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草原之愛經過了這麼多年在秦國心驚膽跳的生活,項少龍他們終於得到了他們應得的回報。自從他們在秦國小盤手中逃到塞外這個世外桃源後,他和嬌妻兒子們就一直過著他們遏望以久的神仙生活。在無須每天都要為自己安全擔心的情況下,時間似乎過得特別快,轉眼間己經過了半年了。

這日,項少龍和幾位嬌妻騎著馬在這一望無際的草原漫步。項少龍看著這綠草如茵的大平原,不禁回想起當初在趙國認識烏廷芳時也是在這樣的草原上得到了這位美人寶貴的第一次。想到了這裡,項少龍不禁向烏廷芳上下打量,這位天姿國色的美女比當年成熟多了,身上無論每一處地方都散法著女人味,雖然和這美女成親多年,但那動人的胸脯和誘人的小蠻腰依然使項少龍看傻了眼。

這時,烏廷芳也感覺到項少龍那股色迷迷的眼光,嗔道:「少龍啊!你那些是什麼眼光?看得人家一身都不自在嘛!」項少龍這時來到她身旁,在她耳邊柔聲道:「我的烏大小姐可曾記得是怎樣成為項少龍的女人呢,我記得好像是在同現在一樣的野外大草原呢!」烏廷芳聽後臉上馬上浮上兩片紅暈,嬌羞大嗔道:「你好啊!一大清早就欺負人家,那次是你強來的啊!人家那時還掙扎得厲害呢!」說罷嬌媚地白了項少龍一眼,看得項少龍心神都醉了。 項少龍接著道:「那麼廷芳何時再讓我項某人再一次在荒野來一趟草原之愛呢?」話說完了不等烏廷芳反應,一手將她從坐騎抱到自己懷內,然後指揮馬兒向前衝去,將紀嫣然、琴清、趙致們遠遠拋到後方。

烏廷芳在項少龍懷內大羞下拚命掙扎,項少龍嘻嘻地道:「廷芳如果再這樣激動的話,我可要馬上叫停馬兒在這裡進行我們的壯舉了。那時恐怕嫣然、致致們己經趕到,欣賞著我們這場草原之愛呢!到了那時烏大小姐可不要怪我哦!」烏廷芳大羞道:「少龍你好啊!一大清早調戲人家還不夠,還在嫣然姐、清姐和致致面前拐了人家出來,還說什麼草原之……人家不說了,我可不依啊!」說罷不依地在項少龍懷內搖動著身子,不過倒沒有剛才那麼大動作了,似乎是直得怕項少龍會停下馬來。

項少龍清楚地感到懷內的可人兒豐滿和富有彈性的肉體,而當這美女在懷內擺動著身子時,那種銷魂入骨的感覺不禁使他有了男性的應有反應,在他懷內的嬌妻亦馬上感到了這突變,紅暈馬上湧到了俏臉上,羞道:「少龍你壞透了!」項少龍將嬌軟無力的烏廷芳抱下馬來,然後溫柔地把她放在柔軟的草地裡,伏在她身上在她耳邊道:「廷芳放心好了,在這裡嫣然她們沒有一時三刻也不會發現我們的,我們可以放心在這兒享受我們的二人世界了。」 烏廷芳還沒有回應,項少龍已熟練地把大手伸入衣服內,肆意地撫弄著那豐滿的胸脯,一張嘴亦不斷吻著那嬌嫩耳珠和俏臉,經不起那不斷愛撫著她身體各個敏感部位的大手和那張不停在耳邊說著甜蜜情話的嘴巴,烏廷芳再也忍不住,玉臂抱緊著愛郎,口中發出令人銷魂入骨的嬌吟,肉體不斷和項少龍磨擦著。

隨著兩人的衣物逐一減少,項少龍的大手亦越來越放肆地愛撫懷中美女的禁地,烏廷芳早在項少龍的手口夾攻下進入了只有情慾的世界,閉上美目享受著那一股一股發自體內的快感。

偏偏這時項少龍停止了進攻,輕輕地吻著那動人的耳珠,故意道:「不知現在廷芳要我強來還是要我守君子之禮呢?」烏廷芳還在享受著情慾帶給她的快感,勉強睜開媚目,知道眼前的男子是為她早前的說話報仇,白了他一眼後嗔道:「你喜歡怎樣便怎樣吧!何況我這次也是給你拐出來的呢,嘻!」然後看著面前睜大雙眼瞪著自己的愛郎,深情地道:

