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峨嵋山山勢險峻,山下的道路崎嶇難行,就算有路,也只是羊腸小徑,尋常農夫村民都視上山為畏途,偶有好勇鬥狠的年輕小伙子想上山探險,或賭勝登高,莫不狼狽而回。此山之中,大都是原始的森林,山中的野獸以虎豹最為兇猛,但其中以猴子最多。

便在這座險峻的深山群峰之中,有一名為觀日峰,在此峰上有一金頂寺,這座廟宇也不知是何時所建,原本已然荒廢,但於七十餘年前,有一來自襄陽的失意女子,在此勘破紅塵,落髮為尼。

此女原本家學淵源,在清修中竟悟得武學之真理,輕功劍技,自成一家。常在樹梢間飛騰,以枝代劍,點刺群猴為戲,日久已每發必中,百無一失,已自是劍術一流高手。中年後某日於山下救得一孤女,取號靜虛,盡心培育,傳了衣缽。

其後尼姑染疾謝世,而這孤女克紹箕裘,青出於藍,將師傳劍技改進光大,命名為金頂劍法。靜虛曾多次下山在江湖中行俠仗義,二十餘年間罕逢敵手。四十餘歲跟隨先師步伐出家為尼,退出江湖隱居於山中,潛研內功。

某次下山採買日常用品時,救助一重傷婦人,但這婦人最後終告傷重不治,所遺兩名幼女,便由淨虛師太攜回撫養。

轉眼間十數寒暑,當年重傷婦人所遺的兩名幼女,如今已成長為亭亭玉立的一雙姐妹花,姐姐心怡芳齡十八,金頂劍法已有九成火候,而師傅內功元霞功也告大成,這日傍晚,心怡與年方十七的妹妹芷怡練完劍法後,滿身香汗,兩姐妹並肩坐在後園閒話,兩人都正是青春年少,對未來充滿幻想,談沒兩句就聊到要師父讓她倆去闖蕩江湖的事來。

芷怡道:「姐,我們每天在這山上,實在太也無趣,何況我們功夫也都有一定火候,我看也不輸於江湖上那些所謂高手大俠,我們何不一起去求師父讓我們下山去闖闖?

心怡聽了,心中覺得正合她意,卻淡淡的道:「可能是師父看我們武功還沒有大成,怕我們在江湖上吃虧,所以要我們再修練幾年再下山吧!」

芷怡道:「唉!姐,你也真能捱啊!在這山上悶也悶死我了,你也就行行好,和我去求求師父,讓我們下山去開開眼界吧!」

心怡:「好吧!那等晚餐時,我們一起去跟師父說吧!」

芷怡笑道:「這才是我的好姐姐!」

心怡笑道:「我不和你去跟師父說項,難道就不是你的好姐姐了?」說完,伸手往芷怡的胳肢窩騷去,芷怡笑著跳開,道:「是!是!」兩人一陣嘻鬧,之後又低語一陣,商議如何向師父懇求,就各自梳洗去了。

倆姐妹滿懷心事的走向食堂,想到師父不知肯不肯答應,不禁心中揣揣。一到食堂見到師父端坐於上首等著她們來開飯,心中更是一跳,芷怡一時緊張,伸出小指勾了勾心怡的衣袖,紅著臉叫了聲:「師父!」兩姐妹這才分別就座。

靜虛師太見倆姐妹神情恍惚,心中微覺奇怪,這兩個愛徒從小有由她養大,活潑外向,心直口快,怎麼今日唯唯諾諾的呢?轉念一想,已明其理。

正當姐妹兩人心中嘀咕,想要如何開口,師父才會答應,心中千頭萬緒之際,靜虛師太忽然把項上念珠一扯,雙手疾揮,上百顆念珠像是由強努所發,向正在發呆的心怡、芷怡兩人疾射而來,靜虛師太跟著雙掌往桌面一拍,一大碗菜湯化作一陣暴雨緊跟著念珠之後向兩姐妹直撲而去,姐妹倆正自神不思屬,大驚之下,拔出短劍,各使了金頂劍法中一招「日生鱗波」,劍尖閃爍出無數鱗光,向疾射而至的念珠迎去,剎那間劍光滿室,所有念珠都被倆姐妹一一點落,而劍光也一一消失。

