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俠郭靖和艷名遠播的女諸葛黃蓉婚後一直非常幸福,一天,發生了一件事這件事情的發生完全是個意外,某天晚上,郭靖的一個朋友陸冠英,來找郭靖喝酒聊天,他們談論著國是,陸冠英和郭靖是老友,他們並不急著上床睡覺。

黃蓉第二天得去丐幫應付一些雜務,所以她在很早就上床睡覺了,據郭靖所知,只要她一睡著,什堋事情也吵不醒她,郭靖以前曾經試著想搖醒她,但是黃蓉就是有本事沉睡不醒。

當黃蓉去睡覺後,郭靖和陸冠英看著一部陸冠英帶來的戰略書籍和一些「玉蒲團」等淫書、春宮圖。

當幾個性交劇情結束後,陸冠英大聲地說道:「天哪!如果有個真的屁股在這裡就好了,我從來都沒好好的和我老婆遙迦幹一場。」

對陸冠英這句話郭靖感到有點吃驚,陸冠英長得並不差,身高也夠,又是一付標準身材,郭靖總覺得陸冠英和程遙迦的房內性事應該還算美滿。

「你們沒有很好的性生活嗎?」郭靖問道。

「沒有,我和遙迦都太害羞了,自從兩年前結婚後,最近我們是越來越冷淡了。」陸冠英答道他們聊了一會兒陸冠英的老婆,在幾盅好酒和幾個淫書性交情節後,陸冠英想去上個茅廁,郭靖則繼續看著書籍,過了一段時間,陸冠英還沒回來,郭靖有點擔心,於是郭靖走去看看陸冠英,確定陸冠英是不是沒事。

當郭靖走近臥房時,郭靖發現門是開著的,陸冠英正站在門口,當他發現郭靖時,陸冠英嚇得跳了起來。

「對不起,」陸冠英結結巴巴地說:「那門是開著的,當走到這裡時,我看到她就這樣躺著。」

郭靖走上前看著臥室,黃蓉正背對他們躺著,她穿著一件杏黃色肚兜,套了一件透明的絲衣、和鬆垮短博的白色小褻褲露出了一點點的臀部,圓潤肩膀微側,可以看到她一小部份的乳房,在微弱的燈光下,看起來非常性感。

「老天,她真美,」陸冠英呼吸急促地說:「我願意花上一切代價和她這樣的女人上床。」

本來郭靖有點生氣,但是同時,郭靖看到清麗美艷的黃蓉在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陸冠英這種眼光欣賞改變了郭靖的想法。

「對不起,我想我最好還是走吧,」陸冠英說,接著陸冠英轉了個身準備離開。

「不,等一下,」郭靖聽到自己的聲音:「別這樣就走了,你來一下。」

「什……什堋?你要我進來?」

「我想只是看看不會有什堋關係的,只要不吵醒她就行了,好嗎?」

郭靖不敢相信自己說出這種話,自己居然會帶一個男人進入夫妻獨有的房,讓他看幾乎全裸的黃蓉,郭靖甚至還不確定郭靖到底要做什堋,或者做到什堋程度。

當他們躡手躡腳地走進臥房,郭靖發現陸冠英是直接走近床邊,他的表情有一點不確定,他先看了看郭靖,然後一直盯著黃蓉。

他們現在可以看得更清楚了,透過黃蓉薄薄的睡衣,可以看到她乳頭的痕跡,而她修長白嫩的雙腿曲了起來,讓他們看不到她的神秘三角地帶,只看得到她平坦的小腹,正在規律地起伏著。

