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量山,時值中秋之夜,月明星稀,在蜿蜒的山路上,一位英俊的少年正哼著小曲,從遠處走來。 這少年身著青衣,頭戴方巾,一付書生打扮,年紀約摸十四五歲,相貌十分的英俊,可以看出這是一位大家子弟,平日裡有奴僕侍候,不需幹粗活,因此皮膚細膩,卻似一位大姑娘。

這少年正是大理國鎮南王世子,姓段名譽。生來喜歡讀書習字,尤其喜愛佛道經典,是個十足的書獃子。想那大理國的武功也是天下一絕,當年華山論劍五絕之一的南帝段王爺,一陽指絕技天下無雙。如今傳至段譽這一代,大理國現任皇帝無後,段家僅鎮南王段正淳膝下有此獨子,一脈單傳。

鎮南王一心想將一陽指絕技傳於此子,以便日後此絕技不會失傳,只可惜此日一心只埋頭於書本,喜文不喜武,口口聲聲都是以仁義治天下,修習武藝只是白費時間,不學武功,為此鎮南王沒少和他發火。 就在十天前,鎮南王又一次提出要他習武,軟硬兼施,卻無一點成效,反而被段譽的一通之乎者也說得昏頭轉向,只好將他關在後院,鎖了院門,讓他在屋中閉門思過。

段譽雖喜文不喜武,但必竟是個孩子,關在一個小院子裡如何能受得了。於是,在他的腦海裡開始醞釀著離家出走的計劃。 段譽知道,後院的鑰匙雖然在父親手中,但是卻留了一個號小慧的小宮女侍候段譽的起居,父親特別交待過,除了這個小宮女,誰也不准進入後院,並給小慧配了一把鑰匙,用於到廚房取飯。 因此,段譽決定從這個小宮女身上下手。 這一天,小慧照例到廚房端來飯菜,鎖了院門,來到段譽房中。 少爺,吃飯了。

嗯。段譽應了一聲,小慧姐,我們一起吃吧。這怎麼行啊,奴婢不敢。我不管,我就要你和我一起吃,再說了,這裡又沒有別人,爹爹不會知道的。段譽說道,如果你不陪我,我就不吃了。

小慧知道小少爺的脾氣,要是不陪他,他真會絕食的,再說自己上午做了半天的工作,到現在肚子也真的餓了,所以就答應了。她搬了張凳子坐在了段譽對面。 段譽見她坐在對面,就把椅子搬到她身邊,說道:好姐姐,為什麼坐那麼遠啊?姐姐,我想要你餵我吃。

什麼?少爺,這…… 段譽心想,讓她餵我,我就可以在她身上找一找鑰匙。這什麼啊,我上午寫了一上午的字,手很酸,你餵我吃吧。小慧心想這是少爺的話,相當於命令,我也不能違背,就只好拿起勺子喂段譽吃飯。這時,雖然段譽嘴裡正在吃著她喂的飯,可是他的兩隻手開始不安份了。段譽只是想從小慧身上找到後院了鑰匙,卻不知道女孩子身體的某個部位讓男人摸著會有異樣的感覺。

而此時段譽正好與小慧面對面坐著,心想她的鑰匙總是會放在腰上,因此,他的手先伸向了小慧的腰部,但並不是向兩邊伸去,而是正對著小慧去了,而那裡正是女人的要緊部位。 這時小慧坐在凳子上,雙腿分開,段譽的手正好放在了她陰部的位置,小慧感覺到了這個小少爺的手在碰自己的私處,但是小慧比段譽大幾歲,正值少女的懷春期,而且她與那些老媽媽們住在同一間房間,常聽她們說起男女之事,也曾說到前戲之樂,男人撫摸女人私處之快感。因此此時一方面礙於少女的羞澀,一方面也想試試那種快感,另外也因為對自己做出這種事的是高高在上的少爺,也就不好說什麼了。

而段譽此時只是急於要找到鑰匙,卻沒有考慮對面的女人的感受,或者說他根本就不知道對面的小慧會有什麼感受,因此開始在小慧的大腿之間摸索著。

小慧感受到小少爺的手開始遊走,隔著一層褲子,更覺得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這時的下體卻已經濕潤了。

