣的鞭砲聲在四週響起,車隊從硝煙中駛出,阿儀好不容易可以抬起頭來,我握著她的手,雖然隔著兩層薄手套,但依舊可以感受到她的警張和不安,我們交換了眼神,知道前方還有很多的路要一起走,以後握手的時候就再也沒手套了。

在逝去的時光之流中,有我永恆的回憶。
——————————————————————————–

【寫在後面】

嗯.. 咳.. 這不是頒獎典禮,不過我還是要說一些話。要謝謝所有給我鼓勵的朋友們,雖然寫作是我的興趣,可是沒有你們的鼓勵,這是很難持續下去的。要謝謝我老哥和二表姊,沒有你們的婚姻,我也不會想到要寫這樣的一個東西。要感謝所有耐心讀完的網友們,雖然創作的煩惱和打字的痛苦是屬於我的,不過希望你們也能從閱讀中得到樂趣,想到能帶給大家快樂和想像的空間,我就很快樂了。

要跟好友 magicpig 說對不起,因為男主角並沒有照我們原先討論的那樣被砂石車撞死。

最後,要說的是抱歉,到五月以前,我將不再寫故事,雖然我還有幾個構想想寫,像是「空戰英雄,蒼蠅,我」,「跳樓者遺書」,「蜘蛛的蛋」等等… 。不過眼前最重要的課題是我的考試,報告,老闆的警告… 。雖然我很不想去理這些事,可是人活在世上不光是為了自己的興趣,還有別人的期望在你的背上形成好重的壓力呢。嘖﹗忍不住想罵臟話,不寫了。

LANCE 於清晨五點,窗外有霧….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日月斬
淫蕩音樂老師(我的音樂老師、巨乳音樂老師)
意外的一天
我老婆的趣事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我射進了姨媽楊春梅裡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