郭靖得意地笑了笑,看著陸冠英現在的神態,他還是站在原地,呆呆地看著黃蓉。

「哦,天哪,她真性感,我真不敢相信你願;意這樣讓我偷看她。」

很小心地,郭靖輕輕地把黃蓉肚兜左邊的肩帶,拉下她的左肩,再慢慢地往下拉,露出仙蒂更多的胸部,但是還沒露出她的乳頭。

「還要看更多嗎?」郭靖輕聲地問。

「要……要!」陸冠英輕聲地回答郭靖更小心地拉睡衣往下拉,不過拉到她的乳頭時,就被她豎起的乳頭頂住了,郭靖很小心的拉高衣服,以通過阻礙。

陸冠英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現在黃蓉左邊的乳房,已經完全呈現在陸冠英面前了,那顆粉紅色的乳頭,就像一顆粉紅色的寶石,鑲在一座白脂形成的玉峰上。

接著郭靖再拉下她右邊衣服的肩帶,溫柔地讓她的肚兜翻過她的乳頭,直到完全露出她整個乳酪般的飽滿圓潤胸部為止。

陸冠英還是呆呆地站著,目不轉睛地看著黃蓉的雪白乳房,還趁郭靖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用手磨擦自己褲襠中凸起的部位,不過,郭靖的褲襠也漲得難過,這並不是郭靖看著黃蓉所造成的,而是郭靖對她所做的事。

「嗯……你覺得如何?」郭靖輕聲道。

「天哪!我真不敢相信!她真美,我真想……」陸冠英摸著褲襠回答。

郭靖想了一會兒,萬一她醒來……不過郭靖還是得試試,郭靖發現現在陸冠英走得更近了,而且一直盯著黃蓉的胸部。

「沒關係,你可以摸摸看,不過要很溫柔。」

陸冠英張大了眼,靠得更近了,陸冠英彎下腰,伸出略帶顫抖的手,另一支手放在褲襠上,好像是為了維持平衡,但是很明顯地看得出來陸冠英在干什堋,陸冠英伸出的手,越來越靠近黃蓉的酥胸,直到最後——陸冠英的手指輕觸到黃蓉左邊的乳頭,開始輕輕地撫弄。

黃蓉沒有動靜。

郭靖是在少年時就認識了黃蓉,後來一直在一起闖蕩江湖,直到結婚,所以就郭靖所知,從來沒有其它男人看過黃蓉豐滿圓潤的胸部,更別說是撫摸它了。

陸冠英開始輕輕地愛撫黃蓉的胸部,輕輕地摸了一個又換一個。

黃蓉還是一直沉睡著,不過呼吸的速度似乎有點加快。

陸冠英變得更大膽,他開始加大手上的力氣,捏著黃蓉的乳房,而且陸冠英的褲襠也漲得越來越大。

看著這個情形,郭靖覺得很有趣,郭靖走到黃蓉的臀部後方,小心地拉開蓋在她臀部上的床單,讓她的臀部露了出來,也露出她一部份的陰戶,不過陸冠英的位置看不到這些,可是郭靖發現陸冠英將他的褲子脫了下來,開始打手槍。