而此時小慧的臉也燙得像火燒一樣。 由於臨近中秋,天氣已經轉熱,小慧的衣裙也十分的單薄,此時在段譽的漫無目的的摸索之下,裙子上慢慢地濕了一塊起來。

段譽的手忽然感覺到了小慧裙子上的變化,還道是小慧尿褲子子,就停止了動作,說道:小慧姐姐,你……

他原想說你怎麼尿尿了,可又覺得不好意思,因此止住了口。 這裡小慧內心的一股慾火已經被段譽挑起,不禁想起了那些老媽媽說過的事,男人的唇,男人的手,還有男人的……,全都浮現在心底,心裡總有一股衝動,想要和眼前的這位英俊的小少爺嘗試一些什麼東西……

不,沒,沒什麼…… 可你……段譽說道,你的裙子怎麼濕了?我……我……小慧的臉更紅了,突然,她想起來,為什麼小少爺會做出這種動作呢?以前的相處從沒有這樣過啊?少爺,你……你為什麼……為什麼會……碰我……我的…… 段譽聽到這句話,臉也紅了,可他卻不是因為觸摸女人的身體而臉紅,他是以為小慧識破了他要逃走的陰謀,因此感到不好意思。 我……我……段譽心想:算了,反正要走,偷偷摸摸地偷鑰匙不如叫小慧姐姐幫我。

因此對小慧說:小慧姐姐,其實,其實我是想離開家,你知道,爹爹老是逼我練武,我不喜歡,我要出去玩,可他把我鎖在後院,我知道你有鑰匙,你能不能幫我啊?

這時的小慧卻沒有心思聽這位小少爺說什麼,因為段譽在說話的時候站起了身子,這時正值中午,屋裡悶熱,段譽只穿著一條薄薄的絲製褲子,加上剛才偷鑰匙的緊張,流了些汗,他的小傢伙正貼著褲子,若隱若現,小慧聽老媽媽們說過,男人兩腿中間會有一根東西,會讓女人飄飄若仙,十分爽快,這時小少爺就站在她面前,小少爺的腿正對著自己,雖然隔著褲子看不大清楚,可是也可以隱約看到小少爺的兩腿間比自己好像多了一個什麼東西。正在想著它會是什麼樣?會怎麼讓自己爽快?不由地呆了。

小慧姐姐…… 啊?哦,小少爺,你想離家出走? 是啊,你能幫我嗎?你有鑰匙。小慧正處在二十歲的青春期,是十分渴望瞭解性愛的感覺的,更何況平常受到了那些媽媽的教育,心裡的春潮早已激發,總有一天會山洪暴發,而今天又讓段譽摸了一會,猶如山洪暴發前的一陣雷雨,讓她心中的洪水今日一定要暴發出來。

小慧心想:正好他今日有求於我,我正好和她試試看,是不是真像媽媽們說的那樣……想到這裡,她的臉又紅了。段譽這次是看出了小慧臉上的異樣,問道:小慧姐姐,怎麼,你不舒服嗎?小慧說:嗯……我是好像有點不舒服,小少爺,你能幫我個忙嗎?如果你幫我把病治好,我會幫你走的。

好啊。段譽只聽到我會幫你走的這句話,高興得不得了,當然什麼都答應嘍。可是我雖然看過不少醫書,可治病還是第一次啊。不,我會教你怎麼治的。好啊,小慧姐姐,我要怎麼做啊? 小慧也從沒有試過男女之歡,只是因為好奇想試試,她也不知道從哪裡開始,可是聽那些媽媽說過,一般在床上做那種事,所以就對段譽說:你先扶我到床上去。

段譽為了早日離開,當然是言聽計從。扶小慧到床邊坐下。 小慧想到剛才被段譽摸下體感到很舒服,就想:反正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剛才好舒服,就讓他再摸摸我吧。

小少爺,我身上很痛,你能幫我捏一下嗎? 好啊。段譽說:你哪裡不舒服? 我……我的大腿好酸,你幫你捏一下吧。好。段譽說著,就開始幫小慧按摸,用雙手捏著小慧的大腿,輕輕地捶打她的腿。 怎麼樣,好點了嗎?你一定是累了,我以前玩累了,他們也這樣幫我按摸的。嗯……我……我不僅是大腿酸,我……我…… 說吧,沒什麼,你哪裡痛,我會幫你按摸的。好吧,你的手放在我兩條腿中間吧。就是你剛才碰我的地方。嗯?哦,好吧。

說著段譽就把一隻手放在了小慧的兩腿中間的部位。是不是這裡? 嗯,是啊,你輕輕地摸一摸吧。段譽不知道這裡就是讓女人十分舒爽的部位,只知道按小慧說的做她就會幫自己離開,因此就按她說的開始輕輕地撫摸著。

