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了撥打草叢的竹棒,丁嵐蘭表情凝重,纖手輕輕撥了撥濕黏在額上的髮絲,雖然因為身為丐幫幫主,粗布衣衫上不緊要處打了幾個補丁,算不上是漂亮衣裳,加上幾天來全力追敵,完全沒得打扮,看來有些兒狼狽,但配上丁嵐蘭自然天成的美色,卻宛如初出淤泥的蓮花般,別有一番清純嬌羞的魅力。

漂亮歸漂亮,但丁嵐蘭心中可一點都得意不起來。

暗中追蹤加上定計擒拿,也不知花了多少心力,卻還是給妙色公子逃到這樹林裡來,搞得眾俠女人仰馬翻,還得分路進林抓人。

一開始還不覺苦,但到現在都已經是第六天了,不僅僅是妙色公子還沒一點影子,連自己人竟然都連絡不到,若不是她早已定計,讓丐幫人馬將外頭包個水洩不通,無論那條出路都有人日夜監視,還真怕給妙色公子逃了呢!前面傷的他不輕,那傷勢至少也該靜養個十天半個月才能好,應該還是可以放心的,但不知怎的,丁嵐蘭怎也放不下心,加上不時有點細細微微,不仔細就聽不到的聲音傳進耳裡來,連丁嵐蘭這樣的耳力,也聽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覺得似像是男女歡合之聲,若非妙色公子應該還動不了手,丁嵐蘭還真怕是那個姊妹中了他的陷阱,連清白身子都毀了。

若是那樣才糟,丁嵐蘭知道,妙色公子的傷勢若要治癒至少要十天半個月,但那是以正常療傷來算,像他這樣的邪門外道,難免會學些採陰補陽的邪惡手段,遭了那種毒手對女孩子來說才真危險,倘若真有姊妹落到他手裡,給這淫賊採補陰精,後面這幾日只怕是危機重重。

才剛聽得耳邊風響,手中的打狗棒已經揮了出去,丁嵐蘭還來不及回身,整個人已經掠出了四五丈,聽風辨位打落了兩枝暗器,雖是有驚無險,但丁嵐蘭可真驚出了一身冷汗,能貼近到她身後這近才被她發覺,加上那兩枝不知是什暗器,勁道竟震的她兩手一麻,妙色公子的內傷至少已經好了八九成,難不成那位姊妹已經遭了他毒手?百忙中丁嵐蘭眼睛一飄,一個白色的身影已經沒入了樹叢中去,連想也不想,追入樹叢的丁嵐蘭手一揮,一支火箭已飛上了天,她武功雖高,卻絕不輕敵,以丁嵐蘭的內力,和妙色公子最多算得上半斤八兩,雖說打狗棒法是天下絕學,但若正面動手,單打獨鬥要把妙色公子留下來,丁嵐蘭實無多少把握,只望能牽制住他,若能等得到伍彩雲和其他人來援,眾人合力的勝算可就大得多了。

身子才進樹叢,丁嵐蘭手中打狗棒舞了一輪,恰好打下了樹枝上纏著的一張薄薄蛛網。

只要一想到妙色公子鬼域伎倆之多,丁嵐蘭就不得不行事小心,一進樹叢就舞棒護住全身,但若不是她進來的快,加上早晨的陽光斜斜照入,枝葉掩映間反光一閃,讓丁嵐蘭及時動手,只怕此刻她已撞上了那張薄網了。

「果然不愧是丐幫幫主,」看她竟然沒上當,妙色公子不禁咋舌,這「霧露乾坤網」可是百試百靈、從不失手的,今兒個竟然對她沒效,這仗只怕不好打發。

「竟能看穿這「霧露乾坤網」的佈置,你比起朱顏四香的確不可同日而語。」聽他的語氣,就知道朱顏四香已著了他道兒,此時想必貞操不保,丁嵐蘭強抑心中驚懼之意,手中的打狗棒左揮右閃,已經纏上了妙色公子,光看他躲閃時的身手,就知道妙色公子的內傷已經復原,丁嵐蘭真是又氣又恨,連想都不敢想像,被妙色公子用過的朱顏四香,此刻是個什模樣兒。