「項郎啊,芳兒認輸了,芳兒要啊!」說後主動地用香臂纏著愛郎,用香唇給了項少龍一個長長的吻。

項少龍仍是不放過她道:「芳兒要什麼呢?」烏廷芳聽後羞得把俏面埋入了夫郎懷裡,蚊聲細細道:「芳兒要項郎你愛人家嘛!」美人恩寵再加上項少龍亦極愛這懷中美女,項少龍馬上回復了大手的活動,當兩人將身上連最後的防線也解隨後,項少龍溫柔地進入了懷中美女的身體,除著那一次一次的沖激,烏廷芳死命地纏著愛郎,完全忘我地迎合和享受項少龍帶給她的無限快感!

雲雨過後,項少龍溫柔地抱緊懷中嬌妻,不時吻著她那帶著幸福和滿足的俏臉,烏廷芳亦歡喜地送上香吻。

項少龍在嬌妻耳邊道:「不知廷芳認為趙國草原快樂些還是塞外草原快樂些呢?」臉上映上紅霞,美艷不可方物的烏廷芳含羞道:「和項郎一起,每次都使廷芳快樂得要死呢!」說罷在項少龍臉上輕輕們吻了一下。

項少龍的魂魄就好像給這美女勾去了,心醉道:「幸好當年我率先在小姐府上的花園得到了烏大小姐的初吻,然後再在瀑布旁獲得了烏大小姐寶貴的貞操,否則今天我也沒有機會聽那麼動人的情話了。」烏廷芳聽到愛郎提到當年自已的羞人往事,面紅耳熱但又歡喜地聽著項少龍的每一句話,雙臂更不由自主地抱緊愛郎。

項少龍見嬌妻似是動了情,大手也開始不規矩起來,正當兩人纏得不可開交時,項少龍聽到了紀嫣然和眾妻子尋夫的聲音,項少龍悄悄地在烏廷芳耳邊道:

「我看嫣然快找到我們了,廷芳還想繼續嗎?」說罷烏廷芳用了項少龍前所未見的速度向散落在草地上的衣物彈去。

第二章

美人出浴當烏廷芳用那最快速度穿上散落才草地各處的衣物時,項少龍則懶洋洋地望向因怕羞事給紀嫣然她們知道而心急萬分的嬌妻。悠然自得地道:「廷芳可不用心急呢!萬事有你這夫君我擔當!頂多我給嫣然她們解釋說我們誤踏中一個大蟻窩,而我們只不過寬衣袪蟻罷了!」一面說話,一面上下打量著正在穿衣但又秀髮散亂、衣衫不整的誘人美女。

烏廷芳聽後跺了跺足,大嗔道:「天下第一大蠢蛋才會信你那些鬼話呢!人家現在心急到不得了,你還用這種眼光看人家!我可不依啊!」項少龍故意地道:「是真的這麼心急嘛?不如廷芳讓我聽聽你的心跳聲,讓我知道我的大美人有幾心急吧!」然後裝作急色的樣子向那動人的胸脯望去。

烏廷芳見狀,大羞道:「項少龍啊,你剛剛欺負完人家還不夠,到現在還不肯放過人家!」接著撒嬌道:「我不理啊!如果你再不把那些眼光收下和馬上穿衣的話,我以後再不理你了!」項少龍也知道時間也差不多了,一聲領命後,用比烏廷芳更快的速度拾起地上的衣服,迅速地穿在自已身上。烏廷芳見愛郎這一番做作後,亦不禁給他逗得「噗哧」嬌笑。

當紀嫣然、琴清和趙致她們在附近尋夫時,項少龍便和烏廷芳共乘一騎的出現在不遠處的草林外,趙致見後喜道:「他們在那邊呢!」接著眾女應了一聲,策騎往項少龍那方向奔去。

當眾人會合後,眾女都不由自主地用詢問眼光望向面前這對男女,趙致更忍不住問道:「少龍啊,你剛才和廷芳去了那裡?害得我們四處找你們呢!」這時紀嫣然接口道:「我想呢,我們的夫君大人定是和廷芳去了一處地方欣賞風景了。」橫了項少龍一個千嬌百媚的白眼,再用一個似笑非笑的眼光望向烏廷芳。

