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噢……」

一張華麗的大床上,一對渾身赤裸的男女,正做著人類最原始、最本能的活塞運動。女人身材嬌小卻體態豐腴,她躺在男人的身下不停扭動著自己堪堪一握的纖腰,一雙線條無比優美的白皙大腿緊緊的環繞住男人的身體,似乎要讓男人的衝刺更加的深入。她那如水蜜桃般的豐臀也迎合男人的動作而挺動著,雪白的臀縫間早已掛滿了晶亮的陰精與淫液。

「呼,呼,你這個小騷貨,下面真緊!真緊!」男人如風箱般粗喘著,蒲扇般巨大的手掌牢牢的握著女人的柳腰,圓瞪的虎目中射出赤紅的光芒。他的全身早已大汗淋漓,像一隻野獸般挺動著腰身,粗長的陽具在女人的肉穴中如打樁機般進出,「嘰,嘖」的水聲中帶出無數因為摩擦而變成泡沫狀的淫液。

「噢,噢,快點,再快點,用力,用力……」女人嬌喘著、呻吟著,像是一頭專為性愛而生的牲畜般拚命的迎合著男人的動作,胸前豐碩的雙丸蕩漾出一片雪白的波浪。

「我要操爛你!騷貨,操爛你,婊子!呼,呼……」男人也如野獸般狂呼著,巨掌揮下,很很的打在女人的臀瓣上,留下一個血紅的掌印。

「操爛我吧,操爛我吧!用力啊,啊~~」女人絲毫都沒有表現出疼痛的反應,反而因為男人的擊打而更加的興奮,嬌呼的聲音又高了幾分。

「操,操!啊,啊,啊——」男人不停的擊打著女人,密集的掌印讓女人的臀部變成一片血紅,他的動作越來越快,「辟、啪」的皮肉碰撞之聲連成一片,肉棒與肉穴幾乎要生生磨出火焰。

「啊,快了,快了!我要洩了,洩了!啊……」

「騷婊子,騷貨,婊子,啊,老,老子,吼……」

男人的身體猛然開始了抽搐,抽插的動作驟然停止,伏在了女人的身上,開始了慾望的噴薄。就在這時,被男人壓在身下的女人,突然做了一個奇異的手勢。而此時大腦正因為噴射而一片空白的男人絲毫的沒有注意到,在女人做出了那個手勢以後,他本已進入尾聲的噴射又一次開始了爆發,一股股火熱的精液似乎永無止境般湧出他的身體,而女人的身體則好似變成了一個具有無窮吸力的漩渦,將男人不斷噴出的精華盡數吸入。

女人緊握著男人欲身的穴肉不斷的蠕動著、揉捏著,如同一隻小手般,將男人體內的精華一點一點、一絲不留的壓搾出來。

「哦,哦……」

男人的喉嚨中迸出嘶啞的聲音。他仍然在發射著,只不過此時他射出的已不只是子孫漿,他體內的生命源氣也一併射了出去,盡數進入了女人的體內。

男人發覺了不對,想要從女人體內抽身脫離。但此時女人纏繞在男人腰身上的雙腿依舊緊緊的鎖著,像一副鐐銬般鎖著了男人的動作,而她的穴肉中更是生出了一股更大的吸力,如旋風般席捲著男人的身體,將所有的精華與源氣都吸扯而出,吞噬殆盡。

男人趴在女人了身上,已經動彈不得了,但女人仍然沒有盡興似的,扭動著身體,繼續壓搾著男人的精華。男人壯碩的身體在女人的壓搾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了消瘦,肌肉如同洩了氣的皮球般,迅速的開始幹癟,烏黑的短髮則迅速變白,似乎一瞬之間便老了數十歲。最後,一個原本虎背熊腰的大漢,竟變成了一個皮包骨頭的幹柴般的老男人。

「嗯?不行了?真沒用哎!」女人看都沒看那「幹柴」一眼,手一揮,一股無形的力道便將男人從她的身上扯開,摔到了床的另一邊。男人和女人的交合處發出「啵」的一聲脆響,失去了肉棒填充的肉穴像一張小嘴般張著櫻紅的花瓣,裏面滿滿的全是男人射出的白濁。女人慵懶而嬌媚的坐起身,一隻小手優雅的摀住了自己身下的小嘴,似乎是在防止那些白物倒流出來。她像一隻貓兒般挪動著身子,來到了已經變成幹柴的男人身旁。

幹柴般的男人無比恐懼的看著臉上春意未消的女人,他已經明白眼前的女人是何等人物了。數小時前驅使他將女人扔上大床的色心色膽早已飛到了九霄雲外,他乞求的看著女人,期望她能饒自己一命,但女人卻沒有絲毫的表示,她的臉上依舊掛著春意盎然的笑容,似乎沒有注意到男人乞求的目光,嘴中她注視著輕聲念了一句:「不能浪費了啊。」

說罷,她用剩下的一隻手優雅的挽起耳際的長髮,低下身子,鮮紅的小舌伸出唇外,繞上了男人那唯一沒有幹癟萎縮的欲身。女人仔細的舔舐著,靈活的舌頭將男人肉菇頂端與周圍沾染的白濁與陰精全部收入口中,待男人的肉棒被清理的油光水亮、無比幹淨之後,她「啊唔」的一聲將男人的欲根含入口中,喉間蠕動了幾下,放開了緊縮的嫩肉,再用力的一壓,鼻尖就已觸到了男人長滿黝黑陰毛的小腹。男人那根足有七寸多長的陽根,竟被其全部含入口中。

女人緩緩的轉動著頭部,喉嚨的嫩肉蠕動著,舌頭化為一條靈巧的小蛇,纏繞著柱身。男人如死屍一般的身體又有了一些反應,迴光返照般跳動了幾下,伴著這跳動,男人體內最後的幾絲精華被射出了體外。每射出一股精華,男人肉棒的熱度就會減弱一分。女人的小舌緊緊頂住男人的馬眼,加大了喉嚨收縮的力度,壓搾著男人最後的汁液。終於,最後的精液離開了男人的身體,女人心滿意足的吐出了男人的肉棒,那原本還硬直如柱的肉棒在離開女人小口之後馬上開始了萎縮,最後變成了一條花生米般的肉蟲,而本就行將就木的男人,也在肉棒完全萎縮的那一刻停止了微弱的呼吸。