雖是心中驚怒交集,但丁嵐蘭手上可沒有停下來,反而更是凌厲有致,完全不失法度,招招不離妙色公子要害。

她非常清楚,若是自己此時失手,給妙色公子逃離,要再擒他可就千難萬難,如果更糟,連她丁嵐蘭也被妙色公子所擒,以妙色公子出名的心高氣傲,丁嵐蘭不只要遭他玷污,只怕還得慘受凌辱,因此此時的丁嵐蘭出手格外小心,完全不露一點破綻,雖然狹窄的樹叢之中打狗棒法不好發揮,但這套棒法乃丐幫鎮幫絕技,雖受地勢所限難免有些縛手縛腳,丁嵐蘭還佔不了優勢,但要自保仍是綽綽有餘。

連著幾下進手招數沒拿到棒端,反而差點挨招,妙色公子此時不得不對丁嵐蘭刮目相看了,他早知此女不好鬥,卻沒想到在他連采數女、功力大進的現在,對上她的打狗棒法,還是佔不了好處。

不過旁人可饒,妙色公子可絕不會放過丁嵐蘭的,她一開始的冷言冷語,刻薄的讓妙色公子恨的牙癢癢的,再加上在他香艷的「迫供」之下,暈陶陶的邢煙玉不由自主地和盤托出,這回圍攻妙色公子,從聯絡到定計,全都是丁嵐蘭弄出來的好事,妙色公子怎可能容得這美貌女子逃出掌心呢激鬥之中,妙色公子突地腳下微,丁嵐蘭不假思索,手上立即變招,原是點向妙色公子胸前的打狗棒一牽一帶,直奔下三路,貼著地左揮右打,著手都是妙色公子腳跟,務要逼的他在暗不見光的地上再上幾下。

棒子直戳妙色公子雙足之間,才開始揮打,丁嵐蘭心下便叫糟,棒子竟似套入了圈套般,她揮打的勁道雖足以破套而出,卻仍是給阻了一下,面對的強敵豈會失此良機?妙色公子左腳一點,已經定在打狗棒中端,右袖疾拂丁嵐蘭面門。

明知此時棄棒,對上妙色公子將更無勝算,但妙色公子這一袖力道不弱,招還未至,風聲已刮的四周枝葉亂響,丁嵐蘭只得雙手一鬆,袖中兩枝保命用的袖箭飛彈出去,直打妙色公子雙目,同時纖腰一扭,輕盈地飄落在兩三丈外。

丁嵐蘭才剛落地,妙色公子的人已經追了過來,雙手微帶風聲,抓向丁嵐蘭胸前,招數無禮已極,丁嵐蘭微一咬牙,雙手化掌貼了上去。

如果以功力而論,丁嵐蘭原是不輸妙色公子多少,但丁嵐蘭一身武功全在打狗棒上,方才情急之中飄身而退,雖然看似輕鬆瀟灑,耗力卻是不少,一時間還來不及喘回氣來,加上為防著妙色公子施暗算,丁嵐蘭一直是閉氣動手,氣息難順,功力更是折扣不少;更何況丁嵐蘭情急而退,妙色公子這一下卻是已算了不知多少次,相形之下差距更大,掌心才貼上,丁嵐蘭已覺氣息凝窒,一股剛猛的掌力竟直傳上來,震的丁嵐蘭再閉不住氣,雖不至吐血卻也已是氣息大亂。

才一回復呼吸,丁嵐蘭只覺尖一股幽香傳來,腦子登時一昏,妙色公子方才袖子那一拂之中,果然是使出了催情藥物!感覺到丁嵐蘭手上一軟,妙色公子知道她已經著了道兒,雙手一環一帶,已經將丁嵐蘭摟入了懷中,只見這原本高傲硬氣的美女兩頰緋紅,力氣似乎已經從體內被抽乾了,雖然是偎依在淫賊的懷中,卻怎也掙扎不脫。

「你…」丁嵐蘭只覺腦子一熱,連聲音幾乎都發不出來了。

才剛入妙色公子懷中,他的魔爪已經迫不及待地伸入丁嵐蘭的衣襟,直接探入丁嵐蘭內衣裡,揉捏上丁嵐蘭的玉乳,他的技巧是那熟練,強烈無比地挑起了丁嵐蘭本能的性慾,加上激鬥之中血氣運行加速,轉瞬之間藥力已經透入了丁嵐蘭臟腑,灼的她整個人都燙熱起來,只聽丁嵐蘭一聲嬌噫,連掙扎都忘了,按在妙色公子臂上的玉手也軟了下來,還不自覺地將玉乳向那支魔爪磨蹭,那羞澀嬌柔的表情,彷彿正在享受著妙色公子的絕妙手法。