嗯……小慧輕輕地哼了一聲,剛才的麻癢的感覺又重新回來了,隨著段譽那隻手的輕輕移動,小慧的褲子和她的陰唇開始摩擦,褲子與陰唇的磨擦使小慧感到一股股的電流直通心房,而且這是第一次與男人如此靠近,她可以清楚地感覺到段譽身上散發出的味道。

嗯……嗯……一陣陣地舒爽的感覺使小慧開始不停地流出淫水,裙子上已經濕了一片。段譽看到小慧的裙子又濕了,而且聽著小慧輕輕地哼哼聲,感到不解,就停下了動作。

小慧姐,你怎麼了?我弄得你很不舒服嗎? 不……不……小少爺……我很舒服……就是這樣……再摸……不要停好嗎?可是你的裙子…… 我……那就把裙子脫掉吧。

小慧站起身來,解開裙帶,裙子滑落在地,由於是大熱天,小慧裡面沒有穿衣服,因此全身赤裸地站在了段譽面前。 只見小慧全身潔白無瑕,她已經二十歲了,發育得很好,兩個乳房掛在胸前,粉紅色的乳暈襯著兩個小乳頭;纖細地腰身,稍突的臀部,兩條修長的美腿之間是一片黑色的小森林。

段譽從來就沒有見過女人在他面前全身赤裸,而且是一個這麼美麗的女人。雖然段譽才十四歲,可是他的下體也不由地起了變化,慢慢地脹了起來,抵在褲子上。

哇,姐姐,你好美啊…… 小慧聽到這句話,小臉又漲得通紅,不由地低下了頭,這一低頭間,看到了段譽的褲子隆了起來。她聽那些老媽媽說過,男人的那個東西只有在激動的時候才會鼓起來的,而且也只有鼓起來的東西會讓女人欲生欲死,快樂無比。想到這裡,刀子的臉越來越紅了,襯著這美麗的身體,更加顯得嬌美無常。

姐姐,我現在要怎麼做啊? 這句話提醒了小慧,她躺在床上,張開了雙腿,說:少爺,來,還是摸我吧。

段譽走近床邊,慢慢伸出手,接觸到了那一片小森林,這次的感覺與剛才不同,剛才隔著裙子,而現在卻直接接觸到了女人的身體,這是他從未感受過的。而在碰上小慧身體的一瞬間,段譽的下體又硬了一點。 姐姐,我……我好像想尿尿,……它好脹……

小慧聽老媽媽們說過,男人在想要女人的時候,下面就會脹起來,會有尿尿的感覺,而最後也會在女人的體內尿出來,不過尿出來的不是尿,而是另一種東西。小慧還聽她們說,可以用嘴含著男人的東西讓男人尿出來,而男人也會很舒服的。

小慧對段譽說:小少爺,你不是想尿尿,是……是…… 可是是了半天,卻沒有說出來。會不會我也生病了啊?小慧姐剛才就是會尿尿呢。嗯……是啊……要不然,小少爺,我也幫小少爺看看吧。好啊。說著段譽將自己的褲子脫了下來,小東西一得到解放就翹了起來,雖然並不是很長,卻依然驕傲地昂著頭。

小慧姐,快幫我看看,它腫得好大,是不是真的病了啊? 小慧第一次看到男人的陽具,而且就是硬挺的,想起媽媽們說起的男女交合之事,要將男人的陽具插入女人的體內,下體不由地一緊,一股水又流了出來。 小慧姐,你又尿尿了。

嗯~~小慧對段譽說:小少爺,看來你病得不輕,裡面一定是積了膿水了,要快點把膿水放出來。是嗎?那要怎麼放呢?小少爺,我……我來幫你吧。好啊,小慧姐姐,快一點,要是病重了就麻煩了。嗯小慧答應了一聲,走近段譽,跪在段譽的面前,伸出小手,輕輕地碰了碰段譽的陽具,段譽的陽具隨之抖了一下。 小慧抬起頭看了看段譽,看著他焦急的眼神,說:小少爺,我要開始了。

好啊。小慧用小手握住了段譽的陽具,啊……好熱啊……然後輕輕的撫摸著段譽這根熱棍子。用手握住他慢慢地套弄著。嗯……,小慧姐,我……好舒服……你摸得我很舒服…… 小少爺,你會更舒服的。說著,俯下了頭,把段譽的陽具含在了嘴裡。