「唔,味道太淡了。果然,還是處男好呢。」女人口中含著男人的精液,一邊模糊不清的說著一邊揮了揮手,那無形的力道再次出現,像扔垃圾一般將男人的屍體丟下了床。只見女人的喉間一陣蠕動,將精液全部吞入腹中。然後,她將兩根手指插入了自己的小穴,抽動了兩下,又放入嘴中吸吮了一陣,待她最後抽出手指時,那上面已全是淫霏的體液。女人妖豔無比的翹起臀部,將那混合了唾液、愛液與精液的液體塗抹在自己紅腫的臀峰上,神奇的現象隨著女人的塗抹而發生,只見那些黏液迅速的被女人的皮膚吸收,每吸收一絲紅腫的顏色都會淡上一些。等到女人塗抹完畢之時,紅腫已經全部消失,女人的臀峰也再次恢複了如玉一般的白皙豐潤。

做完這些的女人站起了身,她拍了拍手,一件寶藍色的真絲長裙便自動覆上了她的身體。她走到了窗邊,回頭瞟了一眼床下男人那幹枯的屍體,原本巧笑嫣然的俏臉瞬間變得冷如冰霜。女人鮮紅的唇角扯一絲似是嘲諷又似是釋然的弧度,她轉過頭,隨手扔下一方繡著一朵正在凋落的白玫瑰的血紅絲帕,然後無比優雅的一躍,身形便消失在沒有月亮的夜空中。

兩天後,碼頭區。

一家碼頭附近十分常見的小酒吧內,和往常一樣聚集著大群的水手、苦工與小市民。密封的空間中滿是酒味與男人的汗臭味,這些粗野的男人們喝著最廉價的麥酒,大聲講著黃色笑話,不時與既是服務生同時也會接客的女招待肆無忌憚的調情。這裏是這座城市內除了貧民窟外最下等人群的聚集地,也是各種各樣的流言流傳最快的地方。

「餵,聽說了嗎?東區的城衛軍副將,在家裏死了!」

「不就是那個好色出了名的五級武士嗎,早就聽說了。」

「那家夥在東區作威作福的,是怎麼沒的命啊?怎麼死的啊?」

「我聽說啊,是在和一個神神秘秘的魔法師老頭大戰三百回合後,被老頭用黑暗魔法,給他吸成人幹了!」

「什麼啊,那家夥明明是因為脫陽過度,死在床上的!」

「拉倒吧!你知道啥叫脫陽嗎?」

「就是,就是……操,反正是這樣,我姘頭是他府裏的洗衣婆,她在床上親口告訴我的!」

「那就更不能信了,就你那個騷貨,上面那張嘴吐出的實話還不如下面那張嘴多呢!」

「就是,也就你把那個老婊子當個寶。」

「胡說八道,你們……」

四個大漢亂作一團,眼看就要打起來,就在這時,一個人影從酒吧最角落的陰影中站了起來,走到了大漢們圍坐的桌子前。那是一個女人,一個穿著粗製的亞麻長裙、胸襟大開露出大片雪白胸脯的女人。女人的臉上化著妓女們常見的濃妝,一邊走著,一邊拉起了自己長裙的裙擺。雪白的大腿從長裙的開叉中露了出來,隨著走路的動作,像磁鐵一般牢牢地頂住了四個大漢的八隻眼球。

女人化著藍色眼影的眼睛中透著一股若有若無的誘惑,舌頭微伸,舔著自己塗著血紅色的唇彩的嘴唇。她突然趴在了滿是酒汙的圓桌上,長裙的領口因重力而下滑,露出沒有穿著內衣的豐挺雙峰,那條深邃的乳溝,幾乎讓大漢們瞪出了眼球。

乖乖,這個鬼地方什麼時候有了個這麼極品的女人?

大漢們同時在心中想著,同時吞下了滿口的唾沫。他們都是混跡在這碼頭附近的苦工,這個小酒吧是他們唯一的消費地,也是這幾個酒鬼們最常相聚的地方,可以說他們就是這裏的地頭蛇。但眼前的這個無比誘人的女人,幾人確實都沒有見過。

難道,是那些出來找刺激的有錢人家的夫人小姐?

幾個被精蟲和酒精灌滿了的腦袋中,同時冒出了一個他們自認為最合理的理由。

「幾位哥哥。」女人坐在了男人們的對面,翹著二郎腿,絲毫不在乎自己露出的春光。她的雙手似乎是無意的環繞在胸前,讓那本就已經外露的雙峰更加的突出,「長夜漫漫,幾位哥哥,不想玩玩嗎?」

四個大漢沒有一個聽懂了女人文縐縐的話,不過腦殼中的腦漿已經被精液取代的他們都明白了女人的意思。一個男人毛茸茸的大手下意識的伸向了女人豐滿的胸脯,但被女人靈巧的躲開。這時其餘的幾個男人才反應過來,爭先恐後的想要靠近女人。

「你讓開,我先來!」

「你他媽的才該讓開!一邊去!」

「我靠,你敢打我!」

眼看四人又要打起來,女人輕笑一聲,那無比妖嬈的聲音,讓四個大漢立馬停止了動作,渾身上下都酥了半天。

「幾個哥哥,何必要搶嗎,我們的時間多得是,而且,你們可以一起上哦。」女人媚笑道,大腿似是無意般叉開,那隱藏在長裙深處的一方幽幽芳草,幾乎讓四個男人噴出了鼻血。

一起上!四個酒鬼兼色狼對視一眼,彼此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光芒。他們不是沒有一起做過這事,這幾個視酒色如命的家夥經常會聚到一起「打野食」。所謂「打野食」,其實就是去襲擊那些夜路上落單的獨身女人。「野食」不僅味道好、夠勁,而且還不用付一個子,甚至可以有意外收穫。幾個色徒都愛死了「野食」的味道,但那畢竟是見不得人的勾當,不能經常做。說起來,四人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去打過「野食」了。如今竟然有送上門的美味,四個人早已是心花怒放了。