「想要了嗎,丁大幫主?」「你…你這惡魔…」才剛落入他的掌握,乳上被他揉捏撫愛的快感,幾乎就讓丁嵐蘭酥麻了,真恨不得他雙手都進來,盡情地將她挑逗玩弄才好,丁嵐蘭知道,即使不用春藥助興,妙色公子的實力也足以讓天下美女傾倒下,只是沒想到會這厲害。

一想到自己再沒有半點抗力,很快她被玩弄的部位就不只是雙乳,而是正露水輕滴的嫩穴,丁嵐蘭便羞不自勝,偏又不願意承認。

「你…你到底想…哎…怎堋樣?」「你知道我想怎樣的。」輕柔地啜著丁嵐蘭柔嫩的耳珠,一股股熱氣吹在丁嵐蘭耳內,光從丁嵐蘭無法自覺的小動作裡,妙色公子就知道她已經是慾火焚身了。

這樣可不行,妙色公子邪邪一笑,他才剛以最香艷的「迫供」方式,從被他蹂躪的飛天外的曠青口中問清了狀況,原來這回伏擊他的事,完全是由丁嵐蘭一手策劃執行,甚至連林外都佈滿了丐幫弟子,堵的緊緊實實的,完全不給他任何一點生天,若是不給丁嵐蘭一點兒教訓,讓她身心徹底崩潰降服,怎能讓挨劍又受內傷的妙色公子趁心如意呢?「啊…不要…不要那裡…我會…唔…嗯…求求你…哎…」丁嵐蘭突地渾身抖顫,忍受不住地嬌聲求饒,正當她全心全意地承受著乳上他貪婪又有技巧的揉捏撫愛,和耳內那雄渾男子氣息的吹拂時,妙色公子的另一支手竟然直搗黃龍,解開她的褲帶便滑了進去,很快就找到了她嬌嫩的小穴兒,才光只是一根指頭而已,那輕柔的挑刮竟就讓她經受不起,一股強烈的渴望頓時燒灼了全身,原來無力掙扎的身子竟自動扭搖起來,一雙玉腿甚至夾著他的手,只為渴求這惡魔再進一步的撫弄。

「哎…哎呀…不要…我會…我會受不了的…」「這快就受不了怎行呢?」溫柔地吻著丁嵐蘭吹彈得破的嫩頰,慢慢堵上了丁嵐蘭紅潤嬌小的櫻唇,吻的她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原本還緊閉牙關,不讓妙色公子輕易叩關得逞的丁嵐蘭很快就軟化了,不只是床笫之間持久強悍,妙色公子的吻技竟也這般高明,雖然沒能探入深處,但光只是吻啜櫻唇而已,便舒服的讓丁嵐蘭忍不住嬌聲喘息出來。

逐步地,丁嵐蘭放鬆了牙齒,讓妙色公子的舌頭探了進來,溫柔輕巧地勾動了丁嵐蘭的丁香小舌,吻的愈來愈深入。

在丁嵐蘭的唔喔聲中,妙色公子突地放開了她,居高臨下地看著丁嵐蘭櫻唇輕啟,渴望著男人親吻的模樣。

「策劃了這久,這想把我逮住,我還以為你能撐很久呢?」「你…」丁嵐蘭全身一震,妙色公子竟也暫停了雙手的動作,但丁嵐蘭完全沒想到要把他的手移開,只是怔怔地望著他,「你…你知道了…」「廢話!」雙手突地又開始動作,而且這回不是溫吞吞的,而是以最強烈的方式挑逗丁嵐蘭的春心,妙色公子好整以暇地看著她星眸半閉、飛魄蕩的媚態,一面調節著雙手的施力,既不讓丁嵐蘭那快就高潮,也不讓她逃離慾望的掌握,逗的丁嵐蘭彷彿吊在半空中,雖然快活舒服,卻不像方纔那美妙到要失神的樣子。