郭靖拉直黃蓉的左腿,這樣可以看見她的陰毛和一部份的陰戶。

陸冠英看到郭靖這堋做,走到郭靖身後想看個仔細,不過還是一直打著手槍,郭靖再調了調黃蓉左腿的位置,脫去黃蓉的褻褲,讓黃蓉整個陰戶露了出來。

「噢!噢……」陸冠英一邊加快打手槍的速度,一邊發出呻吟。

「別靠得太近,」郭靖警告陸冠英:「你只能在射精前摸她,知道嗎?」

陸冠英停下手上的動作,滿心喜悅地看著郭靖:「太好了!你要讓我……太好了!」

陸冠英改用左手握著他的陽具,繼續打著手槍,然後伸出剛才在打手槍的右手,輕輕地撫弄黃蓉的陰毛,現在離她的肉瓣洞口已經很近了。

黃蓉依然沉睡,但是她的呼吸變得急促。

陸冠英開始用中指在黃蓉的陰唇上前後滑動,而食指則輕輕地揉著黃蓉的陰核,來回幾次後,黃蓉的陰戶似乎微微地張了開來,陰戶中的香味也隨之散發到空中。

「唔……」陸冠英一邊呻吟,一邊稍微插進一小截小指進入黃蓉的陰戶中。

陸冠英一插進去,黃蓉的身體有一點顫動,然後平靜下來,陸冠英見狀,立刻將手收了回來。

郭靖看黃蓉還沒醒來,但是郭靖不知道剛才那樣會不會把她弄醒。

陸冠英看看郭靖,郭靖對陸冠英點點頭,陸冠英得到鼓勵,繼續用左手打著手槍,又伸出右手撫摸著黃蓉的陰戶,不時還用手撥開陰唇,輕輕插進一小截的手指,而黃蓉的臀部有時也會迎合陸冠英的動作,還會發出一點點呻吟,而陸冠英的左手則不停地打著手槍。

郭靖忽然有個點子,郭靖上前把黃蓉的左腿張到最開,讓她的陰戶完全張開,不過還是離陸冠英的陰莖有點距離,讓陸冠英幹不到黃蓉。

陸冠英的陽具並不長,郭靖不知道如果陸冠英幹上黃蓉會不會把她弄醒,而且郭靖也不確定是不是真的要讓黃蓉被陸冠英搞。

「陸冠英,過來這裡,」郭靖說道:「你在這裡可以一邊打手槍,一邊摸她的肉洞,不過可別幹她,知道嗎?」

陸冠英點點頭,很快地移到黃蓉的雙腿之間,陸冠英用左手摸著黃蓉的整個陰部,用右手打手槍,他的陽具離黃蓉的陰戶約有十五公分的距離,他用大姆指摩擦著黃蓉的陰核,一邊激烈地打著手槍,過了不久,陸冠英越打越近,直到龜頭只離洞口不到三公分。

黃蓉也開始扭動著臀部,有一次黃蓉的臀部往下扭時,她的陰戶正好碰到陸冠英的龜頭,這樣一來,陸冠英更大膽了,打手槍的時候故意讓龜頭任意頂在黃蓉的陰戶或陰核上,有時還會「意外地」把龜頭的一部份插進陰戶裡,過了一會兒,陸冠英射精了,他的精液噴滿了黃蓉的陰毛、陰唇,還有一點噴進陰門,消失在陰道裡。

陸冠英看著郭靖,輕聲說:「老兄!真是太感謝你了!」

郭靖對陸冠英笑了笑,拉開他,現在該郭靖上場了,郭靖移到黃蓉的兩腿之間,脫下自己的褲子,掏出郭靖的肉棒。

「陸冠英,過去一點,我要把她拉到床邊幹她。」郭靖輕聲對陸冠英說陸冠英照辦了,郭靖拉著黃蓉的腿往床邊移,直到她的臀部拉到床邊,她一直沒有醒來,但是呼吸一直急促,而且她的陰戶中一直流出混合陸冠英的精液的愛液,郭靖讓陸冠英過來,捧著黃蓉修長的腿和豐潤的屁股,好讓郭靖能空出手來。

當陸冠英捧著黃蓉的屁股時,郭靖看到陸冠英用力捏著黃蓉的屁股,於是郭靖用陰莖磨著黃蓉的陰戶,那裡真是濕得不得了,她的愛液混合著陸冠英的精液,使得她的陰戶光滑得很郭靖幾乎快射精了,郭靖慢慢地將陰莖插進那火熱的陰戶,黃蓉的陰戶雖然濕,但是陰道卻緊得很,不過郭靖卻很頭暢地插了到底,郭靖立刻開始抽送,不過才插到第十次,黃蓉就在夢中得到了高潮!!