「好啊,那咱們就……」

不等男人說完,女人已經率先淺笑著站了起來,走向酒吧外。四個男人「嘿嘿」淫笑著,跟隨著女人也走了出去。一路上不時投來男人們或豔慕或嫉妒的目光,還有一些清楚四個男人底細的女招待對女人投去的或同情或幸災樂禍的眼神。

女人領著男人們來到了一條幽深但沒有出路的小巷內,這讓四匹色狼又是一陣高興,因為這樣的環境是最有利於他們活動的,他們以前也經常選擇這樣的地方來「分果子」。女人走進小巷後,馬上停住了腳步,開始褪下身上的長裙。四個男人搓著手、留著涎,像四隻大灰狼般靠近羔羊般的女人。

他們自然不會注意到,在他們走進小巷以後,女人輕輕地彈了一下手指。他們自然也不會發現,一層無形的結界,已經封住了小巷唯一的出路。

兩個小時後……「呃,呃,饒了我吧,啊,啊……」

男人微弱的呻吟著,不時發出一聲似痛非痛的叫聲。他赤裸的身體已變得如餓了十天的囚犯般,幾乎可以透過皮膚看到每一根骨頭。男人的四肢都被一絲奇異的能量纏繞束縛著,整個人被扯成大字形,若不是他還在發出呻吟聲,任誰都會把他當做一具常見的餓斃在街頭屍體。

與骨瘦如柴的男人形成鮮明的對比的是,男人的身上,騎坐著一個體態豐腴的女人。女人同樣赤裸著胴體,臀部快速的上下起伏著,男人勃起的陽具隨著她的動作而進出著她的小穴,像是被擠奶的奶牛般,不斷被擠出白白的精液。但男人卻絲毫都沒有因為連續的射精而萎頓,陽根一直硬挺挺的戳在女人的穴中,被女人如小嘴般的穴肉壓搾著、吸吮著。

「呃~呃~」

男人的呻吟聲越來越微弱,呼吸也時斷時續,眼見就要一命嗚呼。見此情形,女人突然停止了動作,伸出一隻手按在男人的小腹處,然後緩慢而輕柔的旋轉著臀部。男人的呼吸隨著女人的動作而逐漸恢複,幹癟的身體也像被充進了氣的氣球般豐鼓起來。待男人的身體情況恢複的差不多後,女人就停止了對男人的「充氣」,又開始了激烈的壓搾與吸取。

這樣的程序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男人雖然每次都會被女人補滿「氣」,但每次「補氣」之後女人都會更加激烈的將「氣」給搾出來。男人像一隻裝著牛奶的玻璃瓶,被女人倒空之後,又被一遍又一遍的灌進水,把殘存在瓶子裏的最後一點牛奶也弄了出來。

終於,女人似乎是已經厭倦了這往複的「充氣」、「吸氣」的步驟,也可能是男人的體內已經實在沒有了可以被她搾取的東西。女人停止了對男人的「補氣」,身體起伏的速度與幅度猛然增大。在快速的起伏了數十下後,她突然在空中停頓了一下,讓男人的肉棒最大程度的抽離自己的身體但又不完全離開,然後,她深吸了一口氣,猛然坐下。

「啊~~」

男人發出一聲響亮的讓人無法相信源自他那幹癟身體的慘叫,被束縛著的身體開始了最大限度的抽動。女人剛才的一坐可遠非表面的那麼簡單,在她坐下的同時,她肉穴內的吸力也猛然增大,如肉輪地獄般絞住了男人的肉棒,而肉穴深處的子宮頸更是變成了一張噬魂的小嘴,把男人的龜頭整個的含了進去。

男人的肉棒第一次完全深入了女人的身體,但這也宣告了他死期的到來。女人的身體似乎變成一個吸力無窮的漩渦,吸取著男人的精華。男人的肉棒如絕口的河堤般一瀉千裏,隨著精液的不斷湧出,男人的的身體開始了急速的幹癟,似乎身體全部的血肉都變成了精液,射入了女人的子宮中。男人的噴射似乎永遠都不會停止,女人的子宮早已被灌滿,甚至因為不斷湧入的精液而被撐大,連帶著女人的小腹都出現了懷孕似的隆起。

男人的噴射終於進入尾聲了,此時的他已幾乎變成了一張包著骨頭的人皮,連鬍子、頭髮都變成了灰白色。女人騎在如骷髏般的男人的身上 ,居高臨下的看著男人幹枯的像是百歲老頭的臉,眼中露出一絲深深的恨意。她站起了身,離開了還在苟延殘喘的男人 ,掃視了一下四周。不大的小巷內,除了她身下的男人還躺著三具幹枯如骷髏般的屍體。那些是男人的同伴,比起他們,男人似乎還要算是幸運的,因為那三個男人都只被女人灌了三次就被吸成了人幹,而男人雖然已不知被灌了多少次,但至少現在還活著。

女人的視線回到身下的男人的身上。她發現一個有趣的變化,這個不久前還滿眼慾望一心想在她的子宮射滿精液的男人,現在達成願望之後,眼中出現的居然不是滿足 而是……恐懼!

