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家丁改編之肖青璇

身為大華的出雲公主,又是林晚榮的第一個女人,平日裡恬雅、出塵;堅貞,寬容她最是喜歡與巧巧親近,因為她覺得在她心目中,巧巧便是當初的自己一樣,所以巧巧便成了他這一系的二當家。

董青山近日社團搞的有聲有色,恰巧路過林俯,因為許久沒與姐姐相聚,此時提著些滷味便來拜訪,門口家丁見是這京城龍頭董大爺,哪裡敢怠慢,便恭謹的將他引了進俯無聊的座在大廳之中品著西湖龍井,等待著姐姐出來向見,因為巧巧平日裡節儉持家,喜歡親自下廚,此時還在忙活著廚房的活兒,青山心想,哎,姐夫如今是多大的官啊,姐姐居然還那麼節儉,微微搖了搖頭,抿了抿嘴,這味茶水可是好東西,於是便大口大口的往嘴裡灌,哎,由於喝了太多的茶水,難免有些尿急,見一時半會姐姐也來不了,還是先去茅房解決先步出大廳,順著花園繞了個圈,卻不知茅房在何處,而且這林家大宅不允許男丁進入,尋遍了也找不到一個下人,董青山憋著泡尿憂鬱著是不是該在花園裡解決。

「嗯……哈……嗯……相公……你幾時回來啊!」忽然間,董青山聽見那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從一處房間內傳出,他便悄悄的走了過去,在紙糊的窗口用手指舔了舔撮了個小小的紙洞,往裡一瞧……董青山此時看見白白嫩嫩的一個大白屁股。

原來肖青璇確其實想好好泡泡澡,心想反正家裡也沒有其他人,唯一一個巧巧此時還在廚房忙活,就沒有什麼好顧及的。她坐到浴桶之內,聽太醫說要運動一翻肚子裡的胎兒才能健康,反正這熱水一時半會還洗不了,不妨先來段安胎操,就趴木桶之上,翹高屁股,做著肘稱運動,做著做著,這姿勢卻讓她想起和林晚榮的魚水之歡,心裡難免有絲異樣。

從懷孕到現在,林晚榮就不敢碰她,而且家中姐妹眾多,雖然肖青璇外表端莊卻屬於內媚的那種,在床上很容易衝動,終日煩悶,慾念躁生,卻不知道要怎麼排解這相思之苦。

肖青璇翹高雪臀,手心彎繞過大肚子,從兩腿間去護住陰門,那裡有一點濕濕的,她用一根指頭在上面點了點,覺得解癢了一絲,便又再點了點,挺舒服的,也不顧羞恥用整個手掌去磨揉,一連幾翻按弄,肖青璇忘情的撫慰著,眼神迷離,肌膚充血,沉醉不己。

不久之後,大量的水份便溢透了她的整個陰戶,粘膩的感覺她閉著不是,合著也不是,肖青璇趴在那裡銀牙一咬,直接挖弄起穴兒來了。自己的身體最是清楚不過,她按著肉縫不停的前後撫摩,大腿歡娛的顫抖輕搖,喉嚨裡迴盪著誘人的歎息,董青山便看的是眼主瞪的銅鈴那麼大,肖青璇美在心頭,饒的是武功高強此時深陷美妙顛峰之中哪還管的了外面動靜。

董青山頓時傻眼,沒法將平日裡艷麗高貴的出雲公主肖青璇和眼前翹臀自慰的怨婦串連在一塊,他盯著肖青璇的豐嫩美穴,暗想,我靠,憋著泡尿雞巴卻硬了起來,這等難受是男人應該明白(龍肆:恩,那是相當難受)。

肖青璇完全沒想到這林家大宅中居然還有外人,只顧不停的用手指在陰戶上磨來磨去,董青山從她高翹的屁股下,瞧見她的大陰唇相當肥厚,紅撲撲、圓嘟嘟,這就是姐夫說的鮑魚穴嗎?同時那裡長滿了軟毛,看起來如毛筆一般,可是過不了幾時,那紛亂的青草,就都被沼澤裡豐富的水份所淹沒,伏貼在肉丘上了。