烏廷芳似是想起了剛才和項少龍的纏綿,又或是受不住紀嫣然的眼光,面露紅暈,嗔道:「嫣然姐不要用這種眼光看人家嘛,我和少龍什麼也沒做過哦!」眾女似乎還沒有放棄追問的意思,琴清這時向項少龍撒嬌道:「少龍哦,廷芳和嫣然說的是不是事實啊,你們真的去了看風景?那為何不和我們一道去啊,你可偏心啊!」項少龍給這傾國美人撒嬌撒得心都醉了,口中卻道:「你們不如去問問廷芳吧,不過知道事實後可不要反侮而不和我一同去啊,廷芳你說是嗎?」烏廷芳這時已離開項少龍的坐騎,回到自己馬上,聽了項少龍的說話後不依道:「項郎你好呀!」而這時眾女亦將目標由項少龍移到了烏廷芳處,正準備向她發問時,這悄佳人已策馬向前衝去,而眾女亦嘻嘻哈哈地向她追去,將項少龍留在原地,項少龍幸福地笑了一笑後,亦全速向那群美女追去。

當晚在項少龍和眾妻兒在府內共進晚膳,項少龍突來奇想道:「不知各位賢妻可有興趣試一道新菜式?」眾女奇道:「什麼新菜式哦?」項少龍接著道:「這菜就特別了,連用來吃它的食具也不同呢?」這時連紀才女亦忍不住道:「什麼菜要連食具都不一樣呢,我們的夫君不知又有什麼怪主意了!」這時眾女亦起哄,又撒嬌又不依地向項少龍追問那是什麼的一道菜。項少龍卻偏偏道:「你們等著睢吧,到時你們便知道了,現在讓你們猜猜才有情趣嘛!」說罷急急用完了膳,出門去找和他們一同移居到塞外的匠丈清叔了。

其實項少龍那道新菜式說穿了只不過是一頓西餐罷了,什麼新食具也只不過是刀和叉子,對來自現代的他這只不過是一頓非常普道的菜式,但在秦朝這個年代,這個「新」菜式可算是最特別的了。現在他就是要向清叔請教他如果做出這些餐具和希望自已的廚藝沒有生疏了吧。

清叔早就習慣了項少龍那些古怪的念頭,項少龍向他請教了和定下刀叉的圖樣後,便返回府內,那時時間也不早了,眾女亦各自回房休息了,項少龍也想沐浴後回房,當他步行到浴室時,聽到室內傳來瀝瀝的水聲。

項少龍童心突起,順手拾了一片帶有尖角的小石,在窗布中刺了一個小洞,然後靜悄悄地用單眼向室內望去。

正在沐浴的美人兒原來就是艷名遠播,才智和美貌雙全的紀嫣然,只見這大美人正在祼露著那晶瑩剔透的雪白胴體,閉上美目在享受著浴池內的熱水帶來的舒服感覺。過了一會後,紀嫣然便開始為自己洗滌身子。

項少龍在窗外只見嬌妻的玉手在她那會令任何男人都會迷倒的動人又富有彈性的酥胸上下磨擦,令那漂亮的胸脯上下顫動著,害得項少龍差點便要衝入室內把這美女抱入懷內,當項少龍再次懾定心神向室內望去時,才女已將玉手移到了那修長的玉腿,正在悠然自得地為自己洗擦著,而當玉手抹到那只屬於項少龍的禁地時,檀口亦不由自主地發出「啊」的一聲嬌吟。

項少龍那還忍得住,靜悄悄地步進了浴室,而這時紀嫣然亦站了起來背著項少龍正想拿乾布抹乾身子,冷不防一個火熱的身體從後方把她抱著,還不及反應時,身子已被轉了過來,香唇也被人重重地吻著。

第三章

情挑才女紀嫣然在不知被誰人強吻而驚惶失措地在項少龍懷內大力掙扎,那知因那激烈的動作而使赤裸的胴體在項少龍懷裡劇烈地磨擦著,這一番掙扎反令項少龍更加熱烈地吻著這動人美女。

紀嫣然大力地推開了正侵犯著她的項少龍,玉手護著誘人的身體,睜大帶著驚慌的美目望向那人,定了定神後才發現站在面前的不是別人,而是項少龍時,才大大鬆了口氣,拍了拍酥胸嗔怒道:「項少龍你是不是想嚇壞嫣然?人家差點兒給你嚇死了,是不是那時才高興呢!」說罷不依地跺了跺足,狠狠地白了項少龍一眼。