女人緩緩的、重又坐在了男人的身上,如同一張小嘴般靈動的密穴再次含住男人全身上下唯一還沒有變成枯皮的陽具,一點點蠕動著,將硬度不減的肉棒含進深處。

「餵,你還記得嗎?我們以前見過面的,也是在這個地方。」

男人滿是驚恐的眼睛看著女人,他哪還想的起來自己什麼時候見過眼前的這如魔鬼一般的女人。

「不記得了嗎?真可惜呢,那天也和今天一樣,你們四個和人家搞了整夜的哦,也射了人家滿滿一肚子。」女人如同一個母親一般撫摸著酷似懷孕的隆起的小腹,媚氣十足的話中,卻透著一絲如萬年寒冰一般的很意。她點著男人肋骨輪廓無比清晰的胸脯,繼續道:「虧人家還專門來找你們呢,你卻不記得人家了,該不該死啊?」

女人話中的死字咬的無比的清晰,男人此時就是再愚鈍也明白女人的意思了,但已變成如此模樣的他還能做什麼,只能繼續用眼神求著饒。

女人看著男人無比卑微的眼神,滿眼冷酷。一個月前,她也是這樣被男人壓在身下,也是這樣用眼神求他放過自己。但是,那時的男人絲毫都沒有停手,四個人,輪流蹂躪了她一夜,第二天早上她從昏迷中醒來時,身下的鮮血與白濁已經變成了一條幹涸的小溪,身上更是滿是青紫。她後來才知道,她並不是第一個在這小巷中淪喪於四個畜生手中的受害者,在她之前,還有不知多少個女人毀於這四個男人之手。

現在,你知道求饒了,但過去的那些夜裏,你們繞過一樣求饒的我了嗎?饒過那些無辜的女人了嗎?

女人的眼神似乎要將男人燒成灰燼。她不再去看男人的眼睛,身體一壓,又一次將男人的陽具盡根沒入身體,然後,她的子宮開始了一陣有規律的蠕動,充滿了子宮的精液隨著這蠕動開始了變化,逐漸被轉化為若有若無的生命氣息,開始了流動。最後,盡數湧向男人頂在子宮頸上的陽具。

男人的身體在被女人的反複壓搾後像是一塊幹燥的海綿,從女人的子宮中流出的生命氣息一碰到陽具頂端,就被大開的馬眼吸收一空。女人不間斷的轉換著子宮內的精液,男人的身體也隨著不斷的吸入而逐漸開始了豐滿。但是,片刻後,男人身體的表面開始變得通紅,後又演變成紫紅。他的身體在被壓搾後能容納的生命能量本就大大減少,但女人仍在不斷的輸出,強制性的將生命力塞進男人的身體。

女人為男人輸送生命力,當然不是為了救他。那些灌滿了女人子宮的精液,不僅有男人的,也有其他三個人的。這些精液女人一絲都沒有轉化吸收,現在,她把這些精液還原,重新輸回男人的身體。男人的身體像是一隻被過分充氣的氣球般,開始了急劇的膨脹,他身體的每一寸角落都充滿了女人輸送來的生命力。這些來自精液的渾濁的生命力不能融入身體,只能在身體中積蓄,最後,當女人全部輸送完後,男人的身體已變成了一隻血紅色的人皮氣球。

女人站了起來,小腹已恢複了平滑。她絕對不會饒恕這幾個畜生,更不會讓畜生的髒東西留在自己的體內的。所以,她選擇了這種方式作為最後的懲罰。這個男人,是她刻意留下的,她絕不會忘記,那個晚上,就是這個男人最先侵入了她的身體,也侵犯了她最多次。所以,她把她留到最後。那個晚上他侵犯了她四次,所以她就用二十次往複的吸取與灌輸來「報答」。

女人最後看了男人一眼,男人膨脹的臉上早就沒有了五官的輪廓,而他身下的罪惡之根也變成了一根巨大的肉柱。女人的的手指劃過她左手上佩戴的一枚墨色的指環,一件黑色的長袍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空中,自動遮蔽住她的身體。女人臉上的濃妝逐漸消失,露出一張豔色驚人的面容,而這張臉,和兩天前與城衛軍副將在床上盤腸大戰的女人,一模一樣。

女人拉上了長袍的兜帽,遮住了自己絕色的面容。她隨手一扔,一張血紅色的、繡著一朵正在凋零的白玫瑰的絲帕落在了男人腳邊。接著,她走出了小巷,而小巷出口處的那道結界,也自動消失。

半小時後,小巷的深處,突然傳來一聲如同悶雷一般的爆響,但在這深夜無人的小巷中沒有人注意到這不同尋常的響動。直到第二天早上,一些路過巷口的行人才在那異常濃烈的血腥味的導引下找到那曾經爆發過一場無比激烈的「大戰」的現場。小巷之中,躺著一具幹幹淨淨、無比完整的骷髏,而在一旁散落著三具被血肉覆蓋了的幹屍。整個小巷,都糊滿了夾雜著內臟碎片的血肉,唯一一件沒有被血肉沾染的東西,是一方沒有被任何人發覺的血紅色的絲帕。

三天後。

貴族區的一家高級酒店中,一個身穿華麗露胸長裙、化著貴婦妝、身材與相貌無一不是絕色的女人,正一臉嬌笑的坐在華貴的圓床上。她緩緩的拉下自己的衣襟,沒有穿束胸卻也無比豐挺的玉乳像毒藥一般散發著致命的誘惑。一邊站著的貴族青年早已氣喘如牛,胯下毒龍高高揚起。他怪吼一聲,撲向了床上一副任君採擷樣子的女人。第二天早上,打掃衛生的女傭打開了房門,只看到寬敞的浴缸中如骷髏般幹癟的男人的屍體,和一方放在屍體旁的血紅絲帕。

城市之中開始出現一種流言:城市裏降臨了一個來自地獄的白玫瑰魔女,魔女誕生與被男人所害而墜入地獄的女子的怨氣,因而專門毒害男人,向男人複仇,那些被害的男人無一不是酒色之徒與惡棍,被魔女襲擊後的他們,全都會被吸成幹屍,而魔女留下的證明,便是一方血紅的繡著白玫瑰的絲帕。一時間,城中眾多的惡霸、流氓與貴族子弟都惶惶不可終日,但一連十幾天沒再有魔女襲擊的事件傳出,這些男人們就又都恢複了以往的橫行霸道、酒色無度的生活。

一個月後。

「第六個……」

貴族區一家高級會所的角落中,一個衣著豔麗的女人嘴中低低的念著,走向了不遠處一位正左擁右抱的男人。

在她的手中,握著一方血紅色的、繡著正在凋零的白玫瑰的絲帕。 「嗯,啊,噢……」

一張華麗的大床上,一對渾身赤裸的男女,正做著人類最原始、最本能的活塞運動。女人身材嬌小卻體態豐腴,她躺在男人的身下不停扭動著自己堪堪一握的纖腰,一雙線條無比優美的白皙大腿緊緊的環繞住男人的身體,似乎要讓男人的衝刺更加的深入。她那如水蜜桃般的豐臀也迎合男人的動作而挺動著,雪白的臀縫間早已掛滿了晶亮的陰精與淫液。