只見心怡已跪倒在地,衣衫整潔無痕而芷怡則身濺菜湯多處,跪在姐姐的身邊。

心怡道:「徒兒定是冒犯了師父,致師父出手懲戒,我們倆姐妹甘願受罰!」

卻見靜虛師太笑道:「起來!起來!師父只是試試你們功夫,不要緊張!起來!起來!」

心怡、芷怡倆人滿腹狐疑的慢慢站起,誰都不知道平日溫柔可親的師父今日此舉到底是何用意?

卻見靜虛師太道:「你們兩個想要下山闖蕩江湖是不是?」

芷怡道:師父你怎麼知道?

靜虛師太道:「唉!誰沒有年輕過!剛見你們倆個小妮子鬼頭鬼腦的我就知道了!」

芷怡道:「師父你真是明見萬里!」

靜虛師太笑道:「小ㄚ頭不必拍我馬屁,養你二倆十五年,這點小心事都不能瞭解,那我還算什麼師父啊?我剛才只不過是試你倆功夫來著嗎!」

芷怡笑道:「那師父您是答應羅!」說完拉住靜虛師太的手輕輕搖晃。

靜虛師太笑道:「你啊!」卻轉頭到向心怡道:「心怡,你劍法內功已成,師父准許你下山到江湖上去闖蕩見識見識!」

心怡大喜:「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芷怡道:「那我呢?那我呢?」

靜虛師太笑道:「你滿身菜湯的!還敢說呢!你劍法是可以了,但內功還是不行,你看,姐姐一身衣服都是乾的,那是為什麼?我剛才以「漫天花雨」的手法射出念珠,是試你們劍法,而那「雨露均」的一招,就是考較內功了,你姐姐一霎時之間就運起第五層元霞功將菜湯彈開,而你卻像落湯雞似的……」

芷怡道:「那是因為我坐的近些……」

靜虛師太道:「不要多說了!心怡,你把隨身事物準備一下,這兩天就可下山了!芷怡!你內功再加把勁,我看頂多一年,也就行了,到時候你再下山和你姐姐會合吧!」

芷怡心中不快,嘟起了小嘴,靜虛師太道:你啊!快把內功練好,不要在生悶氣啦!一年很快就過去了。說完靜虛師太轉身便回禪房,不再理會芷怡、心怡了!

過了兩天,心怡已收拾好隨身包袱,便來和師父及芷怡告別。靜虛師太只道:「下山後一切自己小心在意!」便沒有話說了。倒是芷怡好像有很多話要交待。但是被靜虛師太喊去練功,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

第二章

心怡叩拜別恩師,就離開了峨嵋山。

下山後走了一天,見到的都是坦蕩平原,一時不知要往何處而去,免不了有些依依難捨的心情,忍不住就流下淚來。好在心怡生性活潑開朗,一轉念間憂愁盡去,也就邁開步伐往未知的前方走去了!心怡下了峨嵋山之後,一路上朝著東北方而行。

走了兩三天,才走到一個人煙稠密的城鎮。這位自小就住在深山之中的少女,第一次看見了美好的城鎮和田原,真是心花怒放。

心怡來到城鎮之中,向別人一打聽,這裡叫做關梁鎮,是一個水陸的碼頭,人蒊也特別的多,南來北往的商人,大部份都聚集在這個鎮上,交換貨物,客棧也特別的多。心怡在鎮中走來走去的,四處觀看,這一切對她來說,真是五光十色,新鮮莫名,加上她的好奇心,往往看一件事物,都要花費一些時間,慢慢的去推想,直到夕陽西下這才想到需要找一間客棧投宿。

心怡向著街中四處看看,有很多的客棧,店家正在招呼著客人。心怡找了一家大一點的客棧,就走了進去,一問店小二,順著小二的手指一看,就見到了掌櫃的。這掌櫃長得五短身材,滿身肥肉,只怕有三百來斤,雖然只五十來歲,卻滿臉溝紋,加上額頭上長了顆碩大肉瘤,可說醜陋異常。

心怡向掌櫃的說明來意之後,掌櫃的一看,一個單身年輕的姑娘自己一個人來投宿,心中微感奇異,就笑著說道:「我們客棧都是一些行商,住的完全都是男人,恐怕對姑娘不太方便!」

心怡道:「大家都是住店,有什麼不方便?別人給錢,我也少不了你的,你只給我一個人找一間上房就好了!