啊……段譽只覺得他平常尿尿用的東西進入了一個溫熱的世界,感到既潮濕又有一定的熱度,一股股暖意從棍子的端頭一直通到心中。小慧姐,你……嗯……小少爺,我幫你把膿水吸出來。好啊……小慧姐……謝謝你……啊……嗯……

隨著小慧的小嘴的舔弄,段譽感到受用萬分,小慧的小嘴吸著段譽的陽具,她的舌頭正舔著段譽的龜頭。而這些功夫,小慧雖然常聽媽媽們說起,但今天卻是第一次施展。

嗯……嗯……好姐姐……我……我要尿尿……小慧姐……不行了……我想尿了…… 小慧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一股精液從段譽的馬眼中噴出,射進了小慧的嘴裡,小慧感覺到一股有點鹹,有點腥的液體噴進自己的嘴裡,還好段譽還小,並沒有射出太多東西,她還來不及思考就將這些東西吞了進去。

小慧心想:難道這就是媽媽們說的’尿’嗎?這時,小慧把段譽的陽具從嘴裡拿出來,段譽的陽具經過了一次噴射,已經縮小了一點,但是還是挺著。段譽說:小慧姐,我……我忍不住……就尿在你嘴裡……對……對不起……

沒關係,小少爺,你感覺怎麼樣啊? 啊……很舒服……姐姐,你幫我治病真的很舒服。可是你自己的病還沒有好,真是的,我……我繼續幫你治吧。好啊。我的身體裡也進了膿水了,麻煩小少爺也幫我吸出來,好嗎? 當然,姐姐剛才幫我治,我現在要幫姐姐治了。姐姐,你哪裡進了膿水啊?

這……這句話把小慧問住了,因為剛才看到段譽的陽具挺著,才說是進了膿水,可是自己…… 這時,段譽的眼睛看著小慧的胸部,說:姐姐,是不是這裡啊,你看…… 這裡小慧想起媽媽們說起過女人除了下體的陰部讓男人摸很舒服以外,另一個地方就是乳房,一樣會很爽的。就順著段譽的話說:是啊,你看,它腫得有多大。

好,我幫姐姐把膿水吸出來。說著,走到小慧的跟前,用手捧起了小慧的一個乳房,輕輕地摸著。嗯……小慧感覺到一雙溫熱的手正在摸著自己的乳房,這種感覺似乎比剛才隔著褲子摸陰部更直接,更舒服,不由地哼了出來。我開始吸了。段譽說完,把小慧的整個乳房都含在嘴裡,用力地吸著,時不時地也學著剛才小慧的做法,運用舌頭,舔著小慧的乳頭。牙齒也常會劃過小慧的乳頭。 可是誰知道這種做法非但不能將小慧體內的膿水吸出來,反而使小慧的乳房更加硬挺。

而小慧也被段譽吸得始浪叫起來:嗯……嗯……小少爺……啊……好舒服……小少爺……我……嗯……啊……不……小少爺……啊……好舒服……小……啊……

而段譽的陽具在小慧的浪叫聲中又一次地硬挺起來,本來段譽想說,可想起來自己正在給小慧治病就不好再麻煩她幫自己治,就沒有說,任由它挺著,可這硬挺的陽具又正好抵在小慧的陰部,隨著小慧身體的扭動,它磨擦著小慧私處,讓兩個人都覺得十分地舒服。

嗯……啊……小少爺……嗯……好舒服……小少爺……我……啊…… 段譽的嘴吸著小慧的乳房,而陽具又摩著小慧的陰部,小慧在上下地夾攻下,小體又流出了淫水。當這些淫水流到段譽的陽具上時,段譽感覺到了,感覺到一股熱水濕潤了自己的陽具,他停了下來,對小慧說:小慧姐,我……我吸了這麼久都沒有吸出來……可你下面卻好像尿尿了,這……會不會弄錯地方了啊? 嗯……可能……可能是下面……你……你……不過還是不要……那裡很髒……

小慧覺得下面是自己方便的地方,感覺很髒,本不想讓段譽這個小少爺吸,可是段譽知恩圖報,一定要幫小慧把病治好,既然不是上面,那膿水一定在下面,我一定幫小慧把膿水吸出來。

想到這裡,他把小慧抱起來,放在了床上,自己跪在床邊,讓小慧張開雙腿,這時,小慧的私處完全暴露在段譽眼前,一片烏黑的森林,中間似乎有條肉色的縫,段譽沒有多想,就俯下身子,把嘴貼在小慧的私處開始吮吸著。