「呼,呼,你這個小騷貨,下面真緊!真緊!」男人如風箱般粗喘著,蒲扇般巨大的手掌牢牢的握著女人的柳腰,圓瞪的虎目中射出赤紅的光芒。他的全身早已大汗淋漓,像一隻野獸般挺動著腰身,粗長的陽具在女人的肉穴中如打樁機般進出,「嘰,嘖」的水聲中帶出無數因為摩擦而變成泡沫狀的淫液。

「噢,噢,快點,再快點,用力,用力……」女人嬌喘著、呻吟著,像是一頭專為性愛而生的牲畜般拚命的迎合著男人的動作,胸前豐碩的雙丸蕩漾出一片雪白的波浪。

「我要操爛你!騷貨,操爛你,婊子!呼,呼……」男人也如野獸般狂呼著,巨掌揮下,很很的打在女人的臀瓣上,留下一個血紅的掌印。

「操爛我吧,操爛我吧!用力啊,啊~~」女人絲毫都沒有表現出疼痛的反應,反而因為男人的擊打而更加的興奮,嬌呼的聲音又高了幾分。

「操,操!啊,啊,啊——」男人不停的擊打著女人,密集的掌印讓女人的臀部變成一片血紅,他的動作越來越快,「辟、啪」的皮肉碰撞之聲連成一片,肉棒與肉穴幾乎要生生磨出火焰。

「啊,快了,快了!我要洩了,洩了!啊……」

「騷婊子,騷貨,婊子,啊,老,老子,吼……」

男人的身體猛然開始了抽搐,抽插的動作驟然停止,伏在了女人的身上,開始了慾望的噴薄。就在這時,被男人壓在身下的女人,突然做了一個奇異的手勢。而此時大腦正因為噴射而一片空白的男人絲毫的沒有注意到,在女人做出了那個手勢以後,他本已進入尾聲的噴射又一次開始了爆發,一股股火熱的精液似乎永無止境般湧出他的身體,而女人的身體則好似變成了一個具有無窮吸力的漩渦,將男人不斷噴出的精華盡數吸入。

女人緊握著男人欲身的穴肉不斷的蠕動著、揉捏著,如同一隻小手般,將男人體內的精華一點一點、一絲不留的壓搾出來。

「哦,哦……」

男人的喉嚨中迸出嘶啞的聲音。他仍然在發射著,只不過此時他射出的已不只是子孫漿,他體內的生命源氣也一併射了出去,盡數進入了女人的體內。

男人發覺了不對,想要從女人體內抽身脫離。但此時女人纏繞在男人腰身上的雙腿依舊緊緊的鎖著,像一副鐐銬般鎖著了男人的動作,而她的穴肉中更是生出了一股更大的吸力,如旋風般席捲著男人的身體,將所有的精華與源氣都吸扯而出,吞噬殆盡。

男人趴在女人了身上,已經動彈不得了,但女人仍然沒有盡興似的,扭動著身體,繼續壓搾著男人的精華。男人壯碩的身體在女人的壓搾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了消瘦,肌肉如同洩了氣的皮球般,迅速的開始幹癟,烏黑的短髮則迅速變白,似乎一瞬之間便老了數十歲。最後,一個原本虎背熊腰的大漢,竟變成了一個皮包骨頭的幹柴般的老男人。

「嗯?不行了?真沒用哎!」女人看都沒看那「幹柴」一眼,手一揮,一股無形的力道便將男人從她的身上扯開,摔到了床的另一邊。男人和女人的交合處發出「啵」的一聲脆響,失去了肉棒填充的肉穴像一張小嘴般張著櫻紅的花瓣,裏面滿滿的全是男人射出的白濁。女人慵懶而嬌媚的坐起身,一隻小手優雅的摀住了自己身下的小嘴,似乎是在防止那些白物倒流出來。她像一隻貓兒般挪動著身子,來到了已經變成幹柴的男人身旁。

幹柴般的男人無比恐懼的看著臉上春意未消的女人,他已經明白眼前的女人是何等人物了。數小時前驅使他將女人扔上大床的色心色膽早已飛到了九霄雲外,他乞求的看著女人,期望她能饒自己一命,但女人卻沒有絲毫的表示,她的臉上依舊掛著春意盎然的笑容,似乎沒有注意到男人乞求的目光,嘴中她注視著輕聲念了一句:「不能浪費了啊。」

說罷,她用剩下的一隻手優雅的挽起耳際的長髮,低下身子,鮮紅的小舌伸出唇外,繞上了男人那唯一沒有幹癟萎縮的欲身。女人仔細的舔舐著,靈活的舌頭將男人肉菇頂端與周圍沾染的白濁與陰精全部收入口中,待男人的肉棒被清理的油光水亮、無比幹淨之後,她「啊唔」的一聲將男人的欲根含入口中,喉間蠕動了幾下,放開了緊縮的嫩肉,再用力的一壓,鼻尖就已觸到了男人長滿黝黑陰毛的小腹。男人那根足有七寸多長的陽根,竟被其全部含入口中。

女人緩緩的轉動著頭部,喉嚨的嫩肉蠕動著,舌頭化為一條靈巧的小蛇,纏繞著柱身。男人如死屍一般的身體又有了一些反應,迴光返照般跳動了幾下,伴著這跳動,男人體內最後的幾絲精華被射出了體外。每射出一股精華,男人肉棒的熱度就會減弱一分。女人的小舌緊緊頂住男人的馬眼,加大了喉嚨收縮的力度,壓搾著男人最後的汁液。終於,最後的精液離開了男人的身體,女人心滿意足的吐出了男人的肉棒,那原本還硬直如柱的肉棒在離開女人小口之後馬上開始了萎縮,最後變成了一條花生米般的肉蟲,而本就行將就木的男人,也在肉棒完全萎縮的那一刻停止了微弱的呼吸。