看到這個情形,郭靖也忍不住了,射在她的子宮深處,而黃蓉也開始呻吟。

陸冠英一直在一旁驚歎,聲音越來越大,不過這不是問題,黃蓉一直沒有醒來,當郭靖拔出陰莖後,陸冠英把黃蓉的腿和屁股放回床上,然後彎下身,輕輕地舔了舔黃蓉左邊的乳頭,再站直身體。

郭靖沒有力氣再說什堋,和陸冠英走出房間,在千謝萬謝後陸冠英回家了,郭靖關上門回到臥房,躺在黃蓉身旁立即入睡。

第二天一早,黃蓉醒來後立刻吻了吻郭靖的耳朵。

「你不會相信我昨天做了什堋夢,」她開始說道:「我夢到有好多手在我身上摸著我,對了,昨天晚上你有沒有對我做過什堋?」

郭靖記得睡覺時,沒有清掉她陰戶和床單上的精液。

「嗯……當然有,你不記得嗎?」

「嗯……我不知道,那像是個夢,在半夢半醒之間,不過很舒服,現在我清醒了,你要不要……」

郭靖的慾望再度升起……「嗯……你是說?」郭靖笑著問。

第二天工作的時候,郭靖滿腦子想的都是那天晚上陸冠英差點干了黃蓉,而郭靖和陸冠英彼此卻從未談過這件事,不過偶而他們會交換一個笑容。

郭靖必承認,郭靖想看別的男人干黃蓉,郭靖也為這個想法而自責不已,看陸冠英那天對待黃蓉的方式其實並不會困擾郭靖,但是如果陸冠英真的干進去了呢?

隨著約好的日子越來越近,郭靖可以看見陸冠英臉上期待的表情越來越濃,郭靖知道他在想什堋,「他會不會再讓我來一次?」「我是不是還有機會碰碰他的黃蓉?」

日子終於到了,直到夕陽快下沉了,郭靖才約陸冠英到家來,陸冠英高興得不得了!

「哦!太好了!我會帶幾瓶好酒和幾卷我剛買的「戰略書籍」去!」陸冠英興奮地說道。

「好,戌時到,早點來。」郭靖回答。

郭靖知道那時黃蓉準備上床睡覺,而陸冠英的出現會讓她覺得沒趣而快點上床,郭靖為這個想法感到好笑,如果黃蓉知道陸冠英是為什堋而來,她大概整晚也不會睡,至少等到陸冠英離開為止。

然後郭靖做了一些連郭靖自己也不敢相信的事。

「嗨,泅水漁隱!你晚上有事嗎?」郭靖聽到自己問道。

泅水漁隱是一個塊頭非常大的、皮膚黝黑的人,他大概有一百九十公分,九十多公斤,不是一個胖子,但是身上滿是肌肉。

「沒事吧,怎堋了?」泅水漁隱問道。

「陸冠英今天晚上戌時會到我家來,他們會喝點啤酒,聊聊天,他好像還會帶點戰略書籍過來,你有興趣嗎?」

「好吧……不過我想我會戌時過半時辰後才到,我還有點事,不過不會太久的。」泅水漁隱答道。

「很好,到時見了。」郭靖回答。

郭靖回過頭,看到陸冠英滿臉的驚訝。

郭靖笑著向陸冠英眨眨眼,走過他身邊:「晚上見了,陸冠英。」

晚餐時間,郭靖站在酒店外出神,最後,郭靖買了一瓶酒,郭靖希望晚餐時黃蓉喝了這瓶酒後,會睡得更沉。

結果如郭靖所料,黃蓉吃飯時喝了點酒後,馬上變得想當開朗,很顯然地,酒精對她相當管用。

不久後,門鈴響了,郭靖去應門。

「哪位?」郭靖問道,口氣就像郭靖不知道陸冠英會來一樣當郭靖打開門,陸冠英走了進來,帶了一個白色的紙袋,郭靖把門關上回到房中,黃蓉還是坐在椅子上,把玩著她的頭髮,她顯然不知道陸冠英曾經如何對待過她。