啊……啊……小……小少爺……嗯……嗯……好……啊……雖然段譽是漫無目的的在小慧的私處吸吮,但是可能是出於本能,他的舌頭時不時地舔著小慧的陰唇,有時也碰到了小慧那勃起的陰蒂,可他動一無所知,但是這卻使小慧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爽。 啊……啊……不……小少爺……啊……好舒服……啊……我……我要……啊……我要……我也要……要尿了……啊…… 她的淫水一股股地噴了出來,雙腿緊緊地夾住段譽的頭,一股股淫水像尿一樣噴了出來,噴在段譽的臉上,嘴裡。

這個小姑娘第一次達到了高潮,而這兩個孩子只是認為是尿,而不知道這是性的高潮。

在段譽吸吮小慧的乳房和她的陰部時,她聞著女人身上發出的特殊的香味,聽著女的淫聲浪叫,並感受到了女人達到高潮時的淫水,這時,他的陽具早就回復了硬挺,而且比第一次更加硬挺。段譽只道是膿水再度發作,而自己已經幫小慧吸出了她的膿水,就對小慧說:小慧姐,你看,我……我又腫了……怎麼辦啊? 來,讓奴婢再幫你吸吧。

可是由於她經過了一次高潮,身體癱軟,想起來,可是卻又跌回了床上。

段譽說:小慧姐姐,你別動,我到床上,轉過來,我們都側著身子。這樣你可以幫我吸,我也可以再幫你吸吸看你的體內還有沒有膿水。看來他是喜歡上吸膿水的工作了。

說著,爬到了床上,他的頭對著小慧的陰部,轉過身子,將自己的陽具對著小慧的嘴。小慧張開了小嘴,把段譽的陽具含進了嘴裡,由於剛才的經驗,小慧吸得更好了。

她含住段譽的陽具,讓它在自己的嘴裡一進一出,用自己的舌頭舔著段譽的龜頭,舔著段譽的龜頭溝部,還時不時的用舌尖撥開段譽的馬眼,舔著馬眼內部。她的手也沒有閒著,輕輕地捏著段譽陽具下的兩個小蛋。 啊……嗯……好……姐姐……小慧……我好舒服……嗯…… 段譽一邊叫著,一邊把頭埋時小慧的兩腿之間,又一次在小慧的森林中遊走。這時的小森林已經是洪水氾濫,小慧的陰毛都伏向了兩邊,露出了紅色的陰部,大小陰唇,一顆勃起的陰蒂,十分誘人。可是段譽卻不懂得欣賞,只是一個勁地埋進肉裡,用力地吸著,一方面由於她想幫小慧治病,另一方面也是由於小慧正在吸著他的陽具,而他又好像覺得不應該叫出聲來,所以只好讓自己的嘴有點事做,因此就拚命吸著小慧的陰部。而且充分運用了他的嘴和舌頭舔著小慧的洞,有時他的舌頭還會進入洞中,可他不懂個中好處,馬上又滑了出來。 嗯……嗯……小慧感到下體的興奮感又起來了。而嘴裡又含著段譽的陽具,叫不出聲,只有繼續地吸著段譽的陽具,只是由於下體的舒爽,使她更加賣力了,還時不時地用牙齒摩擦著段譽的龜頭。 嗯……啊……嗯……絲……叭……小少爺……小慧姐姐……我好舒服……嗯……啊…… 一時間,整個房間裡各式各樣的聲音傳出。 啊……我又要……啊……我要尿了…… 嗯……小少爺……我……我也是……啊……不……不行了…… 兩個人在對方的吸吮之下一起達到了高潮,段譽的精液噴進小慧的嘴裡,而小慧的淫水也噴射了出來。兩個都經過了兩次的高潮,都癱軟在床上,一直無語。 一直到了晚上,段譽先醒了過來,看著小慧正在床上睡著,潔白的身體,粉紅的臉蛋,真是一個小美人。段譽看了看自己的陽具,已經軟了下去。心裡想:小慧姐真厲害,幫我治好了病。

看著睡著的小慧,又想道:對啊,何不趁此時將鑰匙拿走,出去好好地遊玩一番呢?

想到這裡就起身穿上了衣服,並在小慧的衣服裡找到了一串鑰匙,在櫃子裡拿了些銀子,趁著夜色,打開院門,走了出去。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幫姊姊剃陰毛
喝醉的姐姐
女生宿舍的竊聽器
日月斬
我老婆的趣事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我和妹妹的錯愛
公車上媽媽誘惑我
全班女學生都愛上我
熱門小說: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