項少龍這時卻不懷好意道:「嘿!我的紀才女可沒有這樣膽小呢!要不是當年才女就不會假冒奉了大王之命,獨自在荒野挑戰你夫君我了!不過嫣然可曾想過,如我那時不守什麼君子之禮而大占才女便宜的話,才女那就慘了!」接著裝出像想通了一事而大聲道:「啊!我想通了!才女本就想項某人大佔其便宜,不然也不用車伕迴避了!我項少龍真是糊塗了,害得嫣然要等到在邯鄲才有機會被我佔便宜,嫣然啊,項少龍累你久等了!」說罷笑著裝作向還是赤裸的紀嫣然行禮。

紀嫣然自然知道項少龍特意調笑自己當年受不住相思之苦,在邯鄲不故一切向面前這男子以身相許的往事,大羞嗔道:「你嚇到人家魂不附體還不罷休,現在又取笑人家當年的羞人往事,我可不依啊!」說罷提起粉拳向項少龍擊去。

項少龍任由這嬌妻向自己撒嬌,笑道:「我感激嫣然對我的恩情還來不及,又怎敢取笑才女你呢!不要忘記嫣然還是我的救命恩人啊!」接著把紀嫣然擁到懷裡,柔聲道:「今晚不如就讓項少龍我來報答紀才女的救命大恩吧!」說著大手已經移到紀嫣然豐滿的胸脯處輕輕地撫弄,嘴巴亦吻著那嫩滑的玉頸。

受到愛郎這般挑逗,紀嫣然亦只有熱烈地反應著,玉臂像八爪魚般纏著項少龍,美麗的胴體亦不斷在項少龍懷內磨擦著。而當項少龍將嘴巴移到美人的酥胸不住地親吻時,紀嫣然檀口不由自住地發出那令人神魂顛倒,銷魂蝕骨的嬌吟。

項少龍輕輕地將嬌妻放在地上,雙手不斷地在紀嫣然身上各處撫弄著,紀嫣然這美女此時已給項少龍煽起了情慾,不斷地發出嘺吟,白玉般的胴體亦熱烈地迎合著愛郎。項少龍這時將嘴巴繼續向下移動,當大嘴移到嬌妻的禁地輕輕親吻時,紀嫣然如遭電擊,全身大震,臉紅赤耳的大羞道:「少龍你怎可以……那處可髒哦!」項少龍這時卻仰起頭故意裝作奇怪道:「嫣然剛剛不是在洗澡嗎?我確定我自己看到嫣然將全身已經洗得一麈不染呢!」說罷不等紀嫣然,繼續向那聖地進攻著。

紀嫣然那曾受過這種的服務,大羞下雙手掩著俏面,享受著那令她羞得無地自容卻又令她瘋狂的快感。

當項少龍再次將嘴巴移到紀嫣然的俏面時,這大美人已經給他挑逗得嬌軟無力,嬌喘連連。項少龍輕輕吻了她耳珠,在她耳邊柔聲道:「嫣然可曾記得當年曾答應本人要一女侍奉二夫呢?」接著俏皮道:「項少龍今晚可忙了,不如由董馬癡來慰寂我的紀才女吧!」紀嫣然聽後羞得將悄面鑽到項少龍頸後,求饒道:「夫君大人啊,放過人家好嘛,人家給你弄得無力招架了。」項少龍這時卻道:「可不得呢!董馬癡我今晚定要一親芳澤的了,不過呢,董某向來習慣和女人交歡時都要有騎馬的感覺,才女今晚不妨到我這頭老馬上試試吧。嘿!」說罷不等紀嫣然反應,輕輕將她抱到身上,讓那修長的玉腿放在自己腰間兩側,用了那男下女上的交合姿態,倒真是像紀嫣然騎著馬一般。

紀嫣然在那種她從來沒試過的交合姿態下,大羞和不知所措地揮動著雙手,項少龍見狀,憐惜地握緊著嬌妻玉手,有節奏地沖激著這美女,紀嫣然這時亦本能地嬌吟著,伏下身子不斷吻著在她身下的項少龍。

當兩人從高潮慢慢地平伏下來後,紀嫣然伏在項少龍胸膛,嬌喘地道:「少龍你可欺負人家透了,剛才人家什麼矜持都沒有了,羞也羞死人了,都是你害的啊!」說著不依地用粉拳在項少龍胸膛輕輕的打了兩下。

項少龍抱緊嬌妻,深深地吻了她一下後,抱起她說道:「我想嫣然要重新再洗一次澡了,來,讓為夫我代賢妻擦背吧!」紀嫣然早已愛郎弄得全身無力,俏面印上紅霞任由項少龍悉心為她清潔了。