肖青璇的臉雖然看不見,董青山卻可以從她那斷續的呻吟想像出她愉悅的表情,他忍不住伸手在自己的硬雞巴上摸著,臉色漲的通紅唾涎直咽。

肖青璇用食指和無名指將穴兒縫撐開,董青山便又看見,她的小陰唇也十分發達,顏色更深,扭曲返折的肉片堆擠在大陰唇的內層,可是再裡面色澤又一變,變成紅通通水汪汪的黏滑腴臠,大嫂用中指在突起的陰蒂上觸了觸,整個人慄慄地發抖起來,那嫩穴兒肉也蠕蠕的扭動不已。肖青璇更用力的挑攆撥弄,顯然十分痛快,「哦……哦……」的埋首悶聲喚著,然後她將中指向後一探,毫不費力的就將整只中指沒入浪穴之中,並且出出入入的緩緩抽送。

此時肖青璇的芊芊玉指越抽越快,浪水也越淌越多,左右大腿都各有一條溪流蜿然的泠。

泠而下,她這時已經騷昏了頭,淫浪聲高高低低,「哎喲……哎喲……」亂叫,屁股頭搖擺不定,穴兒則是被指頭摳得「咕唧,咕唧」直響。

突然肖青璇停頓下來,董青山以為她完蛋了,肖青璇喘了半天,掙扎的撐起來,爬到旁邊在書桌前摸來摸去,找到一件什麼東西又爬回來。這次她仰天躺下,屁股已經很靠近床緣,大肚皮高高的隆起,兩腿彎踞,將那東西抓來胯間,仔細一看原來是文房四寶──毛筆,而且這毛筆是相當的大,是林晚榮平日裡畫山水畫的,偶爾也用來烤肉時刷雞翅膀。

肖青璇拿著毛筆,此時將毛筆,抵扣在穴兒口,董青山才知道,她是尋找替代品來著,他很想就這樣走進去和肖青璇肉搏實戰的銷魂一番,卻又有點心虛徬徨,恍惚間,肖青璇已經將那毛茸茸的筆頭弄進了半截。

這一來肖青璇更是身子猛抖,她扭動著嬌軀,那碩大的肚子鼓在那裡,她一手捧住右邊乳房,閉眼媚歎用力的揉握,臉蛋兒左右搖晃,那林晚榮最喜歡的如瀑布一般的黑髮被汗水黏得臉頰上,紅紅薄薄的性感珠唇微微張開,斷續的吐出誘人的呻吟,下體輕輕擺動著,毛筆在陰戶之中上衝下刷,忙碌不已。

那溫潤撓人的筆尖毛髮,連續的壓迫在陰唇與壁肉上,給肖青璇嬌嫩的地方帶來空前強烈的刺激,她沉沉地嗚咽著,突然高聲尖叫,腿肉因為顫抖而快速晃動,董青山也替她緊張起來,她手持筆柄,狠狠的用力插著,然後越發迅速起來終於雙腿猛然一夾,兩手都靜下來不再活動,嘴巴「哦……」的長長一歎,雙腿也軟軟地張開,腳踝頹然垂下松放著,任由那毛筆慢慢被擠出小穴兒外,然後「咕吱」一聲,一大團清清黏黏的淫水跟著冒出小穴口,上面浮著零星的泡沫。

董青山看都看傻了,他從來不知道女人的淫水可以流得這般驚心動魄的,那窯子裡的妓女跟我這青旋嫂子相比根本要向其拜師才行。

屋子一下子安安靜靜,只剩下肖青璇的呼吸聲,董青山知道,這時不走等會兒說不定要糟,他又輕輕的退過身子,躡手躡腳的回到大廳坐好,悲哀的是,此時還沒有小便,在忍感覺那小兄弟都快炸了。但是他的心還是通通的跳著,滿腦子都是肖青璇方才自慰的景像。

他搖搖頭,讓自己清醒一下,端起一杯龍井又灌了自己一可口,喝到一半猛的想起,一口將龍井噴出老遠,我草,這尿憋的啊!那是相當滴難受!

