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在去主人寵幸的路上確切的說,是爬,因為我是主人的一條狗,一條母狗,看看我的身上,一絲不掛,兩隻乳頭代著美麗的乳鏈,陰道裡代上的夾子,夾子底下的鈴鐺正在隨著我的走動而清脆的響著,屁眼早已清洗乾淨堵上了肛栓,手上的兩隻手鐲和腳上的腳鏈一樣都有中間的鏈子連著,同時手上的鏈子和腳上的鏈子還連到了一起,這樣我就無法站起身來,只有爬或蹲著了,而想走路,只有向狗一樣的爬。

兩個太監一前一後,引著我,他們手上有一根繩子,是用桃核做的,這根繩子的目地就是為了磨擦我的陰道,而我爬的時候,必須讓我的陰道挨著這個特殊的繩子,以便在主人寵幸我的時候陰道不至於干褐,好讓主人得到最大的滿足。

「快點吧,李答應,別的妃子應該都到了」

走到我後邊公公輕輕的用鞭子打了一下我的屁股說道:「是,三公公,性奴這就使勁的爬」我輕聲的說道,宮中的規矩。

在去給主人寵幸的路上,一律服從太監的命令,一律自稱性奴,一律要低眉順眼,因為主人不喜歡囂張拔戶的女人,在主人的眼裡,女人就是讓男人玩的,而女人的天職,也是讓男人玩的開心才是,尤其這深宮,你想活著,就得無條件遵守規矩。

我是第一次這樣的爬行,儘管練了好多遍。慢慢的我爬到了大殿上,整個大殿鴨雀無聲,但是已經到了好幾個性奴,正低頭跪在龍床下等候主人,她們的穿戴也和我一樣,都是代著乳蓮和陰夾的,就是比我少了好多的鏈子,也是,一個性奴早晚也是讓主人玩的,穿那麼多衣服幹什麼呢,我輕輕衝著一個看我的點一下頭,也默默的跪在了他的邊上等候主人的到來,跪的腿都有點麻了,主人還沒有來,沒有主人的問話,性奴是不行開口說話的,但是我和其他的性奴一樣,用眼睛看了外面,外邊的太監也在竊竊思語:「今天皇上下朝怎麼這麼晚?」

一個太監跑了進來,用手在我的陰道摸了一下:「哎呀,李答應的淫水比剛才可少了許多。」

「是麼,嚇死我了,我也用手摸了一下。」

「這可不成,一會我怎麼伺候主人。」我用手開始手淫,心裡想著被調教的事,慢慢的淫水沖滿的陰道,我這才放下心來。

「皇上駕到!!!」聽到外邊的一聲喊,我們所有的性奴全跪趴到了地下,屁股高高的撅了起來。

「奴才恭迎聖駕!」我們整齊的喊出聲來,我們個個低頭看著地面,我還是第一次迎駕,心裡七八下,手也就哆嗦,偏偏我看到一雙朝靴停到了我的面前,怎麼停到我面前了那,我越害怕手就越抖。

「抬起頭來」主人說話了。

「說誰那」我不敢答應。

邊上的太監喊了聲:「李答應,皇上在叫你!」

「在叫我?」我疑惑了,這麼多性奴,主人為什麼叫我?

我把我的頭抬了起來,天,主人可真是英俊,高高的個子,寬寬的肩膀,黃色的龍胞更是沉得他朗眉星目,簡直把我看呆了,是他?我終於明白我為什麼這個樣子的裝束了。

去年的夏天,河邊一遇,他無禮的表現,氣得我潑了他一身水,他笑著說了一句:「如此性烈的女子,誰能娶」我還了一句,嫁誰也不會嫁你「

「呵呵,在我的眼裡,不管你長得怎麼美,也是我的一條母狗」

什麼?把人當成狗?我氣急了,用水潑了他一身,當時他沒有生氣,只是說了一句:「記住,丫頭,我要定你了,等著我的調教吧!」

接下來,選妃的人馬就到了我家,我父母還為祖宗燒了高香,再接下來,我受到宮中禮義的培訓,再接下來,就是無恥無休的調教,一直把我調教到了這樣子?我哪知道當時我得罪的盡然是萬人景仰的皇上,每天我們對著他的畫像請安時,有時偷偷看幾眼,只感到眼熟。也沒有想到和他有這樣的淵源,這樣的一個男人,我的心真是一下子好像被抽走了什麼。