掌櫃的說道:「一間房是有,但是我們上房已經沒有了,姑娘就委屈一晚,就住普通房一晚吧!」

心怡心想,普通房就普通房,何況身上帶著的銀子也不是很多,省一點也好!就道:「好吧!但就是要乾淨一點的。」

掌櫃道:「敝小號的房間都打掃得很乾淨,姑娘請放心!」說完,就帶著心怡到西廂地字號房。

到了房間,心怡一看還蠻乾淨整潔的,就住了下來。

這家客棧之中,心怡一住就是數天。關梁鎮十分熱鬧,對她而言,樣樣新鮮有趣,也只能怪她長處深山,沒見過的事物太多了!

心怡正當青春期,人類生來的本能,她一點也不缺少,而每天在家客棧之中,見到很多的賣春女子,一個個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跟那些客人打情罵俏,看得心怡心神亂跳。

剛一開始,心怡對於這些男女的挑逗還有些臉紅,經過了兩次,她覺得滿有意思的。每當她走過這些客人的面前,大家都會注視著她,而心怡是一個長得很美的女郎,年紀又輕,走起路來,全身都散發著迷人的神采。

前兩天晚上,心怡隔壁的人字號房都沒有人,入夜十分清靜,所以心怡也就一夜好眠,覺至天明。但到了第三天晚上,心怡正朦朦朧朧快要睡著之時,忽然覺得隔壁房有一陣悉悉索索之聲,跟著又有一陣「嗯……啊……」之聲,之後又聽一個女子叫道:「要死了!要死了……」但又不像是真的痛苦的聲調,反而好像是很愉快。心怡好奇心起,運起指力,將木板牆擢了一個小洞,眼睛就趁著小洞一看,頓時不禁面紅過耳,滿身燥熱。

原來心怡見到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脫得光光的,正跪在一個十八、九歲的躺臥女子面前,男子把屁股向前面挺著,下面的一根肉棒,翹得高高的。

那女子正用手在男子的肉棒上摸著,笑嘻嘻地說道:「王老闆,你這東西越來越大了,比上次我摸的時候又大了好多!」

王老闆道:「不是長大了!是一個月沒有插屄,脹得厲害!」

女子道:「我才不信,你家裡有老婆,怎麼可能一個月沒插屄?」

王老闆笑道:「說實在,我實在天天都在想你!夜裡做夢有時候還會叫「水仙」!」

女子笑道:「你做夢叫我做啥!你老婆不會懷疑嗎?」

王老闆道:「想你嘛!一醒了過來,雞巴就硬脹得發痛。好水仙!現在給我弄一下好嗎?我都急死了!」

叫做水仙的女子道:「快要天亮了,你不是要回家去嗎?」

王老闆道:「弄快一點嘛!現在還早嘛!」

水仙道:「每次跟你弄,都是要弄好久才出來,人家都累死了!」

王老闆道:「你不喜歡插屄呀?」

水仙道:「喜歡當然是喜歡,我也天天想弄,可是又怕回去晚了挨嫫嫫罵!」

王老闆這時就把水仙摟著,解開了水仙的衣服,水仙的兩個奶子就露了出來,王老闆張嘴就把她的奶子吸到嘴裡,吸得水仙嘻嘻的笑著。

心怡從那小洞中,看得很清楚,一看那王老闆在吸水仙的奶子,心怡全身馬上就起了作用,渾身都有些麻麻的。心怡就用手捏捏自己的奶子,入手覺得像兩隻蜜桃,比水仙的奶子還要大些呢!她是第一次看到男女兩人在一塊弄這事,引發了好奇心!

