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蓉與郭靖初試雲雨之歡,少年人不由得意氣風發,每日守在一起,再也不肯分開,少不得日日交歡,彼此將對方的身體都熟悉的連一根寒毛的長短都瞭如指掌。

一天,兩人正行路間,忽聽得一排大樹後水聲淙淙。黃蓉縱馬繞過大樹,突然歡聲大叫,郭靖跟著過去,原來是一條清可見底的深溪,溪底是綠色、白色、紅色、紫色的小圓卵石子,溪旁兩岸都是垂柳,枝條拂水,溪中游魚可數。黃蓉脫下外衣,「撲通」一聲,跳下水去。叫道:「靖哥哥,下來游水。」

郭靖生長大漠,不識水性,笑著搖頭。黃蓉道:「下來,我教你。」

一步步踏入水中。黃蓉在他腳上一拉,他站立不穩,跌入水中,心慌意亂之下,登時喝了幾口水。黃蓉笑著將他扶起,教他換氣划水的法門。游泳之道,要旨在能控制呼吸,郭靖於內功習練有素,精通換氣吐納的功夫,練了半日,已略識門徑。

郭靖見她在水裡玩得有趣,於是脫下外衣,當晚兩人便在溪畔露宿,次日一早又是一個教、一個學。

黃蓉生長在海島,自幼便熟習水性。郭靖在黃蓉指點下,每日在溪水中浸得四、五個時辰,七、八日後已能在清溪中上下來去,浮沈自如。

這一日,兩人游了半天,興猶未盡,溯溪而上,游出數里,只見四下寂靜無人,只有水中游魚自在的遊玩,那黃蓉被眼前的意境感動,不禁又激起了內心的情慾,只見她頑皮地鑽入水中,半晌不見蹤影,郭靖正在張望尋找,突然覺得腰帶一鬆,褲子滑落水中,接著自己的雞巴被一隻小巧的嫩手握住,郭靖急忙叫:「蓉兒,別胡鬧,這是在水裡。」

但黃蓉哪裡聽的到,在水中把玩著陰莖。

郭靖看見水中朦朦朧朧有黃蓉的影子,也玩心大起,鑽入水中去脫黃蓉的衣服。黃蓉急忙游開,兩人在水中互相追逐,不一會兒,郭靖的衣服便全被黃蓉剝光了,古銅色的裸體在水中顯得更為健壯。而郭靖的水性遠比不上黃蓉,正自著急,黃蓉忽然慢下來身形,讓郭靖捉到她。

郭靖心知黃蓉是有意的,於是將黃蓉的衣服脫了個精光,只見黃蓉白白的身體在水中如一條美人魚般靈巧的圍著郭靖穿梭,看得郭靖眼花繚亂,只覺得她的手在自己身體上到處地摸著,刺激的郭靖胯下的陰莖硬硬的挺立著。這更方便了黃蓉的襲擊,她一會兒摸他的脊背、一會兒摸他的大腿,一會兒套弄他的陰莖、一會兒又摸住他的兩個卵蛋不放,忽然郭靖覺得黃蓉在水中竟將他的陰莖用嘴含住,他忍不住將陰莖抽動起來。

良久,黃蓉才浮出水面,擁著郭靖的身體親吻著,郭靖這才有機會用手去撫摩黃蓉那濕濕的身體,兩人吻了片刻,黃蓉推開郭靖,向一旁游去。在離開郭靖不遠的地方,黃蓉停下身子,平平的躺在水面上,她那美麗的身體漂浮在水面,黃蓉的臉蛋兒紅撲撲的,美麗的雙目緊閉,瀑布般漂亮的黑髮披散在水面和臉龐上,赤裸的胴體上發出夢幻般的美麗光澤,堅挺柔嫩豐滿的乳峰高高聳立著,晶瑩剔透的玉嫩肌膚上水滴淋漓、肌膚腴潤,襯著少女那白嫩身體的美麗的曲線更顯迷人。兩條雪白的大腿自然的伸直,渾圓雪白的臀部,那最純潔隱秘的部位上神秘的三角花園,在餘暉之下一覽無遺。

突然,郭靖看到黃蓉對著自己將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大大的分開,整個陰戶一覽無遺,被水打濕的茂盛的陰毛柔軟如絲綢般帖服在雪白肌膚上。郭靖嚥了一口唾沫,一個猛子紮下去,然後在黃蓉兩腿之間鑽出來,伸手握住了黃蓉那兩個豐盈可握的玉乳,用大拇指在黃蓉那嬌嫩的乳溝間滑動著,兩根手指夾住了黃蓉的粉紅乳頭使勁的夾弄著,黃蓉只覺得自己那勃起的乳頭上又是癢又是酸,不禁「啊」的叫出聲來。