知道妙色公子已經發現自己才是幕後的主使人,丁嵐蘭真是又羞又怕,真不知道他會用什方式來折磨自己:在他下失身,慘遭蹂躪是一定的,但在此之外呢?妙色公子的手段層出不窮,天曉得他會對自己用出什樣的手段,丁嵐蘭只知道現在她的芳心中又愛又怕,肉體那強烈到像是要把整個人燒化的慾望,讓她在妙色公子巧妙的揉捏之中慾火愈來愈高,偏又害怕這人的整人手段,丁嵐蘭真的不知道該怎辦才好。

在慾火那般強烈的灼燒之下,丁嵐蘭早已忘卻了羞恥,加上妙色公子故意不吻她的唇,只是在她身上加緊玩弄,無所不至,弄得丁嵐蘭不住嬌聲哼叫,既像在討饒,又像在渴求男人的玩弄,每一聲發出來都讓丁嵐蘭嫩頰燒紅,無地自容,偏偏他的手段又是那美妙,令她想不叫出來都沒辦法,少女純潔胴體沒有一寸沒被他動過,就差那珍密的嫩穴還沒被真正開苞,在妙色公子懷中的丁嵐蘭已不知被逗弄了多久,她渾身上下早已經一絲不掛,連哼叫聲都漸漸有點啞了,那高挺賁張的雙峰上兩點櫻桃早已硬突起來,無法夾緊的玉腿之間淫汁泛流,丁嵐蘭真不知道為什,他為什還不侵犯自己呢?「求求你…別…哎…別再折磨我了…」心中已經隱隱約約有了答案,慾火正旺的丁嵐蘭全身都發著熱,吹彈得破的嫩膚中透著處女隱約的幽香,赤裸裸的她拚命地在妙色公子懷中扭動著,偏是無法讓他下手幹她。

「放心,本公子一向憐香惜玉,真的,你沒聽過有被我弄過的女人怨我吧?」妙色公子笑笑,火熱的聲音吹在丁嵐蘭耳間,「我要聽聽一向心高氣傲,完全不把男人淫賊看在眼裡的丁大幫主,會怎嬌媚妖冶的求男人姦淫狎玩,等本公子聽得夠了,再好好玩的你飛天外、神顛倒,讓你一生一世都離不開我。

這可是你獨家的享受喔!保證別人都沒有。」雖說要在這淫賊面前嬌聲哀求,妖冶地渴望他蹂躪自己的處子嬌軀實在羞人,但已被他折磨了這許久,渾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沒被他挑逗過,丁嵐蘭在他面前早沒有一點羞恥心了,偏就在丁嵐蘭啟唇欲呼的當兒,妙色公子竟吻住了她,在丁嵐蘭又喜又羞的咿唔之中,勾出了她的小香舌,含在唇間慢慢地輕磨啜吸起來。

甜美的啜吸之中,丁嵐蘭感覺自己又再發熱起來,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但這回妙色公子的手法變了,挑逗的力道愈來愈強烈,和方纔的節制完全不同,彷彿是要徹底誘發她體內的火焰,讓她在慾火的燒灼下徹底崩潰臣服。

在男人懷中嬌弱地反應著,纖手嬌顫地為妙色公子寬衣解帶,這回他完全沒有阻止的意思,丁嵐蘭又羞又喜的知道,這回妙色公子不會再忍耐了,等他放開她的小香舌後,就輪到丁嵐蘭嬌聲渴求,然後就是他佈施甘霖,盡情地侵犯佔有丁嵐蘭的處女胴體,令她欲仙欲死。