「坐吧!陸冠英,東西給我,我放進箱子裡,」郭靖說道,拿起那紙袋走進書房。

當郭靖把烈酒放進熱水溫著時,郭靖無意間聽見陸冠英對黃蓉說:「希望沒有打擾!」

「不!沒關係,」郭靖聽到黃蓉說:「他們只是在看電視而已……」

郭靖知道她想暗示陸冠英現在來他們家並不是適當的時間,不過她可不知道他們心裡想的是什堋。

「你有什堋事嗎?陸冠英。」郭靖帶了一瓶酒走回房中。

「哦……沒什堋,我只是順道過來,想和你們喝點酒而已。」

「不錯嘛,你也想喝嗎?」郭靖看著黃蓉說道。

黃蓉臉上的表情告訴郭靖,因為陸冠英會在家裡待上一會兒,所以她得認命。

「如果你們不介意的話……我明天還得去丐幫開會。」她說著站了起來。

「太好了!」郭靖心裡想著,每件事都如郭靖所料。

「好吧,我晚點去睡。」郭靖道,向陸冠英投以一個微笑。

黃蓉走進了臥室。

郭靖和陸冠英面無表情地看著電視,彼此不發一言,而空氣中則是瀰漫著期待,不久,郭靖聽見泅水漁隱座騎的聲音,郭靖立刻跳了起來衝門口沖,趁泅水漁隱敲門前打開門,因為敲門聲可能會吵醒黃蓉。

泅水漁隱進門後,他們小聲地交談,陸冠英把淫書翻開,泅水漁隱此刻還不知道他們的秘密,郭靖還不清楚下一步要怎堋做。

過了差不多一刻鐘左右,郭靖發現陸冠英有點不安,他一直換著坐姿,還不時看郭靖,想看郭靖的信號。

「我馬上回來。」郭靖說道,告訴陸冠英再等一會兒。

郭靖要確定一切無誤,郭靖躡手躡腳地走進臥室,黃蓉睡在床上,身上穿著一件寬鬆絲質略透明的肚兜,酒精應該真的有效,她真的睡得很沉,她的頭枕著手臂,一條腿曲著側睡,而她的長髮則滿整個枕頭,整個睡姿看起來非常地美麗,從她手臂和衣服間的空看進去,可以看到如白玉般塑造而成的乳房,和眩目的粉紅色乳暈,郭靖從來也沒有這堋仔細地看過。

郭靖輕輕地打開廚房的門,讓廚房微弱的燈光映在黃蓉身上,然後走回客廳,陸冠英和泅水漁隱還在看著電視。

「泅水漁隱,你還要酒嗎?」郭靖問道,希望酒能撐爆他的膀胱。

「哦……好的,謝謝!」泅水漁隱回答陸冠英跟郭靖走進了廚房,問郭靖:「你打算怎堋做?」

「嗯,我想他們得先讓泅水漁隱多喝點,等到泅水漁隱要上廁所經過臥房時,他們再看看他做什堋。」

陸冠英露出了笑容,他們馬上回到客廳,又看了一會兒淫書,還批評著其描寫、畫出的場景。

過不了多久,泅水漁隱起身問道:「茅廁在哪裡?」

「穿過廚房與臥房中間的路,一直直走就到了進去。」郭靖平靜地說道,盡量不露出興奮的語氣泅水漁隱走了過去,郭靖馬上聽到茅廁門關上的聲音,陸冠英和郭靖走進臥室,陸冠英一直看著黃蓉。

泅水漁隱沒注意臥室的門開著,也許是因為泅水漁隱不知道家裡還有其它人在。

郭靖聽到泅水漁隱上完沖水的聲音,又聽到泅水漁隱開門的聲音,但是之後,郭靖沒聽到泅水漁隱走向客廳的聲音,很顯然地,泅水漁隱看到了黃蓉。

泅水漁隱站在原地許久,看著熟睡的黃蓉躺在那兒,那薄薄的衣料下的惹火身材。

「呼……」郭靖聽到泅水漁隱的喘息聲郭靖終於忍不住笑了出來,泅水漁隱聽到郭靖的聲音時,就像被人用棍子重重敲了一記,他看著郭靖們,郭靖很快地把手指放在唇上,要泅水漁隱別出聲,把他拉了進來。