黃蓉將美麗的陰部湊到他面前,兩條雪白的大腿自然的纏上了郭靖的身體,那最純潔隱秘的部位緊緊的貼在了郭靖的臉。她那豐滿的肉戶完全暴露出,蓮瓣微張,如晨花帶露,肉縫內外儘是乳白的淫液,但隨即便被水沖淡了。

她的玉腿環抱郭靖的背脊,郭靖低下頭輕吻她的肉縫上方開端處,即將舌伸入縫,黃蓉的肉縫已相當濕潤,郭靖上下舔弄。她的呼吸開始加快,郭靖再繼續舐吮。過了片刻,黃蓉已經完全的陶醉了,她將腿向外分移,以便郭靖可舔舐整個陰戶。

郭靖將頭半埋入她的大腿間,舌頭移向肉縫下方,用手分開肥嫩的肉瓣,舔舐黃蓉體內流出的愛液。愛液中發出特殊的少女芬芳氣息,淡甜稍帶鹹味,十分可口。他的舌頭在肉縫中找到她的陰蒂,用舌撥弄幾次,便用嘴唇含住這顆小珍珠,用舌尖頂住,快速來回撥弄。黃蓉不停的聳起玉臀,將陰部湊上來,讓他舐吮。

黃蓉輕聲地呻吟著,不禁性慾大張,忽忽地喘著粗氣,直起身形,將郭靖抱住,沈入水中。在水中,將自己的身體纏繞在郭靖的身上,找到郭靖那挺直的陰莖,深深地插入自己的陰道,兩人摟抱著重新浮出水面,身體協調著在水面上翻滾著、抽插著,黃蓉歡叫著,體內流出的淫液和郭靖射出的精液漂浮在水面。

就這樣,兩人在水中盡情地交歡,黃蓉一次一次地達到高潮,郭靖也射了好幾次。兩人直到玩得盡興,這才摟抱著一起向岸邊游去,一路上,郭靖的陰莖始終沒有從黃蓉體內拔出。

小睡片刻,天邊漸白,江邊農家小屋中一隻公雞振吭長鳴。黃蓉打了個呵欠醒來,說道:「好餓!」

便發足往小屋奔去,不一刻腋下已夾了一隻肥大公雞回來,笑道:「咱們走遠些,別讓主人瞧見。」

兩人向東行了里許,小紅馬乖乖的自後跟來。黃蓉用峨嵋鋼刺剖開了公雞肚子,將內臟洗剝乾淨,卻不拔毛,用水和了一團泥裹住雞外,生火烤了起來。烤得一會,泥中透出甜香,待得濕泥乾透,剝去幹泥,雞毛隨泥而落,雞肉白嫩,濃香撲鼻。

黃蓉正要將雞撕開,身後忽然有人說道:「撕作三份,雞屁股給我。」

兩人都吃了一驚,怎地背後有人掩來,竟然毫無知覺,急忙回頭,只見說話的是個中年乞丐。這人一張長方臉,頦下微鬚,粗手大腳,身上衣服東一塊西一塊的打滿了補釘,卻洗得乾乾淨淨,手裡拿著一根綠竹杖,瑩碧如玉,背上負著個朱紅漆的大葫蘆,臉上一副饞涎欲滴的模樣,神情猴急,似乎若不將雞屁股給他,就要伸手搶奪了。

郭、黃兩人尚未回答,他已大馬金刀的坐在對面,取過背上的葫蘆,拔開塞子,酒香四溢。他「骨嘟骨嘟」的喝了幾口,把葫蘆遞給郭靖,道:「娃娃,你喝。」

郭靖心想:此人好生無禮,但見他行動奇特,心知有異,不敢怠慢,說道:「我不喝酒,您老人家喝罷。」

言下甚是恭謹。

那乞丐向黃蓉道:「女娃娃,你喝不喝?」

黃蓉搖了搖頭,突然看見他握住葫蘆的右手只有四根手指,一根食指齊掌而缺,心中一凜,想起了當日在客店窗外聽丘處機、王處一所說的九指神丐之事,心想:「難道今日機緣巧合,逢上了前輩高人?且探探他口風再說。」