一輪鴛鴦戲水後,項少龍再次悉心地為愛妻抹乾身子,然後二話不說地攔腰將她抱起,大步踏出浴室向寐室方向走去。

一絲不掛的紀嫣然大驚道:「少龍呀,我還沒有穿上衣服呢,再別人看見我們前快些回去穿衣吧!」項少龍卻偏偏接口道:「嫣然放心好了,現在已是夜深,廷芳她們也應睡著了,更何況才女現在在我手上,不依也不可以了!」說罷笑著不理紀嫣然抗議,繼續向寐室那方步去。

第四章

才女落難紀嫣然一絲不掛的在項少龍懷內,經過了剛才邀烈的運動後,嬌軟無力的紀才女已沒有多餘的力氣反抗,乖乖的讓夫郎抱著自己往寐室走去,唯一希望的是烏廷芳們真是如項少龍說般睡了,不然給她們看見自已現在這樣子,羞也羞壞她了。

項少龍望向自已懷內的美女,見她因裸著玉體而怕給別人發現的嬌羞表情,心中湧上無限愛憐,向紀嫣然香唇索了一吻後,加快步伐向自已睡房走去。

紀嫣然這時急道:「少龍啊,嫣然的房間可在那邊哦!」項少龍這時卻道:

「誰說要帶嫣然回自己房間呢?今晚才女可要做陪我,讓我試一下抱著紀才女入睡的滋味呢!」紀嫣然大急道:「嫣然現在這樣子,明早怎樣見清姐她們啊!」接著向項少龍撒嬌道:「夫君大人,不如讓嫣然回房穿上了衣服,然後再回來侍侯夫君你好嗎?」說著輕輕的吻了項少龍一下,擺動著動人的胴體企圖掙出夫郎的懷抱。

項少龍這時卻把懷中佳人抱緊,不以為意道:「才女的美人計恐怕不成功的了,明早的事明早才算吧,我看嫣然現在的樣子比穿上衣服時還好看呢!」說著兩人已到了項少龍睡房門外,項少龍抱著因給他調笑而把嬌羞的俏面鑽到項少龍頸後的嬌妻,輕輕的將門踢開,步進了房內。

項少龍把懷內的嬌妻輕輕地放到榻上,關上房門後,為自己卸去不必要的衣服急不及待的來到榻上,伏在紀嫣然身側,用強而有力的手臂環擁著她,使她動人的肉體毫無保留地挨貼在他身上,柔聲在她耳邊悄悄叫著:「嫣然!嫣然!」紀嫣然這時亦轉身面向著項少龍嫣然一笑,甜甜地應道:「少龍!少龍!」引得項少龍深深的在她唇上吻了一吻,然後滿足地說道:「今晚有嫣然陪著我,我定會發一個最甜的美夢呢!」把頭衴到紀嫣然那動人的胸脯上,呼呼地睡著了。

紀嫣然這時面上湧出了無限柔情,溫柔地玩弄著愛郎的頭髮,愛極的望著嘴裡露出甜笑,似乎直的是造著最甜美的好夢的夫郎,帶著幸褔滿足的心情也甜甜的進入了夢鄉。

次日早晨,項少龍被田貞、田鳳的敲門聲吵醒,這對無論是樣貌和身材都是一模一樣的俏人兒,不論項少龍多次勸說,總是每天自願到來到項少龍處悉心地侍奉項少龍梳洗。

項少龍小心翼翼地擺脫了還正在熟睡紀嫣然那纏著他的胴體,穿上外衣往房門步去,打開門後第一道映入項少龍目光的便是已經將自己打理得整整齊齊的一對動人美女,嬌滴滴的捧著梳洗的面盤用具,準備服侍項少龍洗臉和整理頭髮等諸項梳洗工作。

項少龍這時著她們將手上各物放下,一左一右的抱著這對動人的孖生姊妹的小蠻腰,憐惜地向這對身世可憐的美女道:「貞兒、鳳兒,我不是說過不用做這些下人的工作嘛,我是要你們享福的啊,不是要來當婢女的啊!」田貞田鳳聽後,感動的將胴體靠向項少龍,各自在項少龍臉上吻了一下,喜孜孜地道:「我們可是自願的呢,能每天侍奉夫君梳洗,我們姊妹都不知多滿足呢!」項少龍知道說她們不過,調笑道:「原來你們為我洗臉也會滿足啊!那我前幾天在你們房裡,不就是令你們滿足到要漏出來嗎?」田貞姊妹可曾想到項少龍一大清早便調戲她們,大羞下將艷紅的俏面垂下,不敢向項少龍望去。