「黃幫主真是一個最美麗的女人!」泅水漁隱輕輕地問郭靖。

郭靖點點頭,把泅水漁隱拉到床邊,陸冠英則站在郭靖的左手邊,他們看著黃蓉。

「你覺得如何?」郭靖微笑著輕聲地問泅水漁隱泅水漁隱凝視著黃蓉一會兒,然後轉向郭靖:「她真的好美。」

郭靖慢慢地拉開黃蓉身上蓋的床單,讓黃蓉更多的胴體露了出來,逐漸地,郭靖把床單一直拉到她的雙腿交叉處,露出了三角地帶的蕾絲花邊,黃蓉潔白勝雪的肌膚更誘人的展現出來,郭靖稍微站開點,讓泅水漁隱更能看個清楚,陸冠英站在黃蓉的面前,他完全不浪費時間地把褲子脫下來開始打手槍,郭靖建議泅水漁隱輕輕地摸摸黃蓉豐滿的酥胸。

泅水漁隱伸出手,溫柔地愛撫黃蓉的乳房,那支黝黑、巨大的手掌,和黃蓉潔白、柔嫩的肌膚,形成強烈對比,泅水漁隱的大手幾乎可以握住黃蓉整個乳房。

泅水漁隱大姆指和食指輕輕地捏著黃蓉的乳頭,黃蓉發出微弱的聲音。

同時,陸冠英將他自己的褲子完全脫了下來,面對黃蓉的臉繼續打手槍,龜頭離黃蓉的嘴唇只有幾公分,郭靖看到陸冠英的龜頭上滲出一滴透明的液體,滴了下來,落在黃蓉的唇上,巧的是黃蓉也毫無意識地舔了舔嘴唇,將那滴液體舔入口中。

看到這個情形,泅水漁隱立刻站了起來,拉下他褲子,脫下他的內外褲,郭靖看到了一條從未見過如此巨大的黑色陰莖,它起碼有廿五公分長,而且龜頭大約有七、八公分的直徑,不但如此,陰毛又多又濃。

郭靖開始幻想這個大肉棒插進黃蓉濕透了的陰戶的情景,這個想法在郭靖內心激盪不已,不過也讓郭靖很害怕,如果這根大肉棒插進黃蓉身體裡,可能會將她撕成兩半!而且毫無疑問地,這樣也一定會把黃蓉吵醒。

泅水漁隱看了郭靖一眼,接著彎下身去,一邊用手刺激肉棒,一邊用嘴吸吮黃蓉的乳頭,吸吮了一會兒,然後站起身來,將臀部往前挺,讓龜頭在黃蓉的乳房上磨擦,龜頭上滲出的液體,佈滿了黃蓉凝脂般的白色乳房和粉紅色乳頭上。

郭靖拉開陸冠英,輕輕地拉下黃蓉的肚兜到她的腰部,也稍微拉高了黃蓉的短褻褲,透過短薄的絲綢褻褲,可以清楚地看見黃蓉一點黑色的陰毛。

陸冠英開始輕輕地摸著黃蓉的雪白大腿,一邊摸著,也一邊打著手槍。

這吸引了泅水漁隱的注意力,泅水漁隱站直身體。

陸冠英愛撫到黃蓉的大腿根部,他慢慢地將手指伸進褻褲中,他用手指上下劃著黃蓉的陰戶,而黃蓉的臀部不自主地顫動,有時還會舔著嘴唇。

郭靖覺得還不夠,郭靖輕輕地將黃蓉調了個睡姿,然後脫下她的褲子。

黃蓉現在是一絲不掛地呈現在兩個飢渴的男人面前,一個一絲不掛的睡美人,她美麗的身體,好像正等著讓陸冠英和泅水漁隱探險和發掘。

陸冠英將黃蓉的腿拉到床邊,開始用手指挖弄著黃蓉的陰戶,剛開始時,陸冠英相當小心,他的臉幾乎貼在黃蓉的陰戶上,然後將中指慢慢地插了進去,同時用姆指揉著黃蓉的陰蒂,挖弄黃蓉神秘的私處,這使得黃蓉開始呻吟,無意識地將一條腿抬到陸冠英的肩上。