見他望著自己手中的肥雞,喉頭一動一動,口吞饞誕,心裡暗笑,當下撕下半隻,果然連著雞屁股一起給了他。原來這便是丐幫幫主洪七公,武林中人人仰慕的北丐。

黃蓉聰明伶俐,知道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便用好吃的騙住洪七公,讓他教郭靖武藝。洪七公生平好吃,便答應教郭靖練幾招他的絕學降龍十八掌。黃蓉使出渾身解數,為洪七公做各種好吃的,洪七公教了郭靖幾招。他本想只傳兩三招掌法給郭靖,已然足可保身,哪知黃蓉烹調的功夫實在高明,奇珍妙味,每日裡層出不窮,使他無法捨之而去,日復一日,竟然傳授了十招之多。

這日洪七公吃了早點,歎道:「兩個娃娃,咱三人已相聚了一個多月,這就該分手啦。」

黃蓉心中著急,轉念頭要使個甚麼計策,讓他把餘下三招教全了郭靖,哪知洪七公負起葫蘆,再不說第二句話,竟自揚長而去。

黃蓉急忙追上去,只見松林邊人影一晃,洪七公走了過來,罵道:「你們兩個臭娃娃,盡纏著我幹甚麼?要想我再教,那是難上加難。」

黃蓉歎道:「七公,你待我們這樣好,現下又要分別了。我本想將來會見到你,再燒小菜請你吃,只怕……只怕……唉,這件事未必能夠如願。」

洪七公問道:「為甚麼?」

黃蓉道:「我聽爹爹說起過您的降龍十八掌是天下最剛猛的拳,練此功的人必然是陽剛之氣凝聚,因而是天下至陽,一般女子是難以承受的,七公老人家就是因此將自己的情侶活活給操死的,所以你老人家發誓不再娶妻。現在靖哥哥學到了降龍十八掌,只怕蓉兒沒幾天就要離開人世了。」

洪七公一聽,也是一凜:「我倒是忘記了,靖兒的功力雖未到火候,但你這小丫頭已經難以承受了,但你這丫頭不用找我,只需找你爹,他自會教你更高明的招數對付這小子的。我老叫化從不收女弟子的。」

黃蓉說:「你騙人,你收過女弟子,穆念慈姐姐就是你教的武功。我知道你老人家也是喜歡女人的,孔夫子說:食色,性也。你如此好吃,實際上是在掩飾你的色心,只是見到穆姐姐那樣的絕色女子,你就會動心,便騙她說,可以增長功力,實際是在滿足自己的性慾。是不是?」

洪七公無奈地說:「就算是這樣,又怎麼樣?」

黃蓉說:「七公,今天我就讓你老人家再滿足幾日,蓉兒願意以身體侍奉你老人家,只求你將降龍十八掌教給靖哥哥,蓉兒就算被你老操死,也是心甘情願的。」

洪七公說:「好丫頭,七公的心底就這麼點秘密,全讓你看穿了。不過我確實可以用性交來提高女人的功力,我自創了一套武功叫逍遙拳,練此拳的只能是女子,練後可以提高功力,那念慈如果不是先練了這套拳,她根本不能抵擋住我老人家的一次操。但她的根基不成,所以只三天就不行了。想想也是一件憾事,那丫頭可真是個性感的美人,在床上浪的很哪。」

黃蓉說:「七公,你看蓉兒比她怎樣?」

洪七公笑道:「你比她可強得多了,特別是你的體質,我看,即使不煉我的拳,你也可以抵擋我三五天,真不知黃老邪怎麼調養你的,我第一次看你就動心了。」

黃蓉說:「那就開始吧!」

洪七公說:「你可是自願的,別回頭對你爹說我強姦你。」

黃蓉說:「我是為靖哥哥,不會對爹爹說。」

「那郭靖也願意嗎?」

郭靖難堪地說:「七公,我聽蓉兒的話,她要怎樣都行。」

「好,那我就不客氣了。我教你一套『逍遙游』的拳法,這拳法是專為女子準備的,練後可以使女子增長功力,且可以使女子體質增強,在床上抵禦男人的抽插,如果功力提高,還可以在對敵時散發媚功,使敵方心神迷亂,從而克敵制勝。此拳只穆姑娘一人會使,但她功力太淺,只可做防身用,但你就不一樣了,我今天用陰陽交合的法門助你來學這套拳,將使你的功力一下子提高許多。」

一言方畢,人已躍起,大袖飛舞,東縱西躍,身法輕靈之極。

黃蓉心中默默暗記,等洪七公一套拳法使畢,她已會了一半。再經他點撥教導之後,不到兩個時辰,一套六六三十六招的「逍遙游」已全數學會。

最後她與洪七公同時脫去衣服,兩人並肩而立,一個左起,一個右始,迴旋往復,忽地兩人的身形在空中結合在一起,洪七公的粗大陰莖插入黃蓉的體內,兩人在空中交合在一起。洪七公運氣將黃蓉的全身血脈疏通,使她一下子就領略了著套拳的真諦。只見兩人真似一隻玉燕、一隻大鷹翩翩飛舞一般。