心怡就想要看個明白出來,她從那小洞後面,偷偷的看著。

這時那個水仙就用手把王老闆的雞巴握在手中,前後的套弄了一會。心怡一看,王老闆的雞巴被套得龜頭暴漲得通紅,同時變得好大,水仙這時也把雙腿張了開來。

王老闆一看,就貼著水仙的屁股,用手在水仙的屄上摸著。

王老闆笑道:「現在你的屄毛也比上次長了好多了,小屄也鼓漲得高了一些!」

水仙道:「都是你們這些臭男人嘛!給臭男人弄過之後,屄毛就多起來了,屄也鼓高了,我聽說這是你們男人的那種水射進去得太多了,才會這樣!」

王老闆笑道:「你們樓裡燕琦,下面那個屄,一定比你的毛還要多得多吧!」

水仙道:「我怎能跟她比嘛!她每天夜裡都有客人,有時還不只一個,我們樓裡的所有的客人,都跟她玩過。」

王老闆笑道:「我知道,我看到過好幾個男人,一到她房中,就把燕琦抱進懷裡!」

水仙道:「燕琦才二十歲,也沒有生過孩子,人家罵她是浪騷貨。現在我也明白了,不是她浪騷,就拿我來說,跟男人弄過這事之後,我天天都想弄,如果沒有弄,下面的屄好會癢,癢得厲害了,真的像要命一樣!」

心怡聽到他們說到屄,就伸手摸摸自己的屄,也有些癢癢的,同時也有些水流出來了!

王老闆說道:「水仙!快嘛!弄一下,我們就回去了!」

水仙道:「先給你插一下,等明晚上吃過晚飯,你來我們樓子裡,再好好弄兩次好嗎?」

王老闆道:「當然好,弄五次我也願意呀!」

水仙道:「在樓子裡比較好,不用像在客棧裡擔心受怕,怕被你老婆捉姦在床。」

王老闆道:「你趴在床上,把屁股翹起來,我從後面進去。」

水仙道:「只有這樣才可以,上次你叫我睡在桌子上,弄了一次,弄得骨頭都會痛!」

王老闆道:「但是桌子上有另外的情趣!」

心怡暗想,這兩個人馬上就要插屄了,看看他們是怎樣一個插法?

王老闆將水仙按在床上,水仙就用手趴在枕頭上,上身趴下去,屁股翹得高高的,王老闆伸手就在水仙白嫩嫩的屁股上,用手摸著。

水仙道:「你怎麼這樣喜歡摸我的屁股?摸得我屄裡只是冒水!」

王老闆道:「你的屁股好白,又圓又嫩,我喜歡嘛!摸到手上,好過癮呀!」

水仙道:「哎呀!我都快癢死了,快插進來嘛!急死人了!」

這時王老闆就把雞巴對著水仙的屁股溝中,上下磨了幾下。

水仙也就手伸到屁股後面,抓住了雞巴,按在屄蒊上,揉了幾下。

王老闆一低頭,就看到水仙的屄口,只是冒黏水,就說道:「水仙!你屄水流出來了好多,我要插進去了!」

水仙道:「快嘛!裡面癢得好要命,狠一點,用力一下頂進去!」

王老闆用雙手把水仙的屄撥得開開的,硬雞巴對著那個紅嫩的小屄眼,用力的一頂!心怡就看到水仙把嘴一張,屁股往後一送,王老闆又用力的猛頂。

水仙就叫道:「哎唷!都插進來了,好脹啊!」

王老闆問道:「怎麼會脹嘛?」

水仙道:「你的雞巴太硬太大了,一插進來,猛的一脹,屄口都快插裂了!」

王老闆笑道:「好舒服呵!雞巴頂進屄眼裡,又緊又熱,又水汪汪的,這感覺好美!」

水仙道:「我也是呀!一弄進屄,屄心上就不癢了,你一抽送,我會舒服得上天呢!會跟騰雲一般樣!」

王老闆道:「你趴好了,我叫你上一次天好了!」

王老闆一說完了,就摟著水仙的屁股,硬雞巴在屄中就猛頂起來了,一面頂又一面伸手摸水仙的大奶子。

水仙先是把牙一咬,嘴一張,接著就猛喘了兩下,喘過了,就忙著吞口水,同時屁股也搖起來了!