肖青璇這時候端莊的來到大廳,站在主椅旁扶著椅子挺著個大肚子,她向董青山招呼著。

「青山兄弟,你怎麼來了?巧巧那丫頭還在廚房忙活,倒是把弟弟給冷落了!」肖青璇典雅的一笑哪裡有半點剛剛那淫蕩模樣,董青山連連施禮,抵著頭用眼角偷偷的看她,肖青璇已經上下又整理修飾過,穿著一件雪白的華麗的白色袍子,還是那麼艷麗高貴!

肖青璇挺著大肚子,想走過去為董青山添茶,董青山連忙說:「嫂子你身懷六甲,這種事讓我來就好了!」肖青璇嫣然一笑,摸摸肚子有些欣慰道:「不打緊,這孩兒在我肚子像他爹一樣頑劣的跟猴子似的,我要不多走動這孩子准踢我!」「哦……那嫂子你也要擔心些!」董青山陪著笑說,然後順著肖青璇的眼神無奈的給自己又添了一杯茶。

「青山弟弟你楞著幹什麼?這西湖龍井可是好茶,你可要好好品嚐一下!」肖青璇微笑的催促道。

「嗯!!」董青山閉著眼睛,表情盡量保持不讓自己痛苦,猛的灌下了那杯龍井,心想,再憋真出人命了要。

肖青璇則看著董青山的樣子,心中覺得奇怪,正想伸手拿那茶杯,忽然「叮噹」的一聲,那琉璃杯子被她不小心碰翻落在了地上,董青山忙睜開眼,杯身已經四分五裂,茶水灑潑了一地,肖青璇急忙蹲下來要撿拾,董青山連忙蹲下身子,連聲說「嫂子……我來我來……」肖青璇肚子那麼大,當然不方便彎腰,董青山拿了個斗子,開始將琉璃碎片一一撿起,肖青璇雖然不能幫上忙,還是半蹲在被旁邊看著他,因為肚皮的阻擋,她不能像平常一樣端莊的並腿側蹲,只能張開雙腿微蹲,由於是長袍,這下擺裙子並不長,董青山忙著手中活兒,忍不住用撇眼去偷窺她的裙底,不看還好,一看之下那雞巴又是漲大起來,比那尿憋的漲的更加大。

肖青璇沐浴時自慰完,暫時得到些滿足,清洗油膩的身子,卻發現那褻褲濕得黏膩骯髒不能再穿,而且有身孕到現在基本都沒有穿褻褲(古時一般不穿內褲,到了漢朝以後才有內褲之說,特別是懷孕期間那就更沒的穿了),心想算了,不穿也沒有關係,方正家中沒有男丁,便直接光著屁股,放下裙擺,緩緩出屋子來。

董青山從肖青璇的腿間看進去,交錯的毛髮又濃又密,天哪,肖青璇沒穿褻褲,胖嘟嘟的兩條白大腿含夾著饅頭般的肉穴,在陰暗的草叢下隱約見到粉紅色的裂縫。

董青山手上在收納著破片,兩眼賊賊的盯牢那神秘處不放,雞巴在褲襠裡又脹得極硬,心情已經忍耐到崩潰的邊緣,這尿不讓人撒,這精總讓人射吧?

「啊呀!」董青山道:「嫂子,你三寸金蓮都弄濕了呢……」果然肖青璇的腳踝背上,都被飛濺了點點的水滯,她低頭查看,突然看見自己涼嗽嗽的下陰,才醒起自己沒穿褻褲,而且怕早已被董青山看的清清楚楚。

她羞紅了臉,壓膝撐臂想要站起來,董青山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突然轉蹲到肖青璇面前,趁她還來不及動作,一把撈向她的腿間,摸在陰戶上,果不其然,那兒還有絲絲的潮濕感覺。他立刻將指頭按進夾縫裡,曲著指頭挑動著。

「啊!」肖青璇驚呼起來:「大膽董青山,你敢對本公主無禮?」董青山不理她,只管在她肉穴上輕扣著,肖青璇突然牙酸起來,她下意識的抵禦著,抬起屁股要躲避,董青山的手掌如影隨形,黏住她的陰戶不放,而且挖得更深入。