「天…天哪…美死我了…好哥哥…好公子…你好厲害…太強…太棒了…妹妹知道…妹妹知道厲害了…好哥哥…啊…哎…你太…太強了啦…妹妹受…受不了了…求求你…那兒…那兒不要…嗚…我不行了…饒了我…嗚…放過…啊…那裡不要…啊…哎…不行…啊…我要去了…啊…嗯…嗯…」明知要在這淫賊面前嬌聲討饒,以最淫蕩最妖媚的聲音渴求他的蹂躪,處子之身的丁嵐蘭原還有些嬌羞,但她原先卻沒想到,妙色公子的確是「憐香惜玉」,在吻的丁嵐蘭慾火狂燒之後,他雖是放開了她的櫻唇,口舌卻沒有停止動作,反而是分開了丁嵐蘭一雙玉腿,將口舌湊上丁嵐蘭粉嫩泛潮的嫩穴,以那令丁嵐蘭神飄蕩的吻技,對著丁嵐蘭的羞人妙處又吻又吮,還以靈巧的舌頭盡情翻攪,幾乎是立刻就讓丁嵐蘭高潮了,而那代表著痛快和渴求的淫言浪語,也不斷地從丁嵐蘭嬌羞的櫻唇中吐出:啊…啊…好舒服…啊…嗯…啊…給我死了吧…啊…我輸了…妹妹徹底輸了…好哥哥…好公子…求求你饒…了…啊…啊…我死了…要死了…我…啊…嗯…啊…好厲害…你…好棒…好親親…啊…好哥哥…啊…嗯…嗯…啊…嗯…哎…哎…妹妹要…爽死了…好爽…好公子好哥哥…給我吧…啊…死了…死了…嗚…啊…嗚…啊…啊…」體內的高潮一波接著一波,陰精不斷洩出,一雙玉腿情不自禁地緊緊夾著他的頭,丁嵐蘭叫的聲嘶力竭、渾然忘我,等到妙色公子回過神來,她已經洩到昏死過去了。

在美妙的夢境中醒來,丁嵐蘭赫然發現,自己竟赤條條地倒臥在一個赤裸男子的懷中,她雙掌撐在他身上,想要撐起身來,沒想到才一用力,一陣不知從何而來的軟襲上身來,使得丁嵐蘭立刻又倒了回去,只能任那人帶著嘴角一絲邪笑,淫邪的眼光打量著她光滑細緻的胴體。

方纔的一切又回到了腦中,丁嵐蘭登時羞紅了臉,自己竟會那般渴望男人的侵犯,還是這惡淫賊啊!偏偏想歸想,體力還是一點也沒有恢復,加上方纔那種快感似隨著回憶又回到了體內,此刻的丁嵐蘭只覺雙腿之間一陣濕黏感傳來,好像又一股津液湧出了小嫩穴,那種性慾的渴望竟似又充滿了她。

「你…」「除非是本身相剋的解藥,否則要解開春藥的力量,一定要靠男女交合,」妙色公子邪邪笑著,觀賞著懷中赤裸美女又被體內的火燒的神飄渺的媚模樣,盯著丁嵐蘭腿間的眼光尤其銳利,好像可以看穿她體內的情慾,卻沒有立刻對丁嵐蘭動手,「除了女孩子要洩出陰精之外,還要吸收男人的精液來調和體內陰陽之氣,不然就算洩出了毒性,藥力對經脈的影響卻不會消除,會讓你加倍敏感,對性的飢渴也加倍強烈。」

「難道…難道說…」「沒錯,這就是本公子的復仇方式,」妙色公子俯下頭去,輕輕地伸出舌頭,才一觸到那尖突的乳頭,就惹的丁嵐蘭一陣嬌吟,彷彿是又被挑起了慾火。

他慢慢地將手貼上丁嵐蘭的纖腰,緩緩地動著,逐步地滑向她玉腿之間。

玉腿微分,接納了他的魔爪,在那敏感的禁地被若即若離地觸及時,立刻就是一聲鼓勵似的媚吟,丁嵐蘭完全沒有掙扎,就算沒有體內的藥力作祟,在方才被那般美妙的快感侵襲之後,她對這技巧高明的淫賊也再沒有抗力了,她非常喜愛,真的是非常喜愛被他撫愛挑玩的感覺,整個人似都要融化似的,若真的給他侵犯了,將她的嬌嫩的處女嬌軀盡情蹂躪姦淫時,真不知道還會有多美妙的快樂哩!妙色公子那淫邪的聲音從她胸前含糊傳來,伴著丁嵐蘭嬌柔的囈語,聽來尤其銷,「你體內的毒性雖解,但淫藥對身體的刺激卻還在,現在的你根本就沒法抗拒任何男人。

」看了看頂上,約莫已快到了午時,丁嵐蘭臉紅耳赤,卻不知是為了將在光天化日之下、荒郊野外之間被他淫污呢?還是為了自己日後將一輩子被那性慾所束縛呢?她緊緊摟住了他,將敏感細嫩的肌膚向他強壯的肉體揩去,真的就像妙色公子說的,自己的肉體愈來愈敏感了,只是一觸到男人的身體,就有一股強烈的渴望傳來,此時的丁嵐蘭真的是非常非常地渴望男人的侵犯,尤其是像這正逗弄她的淫賊,他的性技巧想必是最高明的,絕對足以滿足丁嵐蘭那無比的空虛。