心怡一看,水仙的屄張得像一個紅紅的圓洞,中間插進去一根大雞巴,雞巴毛在水仙的屄口上,屄裡被頂得騷水只是流!

心怡見他們兩人舒服得怪態百出,一會兒是王老闆猛頂,水仙就猛喘,又猛吞口水,口中也「啊……啊……」的連聲叫著。

王老闆頂了一陣,就把水仙摟得緊緊的,把雞巴插在屄裡,停止了抽送,兩人同時的大口喘著氣。

水仙道:「這樣插屄真舒服!快頂吶!不頂我會瘋呀!」

王老闆道:「我怕給你頂得屄裡丟出來了,你就不行了!

水仙道:「不會呀!我可以丟兩次,不信你就試試嘛!」

王老闆聽了好高興,連忙摟著水仙,又把硬雞巴對著水仙的屄裡狂抽猛頂!

心怡又一看,王老闆把雞巴拉了好長一段出來,又「滋」的一聲的整根頂了進去,水仙喘得跟牛一樣,屁股也猛往後面迎送著!

這時水仙的屄中「卜滋!卜滋!」的響!

兩人的力也用得更大了,王老闆的肚子碰在水仙的屁股上,肉碰肉的「啪……啪……啪……」打得好響!

水仙浪叫道:「啊……啊……我的屄呀……好……好舒服……唷……入到……屄心子……裡了……小屄心……要開花了……」

王老闆笑道:「你開個花我看看!」

水仙道:「死相呀!小心我把你的雞巴夾斷!」

王老闆道:「那好呀!夾斷了,一天到晚屄裡都有一根雞巴在裡面!」

水仙道:「不要說了,用力頂呀!我要丟了!」

王老闆又是一陣猛插,得水仙都快趴不穩了!

王老闆只覺得她的屄心又是吸,屄口又是夾,屁股又是搖,屄水猛往外流!

王老闆也用盡了最大的力氣,飛快的再狂頂一陣!

水仙就叫道:「啊……啊……我快……完了……」

王老闆也是全身發酥,背上一麻一麻的,他摟著水仙的屁股,人就趴在水仙的背上。

水仙叫道:「哎呀……完了……我丟出來了……好多啊!」

王老闆也連喘了兩口氣:「我也射出來了!」

水仙道:「我感到了,射得好多,都射到我的屄心子上了,好燙、好舒服呀!」

王老闆道:「雞巴快軟了,不能弄了,我拔出來好嗎?」

王老闆就趴在她的背上,兩人都是又喘又笑的,雞巴泡了一會,王老闆就站起來,把雞巴拔出來了!

心怡一看,剛才要插屄時,雞巴硬翹翹得那麼凶,現在插過了,一拔出來,硬雞巴就變成了一個垂頭喪氣的軟雞巴,同時上面還有沾滿了白漿!

又一看水仙的屄,張了一個紅紅的圓洞,洞中的白槳往外只是冒,水仙就連忙的蹲在地上,把腿分得開開的,讓屄中的白槳,往外流出來。

心怡看了這兩個人在床上玩屄,玩得好高興,她也被這一幕情形,引誘得控制不住了!

看看天色已經昏暗下來,客店裡除了窗外的蟋蟀聲音之外,四周都是靜靜的。心怡坐在床上,就把褲子脫下來,對著屄上一摸,屄中流出了好多的水,連褲襠都濕透了!同時她這時屄裡也奇癢起來了,心怡暗想,從來也沒有過弄屄的事情,這次偷看了一次,怎麼自己就這樣難過?

看那水仙,被男人得只是叫舒服,又叫男人用勁「頂」,這「頂」真會有那麼好嗎?如果不好,那水仙也不會要的!

心怡心裡有了這種想法之後,自己就用手指對著下面的小屄中摳了一下,摳得有些痛了,可是手指已經探進去了!她感到一痛,就把手指抽出來一看,屄口流了一些血出來,她心想那水仙流的是白漿一樣的水,我這個為什麼流紅色水呢?