三十六招使完,洪七公大叫一聲,精液勁射而入黃蓉的子宮深處,兩人環抱著同時落地,相視而笑。

洪七公說:「你這丫頭真是聰明,只一小會就將我這套拳學會了,老叫化從沒有見過。今天晚上待我再好好調理調理你,你便是天下最有味道的女人了。」

晚上,黃蓉赤條條來到七公床上,洪七公將黃蓉仔細地欣賞了一回,看著她的玉體,不由得讚歎不已:「你真是武林中百年不遇的美人,老叫化不會說文鄒鄒的話,但你確實是美麗,老叫化今天可算是交了桃花運了。」

說完,便赤條條的趴在黃蓉身上,擁著她的玉體揉搓起來。

黃蓉心裡雖然有些難受,心想自己的身體讓這老叫化子蹂躪實在是大對不起靖哥哥,但為了靖哥哥的前程,自己作些犧牲是應該的,於是便放棄雜念,全心的侍奉洪七公,以討他的歡心。

那洪七公多年沒有與女人交歡,早已是慾火難耐,何況他本是粗俗之人,並不懂得憐香惜,將黃蓉的兩隻豐腴修長的玉腿八字分開,讓陰部盡量露出且張得大大的,挺起一根特大號的陰莖,朝著她那緊緊的陰戶一插,便全根盡沒。黃蓉只覺陰部發痛,陰道內脹得難受,不由叫了一聲。

洪七公像一匹發狂的野馬奔騰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來回抽插,過了許久,黃蓉才感到陰道中有了舒服的感覺,漸漸的陰道已經癢得非常厲害,淡黃色透明粘稠的淫水有如泉水般的湧出,那兩扇肥嫩陰唇也一開一合一張一收地緊緊咬著那粗大的陰莖不放。

「快……快……我……我癢……死了……哼……」

黃蓉的媚眼已經細瞇得像一條縫,細腰也扭擺起來:「我……我不行了……要丟……丟了……好美……好舒服……唔唔……你……你好棒……我……我爽死了……我要上天了……出來了……哼……嗚……啊啊啊……」

黃蓉全身一陣劇烈抽搐,雙腿猛蹬數下,乳白色的淫精自陰道中噴射而出,只覺得以陰道為中心開始攣痙並迅速擴展到骨盆和全身,口中不停地浪叫著。

洪七公說:「蓉兒,老叫化的功夫還過得去吧?」

黃蓉喘著氣說:「七公,你老人家太厲害了,蓉兒都受不了了。」

洪七公說:「我這只是試試你的身體的根基,看來你的根基的確不錯,是塊好材料。不知為什麼,你的身體中有著超常的淫性。只要稍一刺激,便將全身的淫慾調動起來,特別是你的小穴,緊如處子,老叫化的手指插進去就覺得很緊,一般女子不會有如此緊的陰道,但彈性極好,老叫化的雞巴由於練了降龍十八掌而威猛無比,其長度和粗壯超出一般人,但到了你的陰戶中竟然你也承受的了,說明無論男人的雞巴是粗是細,在你的穴內都會得到滿足的,而且你的淫水也多的驚人,更是利於男人們採補。老叫化雖然沒有與幾個女人作過愛,但我學過一些法門,可以使男女在作愛過程中互相採補,久戰不衰,並從而提高功力,現在我就將它傳給你。」

說完,洪七公傳給黃蓉一套秘訣,然後兩人就按照秘訣開始了陰陽大戰。

洪七公將巨大的紫色陽具舉起對正猶在流著淫水、不停顫抖著的美麗陰戶,他輕輕將龜頭在黃蓉的陰戶四周摩擦著,黃蓉被刺激得不由自主的腰往前扭動,洪七公把陽具緩緩地插進去,再抽出來,然後很有耐心地重頭再來一次:九次淺淺的、一次滿滿的,只進入三分之一就抽出來。

黃蓉漸漸感到不耐了,她渴望七公每一次都送到底!「我……要……啊……啊……快……快……」

終於黃蓉忍耐不了,嬌喘的扭動腰部,嗚咽著叫著:「七公……給……我吧……我不行了……」

洪七公不語,只是不停地在黃蓉的小穴邊緣出出進進。黃蓉終於徹底地崩潰了,顧不得郭靖就在旁邊的房間,大聲地叫道:「情哥哥,親丈夫,好師父,快操我吧!」

這時洪七公才用他那巨大的肉棒,衝刺她那已經徹底被喚醒的陰道,鼓動著雄壯的身體猛烈地全部抽出來,猛烈地又全部塞進去!每一次都連根盡沒。黃蓉覺得洪七公的陰囊一次一次地拍打著自己的屁股,而陰莖則每一次都頂在自己的肉壁深處,讓黃蓉爽到飛上天去,又飛到九霄雲外。