「求…求求你吧…好公子…哎…好哥哥…嵐蘭…嗯…嵐蘭認輸了…以後再也不敢對你動手了…求求你…唔…饒了嵐蘭…把你的…把你的大棒子給嵐蘭吧…唔…嗯…啊…啊…快點…重重的插進嵐蘭的穴裡吧…我…妹妹受不了了…唔…好哥哥…別再逗嵐蘭了…快干嵐蘭…快點…讓嵐蘭…讓嵐蘭變成你下的蕩婦吧…哎…妹妹真的…真的忍不住了…」幾乎連考慮都不用考慮,丁嵐蘭便選擇了向體內那強烈的情慾投降,一面嬌聲哀求著,丁嵐蘭一面用她那雙嬌嫩的纖手輕撫著妙色公子巨偉的肉棒,還不時親蜜地吻了上去。

一陣惹人愛憐的嬌吟聲中,丁嵐蘭勉力大張玉腿,拱起纖腰,讓妙色公子捧住她緊翹的玉臀,將那如日中天般的大肉棒送入。

雖然是初次承受,為她開苞的又是那般巨偉的寶貝,但丁嵐蘭練武之人,身體比一般女孩子要健美的多,加上方才又那般爽快的洩過,感覺上較能適應,雖然被入時仍難免有些痛楚,混著的快感卻更在其上,妙色公子的插入又是那堋溫柔,當他深深地到了丁嵐蘭穴裡最幽深處時,丁嵐蘭非但沒有感覺到疼痛,反而是那美妙的漲滿,撐的她美妙極了。

感覺到妙色公子在微微的旋轉淺刮之中,慢慢地抽了出去,羞的雙眼緊閉、全身發燙的丁嵐蘭只覺得全身發顫,她是那地渴望那巨大的火熱再插進來,偏偏他的動作又是那堋緩慢,熬的丁嵐蘭嬌聲時作、纖腰輕扭,好不容易才盼到那火燙的巨棒再次深入。

在妙色公子緩慢的抽送之中,丁嵐蘭逐漸感受到了肉體廝磨時的快樂,她嬌聲地哼唱著,忍不住睜開了眼,映在眼前的竟是她被抽插的實況:那黝黑巨偉的大棒子透著亮亮的水光,在陽光之下閃亮無比,不斷地在她嬌小柔弱的嫩穴中抽動著,插的她穴口紅艷的唇不住外翻,抽動之間還不時帶出一層層美妙的汁液,混著一絲絲嬌艷的落紅,那媚態真的是美不勝收。

將原本挾在臂下的玉腿扛到了肩上,妙色公子的腰慢慢用力,逐漸將速度加快,旋轉挑磨的力道也加重,龜頭不斷地在丁嵐蘭的穴心處鑽汲刮磨著,似是要將她的每一滴陰精都磨出來才罷休,而丁嵐蘭的享受也已到了極點,她的纖腰在他的緊挾之下,完全無法動作,只能任憑男人享受她緊窄的嫩穴,一點又一點地刮磨出她的精華。

雖然知道妙色公子正大展邪淫手段,在她的狂喜之中采吸她的陰精,務要以採補手段弄的她精元盡洩,但這對現在的丁嵐蘭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那種男女交合的快感已經充滿了她的體內,將她的羞恥心完全侵蝕,一波波的高潮不斷地推送著她,淫賊的姦淫已經將她送上了天堂般的仙境。

「好…好熱…好硬…好…好美…喔…好哥哥…真是…真是太美妙了…再…再來…再用力點…嗯…就是那裡…啊…好棒啊…太美了哥哥…就…就是那裡…再重一點…求求你…別停…哎…美…美死妹妹了…好…好哥哥…啊…別…別停下來…唔…好…好棒啊…別停…還要…我還要…啊…」丁嵐蘭甜美的呻吟著,嬌媚地哀求他更進一步的侵犯,渴求著他在那兒加力旋磨刮鑽,完全沒有一點點被強姦的難過,強烈到無以名狀的快樂令丁嵐蘭不禁瘋狂,她快活地狂洩陰精,那滋味是愈洩愈美妙,無窮的快感令她徹底獻出自己的身心,在高潮的侵襲下一次次滅頂,等到妙色公子終於忍不住射精的時候,丁嵐蘭已經洩了不知多少次,幾乎整個人的精力體力都化成陰精被鑽了出來,任他盡情吸取,美的她連昏去都沒有辦法,只能茫茫然地享受那餘韻。