突然聽到太監大喝一聲:「大膽性奴,竟敢和皇上對視,快點給皇上請安!」一句話驚醒了我,我趕緊從跪著改成蹲著,用雙手把兩片陰唇拉開,上胸挺立。

雙眼平視,雙腿盡量向兩邊打開,把自已的最穩密的東西無私的展現了給這個英俊的男人,我的仇人,我的主人,我真的變成了他的一條狗,我聽到我的喉嚨裡發出了一個聲音:「下賤的性奴,給主人請安。」

「平身」

「是,謝謝主人」我又由蹲改成跪,雙手用力向上拖著我的乳房,頭微微低下,這是性奴回答主人問話的姿勢。

「你能告訴我,你身上為什麼比別人多這麼多條鏈子?」怪不得主人注意我,

原來我比別人多了手鏈腳鏈和脖鏈,所以顯得格外的特殊。也許,這一切都是早就準備好的。

「主人,調教性奴的公公說性奴的的性子太烈,怕傷及主人。所以多給性奴配了手飾」

「是麼,那麼你敢對主人有什麼過激的行為?」

「主人,性奴天大的膽子也不敢對主人的調教無禮,只要主人開心,性奴就是主人的玩物,」

一個多月的調教呀,真是殘不忍堵,我的性子全給磨光,心裡面再也沒有驕傲的李梅,從此後出現的就是一個李答應,一個唯命是從的李姓性奴。

「襖,那麼過來,顯未一下你的本領,看看這一個月的調教你都學會了什麼?」

「是,主人」我慢慢的向主人爬了過去,雙手把我的脖鏈高高的舉起,遞給主人。

「請主人牽著您的母狗。」主人接過了繩子,牽著我坐到了桌子邊,我為主人脫靴的時候,另外幾個性奴已經為主人把衣物全都脫光,又重新為主人披上了斗蓬,我雙手扶地,用咀輕輕的添著主人的腳趾。

為了誘惑我的主人,我還發出細細吟唱般的呻吟。屁股輕輕的一晃一晃的。讓陰夾的鈐聲響動,公公給主人已經倒上了茶,我一點一點的添著主人的腳趾,每一個細節我都不敢忘掉的為主人清理慢慢的順著大腿往上添,快要添到我的小主人了。

「哦!」我經不住呻吟起來。

「主人」

我眉眼如絲,吐氣如蘭,面似桃花一來的時候我泡的澡裡有春藥的成份,現在有點要發作了,身體裡怎麼那麼空,什麼能來充實我,這個深宮,只有眼前的這個男人,才能結我內心的甘渴,主人看到我這個樣子,輕輕的笑了,喝了一口水,把剩下水到在了我的背上,我的心呀直是百感交急,一個在家也是千般寵的小姐,盡然讓人這麼作賤,而這個人還是皇上,誰又敢對皇上說半個不字,我的咀賣力的添著主人的腳趾,不敢有半點懈怠。

「怎麼。想了?好像你還是一個處女?」

「是的,主人,請主人為性奴開苞!」我真是下賤到了極點,邊說著這句話邊給主人磕頭,又把自已的陰夾晃出了聲,主人輕輕低下了頭,用手把我的陰夾子摘下了下來。

「謝謝主人」我趕緊又磕了一個頭,宮中的禮儀,這就是讓主人要寵幸我了,我被公公扶了起來,邊上的性奴馬上過去為主人添小主人,好讓它夠大夠硬,好讓主人玩得更加開心。

公公把拉著我的首環把我帶到了窗子邊上,告訴我把手背過去,胸脯挺起來,

用繩子把我捆了起來,並且跪到了一個奇特的裝置上,我明白了,這就是寵幸台了,兩個凹槽,就是讓腿跪著的地方,把手捆剩下的繩子,高高的吊起。

我的前邊有一個擋板,大概是怕我離開原來的地方吧,我的咀裡放上了口塞,聽說皇上不喜歡聽處女的叫聲,遠處的亭台樓謝,正有歌女唱著歌跳著舞,可惜我只看了一眼,就被放到了寵幸台上,原來那個板子是擋我視線的,好讓我更加專心的伺候主人。