「唔,味道太淡了。果然,還是處男好呢。」女人口中含著男人的精液,一邊模糊不清的說著一邊揮了揮手,那無形的力道再次出現,像扔垃圾一般將男人的屍體丟下了床。只見女人的喉間一陣蠕動,將精液全部吞入腹中。然後,她將兩根手指插入了自己的小穴,抽動了兩下,又放入嘴中吸吮了一陣,待她最後抽出手指時,那上面已全是淫霏的體液。女人妖豔無比的翹起臀部,將那混合了唾液、愛液與精液的液體塗抹在自己紅腫的臀峰上,神奇的現象隨著女人的塗抹而發生,只見那些黏液迅速的被女人的皮膚吸收,每吸收一絲紅腫的顏色都會淡上一些。等到女人塗抹完畢之時,紅腫已經全部消失,女人的臀峰也再次恢複了如玉一般的白皙豐潤。

做完這些的女人站起了身,她拍了拍手,一件寶藍色的真絲長裙便自動覆上了她的身體。她走到了窗邊,回頭瞟了一眼床下男人那幹枯的屍體,原本巧笑嫣然的俏臉瞬間變得冷如冰霜。女人鮮紅的唇角扯一絲似是嘲諷又似是釋然的弧度,她轉過頭,隨手扔下一方繡著一朵正在凋落的白玫瑰的血紅絲帕,然後無比優雅的一躍,身形便消失在沒有月亮的夜空中。

兩天後,碼頭區。

一家碼頭附近十分常見的小酒吧內,和往常一樣聚集著大群的水手、苦工與小市民。密封的空間中滿是酒味與男人的汗臭味,這些粗野的男人們喝著最廉價的麥酒,大聲講著黃色笑話,不時與既是服務生同時也會接客的女招待肆無忌憚的調情。這裏是這座城市內除了貧民窟外最下等人群的聚集地,也是各種各樣的流言流傳最快的地方。

「餵,聽說了嗎?東區的城衛軍副將,在家裏死了!」

「不就是那個好色出了名的五級武士嗎,早就聽說了。」

「那家夥在東區作威作福的,是怎麼沒的命啊?怎麼死的啊?」

「我聽說啊,是在和一個神神秘秘的魔法師老頭大戰三百回合後,被老頭用黑暗魔法,給他吸成人幹了!」

「什麼啊,那家夥明明是因為脫陽過度,死在床上的!」

「拉倒吧!你知道啥叫脫陽嗎?」

「就是,就是……操,反正是這樣,我姘頭是他府裏的洗衣婆,她在床上親口告訴我的!」

「那就更不能信了,就你那個騷貨,上面那張嘴吐出的實話還不如下面那張嘴多呢!」

「就是,也就你把那個老婊子當個寶。」

「胡說八道,你們……」

四個大漢亂作一團,眼看就要打起來,就在這時,一個人影從酒吧最角落的陰影中站了起來,走到了大漢們圍坐的桌子前。那是一個女人,一個穿著粗製的亞麻長裙、胸襟大開露出大片雪白胸脯的女人。女人的臉上化著妓女們常見的濃妝,一邊走著,一邊拉起了自己長裙的裙擺。雪白的大腿從長裙的開叉中露了出來,隨著走路的動作,像磁鐵一般牢牢地頂住了四個大漢的八隻眼球。

女人化著藍色眼影的眼睛中透著一股若有若無的誘惑,舌頭微伸,舔著自己塗著血紅色的唇彩的嘴唇。她突然趴在了滿是酒汙的圓桌上,長裙的領口因重力而下滑,露出沒有穿著內衣的豐挺雙峰,那條深邃的乳溝,幾乎讓大漢們瞪出了眼球。

乖乖,這個鬼地方什麼時候有了個這麼極品的女人?

大漢們同時在心中想著,同時吞下了滿口的唾沫。他們都是混跡在這碼頭附近的苦工,這個小酒吧是他們唯一的消費地,也是這幾個酒鬼們最常相聚的地方,可以說他們就是這裏的地頭蛇。但眼前的這個無比誘人的女人,幾人確實都沒有見過。

難道,是那些出來找刺激的有錢人家的夫人小姐?

幾個被精蟲和酒精灌滿了的腦袋中,同時冒出了一個他們自認為最合理的理由。

「幾位哥哥。」女人坐在了男人們的對面,翹著二郎腿,絲毫不在乎自己露出的春光。她的雙手似乎是無意的環繞在胸前,讓那本就已經外露的雙峰更加的突出,「長夜漫漫,幾位哥哥,不想玩玩嗎?」

四個大漢沒有一個聽懂了女人文縐縐的話,不過腦殼中的腦漿已經被精液取代的他們都明白了女人的意思。一個男人毛茸茸的大手下意識的伸向了女人豐滿的胸脯,但被女人靈巧的躲開。這時其餘的幾個男人才反應過來,爭先恐後的想要靠近女人。

「你讓開,我先來!」

「你他媽的才該讓開!一邊去!」

「我靠,你敢打我!」

眼看四人又要打起來,女人輕笑一聲,那無比妖嬈的聲音,讓四個大漢立馬停止了動作,渾身上下都酥了半天。

「幾個哥哥,何必要搶嗎,我們的時間多得是,而且,你們可以一起上哦。」女人媚笑道,大腿似是無意般叉開,那隱藏在長裙深處的一方幽幽芳草,幾乎讓四個男人噴出了鼻血。

一起上!四個酒鬼兼色狼對視一眼,彼此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熟悉的光芒。他們不是沒有一起做過這事,這幾個視酒色如命的家夥經常會聚到一起「打野食」。所謂「打野食」,其實就是去襲擊那些夜路上落單的獨身女人。「野食」不僅味道好、夠勁,而且還不用付一個子,甚至可以有意外收穫。幾個色徒都愛死了「野食」的味道,但那畢竟是見不得人的勾當,不能經常做。說起來,四人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去打過「野食」了。如今竟然有送上門的美味,四個人早已是心花怒放了。