「對……快……快……啊……輕……一……點……就是……那裡……啊……啊……」

淫液流滿了兩人的私處,每一次的衝刺,都使淫液發出「噗嘰、噗嘰」的摩擦聲!欲死欲仙的感覺讓黃蓉不由全身痙攣,不停的顫抖,叫喊著:「好……好……師父……我……我……要死了……」

高潮一次接一次到來,每一次都比上一次還要刺激,一次比一次還要爽快!

兩人激戰了半夜,黃蓉終於頂不住了,她用兩條大腿緊緊夾洪七公的身體,全身如同篩糠一樣拚命地抖動著。接著,她全身猛地向上一挺,全身肌肉緊繃,身體彎成弓形,並不停顫動,雙手抓緊洪七公的身體,張大了口,發出極度痛苦的「噢……」

聲,淫水如同噴泉一樣自陰道深處直射而出,將洪七公的陰毛弄得粘粘的、濕濕的。

幾乎同時,洪七公也大叫一聲,精液噴射而出,竟然連噴十幾股,黃蓉的陰道頓時被灌的滿滿的,兩人同時達到了快樂的頂點。

洪七公笑著說:「蓉兒,你的確了不起,竟然讓我也洩了,這是老叫化自打練成降龍十八掌後從沒有的事,讓我好爽。」

黃蓉爬起來,看著兩腿之間流著的分不清是自己的淫液還是洪七公的精液的粘稠的液體在緩緩的向下流淌著,趕緊按照洪七公所授秘訣,運功將其吸收,只覺得渾身的疲勞蕩然無存,渾身清爽無比。而再看洪七公卻坐在一旁並不運功,便問洪七公原因。

洪七公笑著說:「我的功力已經用不著再費那事,在交合中就已經作過了。你還需要再提高功力才可以作到。」

黃蓉恍然大悟。

從洪七公房內出來,黃蓉回到郭靖身邊,郭靖愛惜地將黃蓉摟在懷裡:「蓉兒,你受委屈了。」

兩人緊抱著對方,又一次親吻、撫摩。

郭靖的陰莖漲大起來,黃蓉知道他的心思,但自己實在沒力氣在與他交合,又不忍讓他傷心,便用嘴將郭靖舔弄了一回,將精液吞下,兩人才摟抱著睡去。

第二天,洪七公繼續叫郭靖練拳,而黃蓉則接著做美味給他吃,晚上,洪七公與黃蓉在床上修煉。

如此過了數日,郭靖的降龍十八掌終於學成,而黃蓉也已經與原來有了大不同。她的身體更加成熟了,她的兩個乳房更加豐滿,臀部更顯肥大,全身上下散發著一股誘人的氣息,令所有男人見到她都會忍不住流口水。

洪七公對黃蓉、郭靖說:「好徒兒,如今我們真的要分手了,靖兒的拳法已學成,蓉兒也已經不用再擔心靖兒的雞巴了。當今天下,只有少數幾個人能在床上將你斗倒,這便是東邪、西毒、南帝、老頑童周伯通,再加上師父我等,其它人就算武功強於你,但一到床上,便會被你迷倒。加上你的聰明和靖兒的武功,所以普天之下,你們小兩口已經是鮮有敵手了。過幾日,我去桃花島向黃老邪提親,讓你們小兩口如願以償,也算是報答蓉兒對我的這些日的侍奉。靠了你這丫頭,我老叫化的功力又進了一層,恐怕你爹爹已不是我的對手了。」

說完,一聲長嘯,便沒了蹤影。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跳蛋
相關文章:
愛穿高跟絲襪的美腿舅媽
再來吧,姑母
美少女被黑社會老大強姦
日月斬
學姐邱淑媞
我和老師的銷魂初夜
我和妹妹的錯愛
假期加班時碰到的女孩
走向墮落的高中生
強姦高中處女班長
熱門小說:
停電銷魂
美麗的新娘被鬧洞房的人輪番淫汙(加料版)
我的一次奇特3P經歷
我與淫妻的真實經歷
換妻奇遇之換到了老母
含羞受辱的王欣
父女亂倫大混戰
戲院的人妻
水運會凌辱名校傲慢學生妹
淫蕩校花