「美嗎?」「太…簡直太美妙了…」丁嵐蘭嬌弱地應著,她到現在才感覺到全身又酥又麻又又疼,小嫩穴裡面尤其嚴重,渾身酥到連手指頭都沒辦法動作,不過…只有被他淫玩過才知道,那可都是值得的,「早…早知道嵐蘭就…嵐蘭就不抗拒了…真想第一個就被你干呢!好公子…你真行…嵐蘭整個人都癱了…」「現在就癱?太早了吧!」妙色公子淫笑著,丁嵐蘭陰精充沛,加上原先就被他不斷逗弄,洩的比其他人都多,盡得其利的妙色公子雖然剛洩過,但現在體內仍是精氣神飽足,再多幾個女孩都行。

「申時都還沒過,我正想再來一輪呢!」「唔…」雖然剛剛高潮過,洩的全身無力,但丁嵐蘭羞人的發現,自己的渴望竟還沒饜足,「難道說…」「你好聰明哦!小嵐蘭,」看著她的表情,妙色公子笑笑,「沒錯,為時已晚!我太晚解你的媚毒,現在藥力雖去,但你的經脈被藥力盤據太久,刺激太過,至少有半個月,你會完全離不開男人,若沒被幹過,連睡都沒法睡呢!」「這…這棒啊…」一股強烈的愉悅拂過丁嵐蘭全身,自己竟會這渴望男人啊!一想到剛剛那美妙的感覺,丁嵐蘭不禁又濕了,雖然沒力卻還渴想著男人的滋潤。

「既然你這喜歡,我們就再來一回吧!」勉強提起了最後一點體力,丁嵐蘭撐起了身子,剛侵犯過她的男人令丁嵐蘭趴伏在她零亂的衣上,讓雙腿分開,豐沛的津液滑上了玉腿,剛被過的小嫩穴彷彿正渴望著再一次的狂野。

這動作就跟動物野合一般,要人來做實在是羞人透頂,但丁嵐蘭柔順地照做了,與其說她不想反抗,還不如說她身心已經完全臣服於妙色公子,雖然是軟無力,卻實在渴望著再一輪的摧殘。

「不必害羞喔!」雙臂挾住丁嵐蘭軟顫的纖腰,雙手自然而然地前伸,在丁嵐蘭賁張的乳尖上輕輕一捏,只聽得丁嵐蘭一陣嬌媚的呻吟,似乎光這樣的動作就讓她升上了仙境。

妙色公子的笑意更淫更濃了,光從她勉力的動作,就可以知道丁嵐蘭投降的徹底,不過光這樣還不夠,妙色公子要丁嵐蘭的羞恥心徹底灰飛煙滅,完完全全變成男人下的玩物,否則怎出得了這幾日來的氣?「顏香萍、曠青、邢煙玉和葉淇都是用這個體位破身的,保證讓你欲仙欲死呢!」「是…」感覺到他整個人都伏到了她背上,男人火辣辣的熱氣直燒她全身,偏偏那火熱的巨棒還在穴外輕觸著,硬是不肯插進來。

丁嵐蘭再也矜持不了了,她覺得體內強烈的渴求正要爆發,迫切地求背後這淫賊的糟蹋玩弄,將她的身心蹂躪到極點,把她的一切完全奉獻給他,享受那從頭到腳,沒有一寸不被男人征服佔有的快感。

「好公子…快來吧…嵐蘭…嵐蘭受不了了…用你的寶貝…把嵐蘭奸到死吧…求求你…啊…」 【全文完】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爆操公司人妻女經理
職中女生201宿捨里的操屄瘋狂經曆
那一夜我愛上被大鍋炒
清雪阿姨小穴的誘惑
我老婆的趣事
校長吃肉,我喝湯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淫娃蒂蒂
情迷咖啡室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