「啊……」肖青璇難過的說:「董青山……你好大的膽子!!」董青山只管輕攏慢拈抹復挑,肖青璇抓住他的肩膀,屁股還挺翹在半空中,人卻急急的喘吁起來。

「啊……董青山……」肖青璇不知道要說什麼。

「公主殿下,好嫂子!」換董青山問了:「青山在幹什麼呢?」肖青璇才平靜沒多久的春潮又開始澎湃激盪,董青山的指頭已經深入到她的肉洞兒中,挖搔著她體內的褶皺嫩肉。

「嫂子,」董青山又問了:「說呀?」「大膽……你這壞胚子……」肖青璇皺緊了雙眉,說:「我……我要告訴巧巧……」董青山的手掌摸到一大堆剛泌出的浪水,曉得她口是心非,便吻上她的臉頰,肖青璇用明亮的大眼睛看他,也不閃避,董青山又吻上她的嘴,她默默的承接著,董青山和她吻在了一起,同時扶她站起來,手指卻仍然挖在她的嫩穴裡。

「唔……唔……」肖青璇哼著。

「走,嫂子我帶你沐浴!你腳都被茶水弄濕了!」董青山說。

「啊……我剛沐浴回來!」肖青璇喘氣道。

可是董青山卻不將指頭拔出來,只摟著她向起初的那屋子走去。肖青璇被他玩得四肢無力,哪裡走得動,董青山攙著她向前走,肖青璇一邊走,一邊「嗯……哦……」不停。這嬌媚的呻吟迴盪在花園過道上。

好容易走到青旋的屋子。董青山這才將指頭抽離肖青璇的窄門,他讓肖青璇扶著木桶站著,他蹲在背後,脫去肖青璇的步鞋,拉起肖青璇的裙角要她提著,其實她的裙子已經很短了,但是董青山還是要她提好,肖青璇就乖乖的聽話,讓雪白的大屁股對著董青山。

董青山拿過水漂,將桶中熱水灑到她的腳上,幫她衝去茶水痕跡,同時也在她小腿上到處摸著。不久那茶水就都洗掉了,雙手卻還是細細地在肖青璇腿上摸索著,而且向上攀升到大腿這裡來,肖青璇的身體曠時日久,被他摸得春心蕩漾,將頭倚在木桶上,一語不發的任他輕薄。

董青山再揉上肖青璇的屁股,那肥嫩的兩片肥肉,現在兩邊都被扯出紋理,董青山伸舌頭在上面舔著,肖青璇麻癢難當,輕搖腰枝抗議。

董青山站起來,兩手從裙底摸進肖青璇的腰側,再向前環摟著肚皮抱著她,說:「肚子好大啊……嫂子……這是三哥的種嗎?」「相公想要一舉得男。」肖青璇說。

董青山的手又向上鑽,捧住肖青璇兩隻巨乳,伸手進長袍之內,手指找到大乳頭,用力得捏著。

肖青璇「唔……唔……」的,不知道是舒服還是痛,董青山抽出雙手,去解她的長袍,解開扣子撩了起來,肖青璇順從地提起雙臂讓他脫去,董青山將袍子扔到書桌上,再將她的褻衣也解下,於是一個赤裸裸的大肚婦呈現在眼前。

肖青璇不敢看他,趴在木桶上將臉躲進臂彎中,她聽見後面的布料磨擦聲,知道董青山正在脫衣服,她更不敢回頭了。

不久之後,她感到董青山貼上來了,屁股上有他熱燙的東西觸著,她配合的張開雙腿,董青山就將那東西頂在她最需要得地方,她「啊……啊……」的叫出來,董青山開始侵入她,她那兒許久沒有男人造訪,十分歡迎,不由自主的搖挺著來接納,一截,又一截,再一截,哦!頂到終點了,她更快樂的再「啊……」一聲,沒想道董青山仍然在向前推,更深了,壓迫得花心都扁了,還來,天哪!