「好啊,那咱們就……」

不等男人說完,女人已經率先淺笑著站了起來,走向酒吧外。四個男人「嘿嘿」淫笑著,跟隨著女人也走了出去。一路上不時投來男人們或豔慕或嫉妒的目光,還有一些清楚四個男人底細的女招待對女人投去的或同情或幸災樂禍的眼神。

女人領著男人們來到了一條幽深但沒有出路的小巷內,這讓四匹色狼又是一陣高興,因為這樣的環境是最有利於他們活動的,他們以前也經常選擇這樣的地方來「分果子」。女人走進小巷後,馬上停住了腳步,開始褪下身上的長裙。四個男人搓著手、留著涎,像四隻大灰狼般靠近羔羊般的女人。

他們自然不會注意到,在他們走進小巷以後,女人輕輕地彈了一下手指。他們自然也不會發現,一層無形的結界,已經封住了小巷唯一的出路。

兩個小時後……「呃,呃,饒了我吧,啊,啊……」

男人微弱的呻吟著,不時發出一聲似痛非痛的叫聲。他赤裸的身體已變得如餓了十天的囚犯般,幾乎可以透過皮膚看到每一根骨頭。男人的四肢都被一絲奇異的能量纏繞束縛著,整個人被扯成大字形,若不是他還在發出呻吟聲,任誰都會把他當做一具常見的餓斃在街頭屍體。

與骨瘦如柴的男人形成鮮明的對比的是,男人的身上,騎坐著一個體態豐腴的女人。女人同樣赤裸著胴體,臀部快速的上下起伏著,男人勃起的陽具隨著她的動作而進出著她的小穴,像是被擠奶的奶牛般,不斷被擠出白白的精液。但男人卻絲毫都沒有因為連續的射精而萎頓,陽根一直硬挺挺的戳在女人的穴中,被女人如小嘴般的穴肉壓搾著、吸吮著。

「呃~呃~」

男人的呻吟聲越來越微弱,呼吸也時斷時續,眼見就要一命嗚呼。見此情形,女人突然停止了動作,伸出一隻手按在男人的小腹處,然後緩慢而輕柔的旋轉著臀部。男人的呼吸隨著女人的動作而逐漸恢複,幹癟的身體也像被充進了氣的氣球般豐鼓起來。待男人的身體情況恢複的差不多後,女人就停止了對男人的「充氣」,又開始了激烈的壓搾與吸取。

這樣的程序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男人雖然每次都會被女人補滿「氣」,但每次「補氣」之後女人都會更加激烈的將「氣」給搾出來。男人像一隻裝著牛奶的玻璃瓶,被女人倒空之後,又被一遍又一遍的灌進水,把殘存在瓶子裏的最後一點牛奶也弄了出來。

終於,女人似乎是已經厭倦了這往複的「充氣」、「吸氣」的步驟,也可能是男人的體內已經實在沒有了可以被她搾取的東西。女人停止了對男人的「補氣」,身體起伏的速度與幅度猛然增大。在快速的起伏了數十下後,她突然在空中停頓了一下,讓男人的肉棒最大程度的抽離自己的身體但又不完全離開,然後,她深吸了一口氣,猛然坐下。

「啊~~」

男人發出一聲響亮的讓人無法相信源自他那幹癟身體的慘叫,被束縛著的身體開始了最大限度的抽動。女人剛才的一坐可遠非表面的那麼簡單,在她坐下的同時,她肉穴內的吸力也猛然增大,如肉輪地獄般絞住了男人的肉棒,而肉穴深處的子宮頸更是變成了一張噬魂的小嘴,把男人的龜頭整個的含了進去。

男人的肉棒第一次完全深入了女人的身體,但這也宣告了他死期的到來。女人的身體似乎變成一個吸力無窮的漩渦,吸取著男人的精華。男人的肉棒如絕口的河堤般一瀉千裏,隨著精液的不斷湧出,男人的的身體開始了急速的幹癟,似乎身體全部的血肉都變成了精液,射入了女人的子宮中。男人的噴射似乎永遠都不會停止,女人的子宮早已被灌滿,甚至因為不斷湧入的精液而被撐大,連帶著女人的小腹都出現了懷孕似的隆起。

男人的噴射終於進入尾聲了,此時的他已幾乎變成了一張包著骨頭的人皮,連鬍子、頭髮都變成了灰白色。女人騎在如骷髏般的男人的身上 ,居高臨下的看著男人幹枯的像是百歲老頭的臉,眼中露出一絲深深的恨意。她站起了身,離開了還在苟延殘喘的男人 ,掃視了一下四周。不大的小巷內,除了她身下的男人還躺著三具幹枯如骷髏般的屍體。那些是男人的同伴,比起他們,男人似乎還要算是幸運的,因為那三個男人都只被女人灌了三次就被吸成了人幹,而男人雖然已不知被灌了多少次,但至少現在還活著。

女人的視線回到身下的男人的身上。她發現一個有趣的變化,這個不久前還滿眼慾望一心想在她的子宮射滿精液的男人,現在達成願望之後,眼中出現的居然不是滿足 而是……恐懼!