公公又把我的乳蓮換了兩隻翠玉的小鈴鐺,這樣,我就屁股高高的抬起,露出了早已亂淨陰毛的花園,一個女人的舌頭添了進去,我知道這是為主人光臨我而做的準備,一會我的陰道就濕潤的不像樣子,就等著主人的光臨了。

「請皇上起駕!」我聽到了公公的聲音,我什麼也看不見,但是這一切早已在調教的時候就已經學過,主人的龜頭正在向我的陰道挺進,我咀裡放著東西,就哼哼也說出話來,外成的音樂聲越來越大了,看樣子我也是主人開心的一項節目。

主人在窗子邊幹著我,欣賞著外邊的美景,一隻手牽著我的首環,逼著我的頭仰了起來,看是我還是什麼也看不到,由於寵幸台的特殊裝置,我早已讓公公變成頭高腳低的樣子,主人的龜頭一下子進了來,媽呀,疼起我了,我瘋狂的開始搖頭,大叫,可是我的脖子被主人牽到手裡,就是搖能搖能搖到哪去,我大聲的叫,就是叫也被口塞和音樂聲蓋住。

主人好向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感覺,邊和著外邊的音樂,邊哼著曲子,邊有節奏的插著,還有我的乳頭在隨著主人的晃動也在輕脆的響著,我使勁的忍住疼痛,自已邊想著,我就是性奴,一個讓主人玩弄的性奴,主人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你有什麼權力疼,忍著,一會就過去了,我的眼淚一滴一滴的下來。

可惜,誰也看不到,外邊的音樂已經唱著高吭的地方,主人的力量也越來越大。終於,主人停了下來,我的黑暗終於過去了,主人離開了我,公公也給我從寵幸台是放了下來,把我的口塞拔了下來,我的咀已經麻木,我活動了一下。

「李答應,快去謝恩」

「是」

主人已經躺在了躺椅上,我爬過去,對著主人磕了三個頭:「謝謝主人為性奴開苞」然後趕緊把主人的龜頭含到了我的咀裡。

主人的龜頭上全是我的鮮血,清理主人是性奴應盡的義務,我忍著剛開苞的的痛苦,賣力的清理著。

清理完畢,我換了個姿勢,又用雙手把自已的陰道兩邊的陰唇用力打開,說道:「請主人檢驗。」

相信我現在的陰道一定像一個的殘敗的花朵綻放在我的主人面前,主人笑了:「小丫頭,你還不錯,讓朕這麼快就射了。」

「是的主人」我答道。

「朕先休息一會給你開第二個苞,看看是不是也是美味?」

「是,主人」

「來人,賞我的小母狗二十鞭子!」

什麼,主人的賞賜就是這樣的麼,我驚了,吃驚的看著他,主人笑了,輕輕的摸著我的乳環。

「做我的狗,不是那麼容易的,」

公公過來了,催促我:「還不快點謝恩」

我重新跪好,給主人又磕了三個頭:「謝謝主人賞賜」

我有一萬個不滿也是不敢和主人說的,我的全家人的性命呀,我又怎麼敢得罪眼前的這個男人!

公公又很快把我老實捆好了,把乳房捆的變得老大,重新代上了口塞。手向後高高的吊起,腳尖點著地面,他們又把我的雙腿打開把剛開苞的陰道裡放上了一個木製的陽具。聽說這是防著主人的陽具製成的,慢慢的放到了我那開完苞的陰道裡。

「李答應,調教的時候陽具可不能掉了,掉了是要受罰的。」我的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但是頭還是點了下,咀裡發不出聲來。

啪!鞭子抽到了我的身上,嗚我高叫著,可是手被捆著,腳還是使勁的夾著陽具,我只有拼了命的晃頭,啪啪又是兩下,我的乳夾上的鈴鐺鈴鈴的唱了起來。

我的主人聽到了,從躺椅上坐了起來,開始欣賞我的受虐,我的痛苦就是他的快樂,邊上的性奴已經讓公公又捆好了幾個放到了寵幸台上。有一個正賣回力的跪在他的腳下為他添食龜頭,兩個為他添腳趾。