抵到心兒口了。

「啊……青山……」肖青璇忍不住回頭說:「啊……你……究竟還有多少?」「嗯……」董青山將僅剩的一小段也插進去:「都給嫂子了。」「哦……天哪……比相公的大這麼多……啊……」肖青璇將屁股翹高,董青山開始抽送,肖青璇受到大肚皮的影響,只能讓董青山自己擺動,董青山用力而緩慢的把長雞巴送進拉出,以防她的身體受不了,才不過一二十下,肖青璇濃稠的分泌就沾得倆人下體都黏糊糊的。

「嫂子,怎麼這麼浪呢?」董青山搖著屁股問。

「怪你……都怪你啦……啊……啊……」「還怪我,」董青山拆穿她的秘密:「我剛才有看見嫂子哦……在浴桶裡……光著屁股……也……也不知道幹什麼……搖啊搖的……叫啊叫的……為什麼啊?嫂子不舒服嗎?」「啊……」肖青璇羞極交加:「你……你……你……怎麼可以偷看我……啊……」「公主浪不浪呢……」董青山取笑她。

「你……你……你這壞胚子……嗯……哦……」肖青璇哼著說:「壞胚子……啊……啊呦……好深哪……哦……相公不在……啊一個個都騷……你姐是最騷的……啊……好深……」「好嫂嫂,」董青山搖著屁股摸著她那碩大肚皮笑道:「外甥乖,舅舅來看你了!可別抓舅舅雞巴當糖吃哦?」「呸……,你這個干嫂子的王八蛋……哦……你是誰的舅舅?……哦……」肖青璇啐他:「啊……你又不是我弟弟……好深哪……要見你外甥……啊……好深……啊……干你姐……巧巧去……」「真的?我姐不是還沒懷孕嘛,既然嫂子那麼說我還是拔出來了吧,干我姐去!」董青山說。

「不行,不行,」肖青璇可著急了:「你先引誘嫂子的……啊……啊……再插……再插……哦……哦……對……乖弟弟……哦…………哦……嫂嫂好可憐……嗯……天天都想要……啊……天天都……好想要……好青山……啊……啊……」董青山將身體輕輕彎貼到她背上,兩手仍然玩弄著她的乳房,嘴巴去吻她的臉頰,肖青璇轉頭過來,瞇著美目享受他的親吻,他將她的脖子腮幫都吻個夠。

「哦……」肖青璇仰著臉問:「好青山……青璇…不要了……穴要叫你插開了……嗯……嗯……你為什麼還要干我……」「嗯?對哦,那我不幹你了……」董青山快快的插著說:「唔……那還是拔出來吧……」「啊……啊……不要拔……壞蛋……?」肖青璇被幹得太舒服了:「壞蛋……啊…得了便宜……啊……還賣乖……巧巧居然有那麼……啊……能……能幹穴的弟弟…啊……啊……嫂嫂……這公主……就這樣被你……幹上了……噢……噢……哎……我……我……我快了……弟弟……好青山……」董青山聽到她的催促,連忙將雙手扶住她肚皮的兩側,才更加快速度和力量弄,整間屋子「噗嗤噗嗤」的儘是插穴的聲響,那木桶幾乎被搖破了!

「啊……啊……我……我來了……啊……啊……真好……啊……大雞巴……哦……哦……天哪……弄死我了……唔……唔……」肖青璇咕嚕的又是一大股浪水冒出,她不會噴,卻總是一大灘一大灘的流,董青山停下來,問她:「嫂嫂累不累?」「不累……不累……別拔出來!」肖青璇拚命搖著頭!

董青山聽到命令慢慢把龜頭頂在她的小穴口,由於龜頭被尿脹得很大,所以一開始就要撐開她的小穴,她美麗的臉孔有點扭曲,不敢太急插進去,但他卻忍耐不住,把她的屁股一抱,往董青山的身體一按,他整根大雞巴直插進肖青璇的小穴裡,把她弄得雪雪呼痛,而董青山卻感到她那溫熱的肉壁包著肉棒,一陣陣熱電流不斷由下體湧上,傳來興奮和刺激。

@@董青山開始慢慢的來回抽動,肖青璇滿臉漲得通紅,雙手用力抓住他的肩膀,指甲都透過皮膚陷進肉裡,嘴裡一聲聲不斷的淫叫:『哎……喲……青山……你的雞巴……太硬了……快要插破我……我的浪穴……你連嫂嫂都干……給你姐夫知道……我就死了……』@「不用等姐夫知道,現在就干死你,好嗎?