她有些不相信,又再探了一下,這下就不會像剛才那麼痛了,她把手指放在屄裡,又輕輕的動了兩下,就感到有些快感了!

心怡感到有美的感覺,也連連的用手指對著屄中晃了起來,晃得全身都有些酥麻的味道,同時口中也會很自然的輕喘了!她在這個房間裡,自己弄了很久,也弄得冒出了白漿來!雖然流了一堆白漿出來,全身都十分的舒暢,可是人也好累!

心怡就用毛巾把屄上擦了一擦,又在臉盆之中,取出一條毛巾。

心怡暗暗想著,這插屄的滋味看起來這麼美妙,我一定要試試……

由於昨晚又是偷窺,又是自慰,心怡隔日直睡到日上三桿,這才起床。起床後稍事梳洗,就離開客棧,到鎮上去逛街了。

鎮上繁榮的景象,對心怡真是有莫大的吸引力,只見人來人往,心怡就覺得十分有趣。加上心怡人又年輕貌美,街上男人莫不投以羨慕的眼光,使得心怡有點飄飄然的感覺。

心怡在鎮上逛啊逛的,忽然目光被一賣女子飾物的小攤所吸引。心怡自幼生長在深山中,那裡見過這些精美的飾品,當下就站在攤前仔細挑選。

那地攤老闆是一個約六十歲的老人,見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孩在前面,就道:「這位姑娘,小店的首飾都是由波斯而來,保證只此一家,別無分號,姑娘可放心佩帶,絕不會有人和你戴一樣的!」

心怡聽著,「嗯!」了一聲,就繼續觀看那些首飾

那老闆又道:「本店價錢公道,一套三兩銀子,一次買兩套,就算姑娘你五兩銀子就好!」

心怡聽完後心中一驚,心想這些小東西怎麼那麼貴,自己買一套,再幫芷怡帶一套的話,那就要五兩銀子,那可是一個月的生活費啊!心想反正買不起,那就看個仔細也好,就彎下腰來,就著小攤細細的觀察。

心怡今天穿著一套粉綠色的裙裝,上半身衣服是交叉摺疊,上半身一彎下來,衣襟就自然往下掉,而心怡在山上只有師父與妹妹為伴,沒有穿著肚兜或束胸的習慣,這麼一來,那雪白的雙乳自然的露在那攤販老闆的眼前。而那兩顆花生米大粉紅色的奶頭,又隨著衣衫的搖擺時隱時現,更是多了股刺激感,令得那老闆口乾舌燥,褲襠裡的老雞巴舉槍至敬。

但無奈實在沒有什麼錢來買這些首飾,所以心怡看沒多久,就起身要走了,那老闆可還沒有看夠,心中一急,就忙向心怡道:「如果姑娘要買的話,價錢還可以商量,姑娘何不再考慮看看。」

心怡道:「可以商量,是怎麼個商量法?」

老闆道:「像姑娘這種美人,配戴這些首飾正是相得益彰,至少也算你五折!」

心怡一聽,心裡不禁鬆動起來,就又彎下身來繼續看那些飾物了,而那老闆,當然又把握機會。大看特看了!

過不多久,心怡便挑好了兩件首飾,花了二兩銀子,得意洋洋的回到客棧,原來那老闆看的過癮,五折之後又再八折,就以成本價將首飾賣給心怡了。

回到了客棧,已經是晚飯時間了,心怡草草用完飯後,就急急回房,因為她見到了昨日那水仙,與另外一個沒見過的男人,又要了她隔壁的人字號房,她知道這兩個男女定是不幹好事,所以急著回房去觀看。又想到昨晚手巾不夠用的情形,經過櫃檯時,就叫掌櫃的多給她兩條手巾,但她因心有所心屬,就連掌櫃的回話:「毛巾現在沒有,要再過一會兒洗衣婆才會送來!」也沒有聽到,就匆匆忙忙的回房了。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老婆變成公共廁所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日月斬
意外的一天
與鄰居少婦的共浴
用老婆換漂亮的小姨子
六年級女生浴室
校長吃肉,我喝湯
熱門小說:
上錯廁所遇MM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