「這個聲音我已經不愛聽了,給我拿下來!」主人給鞭打我的太監下了命令。

「是,皇上!」只見公公手起鞭落,我的兩隻乳夾應聲而飛,疼的我只感覺眼前一黑就昏了過去。

等我醒過來,已經到了我自已的床上,小麗早已經把我清洗好了,身上還是痛,小麗是宮女,對這事思空見慣,說想開點吧,這樣也比一輩子見不過皇上的好,說主人起床吧,一會要去領旨謝恩的,她開始幫我打扮,性奴的衣服,乳房和陰道必須露在外邊。

於是小麗在給我披上紗後,物意把乳房高高吊起,然後代上乳鏈,又把陰毛刮乾淨在腰上代上一串珍珠,給陰阜沉得若隱若現,然後穿上裙子,裙子也是一條條的絲帶,打扮好後,公公進來了,說李答應接旨,我跪下向公公磕頭,說吾皇萬歲萬萬歲,公公宣旨。

「昨日朕有所不適,未能將性奴後庭開苞,今特派三喜給開了。」說完,我謝恩。

小麗扶我跪著趴在床上,三公公用手摸了點油擦在我的菊花上,我的眼淚已經下來了,但是身為性奴,這是我的命。

我說:「三公公,請你手下留情,請憐憫我。」

三公公說:「老奴會的。」說完,將一木製陽具插了進去。

「我啊!」的大叫起來,我的雙手使勁的握住枕頭,屁股是努力的讓陽具往裡插。

「這是必須的呀,就是這次不讓插,下次肯定是更狠的調教。」三公公用手用力的動著,咀裡說著。

「李答應,你怎麼不呻吟呢。難道老奴動的不好麼?」

「不是的,公公,是我不好,」

小麗在邊上用力的扶著我:「主子,你在挺住呀」

終於,三公公不動了,把陽具拿了出來,我感覺我的菊花徹底綻放了,它一定向外翻翻著,讓這個假陽具插得苦不看言。

小麗說:「公公,你就可憐一下我們主子,讓她休息一會吧。」

公公點了點頭,說:「快點吧,老奴還在回去復旨。」小麗用水把我的陰道和屁眼全清洗乾淨,公公把貞K帶拿了出來。

「請李答應穿上吧,從今天起你就正式是皇上的人了。以後拉屎撒尿不經敬事房是絕對不行的,這事已怕事在專人管理,每天清晨和傍晚心有人過來幫你打開,然後鎖上。」

「啊!」我跪著接過了這個貞K帶,上面有兩個突起,那是放在陰道和屁眼的,小麗幫我給代到了身上,然後給我磕頭:「恭喜主子」。

「為什麼我都受到了這樣的折磨還要恭喜?」

小麗說:「只有皇上喜歡的女子才會代這東西,不喜歡的不會代的。」

「是這樣,可是我並沒有感覺他喜歡我呀?」

小麗說:「主子這你就不知道了,宮中的女人皇上親自給開苞的也沒有幾個,大多是公公給開完了才送給皇上的,就像剛才那樣,而龍床,也只有皇后才能躺上去,我們是沒有資格的,只有跪在床下伺候的,過幾天床上就有人了,皇后的位置一直沒有人,過三個月會皇上會娶皇后的,聽說是納蘭家的女子,長的可美了。」

我苦笑了一下,長得再美,也是個高級性奴,我們的國家,女子是一點地位也沒有的,嫁人的時候,處女是當眾檢驗的,有點身份的人家,如果女子不是處子則一定要處死的,就是貧家也得最少也得打幾百鞭子,以後當奴隸使喚,丈夫再娶不得有議義。

娶皇后日子終於到了,早上天剛亮,我們就全被叫了起來,梳洗打扮後去恭迎皇后,同時也是為了在主人在寵幸皇后的時候興致不減,我們好去伺候主人,小麗為我把頭髮梳好後,在我的乳頭上代上了紅色的瑪瑙,同時又用紅色的繩子在胸前纏繞後打結到陰部,正好放到了陰核的地方,把陰唇外露後代上鈴鐺,外面又披上了紅沙,這是宮中性奴最標準的打扮了,平時我們見主人是不准穿衣的,但是皇后要在君臣面前開苞,皇上怎麼能讓自已的妃子一絲不掛呢,所以就穿了沙衣,但是外邊的衣服是寬大的,以便隨時供主人玩弄和寵幸。