女人緩緩的、重又坐在了男人的身上,如同一張小嘴般靈動的密穴再次含住男人全身上下唯一還沒有變成枯皮的陽具,一點點蠕動著,將硬度不減的肉棒含進深處。

「餵,你還記得嗎?我們以前見過面的,也是在這個地方。」

男人滿是驚恐的眼睛看著女人,他哪還想的起來自己什麼時候見過眼前的這如魔鬼一般的女人。

「不記得了嗎?真可惜呢,那天也和今天一樣,你們四個和人家搞了整夜的哦,也射了人家滿滿一肚子。」女人如同一個母親一般撫摸著酷似懷孕的隆起的小腹,媚氣十足的話中,卻透著一絲如萬年寒冰一般的很意。她點著男人肋骨輪廓無比清晰的胸脯,繼續道:「虧人家還專門來找你們呢,你卻不記得人家了,該不該死啊?」

女人話中的死字咬的無比的清晰,男人此時就是再愚鈍也明白女人的意思了,但已變成如此模樣的他還能做什麼,只能繼續用眼神求著饒。

女人看著男人無比卑微的眼神,滿眼冷酷。一個月前,她也是這樣被男人壓在身下,也是這樣用眼神求他放過自己。但是,那時的男人絲毫都沒有停手,四個人,輪流蹂躪了她一夜,第二天早上她從昏迷中醒來時,身下的鮮血與白濁已經變成了一條幹涸的小溪,身上更是滿是青紫。她後來才知道,她並不是第一個在這小巷中淪喪於四個畜生手中的受害者,在她之前,還有不知多少個女人毀於這四個男人之手。

現在,你知道求饒了,但過去的那些夜裏,你們繞過一樣求饒的我了嗎?饒過那些無辜的女人了嗎?

女人的眼神似乎要將男人燒成灰燼。她不再去看男人的眼睛,身體一壓,又一次將男人的陽具盡根沒入身體,然後,她的子宮開始了一陣有規律的蠕動,充滿了子宮的精液隨著這蠕動開始了變化,逐漸被轉化為若有若無的生命氣息,開始了流動。最後,盡數湧向男人頂在子宮頸上的陽具。

男人的身體在被女人的反複壓搾後像是一塊幹燥的海綿,從女人的子宮中流出的生命氣息一碰到陽具頂端,就被大開的馬眼吸收一空。女人不間斷的轉換著子宮內的精液,男人的身體也隨著不斷的吸入而逐漸開始了豐滿。但是,片刻後,男人身體的表面開始變得通紅,後又演變成紫紅。他的身體在被壓搾後能容納的生命能量本就大大減少,但女人仍在不斷的輸出,強制性的將生命力塞進男人的身體。

女人為男人輸送生命力,當然不是為了救他。那些灌滿了女人子宮的精液,不僅有男人的,也有其他三個人的。這些精液女人一絲都沒有轉化吸收,現在,她把這些精液還原,重新輸回男人的身體。男人的身體像是一隻被過分充氣的氣球般,開始了急劇的膨脹,他身體的每一寸角落都充滿了女人輸送來的生命力。這些來自精液的渾濁的生命力不能融入身體,只能在身體中積蓄,最後,當女人全部輸送完後,男人的身體已變成了一隻血紅色的人皮氣球。

女人站了起來,小腹已恢複了平滑。她絕對不會饒恕這幾個畜生,更不會讓畜生的髒東西留在自己的體內的。所以,她選擇了這種方式作為最後的懲罰。這個男人,是她刻意留下的,她絕不會忘記,那個晚上,就是這個男人最先侵入了她的身體,也侵犯了她最多次。所以,她把她留到最後。那個晚上他侵犯了她四次,所以她就用二十次往複的吸取與灌輸來「報答」。

女人最後看了男人一眼,男人膨脹的臉上早就沒有了五官的輪廓,而他身下的罪惡之根也變成了一根巨大的肉柱。女人的的手指劃過她左手上佩戴的一枚墨色的指環,一件黑色的長袍悄無聲息的出現在空中,自動遮蔽住她的身體。女人臉上的濃妝逐漸消失,露出一張豔色驚人的面容,而這張臉,和兩天前與城衛軍副將在床上盤腸大戰的女人,一模一樣。

女人拉上了長袍的兜帽,遮住了自己絕色的面容。她隨手一扔,一張血紅色的、繡著一朵正在凋零的白玫瑰的絲帕落在了男人腳邊。接著,她走出了小巷,而小巷出口處的那道結界,也自動消失。

半小時後,小巷的深處,突然傳來一聲如同悶雷一般的爆響,但在這深夜無人的小巷中沒有人注意到這不同尋常的響動。直到第二天早上,一些路過巷口的行人才在那異常濃烈的血腥味的導引下找到那曾經爆發過一場無比激烈的「大戰」的現場。小巷之中,躺著一具幹幹淨淨、無比完整的骷髏,而在一旁散落著三具被血肉覆蓋了的幹屍。整個小巷,都糊滿了夾雜著內臟碎片的血肉,唯一一件沒有被血肉沾染的東西,是一方沒有被任何人發覺的血紅色的絲帕。

三天後。

貴族區的一家高級酒店中,一個身穿華麗露胸長裙、化著貴婦妝、身材與相貌無一不是絕色的女人,正一臉嬌笑的坐在華貴的圓床上。她緩緩的拉下自己的衣襟,沒有穿束胸卻也無比豐挺的玉乳像毒藥一般散發著致命的誘惑。一邊站著的貴族青年早已氣喘如牛,胯下毒龍高高揚起。他怪吼一聲,撲向了床上一副任君採擷樣子的女人。第二天早上,打掃衛生的女傭打開了房門,只看到寬敞的浴缸中如骷髏般幹癟的男人的屍體,和一方放在屍體旁的血紅絲帕。

城市之中開始出現一種流言:城市裏降臨了一個來自地獄的白玫瑰魔女,魔女誕生與被男人所害而墜入地獄的女子的怨氣,因而專門毒害男人,向男人複仇,那些被害的男人無一不是酒色之徒與惡棍,被魔女襲擊後的他們,全都會被吸成幹屍,而魔女留下的證明,便是一方血紅的繡著白玫瑰的絲帕。一時間,城中眾多的惡霸、流氓與貴族子弟都惶惶不可終日,但一連十幾天沒再有魔女襲擊的事件傳出,這些男人們就又都恢複了以往的橫行霸道、酒色無度的生活。

一個月後。

「第六個……」

貴族區一家高級會所的角落中,一個衣著豔麗的女人嘴中低低的念著,走向了不遠處一位正左擁右抱的男人。

在她的手中,握著一方血紅色的、繡著正在凋零的白玫瑰的絲帕。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局長與老婆
一個曾被計程車之狼帶進地獄的女生
熱門小說:
全家的淫蕩日
淫蕩校花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戲院的人妻
父女亂倫大混戰
含羞受辱的王欣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