泅水漁隱一邊捏著黃蓉的乳房,一邊打著手槍,看著陸冠英玩著黃蓉。

當郭靖再轉過頭看陸冠英時,他已經把手指換成了舌頭!他把手指放在黃蓉的陰戶和肛門之間,讓黃蓉的愛液流到手指上,黃蓉開始喘息,她的腿緊緊挾著陸冠英的頭,陸冠英仍然持續他的動作,除了郭靖之外,從來沒有人如此對過黃蓉。

很快地,郭靖也將陰莖掏了出來,開始打手槍。

忽然,泅水漁隱伸手把陸冠英拉到身後,移到陸冠英的位置,把那巨大無比的肉棒對準黃蓉的陰戶,用那大肉棒磨擦著黃蓉的陰戶,郭靖看到黃蓉的陰戶已經濕透了。

郭靖不知道該怎堋做,郭靖知道泅水漁隱打算用那大傢伙干黃蓉,其實郭靖一點也不擔心,這正是郭靖想要的,不過郭靖也知道,如果一插進去,黃蓉一定會醒來,如果這個人的精液射進黃蓉的子宮內會怎堋樣?但是不論如何,郭靖想看泅水漁隱射精進去!

當泅水漁隱把自己的龜頭上塗滿了黃蓉的愛液後,他把那巨大的龜頭頂在黃蓉的陰戶上……慢慢地插了進去,郭靖看到那巨大的龜頭開始消失在黃蓉的陰唇之間,不過黃蓉的陰戶實在是太緊了,黃蓉的小口微張,喘息得似乎有點痛苦,如果這樣就痛苦的話,那也不過只是個開始而已,如果整根都插了進去又會怎堋樣?

不過泅水漁隱的動作相當溫柔,他抽出一部份,再輕輕插進去,慢慢地越插越多。

陸冠英回到黃蓉的面前,摸著黃蓉的乳房,吻著黃蓉張開的嘴,將舌頭探了進去,另一支手則打著手槍,黃蓉的唇似乎動了動,迎接陸冠英的舌,陸冠英站直身子,將龜頭靠在黃蓉的唇上,將肉棒插進黃蓉的口中。

黃蓉似乎正在做春夢,她開始吸吮陸冠英的陰莖,郭靖聽到陸冠英的呻吟,在他的陰莖和黃蓉的唇間發出了滋滋的水聲。

郭靖回頭注意泅水漁隱,泅水漁隱大概已經插了六公分進去。

忽然,像是一下子突破了礙,泅水漁隱開始快速地抽送,但是不過插了兩三下……黃蓉醒了!

首先,她張開眼開始喘息,吐出了陸冠英的陰莖,整個人都傻住了,黃蓉慢慢回復了意識,瞭解了這是怎堋回事,開始不住掙扎,但泅水漁隱的肉棒還停留在她的陰戶內,繼續兇猛的插入黃蓉下體,鐵一般的手指僅抓住黃蓉的臀部,往自己的肉棒處擠壓,不久,黃蓉似乎放棄了抵抗,黃蓉的眼光則移向了陸冠英的陰莖。

忽然,黃蓉用雙腿盤住了泅水漁隱,讓泅水漁隱插她插得更深,泅水漁隱又多插進了五公分,現在泅水漁隱起碼插進了廿公分左右,而且每一次的抽送都插得更深。

陸冠英將他的陰莖靠在黃蓉的唇上,再一次地,黃蓉開始吸吮著陸冠英的陰莖,不過她一直無法專心地為陸冠英口交,因為有一根碩大無朋的陰莖在她體內,每一次,只要她想吸吮陸冠英的陰莖,泅水漁隱就會更用力地插她,讓她不得不發出呻吟,無法吸吮陸冠英的陰莖。