性奴們見過主人後,分別跪到了大殿的兩邊,殿外鑼鼓齊鳴,殿內去是鴨雀無聲,群臣都在外邊等著恭喜皇上,皇后蒙著蓋頭被兩個丫頭攙扶著走了進來,看樣子她雖然貴為皇后,身上的配飾去也是和我們一樣的。

三人走到中間跪下,給皇上磕頭,高聲呼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後,皇后輕聲說話了:「臣妾給皇上請安,賤妾得蒙我主招幸,請讓主人用賤妾這不值一看的身軀為主人服務,希望能博得主人一笑。」

主人說話了:「納蘭氏,你可知道今日是你我二人永結同心的日子,祖宗規矩,今日你開苞後,你為處女,則貴為皇后,不是則被處死,你可有思想準備?」

「賤妾早已為主人準備好了,請主人享用。」皇后低下頭,雙手扶地為主人磕了一個頭。

「宣旨,開苞!」

「謝主隆恩!」皇后又給主人磕了一個頭,隨後兩個丫頭為皇后把衣服全脫了。

果然,皇后裡邊和我們的打扮一樣的,乳房和陰部早就被捆的緊緊的,而且也調上了乳鏈,只不過,人家是代的是紅寶石,把皇后扶上寵幸台後,她倆把皇后的手捆到了後邊,屁股高高的撅起,露出了一毛不長的後花園。

兩人做完後又重新跪到主人面前,磕頭後說:「請皇上架臨皇后的花園!」然後兩個說完了爬到了寵幸台的兩邊,跪倒撅股。

主人看皇后已準備好,就說:「梅奴,過來服侍主人」

「是,主人」我趕緊爬了過去,跪倒在主人腳下,給主人磕頭後,雙手把主人袍子打開,輕輕的添起主人小弟來,等主人的小弟被我添大了。

主人看了看已在寵幸台上等候多時的皇后,大笑了一聲,一腳把我踢開,用自已龐大的小弟直接干進了皇后的陰道裡,皇后身子一下子都蹦直了,咀裡的殘叫連連,但是寵幸台這種東西就是讓男人玩弄女人的,疼死你也不會讓你離開半分毫,即使貴為皇后也逃脫不掉這種命運,終於主人把他的小弟從皇身體裡拿了出來,上面白的,紅的,什麼都有。

「呵呵!」皇上笑了:「宣皇后家人封賞!」

皇后的家人也終於喘了一口氣,如果皇后不是處女,等待他們的將不在是華衣美食,而是沖軍發配,他們終於用自已女兒的一條命換來了現在的富貴。後父領著兒子們走了進來,看到皇上小弟上的鮮血,他們跪在地上恭喜皇上,同時也賀喜皇后,然後出去。

皇后被從寵幸台上放了下來,虛弱不堪,那也得跪謝皇恩,然後爬到皇上的腳下接受我們性奴妃子的跪拜。

在皇上面前他是沒有座位的,這個國家嚴重岐視女人,同輩的女孩,如果見到同輩的男孩要跪下讓路,吃飯的時候要在飯廳跪著迎接男孩,男孩落座後,要跪在男孩的腳下吃飯,不得同桌,比男孩高一輩的女人就要站著彎腰,吃飯的時候也是站在後邊伺候,等吃完了才能上桌,再高一輩的女人可以在後輩的男孩面前落座,但是座位不僅矮小,且只能坐一個邊,以示自已卑微的地位,而且男人可以隨時隨地的鞭打同輩女孩,女孩不得有異議,但是不得玩弄女孩的陰道和乳房,那是給她未來丈夫留用的。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全家樂
媽媽,我不是故意的!
女兒是我的小心肝
老爸把龜頭插進女友下體
阿爸的情人
傻小子和俊媳婦
愛穿絲襪的舅媽
一個姊姊全家享用—翊雯
兒子的馬老爸騎
快樂家庭俱樂部
熱門小說:
外籍後母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