『肖青璇漸漸地增快衝刺的節奏,雞巴在她的小穴裡,不停的抽插著,感覺到它是越來越濕,肖青璇畢竟經驗不多,給這樣幹了幾十下,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覺得她小穴不停溢出淫水來。

@「好哥哥……快用力插我!就干死……大嫂吧……」肖青璇的呻吟聲越來越模糊,但還是能聽出來,『啊……我不行了……嫂嫂的浪穴……給你幹破了……啊……好弟弟……啊……』她已經有點迷亂,雙手緊緊的捏著董青山的背部,仰起上身不斷的顫抖,他感到她小穴中一股濕熱噴向董青山的龜頭,緊窄的陰道劇烈的收縮著,雞巴就像是正被一個小嘴不斷地吸吮似的。

@@董青山看著典雅高貴的出雲公主嫂嫂,小穴給他幹得全身無力,心想,姐夫這麼漂亮的大老婆正給我姦淫,心裡有種莫名的超越感,他忍不住又是一陣猛烈的抽送,快感佈滿全身,我頓時感覺全身發麻,滾燙的精液像火山爆發般地射出來。

「哦……董青山……啊……你真好……啊……把青璇積壓多時的……啊……的浪水都……都掏出來吧……啊……青璇喜歡你……啊……好舒服……哦……」董青山將肉棍退到最後,再狠狠的插入。

「唔……唔……對……干死嫂嫂好了……啊……啊……美死我了……啊……啊……壞胚子……都……啊……再插裡面些……啊……好青山……乖弟弟……嫂嫂是你的……啊……啊……都是你的……再用力……啊……啊……」肖青璇眉頭緊皺,好像很難過,嘴兒卻笑咧咧的,又好像很快樂。董青山偶而將雞巴滑出穴口外遊蕩著,肖青璇急忙來抓,馬上將它塞回肉縫裡,敦促董青山快快抽動。

「好弟弟……啊……把我當巧巧……」「啊?姐姐?把你當姐姐?」「哦……青山……快快把姐姐幹上天……啊……啊……巧巧要你……親弟弟……啊……天天干……啊……啊……對……再快……啊……干我的浪穴…我要丟……我要丟……啊……啊……」「啊……啊……不要……啊……啊……老天……哦……我從來沒這樣過……啊……啊……巧巧被弟弟……插的要尿了……啊……啊……哦……哦……又……又……又來了……吧……啊……親弟弟……啊……啊……干死姐姐了……啊……」「啊……不要射在我穴裡……啊……青山你真壞……這樣會又干大嫂嫂的肚子……啊……好深……肚子就……就成雙胞胎了……」肖青璇一面不想他在她體內射精,但卻又緊緊地抱著他,董青山的精液當然澆在這美麗公主嫂子的子宮裡。

「天啊?都幾次了,青山你這雞巴怎麼還那麼硬啊?」肖青璇楞楞的握著那堅挺的雞巴道。

「我也不知道啊?平時不是這樣的!」董青山望著自己的兄弟有些疑惑。

「那你還可以再做?那你快來!」肖青璇美滋滋的再次分開大腿。

「可是這幾次射精為什麼都沒什麼感覺?」董青山硬著雞巴疑惑的將雞巴再次塞進嫂子的穴中。

「恩……好深……啊……好爽……為什麼……啊……會沒感覺呢?」肖青璇閉著眼翹著屁股道。

「哦……想起來……我憋尿憋了一下午,前幾泡射出來都是尿啊!!怪不得沒感覺!」董青山恍然大悟!

「什麼?你敢在本公主穴裡撒尿……」肖青璇頓時屁股僵在空中。

(完)

Leave a Reply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相關文章:
老師,龜頭己經塞進去了,忍著些…
在健身房被教練們輪姦的肉絲老婆
大學生交換女友(二)遊艇春色
火線鴛鴦
性感的銷售小姐
老婆的姐妹做了我外遇對象
被老公出賣而成為他人女友的淩兒
慢慢地背叛老公
找女友卻找到了淫娃
被挾持的一家

熱門小說:
我家的二姨子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