項少龍滿意地望向面前這對含羞答答的姊妹,忽然想到了一事,向她們道:

「我可有一個特別任務要你們去辦呢!」說著將嘴巴移到田貞姊妹耳邊,悄悄地說道:「派你們到嫣然房間處,代她拿一套替換的衣服回來,不過可要秘密行動啊,否則的話,我們的紀才女可羞死了!」田貞、田鳳這時不用猜也知道昨晚發生事了,白了項少龍一記媚眼後,歡喜地領命去了。

紀嫣然這時也因項少龍們的嘻笑聲吵醒了,伸了一個動人的懶腰,睡眼惺忪地道:「夫君一大清早在和誰人說話?」說罷望向項少龍,只見他正目不轉睛的望著自己時,才回想起自己一絲不掛的身體,「啊」的一聲鑽入了被內,只露出那紅撲撲的俏面,以撒嗲的語氣道:「項郎啊,現在人家怎樣出門回房?嫣然可給你害慘了,我可不依啊!」項少龍聽後,走到榻邊坐在紀嫣然身側,大手伸入被內活動著,把嘴巴貼到她耳邊道:「才女放心好了,我已派了一對小兵到你房間取衣,還叮囑她們要小心行事,不要被敵人發現呢,這對小兵是項某人的心腹,所以忠心方面絕對可以放心,所以她們絕不會被廷芳或琴清收買,夫人放心好了!」紀嫣然聽愛郎那俏皮有趣的形容,給他逗得格恪嬌笑。

這時,田貞田鳳姊妹盈盈地提著紀嫣然的衣服進來,項少龍還不及說話時,一陣嘻嘻哈哈的嬌笑聲隨著這孿生姊妹的身後傳來,定了定神向望門外望去,發覺不知何時,烏廷芳、琴清和趙致已到了門外,趙致見到項少龍,歡喜的來到他面前,雙手纏著項少龍脖子,喜孜孜地道:「項郎早啊!」接著又道:「嫣然姐可在你這邊?我們在她房間可找不著她呢!」琴清這美人接口道:「不是在這裡還有在那裡?我們的夫君定是又用什麼動人詩句來騙我們的紀才女,我們快進內房便知道了!」說罷嬌媚地橫了項少龍一眼,走到項少龍身處輕輕地吻他一下,歡天喜地的和眾女到內室找紀嫣然去了。

項少龍這時反向田貞田鳳道:「任務失敗了,我看才女有難了!」田貞姊妹給他逗得花枝亂顫的嬌笑,忍著笑道:「小兵事敗了,請項大人降罪吧!」項少龍笑著應道:「讓我想想,遲些才罰你們吧!」說罷擁著她們到內室走去。

眾女這時坐在榻邊圍著紀嫣然,這美人兒大羞下把整個人都埋進被內,不論烏廷芳和趙致怎樣逗她,死命的抓著被子,怎也不肯出來。項少龍見到這情景亦啞然失笑,不禁搖頭地向田貞她們道:「恐怕我們要展開救援行動了!」說罷大聲叫道:「嫣然不用怕,讓項少龍我助你逃出魔掌吧!」一個愉快的早晨就是在這一陣陣的笑罵聲渡過了。

第五章

古代西餐過了幾天後,紀嫣然和眾女用過早膳,便興高采烈地到了荊俊處探望剛剛為荊俊添多了一個寶寶的鹿丹兒,當然亦順道逗逗那個剛剛出生的娃娃。項寶兒亦一大清早便出門和別的孩子玩耍去了,只剩下因惰懶而不想出門的項少龍獨自留在府中。

項少龍輕輕鬆鬆的練了一會兒劍後,在浴室洗了一個冷水澡,舒適的躺在軟墊上,享受著這難得的清靜。當他正想著可以怎樣利用這段時光時,清叔親自到來,還帶著前幾天項少龍托他打造用來吃西餐的刀和叉子,項少龍拿了其中的一隻刀子看了一看後,只見刀子打造得跟他定下的圖樣一模一樣,甚至連刀柄的柄紋亦刻得和項少龍所畫的沒有分別,由衷的向清叔讚道:「清叔,我真得佩服得五體投地,世上只怕沒有什麼東西你是做不出來的了!」清叔老懷大慰,呵呵的笑著離開了。