當泅水漁隱的陰莖整支插進黃蓉的陰戶中時,郭靖打手槍打得更起勁了,因為泅水漁隱的陰莖太大,連黃蓉的陰唇都被它擠進陰道中了,每一次泅水漁隱抽出肉棒,黃蓉的愛液像是噴射而出,使得泅水漁隱的陰莖像是戴上一層薄膜。

很快地黃蓉達到了高潮!黃蓉大叫「啊……」隨著高潮一波波襲來,她的身體隨之繃緊,而且越叫越大聲。

這也使得泅水漁隱達到高潮,黃蓉的陰戶是這堋緊地包住他的陰莖,泅水漁隱一口氣插到底,口中發出一如野獸般的叫聲,接著就射精在黃蓉未避孕的子宮內,他們的高潮一到來,也一起平息。

大量的精液由黃蓉的陰戶中流出,流到她的臀部,泅水漁隱從黃蓉濕淋淋的陰戶中抽出大肉棒,而黃蓉仍然一直躺著,陸冠英馬上跳到她的兩腿之間,用龜頭磨擦著她的陰唇,接著十分容易地插進她那已經張開的陰戶中,但是才抽送了幾下,他馬上把陰莖拔了出來,然後把龜頭抵在黃蓉的後門。

郭靖可從來沒有幹過黃蓉的屁眼,郭靖希望黃蓉阻止陸冠英。

但是黃蓉毫不抵抗,無論如何,陸冠英的龜頭已經開始消失在她的肛門中了,陸冠英的陰莖鑽進她的體內時,黃蓉還有些畏懼,但是當她放鬆身體後,黃蓉開始迎合陸冠英。

泅水漁隱走到黃蓉的面前,將沾滿精液和黃蓉愛液的陰莖送到黃蓉的嘴前,黃蓉張開口,輕輕地舔乾淨陰莖上所有的液體,有時她還會將那已經軟掉了的陰莖含入口中,雖然陰莖已經垂軟,但是仍然有近廿公分長,黃蓉大約可以含進十五公分左右,此時陸冠英還在努力幹著她的屁眼。

陸冠英的呻吟聲越來越大,郭靖跨坐在黃蓉的胸上,用兩支手捏緊她的乳房,開始幹著她的乳房。

黃蓉吐出泅水漁隱的陰莖,試圖用舌頭舔郭靖的龜頭,不過雙手還是撫摸著泅水漁隱的肉棒。

當郭靖聽到陸冠英的呻吟變大,最後射精在黃蓉肛門裡時,郭靖也忍不住射了精,射得她滿臉滿胸都是,接著郭靖將臀部往前頂,把陰莖插進黃蓉等待已久的嘴裡,她把郭靖陰莖上所有的液體吞進肚裡。

黃蓉持續吸吮著郭靖已輕軟掉的陰莖,郭靖軟弱地靠在床頭,轉過頭去,看到陸冠英把陰莖由黃蓉的肛門中抽了出來,還發出「噗噗!」的聲音。

陸冠英首先開口:「天哪……太棒了!」

郭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邊喘息,一邊對黃蓉微笑,黃蓉用頑皮的表情對郭靖微笑,白色的精液由她的三個肉洞中慢慢流出。

「你嚇了一跳,對不對?」黃蓉溫柔地說道。

「不是只有我嚇了一跳,」郭靖答道:「我看你是嚇了自己一跳!」

Tags: ,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外籍後母
性愛小護士
上錯廁所遇MM
公廁內強姦同學
18歲美女中學生自述四年來被輪姦和亂倫的經歷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喝醉的姐姐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出差時被領導上了
訕後直接上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