項少龍將刀叉收藏好後,決定今晚親自烹調一頓西餐,給眾嬌妻帶來一個驚喜,滿心歡喜的出門為今晚的大餐找適用的材料去了。

項少龍在未回到這個時代前,一個人的起居飲食都是靠自己,所以現在要弄一頓簡單的西餐絕不是什麼難事,唯一令他擔心的是找不到適用的材料和因多年給寵慣了而忘記了烹調的方法罷了。不過轉念又想到,在這時代又有誰試過正式的西餐呢?只要弄個美味的菜式,也不用理它是正宗不正宗。想到這裡,信心大增,繼續發展著他的大計了。

當他搜集完材料回到府中時,紀嫣然她們還未返回,項少龍提著食物走到了廚房,向正在忙碌工作著的下人們道:「你們今天不用為我們預備晚膳了,休息一晚吧,這裡給我收恰吧!」正在工作的婦女聽後,均露出奇怪的表情,在這個男人至上的時代,從來沒有男人會進廚房親自為自己弄晚膳的,項少龍這種行為可說是破天荒的了。

一名年輕的婢女顫聲向項少龍道:「少爺,我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呢?」項少龍聽後誠懇地向各人道:「請各位不要亂想,我還沒多謝你們悉心照顧我家各人,又怎會認為你們做錯了什麼,我只不過想親自炮製一頓大餐讓妻子們樂一樂罷了,大家請不要誤會!」項少龍這番說話比任何話更令人心願誠服,眾人亦知道這主人從來也沒有架子,應道:「少爺言重了,服待少爺夫人們可是我們的榮幸啊!」說罷便依照項少龍吩咐出了廚房,讓項少龍獨自在房內為晚餐預備著。

剛開始了不久,房外便傳來了一陣陣的嬌笑聲,原來是紀嫣然她們回來了,烏廷芳這時仍像小女孩般叫道:「項郎、項郎,你在那裡啊?」說罷聲音由大轉細,顯然是烏廷芳在屋內各處尋找項少龍,而當這個俏人兒來到廚房外,伸頭入內見到項少龍時,「哇」的一聲後大聲叫道:「嫣然姐、清姐、致致,你們快些過來啊,快些啊!」當紀嫣然、琴清、趙致和田貞姊妹各人來到廚房外見到項少龍時,每個人都像烏廷芳般的「哇」的一聲,然後瞪大俏目,一副難以致信的表情望著正在整理著材料的項少龍,像是看到了一件永遠也不會發生的怪事,一時間整個廚房靜得連蚊子飛過的聲音也聽得見。

項少龍失笑道:「怎麼嘛,沒見過男人在廚房做菜麼?」怎知眾女聽後,竟行動一致的搖了搖頭,項少龍這時亦給這有趣的情景逗得哈哈大笑,笑著道:「現在你們便見到了,你們回來了真好,可以幫我預備今晚的大餐了!」眾女越聽越奇,趙致忍不住問道:「什麼大餐啊?」項少龍笑著應道:「你們還記得前幾天你們怎樣猜也猜不著的那頓新菜式嗎?今晚我來給你們揭開謎底吧!來,不要問這麼多了,快過來幫手吧!」眾女聽後,在好奇心驅使下,亦歡喜地步進了廚房助項少龍預備材料,項少龍這時發施號令道:「嫣然和清兒就幫我摘和洗淨那些蔬菜吧,致致和廷芳就幫我造麵條,小貞小鳳你們去找一瓶美酒讓我們今晚品嚐吧!」說完後便忙碌地返回剛才還沒有完成的工作。

過了一會,項少龍回過頭看了看眾嬌妻的進度,當他看到眼前的情景時,不禁泛起了後悔叫她們幫手的念頭。

只見紀嫣然和琴清不知怎樣的將菜嫩的那處放在一旁不理,卻把那些老菜洗得乾乾淨淨,小心翼翼的它們放進盛菜的籃裡,看得項少龍不禁搖頭苦笑著,來到了她們身旁,笑著道:「這麼的一試,便知道嫣然你們絕少踏足廚房這個地方了!」紀嫣然這時還不解的俏聲問道:「為什麼呢?」項少龍接口道:「因為如果將你們剛才洗淨的菜拿來吃,我可以保證連馬兒也會嫌老呢!」這時紀嫣然和琴清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一齊向項少龍撒嬌道:「你好啊,繞了這麼大的圈子來暗示我們沒用!我們可不放過你哦!」項少龍故意地逗著這兩個絕色美人道:

「你們知道便好了!還不快些將那些嫩菜洗淨?噢,如果你們歡喜的話,可以把那籃中的清菜拿去餵餵馬兒試試看啊!」當項少龍從起哄的紀嫣然和琴清處溜到趙致和烏廷芳身旁時,眼前的情景亦同樣地令他看傻了眼,趙致還好些,正在熟練到做著麵條,烏廷芳這小妮子卻用了那些麵粉搓了一個一個的麵粉公仔,卻完全沒有造麵條的念頭。

項少龍在她腋下騷了一下,問道:「廷芳可知現在自己在做什麼,你那些一團團的是什麼?」烏廷芳給他逗得「咭咭」嬌笑,笑著道:「做麵條嘛,致姐正在幫我做呢!」說罷指了指自己的傑作,向項少龍道:「少龍你看,這只是狗,這只是貓,而這隻,是馬呢!」項少龍可真的那這仍像小女孩的妻子沒法,轉頭向趙致、田貞姊妹道:「還是致致你們乖!」趙致三人聽得愛郎讚賞,甜甜的向他報了一笑,令項少龍甜得心神皆醉。

項少龍這時報復地掂了掂麵粉,揩了些在烏廷芳的粉面道:「這是懲罰!」接著又在趙致面上揩了揩,笑道:「這亦是獎賞!」兩女徒然起哄,接著麵粉在廚房亂飛,害得全房也是白濛濛的。

好不容易才把材料整頓好,項少龍在嬌妻們傻傻的目光下,用她們從來沒見過的方法烹調著,項少龍望向她們笑笑道:「我們今晚就來一個盛裝晚餐吧,你們不如回房好好裝扮一下吧!」眾女聽得有裝扮的機會,歡呼了一聲後,歡天喜地的回房打扮了。項少龍將一份份預備好的晚餐放到飯廳後,乘著剩下的時間回房換了衣服,當他整理完返回到飯廳後,眾女已穿上一身盛裝,打扮得似天仙下凡一樣,只見各女各有各的美麗,紀嫣然的嬌艷,琴清的古雅,烏廷芳的純潔,趙致的健康,田貞的溫柔與田鳳的野性,使得項少龍什麼也忘記了,只是呆呆的站在原地欣賞著。

眾女見狀,高興的向夫郎道:「項郎你看夠了沒有?我們可以用膳了嗎?」各自瞟了項少龍一眼。項少龍過了良久才定過神來,向眾妻了道:「噢,是是,眾位仙子請就坐吧!」眾女聽後歡喜地和項少龍入席了。

當眾人坐下,發現桌上沒有了平時一碟碟的飯菜,只有面前的一碟怪怪的菜時,不禁奇怪地望著項少龍,而當她們發現連食用的筷子也不見了時,終於忍不住向項少龍問道:「連筷子也不見了,我們怎樣用膳啊?」項少龍拿起餐刀和叉子在嬌妻臉前幌了一幌,向她們道:「用這個便成了,你們好好看著吧!」說著便開始教她們怎樣使用這千多年後才會在中國普遍的餐具。

項少龍見這群美女七手八腳的學著用刀和叉子,間中亦鬧出一些笑話來,不過漸漸的也學會了,熱熱鬧鬧地享用著這味道可口的新奇晚膳。

飯後,紀嫣然喜孜孜的向項少龍道:「我真的服了我們的夫君了,連這麼有趣的用膳方法也給他想了出來,更神奇的是,他竟然親自下廚!嫣然真的服了你啦!」項少龍給這動人的妻子逗得開心地笑著道:「這就叫做入得廚房,出得廳堂了!」琴清聽後笑道:「入得廚房,出得廳堂,多麼有趣的形容呢!」項少龍這時來到了她身邊,悄悄地在她的耳邊接著道:「還有一句便是還上得床,琴太傅今晚定要試試呢!」琴清聽後大羞,橫了項少龍一個令他神魂顛倒的媚眼後,盈盈的站起身來,滿面通紅的離席去了。

項少龍這時像收到了指示般,站了起來向餘下的嬌妻們道:「你們在這裹等我吧!」快步向琴清追去了。

待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超淫的兩姊妹
我的兩個堂妹和堂姐
兩對父女交換
公路上的强暴事件
人妻趙天雲專賣店再度被凌辱
孝女失身
你長大後要保護姐姐喔
麗晶美女
回家真好(老姊和母親)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